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毒伯爵该隐]沉溺于永恒之地(该隐X利夫) 白夜轩

时间: 2017-09-14 15:39:23 分类: 综漫同人

【[毒伯爵该隐]沉溺于永恒之地(该隐X利夫) 白夜轩】
 
看清楚了啊,是【该隐X利夫】,我可是伯爵大人的忠实粉丝呢!
女王和忠犬的故事~利夫只属于该隐,进献了所有忠诚的管家大人,深爱着他美丽的主人~而主人也将他的管家视为唯一。
这样的感情,多么有爱啊!(?????)?
 
话说这样两个人有漏骨的H只会降低格调,所以大概不会有肉肉的!但是,肉沫神马的一定会有,毕竟爱就是需求嘛~
伯爵大人和管家大人,还有可爱的小小姐~(o゜▽゜)o☆
最后,因为是中短篇,所以不会连载很久的放心吧!
……其实是因为坑太多了填的好嘞,已经没有长篇大连载的信心了……QAQ
内容标签:原著向 年下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该隐,利夫 ┃ 配角:玛丽薇莎 ┃ 其它:毒伯爵该隐
 
 
第 1 章
葬礼进行中。
 
玛丽薇莎十分不舒服的动了动脖子,保持着躬身低头的姿势太久了,久到她觉得自己的脖子都要断掉了,身旁的奥斯卡贴的很紧也许是为了帮助她保持平衡以助于站立的更久些,可是她很不喜欢对方傻里傻气的笑脸。
使坏的用屁股顶了顶,把一脸愕然的奥斯卡挤开些许,玛丽薇莎磨蹭着靠近利夫。
利夫的另一边是她的哥哥该隐,玛丽薇莎完全可以毫无压力的把奥斯卡挤走,却绝对挤不开温柔的管家利夫。
不是因为利夫有多大的力气,而是该隐不会允许利夫离开他分毫。
自从上个月利夫为办公事而离开一整个月后,该隐就变得不能离开利夫分毫,不不不,是不能允许利夫离开分毫,明明指派利夫去办事的不就是哥哥自己嘛。
玛丽薇莎有的时候会觉得哥哥太墨迹,明明是个很有担当的男人不是么?
可这样相依相偎的感情又让她十分羡慕。
 
利夫只有一个,并且专属于该隐。
 
感觉到玛丽薇莎的视线,利夫低下头给了她一个淡淡的笑容,温暖的手掌贴住了她的后背,一股坚实的力量支撑住她柔弱的娇小身体,以便她放松全身的力量。
真是温柔可靠的管家,玛丽薇莎开心的想,哪像某些人!
被莫名其妙牵连的奥斯卡获得白眼一枚。
 
这场葬礼进行的时间太长了,连该隐也有些烦躁。
若不是看在叔叔的面子上,该隐就要甩手走人了,作为哈利斯家族的当代伯爵大人,该隐完全有权利甩手而去。
手指略略向后摸去,触碰到滚烫的温度。
该隐一把抓住了那只手,紧紧的握在手心里,烦躁的情绪得到了安抚。
还不等该隐宽心,一把贱贱的声音凑到了耳边。
“哥哥大人好热情啊!”
混账!奥斯卡是什么时候站到他身后去的!
该隐怒而甩手,还没来得及发火,利夫已经握住了他的手轻柔安抚。
“少爷,请忍耐好么,很快就会结束了。”
果然是奇异的安抚,玛丽薇莎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哥哥安静下来,半倚靠着利夫的身体,与他十指相扣,唇角勾起淡淡的笑容,舒适而轻松。
“啧啧,真是区别待遇啊!”奥斯卡很委屈,转而握住玛丽薇莎的手,“亲爱的玛丽小姐,请安抚我吧!”
“啪!”
“QAQ”
葬礼总算是结束了,可怜的小姐永远的埋在了地底下,陪伴她的将只有永恒的黑暗与沉默,或许某个清晨误入此地的鸟儿会为她唱起婉转的歌谣,叹息她早早逝去的生命和年华,一如华丽的衣裙再不能舞动美丽的风姿。
该隐戴上帽子遮蔽阳光,最后望一眼那位贵族小姐葬身之地。
沉入棺木的她发丝铺散开恍如一片流金,让他莫名的想起来霓洁安,那个美丽贵气又有些骄纵的女孩,被他所默默喜欢的表姐,就是这样安稳的躺在棺木中,静静的埋上一培土,永久的沉寂于地底世界。
唯一的不同大概在于,霓洁安是带着她的爱人一起走的,而这位贵族小姐始终是孤独的。
孤独的鸟儿只能泣血哀鸣。
该隐默默的展开手套正准备戴上,熟悉的温和声音在面前响起。
如同鸟儿愉悦的声响,瞬间便撕开了他眉目间的忧伤。
“少爷,请让我来吧。”利夫微笑着执起该隐的手,将那纤细的手掌伸展抚平置于自己的手心,雪白的肤色仿佛连血管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每当这时利夫就会心痛与该隐的脆弱,好像又看到了那个会蜷缩在庭院里等待的男孩,漂亮的眼睛盛满了泪水。
 
美丽的天使啊,他在哭泣。
我改用怎样的温柔去呵护你?
 
作者有话要说:
史上最尊贵优雅的伯爵和他俊美忠诚的管家~
 
第 2 章
尼尔叔叔大概是这世上唯一会对该隐发脾气的老人家,这位年迈的长辈常常看不惯该隐的各种作为,连同他穿衣的品味、雇人的眼光都要批判一番,逮住机会就会把该隐逼到墙角进行好一番的说教。
曾经该隐厌恶这些,同样也厌恶着尼尔叔叔的存在,他会令他想起不该想起的人。
直到他得知一心想要赶走利夫的尼尔单独约见了利夫并且进行了一番无第三者在场的对话后,该隐急匆匆的找到利夫,看到他眼神疲惫下袒露着执着坚定的温柔目光。
利夫说:“他是真心为你好的,少爷,请不要拒绝他的关心了。”
该隐改变了对尼尔叔叔的看法,从此厌恶变成了头疼。
 
玛丽薇莎推门进来的时候,与气哼哼出门的尼尔擦肩而过。
尼尔叔叔看了看他,难得的没有对她今天并未扎起头发而发出说叫声,而是冷漠的哼了一声故作镇定而去,再看屋里面的该隐哥哥捂着头倒在椅子上,旁边的利夫管家投以无奈的温柔笑容。
扑哧一声,玛丽薇莎笑出来。
“玛丽薇莎,不许笑。”该隐冷淡的说道。
“啊呀该隐哥哥,玛丽不是故意要笑的!”玛丽薇莎欢快的扑过去,和该隐一起陷入柔软的椅垫中。
“胡说,你明明在笑。”该隐揪住玛丽薇莎的脸蛋轻扯。
女孩子的脸被拉变了形,却还是没有停止笑意。
“利夫救命!哥哥欺负我!”
“不许叫利夫!”该隐翻身而起,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我可是你的哥哥,严禁嘲笑你的哥哥。”
“是,哥哥大人,呵呵呵!”玛丽薇莎欢快的在垫子上翻滚。
利夫微笑着看他们胡闹,哈利斯庄园里一派祥和。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和哥哥,和利夫,三个人一起幸福下去。
 
玛丽薇莎的梦想明明就是这么简单。
 
闹够了的玛丽薇莎安静下来,整个人趴在椅垫上,看着自家哥哥慵懒的坐在镶嵌了珠宝的椅子上翻看文件,而他忠诚的管家则俯下身单膝跪地,那双灵巧的手很快就将散开的鞋带重新系成一个蝴蝶结,完美到让人嫉妒。
总感觉无法进驻到那两个人之间呢,玛丽薇莎举得有些羡慕。
一瞥眼就看到该隐长期用于办公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鸟笼,尺寸小巧设计华美纹理精致,一看就是曾经有美丽鸟儿存在的地方。
玛丽薇莎捧起那个鸟笼,仔细的翻看,现在的它空荡荡的,显得有些寂寞。
“哥哥,你不再养只小鸟么?”玛丽薇莎问道。
该隐抬头,看到那只鸟笼的时候微微一愣,转而浅笑,“我不需要。”
“哎?那你还把它放在这里?空着好可惜哦!”玛丽薇莎一拍手,“让玛丽帮你放一只小鸟进去吧!一定会很可爱的!”
“不用啦,玛丽薇莎。”该隐摇头,似笑非笑的瞥了利夫一眼,“宠物的话,我已经有了。”
“什么时候养的啊!”玛丽薇莎大感惊喜,“在哪里?让玛丽看看吧!”
“不行哦,那是属于我的。”
该隐的笑容十分神秘,惹得玛丽薇莎不满的嘟起嘴来,一边说着“小气哥哥,明明已经独占着利夫了,却连宠物都不让玛丽看,再也不要理你了”,一边气呼呼的离开房间。
“这个玛丽啊……”该隐叹气,“回头送她一只宠物好了,不然小丫头能气好久。”
“是,少爷。”利夫应答。
那鸟笼已经放了很久很久了,打扫的仆人会把它擦洗的很干净,奇怪于笼子里什么都没有的人玛丽薇莎不是第一个,这样的问题总会让该隐感到十分愉悦。
他起身,少年优雅的身姿几步来到桌前,手指轻柔的拂过鸟笼,抬头看着利夫微笑。
举起笼子,从他的角度恰恰将利夫装在其中。
“看,我的笼子里明明有利夫啊!”
利夫无奈,他的少爷总喜欢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印证他的归属之地。
“是。”利夫没有第一次听到这话时的懵懂愕然,而是干脆的回答,“我属于该隐少爷。”
“是我一个人的?”
“是。”
“永远么?”
“是的。”
“利夫,你总是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有这样知根知底的管家究竟是好还是不好,该隐大概从未想过这样的问题,在这座哈利斯庄园里有着将近50个仆人,利夫亦是其中之一,是他的管家,忠诚优雅,形貌俊美,性情温和,最重要的是他陪伴着他渡过了每一个日日夜夜。
利夫和任何人都不一样,该隐这样告诉自己,把所有的秘密都摊开在他面前。
少年特有的独占欲将青年牢牢的掌控在手心里。
利夫从不曾挣扎,他坦然的接受。
 
他美丽的少爷啊,不论你是否需求,利夫都会在您身边。
陪着您,渡过每一个日夜。
只要您要,我就在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OTZ 是我不好,竟然选择了一个完结多年的漫写CP,可是没办法啊实在喜欢他们俩~
前两天整理书架竟然把《毒伯爵该隐》给翻出来,随手翻开了一下就止不住……然后熬夜全看完了囧……再一次被感动再一次有感觉,于是止不住出了这篇~
不管有没有人愿意看,对我来说,他们都是如此的有爱如此的感人!
努力~努力~
 
第 3 章
尼尔叔叔又来了,玛丽薇莎聪明的躲了出去。
她催赶着奥斯卡带她出门,经过几次考验和磨难该隐也终于不再禁止这个男人靠近他宝贵的妹妹,“保护好玛丽薇莎”他把奥斯卡当做仆人一般对待,而奥斯卡似乎并没有任何疑问。
“是!伯爵大人,我一定会保护好您的妹妹……我未来的夫人。”
嬉皮笑脸的奥斯卡成功激起了该隐的愤怒,一本厚厚的书砸在了他的脸上。
不管怎么说,奥斯卡成功的拐到了哈利斯伯爵的妹妹出门。
留下利夫陪伴着该隐,共同面对啰嗦的尼尔叔叔。
 
难得的是,尼尔叔叔从进门开始有十分不正常。
他没有对门口摆放的数目惊人的花束进行整理指导,没有对拐带玛丽薇莎出门的奥斯卡怒目而视,没有对走廊上最新摆放上的人头雕像有品味质疑,没有对约见了该隐还要看到利夫旁听而不悦。
这样的尼尔叔叔进门坐下,只有一句话。
“米歇尔的棺木被盗,遗体不见了。”
该隐一怔,与利夫交流目光,而尼尔叔叔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发出叹息。
米歇尔就是前日里他们参加的葬礼主事人,那位英年早逝的小姐就是米歇尔家的嫡亲女儿,冗长的葬礼实在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当然那位酷似倪洁安的女子也是其中一部分,棺木被盗大概就是这位姑娘了。

“我和莫莉夫人的关系不错,她拜托我寻找她女儿的尸身。”尼尔叔叔紧皱眉头,揉了揉胀痛的额角,第一次像个年迈的老人般显得无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该隐,这个忙只有你能帮我了,拜托你。”
该隐露出奇怪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尼尔。
尼尔叔叔从怀中摸出一个瓶子,放在了该隐的面前,这东西成功的让该隐大吃一惊。
 
装着幽蓝色液体的瓶子在该隐手中被把玩着,金绿色的眸子透着光观察。
深沉的幽蓝色是完全不透光的,作为液体来讲这十分的不普通,摇动瓶子时晃动的波痕很清晰的表达出这液体和水一般,却无法透光。
“是‘查尔斯之吻’。”该隐将瓶子放到桌上,“我的收藏品之一,难怪尼尔叔叔只能找我了。”
有着收集癖好的哈利斯·C·该隐是个大名人,由于那诡异的癖好曾让他饱受恶名,更有了毒药伯爵之称,人们知晓他的毒药收藏成千上网,人们惧怕他的毒药夺人性命于无形,尼尔叔叔自然也是反对的,不止一次喝令他丢掉那些恶魔的产物。
该隐如何舍得,这些东西是他手中极具力量的王牌。
可笑的是,这些王牌现在确实尼尔唯一的只望,或许尼尔也感觉到了命运的嘲讽。
“利夫,有结果了么?”该隐坐在桌子上,看着他优秀的管家写写算算。
他的管家不止是管家,还是一名十分优秀的医生。
“少爷,的确是‘查尔斯之吻’,但是并非少爷的收藏。”利夫取下单片眼镜,揉了揉被压痛鼻梁骨,“是仿制品,而且是高仿。”
“呵呵!”该隐晃动着双腿,笑的高深莫测,“有点意思了。”
 
关于查尔斯之吻,还是有些故事要说的。
故事里有个十分优秀的贵族男人,他有着豪华的庄园和无数的仆人,极富盛名与财富的他在26岁的时候赢取了当地城主的女儿,夫妻恩爱和谐。
然而有一天一个途经此地的教士敲响了他们的门,因为雨大而想要借宿。
贵族男人信教,夫人心善,他们热情的款待了这位疲倦劳累的教士,与他共进晚餐并准备了舒适的客房,教士十分开心,为他们做了祝福的礼节。
他谈吐文雅、学识渊博,很快赢得了夫妻二人的信任和关注。
他们舍不得他离去,一次次的挽留着这位优秀博学的人,住了一晚又一晚,长期如此下教士俨然成为了这座庄园的第三位主人。
夫人沉迷于教士的俊美容颜和优雅谈吐,那是男人不曾给予她的。
男人沉醉于教士的温柔体贴和妖娆姿态,那是夫人不曾绽放出的。
他们都深深的迷恋上了这位教士,以不同的名义。
终于有一天事情被仆人撞破了,教士和夫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同一张床上,而屋子里还弥漫着情欲的气息,男人勃然大怒严厉的惩罚了他的夫人和教士,但却是完全不同的方式。
夫人赤裸着被悬挂在阁楼之上,一把锋利的刀刃沿着她的皮肤将她分割,而教士却被压在床上,从后面狠狠的疼爱。
庄园盛传,两位主人都疯了,渐渐地人烟稀少成了一座荒园。
失去了一切的男人哀求着教士,祈求他吝啬的爱情和卑微的给予,悲天悯人的教士安抚着他终究给了他一个甜蜜到极点的浪漫之吻,一个合着幽蓝色光彩的吻,在唇齿交缠之间夺去了他的性命。
这座庄园彻底的废弃了,所有的声望消失殆尽,所有的财务归属第三位主人。
后来传言那名教士叫查尔斯,是个专业的骗术师。
在那场滔天的大火中,查尔斯带着他的战利品愉悦的一去不归。
夺去了庄园主人的毒液被命名为“查尔斯之吻”,同时也代表着同性之爱的深沉绝望。
 
逝去的贵族小姐,显然并不符合这个收藏品的主题。
该隐凝视着精致的瓶子,露出冰冷的笑容。
罪恶的同性之慕啊,不知道与他的存在比起来,哪一个更加邪恶黑暗。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好喜欢该隐啊~尤其笑起来的时候那才是属于恶魔的华丽笑容~
而他身边的利夫,银发白衣温柔体贴,简直就是天使啊!
 
 
第 4 章
夜晚的墓地里,两个人影重叠在一起。
该隐执着灯,斜倚在墓碑上看着利夫手脚麻利的铲土刨坑,很快就见纯黑色的实木棺材裸露出来,有奇怪的腥臭气蔓延着,忙活着的利夫却仿佛不曾闻到丝毫,动作半点不拖泥带水,很快就撬开了棺材盖子。
总觉得最近老是在挖坟啊,下次要带利夫去更美好一点的地方才是。
该隐捏着鼻子探头看去。
果然,棺材里空无一物,明明知道却还是走了这么一趟就显得忒不划算。
前日里在众目睽睽之下下葬的米歇尔小姐就这样消失了,整个棺木里只留下为她铺垫身体用的玫瑰花瓣,鲜红的色彩几乎要灼伤来访者的眼球。
“有人!”该隐迅速捂灭了灯火,跃身而下按住利夫的头将两个人一同塞在了半开半合的棺木中,他双手紧紧的抱着利夫的上半身,使他的头牢牢的埋在自己胸膛里,以一个成年男人的方式保护着他怀里的青年。
短暂的愣神后,利夫反应过来,伸手回拥该隐。
狭小的棺材本来就是盛放更加娇小玲珑的女性使用,如今塞了两个男人就显得太挤了。
“少……”身体蜷缩的很痛苦,利夫想问该隐是否真的看到有人来,毕竟他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嘘!”该隐的手准确无误的抵住了利夫的唇,调皮的摩擦了一下。
诧异的管家发出低低的惊讶声,该隐几乎可以想象到对方白皙的脸颊必定浮上一层红晕。
该隐太清楚,利夫心目中的自己太过高贵,已经到了不敢触碰的地步,如果该隐不主动的话,利夫大概一辈子也不会这样深埋他的怀中,老实说这感觉蛮舒服的。
黑暗中少爷的轻笑声听得清清楚楚,外面的脚步声已是越走越远,到了完全听不到地步时,利夫猛然弹起身子,接着月光能看到那张脸上布满了尴尬羞涩,变得绯红诱人。
应该是自己造成的,该隐懒散的笑着,轻轻拍了拍手掌。
脚步声消失的那一刻,他的手摸索到了利夫的臀部捏了一把,这可把他的管家吓坏了。
天知道,他并不是故意的,只是无意识的就那么做了。
等着利夫将该隐搀扶出来后,该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指尖捏起一片玫瑰花瓣。
“看来是白来了,不过也不算毫无收获,你说是不是,利夫?”
“……是,少爷。”他的脸到现在还在发烫。
 
莫莉夫人一直不愿相信,自己的女儿已经去了。
米歇尔庄园里到处都摆放着小姐的照片,里面的小姐笑容优雅美丽,金色的长发披散在她的肩头,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明亮的碧色眼眸,无一处不在标示着这是位倾国倾城的美人,连上帝也会为她驻足,只可惜未等迟暮已然凋零。
该隐在这大堂里最大的一幅画前,凝神驻足,全然已被画中的女子所吸引。
“她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前一天还在为我摘取院子里的玫瑰,谁知道……”莫莉夫人掩面而泣,侍女小心的搀扶着她,不过几天的时间,这位曾享誉贵族社交界的美丽夫人一下子就老了近十岁,眼眶自女儿下葬的那一天开始就是通红的。
旁边的尼尔叔叔眉目哀伤,小心的劝导着这位夫人,望她能走出悲伤。
该隐回头,目光所及的大堂、走廊里挂满了小姐的画像,全部都是一模一样的笑容,同一个方向同一个姿态,一如她曾经在这里的模样。
“从可丽儿走之后,她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尼尔与该隐并肩站在米歇尔庄园外,目送侍女搀扶着莫莉太太的背影,妇人颤巍巍的步子看的人惊心动魄,直到终于安稳进入大门内,两人才同时松了一口气。
米歇尔·可丽儿,那位优雅美丽的贵族小姐。
在该隐的印象里,那位小姐的确优雅美丽,却也沉默孤僻,至少该隐从未听到她开口。每每在舞会上遇到,她总是一个人安静的坐着礼貌的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请,几乎不曾踏入中心舞池之中。
【[毒伯爵该隐]沉溺于永恒之地(该隐X利夫) 白夜轩】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