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挥霍的依赖+番外 只是性子淡了些

时间: 2017-09-15 09:07:55 分类: 综漫同人

【挥霍的依赖+番外 只是性子淡了些】
挥霍的依赖+番外 BY只是性子淡了些
 
 
甜宠不虐,HE,不弃坑
 
 
 
【01.】
陆信庭,T市商业巨头顾家的管家,自幼在顾家长大,说是管家,实际上却是被顾家上下当做家人看待的。
顾家二老顾国祁,顾国俊,由于年岁已高已经退居幕后。传闻两人存在着禁忌之恋,由于顾家对此事不做回应,外界只好纷纷猜测,却不知真假。
再来说说顾家唯一的孙子吧,顾言,被顾老爷子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顾家未来继承人。只是顾言意不在经商,顾老也不勉强,家族事业都交给陆信庭处理,对于这个像是自己儿子一样的管家,二老是放心的。
“陆叔。”顾言和陆信庭,也就是陆叔打了个招呼,他今天是带苏霖——他的爱人来见家长的。
“少爷,苏先生。”陆叔一袭黑色西装剪裁得体,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微微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老爷在书房等你们。”
这是苏霖第一次见到顾言家的管家,陆叔,听说他已经三十九岁了,今天一看,倒是颇为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相也是极为英俊,一举一动都透着股高贵优雅。
没过多久,苏霖的母亲也来了,挺。。。有活力的。。
“哎,你就是那个黄金单身汉陆信庭吧?!噗噗,一看就是个绝世温柔攻,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个小受受?”陆叔礼貌的笑笑,和顾老打了招呼就闪了,传说中的腐女么。。。
难得清闲的陆叔打算去见见老朋友,裴恒,酒吧老板。
刚一进门,就被一个男孩撞了个满怀。
“嘿。。你。。你好漂亮。。嘿嘿。”男孩趴在陆叔怀里,抬起头冲陆叔一笑。
陆叔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虽然是这个男孩投怀送抱,不过他没兴趣和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做些什么,何况他来这里不是娱乐,是叙旧。
稍微用力扯下男孩,陆叔整理了下衣服,像裴恒的办公室走去。
“嗯。。恒。。快点。。”
陆叔推门而入,对于屋内活色生香的场面丝毫不在意,似乎已经司空见惯。的确,每次来的时候,裴恒都在做那事。
看到陆叔进来,裴恒倒不在意,身下的男孩却是吓坏了。安抚了下男孩的情绪便打发他出去了。
“哟,什么风把咱们陆大忙人吹来了?”裴恒坐到陆叔腿上,双手环上陆叔的脖颈,“是不是想我了?要不要做一次?”说着,还对陆叔抛了个媚眼。
“小心死在床上。”陆叔不着痕迹的避开裴恒凑上来的嘴巴。
“切,真是没劲。爷可是个一号哎,每次都巴巴的求着让你上【】我,你还嫌这嫌那的。”裴恒翻了个白眼,从陆叔腿上下来,自己倒了杯水,一点也没有先把衣服穿上的意思。
“呵呵,这么想被男人压?”陆叔从背后拥住裴恒,对于裴恒,他是喜欢的,但是他不会为了裴恒吃醋,也不会和他发生关系。喜欢和拥有,在他的观念里,向来是两回事。
“错,是想被你压。”裴恒转过身,吻住陆叔的唇。对于陆叔,他自然也是喜欢的,但是他不会因为一棵树就放弃整片森林。“唔。。。陆信庭,咱们做吧。”裴恒伸手去解陆叔西装的扣子,却被陆叔拦住。
“刚才的男孩更适合你。”陆叔微笑,松开抱着裴恒的手,“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完了我走了。”
“陆信庭!你就是来勾引老子的吧!勾引完老子就不管老子了!”
“呵呵,你生气的样子很好看。”说完,吻了下裴恒的嘴角,转身出门。
“靠!”裴然恼怒,拿起桌上的杯子砸到地上。“三子!给老子找个男人来!”
 
 
【02.】
陆叔走出酒吧,逗了逗裴恒,心情不错。
“哟,这不是莫家的少爷么?怎么弄得这幅鬼样子!哈哈。”一群男人围着树干下的男孩,笑的猥琐。
“早就听说莫家的少爷是个GAY,哈哈,不如咱们哥几个也尝尝富家少爷的滋味儿,哈哈。”
“哈哈,莫少爷,我们会好好疼你的。”几个男人不停的大笑,还时不时的在男孩身上摸来摸去。陆叔皱眉,这不是刚才撞到自己的男孩么。
陆叔走到男孩身旁,撇了眼几个男人,“离他远点。”说完自己也是一愣,什么时候他也爱管闲事了。。
“哟,相好的来了,哈哈,走走走,咱哥几个可别耽误人家办正事儿,哈哈。”说完几人一哄而散。
陆叔看着倚坐在树干旁的男孩,道:“起来。”
男孩抬头看了眼陆叔,然后又低下头,“不。。”
陆叔犹豫了下,而后转身离开。对陌生人,他这样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喂。。”男孩摇晃着站起来,走到陆叔面前,抱住陆叔的腰身,将头埋到陆叔的颈窝,“他不要我了。。你要我好不好。。”声音竟有些哽咽,陆叔莫名一窒。
“你喝多了。”陆叔抬起男孩的脸,果然泪痕交错。“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我。。。我家。。嘿嘿。。”话未说完,男孩在趴在陆叔的肩上。。睡着了。
陆叔皱眉,犹豫了下,打横抱起男孩,塞进车里,向着自己的郊外别墅驶去。
陆叔的房子很久没回去住过,只有清洁工定时去清理,一进门,陆叔就把男孩抱进浴室。他受不了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在他的房子里。
“唔。。”男孩在浴缸里安静的躺着,大概真是喝的多了,任由陆叔脱了他的衣服却没有反应,一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男孩的脸有些红,在充满热气的水中说不出的诱人。陆叔恶意的捏了下他的下面,惹得男孩一声嘤咛。
“呵呵。”陆叔拿浴巾裹好已经洗的香喷喷的男孩,想了下,还是抱到了床上。沙发的话。。晚上会滚下来的吧。
自己也洗了个澡,躺到床上看着身侧的男孩。今天这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捡了个陌生人回来,还鬼使神差的让他睡了自己的床。。
正想着,男孩一个翻身,直接躺到了陆叔怀里。只盖到腰间的被子露出了男孩光洁的上半身,月光下,竟有些诱人。
陆叔情不自禁的揽住男孩的身子,低头吻上那张红润的小嘴儿。男孩嘴中还残留着酒香,很是香甜。
一吻结束,陆叔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儿,他已经清醒,却并没有拒绝陆叔的吻。“要了我吧。”男孩轻声道:“第一次,轻点儿。”
 
 
【3】
陆叔看着怀里的人毫无光彩的眼睛,道:“我叫陆信庭。”而后开始吻莫一风,动作温柔至极。
“嗯。”莫一风主动抱住陆叔,双手生涩的在陆叔身上游走。
陆叔吻至莫一风的锁骨,莫一风却突然道:“你结婚了没。”
“没有,你若需要,我会对你负责。”
“不用。继续吧。”莫一风别过头,陆叔很有技巧,每一个亲吻和抚摸都让他酥麻难耐,他却又不想羞耻的发出那种声音,只能强忍着。
“想叫就叫吧,除了我不会有人听到,别害怕。”陆叔含住莫一风胸前的红豆粒吮吸啃咬,一手捏住另外一颗红豆,一手探到莫一风两腿之间摩挲。
“嗯。。。啊。。。啊。。。啊。。你。。你快要了我。。嗯。。好难受。。”莫一风扭动着身子,希望这个男人快点进入自己。
“别急,在等一会,你会疼。”陆叔轻柔的吻了下莫一风的小腹,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下莫一风已经满是蜜汁的铃口。
莫一风哪受得住这等刺激,一个颤栗就射了出来,刚经过高潮的身子极敏感,陆叔翻过莫一风的身子,用沾了*液的手指插进他的后*。立刻又惹得莫一风全身一颤。
“陆。。。陆信庭。。。我好难受。。嗯。。。嗯。。”
“马上就舒服了,”陆叔抽出手指,吻了下莫一风的臀瓣,“跪在床上,抬高屁股。”
尽管那个姿势很羞耻,但是欲望很快战胜了理智,莫一风照着陆叔的话抬起屁股。陆叔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菊花,莫一风只觉一道电流蹿到全身。
“进来。。快点。。嗯。。嗯。。”
陆叔一个挺身进入莫一风的身体,时快时慢,时深时浅的*插使得莫一风尖叫连连。
“啊啊啊啊啊!!疼。。。啊。。啊啊啊。。疼。。疼。。慢点。。。啊。。嗯。。。快点。。啊。。啊。。啊。。陆信庭。。慢点我受不了了。。啊。。别顶那。。别。。”
找到了莫一风的敏感点,陆叔换着角度的顶到那个地方,感觉莫一风快到高潮,陆叔伸手捏住他的前端,他还没享受够,莫一风还不能射。
“呜呜。。。让我射。。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让我射。。我求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一下,马上就好。”又抽送了几十下后,两人一起射了出来。
陆叔擦干莫一风身上的汗水,然后用被子裹好他,“我们去车上。”
在陆叔的豪华轿车里,莫一风跨坐在陆叔的胯上,两人又做了一次。高潮过后,陆叔温柔的吻莫一风,“还要么?”
“要。”
“好。”
于是一整晚,卧室,厨房,客厅,书房,浴室,玄关,草坪上,阁楼上,都留下了二人欢爱的痕迹。
 
 
【04.】
第二天中午,男孩悠悠转醒,身体上酸痛的感觉告诉他,昨晚的的事情并非南柯一梦,他确实和一个陌生男人。。做了那事。。
他,莫一风,莫氏集团的大少爷,和一个男人上【】床了,而且还是被压的那个!
强忍着后面的剧痛,莫一风环顾四周,没看见自己的衣服。。再看自己。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不知道那个男人走了没。想了想,还是用被单裹住自己,一瘸一拐的走出房门。好像。。那个男人不在。
衣服。。一般情况下应该在浴室吧。可是浴室在哪。。
陆叔的独幢二层别墅,让莫一风这个第一次来的“客人”准确快速的找到浴室,确实是难为他了。
“家里又没人,弄这么大房子干嘛。。”莫一风实在疼的难受,站在楼梯上扶着墙,不满的小声抱怨。
“醒了?”一个磁性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吓了莫一风一跳。蓦的回过头去,那个男人赫然站在楼梯口,由于他在下面,只能抬头仰望那个男人。
莫一风看着陆叔,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还疼么?”陆叔走到莫一风身边,即使两人站在同一台阶上,莫一风还是比陆叔矮了半头。
“没事,我的衣服呢?我得回家了。”莫一风有些尴尬,一【】夜【】情这种事他还从来没做过。。
陆叔笑笑,小家伙儿害羞了,“衣服拿去洗了,下午就可以送来,等你身子好了再走吧。”
莫一风闻言也不再多说什么,他现在的样子确实没办法回家,单单是这走路的姿势,他就没法和家里解释。“嗯。”莫一风恩了一声算是回应。
“去休息下吧。”陆叔刚转身,却又转了回来,“我抱你。”他应该是没力气走路才停在楼梯上歇息的吧,呵呵。
被陆叔打横抱起的莫一风脸蹭的一下就红了,他怎么可以用公主抱抱他。。!
“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马上就到了,没事。”
“。。。”
莫一风被陆叔抱回床上,看了看他,终于还是问出口, “你是。。顾家的管家吧。。”但凡在商界有点身份地位,谁人不知顾家的管家,陆信庭,一个神乎其神的男人。
“是。”陆叔点头。

“顾家的少爷。。。顾言。。带苏霖去见他爷爷了吧。。”莫一风眼神有些暗淡,自己喜欢了两年的男人,居然喜欢上了另外一个男人。。亏它还一直以为。。他是喜欢女人的。呵。
“你喜欢苏霖吧。”陆叔替莫一风掖好被角,浅浅的笑了下。莫一风的事情,恐怕他比莫一风本人了解的还详细。那打儿资料此刻正静静的躺在书房的桌子上呢。
 
 
【05.】
“是啊。还没恋就失恋了。”莫一风苦涩的笑笑,他一点也不奇怪为什么陆叔会知道,这个男人想知道什么事情,简直轻而易举。
“呵呵,先吃点东西。我去拿来。”陆叔起身出了房门,莫一风闭上眼,苏霖。。。
“吃完再睡。”没过多久,陆叔就端了一些清粥小菜来。莫一风坐起来,接过粥,道了声谢谢后有一勺没一勺的喝起来。
“跟着我吧。”陆叔坐在床边,看着莫一风喝粥,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小家伙伴在身边,似乎不错。
莫一风拿着勺子的手一顿,抬眼看了下陆叔,然后又低头继续喝粥。良久,才道:“你不用去公司或者顾家么?”
“有一星期假期。”陆叔笑笑,也不在那个问题上多做纠结,既然他不愿跟着他,他也不强求。
一星期假期。。。莫一风皱眉。。怎么听起来像是专程请假照顾自己一样。。
事实上确实是如此,昨晚太过疯狂,莫一风还是第一次,只怕身子一时半会儿好不了。既然是自己造成的,照顾他也无可厚非。(真的没有恻隐之心咩陆叔o(╯□╰)o)
“再上次药吧。”陆叔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个小盒子。“药效差不多要过去了。”昨晚确实过于疯狂了,完全没有了以往的理智。
莫一风突然脸一红,“你出去,我自己上药。。”昨天借酒装疯怎么都行,现在他可是异常清醒,让这男人帮他在那个地方抹药。。他会不好意思的。。
“你会么?”昨天是莫一风的第一次,毫无经验的他扯到伤口的话应该更疼吧。
“我。。你出去!”
“我帮你,我不看。”说着陆叔钻进被子圈住莫一风,用食指蘸了点药膏,轻轻的伸进他的小*里旋转。
“嗯。。”莫一风在陆叔怀里扭了扭,脸更加的红,只是插进去一根手指,他居然就可耻的有反应了!还忍不住溢出了呻吟!
“别乱动。”温热的身子就在怀里,若不是担心他那里受不了。。。
“你。。你快点抹。。”莫一风将头埋进陆叔胸口,他真鄙视自己,一边说着自己多爱苏霖,一边却又在别的男人怀里可耻的想要。
“放松。”陆叔轻声哄着莫一风。
“嗯。。。”药膏清凉的触感加上陆叔手指的温热,酥麻的感觉一点一点的从那个地方开始扩散。
“乖,别动。。”陆叔声音有些黯哑,什么时候他这么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
 
 
【06.】
莫一风咬紧双唇,忍住不发出那种声音。一双手无力的抓着陆叔胸前的衣服。
“快点抹。。”
“嗯。。”
终于在五分钟之后,顺利的抹完了药。
“你先休息,我去处理点事情。”陆叔替莫一风盖好被子就离开了。这个小家伙儿,真是妖精,总是时刻都能勾起他的欲望。
陆叔走后,屋里只剩下莫一风一人。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苏霖,那个像是阳光一样的人。一直以为他是喜欢女人的,毕竟他的女朋友还是个校花。没想到前几天他们却突然分手了,听说。。苏霖喜欢的是那个叫顾言的男人,他们也算是发小了吧。。呵。
当他终于知道苏霖喜欢男人的时候,天知道他有多高兴,那样的话,他就还有机会。去和苏霖表白,没想到却被拒绝的那样直接,【除了顾言,我喜欢的是女人。】苏霖的这句话,至今还在莫一风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难过至极的他去酒吧买醉,没想到却碰到了顾言家的管家,还和他做了那种事,真是天意弄人么,遇到谁不好,非要遇到“情敌”家的管家,这下子好了,丑态尽出,说不定那男人正在心里嘲笑他是个白/痴呢。
正胡思乱想着,陆叔敲了敲门进来了。
“要去晒晒太阳么,今天天气很好。”(时间设定是秋冬季,不是夏天了,和想了想,许钦辰把唐佑皮夹里的东西全部掏了出来,然后将脏兮兮的皮夹扔到了垃圾箱,最后用自己的皮夹代替了唐佑的皮夹,放到了那套衣物上。 
做完这一切,许钦辰看腕间的表,已经晚上十一点半,差不多该回家睡觉了。 
他走出病房时遇到了圆脸小护士,小护士掐着嗓子尖叫一声后要签名:“白白白……白马钢琴师!签个名吧!” 
许钦辰看了看她,接过笔,刷刷签名后,礼貌而温和地一笑:“美女,帮忙照看点这个病房的小唐,别让他乱跑。” 
圆脸小护士眼冒红心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许钦辰说了句谢谢,然后在小护士热切的目光中离开,留下小护士傻笑:“唐先生竟然认识许钦辰,哇! 
怪不得长这么帅!” 
其实小护士的话没什么逻辑,因为许钦辰是举世闻名的钢琴师,第一次见到明星本人,小护士的脑子给冲晕了。 
第二天许钦辰破天荒地丢下手头的事,又跑去了医院,结果,又在病房门口遇到了圆脸小护士。
上篇不一样。)
“。。。”这男人不知道他现在没有衣服穿么!他故意的吧!
见莫一风不说话,陆叔似乎想到了什么,“等一下。”
没过多久,陆叔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进来。“我去楼下等你。”陆叔说完意味不明的笑笑。
莫一风目送陆叔出了房间,才拿起衣服。一件纯黑色的圆领T恤,卡其色的休闲裤,带着一股淡淡的薄荷和烟草混合的味道,倒挺像这男人的,看起来就让人觉的舒服。
舒服。。?呸呸呸,人家才刚把你.上了,这会儿倒是夸起人家了。【喂不是你让陆叔。。。的么。。】
后面还是有些疼,倒不至于疼的走不动路。换完衣服顺利到了楼下,陆叔正在沙发上看文件。
“忙的话你就去公司吧,不用管我。”莫一风皱眉,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况且他也不需要照顾,想了下,莫一风又开口,“下午衣服送来了我就走。”
陆叔拿着文件,侧过头看着莫一风,犹豫了下,才道:“昨晚很抱歉。”说完自己一愣,昨晚的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你情我愿得事,何时自己会有歉意了。。
 
 
【07.】
下午,陆叔送莫一风回家,途径“彻诱”酒吧的时候,正巧看见裴恒拉着一个男孩儿在接吻,衣服已经有些凌乱。陆叔微不可察的笑了下,这人,什么时候看见他,都在和男人亲热。
莫一风顺着陆叔得目光看过去,顿时红了脸。。。那两个男人要办事就不会找个没人看得见的地方么!
没过多久就到了莫一风的家。
“按时上药。”陆叔对莫一风笑笑,“你愿意的话,我会对你负责的。”陆叔并不是十几二十岁的青涩少年,对于莫一风,他知道,他想要这个人, 即使他们才认识不到两天。
“不用了。”莫一风下了车,头也没回的进了家门,既然是一/夜/情,那还是不用有太多不必要的牵扯了。
直到莫一风的身影消失,陆叔才收回目光,莞尔一笑,而后驱车离去。
回家的莫一风把自己闷在房里两天都没出来,父母工作都很忙,根本没时间发现他的异样。
胡思乱想了两天的莫一风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傻/B,恋都没恋过,哪儿来的失恋一说?还TMD跑去买醉!还莫名其妙的把自己第一次给了个陌生人!
想到这儿,蜷在床上的莫一风刻意忽略掉心里那抹疼痛,猛的坐起来,他不能再这么放纵自己下去了!
“嘶。。。”起的太猛的莫一风顿时吸了口凉气,两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胃都抽了。。
【挥霍的依赖+番外 只是性子淡了些】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