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灵魂摆渡同人)轮回 久若见花

时间: 2017-08-28 20:15:32 分类: 综漫同人

【(灵魂摆渡同人)轮回 久若见花】
 
 
 
书名:[吏青]轮回
作者:久若见花
 
吏青文,前期有些虐,后面会好多的
赵吏:青仔,咱回家好不?
夏冬青:先把你的那些情人解决了再说╭(╯^╰)╮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冬青,赵吏 ┃ 配角:王小亚(九天玄女),花木兰,茶茶 ┃ 其它:
 
 
 
☆、我应该认识你吧?!
 
?  黑暗总是一直伴随着的。
  “我”我不记得我叫什么,所以我只能用第一人称来代替自己,我总是在寻找,但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寻找什么。这已经是我第……我也不记得第多少次轮回,我每一世都有不同的身份,我是这么觉得的,因为我不记得。
  “当你遇到你的贵人,你就会想起一切。”这应该是在我不久前的某一世,一个得道高僧告诉我的。可是直到现在我还是一无所获。我想着放弃可是我还是在不停的死去再投胎成另一个人。
  “哟~小帅哥你又来了,这次是怎么死的?”声音的主人长得很漂亮,不应该说是漂亮吧,很美。她是人们常提起的孟婆,孟婆烫了一头的大卷,手里还拿着烟,很有成熟女人的味道,“好像是被人强上了,然后被扔到了荒郊等被人找到的时候,已经就要扑街了。”我淡淡的回答,似乎说的不是自己。
  “小帅哥,希望你这一世能够找到,虽然我蛮喜欢你的……”孟婆吐了口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孟婆眼神里闪过一丝忧伤,然后我就又走入轮回。我很想告诉孟婆,其实我也想赶紧结束,但是……这并不是我能决定的。
  “小星,你要好好活下去。”
  有人在跟我说话,但是我看不见,眼前是完全的黑暗。当我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给我的感觉很熟悉,熟悉到让我想要流泪。当我正准备自己悄悄的流泪时,门外进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我看不清他的脸,这很正常,毕竟我现在是个婴儿,但是他的身上有一种让我熟悉的感觉。
  他抱起了我,他的身上有着淡淡的烟草味道,他应该是望着我,“青仔,我爱你,我这辈子一定会保护你不让你受伤。”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用他的手轻轻抚着我的脸,有着难受,他的手上有着茧子,还有不少伤痕。他将我放回婴儿床,就离开了。
  我又开始了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那个男人从那天之后就没有出现了。他叫我青仔,可是我之前明明听到的不是这个名字,到底哪个才是我的名字。听其他的大人说我因为家里出事就剩自己了,我竟然想问她们,我妹妹呢?为什么我会想这么问?我有妹妹?
  当我长到了五岁左右,孤儿院的就开始要给我找父母了,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没人喜欢我,因为我有不好的传言,说我能看见人看不见的东西,他们说的是对的,我能看到鬼魂,所以我就一直一个人活到了20岁。
  “钱啊钱。”我开始感叹,我要上大学,我还要吃饭,没有钱我怎么活。我胡乱的在街上走着,看到了一家便利店,决定进去买些泡面吃,刚开门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熟悉?我为什么会熟悉呢?“欢迎光临。”我望着站在柜台面前的男人,一身黑色,头发有一撮染了紫色,那个男人也在看着我,“你们招人吗?”?
 
☆、再说话扣你工资
 
?  “你们招人吗?”我鬼使神差的说了这句话,那个男人望着我勾起了嘴角,“从今天起你就是444号便利店的夜班营业员了,我是你的老板,我叫赵吏。”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这个人,莫名的心安,也莫名的心痛,心好痛,痛的我好想哭。事实上我也确实哭了,“太丢人了……”赵吏上前擦掉了我的眼泪,“哭什么哭。”我慌乱的退离赵吏,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个家伙对自己很重要,我苦笑了一下,真丢人啊,在陌生人面前哭了,太丢人了。
  虽然第一天我出了很大的丑,但是我有工作了,一直都很稳定,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除了那个赵吏,每天晚上到店里喝酒,也没见他喝醉,突然好像看他喝醉,当我没说。有天晚上赵吏带回了一个女孩子,长得很可爱,那个女孩说她叫王小亚,跟赵吏是很熟悉的老朋友,看到了王小亚的第一个想问的竟然是“我和赵吏是不是很久以前就认识?”当然我并没有问出口。
  王小亚每天都会到店里和我说说话,有的时候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虽然很小声但是我还是听到了,她一直在说冬青你什么时候会想起来,算了还是别想起来了。我也知道我应该想起什么,但是总感觉还是差了一点,差在哪?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有的时候我都要疯了,这要什么时候是个头,赵吏来到店里总是会带着鬼,我问他他是干什么的,他不理我,我不理解,我哪里惹到他了吗?
  我走在路上,一直在想着赵吏,我觉得自己变得怪怪的,“那个死赵吏,我想他做什么,他还欠我工资不给我呢!”说着我就眼前一黑,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被绑了起来,周围没有人,连只鬼都没有,我想问问怎么了都没办法,我就一直被关着。
  兴许已经是晚上了,终于有个人来了,他看到我一直在笑,笑的很可怕,他对我说“上次被赵吏搅和了,这次可就没人来救你了。反正你没了眼睛,也能活,你就让我吃了这个美味。”说着他便拿起刀叉,危险,我的脑袋都快要当机了,“赵吏……”“啧,怎么又哭了,五公子你上次的教训还没吃够。”赵吏出现了,真的太好了,终于安心了。“赵吏,你为什么一次次坏我的好事。”五公子咬牙切齿的看着赵吏,“五公子这话就不对了,你这不是好事,你把我的人抢走了,怎么?还不让我来抢?”我的人?我的脑袋瞬间被这句话占满,我是赵吏的人,等我缓过神来时,那个五公子已经走了。
  赵吏开车送我回去的时候对我说,“无故旷工,扣你这个月工资。”“啊?为什么啊,赵吏你不是也看见了吗,我不是无故旷工,我是被人抓走了,你不能扣我工资。”“不是说过你不许在别人面前哭吗?”“你说什么?”“给我闭嘴,再说一句话扣你工资。”?
 
☆、我是谁
 
?  我只是在寻找,轮回了千百年寻找,寻找一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或许不是东西。我总是感觉赵吏在瞒着我什么。“赵吏,你说我死了会变成什么?”赵吏总是在晚上来到444号便利店,我有种感觉,这里不是那么普通,和赵吏一样,“你死了,只会不停的轮回,然后继续活下去。”赵吏难得的回答了我,“赵吏,你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呵,我以前和现在一样。”“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是听到赵吏这么说自己就会想要反驳他。
  赵吏愣住了,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激动,“你……不是这样的,对不对?你应该是更自信,更厉害的不是吗?”我到底怎么了,一直不停的流泪,“都是你的错。”这样的我这么懦弱怎么配和赵吏在一起,全是痴心妄想。赵吏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青仔……”我一把挥开赵吏的手,“我不是夏冬青,我是陈星,那个刚出生没多久就父母双亡的人,我没有妹妹,我不应该拥有这双眼睛。”
  我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去赵吏的店里了,我需要冷静,我需要一个人。就算在难过也要吃饭,当我打开房门看到赵吏倚靠着墙,抽着烟,赵吏注意到我,将我拉回屋子里,按到了门上,这算是壁咚?“有事吗?”我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不会过于颤抖,“夏冬青,你已经旷工了很多天,你下个月工资没了。”“你只是想告诉我这个?我要辞职,还有,我不是夏冬青。”赵吏突然发了狠,吻住了我的唇,我推开赵吏,“我不是替代品。”“青仔,你想起来好不好?”赵吏第一次在我面前示弱,然而这并不能代表什么,“赵吏,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不停的轮回只是为了寻找,但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寻找什么。我可能在很久以前是夏冬青,但是我现在不是,拜托你不要把我当做那个和你在一起很久的那个夏冬青。”“青仔……”我真是愚蠢,明明只要装作夏冬青我就可以和赵吏在一起,我真是自私,连自己都不允许存在在赵吏的心里。赵吏离开了,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兴许是这几天哭的有些累,很快便睡着了。
  “青,你在做什么呢?”我被一个人抱住了,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这么心安,难道是赵吏?“嗯,看看雨。”我说话了,应该是我,这里是……梦,这些建筑看起来应该是古代,身后的人,撩起我的一缕头发放在唇边,“吏,你别闹。”身后的人乐出了声“青,都是老夫老妻了,你怎么脸皮还是这么薄。”说完,便像是验证他的话似得,将手从宽大的袖子摸索了进去,“吏……”我急忙喊住他,但是他并没有停下,而是将我抱起,放在了床上,“吏,我要是死了怎么办?”“我就一世一世的寻你,不管你是不是忘了我,我都会找到你,你是逃不掉的。”?
 
☆、赵吏放开我的身体
 
?  “唔……”似乎睡得有些沉,当我睁开眼就看到赵吏坐在我的床边,“你什么时候来的?”“也没来多一会,要吃饭吗?”望着赵吏,一下子就想起了梦里面和赵吏做的那些事,瞬间脸就红了,赵吏并没有看见。“赵吏,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又一次问他,我希望这次他不会回避了,赵吏勾起了嘴角,“我告诉你,有什么好处?”好处?赵吏似乎并不缺什么,而且我也什么都没有,能给他什么,赵吏看见我在发呆,又揉了我的头,“先吃饭。”我突然意识到,这不是我所拥有的,那这里又是什么,他们都叫我夏冬青,可是我明明是陈星啊,我不是陈星?那我是谁?我是夏冬青?我盯着赵吏,希望能看出些什么,当然,赵吏是完美的,什么都没有看出来。我想尝试一下,不论结果如何,“吏……”赵吏很是惊讶,“青仔,你想起来了?”“我们还可以像以前那样吗?”我在心虚,因为我其实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当然,还像以前,我当灵魂摆渡人,你当我444号便利店的老板娘,还可以像以前那样。”灵魂?摆渡人?头好疼,像是要炸开一样的疼,突然我就失去了意识,当我再次醒来,我却已经孟婆的身旁了,孟婆叹了口气,“很痛苦吧,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就是因为你要想起来了,冥王大人就要杀了你,让你再次轮回。”我又哭了我还真没出息。但愿这次我不会再忘记你了,赵吏。
  我叫夏冬青,我是一个死了N多回容器,我想我已经差不多想起来了,但是我并没有说,因为只要我一想起来就一定会死,我再次来到了444号便利店,我现在又一次成为了他的夜班营业员,我不能太高兴,真是太痛苦了。“赵吏,你干嘛不帮他?”“俗话说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可是他是好人啊。赵吏你就帮我这一次吧。”我轻轻抓住赵吏的衣角,我知道他一定会同意的,因为他拿我没办法。“夏冬青,我要扣你工资。”“嗯,反正你也没发过我工资。”赵吏终于恢复到我认识的赵吏了,他装作不认识我,我装作不认识他,不得不说其实我的演技要比赵吏好多了,赵吏还是会忍不住想要对我更好。
  “额,这是怎么回事。”当我急匆匆的赶到便利店,就看见赵吏拿我的身体去招揽客人,“赵吏你不准拿我的身体做这种事情。”赵吏哦不,现在是我的身体,被我按到在了地上,赵吏望着我“青仔,你太瘦了,都咯的慌。”“又不是我让你跟我换身体的。”“啧啧啧,青仔,你这小腰真细。”细个屁,你又不是没摸过,说这屁话。“哎,青仔,你别生气啊。我有办法可以把咱俩换回来。”“那你倒是快点的啊。”我可不想赵吏拿着我的身体做那些奇怪的事。?

 
☆、前尘
 
?  话说,我怎么感觉,这个事情以前就经历过呢,有一本书上说大脑重复记忆,才会有熟悉的感觉,可我觉得不是,这种熟悉感,就像我对赵吏和王小亚一样,我是想起来了,但是某一部分并不在记忆力,我开始在想,难不成有人是想要让我恢复记忆,所以重复做着我以前的事?还是说我已经死亡了?听说死亡的那一瞬间人会重新经历自己所做过得事情,是这样吧?
  “冬青……”是小亚,她在哭为什么?果然啊,我果然是要死掉了,“我主阿茶……冥王大人求求你……”是赵吏,我认识的赵吏可不是这样的,“你想活下去吗?”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她似乎没有等到我的答案又一次问我“你想活下去吗?哥哥。”哦,对啊,我体内住着我的妹妹,“是啊,我想活下去,你有办法吗?”“有啊,只不过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你准备承受吗?”果然啊,不管做什么都是需要代价,“放心吧哥哥,这也不算是什么严重的后果,你只是会……”我没有听到她后面的话,就又陷入昏迷。
  “赵吏你知道个屁啊。”茶茶看着跪在面前的人,“冬青可没那么容易死,只要冬青度过去了,那么一切就结束了,你还是回去好好照顾冬青,别让还惦记着他体内的东西的人趁虚而入了。”赵吏的手紧紧握着冬青,“青仔……”九天玄女见赵吏还有些难过又安慰了一下,毕竟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一尺深红胜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
  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温庭筠
  赵吏带着夏冬青回到了他们租的房子里,夏冬青只是在那里静静地躺着,“青……”赵吏拉起夏冬青的手,轻轻的呼唤着。
  “赵吏我饿了。”王小亚喊着赵吏,“你就不能自己做。”“人家不会做嘛。再说了,你看看你现在,还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啊,这要是冬青醒来看到你这样肯定很难受。”赵吏看着王小亚,“我还帅吗?”王小亚摇了摇头,“靠,我是谁啊,我是赵吏。等着给你做饭去。”王小亚看着赵吏终于离开了夏冬青的屋子,终于放了下心。王小亚回过头看着夏冬青,“冬青,我们等你回来。……赵吏我也来帮忙。”
  “先生,您说这个世上有鬼吗?”一个小童细声询问着,“信则有,不信则无。世间之大,总是要你自己亲眼目睹。”一个白衣青年望着小童身后回答着,小童见白衣青年望着自己的身后,便也往后看了看,“先生您在看什么?”青年一惊遂又恢复常态,“没有什么,你该回家了,好学是件好事,但万不可让父母担心。”青年送走了小童,又望向刚才的地方,那里站着一个人,应该说曾经是人,“小哥,你有什么事吗?刚才见你一直盯着我看。”那个鬼并没有回答,青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额,小哥,如果你有什么未了得心愿我都可以帮你,我会一直住在你面前的那个私塾里。”说罢便起身要回去,“你……的名……”那个鬼喊住了青年,青年回头望着那个鬼,“我姓夏名冬青字尘兴。”?
 
☆、初识
 
?  第二天那个鬼又来了,夏冬青见他只是站在那里,也没有说什么,直到邻居偷偷跟他说“夏先生,虽然你人很好,但是那个乞丐一直在你门前站着也是会让孩子的家人担心的。”夏冬青这才知道原来他是人。夏冬青将学生陆陆续续的送走,然后来到那个人面前,“真是不好意思啊,之前把你当做鬼。”那人只是摇了摇头,“你的家在哪里?有家人吗?”他还是只摇头,“我缺人帮我收拾学堂,你愿意帮忙吗?不会白让你帮忙的,会给你工钱,虽然不多……”“谢谢”夏冬青见他没有拒绝就将他带回了自己的家中。
  “尘兴回来啦。”“嗯。我回来了”从大厅走出一位妇女,妇女上前迎接夏冬青,发现身后还跟着一个人,“这是?”“哦,舅母,这是我找来帮我收拾学堂的。”“可是尘兴……”“好啦舅母,尘兴知道该做什么,再说了,你看他身体这么魁梧,您就当家里多养了一个奴才,而且养他的钱是我出。”夏冬青见舅母没有再过多的阻拦,便带他回了自己厢房。
  “你的名字叫什么?”夏冬青把他安顿好后才记起还不知道他的名字,“……”那人只是摇了摇头,“你……没有名字?那我给你起一个吧。”那人没有反驳,他见夏冬青认真思考的样子,竟觉得格外的可爱,“嗯……你随我母家姓就姓赵吧,名的话……看你这么吓人就取为吏,厉害的厉有些不好,所以改为这个吏……”说着还用茶水在桌子上写了出来,“怎么样?”那人见夏冬青用一脸期待的神情看着自己,便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恐怕没有办法拒绝这个人,应该是永远吧。“嗯,挺好的。”赵吏说完就看到夏冬青特别开心的走到书桌前,说要写下来教赵吏识字,赵吏还是坐在那里望着夏冬青的背影,“赵吏,你怎么不过来?”赵吏走了过去,却也是离夏冬青很远,“对了,还没有给你换衣服,一会儿我带你去裁缝铺。”
  “赵吏你喜欢什么样的?”夏冬青见他还在愣神,便掐了他一下,“愣什么神,喜欢哪种款式的?”“不会耽误做事,最好是黑色的。”老板认识夏冬青,所以很热情的帮忙挑选,“这件怎么样?去试试。”赵吏被推进去换了衣服,夏冬青便在外面继续挑着,“冬青……”“换好了?”当夏冬青看到打扮好了的赵吏,被惊呆了,赵吏身上有夏冬青没有的成熟气质,夏冬青上前拍了拍赵吏的胸口,“啧,还有块儿,太厉害了,赵吏你是不是练过。”赵吏有着喘不上来起,并不是衣服小,(冬青在摸我的胸≧≦)夏冬青并不知道赵吏是怎么想的,还是在一个劲的惊叹,“为了不让别人欺负,所以就练一练。”“好厉害。”夏冬青用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赵吏,(冬青好可爱)“老板把我刚才挑的也包起来,那些我也都要了。”“冬青,我用不到那么多。”夏冬青听到赵吏反驳自己,就瞪了过去,赵吏见状就没有再说话,夏冬青还以为自己把赵吏驯服了一直很开心,赵吏则是一直在控制自己不要上前揉头,(哎……好痛苦啊)?
 
☆、想看吗~
 
?  “哎~先生这是您家新请的人吗?”学生们见有个高高大大的人跟在夏冬青身边,“嗯,你们要是不听话,我就会叫吏打你们板子。哼哼●ω●”小孩子本来见赵吏就有些害怕,听到夏冬青这么说更是惧怕赵吏了。赵吏看到夏冬青要开始上课了,就回到院里帮忙收拾,“啊,对了忘了跟尘兴说他舅舅这几天就要回来了。”“老爷是做什么的?”赵吏见这个家似乎是很有钱,“老爷是大将军的副官,这几年总是不着家,好不容易有时间回来了,可要做些好吃的了,哎……”“回夫人,冬青……少爷给我起名为赵吏。”“哦,赵吏你会做饭吗?会的话过来搭把手,跟我研究几道新菜式。”
  “好香啊~( ` ﹃`)舅母,你们在做什么?”“是烫白菜。”赵吏端着菜从后面走了出来,“噗哧。赵吏你怎么弄得,看你脸上都花了,来我给你擦擦。”说着夏冬青就掏出手绢给赵吏擦脸,“不要乱动。”“嗯……”(冬青在给我擦脸~)“尘兴啊,还有一个汤,在等一下。”夏冬青看着赵吏跟着舅母忙活的身影,终于是放下了心。“尘兴,你舅舅的信到了,一会吃完饭给你舅舅回个信去。”“嗯,我知道了舅母。”
【(灵魂摆渡同人)轮回 久若见花】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