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红楼]非君不“嫁”+番外 魑魅幽冥(上)

时间: 2017-09-15 03:38:42 分类: 综漫同人

【[红楼]非君不“嫁”+番外 魑魅幽冥(上)】
 
  ‘贾’宝玉哥哥有了一个‘甄’石头弟弟,贾瑀表示:作者君,你还敢再嚣张一点吗?
  碧隐抱拳:公子宝扇所向,我必遵从。作者君,纳命来!
  贾瑀从书房取出修真秘籍,从牧场卖出世间最富,从空间招出万能仆人。
  逆改了贾府命运,推倒了九五之尊,世间还有何处去不得?
  作者君表示:红楼玩坏了吗?没关系,还有盗墓+末世+机甲,祝你玩得愉快呦!
  贾瑀:次奥——
  食用守则:①本文主攻不动摇,不反攻,不互攻,升级流爽文。
  ②本文慢热长篇,共分五卷,河蟹v5,清水向。
  ③作者身心脆弱,不要人参公鸡,虚不受补。提意见接受,找茬点x,多谢合作。
  主CP:贾瑀(原创攻)x水沐(皇帝受)
  内容标签:红楼梦 随身空间 强强 豪门世家搜索关键字:主角:贾瑀,水沐 ┃ 配角:林黛玉,红楼众 ┃ 其它:红楼,修真,末世,盗墓,妖孽,美攻,皇帝受
 
    晋江银牌推荐:“甄”瑀意外中奖重生在荣国府成为了“贾”宝玉的“贾”石头弟弟。靠着粗壮的金手指灵玉空间,看他如何在贾府翻云覆雨改写命运,如何将九五之尊收归囊中,如何在自己的漫漫人生路中叱咤风云披荆斩棘!本文不同于红楼传统套路,走升级流爽文路线。设定新颖,抓住了大多数读者猎奇的心理。字里行间用朴实的语言为读者描述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情节跌宕起伏,层层推进,随着主角一步步走向他命运的巅峰,使文章怎一个爽快了得!
  ==================
  
  ☆、楔子
  
  鸿蒙之中,天地未开,一片混沌,看起来就好像一只鸡蛋,用了无尽的时间在其中孕育了三千魔神。其中最强大的也是唯一的人形就是他们的首领,他就是盘古,号称元始天王。盘古在混沌之中,觉得胸口憋闷,挥起神斧奋力一劈,天地初开。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历经开天之劫的三千魔神几乎死伤殆尽。幸有盘古躯体化作万物,天地才有复苏的机会。
  盘古陨落之后,他的左眼化作了太阳星,其上孕育了三足金乌一脉帝俊、太一两兄弟,他的右眼化作了太阴星,其上孕育了玉兔一脉羲和、嫦曦两姐妹。北冥之地孕育出鲲鹏,混沌之中生出伏羲、女娲人首蛇身两兄妹。
  后有帝俊、太一立天庭称天帝,统领上古妖族,迎娶羲和、嫦曦二姐妹为天后,封鲲鹏为妖师。伏羲、女娲二人皆有大神通,不在天庭管理之内。
  又有由盘古十二道浊气化成的十二祖巫带领的巫族,因为妖族帝俊、太一称天帝而不满,多次发生大战。此时,以身合道的鸿钧现身,制止了一触即发的大战,定下千年之约,发布“妖族掌天,巫族掌地”的命令。
  千年中,十二祖巫之一后土,感念天下苍生死后灵魂无归,身化六道轮回弥补天地缺憾。巫族掌管六道轮回,立有地规,六道轮回中的盘古精血随人类、妖族的轮回,附着于魂魄之上,再生出来,便有天生神通,是为大巫。
  后帝俊与羲和的十个儿子调皮出门玩耍,因为修为不精不能很好的收敛自身的太阳真火,导致他们飞过的地方大地顿时一片哀嚎,寸草不生,生灵涂炭。大地之主巫族因为十只金乌的无心之失,损失惨重,于是大巫夸父怒而追日,最后力竭而死。夸父好友后羿为其报仇,将十只金乌射死九只,至于最小的一只名为陆压在众位哥哥的掩护下逃过一劫。
  自此,巫族因为大巫夸父的死亡,举族震怒,妖族更是十个太子去其九,愤愤不平。巫妖之战彻底爆发,以此拉开序幕。
  在巫妖大战最后,众祖巫与帝俊、太一同归于尽,水之祖巫共工一头撞上了不周山。不周山一倒,天柱断裂,天上出现了一个大窟窿,天河之水源源不断的落入人间。大水使得所剩不多的巫妖二族再次受到重创,幸而得圣人出手相助,才保得最后一丝血脉。巫妖二族在大战中损失惨重,彻底退出历史的舞台,人族成为开启新篇章的主角。
  话说天河之水在人间肆虐,其中更有妖兽兴风作浪。女娲娘娘不忍人间疾苦,用乾坤鼎熔炼了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五色石用来补天。其中一块未化,便被女娲娘娘弃于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上。女娲娘娘用熔炼好的五彩液体将漏洞的天补好,顿时天河之水不再往人间倾泻。之后女娲娘娘又去北海斩杀玄龟,将它的四条腿砍下来重新立四柱,天地再次稳定下来。
  在漫长的时间中,那块被女娲娘娘亲自熔炼之后又弃于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的无才补天石已经有了灵性。它见与他一起熔炼的五彩石都用来补天了,唯有它自己被留了下来。它不住的为自己的命运叹息,日夜自怨自艾。
  一日,有一僧一道恰好来到它脚下,就靠着它歇脚聊天。他们谈天说地,无所不谈。无材补天石对于僧道口中的凡尘富贵温柔乡十分向往,终于求得二人有了一次下凡的机会。
  恰巧此时有一段风流公案未曾了结,却说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生有一株绛珠草,赤瑕宫神瑛侍者经常用甘露灌溉它,使得仙草终于脱了草木之胎,修成女儿体。这修成人形的绛珠仙草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终日游于离恨天外,只为了偿还这灌溉之德。
  终于有一天,这神瑛侍者想要下凡体验一把,于是在警幻仙子面前挂了号,绛珠仙草听说了,于是在警幻面前要求一同下凡为人,只为了偿还灌溉之德。她想即便没有那甘露还于他,那便将一世为人的眼泪都还给他算了。
  僧道二人觉得甚是有趣,便将这无材补天石一起夹带了去,如此让它也体味一番凡尘富贵温柔乡的滋味。
  僧道二人亲眼看着它投胎之后,那个僧人掐指一算,诧异道:“咦?怎会如此?”他疑惑的望向同行的道人。
  道人看到他的表情十分不解却也没有询问,只是自己掐起了手决,待有了结果之后也是觉得奇怪。他不死心又再次掐算了一番,最后叹口气,对着僧人道:“天意如此。”
  僧道二人对视一眼,就此离去……
 
  ☆、生死有命
  不知道在黑暗中徘徊了多久,甄瑀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他正躺在一大片草地上,他抬起手想抚摸下自己的额头,结果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可以透过手指看见蓝色的天空。
  甄瑀愣愣的看着自己透明的手,他终于想起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似乎被雷声吓了一跳,不小心踩到了电源。也不知道他是有多点背,踩到了有漏电保护的插座上还能触电!看自己现在的样子,他似乎是死了吧,可是这里又是哪里呢?也不知道父母接到自己的死讯会多么伤心,哎…
  “主人,这里是灵玉空间,因为你命中该有此劫,所以我只能救下你的灵魂。”一个空灵柔美的声音响在甄瑀的耳边。
  “你喊我主人,你是谁?灵玉空间又是什么?”甄瑀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虽然身体反射性的开始戒备,然而却又想起自己现在的状态,苦笑一下,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主人,我是这空间的器灵,我叫小玉。灵玉空间就是你脖子上戴着的那块家传古玉里面的空间,我就是住在古玉里面的器灵。”
  “那你为什么叫我主人?”甄瑀十分疑惑,为什么他会来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
  “因为是你的灵魂之力激活了灵玉空间,灵玉空间已经有千年没有开启了,也千年没有过主人了。现在灵玉空间为你而开放,所以你就是灵玉空间的主人,也就是小玉的主人。”
  “你为什么说我命中该有此劫?”这是甄瑀最奇怪的地方。
  “……主人,你本是女娲娘娘的血脉,却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意外,灵魂一分为二,大部分灵魂来到了这里成为现在的你,而一缕残魂留在了你本该呆的地方变成了另一个你。之所以你会有此劫难,就是为了让你的灵魂合二为一。”小玉沉默了一下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为什么我看不见你?”甄瑀觉得奇怪,从说话的语气上来看小玉对他还是颇为尊敬的,可是这么久了,却一直没有现身,这不太合乎常理。
  “主人,小玉现在没有力量现身。灵玉空间千年没有开启,也就千年没有得到力量补充,现在最后的力量都用来改造空间和保护了主人的灵魂。”
  不等甄瑀再问什么,他就听到小玉急急的说道:“主人,我的时间来不及了,刚刚开启改造空间和救下你的灵魂已经几乎耗尽了我的力量,我现在必须送你走了,不然我的最后一丝力量都流逝的话,你就危险了。”
  于是,还没等甄瑀准备好,他就觉得眼前再次一黑,意识陷入了混沌之中。只是在他昏迷之前他似乎听到了小玉的声音响在他的耳边,“主人,小玉就能为你做这么多了,待小玉再次醒来就会回到主人身边的。”
  甄瑀不知道在黑暗中徘徊了多长时间,等他恢复意识,努力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听到有一个女孩儿的声音激动的喊着,“三爷醒了,三爷醒了,快点去通知老太太还有老爷太太。”
  甄瑀还没睁开眼睛就听到身边的人大喊,只觉得震得脑子一阵阵的发晕,然后就是凌乱的脚步渐渐远去,似乎出去了几个人四处通知所谓的老太太和老爷、太太。
  甄瑀无力的抬起手,想要揉揉抽痛的太阳穴,手指刚按上额头,他就感觉出了不对。甄瑀大惊,猛的睁开双眼,将手置于眼前,看到自己手的样子,甄瑀一下子呆住了,这下他是不知道自己该喜还是该悲。
  甄瑀愣了一会之后,总算接受了这个事实。是的,甄瑀穿越了,他现在拥有了一副新的肉身,只是唯一不太合心意的就是这是一个正太的身体,甚至于他的脑海中还残留了一丁点的记忆。
  甄瑀没有理会那个丫鬟,只是闭上眼睛静静的躺在那里,他需要好好整理一下他脑海中的那些还算是有用的信息,不然贸然说话只会让他陷入危险。
  不一会,就听到门外一片凌乱的脚步声,似乎很多人往这边来了。甄瑀打起精神,最关键的时刻终于来了。
  “我的宝贝瑀儿啊,你可是醒过来了,你要是有个一星半点闪失,你可要我这老太太怎么活呦。”
  “我苦命的儿,你可是让为娘哭瞎这双眼了,你这孽根,怎么就那么不让人省心。”
  房门外两道女声还没进门就开始哭喊起来了,想来这老太太和太太是一直关注着这里的,不然不会来的这样快。
  只见两个做丫鬟打扮的妙龄少女搀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妇人,她颤颤巍巍的扑到甄瑀床前,一边哭一边抱着甄瑀心肝肉的叫着。在白发老妇人后面还有一个年轻些的妇人,也是哭的妆容狼狈,只是前面的白发夫人看起来对他疼爱更多一些。
  甄瑀想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娘,祖母。我这是怎么了?”他说话的时候即使不特意压低声音,声音也十分嘶哑,毕竟这具肉身已经几日没有痛快的喝过一口水了。
  贾母听到床上的甄瑀开口说话就愣住了,然后只觉得被惊喜冲昏了头,他家的瑀哥儿,明显的说话清晰明朗了,都知道认人了。
  于是,贾母试探着问:“瑀儿,你刚刚说什么?”站在贾母身后的王夫人也十分惊讶的看着甄瑀。
  甄瑀对于两人的表情感到十分的奇怪,正常来讲听到他这么说不是该惊慌失措吗?为什么会是惊喜?甄瑀暗暗皱眉,这原主留下的记忆非常少,只有零星的几个人。
  “我说,我这是怎么了?”甄瑀无奈只得又重复了一遍,却更加的小心谨慎,若是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得想想怎么才能圆过去。
  站在后面的王夫人一听就不乐意了,冲着站在一边垂泪的丫鬟就说,“这是怎么伺候的,哥儿醒了,也不知道给哥儿倒杯水,你们这群小蹄子都是死人啊。”
  丫鬟听到王夫人的责难,赶紧出声道错,手脚利落的倒了一杯温度适宜的茶水来,端着茶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甄瑀喝了一盏茶。
  贾母看见甄瑀喝的有些急切,就知道这是干渴的厉害了,于是脸上也不大好看了。看着那丫鬟的眼神就变得犀利了起来,吓得还在喂甄瑀喝水的丫鬟的手直哆嗦,好悬没直接喂进甄瑀鼻子里。

  “瑀儿啊,还要不要再来一盏?”贾母拿着帕子轻柔的替贾瑀擦净了嘴角的水渍,问道。
  甄瑀想了想点点头,一盏茶水还不够缓解他的口渴。一旁站立的丫鬟,赶紧又端来一杯小心翼翼的喂了甄瑀。
  贾母看着甄瑀喝下了两盏茶水,满意的点点头。她又想到刚刚瑀儿的问题,这似乎与以前不大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瑀:喂,小幽幽,踩电门电死,还能更苦逼点吗?
  幽:→_→你可以选择被雷劈死!
  瑀:我这美美的,你让我被劈死,来个爆炸头吗?
  幽:其实电死也不会是多好的造型,死前你还得抽搐一阵……
  瑀:……我可以不死吗?
  幽:貌似不行,你不要你家小受了?
  沐:朕还未出场,爱卿退下吧。【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甄瑀贾瑀
  “好瑀儿,你可是认得我了?”贾母紧张的抓住贾瑀的手,眸色中是十足的期待。
  “瑀儿,你认得娘了是吗?”本来站在贾母身后的王夫人,此时一听到躺在床上的儿子竟然能认人了,也顾不上什么了,赶紧抢到床前,摸着儿子的脸,泪珠一串一串的往下掉。
  “瑀儿?我叫瑀吗?这里是哪?”甄瑀迷茫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妇人。他脑海中的记忆只有几个人的脸,大概能够分辨之前这些人是如何对待他的。但是对于他自身的信息,却是一点也没有的。他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家人有哪些,更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一开始之所以喊娘喊祖母也是从丫鬟说的那句“喊太太老太太过来”的话中推断的。
  贾母一听哭的更加厉害,王夫人也身子晃了几晃,站在身边的丫鬟赶紧一把扶住了她,才免得她摔倒在地。
  屋里的其他小丫鬟听了这话也是心思各异,原来在瑀三爷屋里有头有脸的几个大丫鬟脸色也极其复杂,她们也不知道该喜该忧。
  “我苦命的瑀儿啊,你是我们贾家荣国府二房嫡子——贾瑀,你还有个双生哥哥,叫宝玉。”好在贾母不糊涂,一边哭还是一边将贾瑀的情况讲清楚了,眼带期待的看着他。
  甄瑀一听,呼吸一窒,整个人都僵硬了一下。这贾家、荣国府不是《红楼梦》里面的吗?再想到刚才她们似乎都叫自己瑀,可是《红楼梦》中并没有贾瑀这个人啊,贾宝玉也是没有双生弟弟的。看来他是被小玉弄到了红楼的世界,变成了原本并不存在的二房嫡子。
  这下子可是甄瑀变成贾瑀了,这真真假假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说他的。再想想小玉所说的话,看来这里就是自己该来的地方了。想想《红楼梦》最后的结局,甄瑀有一种无力感。
  “祖母,娘。我是怎么了?”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总要弄清楚情况啊,这肉身为啥就昏迷了让自己穿过来了呢。
  “好瑀儿,前几天也不知道你们兄弟闹什么妖,非得要爬假山玩。结果你一不小心从假山上摔下来,你哥哥都吓傻了,跟着你们的小厮也没接住你。所幸你没受什么外伤,就是一直不醒,太医说你可能碰到头了,该醒的时候就醒了。之前你一直患有痴症,不太认识人。现在你竟然认得我和你娘了,这痴症似乎是好了?”
  贾母疑惑的看着贾瑀,眼底的担忧让初来乍到的贾瑀心下一暖,微微安下心来。贾瑀看着贾母的神情,自然明白这位睿智的老人是关心爱护着自己的,她将会是此时弱小的贾瑀最强大的保护伞,也是他在这吃人的深宅大院存活下去的最大依仗。
  “我也不知道,之前的事情我只有隐约的记忆。我只记得,在梦里有个佛陀般慈眉善目的秃头和尚点了我的脑袋一下,后来就觉得灵台一片清明,然后我就醒过来了。”贾瑀睁着眼睛说瞎话,毕竟他要从一个傻子变成正常人总得有个说法不是,这种神鬼自然是最好的托词。至于说梦见和尚,贾瑀也赶把潮流,反正红楼里大家遇到的都是和尚……
  “那必定是碰到神仙了,你这痴症才一下子就好了的,一会我让你老子去给你请太医再来瞧瞧。”贾母一听贾瑀梦到了神仙更是高兴的不得了。
  贾瑀也顺势点点头,让太医来看看,也好知道他这身体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毛病。
  “娘,还是让鸳鸯扶您先回去吧,您哭了这半天也累了,仔细瑀儿病还没好,您再倒下了,那我们可就没了主心骨啊。”王夫人站在一旁边抹眼泪边劝着贾母回去休息。
  此时的王夫人非常希望可以有个机会和贾瑀独处,她生下的几个孩子都是自小就被贾母抱去教养,就连贾瑀都不曾例外。如今贾瑀又清醒了,她迫切的希望能和自己的儿子好好亲近亲近。
  “人老了,就不中用了。那瑀儿啊,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瞧你。”贾母哭了半晌也觉得身上困乏,更知道王夫人的心思。于是拿着帕子擦干了眼泪,被丫鬟们搀着往外走还不忘嘱咐贾瑀休息。
  贾母走了之后,王夫人立马搂着贾瑀又开始哭,一边哭一边骂:“你们这两个孽根祸胎,不惹点祸事出来你们就不肯消停。看看现在这样子,躺在床上这么多天,你哥哥也是吓得晚上直做恶梦。你知道娘多心疼你们啊,你们要是有点什么,我可不活了。如今看来可还真是福祸相依,没有这下子也不知道你的痴症什么时候能好,我的好瑀儿,吃了这些年的苦。”说着,王夫人又开始低低的抽泣起来。
  “娘,我这不是没事嘛,你看我好着呢,我有神仙保佑呢,养几天就好。多大点子事呢,再说了这摔了一下,还治好了我的病呢。”贾瑀刚刚来到这里,虽然现在知道王夫人是这具肉身的娘,但是还是不能立刻就拿她当做自己的亲身母亲看待。
  此时的贾瑀刚七岁,林妹妹还没有进府,宝姑娘也还没来,元春还没封贤德妃,荣国府也还没修建省亲别墅,贾家还可以维持表面的风光。虽然此时的贾家内里已经开始腐朽,但是到底还没埋下灭门之祸的祸根,一切都可以仔细的打算着。
  白日里,长辈兄弟姐妹们得到信儿知道贾瑀醒了,都特地来看了他一遭,看他病着难受,也没有多扰他清净,大多说上几句话就走了。只有他老子贾政,虽然板着一张脸,却也说了不少关心他的话,最后知道他的痴症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眼中更是划过几分欣喜地神采。
  夜里贾瑀的住处终于安静了下来,因为他大病初愈,太医也诊断说已经无碍,只需要食补调养即可,因此夜里只有白日里那个伺候他喝水的丫鬟——红袖一人守夜。她就睡在贾瑀房里的外床上,中间与贾瑀的床隔着一架屏风。
  贾瑀静静的躺在床上,他发现只要他不主动叫人,躺在外间的红袖是不会贸然进来的。于是贾瑀放下心来,他还记得在他重生之前的那个神奇的空间,还有那道温柔的声音。
  当贾瑀打算再次进入灵玉空间的时候,他发现那进入空间的方法竟然自然而然的出现在了脑海中,他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再次进入了灵玉空间。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瑀:尼妹啊,小幽,我是真的,这回变成假的了!
  幽:一块破石头,真的假的能怎么样?
  瑀:我要掐死你!【怒目而视
  幽:小沐沐,快出来管管你家的小攻,他欲求不满啦~~~~沐:小幽子,诛九族你可喜欢?
  幽:嘤嘤嘤,要不要这么护短……(╯‵□′)╯︵┻━┻
 
    ☆、灵玉空间
  贾瑀四处打量着这个灵玉空间,发现在他不远处有一汪清泉。白玉砌起来的池子围着中央一眼不断涌出清冽泉水的泉眼,池子里盛的水清澈见底。多余的泉水就涌出池外,涓涓细流汇聚成一道小溪缓缓的围绕着一大片土地流淌着。在贾瑀目力不可及之处再次汇聚成一片清澈的湖泊,里面几尾漂亮的小鱼在欢快的游动着。
  贾瑀走上前掬起一捧泉水喝进口中,十分甘甜爽口,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喝一口泉水之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少了一分滞涩。于是,贾瑀马上多喝了几口,发现还真是那么回事,估计这泉水有强身健体的功效。
  贾瑀喝饱了泉水之后,再度观察起空间中的景色。空间中的土地分成了9块,每一块一亩大小,上面种着植物,远远地看起来有点眼熟,像是荷花玉兰和萱草。
【[红楼]非君不“嫁”+番外 魑魅幽冥(上)】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