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综]养成(作死的弟控)+番外 茶娘(上)

时间: 2017-09-14 21:40:33 分类: 综漫同人

【[综]养成(作死的弟控)+番外 茶娘(上)】
 
 

他只是在追求他的光,却总是被他的光抛弃。
一个一个世界往复如此,他的心已千疮百孔。
累了,放弃了,为何他的光又再次回到他的身边。
 
内容标签: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晨 ┃ 配角:动漫众,小说众 ┃ 其它:偏执,青晨,重生
 
  ☆、第1章 仙四之孪生
 
青晨一睁开眼的时候,映在视野的是模糊的青纱帐幔,出口的是咿咿呀呀。 想坐起来,却是不可能。青晨的头一歪,便看到了他身边的婴儿,心顿时安定下来。他还在,还在就好。青晨胖胖的手握住旁边婴儿同样胖胖的手,还使劲儿地翻身,一个不小心半个身子压到婴儿。婴儿很反射性地大哭起来,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外面顿时走进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妇女,她轻轻挪开青晨的身子,再抱起大哭的婴儿柔柔地安抚,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婴儿的一天是很容易过去的,夜幕降临,青晨因为白天睡得过多,现在反倒是没什么睡意。没事干的青晨就一直盯着旁边熟睡的婴儿,满月后的婴儿都是白白胖胖的,看着就很招人。这个婴儿和别的婴儿最大的区别就是他额生朱纹,至于为什么不是朱砂痣,而是朱纹?因为据青晨的观察,这一点红色,是有图样的,但是具体是什么图样,青晨还没有看出来,或者等婴儿长大了、长开了,才看的出来。
    就在青晨仔细研究的时候,一个宫装妇女走了进来,这个妇女同样是二十来岁的样子,但是青晨根据守着他们的宫女的八卦里得知,这个女人快要三十了。这让青晨一直很感慨这古代的女人都是保养有方啊!
    青晨本来是二十四世纪的一个青年,二十四世纪不能说什么都很先进,但是比起二十一世纪倒是先进不少。青晨穿越之前,刚刚听完那些砖家叫兽说穿越是不可能发生的,而下一秒他就穿越了。
    在他有意识的时候,他就在眼前这个宫装妇女的肚子里,暖暖的。十个月的时间应该是很快的,青晨知道他可能要在里面呆上好几个月,因为他不确定他穿来的时候,身体处于第几个月。他做好寂寞无聊的准备了,可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心理防线。过了不知道是一个月,还是两个月,青晨他觉得他要疯了,他已经38次回忆他的人生。每一次回忆,他就觉得他的人生很短暂,还很贫乏。是啊!整整23年都围着一个人转,能不贫乏单调吗?就连当事人都不在意,嫌弃,青晨的嘴角扬起一个苦涩的弧度。
    在他第46次回忆他那单调人生的时候,他感觉到旁边传来一阵动静,立马打起萎靡的精神。青晨发现他所在的单元房里面,竟然还有一个住客,这让他欣喜万分。于是,青晨的日常活动就从回忆人生变成观察这个新住客,情绪高涨得很。
    后来,青晨无数次想是不是就是因为在母体里的羁绊,才使得他那般舍不得放手,不想放手。数个月之后,青晨和他的新住客迎来了新人生,见到阳光的青晨和房友开始探索新世界。
    出生之后,青晨处于一个长期做哥哥的经验,习惯性地照顾弟弟。虽然处于婴儿的他没办法做到什么,但是到饭点——吃奶的时候让弟弟先,私底下弟弟被宫女捏的时候总会挡在他前面之类的小事却是可以做到的。
    宫装妇女见青晨还没有睡觉,就抱起青晨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话:“你们两个还在真好,要不是你们出生不久,国师派人来说,你们两人都是祥瑞之子,不然……”
    宫装妇女的眼里又冒出不少泪水,却没有流出来。青晨有时候觉得很不可思议,为什么古代会以为双生子会是不祥之兆呢?话说,是不是他们真的是那个什么祥瑞之子,才免于一劫的。还有啊,眼前的女子在外人面前不是很端庄的吗?为什么每天都到他们床前来说这么一段话啊?他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这种日子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因为有一个小屁孩回来了,宫装妇女的视线也转移了注意力。这个小屁孩是他的哥哥,同父同母的那种嫡亲哥哥,也就十五六的年纪,在古代也是做爸爸的时候。据照顾他们的宫女说,这个小屁孩还是太子,其余的竞争对手都太逊了。太子哥哥甩其他人N条街,而且现任皇帝已经快挂了。就是说如无意外,这个太子哥哥就是日后的皇帝,宫装妇女就是未来的皇太后。哇,后台真硬啊,他们还没有任何的危险。
    没有任何危险的青晨想扇自己两巴掌,真是乌鸦嘴。三年后的皇帝正式驾崩,而太子登上帝位的那一天,他们就被一个黑衣人劫持了。再次重见天日的时候,就是被那个不知道排行第几的王爷给绑到了太子登基的地方。
    后来的事情就是神发展,一直清醒着的青晨都没能搞清楚状况,就更别提昏在他怀里的弟弟了。回过神的时候,他和弟弟就一人一边地坐在一个仙气飘飘的老道手里,那个老道将青晨两人送到成为皇帝的哥哥手里,还说什么“九皇子和十皇子吉人自有天相,他们……”。接下去就是一连串的文言文,青晨这个现代人的芯子根本理解不了,看皇帝和皇太后的神色应该是好话才对。
    “哇哇哇~~~”一直昏迷着的弟弟醒了过来。
    “乖乖的,哥哥一直在。”青晨甩开皇帝哥哥握着的手,奔向被皇太后抱住的弟弟。青晨想安慰弟弟,却不知道如何下手。弟弟从出生到现在都没哭过几次,这一次肯定被吓坏了。
    皇太后见青晨抓耳挠腮的样子,优雅地笑了笑,把弟弟给了青晨,还对一旁的皇帝说道:“你看,这两个还真是黏在一起了。”
    “母后,他们感情好,我们看着也高兴,不是吗?”皇帝看着两人的安慰,也很满意,这对双胞胎并没有给他的地位带来什么威胁,反而添了不少筹码。在他的能力范围内,他不介意宠宠他们,他们还是很可爱的。
    青晨没有理会他们的对话,只一心扑在弟弟身上。青晨一边给弟弟擦掉眼泪,一边用胖手拍拍他的后背,做出安慰的样子,殊不知他们这种幼儿抱在一起的样子就很逗趣。新鲜出炉的皇帝和皇太后都乐不可支,直到青晨恼了,才过来帮忙。
 
  ☆、第2章 仙四之上山
 
青晨和弟弟八岁,某月某日。
    “哥,他们说我是怪物。”弟弟有些沮丧地对青晨说。
    “谁说的,我们家小霄可是天才,不必理会那些人的嫉妒不忿之语。”青晨掩下眼里的厉色,谁让他弟弟不好受,他就要对方更加不好受百倍。
    “是礼部尚书的嫡子,他说我头上有个朱纹,是怪物。”弟弟的头埋在青晨的怀里,同样看不到神色,只有声音里透出丝丝的沮丧和鼻音。就是这么一丝丝的沮丧和鼻音,让青晨的心更加揪起来,我都舍不得欺负的崽子,你个外人竟然敢欺负,你给我等着,礼、部、尚、书、的、嫡、子。
    “怎么会是怪物呢?小霄,你是不是忘了我额上也有个纹印,和你一样的花纹,只是是蓝色的。”青晨抬起弟弟的头,看着弟弟微微发红的眼睛,心里更是心疼。青晨吻了吻弟弟额上的朱纹,对他说。
    弟弟伸出还带着点婴儿肥的手,摸到青晨头上的纹印,心里莫名地开心。哥哥还是他的,那个李什么的(礼部尚书嫡子)想跟他抢哥哥,门都没有,连窗户都要给锁死了。
    ……
    “李晨,你怎么可以动李舒意,礼部尚书他……”皇帝气急败坏地对着守在弟弟床前的青晨说,今天一早他就收到李舒意——礼部尚书嫡子摔下马骨折的消息。当时皇帝就觉得不对劲,因为李氏归为江山之主后,很是重视骑射武艺。十五六岁的少年的马上功夫都很硬,怎么可能意外摔下马,还摔断腿。一查,里面竟然有他那嫡亲的弟弟的手笔!
    “皇兄,不是我动他,而是他动弟弟。”青晨嘴上辩驳着,心里还想着只是摔断腿真是太便宜他了。
    “你…你……”皇帝的头疼得厉害,他知道这个弟弟看上去很好说话,事实上也是很好说话,但是前提是不要牵扯到他的孪生弟弟,否则……兄友弟恭,他很乐意看到,但是他那个孪生弟弟也不是好哄的人啊!两个小鬼,经常搞得他一个头两个大,偏偏还教训不得,谁叫他那个母后护崽得很。
    “皇兄,你放心,我没有留下把柄,他们只会以为是意外。”青晨很不以为然,他可不是真正的八岁小孩,毁尸灭迹这个道理他可是领会得很透彻。
    “唉!”皇帝幽幽地叹了口气,的确,要不是他第一时间派出暗卫去调查,还发现不了青晨的手笔。他该说青晨还记得把手尾收干净,他觉得很欣慰吗?
    ……
    青晨看着眼前仙风道骨的老人,那老道一撸长长的白色胡子,笑眯眯的,眼睛只剩下一条缝,看上去就是亲和。只有眼中闪过的精光证明这个老人不是寻常的老人,这是第四拨了吧!青晨心里思量,他十八年的人生中,就遇到了三拨所谓的“仙人”。
    这些“仙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仙,而是修真者。青晨也是这些“仙人”找来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他所想的落后的古代社会,而是更加远古的修真年代。青晨在现代的时候,也是看过中国历史悠久的神话的。他那是也以为神话仅仅是神话,都是人们出于精神寄托,想象出来的。没想到是真的存在的,在这些“仙人”来收徒的时候,青晨不是没有心动,长生不老没有任何人能够拒绝它的诱惑。
    但是……这些“仙人”把主意打到弟弟头上了,就算带上弟弟,青晨也没有意见。可是,为了弟弟,青晨就决定把这些“仙人”从头发丝研究到脚后跟。而这些“仙人”里面,竟然有两拨属于小门小派,来凡间收徒,不过是仗着凡人的利欲心和贪婪妄图诓骗。还有一波则是大派没错,却是打着把李国变为其门派的供奉国的主意。
    青晨虽然把生活重心放在弟弟身上,也不是没有对周围的情况做过了解的。那些供奉国的下场不见得有多好,它们国内的金银珠宝都要像这些修真门派供奉,而那些被供奉的门派也不见得为这些供奉国做出多少贡献。在这些国家破灭的时候,这些门派没有任何动作,但是这些国家供奉不到位,被门派灭了的反而不少。
    总而言之,这个供奉于被供奉的关系根本就不能定下来,否则李国就只有灭亡一途。那么眼前这个老道是为了什么呢?这几次的经验,青晨对于修真界并没有过多的期待,他们也是人的一种,只不过是拥有神奇力量的人而已。而人,只要是人,就会有欲|望,权利财色,总有一款适合他们。
    太清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年,一模一样的面孔却极易辨认,两人额上的纹印一蓝一红,一温润、一冷峻。这两人之出色在修真界也是少见的,更别说在凡间。
    “贫道夜观天象,得知在此有师徒之缘,故前来。”面对青晨毫不掩饰的敌意,老道并没有任何被冲撞的不悦。这让青晨对老道的感官好了不少,前几拨“仙人”都自持身份,认为凡人是蝼蚁,抬抬手便可灭去。要不是国师,恐怕李国早就被那些所谓的“仙人”给灭了。也是那个时候,青晨才知道国师还是修真界里排的上号的人物。
    青晨刚想开口拒绝,谁知道这是不是骗子一枚。就被旁边的国师一口应承下来,青晨狐疑地看了眼国师,怎么……
    最后,青晨和弟弟还是跟着那个老道上了琼华。
    据国师介绍,正道中,有八个超级宗派,以及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总共一百零八个一级宗派,那些二三级的则是数不胜数,像是前面三拨中的两拨就属于三级门派。
    琼华占据天下灵气最为浓厚的昆仑山脉大半,连昆仑派都只能避其锋芒。况且琼华完全掌控大陆三十分之一的偌大地盘而且不断向外扩张,虽然号称天下道门之首,但实际上论真正的战斗力,其他七个宗派至少有三个亲密无间地联合才能与之战平,可见琼华之恐怖。

    琼华以五大主峰为五大分支,长老执事从上到下两千五百七十二人,嫡系弟子二十三人,而秘传弟子、宗系弟子加起来却不超过十人,入室弟子三千余人,内门弟子十九万余人。光是住在琼华的外门弟子便有三百万人之多,而依附琼华的各个修真世家和挂着琼华名字的大中小家族更是不胜枚举。
    青晨对于处于凡尘数十年的国师竟然知道得这么详细很是心惊,心惊之余又是深思。但是另外一方面,这个琼华绝对是弟弟投身修真界的最好踏板。面对好几拨来收弟弟为徒的“仙人”,青晨从国师那里深刻认识到自家弟弟的资质有多惊人。所以,哪怕是耽误了弟弟修真的最好年纪,青晨也绝对不允许一些不三不四的门派来毁了弟弟。
    在入山门之前,老道让他们两个过一遍入派考验。须臾幻境里面的酒色财气四关对于青晨和弟弟根本就是小意思,太清和几个长老在大殿之中看着两人轻松地通过酒与财两关就被传送出来,都很满意。
    几个长老连连对太清恭喜,这么两个好苗子,琼华不愁后继无人。太清撸着胡子,笑得得意。他此次下山就是因为他算出他的徒弟在等着他,没想到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贫道是琼华第二十四任掌门太清,如今你们拜入我门下。李晨,道号为玄晨;李霄,道号为玄霄。”
 
  ☆、第3章 仙四之端倪
 
目送青晨和玄霄离去后,太清和琼华的几个长老依旧留在大殿。
    “掌门,你这一次下山,找到的苗子很不错啊!”正法长老脸上难得有一丝笑意,可见他对青晨和玄霄两人有多满意。
    “呵呵。”太清同样撸着白胡子,笑而不语,却可以看出他也是极为得意的。
    “只是这个玄晨的属性似乎……”肃武长老有些疑惑地问道。
    “不错,我也很疑惑他的属性。玄霄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资质也是火系单灵根,会是羲和的最佳宿主。只是这个玄晨,我不懂。按理说,双生子的出生时辰并不会相差多少,玄晨怎么看属性也不应该是水属性啊!我按着他的生辰八字算过,他五行应该属木,木生火,两人应也相处和谐。可是,玄晨身上确实浓郁的水之力,我着实只捉摸不透啊!”
    “的确,玄晨身上的水之力是我平生罕见,若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也不过如此。”
    “那么,几年后,双剑一成,他是否能够担当望舒宿主?”宗炼问道,他所负责的双剑即将练成,他现在最关心的便是双双剑宿主。而玄霄的出现无疑解决了一办,剩下的那一半不好找啊,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还有修行天赋的女子实在是太少见了。
    “看看吧!望舒宿主的要求很是严苛,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是否一定要是女子。若是找不到,就让夙瑶试试吧!不行,再让玄晨一试。若是这其中出了什么意外,到时我们也可以出手。”太清的笑意淡了不少,羲和、望舒双剑会是琼华的荣耀,但也是一个麻烦啊!
    “掌门说的是。”
    ……
    “玄晨师弟,玄霄师弟,这里是你们的住处。明天卯时 ( 05时至07时)正到剑舞坪学习剑法,届时是由我负责教你们。”大师兄玄震笑得温和,琼华的蓝白弟子装在玄震身上硬是生出一股温和飘逸之感。
    “是。”像是这种对外交往,都是青晨出面,而他弟弟则是冷着一张脸。青晨想着他们可能在这个琼华派呆上很久,十几二十年都是少的,几百年也有可能,对于这个可能继任掌门的大师兄,还是交好吧!
    “那么你么好好休息吧,若是缺什么,可以来找我。”玄震对于这对性格迥异的双胞胎,很有好感,大的性格温润,和他会很合得来的。而小的则是严谨克制,将来的成就不低,也会让琼华更上一层楼。从小就被太清带回琼华成为太清弟子的玄震对生活了十几二十年的琼华很是爱护,也很感激。
    “谢玄震师兄。”面对玄震那一张带着善意的笑脸,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恶言相向。
    琼华分给青晨和玄霄的房屋……很符合修道之人的审美,就是说,里面除了两张床,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就没了。连床都是石头做的,上面倒是很光滑,不知道被几个人趟躺过。
    有洁癖的青晨无法忍受就这么睡上去,特意去打盆水给房间来了个大扫除。这里没有成群的宫女帮他们准备,也没有一群太监围着他们转来转去,一切都只能靠自己。而且……好像这些宿舍都是禁止法术的,若是玄震拎着快抹布打扫卫生……青晨抖肩,很不搭啊!
    “师兄,你笑什么?”玄霄看着偷笑的青晨,很不解,不解之余,心里还有种酸酸涩涩的感觉。上了琼华之后,他玄霄就心情很糟糕地发现青晨的注意力很少在他身上,这让十几年来一直独霸青晨视线的玄霄有些不适应。
    “就只是想到大师兄打扫卫生的样子。”青晨笑着说,在小事上,青晨从来不瞒弟弟。至于大事?现在还没遇到。
    “……”玄霄没有答话,唇抿得更紧了,心里的不舒服更重了。
    “诶,弟弟,为什么你叫我师兄啊?”青晨到现在才反映过来,玄霄叫他“师兄”,而不是“哥哥”。
    “……现在我们已是琼华的门人了,要用师兄弟来称呼,而不是凡间用的兄弟。”说完,玄霄就甩袖离开了,徒留青晨僵硬的身影。
    青晨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了,神色不明。这是第几次了,为什么他什么都没做,弟弟会那么反感,就和……他的那个弟弟一样,反感他,渐渐地……远离他,为什么?
    他以为之前弟弟反感他,是因为他阻了他修仙之路,若是这样,青晨可以理解。可是……可是现在他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修仙门派琼华的山头上,他的态度怎么还是没有变化啊!青晨抹了把脸,有些沮丧。算了,以后再看看吧!想是这么想,青晨却拧紧了手里的抹布。
    ……
    第二日卯时 ( 05时至07时)正,剑舞坪。
    “玄晨师弟,玄霄师弟,你们都这么准时啊!”青晨和玄霄一走出传送阵,就听见玄震带着笑意的声音。青晨听到这个声音愣了一下,自从见面之后,玄震给他的印象就是温和体贴,邻家大哥哥的形象。玄霄发现青晨楞了一下,冷哼一声,抛下青晨向玄震走去。青晨不知为何,只以为玄霄反感厌恶他,眼神不由得暗了暗。
    “由于你们是刚入门,你们要先学习……”玄震并没有发现玄晨和玄霄两人的态度,一上来便讲授如何修炼。本来青晨和玄霄两人的教育是太清的责任而不是交给玄震的,但是太清身为掌门,时间本来就不多,就是用这些时间来教导青晨和玄霄也是误人子弟。索性就交给大师兄玄震了,玄震也是带过弟子,人也不错,很适合做刚刚接触修真的人的引导者。
    青晨和单方面闹别扭的玄霄也很认真地听,这是一个他们没有接触过的世界,懵懂的两人对于从未听闻的消息如饥似渴地接受着。
    “玄震,你看玄晨和玄霄两人修炼如何?”一个月后,太清抽出时间,召来玄震询问两人的情况。玄晨和玄震可会是将来琼华的顶梁柱,不得不多注意一点。
    “回师傅,玄晨和玄霄二位师弟资质极佳,现已成功筑基。”玄震回道。
    “哦,速度竟如此之快?根基可稳?”修炼一事最忌急于求成,根基不稳,则好比大厦地盘不稳,整座大楼很容易崩塌。
【[综]养成(作死的弟控)+番外 茶娘(上)】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