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红楼]非君不“嫁”+番外 魑魅幽冥(下)

时间: 2017-09-15 06:14:50 分类: 综漫同人

【[红楼]非君不“嫁”+番外 魑魅幽冥(下)】
 
  ☆、第60章
  
  ☆、关于后代
  皇后愤愤不平的回到寝宫之中,生气的坐在了软榻之上。
  这时候身边伺候她的小宫女立刻上来给她端了一杯茶,皇后“哼”了一声接过了茶杯,刚抿了一口,就将茶杯狠狠的“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回手就给了那个小宫女一个巴掌。
  “没用的东西,连个茶都不会泡么,想烫死本宫不成!”皇后一边骂着一边又是两巴掌就扇了下去。
  “皇后娘娘饶命,是奴婢错了,就饶了奴婢这一次吧。”那个小宫女马上跪到了地上,也不敢大声的哭,只是一边磕头一边求饶。
  “滚,再有下一次,小心你的小命。”皇后厉声骂道,将那小宫女打发走了。
  在那小宫女离开之后,皇后闭上眼睛单手撑着额头,疲惫的靠在了软榻之上,其实刚刚她也只不过是因为心中不痛快而迁怒那个小宫女罢了。
  “娘娘,何必为了个小丫头伤神。”这时候,皇后身边的大宫女白兰又端了一杯茶给皇后。
  皇后听到了白兰的声音睁开了眼睛,接了她手上的茶吃了一口,这才幽幽的说:“本宫哪里是为了这么个丫头伤神,算起来,本宫已经月余没有见到皇上了。从前皇上初一、十五还会按照祖制来这栖凤宫过夜,如今是连这份体面都不愿意给本宫了。”
  “娘娘可别错了主意,您一定要为二皇子打算啊。如今皇上既然独宠贤德妃那也是好事,毕竟这贤德妃也算是娘娘阵营中的人,更何况这样子后宫的子嗣定然会有影响,对我们那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啊。”白兰静静的站在皇后的身边为她揉着太阳穴说道。
  刚刚皇后从皇上那里回来的时候,墨兰就已经悄悄的给她使过眼色。白兰和墨兰是皇后还在董家未出阁之时就伴在左右的心腹丫鬟,后来嫁给水沐之时,就当做陪嫁丫鬟一同进了王府。之后水沐继位,这王妃董氏成了一国之母,白兰和墨兰就更成了皇后的左膀右臂。
  从墨兰那里得知皇后娘娘此行并不顺利,以白兰多年伺候在皇后身边的了解,皇后此时心中必然怄着一口气。因此,白兰直接就随手叫了个小宫女让她上去奉茶,不过是给皇后个机会让她出气罢了。
  那小宫女献上的茶和白兰端上去的茶都是白兰亲手所泡,皇后娘娘又怎么会喝不出来,不过是顺手踩了白兰苦心递上来的台阶,纾解了心中的这口闷气罢了。
  皇后自然明白白兰的这份心意,她与白兰、墨兰几乎是从小一同长大,即使是主仆,但是到底比别人要亲厚一些。很多事情,皇后也是放心的让白兰和墨兰处理,几乎除了皇后自己的奶嬷嬷最信任的就是这两个大宫女。
  “皇后娘娘,如今你最该考虑的就是二皇子啊。”一个有些年纪的女人缓缓的走了过来。只见这女人梳着整齐的一丝不苟的发髻,脸上也是冰冷的几乎没有一丝表情,唯有看到皇后的时候眼底才会掠过一抹柔情。
  “齐嬷嬷,您快坐。”白兰一看到这女人,马上就搬来个绣墩。
  皇后看见她也略略坐直了,说道:“嬷嬷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要仔细身体。”对于白兰给这齐嬷嬷搬座位的做法没有一丝反感,看样子若不是她皇后的身份摆着,都要上前去扶着这人。
  这个女人就是皇后的奶嬷嬷,齐嬷嬷。
  “皇后娘娘还没回来,我又怎么睡得着。”这齐嬷嬷拉起皇后的手放在手心,此刻只有她们几人在,因此她也没自称奴才。
  “齐嬷嬷……”皇后看着齐嬷嬷,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只要她受了委屈,嬷嬷就会在她身边安慰她。
  “皇后娘娘,皇上的心从来就没在你身上过,这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当年是个什么情况?义忠亲王打压着皇上,皇贵太妃在太上皇耳边吹了枕头风,这王妃的身份才能落在咱们家。”齐嬷嬷叹了一口气说道。
  “嬷嬷,我都知道。当年以董家的背景,我根本没有资格成为王妃。不过就是因为义忠亲王惧怕皇上的势力坐大,这才使得皇贵太妃哄着太上皇给皇上指了个不够雄厚的董家。”皇后黯然说道。
  齐嬷嬷也知道这几乎是皇后心中最大的心结了,也跟着叹了口气。
  “可是我不甘心,我既然已经是皇上的妻子,是这中宫之主,更是一国之母,皇上为什么还对我如此冷淡。我为他生儿育女,受尽了无数的苦楚,到头来皇上竟然连祖宗规矩都不顾了,就宠着那个贾家的狐媚子。”皇后说着说着,似乎心中有无限的怨气,声音越发的大了起来。
  “皇后娘娘慎言,小心隔墙有耳。”齐嬷嬷赶紧拉住了皇后,她微微皱眉。她知道皇后这一个多月来因为皇上对她的避而不见,遭了不少其他嫔妃的冷嘲热讽,却没想到她心中竟然如此怨恨。
  “齐嬷嬷,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皇后倒是听了齐嬷嬷的劝,没有再继续大声的吵嚷,只是又趴在齐嬷嬷身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哎……”齐嬷嬷轻柔的抚摸着皇后的长发,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盲婚哑嫁的,即便是小户人家也说不上成亲了就一定要琴瑟和鸣、相敬如宾。更何况是在这一个国家中最尊贵的地方,哪里能要求那个最尊贵的人将你当成唯一呢。
  齐嬷嬷无奈的想着,她的小姐啊,要的太多,就是你的痴心妄想了。
  “让嬷嬷见笑了。”皇后哭了一会之后,似乎心中的郁结之气散出来不少,这才拿着帕子擦了擦眼泪,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娘娘说哪里话,委屈了就如同小时候一样哭出来就是了。对待二皇子的教育,娘娘一定要重视,其他的都是过眼云烟。若是二皇子不能得到那个位置,怕是不只是二皇子,就是娘娘和董家都要遭受灭顶之灾。”齐嬷嬷小声的在皇后耳边说道。
  当皇后听到那个“灭顶之灾”的时候,身上狠狠的打了个冷颤,她握了握拳头,眼神再度坚定下来。
  董家原本并不是多么显赫的家族,甚至于他的父亲也不过是个工部侍郎。若不是有皇贵太妃在其中运作,她是无论如何也坐不上王妃的位置的,更甚至是如今皇后的宝座。
  自从她成为皇后之后,作为外戚的董家自然开始一路畅通无阻,步步高升,如今他的父亲已经是礼部尚书。本来户部尚书的位置空出来,以为自家的父亲有希望再高升一步,却不想给一个从扬州调回来一个什么掌管两淮盐政的巡查御史截了去。她本想着在皇上身边说说为自己父亲说说好话,却不曾想那段时日皇上竟然十分忙碌,根本不踏入后宫。
  父亲的事情放开不说,哪怕是他的兄弟也都得了好差事,即便是家中庶子也一样算是有了不错的出路。其他的妹妹们,无论嫡庶也都有一桩不错的姻缘,董家也由此发展了许多强势的姻亲。
  自从董家开始发达之后,这家底自然也就越加厚实起来,再加上因为联姻而形成的势力网,如今的董家不可同日而语。
  皇后想到了这里,一抹自信的微笑又缓缓绽放在唇角。即使皇上对她视而不见,只当她是个摆设,那又如何。只要有她在一天,只要董家一天不倒,中宫之主的位子就不会换个人来坐。
  皇后将自己的手指捏的泛白,眼底闪过一抹阴霾,这才“哼”了一声撂开手。
  水沐寝宫。
  “你这皇后也有点意思啊。”贾瑀抱着水沐躺在软榻之上。
  “哼,当初被义忠亲王和皇贵太妃打压,父皇给我指了这董家的嫡小姐。不过是为了削弱我的势力,让我不能够得到强有力的外戚支持。”水沐淡淡的说道。
  只是这其中的心酸又有多少人知道,水沐作为嫡皇子却被其他皇子孤立,不过是因为母后早逝,早早的就没了强大的保护伞。而失去了皇后的外家也在短短几年之内败落下来,大部分势力都被皇贵太妃的娘家蚕食。
  水沐自嘲的笑笑,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
  “从前那些都过去了,以后我们必然会过的更好。”贾瑀沉默了一下,也只是紧紧地搂了水沐一下。
  从水沐以雷霆般手段惩治了贾珍之后,贾瑀就清楚的意识到了水沐不只是他的爱人,同时也是一个帝王。虽然两人相处之时,水沐会宠着他迁就他甚至是纵容他,但是这个男人也是会默默的保护他。
  贾瑀虽然实力强横,但是到底是阅历不足,在心计方面是比不上水沐整个从小就生长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皇宫中的皇族的,如今两个人在一起,倒是刚刚好互补。
  “呵,这才哪到哪。你刚刚踏入朝廷,作为重新回到权力核心的八公后人,有多少人在等着你出丑。上皇刚刚把皇宫的掌控权让给我,可是朝堂上的可没有。我将近十年的经营,也不过是刚好能够维持朝堂上的平衡罢了。更何况,没有了义忠亲王,还有他的残部,还有忠顺亲王,甚至于外戚的各种势力纠葛。再往大了说,还不知道有多少外族在对我们虎视眈眈。”水沐叹了口气说道。这就是他得来的皇位,坐上了这个位置之后,他没有一天不是这样精心算计,步步为营。
  “没关系,慢慢来。有我贾瑀在一天,就没人能抢走你的任何东西。”这倒不是大话,以贾瑀和水沐如今的修为,再想要随便的暗算他们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呵呵,也只得如此了。”水沐释然一笑,既然这个人会一直的陪伴在自己身边,那还烦恼什么呢。
  本来贾瑀还应该面对的关于亲事的事情,有了贾元春的周旋,想来几年之内都不会有这个困扰。可是,想着想着,水沐又陷入了自己的纠结,他是已经有了后嗣,可是贾瑀并没有。
  贾瑀注意到水沐似乎想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伸出手轻轻的指抚开他皱着的眉头。
  “在想什么?为难的事情就说出来,我们可以一起解决。”贾瑀在水沐的眉心印下一吻,说道。
  “你不想有个后代吗?”水沐咬了咬嘴唇问道。私心里他是完全不希望贾瑀和其他的女人发生关系的,可是自己已经有了八个儿女,但是贾瑀却连一个女儿都不曾有。
  贾瑀被水沐问得一愣,随后勾起一个邪气的笑容,托起水沐的下巴说道:“你是在说你愿意给我生一个宝宝吗?”说着还用眼神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水沐的小腹。
  水沐被贾瑀看得全身一僵,随后怒道:“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是个男人要怎么生!”
  “哈哈,谁说男人就生不了了,我们修道之人本就是逆天而为,不过是以男子之身留下个后代又有什么不行呢。”贾瑀看着水沐的模样笑了起来。这样像是只炸毛的小猫一般的表情在扬州看了一次,这才是第二次呢。
  “真的?”水沐本以为贾瑀是在胡说八道的调侃他,不曾想过贾瑀说的竟然是真的。
  “真倒是真的,就是付出的代价十分大。以男子之身孕子,至少要有渡劫期的修为方可。可是在怀孕的过程中,孕子之人的修为会不断的被腹中的胎儿吸收,最后产子之时更是会失去所有的修为。而随着修为的流失,寿元自然会跟着大幅度的减少,大多数时候都是会一尸两命,少数修炼天才能够平安产子,最后也逃不过力竭而死。”贾瑀沉默了一下说道。
  “怎么会这样?”水沐皱了皱眉,这不还是说这个方法根本行不通么。
  “呵呵,以男子之身产子本就是违背了阴阳调和之道,更是逆天之举,又怎么可能不付出重大的代价。”贾瑀摇了摇头说道。
  “原来是这样吗。”水沐的口气中竟然有一丝的遗憾。其实他也希望能有一个融合了他和贾瑀血脉的后代,但是若是为了后代而让他们失去彼此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贾瑀听出水沐口气中的失落,眼底闪过了一抹笑意。
  “因为修道之人多尊从本心,因此有人一生只专注于修炼,孤独一生者有;与人情投意合,愿意共赴此生结成道侣者也有,而这些人的道侣的性别也就更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了,只求心意相通。”贾瑀伸出手缠了一缕水沐的长发把玩着说道,只是他嘴角的一丝笑意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嗯?你的意思是说,在修真界如你我一般两个男子结成道侣的不在少数?”水沐听到这里眼睛亮了一下。

  “自然。即使是现在,我们身边的人两个男子在一起的还少吗?不过是都藏着掖着,不曾正大光明的说出来罢了。”贾瑀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抹深色,他闭了闭眼将自己的思绪掩了下去。
  “倒也是,有些个权力的大多爱在家中养个戏子、娈童的。”水沐也讽刺的说道。
  水沐此时讽刺的自然是忠顺亲王,他的府上就养着戏班,其中标致的小戏子应有尽有,哪一个不是他床上的娈宠。甚至于其中还有那么几个在京城中都是有名的角儿,说到底不过也就是一个玩物罢了。
  “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吃心呢。那些同性的道侣自然也会有想要拥有后代的,而且需要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如男子孕子那么大。”贾瑀摸摸水沐的脸,将他的注意力再次拉回到原来的话题上。
  “要如何做?”这回水沐算是明白贾瑀就是诱着自己问下去,不过也无所谓,反正这也是他想要知道的。
  “对别人倒是难上加难,可是对我们来说却并不是很难,毕竟我们可是拥有灵玉空间的。”贾瑀笑着说。
  “要如何运用灵玉空间?”水沐从软榻上坐起来,牢牢的盯着贾瑀,他这回算是确定了,以后拥有一个有着他和贾瑀血脉的后代似乎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待我们修为达到元婴期之后,用你我二人的本命精血,再有我的本体通灵宝玉,运用秘法就可以有一个有着你我血脉的孩子了。”贾瑀将水沐重新拉回怀里。
  这样的条件对于他和水沐来说的确是轻而易举,但是对于其他人却是难上加难。其他的同性道侣若是想要后代所需求的修为境界更加高深,而且也要有机缘能够碰到类似于五彩补天石这样级别的天材地宝才有可能,至于那秘法更加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可是这些东西对于贾瑀来说,都是他出生就带着的,虽然现在通灵宝玉还在贾宝玉的手里,但是只要贾宝玉重新回归离恨天,那通灵宝玉自然会回到贾瑀的手中。而那所谓的孕子秘法,在他这灵玉空间之中也不过是一杂学而已,若不是贾瑀钻研医术毒术,大概也就忽略了过去。
  “这倒真是不难,只要你我认真修炼的话,早晚会有这一天。”水沐听贾瑀说完也放松了下来。
  “对了,如果这样做的话,有什么后果吗?”水沐刚刚听贾瑀说的那个关于男子孕子的方法付出的惨重代价,现在还有一些心有余悸。
  “倒也不算是后果,不过是你我都少了一滴本命精血。你也知道本命精血得来不易,每突破一个大境界才会在心尖处孕育一滴,在成仙之前,我们最多也就只有十一滴本命精血。有的修炼之人毕生也就那么几滴罢了。”贾瑀不以为然的说道。
  本命精血对于他和水沐来说虽然宝贵,但是以他对自己和水沐潜力的了解,再加上两部神诀的精妙,两人的修为进境不可限量,这一滴的本命精血换得一个拥有二人血脉的后代还是十分合算的。
  “那孩子呢?有什么不好的吗?”水沐听到贾瑀这样说,也放松了下来。可是想到对他们二人没什么伤害,会不会对孩子有所伤害?
  “孩子?他有什么不好的?有五彩补天石这样的天材地宝作为孕育之所,又有你我的精血作为血脉,必然潜力无限,出生之时就能拥有元婴期修为。若是多加教导,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贾瑀说着也觉得从心底涌出一股淡淡的激动。
  一个拥有他和水沐二人血脉的潜力无穷的后代,这对他们二人来说拥有相当的诱惑力。
  “那就好。走,我们进灵玉空间去修炼。”水沐点点头,终于放下了心。随后似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拉着贾瑀就进了灵玉空间。
  “你这么着急做什么……”贾瑀有些无奈的任水沐拉着他往练功室走,他大概也能明白水沐的心情。
  可是这修炼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全的事情,若是太急于求成,必然会适得其反。
  “我感觉我已经摸到筑基后期的瓶颈了,所以我打算闭关冲击开光期境界了。你记得安排暗一代替我上朝,现在你就陪我一起修炼吧。”水沐不由分说的就拉着贾瑀一同进了练功室。
  二人走进了练功室之后,先行将聚灵阵开启,待到聚集了不少灵气之后,水沐这才坐到阵眼之处。贾瑀也盘腿坐在了水沐附近的位置,一边自行修炼一边算是为水沐护法。
  只见水沐以五心向天的姿势坐好,随后就开始运转体内的灵力,随着手上的手决变化,灵气开始缓缓的被水沐吸收。而水沐的身上也蒸腾起一层浓郁的紫色龙气,随着灵气一同缓慢的进入水沐的体内。
  水沐按照至尊神诀的运转方式缓缓的让灵力在他的体内筋脉中游走,携带着新吸收的龙气和灵气回归丹田,缠入那淡紫色的气团之中。随着不断的吸收灵气和龙气,那淡紫色的气团也越来越大,灵力在经脉中的游走也越来越快。
  水沐全心全意的感受着丹田中气旋的变化,直到他感觉一直盖住他整个人的那层屏障“啪”的一声碎裂,这才感到全身上下一阵轻松,刚刚的那份沉甸甸的感觉已经不见了。
  他知道此刻的他已经突破了最后的瓶颈,跨入了开光前期的境界……
  
  ☆、第61章
  
  ☆、再遇调戏
  水沐张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贾瑀仍然坐在他对面的位置,此刻也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他。
  水沐微微一笑,说道:“突破了。”
  贾瑀听闻,莞尔一笑,说道:“不错,刚刚过去了七天,想来你还赶得上早朝。”
  水沐一听不禁垮下了脸,他也想要休息啊,本来打算借着冲击开光期能够名正言顺的逃过一天早朝,没想到花费的时间竟然比预计的要少,直接让他的打算落了空。
  贾瑀看着水沐的表情微微勾起了唇角,他直接将水沐拉到了怀里,在水沐的唇角印下一吻道:“怎么,我的皇帝陛下也有不想上朝的时候吗?”
  水沐拉过贾瑀的一根手指放在手心把玩,微微放松靠在了贾瑀的身上,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就算是皇帝,也是会累的。”
  贾瑀摸摸水沐的脸,对于他的疲惫也是心有所感,一时间倒是有些心疼,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既然是皇帝,自然要负担起皇帝的责任。若是水沐是个随随便便抛弃自己责任的人,怕是贾瑀也不会爱上他吧。
  “好了,以后我都会陪着你上朝的,现在虽然是个六品的翰林院修撰,没资格上朝。但是我好歹也知道‘非进士者不入翰林,非翰林者不入内阁’,日后自然会陪着你的。”贾瑀说着又搂了水沐一下。
  “哎,出去吧,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水沐叹了口气,这才认命的站起身,他还得换换衣服才能上朝,现在身上这身可是不行,这祖宗规矩也是麻烦的很啊。
  “好吧,我也该回府了。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也没跟他们打声招呼,若是被发现我无缘无故的失踪,怕是家里就要翻天了。”贾瑀也跟着站起身来,他自然知道如今在贾府中他占着什么样的地位,怕是曾经的贾宝玉都是赶不上的,毕竟贾宝玉的出生虽然带着神奇色彩,但是到底没给家族带来这样的荣光。
  此刻的贾瑀若是发生了一星半点的变故,那对贾家来说绝对是个沉重的打击,不异于剜心挖肺,一定会伤筋动骨。
  两个人也不再腻歪,水沐出去之后依旧在他的寝宫之中。贾瑀却是没打算从皇宫往外走,路上要避过那么多的侍卫,虽然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仍旧是十分麻烦。
  随便感应了下,发现玄清那边正是热闹的时候,于是贾瑀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在玄清的身边。
  “公子。”玄清看到忽然出现的贾瑀并不惊讶,微微一笑,盈盈施礼。
  贾瑀虚扶一下,就随意的靠在了榻上。他本就不是那么注重虚礼的人,无奈这逼隐、风熙、玄清却每次都要给他行礼,唯一不那么在意这些的也就是白越那个家伙了。
  玄清所经营的是凤煞下面的玄武门,主要用来收集情报。玄清是贾瑀九岁那年,灵玉空间升级30级的时候造出来的下属,如今她也到这个世界四年了。而她所主管的玄武门在她的经营之下也有了四年的根基,虽然触角已经深入大部分地方,但是因为凤煞对能力和忠诚度要求非常高,而导致的人手有些紧缺,这就使得还有一部分不能顾及。
【[红楼]非君不“嫁”+番外 魑魅幽冥(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