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银魂+家教]为人民服务!+番外 三元四喜(上)

时间: 2017-09-15 10:38:03 分类: 综漫同人

【[银魂+家教]为人民服务!+番外 三元四喜(上)】
 
 
文案:
 
     熊孩子斋藤七从小立志做一名税金小偷,额不,是一名优秀的警察,抓尽天下一切罪犯。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他的周围都是一群不法分子:
 
他的幼驯染兼恋人沢田纲吉——某知名跨国犯罪集团首领;
 
他的初恋假发子——国内最大攘夷组织头目,S级通缉犯;
 
他们真选组的副长夫人坂田银时——前攘夷志士白夜叉;
 
经常与他在网上互喷的狱寺隼人,道场场主好友的儿子山本武,从小打他打到大的云雀恭弥——全是黑手党……
 
什么鬼!还让不让他好好地扫黄打非,为人民服务了啊!?(╯‵□′)╯︵┻━┻
 
斋藤七简直每分每秒,都想把这群违法乱纪的家伙给抓进真选组的大牢里,劳改个一百两百年!
 
沢田纲吉也十分苦恼:
 
#小伙伴太爱作死,整天担心他会不会一不小心把自己作没了#
 
#喜欢的人老是想把我送进监狱怎么破#
 
#以及我的情敌,是一整个真选组#
 
1v1,沢田纲吉×斋藤七
 
副cp:山狱、土银(银土)、白正等
 
内容标签:甜文 银魂 家教 综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斋藤七,沢田纲吉 ┃ 配角:家教众,银魂众 ┃ 其它:这是一篇没有节操的文,鉴定完毕
 
  ☆、熊孩子的梦想是成为税金小偷
 
  斋藤七,今年八岁,目前就读于并盛小学二年三班,一个自以为是三好少年的熊孩子。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活泼又帅气啊!在完成了每日例行作死——向云雀挑衅然后被暴打以后,斋藤七向小伙伴沢田纲吉如此感叹道。
  不,你只是熊而已,沢田纲吉在心里默默吐槽。
  他一直很庆幸还好斋藤七只是和他一样的,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而不是什么黑道少主啊、总统亲戚啊之类的吊炸天的设定。
  要不然以阿七的熊孩子程度,世界早晚会‘砰’一下炸掉的,一百个铁甲超人也救不回来的那种。
  啊,铁甲超人,好帅!想着想着,思维发散的沢田纲吉又开始陷入了对铁甲超人的无限崇拜中。
  此时的沢田纲吉还不知道拥有吊炸天设定的,其实是他自己。
  而斋藤七之所以被认为是熊孩子,这是因为他完美地继承了其父母的优点——来自父亲的面瘫以及母亲的脑残。
  亲戚朋友以及邻居们都表示,每当看见这孩子用着完全没什么表情的表情去干一些脑残作死气死人的事,都会感觉自己的狂暴指数暴增。哼,一点都不听话的熊孩子!
  ——————————
  熊孩子斋藤七此刻正埋头为今天的国文作业而奋笔疾书着。
  今天的国文作业是上小学以来的第一次写作文。作文题目是《我的梦想》,顾名思义就是让小朋友们畅想一下未来,想想长大以后自己想干什么。
  要知道,对于刚上学不久的一二年级的小学生来说,老师在他们心中那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老师说的话都是圣旨,老师布置下来的作业那都是必须要全力以赴,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谨慎对待的。
  所以面对开学以来的第一篇作文,二年三班的众小朋友挠头搔耳,斟词酌句,力求用最优美的文笔写出一篇让老师满意的文章来,虽然低年级的小学生并没有什么文笔可言。
  与其他一小时憋出十个字的小朋友不同,熊孩子斋藤七此刻思如泉涌,下笔迅速滔滔不绝。没个三两下就写出了一篇超字数两倍多的八百字作文。
  画上最后一个句号,斋藤七又将自己的大作通篇阅读了一遍。很好,文笔流畅,遣词优美,书写端正。
  我果然是个天才啊!
  带着这样自恋的想法,斋藤七爬上床,美美地睡了……
  而此刻斋藤家对面的沢田家的灯火依然明亮着,小小的如同小兔子一般的沢田纲吉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也开始动笔了:
  我的梦想是长大了要当一个全身包着铁的机器人,拿着可以发光的剑保护世界……
  ————————————
  第二天,国文老师由纪批改着同学们交上来的作文。
  刚上小学二年级的的孩子们心思单纯,并且充满了想象力。稚嫩的文笔,歪歪扭扭的文字里是成年人所没有的纯真,看着一个个宇航员、科学家的梦想,由纪觉得这群孩子这是特别可爱。
  之前看到沢田小朋友还想要当一个保护世界的铁甲机器人呢,想到这里,由纪老师不禁莞尔。
  由纪拿起下一份作业,然后被作文纸的厚度惊了一把。
  这份作业竟然整整附了两页纸!真是一名认真又勤奋的好孩子呀,由纪在心中感慨道。
  【我的梦想是做一名警察,就像松平栗子片一样的很棒的警察……】
  松平栗子片?这是什么糟心的名字啊!由纪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知道的警察的名字……哦!是松平片栗虎吧。
  松平片栗虎是江户警卫科的科长,虽然办案能力一流,不过据说其人暴力又流氓,破坏力极大,号称【最像流氓的警察】【路过之后寸草不生的男人】等。正因此,不仅在警察这个行业,在普通民众中也有很大的名气。
  不过这完全算不上是好名声吧。由纪默默吐槽道,又接着读了下去,
  【……我要为人民服务,为爸爸服务,为妈妈服务,为对面的奈奈阿姨服务,为我的好朋友阿纲服务,为长得丑可是很好玩的西乡阿姨服务,……(此处省略三十个服务对象)……,为街边卖饼的长谷川老爷爷服务,为寿司店的山本叔叔服务,为隔壁的狗狗阿黄服务。】
  【PS:哦,对了,也可以顺便为由纪老师你服务。】
  “可恶!!!”由纪拍桌而起,身后燃烧起的熊熊怒火让想来询问原因的同事们退避三舍。
  由纪瞄了眼末尾的署名,果然是斋藤七那熊孩子!
  为什么我的名字居然排在一只狗的后面!
  不对,为什么我是那个顺便的!还用这种勉为其难的语气,谁稀罕你的服务啊!
  不对,为什么一篇作文会出现PS这种东西!
  不对,为什么一篇八百字的作文有七百五十字都是废话!
  可恶,淑女风范教师风度什么的都去死吧!一定要好好批评那个臭小子一顿!
  于是,今天的国文课上,斋藤七在众同学习以为然又夹杂着些许同情的眼神中又一次挨批了。
  “阿纲,阿纲!你帮我看看我的作文,明明写得辣么好,我还想着今天被表扬呢,为什么会被批?”刚一下课,斋藤七就抓起自己的作文跑到沢田纲吉面前让他帮着找找挨批的原因。
  沢田纲吉抬起埋在课桌上的脑袋,揉了揉眼睛,昨晚为了写好作文,一直熬到很晚才睡,所以天早晨的第一节课几乎是全部睡过去的,还好老师没有计较。
  他睡眼惺忪地拿起了斋藤七的作文,磕磕绊绊地读了下去。
  看到末尾,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已经没那么想睡了,毕竟,这么一份奇葩的作文确实挺醒神的。
  但是,看着眼前斋藤七期待的表情他实在是说不出‘你这么写本来就是在作死,不被挨批才怪’这种话。反正自家幼驯染总是无意识作死。
  “嗯……其实,写的还不错。”沢田纲吉默默在心里忏悔:对不起,妈妈,我又撒谎了。
  “我就说嘛,”斋藤七一把搂住沢田纲吉的肩膀,顺便在沢田小朋友的一头棕毛上揉了几把,换来小兔子没什么杀伤力的瞪视一次。
  虽然脸上依然没什么变化,头顶的乌云已经完全散开了,露出了太阳公公的老菊花脸。
  “我可是要成为日本第一警察的男人,怎么可能连区区作文都写不好呢,果然是老师没有鉴赏力的原因。”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说完还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嗯,就是这样。”
  “喂喂喂,就是哪样啊?不要这么自作主张下了定论了啊,难道老师没有鉴赏力,我就有鉴赏力了吗?而且写好作文和当上警察有什么联系吗?”简直槽多无口。
  “唉,日本教育界的明天啊,真是让爸爸桑我担忧啊……”说罢四十五度默然望天,虽然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不过眼神却流露出丝丝忧郁。
  “忧郁个头啊,不要无视我的话啊!……而且你又把自己带入什么奇怪的角色里去啦?”
  沢田纲吉觉得,长期跟着这种奇葩相处,不管是什么人,都会化身吐槽帝的。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很想试试银魂风的主角与家教风的主角相遇的感觉。
 
  ☆、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说起斋藤七和沢田纲吉的初遇,其实是相当狗血的。
  那时才随父母从歌舞伎町搬到并盛的七岁的斋藤七小朋友刚刚确定了自己心中一个伟大的梦想
  ——成为一名像松平……那啥来着?呃……松平栗子片一样优秀的警察!
  彼时的斋藤七一想到自己的理想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这种燃烧的感觉,这种梦幻的感觉,这种晕晕乎乎的感觉……难道这就是老爸经常说的心中有梦的感觉吗?
  “阿七!快来把退烧药吃了,阿七!咦?人呢?”刚收拾完行李的斋藤妈妈发现一转身,孩子没了。
  没错,这并不是心中有梦的感觉,只是感冒发烧的感觉而已。
  这个时候就应该走出大门去寻找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啊!为他们排忧解难,才是警察应该做的啊!斋藤七毫无自觉地将自己代入了警察的角色。
  斋藤七晕晕乎乎地迈着步子踏上了为人民服务的道路。结果刚拐了个弯,就看见被两个比他稍大点的男孩子围在角落里欺负的看起来相当无助的小纲吉。
  此时的沢田纲吉低垂着脑袋,一头柔软的棕色头发有些灰扑扑的地垂在脑袋上,只有几根凌乱地翘着,一副很好欺负又很狼狈的样子。
  ……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那人却在街头拐子处!简直是缺啥来啥,正愁找不到一个发泄内心的激动的机会,这儿转眼就送上一个。
  需要帮助的人就在眼前,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斋藤七二话不说直冲战局,抡起拳头就开战。事实证明,熊孩子不愧是熊孩子,即使是顶着【低烧Buff】的斋藤七,也能三两下就把另两个熊孩子揍得回家找妈妈。
  兔子姬沢田纲吉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斋藤·自以为神勇·阿七,看起来应该是来帮自己的,于是犹豫着轻声说了声谢谢。
  斋藤七十分装逼地捋直因为打架而稍有些乱的头发,又理了理衣服,然后转头淡定地对还有些害怕地沢田纲吉说道:
  “不用谢,为人民服务!”说话的同时也看见了沢田纲吉萌萌的脸,觉得眼前的小兔子十分可爱。
  而小小的沢田纲吉也被斋藤七的高尚与英勇所折服,于是两个互相看着都很顺眼的人就这么成为了一对人人称羡的好基友,相扶相伴走过了一生……

  呵呵,你以为真是这样吗,你太甜了……
  事实上,在斋藤七刚刚打跑最后一个小屁孩后,刚回头还没来得及摆出一个炫酷的的pose呢,就听到一个稚嫩却带着冷意的声音:
  “群聚,咬杀!”
  眼前一道银光闪过。
  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斋藤七小朋友立扑。
  抽打完草食动物的云雀恭弥表示,自己这几天的烦躁心情总算得到了缓解。
  最近并盛的治安好得不可思议,自己的拐子已经很久没吃过荤了,正憋着气没处发呢,好不容易听见这边传来打斗声,本以为可以抽个痛快,谁知等自己赶到已经打完了,简直不能更郁闷,结果眼前这家伙还在那里摆姿势,云雀恭弥顿时觉得自己握拐子的手有点痒。
  于是……
  至于两个人还算不上群聚什么的,暴躁的委员长是不会管这种事的,谁让你撞枪口上了呢?
  云雀甩了甩拐子,瞥了眼墙角瑟瑟发抖的沢田纲吉一眼,高贵冷艳地哼了一声,然后带着愉快的心情,走掉了。
  徒留沢田纲吉在寒风里继续瑟缩着——妈妈救命!这里死人啦!
  过了一会,发现瑟缩无用的沢田纲吉有小心翼翼地来到圈圈眼的斋藤七面前,确认人还没死后松了一大口气,接着又倒霉地发现今天是工作日,街上找不到人帮忙,于是只好认命地拽起斋藤七的裤脚,使劲把人一步一步地拖回了家……
  根本没注意到被拖着走的斋藤七是脸朝下……
  “我现在想想都觉得一肚子火,”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斋藤七觉得万分不爽,“我都还没摆好姿势呢,那小子怎么就抽过来了?”简直不上道!
  “……这是重点吗?你的意思是等你摆好了姿势以后就可以随便抽了吗?”沢田纲吉觉得再这样下去这篇文就要从《为人民服务》变成《让人民吐槽》了吧,啊,好像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最重要的是——抽就抽吧,他居然抽脸!抽脸啊!”打人不打脸不知道吗?简直不上道!
  “嗯嗯,这点确实有些过分。”沢田纲吉默默抬头看了眼斋藤七一眼,毕竟也就只有脸还能看了,再打脸的话就一无是处了。
  “——我觉得你好像在腹诽我什么。”斋藤七怀疑地看着沢田纲吉的表情,虽然并没有哪里不对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没有,你继续。”
  “哦。刚刚说到哪儿来着,哦,对了,”斋藤七立马用一副愤怒中又有几分自得的语气,笃定地说:“他肯定是嫉妒我比他帅!”
  “……”
  “所以把我抽晕以后又补了几拐子,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满脸都是伤?我顶着一张猪头脸整整顶了一个多月啊!”那段时间绝对是黑历史啊,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减少出门和照镜子的次数。
  “……”
  沢田纲吉突然想起在拖晕倒的斋藤七回家的时候是让他脸朝地的事情,还是到家门以后被妈妈提醒了才反应过来的,之后两人也就互相认识,接着又发现两家原来住得很近,一来二去地就成了朋友,不过那件事倒是一直没告诉他。
  “……额,那个,其实当时……”
  “相对比之下,阿纲,你简直就是天使啊!”自家小伙伴就是真善美的化身,从来不会打人,从来不会吵闹,也从来不会说谎骗人什么的。
  “……”
  “诶?当时怎么?”突然反应过来对方有话要说的斋藤七问道。 
  “……不,没什么。”【从来不会说谎】的沢田纲吉决定隐瞒真相,内心怀着对云雀学长的歉意找着借口: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吧。
  “哦,对了,说起来,”沢田纲吉问出了当时就想问但因为云雀学长的原因没能问出来的问题:“阿七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要帮我呢?”
  一直比其他小朋友胆小的沢田纲吉是经常被欺负的对象并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也就没人会站出来帮自己。所以对斋藤七挺身而出的行为有些疑惑,当然还有几分感动。
  斋藤七这时也想到了当时就想做但因为云雀的原因没能做出来的事情,于是他一撩头发,摆出一个自认为十分帅气的动作,
  “为人民服务!”
  “……”让感动这个词去死吧。
 
  ☆、被罚站就别到处乱跑哦
 
  下午的课里,斋藤七还在脑子里回想中午与阿纲的对话。
  只不过每回忆起一次,都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没办法,那次堪称毁容的经历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每次别人一见到自己那张猪头脸,首先发出的都不是什么关心问候,而是一声响亮的——噗。
  唯一觉得值回本的就是通过那次事件自己交了阿纲这个十佳好友。
  沢田纲吉和歌舞伎町的熊孩子完全不同。
  既不暴力,也不吵闹,既不变态,也不猥琐,也没什么奇奇怪怪的癖好,上课睡觉的时候会帮自己望风【虽然望着望着他自己就睡着了】,考试的时候会给自己递纸条【虽然他错得比自己还多】,有时还会在午餐时间给自己带奈奈阿姨亲手做的甜点和便当【这是重点啊】……
  简直比老妈还要贤惠!不,老妈那种女人一点都不贤惠,应该说简直比西乡阿姨还贤惠。
  斋藤七七岁以前,他们一家一直都住在歌舞伎町,那里的小朋友很少,而正常的小朋友更少,所以斋藤七在那里根本没什么同龄的朋友,这一点倒是和沢田纲吉类似。也许正因此,之前没什么朋友的两个小朋友其实都很珍惜与对方的友情。
  而那时候唯一和斋藤七比较熟悉的就是西乡阿姨了。
  西乡阿姨是斋藤老爸的朋友,是一个长相与身材都十分粗犷剽悍,不过性格倒是算得上既豪爽又贤惠的女人,不过听老爸说她以前是相当粗暴的性格,有了孩子伴侣又不幸去世以后才决定当个温柔娴淑的好妈妈的。
  她在歌舞伎町开了一家很有名的人妖店,虽然不知道人妖是什么东西,不过听名字似乎是十分了不得的东西。老爸还和西乡阿姨约定好等自己长大了就让自己到她人妖店打工呢,听起来就很棒!
  “斋藤七!!!”
  正在发散思维的斋藤七突然间听到一声怒吼,声源好像是——老师?
  “想什么呢?”讲台上的老师见斋藤七瞬间回过了神,倒也没那么生气了。
  “想人妖。”斋藤七脱口而出。
  ……
  ……
  “给我去走廊罚站!!!”这是比刚才大一倍的怒吼。
  斋藤七再一次在全班同学习以为然又夹杂着些许同情的眼神中被赶出了教室。
  站在走廊里的斋藤七对自己被罚站的原因百思不得其解,想来想去最终思考无果的他把原因归咎到了【老师肯定是叫错名字了】这么个奇葩的理由。
  老师叫的肯定是坐在我后面的山本,但是却不小心叫成了我的名字。
  嗯,没错就是这样。
  这么说起来的话,被罚站的也不该是我了。
  这样想着的斋藤七心安理得的直接逃课玩儿去了,美名其曰【要做警察的男人是不能把时间浪费在替人罚站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上的】。天晓得跑去玩这种事情又能有意义到哪里去?而且,这根本就不是替人罚站吧!
  可是俗话说得好,计划永远是赶不上变化的。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相对隐蔽的位置,还没来得及翻墙出校门的斋藤七再一次碰见了曾带给他黑暗回忆的臭小子——云雀恭弥。
  “哇哦,逃课,咬杀!”
  ——虽然台词不同,但想要抽打的心情是一样的。
  “呵呵,挡好你的脸吧小子!”
  ——上一次一定是发烧再加上没反应过来所以才会中招,这次一定要把这家伙打回老家找妈妈!最重要的是——打烂他的脸!
  理想是美好的,然而现实——
  “啊……痛痛痛痛!轻一点啊,冲田桑!”
  ——现实是非常骨感的。俗话说得好,鸡蛋是永远碰不过石头的。虽然和一般小朋友比起来,熊孩子斋藤七算得上是硬一点的熟鸡蛋,但是对上云雀这种堪称花岗石的开挂一般的存在还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的。
【[银魂+家教]为人民服务!+番外 三元四喜(上)】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