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八爷穿还珠之遇鬼+番外 语欢

时间: 2017-10-18 23:12:33 分类: 综漫同人

【八爷穿还珠之遇鬼+番外 语欢】
 
 
八爷重生穿越还珠世界,掰弯皇太极。穿越千年终得一心人,虽是风流名声在外,桃花四起,却步步温柔陷阱让八爷沉迷。是缘分使然还是谋算运筹而来?八爷逐渐明白,这个叫皇太极的人在他心里越来越重要……
九龙是附带的,更有各类穿越者乱入还珠世界,副cp康兰,大二,四时,九十,十三十四。虐脑残,虐康熙,略苏。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胤禩 ┃ 配角:皇太极 ┃ 其它:九龙,还珠,梅花烙等
 
 
☆、第一章
 
?  黄泉路上,一路娇艳欲滴的蔓珠莎华,铺天盖地的红色花瓣。忘川河边,许有船夫经过渡人,又匆匆离去。十殿阎君面无表情的俯视众鬼,无悲无喜。有人下十八层地狱,有人走上奈何桥,重入轮回。
  这——便是冥界。
  路过的小鬼看见了,忘川岸边站着一个男子,面若桃花,笑颜如花,在死亡之花的衬映下更为娇艳。
  “大人,那是谁呀?”小鬼问了出来。
  身后的鬼差看了过去,便惋惜叹气,“那是清圣祖康熙皇帝第八子胤禩,原本也是龙子龙孙,却因被雍正除名,成了孤魂野鬼,上不得天上紫薇宫,入不得人界轮回,龙气太重,十殿阎君又收不得,三百年来都在此修行。”
  “这就是八阿哥,真是可怜。”小鬼似是惊讶,却更加怜悯。
  “走吧,时辰到了。”鬼差闻之不语,忙催促小鬼上路。
  河边的男子好像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回过身来人已经走远,嘴角扬起,笑得如沐春风,此人就是胤禩,目光凝视天上,那是紫薇宫的方向,他父兄弟弟的魂归之处,只剩他……
  灰色的眼眸里有挥之不去的怨念,康熙,雍正,你们一个让我成了大清的祭祀品,一个让我青史留名,受后人嘲讽,若有来世,定不放过!
  可是根本不会有来世,不能投胎,这是什么意思?转身看向忘川河,胤禩心里一个念头悄然而生,心下一惊,回头看着冥殿,冥主……
  胤禩咬唇,一丝决绝从眼角闪过。
  当鬼差送小鬼进殿出来后,看到的便是胤禩一袭白衣纵身跳进忘川的场景,惊恐的冲了过去,只见河水潋滟,哪还有胤禩的影子。
  “八爷!”
  服侍胤禩的小鬼亦是惊恐万分。
  “大人,这该怎么办呀?这忘川河里掉下去的就没有一个能上来的呀!”
  鬼差也无计可施,八爷虽上不得天,但修为也极好,冥主甚为欣赏,向来将之奉为上宾。
  可如今八爷却跳进这忘川……
  “哭什么!还不快捞!我去禀报冥主。”朝小鬼吼完,马上落荒而逃了。
  听到了此事的冥主殿下,本来面无表情的脸诡异的勾起了唇角,
  “哦,是吗?是跳下了忘川呢。”
  十殿阎君相互对视,俱不知冥主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也不敢再多事。
  殊不知在胤禩跳下忘川的那一刻,胤禩的命相已改,置之死地而后生,其实胤禩亦是在赌。
  乾隆十五年,奉恩公伊拉里·泽穆泰府上乱得一团遭,原因是皇上下旨让伊拉里家的嫡女嫁定郡王于正妃。
  新封的定郡王,也就是前些年被皇上训斥后就一病不起的大阿哥永璜。说得好听点是嫡福晋,还是郡王福晋,可谁不知是为大阿哥病重冲喜的,摆明了就是嫁过去守活寡,没准过两天大阿哥就真的去了也不一定。
  大厅里继夫人急得团团转,看见泽穆泰下朝进门马上迎了上去。
  “老爷,您可回来了,这皇上下旨也不说清楚,这是要妾身的五儿嫁还是让前夫人的四小姐嫁呀,这大阿哥病了这么多年,嫁过去还不是守活寡?”
  “放肆,你一个妇人家懂什么!”泽穆泰听到这继夫人这么偏心,忍不住喝道,毕竟前夫人的女儿四小姐也是他疼爱的女儿。
  继夫人也吓到了,便不敢说了,但还是不甘心地问了句:“那老爷您是怎么想的?”
  泽穆泰沉吟半晌,“先去备嫁妆吧。”
  “老爷……”继夫人不依不饶地嘀咕着,
  泽穆泰不管她,往房间走去,又轻飘飘地说了一句,“给小四备嫁妆要丰厚点。”
  继夫人一时没缓过来,马上笑了起来指挥下人,“听到了没有,赶紧给四小姐备嫁妆去。”心里暗喜,她的小五总算抱住了,至于那个小四,管她去死呢!
  而继夫人口中悲摧的四小姐如今正在房中看书,听到丫头采薇回继夫人和自家阿玛的对话后只一笑了之。
  没错,这个四小姐便是胤禩。当初他只是赌一场而已,没想到真的成功了,竟附身到难产的夫人肚子里孩子身上,这大概就是夺舍吧。
  没想到他一生下来那夫人就死了,然后一个美妇人从嬷嬷手中抱过自己笑说
  “看我们四小姐长得多漂亮呀。”
  气的胤禩差点骂娘了,这明明是个男孩,这如夫人李氏指鹿为马,一手遮天,分明是不想让胤禩这个嫡子继承家业。
  偏偏这个便宜阿玛是个宠妾灭妻的主,脑袋也不灵光。而且对李氏很信任,甚至让李氏教养胤禩。
  当时还是如夫人的李氏,就是看准了这一点,让稳婆在失宠的便宜额娘生产时做些手脚,最后才造成难产身亡。并且捏造谎言,而且就算日后揭穿胤禩的男儿身,她也能诬陷胤祀冒充小姐。
  真是好心计!
  胤禩当时连自己都差点保不住,幸好这个便宜阿玛还是比较注重子嗣的,出于这点继夫人只能让自己活下去。不然以继夫人的脾气,非要做掉自己不可。
  胤禩自认前世也见过不少宫斗,可是像李氏这样的还真没见过,看来有句话说得没错,真真是高手在民间呢!
  后来胤禩就看着这李氏又生了五小姐和六弟弟,被扶上了继夫人,儿女也成了真正的嫡子。但忌讳与胤禩这辈子的爹一直不敢对胤祀下手,不过偶尔冷嘲热讽,缺衣少食还是有的,刚过三岁胤禩就被她打发到后院一处幽静的院子住了,而且还一直很小心避免胤禩跟外人甚至阿玛的接触。
  在府里只有便宜阿玛会时不时照拂自己,胤禩也就跟他演着温馨的父女戏。其他那些姨娘,兄弟姐妹一般都把胤禩无视了。胤禩索性就躲在暗里,自觉的当起了小透明。所以除了胤禩便宜额娘娘家的圈子,贵妇们都不知道有胤禩这么一个人。
  不过胤禩现在法力尽失,而且这身子骨又弱,因为出生时继夫人做的手脚。所以整日只能在闺房里看书作画,虽然不想,却只能憋屈的过了十几年伪小姐的日子。不过这也只是表面的,八爷收买人心的手段还是很高明的,即使不用亲自出面,也能在暗地里发展势力。
  胤禩起初也不想惹到继夫人这个麻烦,说起当时,如果自己没有夺舍,这身体真正的主人也不会死去。即使只是个婴孩,胤禩还是有些愧疚,但也不想去做什么,活过一世的胤禩明白,人还是自私点好,不要为了无关自己的事情强出头,毕竟继夫人手上还握着他的把柄。所以真正的伊拉里景兰,千万别怪我没有帮你报仇啊。
  十几年过去了,胤禩手头上的人也不少了,就等着哪一天继夫人发难,就可以金蝉脱壳离开这里,就不必假扮女子,可以真正去做自己要做的事了。
  但是如果继夫人却越发小心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年纪大了,担心当初的事情东窗事发,毕竟胤禩都长大了,而且比她那个便宜额娘有心思,更得老爷的宠爱,聪慧灵俐的也让继夫人忌惮起来了,有时胤禩一个如沐春风的眼神看过来,继夫人会莫名地从心里觉得冷。
  因此继夫人只敢偶尔刁难胤禩,胤禩以前或许会三言两语化解掉,但是现在也不怕她了,经常会对付上几句,目的就是逼继夫人出手。但是这个继夫人还真能忍,也在等着胤禩出手,才不敢在便宜阿玛面前轻易动手。
  这种模式一直维持到现在,也有近几年了。
  不过这次皇家赐婚,继夫人居然敢按到胤禩头上?!而那个一直对胤禩疼爱有加的阿玛在利益的权衡下也决定弃车保帅,让胤禩出嫁。
  胤禩坐在铜镜前抚脸沉思,自己虽还是与前世长得一模一样,但现在却因为身体病弱,经常用药的情况下显得更加娇小,相貌更加阴柔。
  起初胤禩看着自己一点点长开的脸还有些庆幸,起码不用看着别人的脸过日子。不过如今,与女子站在一起也不会让人看出破绽来。
  轻叹一声,看来继夫人不怕欺君之罪也要把自己推出去也是有原因的,一来自己的长相确实过的去。
  二来,则是听闻大阿哥永璜已是病入膏肓,宫中太医都说没多少时日,娶个福晋不过是皇帝一时迷信找个人来冲喜的。
  而这个皇后亲选的倒霉人选就是贵妇圈里都说好的伊拉里家的姑娘,大家都以为就是继夫人的亲女儿,胤禩现在的五妹妹。可是继夫人哪舍得做这样的赔本买卖,她还想着让自己的女儿进宫伺候皇帝呢。无奈之下,只得把胤禩推出去,也怕老爷不愿意,所以才提心吊胆的。
  想起今早继夫人怕自己拒嫁终于拿出了胤禩冒充女儿身的把柄,想以此逼迫胤禩,胤禩就冷笑起来,轻声呢喃道,“李氏,非是胤禩受你所迫,只是于我而言,这里与郡王府并无两样。相反,到了郡王府那无主的地儿,胤禩便可为所欲为,想要离开也方便多了,只要老四的孙子一死……胤禩一定承您这份大礼!”
  胤禩勾起了唇角,铜镜里的美人目光深幽清冷,妩媚动人。
  第二天胤禩的便宜阿玛就过来了,说了些无关实际的话,决定了让胤禩出嫁,安慰了一下胤禩。还唠叨了老半天大阿哥为人不错,年纪轻轻就是郡王了,还有什么大阿哥这里好啊那里也好啊什么的,听得胤禩耳朵都起茧子了,才终于说要离开。
  胤禩放下了手中的书,哼哼两声算是回答,说得大阿哥永璜有多好似的,还不是和他一样是父亲不喜的人啊,也许,这会是一个转机……
  日子流水般过,很快到了八爷出嫁的日子,也没有多大排场,只是给皇上皇后行跪拜之礼以谢天恩后便坐上八抬大轿的红轿子送到定郡王府上,后面是丰厚的十几台嫁妆与皇上赏赐的东西。
  大阿哥自然没有来,他都在床上站也站不起了,连迎亲也是请和亲王的大阿哥来的。
  胤禩翻了个白眼,没有新郎官,这真是他见过最简陋的皇家婚礼。不过也是累的够呛的,毕竟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体不太好。
  胤禩想起行跪拜之礼时,老四的儿子语重心长的对自己说教,婚后要好好照顾大阿哥之类的话,就忍不住汗颜,你儿子不是你自己骂残的吗?现在知道心疼,早干嘛去了?果然老四的儿子就不是个好的!
  ?
 
☆、第二章
 
?  等到了新房,嬷嬷丫头都退出去了,估计是皇帝心疼儿子吧,不舍得累着他,下令撤掉那些礼节吧。
  身后的人退了出去,关上了门,屋里太安静了,胤禩就自觉将头上喜帕扯了下来,头上凤冠首饰也在妆台前卸了下来。反正这屋里没有什么人气,大阿哥也卧病在床的。
  然后在桌上拿了个苹果啃了起来,八爷现在是个人,又不会法力,一天没吃总会饿的吧。八爷为自己的无礼找到了理由,心安理得的啃得更欢了。
  边啃边绕过屏风,果然见床上有一个青年趟着,长得冷冷清清的,就是脸色苍白,印堂发黑,在大红喜服下有种惊悚的感觉。
  八爷眼皮子跳了跳,险些被吓到了。八爷也会医,自然知道这已是油尽灯枯之相。这个和自己一样为父亲不喜的人,应该熬不过几天了。
  八爷悲悯的看着永璜,考虑着是不是要给他提前念一遍往生咒,却不料永璜突然睁开眼睛,眼神复杂的看着胤禩。
  胤禩倏地睁大眼睛,这是,诈尸了吗?!
  “你看什么?”永璜终于开了口,但是声音很虚弱,正如本人看上去一样。

  胤禩收回视线,淡定地回答:“没什么。”这人就是大阿哥?还没死透呢?!怎么感觉有点怪?
  永璜虚弱一笑,像是看穿了胤禩心中所想,“爷还死不了。”
  “是吗?”胤禩随意应着,全然不在乎他的生死。
  “那是当然!”永璜似有些微脑胤禩的态度,话里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不过胤禩就不再理他,坐在床边继续吃苹果,胤禩心中暗想,此人倒是有趣,不知道该不该留。
  永璜见他吃的开心也觉得自己饿了,多少年没有过的感觉,不过谁让人现在只是个凡人呢。抬起无力的手看向胤禩,“扶爷去用膳。”
  如果是以前胤禩自然不会去的,可是,听说大阿哥是个怯懦的人,才会被皇帝一骂就废了这么多年,怎么如今……还有气势骂人了?
  八爷是何等心细之人,此时只觉得永璜有问题,但也不道破,便真扶他到桌边用膳去。不过前提是,他能吃的下。
  桌上原本就备了些酒菜,甚至还有唯一一样永璜现在能吃的燕窝粥。进食了些流食,永璜觉得好多了,放下碗筷有些眼红的看向一旁优雅用膳的胤禩,她还夹了自己最爱吃的糖醋鱼!顺着那只洁白修长的手永璜的视线一路往上,直到停留在胤禩有些油光却不显油腻却很诱人的粉唇……
  永璜沉迷的看着胤禩的动作,直到胤禩不经意间朝他看了一眼,才回神尴尬地咳了两声,“你是伊拉里景兰,爷的福晋?”
  胤禩也放下筷子,仪态端庄的拿帕子擦嘴。此时不但是怀疑,可以说是肯定了,虽说自己是没见过大阿哥,但是如果大阿哥有这份气魄,也不会这么容易倒下,这么老大一个男人,居然会因为心病要死。
  胤禩一边端起茶杯喝着,想了想便笑道:“是,不过,你应该不是大阿哥永璜了吧。”
  永璜闻言一个冷眼扫来,胤禩也不甘示弱对上,永璜随即勾起了唇角,“那,我刚过门的新福晋,你也不是普通人吧。”
  “你先说,我再说。”胤禩难得无赖了一把。废话,谁知道这人是个什么东西,谁会这么傻先亮底牌。
  永璜无语凝噎,清咳两声,正声道:“爷是这永璜的老祖宗皇太极。”
  再看看胤禩的脸上,没有预想中的钦佩或是害怕,还是淡淡的表情,只意味深长地应了声哦。
  永璜,应该是皇太极这回是真的噎着了,哼哼起来,“你又是什么人?”
  胤禩沉默半晌,真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大人物,他下凡来做什么?笑了笑,“说起来您可能也不认得我,你知道康熙的第八子,被雍正除名的胤禩吗?”
  “阿其那?”皇太极瞬间想到了永璜记忆里的阿其那。但看到胤禩变黑的脸色有种莫名的心虚,轻咳一声才说:“那你应该是我重孙,是胤字辈的吧?”这话听着怎么像在骂人?
  “说谁孙子!”胤禩瞪了皇太极一眼,只是条件反射,胤禩马上就觉得失礼,才闷声解释道:“我是胤禩,已经被雍正在玉蝶上除了名,不是你们爱新觉罗家的子孙。”
  皇太极被瞪的有些莫名,又看了永璜的记忆,这才知道胤禩是被父兄两代皇帝不喜,还被宗籍除名的。
  揉一揉太阳穴,这才刚刚醒来记忆有些混乱,毕竟一醒来就看见个大美人感觉像是做梦一样,先休息一下清醒再说吧。想着便拉着胤禩上了床,习惯性温柔地说:“小禩,别难过,天大的事爷兜着。”
  “小禩?!”胤禩被这句话雷得外酥里嫰,这人是要闹哪样啊?完全木然得被拉上了床。
  “睡吧,天不早了。”皇太极疲累的说。
  皇太极是个怜香惜玉的人,这完全没想到胤祀现在的阴谋论,此时只觉得胤禩很可怜,想要安慰他。其实也有那么一个原因,因为胤禩长得非常美,很合他的眼,而且跟曾经的爱妃海兰珠也有几分相象。
  当胤禩回过神来已经被皇太极搂着躺在床上了,这算什么,他不会真拿自己当女人了吧?
  想反驳却看见皇太极已经睡着了,大概是因为累了吧,看他那苍白的脸色能吃东西就已经不错了。
  而且这还是个大人物,现在不应该在紫薇宫的吗?这时候得罪他可没好处,万一他查到自己夺舍之事,并且追究此事,那之前的努力不就是前功尽弃了吗?
  胤禩咬了咬下唇,今日忙了一日脑袋昏昏沉沉的,很不舒服,颇无奈的叹气,拉了锦被,就着这姿势睡了,此事明天再说吧。
  胤禩向来有早起的习惯,所以早早的就醒了,一睁开眼就看到皇太极熟睡的俊颜,不由得有些尴尬。
  明明才刚刚认识,这皇太极莫不是有阴谋就是自来熟。
  不过想起昨晚临睡前听到皇太极那贴近自己耳边的呢喃,兰儿?
  以前在家那个阿玛也会叫自己兰儿,所以昨晚并不觉得奇怪,可是现在仔细想想,皇太极口中有几个兰儿?不就是海兰珠吗?想来昨晚皇太极喊的应该是史上有名的宸妃娘娘吧。
  那,那一句“天大的是爷兜着”不也是同宸妃娘娘说的?也对,难怪说的这么顺溜。早就听说皇太极最爱的人便是宸妃娘娘,看来真是这样的。那野史上写的多尔衮跟大玉儿有一腿是不是也是真的呢?
  想是想通了,不过胤禩总觉得有点不舒服,不论是因为皇太极把自己当女人还是昨晚的很是纯熟的调戏,都不可原谅。
  皇太极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胤禩在发呆,刚想叫胤禩,但想想有点不对劲,毕竟现在大家的身份都很尴尬,不过现在自己初来乍到的,还是应该友好一点才是。记得她现在好像叫什么景兰的,于是问道:“怎么了?兰儿。”
  胤禩本来看见皇太极醒了刚想问他要起了没,可是听到兰儿脸马上就黑了,硬邦邦的回了句没事,便下床叫了采薇进来给自己梳妆。
  皇太极原本是觉得这孩子可能不想记起以前的事情,所以才叫了他今世的名字,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
  永璜的记忆里看过的野史里,不是说胤禩是个温和的翩翩君子吗?看这脸变的,果然史书上都是不可信的!有人还说爷是为海兰珠殉情的,真真是好笑。
  想想便也起床叫人更衣了,虽说这身体躺了那么久,就算自己身上有龙气护体,也不是说好马上就好的。不过躺太久了也不好,全身骨头都僵了,酸软无力的。
  永璜之前病得那么重要洞房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房里自然没有那验证福晋身子的白帕子。
  但是病了那么久的人,福晋才进门一天就能站起来了,这让永璜的内监小李子吃了一惊。给永璜穿衣的时候,呆呆的看着这个貌美如仙的福晋好一会儿。
  于是恍惚间就在下人们面前说了一句“福晋真是仙女降世”,这一传十十传百,不久后整个郡王府里的人都在传,大福晋简直神了!一进门爷的病就好了!这本来就不是一回事啊!
  这话自然也由嬷嬷传到宫里。皇后身为国母,自然也要赏,而皇上本来就对永璜很是愧疚,如今听闻新福晋一进门儿子的病就开始好了,大手一挥,赏赐了不少贡品药材等,更是对胤禩赞不绝口。
  一时间赏赐如流水般送进定郡王府。
  当时胤禩与皇太极正在用早膳,听到赏赐的原因,胤禩差点没把粥给喷出来。本来想低调过日子的,这是哪个混蛋在胡说八道呢!?
 
☆、第三章
 
?  早膳刚用完侧福晋和几个格格就都过来请安了,乍一看到座上的永璜时都有些吃惊,又马上给永璜请安。
  侧福晋伊尔根觉罗慧敏更是泪眼盈盈,“爷,您这一病慧敏可是担心极了,多亏了福晋姐姐,爷以后可要好好注意身体才是。”只是不知到底是有几分真心了。
  “可不是吗!”
  格格完颜如玉也马上挤了过来,“爷这一回病呀,如玉也跟着瘦了不少,绵忻更是见天的吵着要阿玛,这回爷好了,绵忻可是为爷跟如玉到佛堂念了好些天佛呢。”
  因为这个完颜氏给永璜生了小阿哥绵忻,深得永璜宠爱,所以在府里是一手遮天。
  至于侧福晋,虽然是八旗贵女,也生了次子绵恩,但因为本人不争不夺的性子,倒让一个庶女出身的完颜氏得了管事权。
  而另外两个格格苏氏和张氏倒是抱成了一团,一起对付完颜氏。
  一听到完颜氏又在邀功,爆脾气的张格格就冷哼起来。
【八爷穿还珠之遇鬼+番外 语欢】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