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界线+番外 遗落之城

时间: 2017-09-15 07:39:42 分类: 综漫同人

【界线+番外 遗落之城】
 
《界线》(全本+2番外)
 
 作者:遗落之城
 
 文案:WaT的cp,阴阳师瑛x式神彻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娱乐圈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兹瑛士,小池徹平 ┃ 配角:冲田,雪女,悠一,彦和 ┃ 其它:灵异
 
 
 
  ☆、第一章
 
  1.你的温度,也许一辈子我也忘不掉了。
  ——瑛士
  “啊,好热啊,该死的老头子!!!”瑛士站在太阳下咒骂着自家老爸,“不就是定身咒没有记住吗,至于吗!40度的天啊!”抬头看一眼正午的太阳瑛士不禁怀念起小时候那个夏天握过的冰凉的手:“真舒服啊...”
  “哦,是吗,看来你完全可以站3个小时嘛,根本不用我向老头子求情嘛。”略带戏谑的口吻斜挑的眉角,不是瑛士那个不可一世的哥哥悠一又是谁?虽然不可一世但的确有本事,至少在阴阳师一脉名头可是远盖过二半吊子的瑛士的。但,对于这个唯一的弟弟,可还是很宠的。
  “哈啊?!”看着弟弟一脸呆滞的表情悠一真的觉得有这么个弟弟真丢人。
  “喂喂,你那什么表情!又嫌我丢人了是不是!”说着瑛士捡起地上的石块砸了过去。 
  “啪”石块在悠一面前碎成了冰渣...“!!!雪女!你不要老坏我事好不好!”
  “哼,就算人家不阻止,就你这水平也打不到主人sama的。”被戳中痛处的瑛士倒地,气绝,年仅20。
  “不要装死了小子,有任务。”悠一无奈的看着地上的一滩“尸体”揉了揉眉心。
  “你一个人搞不定么?我去也是累赘吧?”
  “搞不定...情况,有点复杂。”说着悠一看了一眼式神雪女,欲言又止。
  “咦?难道和雪女有关?”瑛士瞄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雪女顿时来了兴趣,“好,我和你去,能看雪女吃瘪真是不容易的啊,啊哈哈...”
  “又把他冻起来了?”
  “不然他能那么快闭嘴?”
  某人:你们给本大爷等着,等着...
  明明是夏天,村子里却冷得离谱。虽然头顶着大太阳但是兄弟俩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热度。瑛士突然有些后悔来凑热闹了,雪女的实力他是知道的,遮住一片村子的热度,这种程度的妖力即使是雪女也办不到的。
  “怕了?要做到这一步不一定非要妖力强大,一些机缘巧合也是可以达到的,但...”
  “但那机缘比强大的妖力来的还要渺茫是吧~”瑛士懒懒的截断了哥哥的话,一瞬间来了脾气,“哼,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厉害的存在!”
  一路无话,两个人渐渐走到了村子中心——一口水井。
  “冷气是从这里散发出的,感觉妖力也就一般啊。”瑛士围着水井绕了几圈很是不解,按这种程度的妖力最多也就封锁三分之一的村子,但现在却是封锁了整片村子,水井也没有特别的地方,真的是,很奇怪啊。
  “笨蛋!再强大的妖怪也不可能每天的妖力波动都一样啊!”正好这个时候是虚弱期么?瑛士呆呆地想着余光看到了雪女看白痴的眼神,“喂喂,我又不是妖怪我怎么知道...疼疼疼!!!”悠一默默地揪着自家弟弟的耳朵感叹着真是个白痴,身为阴阳师却不知道最基本的常识,突然,有点理解自家老头子了啊。
  “雪女,能下去看一看么?”话音刚落雪女已化成雪花去了井中。
  等待的时候总是很无聊~这种温度下瑛士又想起了小时候的手感:“到底是谁呢那时候,那个凉度,不像,人...类的温度。”一瞬间瑛士惊了一下,那个小小的,软软的,让自己一直牵挂着的竟不是人类么?怎么会...不应该这样...
  “主人,下面,没有东西,看样子应该是离开了,所以我们现在感觉到的只是残余的妖力。”难得一向淡定的雪女也露出了严肃的表情,瑛士收起自己的小心思看着哥哥询问下一步的计划。
  悠一沉思了一会道:“先布下阵法检索一下吧,如果已经离开了村子那么我们的任务也就结束了,还在的话,就只有除妖了。”“是。”“是。”
  即使不是人类,我想你的温度我也一辈子都忘不了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2.呐,你会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么?意外的...很温柔呢。
  ——徹平
  森林的深处有一泊湖水,在月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粼粼的微光,和天上的星星一样闪闪的,呼应着。湖边坐着一个少年,穿着白色的和服,赤着脚,一双眼睛竟是比那湖水和星星更闪亮,纯净清澈。
  今天,终于又来了阴阳师了呢。会是你么?已经第三批了啊,真的好辛苦啊找一个人,你还记得我吗?少年微微的叹了口气。
  布好阵法已经是晚上了,不知道是不是妖怪已经离开的缘故,好像渐渐地可以感受到了夏天夜晚的温度,莫名的很舒服。瑛士躺在乡下特有的柔软草地上,看着满天闪烁的星星,觉得整颗心都变得柔软了。远处的森林闪着点点萤光,划动着线条。
  “啊...真宁静啊,好久没有这样放松了啊。”懒懒地伸了个懒腰,瑛士爬了起来:“喂,哥哥,我去森林里转转啊!”
  一路哼着歌瑛士走到了森林的深处。
  “哟西,还有个湖居然,阿拉,真闪啊~唔,躺一会好了。”
  “那个...你睡了我的位置。”
  瑛士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一下子坐了起来,正好对上了那双闪亮的眸子,不禁呆掉了。
  “好闪的眼睛...”不自主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后就瞧见眼前的少年脸上起了一层粉嫩的色彩。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很奇怪的人啦!我绝对没有调戏,啊不,轻薄,啊也不对...”瑛士越急越说不对,急得直抓头发,直到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他的手:“没事啦,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头发都乱掉了啦。”少年细细地理着被瑛士抓乱的头发没有注意到某人已经看痴掉了。
  “好了,理好了哟。”少年欢快好听的声音终于把瑛士给带回了现实世界。“啊,啊啊!谢,谢谢了。那个,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是温兹瑛士。”“嗯...瑛酱嘛?初次见面,我是小池徹平。”说罢一个大大的笑容再次惊艳了瑛士同学。
  “啊,咳咳,那个,徹平,可以这样叫你么?”
  “可以哟。”
  “嗯...那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啊啊,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一个人很危险啊,然后这个村子现在还闹...”
  “闹什么?怎么不说话了?”
  反正说了也不信吧,阴阳师对平常人来说就是个故事吧。瑛士默默地在心里嘟囔着。
  “没什么,大晚上的总归不安全嘛。还是早点回家吧。”瑛士冲着徹平笑了笑跳过了话题。
  “是吗?呵呵,我很喜欢晚上啊,安静,可以想很多事情。”徹平看了眼湖水躺在了瑛士身边,“瑛酱呢?这么晚来这里干嘛呢?”
  “我吗?”月光有点刺眼啊...伸手遮着眼睛瑛士缓缓说着,“和哥哥来这里办事的,我家老头子逼我太紧了,真的累死了啊要,今天看着村子里的风景就想到了小时候不知不觉就走进来了,啊,还真的是很漂亮啊。徹平,你是就长在这里么?我和你说啊,城市里的...”
  身边的人一直说着话,从小时候的糗事说到现在的生活。虽然话多了点,却意外的,很温柔呢。徹平看着瑛士的侧脸脸上扬起了微笑,呐,你会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么,瑛酱?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3.留下的办法只有一个,成为式神。
  ——悠一
  “啪”的一声,瑛士的脸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掌印~~
  “雪女!!!你有病嘛!啊!啊啊!”怒吼着跳起来的瑛士直直地瞪着一脸悠哉的雪女。要不是你是女妖我绝对打死你!!!
  “哈!你真的是白痴么?已经一晚上了,你和主人说去林子里转转却转了一晚上!”雪女不屑的瞥了眼略微惊讶的瑛士。
  “已经过去一晚上了?我睡着了?徹...平...呢...”迷茫地看着身边空了的草地,要不是被压得陷下去了一个人的形状,瑛士真的以为昨晚那个精致的少年只是自己的梦。
  “徹平?那是什么?可以吃么?哼哼。”雪女冷笑着打了个哈欠飘回了悠一身边。
  “瑛士,已经找到了。”
  “什么?”
  “导致村子温度变化的妖怪。”
  “是...么...”一种不祥的预感浮现在心头,“是...雪女一类的存在么?”
  不知道为什么,瑛士总觉得哥哥的眼神里带着不忍,那种不安更加强烈了。
  “喂!到底是什么啊!就是雪女那家伙的姐妹吧!”我是怎么了,只能用咆哮来缓解心中的不安么?
  白光闪过,悠一手里多了一个封妖壶。犹豫了一下还是递给了瑛士。
  “你要的答案,就在这里。瑛士,你不小了,有些决定你可以做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言毕,转身,离去。
  捧着哥哥的封妖壶,瑛士的手抖了起来...会是你么,徹平?深吸一口气,瑛士掀开了封印。
  强大的气流过去后出现在草地上的是...一只兔子?!
  “...哎?!”瑛士现在的眼睛估计是他这辈子瞪过的最大的了!
  “哈哈哈哈...主人sama,他居然真的被吓到了,人...人家不行了,真的好蠢,啊哈哈...”那边雪女笑的已经喘不过气了瑛士却仍木愣愣得没反应过来。
  强忍着笑意,悠一拍了拍瑛士的头毛:“和你开个玩笑,看你睡得那么香突然就有了恶作剧的想法,所以把昨晚逮着的兔妖放进了封妖壶吓吓你。”
  “那,你眼里的不忍是怎么回事啊喂!”回过点神的瑛士无力地质问着终于还是笑出来的哥哥,躺到了草地上。
  “啊,那个啊,因为你真的太好糊弄了啊!我都不忍心了。”
  当看到一起在地上打滚的主仆二人时,瑛士才第一次承认了雪女真的是哥哥的式神,不论是恶劣的性格还是恶劣的性格!
  “啊,真火大!你们不要笑了啊!”瑛士捡起石子就要扔过去。
  “不行哟,瑛酱,不能这样对哥哥呢。”徹平软软的声音在脑后响起。
  “徹平!”
  “小心!”
  瑛士还没来得急好好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就被哥哥一把拉到了身后,真的是,很不爽啊!
  “干嘛啊,那是我的新朋友诶!”一边挣扎着瑛士介绍了下徹平,“昨晚散步的时候认识的,人超好哦~”
  “白痴,他不是人!”久违的,悠一对着瑛士发火了,“知道你学艺不精!但基本的辨别人,妖也忘了么!那么强的妖力你还说他是人类?雪女!”说罢将瑛士丢给了雪女,“把他冻起来,现在的他只会碍事!”“是。”

  可怜的瑛士还没消化完悠一的话就被冻成了冰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脸严肃的两人与满脸焦急的徹平对峙着。为什么啊!徹平,徹平怎么会是妖呢?他身上,明明没有妖气啊。
  “呵,我可没听说过雪女一族也可以出男性了啊。”悠一漫不经心地说这着,封妖壶已拿在了手里。
  “我不是雪女一族的。”徹平平静地摇了摇头,“我只是一个没人要的雪妖而已。”
  徹平好看的眼里看不出一点情绪的波动,但,你一定很寂寞吧,徹平?
  “哈!那我们也算本家啦,人家倒要看看你厉害在哪里!”
  只见雪女凌空跃起双手一挥带起巨大的风暴直逼徹平。
  “咳咳...”只来得及稍稍侧身的徹平一下子被甩了出去,撞在了岩石上,嘴角溢出了淡红色的液体。
  咦?怎么会是红色的?雪女心里疑惑手上却仍不留情的攻击着徹平。渐渐的徹平已经完全处于挨打的状态,躲闪都没有了力气,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渗着鲜血。
  “冰锥,结成,去!”雪女发起了最后一击。
  不行啊,在这样徹平会死的啊!混蛋,快破了雪女的封印啊!快啊!快啊!瑛士急得都快哭了,却始终没有破开冰层,只能眼睁睁看着冰锥穿透了徹平小小的身躯。
  “啊!!!”绝望,瑛士感到了深深的绝望。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徹平做了什么?要这样对他?就算是妖又怎么样,他害了谁了么!!!或许是愤怒激发了瑛士的潜能,冰层,碎了。
  急急地跑到徹平身边,除了抱起他捂住他腹部的伤口,瑛士居然一句话也说不来了。
  “呐,瑛酱...为什么要哭啊?我不疼的啊。”
  感受着脸上擦干泪水的冰凉触感,看着怀里笑的那么安静的人(妖?),瑛士觉得心好痛。瑛士紧紧抱住怀里的人,用身体挡住了雪女所有可能的攻击点,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
  “哥哥,为什么要攻击徹平。”
  “唉,我说了他是妖,而且没猜错的话就是造成村子异状的元凶。你忘了我们来这的目的了么?”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瑛士,悠一觉得问题更加棘手了。
  “村子里有人受伤吗?”
  “没有。”
  “有人失踪吗?”
  “没有。”
  “阴阳师是干什么的呢?”
  “...保护人类不受妖物的伤害。”
  “对不起,给你,造成困扰了呢。咳咳...真的,对不起。”
  已经没有力气的徹平努力想坐起来,却只让血涌出的更多。
  “不要动了徹平。我相信你。哥哥,没有村民伤亡或失踪,和雪女的对决你也看见了。我这个二半吊子都看出来了他只是空有一身妖力根本不会任何技能不会控制!这样的他...这样的他,怎么可能去伤人。”
  “啪”,眼泪掉在了徹平的脸上。“如果哥哥要伤害徹平的话,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我绝不会让谁在我面前伤害他了。”
  瑛士的话很轻,可是悠一听出了其中的决绝。这小子,来真的啊,啊,头真疼。
  “我说,你也只是昨晚认识的他吧?你很了解他么,就这样维护着,出了事怎么办啊!”雪女实在忍不住了,插了进来。
  “你难道不是哥哥认识了一天后收为式神的么!”
  被瑛士一吼,雪女想起了那个初识悠一的雪天。“只是没缘由的信任么...”
  看着混乱的三人,悠一默默地收起了封妖壶,走到了瑛士面前:“白痴,再不给他止血我不杀他他也活不了了!”
  “嗯?!”
  唉,实在是看不下去这笨蛋弟弟了,悠一给徹平止了血。随后画了一个阵法。
  “你执意护着他我也没办法,但,他只有成为你的式神才可以留下来。”
  “那就,成为的我的式神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章
 
  4.这样的你,幸还是不幸?
  ——雪女
  白色,白色,还是白色!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已经离开那里了么,怎么会又回去了,不要,我不要再一个人了!那双手,对,我要去找那双手。
  “喂,徹平,喂!啊,真是的,妖怪也会做噩梦和发烧么?”在多番想晃醒徹平无果后瑛士君不满地和雪女开始吐槽,“我说,你跟了我哥那么久也没见你发烧啊,噩梦就更不说了,你睡得和死猪一样。怎么徹平跟你不一样啊?”
  “你捡回来的,问人家干嘛!”唉,为什么要奉命伺候这两个,主人sama你好狠的心,呜呜呜T T。
  “这样不行啊,不把他弄醒一直做噩梦对伤口不好啊。徹平,徹平!”
  “咳咳,别,别摇了...晕。”徹平手扶着头蹙着眉,声音是虚弱的人特有的沙哑。
  “啊,对不起。要喝水么,你发高烧诶,做什么噩梦了,紧张成那样?”
  噩梦吗?嗯,或许吧。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徹平又昏睡了过去。
  “啊咧啊咧,这不是徹平嘛,明明就是个雪妖却有着人类的名字,哈哈哈...”“就是啊,呐,小东西,给我吃了好不好,你看起来很美味呢。”“哟,要哭了么,这漂亮的脸蛋还真是诱惑啊~”......走开走开都给我走开!已经,够了,干什么都要欺负我?又不是我想一个人的,有个妖怪的名字很了不起么?不要,不要再欺负我了...
  又在做噩梦么?你到底在怕什么啊。瑛士摸了摸徹平依旧滚烫的额头不禁皱起了眉头。两天了啊,药也灌不进去烧也不退,睡觉也不老实,看起来这么文静却一点也不省心啊。
  “哼,你已经开始嫌弃他了吗?那赶紧给我吃掉吧!”雪女森森地笑着作势就想扑过来。
  “才没有,我这是担心!担心好吗!你个愚蠢的妖怪。”
  切,明明就是嫌麻烦了。
  才没有,不要污蔑我!
  “你们在打眼神战么?”不知什么时候悠一正斜靠在门口望着两个瞪眼的家伙。“怎么样了?醒了么?”
  “醒了一次,一分钟都没有就又睡过去了,一直在做噩梦。”要是我可以进你的梦里帮你就好了。
  “嗯,作为妖怪,他的体质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弱。醒了的话告诉我,我很好奇。”
  看着哥哥的背影瑛士一块毛巾丢过去:“徹平才不是你的实验品!”
  完美接住,丢回:“不要告诉我你不好奇。”高冷地走开。
  我才不和你一样的目的!!!
  “不要,不要,不要丢下我,不要啊!”徹平撕心裂肺的声音吓到了正咬牙切齿的瑛士。
  “怎么了徹平,没人丢下你,不要乱动。”即使是身体虚弱的徹平此刻的力气也不是人类的瑛士能压得住的,包扎好的伤口很快渗出了鲜血。
  “可恶!雪女不要看热闹了快过来帮忙啊!”
  “哼,就会麻烦人家。”嘴上说着不乐意雪女却还是走过来将手放在徹平的额头,闭上双眼,嘴里念着“入梦”,便如同入定一般。过了一会,雪女睁开眼,抓住徹平的手低头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一直剧烈挣扎着的徹平渐渐安静了下来,陷入了沉睡,眼角还留着泪痕。
  “成了,哈,真累,人家去睡一会。”
  “你说了什么啊喂?再挣扎怎么办啊?喂!”这雪女真是越来越没家教了!瑛士愤愤地想着一边给徹平重新包扎伤口。都裂开了啊,好不容易才止住的血啊,快好起来吧,徹平。瑛士侧躺在熟睡的人身旁,伸手抱住了他,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徹平,怕的话就抱紧我吧。
【界线+番外 遗落之城】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