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幸村]掌心微光 绿叶绿

时间: 2017-08-20 19:14:09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幸村]掌心微光 绿叶绿】

  =================

  书名:[网王/幸村]掌心微光

  作者:绿叶绿

  文案

  当松软的旧土翻出新芽,当锈迹斑斑的门牌被新名取代,当固存的庭院染上了新人的气息——

  命运里那些错杂的轨道便开始有了交集。

  青木凉子刚搬来神奈川的那一天,天气恰巧转好,一连数日的阴雨灰霾在那天太阳初生的时刻悉数一扫而尽。

  那些跳动在掌心的微光如同受奉着神明的命令般指引着她遇上那个少年。

  ——你好,这里青木凉子,初次……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的女朋友。

  ……

  ◆正经

  1.坚持1v1/温馨无虐风

  2.村哥开启满分男友模式/后期炫妻狂魔

  3.日常秀恩爱虐狗内容较多满足少女心

  4.文笔朴实无华丽词藻

  5.这里阿绿/Vert.☆

  内容标签: 网王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幸村精市,青木凉子 ┃ 配角:网王众 ┃ 其它:主上BG,恋爱温馨无虐

  ==================

  【陌香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陌香文库http://www.moxiangwenku.com/】

  ☆、楔子+壹

  楔子

  这个世界固有黑暗,但是从不乏温暖。

  -

  壹。

  青木凉子刚搬来神奈川的那一天天气恰巧转好,一连数日的阴雨灰霾在那天太阳初升的时刻悉数一扫而尽。

  太阳刚上升到屋顶的高度时的光芒不闷不辣,用浅金色的温柔给灰白色的天空增添了几分暖意,庭院里新翻的泥土上长出的新草还带着昨夜微雨过后的水珠熠熠闪光。空气中混合着清新的自然香气,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方物。

  在新家的大门口挂上写有“青木”字样的牌子后,凉子负着手站在门外仰头注视着自面前的房子,她碧蓝色的眸子里闪着些许微妙的情绪。

  有点期待,也有点怅然。

  因为父亲工作调动的缘故,他们全家不得不从东京搬来了神奈川,而这个时间段也恰好是她国中刚毕业的时候。因此理所当然的,她的高中学校也选择在了神奈川。父亲帮她报选了立海大,这一所有名的百年古校。

  思及此,凉子有些苦丧地叹了口气,原本都和以前的朋友说好了要一起直升青学来着,到头来却不得不违约了。

  所以果然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正当她沉浸在小忧郁中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糯糯的声音。

  “那个……姐姐,你是新搬来的邻居吗?”

  凉子循声向旁边望去,看到离自己两三米远的距离处站着一个歪着脑袋好奇地望着自己的小萝莉。她约莫七八岁左右的年纪,一头微长的紫发在脑后用绿色的发带低低地扎成双马尾,身上穿着奶白色的蓬蓬裙和小靴子,两只大眼睛正带着好奇的情绪望着自己。

  瞬间凉子就被她给萌到了,之前心里的那些惆怅情绪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她几步走到小姑娘身边,弯下腰尽量与对方的视线平行,笑眼盈盈地和她打招呼:“你好呀,我叫青木凉子,是今天新搬来的。”

  或许是凉子的形象过于温柔,小姑娘毫无防备地开始和她聊了起来:“凉子姐姐好,我叫幸村真澄,你可以喊我真澄!”

  真澄一笑起来凉子的心又软化了一分,她在心里默默地感叹了一下她的基因真是好,同时忍不住上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意料之中的柔软蓬松。

  “我和真澄是邻居对吧,那么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啦。”她笑道,想起了刚刚挂门牌的时候余光瞥到的邻家的门上写着的“幸村”字样。

  “嗯!”真澄点点头,随后好奇地问,“凉子姐姐是高中生吗?”

  “开学就是高中生了,真澄呢?”

  “开学我就是国小三年级了,”她有点小小的自豪,也不忘上句的话,听到凉子的回答后惊喜地说,“姐姐和我哥哥一样诶!哥哥读的学校是立海大,姐姐呢?”

  “啊,我也是立海大……”凉子愣愣的,“你还有一个哥哥吗?”

  真澄笑眼弯弯:“嗯!我的哥哥和姐姐你是同一所学校啊真是太巧了,以后你们可以一起去学校了呢!”

  “嘛……或许吧,”凉子笑笑,原本还想再问些什么,忽然听见屋子里母上在喊她,于是只能抱歉地看着小姑娘,“呐,过几天我们一家都会过来拜访的,今天姐姐就先回家啦。”

  小姑娘也很懂事地挥挥手跟她道别。

  凉子在转身回家前还是一个没忍住,又是揉了揉她的头发。如果是自己的妹妹该多好,她想着。

  同样回到家后的幸村真澄在玄关一脱完鞋子就很是兴奋地跑向她哥哥的房间,大概是习惯使然,她也不敲门就直接跑进去坐在了哥哥的床上,接着很激动地语无伦次地想表达什么。

  原本在听音乐的幸村精市见妹妹这幅样子,很无奈地摘下耳机,后询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吗?真澄这么开心啊。”

  真澄用力地点点头,然后继续很激动地把刚刚遇到凉子的事情和自家哥哥讲了一遍,当然着重强调了一下他们两个是同一所学校这件事!

  “哥哥不觉得特别有缘吗!”

  “确实挺有缘的,”幸村听后点点头,但也不以为意,“真澄喜欢新搬来的姐姐吗?”他很随意地问道。

  “喜欢!”小姑娘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这倒是让幸村稍感意外,自己妹妹的性格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倒是从来没有对一个刚认识不过五分钟的人直言过“喜欢”这种字眼的,于是他很自然地询问她原因。

  真澄说:“感觉……和哥哥很像?”

  大概是年纪小,她也表达不出自己心里的感觉。但是凉子从一开始就让她觉得很亲近,可能是对方身上有一股很温柔的气质吧。

  “和我很像?”

  “对啊,”真澄煞有介事地努力想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和哥哥一样很温柔、很漂亮……”

  “……”幸村无奈地笑笑,着实不知道该作何回应,他抬手轻轻拍了拍妹妹的发顶,“好吧我知道了。”

  “噢,还有和哥哥一样喜欢揉我的头发!不过我更喜欢姐姐碰的时候,哥哥总是会弄乱我的发型。”童言无忌。

  “……这样啊。”

  因为新搬来有一大堆东西要整理的缘故,还没来得及拜访邻居,凉子就开学了。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所有学校都一样,照例是举行开学典礼和分配班级吧。

  希望分到一个有缘的班级啊,临出门前,凉子站在玄关的镜子前边整理自己的着装边想着。

  因为还没有领到校服的缘故,所以她穿了一身便装。她一头栗色的卷发长及腰际,配上一米六的身高及偏瘦的身材,再加上偏白的皮肤,母亲青木美姬都说她就像一个洋娃娃一样。

  这样的评价对于一名高中生来讲未免幼稚了一些,凉子嘴里鼓着气对着镜子拨了拨自己的刘海,所以她从来不穿什么公主裙蛋糕裙之类的衣服。

  立海大离家不远,走路过去也只需要十分钟左右,所以凉子并不打算搭电车。

  她背着单肩包不紧不慢地在路上走着,沿途是一些还没有开门的店面,玻璃橱窗内陈列着各式各样精美的服装。她神游地想着以后逛街一定很方便。

  许是因为时间很早的缘故,天际才微微泛白,早上气温还是偏低,凉子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边走路边呼出的缕缕白气。

  其实不需要那么早的,但是她从小的生物钟让她不得不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清醒过来。国中的时候还因为是社团部长,所以还有必须早点到校去社办整理东西的原因在。

  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怎样呢。

  边想边走,可能是途中行人渐渐多了一些的缘故,她也不自觉地加快了步伐。而在一个拐角处,她很意外地看见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前面背着包慢慢地缓走着的穿衬衫的紫发少年。

  只稍一眼凉子就能从记忆里将他翻出。

  她曾经见过他,在东京最大的综合医院里。

  那时她恰好去医院探病,路过儿童病房时从半开的门里一眼就看到那被一群孩子围在中间的少年。同样穿着一身素色的病号服,脸上带着浅浅的温柔的笑意,手上拿着画板和笔,旁边的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要求他画着各种各样的小东西,他也一一应下然后娴熟地提笔作画……

  少年的相貌生得非常俊美,有微风从开着的窗户外吹进来,带着一树的玉兰花香,吹扬了薄薄的窗帘,吹乱了他的紫发,也吹皱了凉子那原本静如一潭春水的心。

  那种感觉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住了脚步,让她站在门口舍不得挪开步子,当时……就想要一直看着他。

  或许大概可能就是,一见钟情吧。

  ☆、贰

  不过从那以后凉子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她后来也去过好几次医院,每次都会抱着碰运气的心理故意路过一下儿童病房,不过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东京这个城市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如果想要遇见一个人的话大概还是要看缘分。所以……或许是他们之间无缘吧,那时凉子这样宽慰自己,虽然心里也有一点点发涩。

  这个少年的出现确实让她当时的生活有所改变,最明显应该就是后来每当有人对她告白时,她拒绝的理由不再是“对不起,我不喜欢你”,而是“对不起,我心里有人了”……有一段时间好友栗原雪枝成天问她她喜欢的人到底是谁,不过凉子都只是笑笑没有解释。

  不是不想告诉,而是那时候,她自己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啊。

  所以此时此刻在街角再次遇见他,凉子只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天色逐渐变得透亮了起来,初阳一点点地越过屋顶露出一小弯月牙儿形的弧度,街边电线杆上三三两两停着几只鸟雀时不时地发出清脆的鸣叫,都给这个清晨带来了和谐与美好。

  少年走在前方的背影也在时间的推移下从最初的朦胧而愈显清晰。

  不由自主地,凉子想要追上他。

  她更加加快了自己的脚程,所幸对方走的很慢,她追得并不费力。

  很快,他们之间的距离就缩短到只有一两米远了。

  凉子心里有点激动,刚伸手想叫住对方,忽然余光看到旁边有什么晶亮的东西倒了下来。

  她看到周旁离他们两个人最近的一家店铺的橱窗玻璃许是年份久了的缘故,它忽然松动了一下,然后竟然摇晃着毫无预兆地直接一整块都倒了下来。

  当时她的大脑根本来不及思考,身体却本能地做出反应来。

  “小心!”

  她脱口喊了一声,然后用本就伸出去的手用力地推了前面的少年一把,紧接着旁边倒下来的那块玻璃有一大半就结结实实地砸到了她的胳膊上。

  再然后是玻璃砸到地上破碎的声音和凉子就着惯性跪倒在地面然后因为突来的剧痛而溢出嘴角的微弱□□。

  那一瞬间因为被她及时推开而避开了危险的少年也诧异地回头。

  幸村原本只是散步性质地在路上走着,忽然就听到了后面有人喊了一声小心,紧接着自己就被一股朝前的力量推了一把。他趔趄了两步后就凭借着良好的平衡感稳住了身体,然后迅速地回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满地的玻璃渣在阳光的照射下下闪烁着刺目的光芒,而在那堆碎玻璃中,栗发少女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她的表情似乎是因为疼痛而微微扭曲,并且脸色惨白地不成样子。再然后是……血。

  顷刻之间幸村的瞳孔缩放。

  少女的双臂僵硬地垂在两侧,因为玻璃砸碎的缘故,不少玻璃渣直接透过单薄的布料刺进她的皮肤里,然后殷红的血液立刻染透了她的两只袖子。此时依旧不断有血从衣服的布料上渗透出来,顺着手腕和指尖滴在了满地的玻璃上,一时间场面看着无比怖人。

  幸村意识到,她刚刚救了自己。

  于是他马上跑过去,试图搀扶起对方,并有些焦急地询问她:“怎么样?能站起来吗?”

  嘶……

  凉子下意识地想动动手臂,但一下就痛得让她足足倒吸一口凉气。简直疼得泪花都冒出来了。

  然后她感觉有人把自己扶了起来,因为地上到处都是碎玻璃,所以在她跪倒在地的时候膝盖上也不可避免的有些许皮肤被刺破,不过和手臂上的伤口比起来那倒不值得一提。

  “没事……”虽然感觉疼得快要晕过去,但是她嘴上却习惯性地这么说。

  幸村一只手揽着对方的腰际,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膀,因为她双臂上的伤口看起来太严重了,他不敢贸然碰她。看着勉强站起来的少女依然沉浸在痛楚中,并且手上大大小小都是被割破的伤痕,一向对受伤很敏感的他来不及多想,直接蹲下,然后半强迫性地把女孩背了起来。

  “你稍微忍一下,医院离这里很近。”他沉声安慰着,同时背了女孩就开始跑。

  “唔……”被背起来的时候凉子整个人还处于懵的状态,听到对方对自己说的话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所以她现在竟然被喜欢的人背着吗?!

  她被这一事实震惊了一下,甚至有一瞬间都忘记了伤口的疼痛。

  默默地趴在对方的背上,凉子的脑袋靠在他的左肩上,对方微长的头发有几缕因奔跑的缘故而拂到了她脸上,凉子闻到了浅浅的森木香。一瞬悸动,她感觉自己的心跳频率开始加快。

  她伏在他的肩头,任自己的长发胡乱地遮住半张泛红的脸颊。

  医院确实很近,幸村用奔跑的速度没几分钟就到了。

  然后就把凉子送了外科急诊,还好现在时间早,医院里并没有太多人。

  把女孩放到指定的病床上后,幸村还安抚性地轻拍了下她的脑袋,可能是这个动作对真澄做的多了就变成习惯了,而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并没有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别害怕。”他柔声道。

  凉子只是埋着脸摇了摇头让他不用担心。

  医生来处理伤口的时候不免要询问是怎么伤去的,幸村边做了解释边暗暗握紧拳头,按真田的话说,今天是他自己太松懈了。

  凉子倒没注意其他,她光看着医生手里拿着的酒精镊子之类的器具时心里就开始犯怵了,没有人不怕疼,尤其还是这种足以预想的疼痛。

  医生带着口罩的形象一丝不苟,而满身的消□□水气味让他更添了分严肃,也让凉子的心里更慌张了一分。尤其是当他说先把她手臂上残留的碎玻璃渣用镊子夹出来,再用酒精消毒所有伤口的时候……光想想就知道会痛得不要不要的吧。

  于是凉子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

  刚准备上手的医生见她害怕的模样也愣了,随后也是比较体贴地示意站在旁边的幸村上前固定住她,防止她在消毒的时候乱动。

  幸村应了一声,然后很自然地绕到病床的另一侧,站在她身后伸手分别抓住她的两条手臂。女孩的臂腕很细,他不用太费力气就可以抓得很紧。

  但现在,他就相当于从背后环抱住她的姿势。

  伊势丹现状后凉子马上全身都紧绷了起来,僵直着身体不敢乱动一下。

  而幸村还以为她太紧张了,于是低声安慰道:“忍一忍,马上就好了。”因为靠得近,所以他讲话时的气息基本上就喷到了凉子的脸上,她的脸立刻更红了,于是只能胡乱地应了一声。

  医生所有的动作都很麻利,稍一会儿她手臂上大部分的伤口都被处理地差不多了。虽然过程还是疼,不过因为被分散了大部分注意力的缘故,凉子并没有觉得这股疼痛很难熬。万幸的是,虽然伤口看起来很严重,但都不是特别主要的伤害,甚至都不需要缝针。

  不过看着自己的双臂被绷带缠得严严实实的样子,凉子的心理压力也是很大。

  包扎完后医生留他们两个在病房里休息一会儿。

  “真是谢谢你了……”凉子坐在病床上,试探着动了动自己的手,然后用比较细弱的声音对坐在自己对面椅子上的男孩说道。

  “我要感谢你才是,不然或许此刻我会躺在这里,”幸村对她笑笑,然后礼貌地做迟来的自我介绍,“我叫幸村精市。”

  “青木凉子……幸村?”下意识地回以自己的名字后,凉子忽然想到了什么,望着对方好奇地问,“你是不是有一个妹妹,叫幸村真澄?”

  ☆、叁

  当一个共同点被证实后,似乎所有的巧合一下子就都说的通了。

  比如幸村的紫发,比如他今天恰好出现在那条街上,再比如真澄说她哥哥就读于立海大……

  而幸村也大致猜到了,面前的女孩儿应该便是他新搬来的邻居,也是前两天真澄口中的“姐姐”。

  “还真是巧呢,”幸村轻笑了下,“这样看来,以后我就欠新邻居一个人情了。”

  “哪里,推开幸村君不过是应急反应罢了,往后还请多多指教了。”凉子冲他点点头,努力让心里那份小小的喜悦不那么明显地表露出来,毕竟她从没想到自己心里的少年可以就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

  医院里消□□水的气味一直萦绕在鼻尖,往往伴随着的还有一股令人悬心吊胆的未知恐惧。但此刻,她却感觉即便是福尔马林的味道也让人如此心安,甚至可以帮她抚平着胸口的悸动。

  之后幸村提出送她回家休息,不过被凉子拒绝了。到底她觉得自己伤得也不是很重,而且现在痛感基本上也已经消散了大半,如果第一天开学就回家的话她大概会错过很多东西。同时也不想让父母担心吧。

  虽然不太赞同她的选择,但幸村也只是稍稍蹙眉后便妥协了,毕竟还是要尊重对方的想法。

  出院前医生告诉凉子,最好两周之内不要拿重物,以及不要吃一些易发性的食物,两周之后再来复查一番。

  于是幸村提议:“既然如此,那在青木的伤好之前,每天就由我来送你去学校吧,也可以帮你拎包。不管怎么样都应该还你人情才是。”

  原本凉子是想拒绝的,但看到幸村已经拎着自己的书包了,又说了这样的话……最后再加上自己心里的那点小私心,她还是答应了。

  “麻烦幸村君了……”她有点抱歉道。

  “并不。”幸村笑笑。

  因途中发生的这个意外事件,等他们到达立海大的时候,开学典礼已经结束了。偌大的校园无比静谧,估计所有的同学都已经到各自的班级里报道了吧。

  他们先去了公告栏出查看了各自的分班情况,惊讶地发现两个人竟然是同班同学。

  看见一年A组的名单下面出现“幸村精市”和“青木凉子”这两个名字后,凉子心里着实有点小激动,能和喜欢的男孩子一个班什么的简直不能再惊喜吧!况且还是A组,尽管知道立海大不是等级分班,但到底还是有一种奇怪的优越感。

  “没想到我们还是同班同学,看来我和青木的缘分还真是大啊,”幸村在看到分班情况后笑道,“刚刚还在担心你这几天手受伤该怎么办,现在倒是方便照顾你了。”

  他竟然还在想着这个,说实话凉子有点被他的责任心感动到了,于是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幸村君真的是一个很温和很好的人啊。”

  “呵,'温和'我就收下了,”幸村轻笑,“不过刚刚青木给我发了好人卡啊。”

  他边开着玩笑边带着凉子往A组的方向走。

  “什么啊……”凉子失笑。

  在进教室前他们先去了办公室简要地同班主任说明了一下迟到的情况。

  A组的班导榎田是一位很年轻的女老师,看起来约莫才毕业不久的年纪,她在看到凉子手臂上缠着的纱布后立即表现出心疼:“摸摸噢。”

  “……”


【[网王/幸村]掌心微光 绿叶绿】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