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恭喜教主,贺喜教主+番外 云上椰子

时间: 2017-09-14 22:40:47 分类: 综漫同人

【恭喜教主,贺喜教主+番外 云上椰子】
 
 
文案
 
恭喜教主吃了一颗能内力大增,随处发情(大雾),怀孕生子(大雾)的果子名满江湖的神医终于被“请”到了魔教。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教主,小攻 ┃ 配角:神医 ┃ 其它:
 
 
 
    【正文】
 
    一把推倒在教主床前,魔教妖人恶声恶气就一个字“医!”
    神医抱头缩身,颤颤巍巍:“还、还请教主伸出手来……”
    静默。
    良久。
    层层轻纱床幔后才伸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
    惊魂未定的神医不敢怠慢,搭手上去。
    轻轻一碰,那手便颤了下。
    神医凝目。
    分明感觉到这手腕在自己指下颤抖。
    待把完脉。
    神医不能淡定了,简直是惊呼的:“恭喜教主,贺喜教主!”
    “这几百年也难得一遇的玉斛果也被教主所食用了!武林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
    “教主往后必然功力大增,神功练成指日可待啊!”
    “就是这玉斛果的功效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吃了会有所发情是正常的!开始一次两次常人尚且可以隐忍;三次四次,就必会神智丧失,与人相交;五次六次七次八次的,恨不得日日要人精血喂养;如此下去,不出两年,便恨不得日日有多人*合才能尽兴!”
    “此外,这玉斛果还有别名叫得麟珠,据说能在短短一年内调养改变人的体质,使得男子也能怀孕生子啊!如果古医书上记载属实,那教主一年后再与人*合后便能逆天怀孕,喜得麟儿了啊!”
    全场寂静。
    室内所有人目瞪口呆。
    半晌,床帐内传来阴冷隐忍的声音:“……一派胡言,把他给我杀了!”
    于是神医就被杀了。
    那必然是不可能的。
    因为论知名度,全江湖也就这神仙谷的陆神医最出名了。
    把这个神医给杀了,那他们魔教的教主大概也就真没救了。
    教中的众位长老一合计,就瞒着教主把神医给关在了地牢里。
    暗无天日。
    阴冷潮湿。
    简直招谁惹谁了。
    所以说神医也是个高危职业。
    看旁人医好了疑难杂症赚得名满江湖好像很爽的样子,其实一个流年不利遇上土匪也就遭了殃了。
    就是夜半的时候。
    神医被人给掐着脖子,掐醒了。
    “你你你——咳咳…咳……”神医缩着身子退到墙角,惊恐万状。
    来人一件黑袍兜头披身,只露出一个苍白的美人尖,开口便可察觉吐息有些混乱,却还是气势不减:“你昨日所说……”
    神医抖抖抖:“自是句句属实。”
    黑衣人阴测测:“可有解?”
    神医抖抖抖:“交、*合完一万次也、也就完了。”
    啪——
    黑衣人拍断一根牢柱。
    神医抖抖抖,却还是忍不住科普:“所以这玉斛果也是个会害人千人骑万人枕的邪毒,所谓增强功力,不过是将男子精血化为己用罢了。”
    黑衣人阴测测:“我命你解开此毒。”
    神医抖抖抖:“可这根本也不算是毒,哎不是,你要我给你解,我…我医人不卖身的。”
    黑衣人欺身近来,一把抓着神医脖颈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给我解毒。”
    神医抖抖抖:“哎哎哎,你有话好好说,以和为贵,别动手嘛。”
    “……嗯……”黑衣人闷吟一声,神医鼻息的气流和身上的气息被他饥渴的身体所觉,立时就变成致命的毒药一般,手软脚软下去。
    幸而被神医一把抱住。
    “放开……”黑衣人软到在神医怀里,隐忍喘息。
    “你这般是忍了多久了?”神医把脉,感觉那整个人都在自己怀里细细颤抖。
    叹息:“这情况不妙啊,教主还是早日寻个钟意的,先行云雨之事,暂缓情况吧。就算是医治疑难杂症,我也是要些时间来想法子的嘛。”
    教主整个人都软成了一滩水。
    被神医放在床上的时候还紧紧抓着人家的衣襟不放,却是舍不得人家身上的气息了。
    半靠在神医身上,神思昏聩,呢喃:“我难受……”
    神医愁苦:“……”
    小心翼翼将教主放平在床上,被抓着不得起身。
    教主轻喘,抓着:“……命你想法子,暂…暂缓我这情况……”
    神医:“哎我我我……我无能为力啊……”
    教主眼神不善,瞪人的眼眸里一片水光潋滟,混乱的气息悉数轻呼在神医颈间,轻声威胁:“还想活命吗你!”
    神医:“你总要给我时间,现在你已这般情况,不找人*合怕是命丧黄泉都有可能,你要我救你,可也要给我时间啊。”
    神医一边说,一边掰开教主抓着他衣襟的手。
    一根、两根、三根、四……
    没掰完就被教主又一把抓住拉近前来:“你这无用的东西!留性命有何用!”
    “教主饶命!”神医抱头缩脑:“还望教主看开一些,您是教主,找一两个侍寝再是正常不过,待我找到解治的法子,再、再杀了那侍寝的就好了。”
    神医一语惊醒梦中人。
    于是。
    神医畏畏缩缩在床角,抖抖抖。
    “教主饶命……”
    教主平躺在床上,喘息着瞥了一眼:“过来……”
    神医抖抖抖:“这、这种事还请教主找别人……”
    教主挣扎着,勉力撑着手臂抬起上身:“……混账,要我说几遍……”
    神医抖抖抖:“……”
    教主终于半坐起身来,一件一件褪去衣衫。却只勉力解了上衣,层层叠落在腰间,裤子却是没力气解了。
    几步膝行到神医面前,终是忍耐不住般,摸靠了上去。
    神医苦着脸接了这全身高热的烫手山芋:“先、先说好,不许杀我。”
    “……嗯……”教主漫应了声,即将获得解救的快感冲刷了他的意识,只会应和。
    特别是当神医的手无意的放在他背上时,整片脊背都如被羽毛略过,舒服的令人颤抖。
    开口,嗓音里都是黏腻:“你多摸摸我……”
    神医:“……”
    这长发披散的教主如树袋熊般挂在他身上左摸摸右摸摸。
    身上热烫烫,光裸裸,滑腻腻的。
    下边也有根东西戳到了他,靠坐过来都能察觉他下方的一片黏渍。
    如此荒诞- yín -靡的景象……
    可真是大事不妙了!
    教主长发披散跪趴在床上也有一会儿了。
    修长五指攀着床沿,随着倾覆在身后的撞击,每个指节都抓得泛白。
    神医自身后位入,将教主整个身子抱在怀里,一手撑在教主脸侧,一手绕在教主身前去替他纾解挺翘怒涨的玉*。
    “……唔嗯……你慢些……”教主吟叫。
    随着身后又一轮的冲撞,他早被肏干的酸软腿弯承受不住,跪也跪不住便要趴了下去。
    幸而被神医一手拦腰提了起来。
    毕竟是个体力活,神医的气息也是有些粗重,热烫的喘息喷薄在教主颈侧,嗓音低沉撩人:“这便受不住了?”
    教主说不出哪儿不对,只觉这声音都能刺激到他全身酥麻。
    湿热黏腻的后*控制不住就是一阵抽搐收缩,绞得神医在他身后闷哼一声,只更加狠力肏干起来。
    奈何教主身子舒爽的快要软成一滩烂泥了,神医捞了两次人都跪不住一会儿。
    只得退开身来,将人翻转,就着面对面的姿势再次进入那一片狼藉,开开合合不停吞吐的小*。
    “唔啊……”下身只空虚片刻又迎来那物,教主仰着脖子承受,察觉覆在身上那人要直起身,行动先于意识伸手勾住了神医的脖颈。
    他喜欢肌肤相亲的感觉。
    先前万般隐忍还是破了功。
    现在摸到手了,就恨不得片刻不离。
    便觉整片胸膛都是空虚,哑着嗓子要求:“你摸摸我……”
    一声轻笑。
    接着胸前的乳首就被湿热的舌头舔了。
    “唔哼……”没想到会受到这刺激,教主哼吟出声:“你……嗯……”
    也没想到那处竟是敏感之极,几番舔弄就硬挺如红豆,软软的肉被人咬在嘴里侍弄,连着一圈乳晕都仿佛肿大了起来。
    “别……嗯啊……”教主嘴里推拒着,胸膛却是挺着,叫没两声就在这番玩弄下泄了身。
    可真是嘴上说着不要。
    身体却诚实的不像话啊。
    彻底的清醒只在出精后维持了片刻。
    不过那会儿太累,没什么力气将身上的人推开。
    全身便又开始蠢蠢欲动。
    教主搭在神医脖颈的手情不自禁就开始往下滑,顺着他颈背的线条,将神医方才还松松垮垮披在身上的里衣剥了下来。
    倒不是想象中文弱书生的身板。
    但很快手就被神医给捉住了。
    别有深意道:“你不要乱摸。”

    说着就着相连的姿势,将人整个抱坐起来。双手揽在教主背上,让人好舒服靠坐在怀里。
    方才压着休息良久总是会呼吸不畅的。
    却没想到轻轻的挪动,又令教主后*开始一抽一抽的吞咽收缩了。
    神医抚在教主背上的手都是一顿。
    “这么快……”
    “……嗯唔……闭嘴……”教主不满,他自己的状况自己知道。情欲来的汹涌,下身那处便好像又湿了起来。
    真是又羞又恼。
    但方才该做的事现在也做过了。
    再来跟个大姑娘似的脸红实在没必要。
    教主跨坐起身,眼看着别人同自己一样的那处从自己后*里滑退出来,带出一股股黏腻的浓精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流。
    想着也是没有清理的必要。
    便又自己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分开双腿,跪坐在神医怀里。
    自己低头摸到神医那处软肉,揉搓抚摸几下,待它颤颤巍巍挺立起来,便一鼓作气,扶着那处对准自己后*坐了下去。
    连带又挤出一些白浊。
    两人都是一声闷哼。
    神医更是叹为观止。
    心道不得了。
    这人这么快便不要脸了,真是不得了。
    清醒已是第二天傍晚。
    漫天红霞映着空气都是绯色。
    教主鼻尖都是萦绕的药香,轻纱幔帐只有一层,透过看去,能看到神医低头站在桌前研药的背影。
    这不是他自己的房间。
    触手所及是温度宜人的草榻。
    身上也只披了一件宽大的衣袍,一坐起来便顺着肩膀滑落下去。
    下边自是什么也没穿。
    身上能看到的,都是桃红色的印记。胸前的两个小东西更是还红艳艳的,磨蹭到衣料都是细细密密的痛。更不用说身后难以启齿那处。
    一时心累的连发脾气都是懒的。
    轻咳了声,看神医有些惊着转过身来,才问:“我为何会在此间。”
    神医双手扶着背后桌子做支撑,结结巴巴:“你、你今日上午时还不肯我离去。但我想的药该按时辰煎了,就只能把你也抱过来了。”
    这么一提倒是有了点印象。
    他也不是全无意识的,自己做了什么还是记得的,只是劳累过后回神的比较慢。
    神医把药端到他面前:“不一定有用,也只能走一步试一步了。”
    教主端过喝下,冷声:“这有何用?”
    “延缓下次发情。”
    “能延多久?”
    “我都不知你这本来发情的间隔周期是多久……”
    教主忽然恼怒,一把抓过神医衣襟,双目瞪视:“你确定有用?!”
    “……不、不会毫无用处的。”
    “那为何……”
    后面的话教主没有说下去,因为神医也发现,他又……
    裸露在外的肩膀都在细细地颤抖。
    整个人慢慢软倒在了神医怀里。
    “我、我发誓,一定是你这次发情没发完,不、不是我药的错!”
    神医在魔教住了下来。
    他是个很温柔仔细的人,说是医治教主,但其实更像是照顾教主。
    方方面面。
    无微不至。
    再加上几日相处下来,大概也觉得教主没一开始想象中那般可怕,便不像之前那般惶恐。
    教主自是发觉他这一转变。
    不过也无甚表示。
    人就是这样怪的动物。
    哪怕世人都怕教主,可高高在上的他还是被神医压在身下为所欲为了,两人间便有了一层与旁人不同的关系。
    关系。
    怕是最难以说清的东西了。
    “别睡着了。”神医俯身在教主耳边轻声提醒。
    此时教主懒懒趴在浴桶边缘,整个身子浸泡在充满不知名药材熬煮的药浴中,昏昏欲睡。
    每日都是如此。
    饮食,洗浴都由神医照顾。
    整日鼻尖都是药香萦绕。
    待会儿擦干身子上了床,还要接受施针。
    神医美其名曰,多管齐下。
    教主精神不济,也不甚在意,只随了他去。
    施针完毕。
    教主仍裸着整片后背趴在草席软榻上,被神医唤醒。
    发现还是在神医常待的药房。
    室内三面环窗,朱红的雕花木窗都只堪堪支起一半。
    伴着外面的清风明月,涌进不少夜间凉气。
    肩膀都不由一缩。
    神医见了,为其仔细披上衣服:“回房去吧,这里凉。”
    “嗯。”教主漫应,却不见神医有任何动作。
    不禁皱眉,难道还要他自己走回去不成?转念又觉得自己这念头冒的莫名其妙,他并不是多么身娇肉贵的人,也是这人近日来照顾的仔细了,自己便越来越心安理得享受。
    正想坐起身,皱了皱眉。
    神医一边为他整理衣襟,一边为他理顺头发:“怎么了?”
    “不回了,”教主按下神医的手,“就在这儿吧。”
    “……”默契渐浓,神医自是懂他,怕是情欲又上来了:“这里就一草席软榻,挺凉的……”
    教主只回了一个略带七分威胁,三分隐忍的眼神——可谓是十分凛厉漂亮。
    神医不得不败下阵来。
    房内烛火早已吹熄。
    仅有窗外的银白月光撒了半室。
    教主仰面躺倒在草席软榻上,双手紧紧抓着榻沿,半个脑袋都悬在了外边,满头长发就如黑绸流泻下来。
    下身是大开的修长双腿,被神医半挂在臂弯。
    两人结合处早一片狼藉,教主那处更是被蹂躏的鲜红欲滴,却还是不知羞耻不知满足的抽搐吞咽。
    随着一下一下有力的*插,鲜红的媚肉翻出一些,再进去一些。
    黏腻的水声便会合着肉体的撞击声轻响在黑暗中。
    刺激的教主更是忍不住轻声喘息,闭着眼睛要求:“慢些……唔……”
    “是难受了?”神医俯下身来,一手托住教主仰在榻外的后脑勺,仔细看他蹙眉神态。
    教主摇头,缓慢睁开眼来。
    长长的睫毛都遮不住里面的一片滟滟水波。
    整个身子都在神医怀里细细颤抖,仿佛很是难受,又很是愉快。
    神色都在月色中显得迷人又迷乱。
    神医便忍不住低头含住了他的下巴,辗转亲吻来到唇边,几番温柔的舔弄撕咬,教主在这样的刺激下张了唇,也学着他那般样子探出舌尖来挑逗厮磨。
    含了对方的唇,深入湿吻,用灵活的舌尖寻找戏弄着对方的敏感之处,教主之前没同谁做过这般亲密的事,几番便败下阵来,只能被神医托着后脑勺,仰头承受黏腻亲密的热吻,合不拢的嘴角流下- yín -靡的津液,又被那人细细舔去。
    加之下身的进攻一直都是挑着他体内的敏感点不断研磨,十入九深。
    全身的毛孔就如被人给深入抚慰。
    舒服的直教人溺毙其中。
    神思昏聩间,神医低沉的喘息响在耳畔:“舒服么?”
【恭喜教主,贺喜教主+番外 云上椰子】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