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HP]异途 间色(下)

时间: 2017-09-15 00:08:48 分类: 综漫同人

【[HP]异途 间色(下)】
 
  ☆、轨道
 
  70
  自从乌鲁姆奇光荣退役之后,斯内普再次重新成功变回全校学生最害怕和讨厌的教授,特别是对于格兰芬多而言。
  波特并不愿意面对斯内普,斯内普就像知道他在想什么的一样,每次撞见,他还来不及避开,斯内普的目光就会落在他的身上,让他想要立刻走掉都来不及。
  而因为波特这种不情愿的态度,哈利对着斯内普的态度越加败坏,特别是他还有额外的‘魔药补课’。
  “你说,要怎么样做?或者斯内普会谋杀我?这样也许我就能换个人……”哈利几乎在妄想着,他也知道自己说的不可能是现实。
  “哦,”波特说,“那是不可能的。邓布利多不会亲自给你上课。”
  “为什么不呢?”哈利一点儿都不在波特面前掩饰。
  “你知道大脑封闭术该怎么学习吗?”
  “怎么?”
  “你跟斯内普学习大脑封闭术,意味着你们有可能会入侵对方的大脑,看到对方的记忆。”
  “你说——斯内普会看到我的记忆!?”哈利一下子跳了起来。
  “你们都会。”波特耐性地说,“如果换成邓布利多,也一样。”
  “我宁愿是邓布利多。”哈利坚决地说。
  波特沉默了,邓布利多不怎么愿意和哈利上课,或许原因在这里,邓布利多有太多的秘密,他并不想和现在的哈利分享。
  “但你必须和斯内普上课。”
  “我拒绝!”哈利反抗激烈,克制住自己的恼怒,“我不想在斯内普面前丢脸!!——让他有机会嘲笑我!”
  “不让他看见也可以。”波特说,“我可以把你的记忆在上课之前抽取出来,但你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就算是赫敏和罗恩。”
  “好的,没有问题。”他的回答迅速,没有多考虑就立刻答应了。
  波特只希望哈利和斯内普的补课能渡过得平静一点。
  其他的……他也阻止不了,而且他自己也有着不少的麻烦。他发现,似乎每当他一出现,斯内普就能察觉到他的存在,但波特本身并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不论是魔咒还是魔药,或者他们之间灵魂的联系,他都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
  这让波特尤为的疑惑,但他找不到答案。
  这个时间,图书馆里大多都是五年级的学生,也都坐在点着灯的桌前,鼻子凑在书上,羽毛笔刷刷地狂写。窗外的天色越来越黑,惟一的声音就是平斯夫人的鞋子哒哒轻响。她在过道里威胁地来回巡视,把气呼到碰她那些宝贝图书的人的脖子上。
  “现在是几点了?”罗恩咬着笔头,努力地从书上抄抄写写,奋力地拼凑字数。
  波特整理了一下桌子,准备把书还回去,看了看时间,“九点多了。”
  “现在这个时间,哈利不知道上完课没?”赫敏叨念着叹了口气。“真希望他们相处得好。”
  “那是不可能的。”罗恩小声嘀咕着。
  “但愿如此吧。”波特把最后一本书合上,哈利正好急匆匆地走进图书馆,他脸色苍白,波特有点担心地问,“哈利,你还好?”
  “恩。”哈利脸色不怎么好看。
  “怎么样”赫敏小声问,露出担心神情,“你没事吧,哈利?”
  “没事……”哈利有点烦躁,“但我刚刚发现一件事情……你们记得我说过的,我看见过的梦境……”哈利停顿了一下,“斯内普,他看见了,我的记忆,他说,那里是魔法部的神秘事物司,也就是说,伏地魔想要找的那个东西,在魔法部?”
  “什么?”罗恩问,“什么东西?”
  “就是那个,布莱克他们说的,可能很强大的武器。”哈利烦躁地说,“小天狼星说过的。”
  “哈利,那不一定是真的。”波特打断了哈利的臆测。
  波特很清楚——凤凰社成员口中所说的‘武器’,是邓布利多告诉他们的,更没有人知道,那个武器就是老魔杖——伏地魔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就在邓布利多的手上。
  “为什么不是真的?!”哈利压制住怒火,显然被斯内普入侵大脑,让他十分恼火,“我看见了——而且斯内普说了!”
  “看见的不意味着就是真的。”波特用坚定的语气告诉哈利,“也有可能是伪造出来的,比如目的是为了让你看见,这就是为什么你要学会大脑封闭术的原因之一,邓布利多害怕你被迷惑。”
  “很好!所以在你看来,你和邓布利多一样,觉得我都不应该看见,看见的都是假的了?!那韦斯莱先生是怎么回事?!”哈利压抑地问,忍不住拍桌子。
  “哈利!”赫敏说。
  “呃,”罗恩不自然地说,“……你刚刚上完斯内普的课,情绪有点不太稳定……冷静一点儿?”
  波特只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告诉你,记忆可以伪造。”
  波特的回答没能解开哈利的心结,最终哈利对这个问题闭口不谈了,他们也没有人再提起这个件事情。但每次波特上完斯内普的补课,他的脸色从来没有好看过,即使波特帮他把所有不想被看见的记忆抽取出来,哈利和斯内普的相处依旧不愉快。
  没有人会喜欢一个不信任的人在大脑里进进出出。
  有时候,你会搞不清楚,邓布利多究竟是出于什么意图而这么做,邓布利多把哈利推给斯内普,说得上是件糟糕的事情,但同时,邓布利多也是希望他们能够更多的了解对方……波特想,也许邓布利多也会自我矛盾吧。
  新来的检察官依旧喜欢指手画脚,上次他在麦格教授的课上高调地指示着应该怎么做,被麦格教授狠狠地呛了回去,他砰了一鼻子灰,甚至前段时间被韦斯莱兄弟放在吊灯上的大粪蛋给砸破了脑袋,就此在校医院躺了整整一个星期。
  每上完一次斯内普的辅导课,哈利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一份,即使抽取了记忆,他和斯内普相处起来依旧是困难的,而且随着上课的次数增多,哈利的态度也越是烦躁不耐。这天晚上,波特没什么事情要做,正在休息室里看着韦斯莱兄弟自卖自夸,极力宣扬推销着新产品。
  “看见没有……跳跳粪球,能够让被击中的人的伤口一直流血不止……哦,放心,绝对不会停止流血的,你可以放心地呆在校医院整整一个星期!……”
  现在时间还很早,休息室里的人很多,赫敏不知道去哪里了,罗恩就在一旁,对着弗雷德和乔治撇嘴。哈利从休息室的门走了进来,神色飘忽。
  他回来的时间太早了,今天他还有斯内普的补习课才对。
  “怎么了?”波特见哈利心不在焉,随口问道。
  哈利犹豫了一下,干脆地一口气说了出来,“我被斯内普赶了出来!不过,也好……我再也不用上他的课了!”他有点自暴自弃,同时带着几丝放弃的松懈。
  “发生什么了?”波特仔细地观察哈利的神色,问道。
  “……我偷看了他的记忆。”哈利的脸色有点不自然。他老老实实地对着波特说了出来,比起罗恩和赫敏,哈利更愿意和波特说,波特总能毫无理由的相信他。
  听完哈利的话,波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你说真的是那个样子?”哈利有点不安地问,显得有点困扰,“之前有一次,我看见了斯内普的记忆……虽然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入侵了他的大脑,因为我违反了规定,对他用了铠甲护身……我击中了他。”哈利有点不自然地说。
  “我看见他……小时候……”他几乎立刻就能回忆起那段记忆。
  一个鹰钩鼻的男人在朝一个畏缩的女人吼叫,一个黑头发的小男孩在角落里哭泣……一个头发油腻腻的少年独自坐在黑暗的卧室里,用魔杖指着天花板射苍蝇……一个瘦骨嶙峋的男孩想骑上一把乱跳的扫帚,旁边一个女孩在笑他——
  这在哈利看来,根本就是一段不可能的是真实的记忆。
  “——然后,”哈利停顿了一下,“今天我偷看了他的记忆,我看见——看见——”哈利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干涸,“他被小天狼星和我的父亲在草坪上吊起来?——”他虽然有点愧疚,但这并不会让哈利真正地心烦……他却看见了詹姆和小天狼星……他们的行为和达力有什么区别?这让他难以接受,却不是为斯内普感到难受。
  他辩驳不了事实。
  ……
  半夜,禁宵后。
  夜晚里的走廊连月光都是稀少的。波特漫无目的地在走廊慢步,他低头看着脚尖,有点避无可避。有些事情,总是不约而同地向相同的方向拐去。哈利还是偷看到了斯内普的记忆,一如当年的他一样。
  他必须承认,不论什么原因,偷看别人的记忆都不会一件光彩的事情。
  不知不觉,他走到了空旷的楼塔上,波特沉默地走到天台前,停在了那里,心里挣扎着,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他很想要去找斯内普,但是——他避开了这个念头,不再多想,微微下眼帘,继续低头盯着脚下。
  漆黑的天空中闪耀着星点的光芒,空旷而静寂,他没那个勇气。
  他发呆地站在那里,过了很久,直到他有点手脚僵硬,才转身走到天台的门前,抬起手碰到门,门却兀自打开了,这并不是波特做的。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走他的前方,砰地关上了门,堵住了他的去路。
  “斯内普—— ”波特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不知所措,几秒之后,他不得不拧开头,看向一边,呈现出一种躲避的姿态。
  即使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很遗憾。”斯内普深刻的面容在黑暗中显得有点阴森,冷冰冰地开口,“我总会在那些值夜的晚上抓到某些四处偷溜的老鼠。特别是你,波特。”
  “抱歉,教授。”波特低声说,嘴里却问着,“你为什么能发现我在这里?”
  斯内普丝毫没有回答波特的问题,刻板而严厉地说道,“格兰芬多扣20——”
  “——等等!”波特打断斯内普的话,急地身体前俯,伸出手,触碰一片温热,这是——波特愣住,他抓住了斯内普的手,温热而粗糙,结实有力的。
  脑海里闪过几个混乱的画面……那场刻意的糟糕遭遇,还有—— 那些……不过为什么会是那样?他呆呆地僵在那不动,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而且还是斯内普,波特僵住,这究竟是哪里出错了?不对,不是这样——
  几秒之后,他像是触电一样地放开了斯内普的手,低下头把手背到身后。
  难以言喻的让人尴尬。
  “那个……”波特继续之前的话,但他已经忘了究竟想要讲些什么了,脑袋有点短路,却不得不憋出一句话来,背后的手指像他混乱的心情,紧紧地搅在了一起,波特低着头,“扣分就算了吧……”声音低弱,几乎要散失在空气当中。
  斯内普却还是听见了。
  他缓缓地低下头看他,视线落在波特身上,说出来的话没有丝毫余地,“这不可能。”

  波特微微缩了缩肩膀,似乎……有点不知所措?莫名的,斯内普糟糕的心情稍微平复了点。
  “不,斯内普……我……”波特有点呆愣,张了张嘴,还没说完,就闭上了嘴巴。
  “不要告诉我,你出来是要找我?”斯内普嗤笑一声,这真是一个明显的笑话。
  他张了张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该说些什么?波特晃了晃脑袋。
  “说吧,偷偷溜出来的小老鼠,你又想要干些什么?”斯内普走近了一步,紧紧地贴在波特的跟前,波特低着的头几乎就要碰到了斯内普的前襟,波特动了动鼻子,嗅到一点点灰尘的味道,带着魔药散发出来的苦味,陈旧而又清晰。
  “……对不起。”波特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混乱影响,平静而艰难地把话说完。
  “什么?”斯内普脸上划过一抹古怪,一如既往地讥讽而锋利,直指重心,“你对这么一句话?如果我没猜错,是为了——你的那个惹人厌的兄弟?”
  斯内普一如既往的敏锐,他说对了。
  “哈利并不惹人厌。”波特努力撇开头不去看斯内普,语气却是坚定的。
  “闭嘴。”斯内普冷冷地出声,吐息几乎落在波特的额头上,微微带着温热的暖意,波特动了动,却僵在了原地,动弹不是,几乎让他想要逃开。
  斯内普的心情却再次降到一个顶点,二话不说推开波特。
  波特见斯内普想要走开,立刻伸出手拽住斯内普的袍子,斯内普微微用力扯了扯,袍子被波特的手指紧紧纠缠住了,扯都不掉。
  “放开手!波特。你可怜的魔药教授的袍子可经不起你的恶意撕扯,当然也许格兰芬多会为此付出更多的分数,我是不会介意的,我当然很乐意,放开,波特。”斯内普圆滑地讽刺,几乎控制不住地嘶嘶声,带着暴躁的怒气。
  “对不起,”波特的声音听上去有点轻微,“我知道你很讨厌我。”
  意外柔软的语气,波特低着头,几乎是在轻声细语。
  斯内普深黑的眼神,目光落在了波特漆黑的发旋上,说出的话却冰冷无情,“即使你道歉,我也不会再教他任何东西。”
  “我知道,我也并不想你教他。”波特点了点头,把低着的头微微抬起,落在斯内普的前胸上,“……只是想要跟你道个歉而已。”为他自己,也为哈利。
  “然后呢?”斯内普并没有放过波特的意愿,刻板的脸色毫无变化,继续执着地说,“你不可能以任何理由逃避惩罚——”
  “斯内普,扣分就算了吧?”波特忍不住抬起头来。
  那双碧绿的双眼恳求着,让人困惑,却难以忽略。
  这根本就是错觉,是的错觉,也许是因为夜色的缘故?斯内普说不出话,却控制不住视线,眼睛牢牢地盯着波特。他的目光落在波特拽着他的手上,波特靠得太近,两人几乎就要贴在了一起,促使斯内普几乎想要低下头去,却没有升起改变现状的想法。
  波特的脸离他很近,波特的眼底透露出专注而执着,这种感觉直直地逼近着斯内普,他心尖微颤,没过多久,斯内普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脸上的神色更加冷了。
  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古怪。
  他很清楚。
  “斯内普……”看着他脸上神色明显的变化,波特微微叹了口气。
  “因为你违反校规,深夜在城堡里四处游荡,格兰芬多扣50分,波特。”斯内普推开波特,差点把波特掀翻,刻板得几乎严厉命令他,“现在,回你的狮子窝去。”
  波特被推着走了两步,回过头来又看了斯内普两眼,斯内普脸上的阴郁像是一道刻痕,烙在上面挥之不去,比以前更加明显,带着更多的狠厉。
  那张消瘦的脸,让人看得出来这张脸的主人并不好过,只是没人愿意去注意而已。
  波特张了张嘴,最终闭上。
  斯内普冷眼看着波特,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的冷漠,被袍子掩盖住的手,握了又握,手节用力却僵硬。
  波特犹豫了一下,只是摇了摇头,“我自己回去……你该对自己好一点。”他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
  门被带上,波特已经走远了。斯内普并没有阻止波特离开,他真的不认为他还有心情面对波特,即使依旧冷静,但斯内普很清楚自己,面对感情他从来不擅长掩饰,即使——斯内普扯了扯嘴角,他根本不认为波特能看得出来。
  夜里微微带着凉意的空气被吸入胸腔,像住了魔鬼一样,让人产生错觉般难以控制。
  斯内普的拳头紧紧地攥着,脸上的神色却依旧毫无变化。
  刚刚,他几乎以为听见——“西弗勒斯。”
  他可笑的,错觉地听见差点以为听见,波特的声音在耳边轻喃。
作者有话要说:  
 
  ☆、影子
 
  71
  麦格教授死死地板着脸,带着掩饰不住的责备,神色严肃地看着站在眼前的波特,办公室墙上的画像们也一脸好奇,挤在一堆嘀嘀咕咕,伸长了脖子看着微微低着头,站在那里的波特。
  “我很抱歉,教授。”波特闷声回到,却不再多语,更没有抬头正眼和麦格教授对视。
  麦格教授有点叹息地叹了口气,她坐在椅子上,隔着办公桌看着波特,不远不语的波特在她看来,简直就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这让她看上去更加严厉,“波特先生,你这次真的给格兰芬多丢了50分!你违反了校规,半夜三更在城堡里游荡,你应该清楚这么做究竟是不是错的。”
  麦格教授强调了‘真的’这两个字。
  波特低着头,不言不语,静静地等待着麦格教授接下来的发落。
  “我必须承认,这次斯内普教授说的是正确的,波特先生,你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麦格教授说,“从明天开始,每天晚上7点中,请准时来我这里禁闭,连续一个星期。”
  “是的,教授。”波特点头应下,心里却憋了口气,无处发泄。
  “波特先生,我必须提醒你,你现在应该多花点时间在O.W.Ls考试上,不要以为时间总是很多,事实上考试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被责备了一顿,波特灰头土脸地从办公室出来,或者他早该料到会这样,不过当面临的时候,却怎么都觉得难受。波特清楚,但异常低落的心情,根本掩盖不了自己情绪不对劲的事实。
  “波特?”波特抬起头来,看见金妮站在办公室的门口,一脸讶然地看着他。
  收回低落的思绪,波特露出一个微笑,“早上好,金妮。”
  “你看上去似乎不太好。”金妮露出关心,她渐渐变得更漂亮了,撩了撩长发,问道,“怎么了吗?”
  “没事。”波特不想再跟金妮解释缘由,反正这件事情,最后大家都会知道的,转口问她,“你怎么来了?”
  “我有点作业上的问题要问问麦格教授。”金妮说着,抬手在门上敲了敲,接着听到‘请进’,然后朝着波特挥挥手,走了进去。看着门被关上,金妮的身影彻底消失,波特也转身离开了。只是心里有点异常的平静,现在的他和最初的时候,看到金妮的心情……似乎有点不太一样了。
  波特镇定而平淡的脸上,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思绪,却感觉到……他的心,很平静……他平静地看着金妮,却又有点理所当然,波特莫名地有点释怀,他有点愣然,却莫名地觉得放松……他想要再次接近金妮的心思,已经渐渐淡了下来。
【[HP]异途 间色(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