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微观 Aoiro

时间: 2017-08-19 19:10:38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微观 Aoiro】

  =================

  书名:[网王]微观

  作者:Aoiro

  文案

  Q:请问两位是何时遇见对方的?

  A:(同时回答——)

  结城七叶:12岁的初冬。

  幸村精市:高一学年,四月份时。

  (沉默1秒后)

  结城七叶:???

  幸村精市:???

  *与你初逢,远比你所认为的要早得多。

  阅读提示

  全文已完结,如有更新,不是捉虫就是修改口口。

  文中偶尔会有本人喜欢的东西出没,不适者请注意。OOC有,私设有,梗老。

  PS:

  请无视那个连我本人也感到甚为窒息的自动封面_(:Ⅰゝ∠)_

  内容标签: 网王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结城七叶,幸村精市 ┃ 配角:主角亲友们 ┃ 其它:后来无聊的女主跟男主争论起了番位的问题

  ==================

  【陌香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陌香文库http://www.moxiangwenku.com/】

  ☆、Chapter 01

  第三回在走廊上撞见真田弦一郎。

  行色匆匆的模样,像是有急事,和他擦肩而过时能明显地感觉到一阵风带过。

  说起来,四月份入学后,结城七叶遇见网球部那帮正选的次数也不算少。大多数时候是在校内,比如到图书馆借书时,当日轮值的图书管理员是柳生比吕士;偶尔去一趟学生餐厅吃饭时,丸井文太和胡狼桑原就在不远处排队等候;和好友雨谷心晴站在走廊边吹水时,曾有一次仁王雅治精准地沿着阴影处晃过。

  至于传说中的“三巨头”,至今她得以一见的只有真田,进入高中后的他依旧是当仁不让的风纪委员长,早上时常在校门口碰到他执勤。另外两个人,不知是活动范围不同还是机缘问题,真人硬是一次也没出现在她的视野中。其中柳莲二反倒是名字的出现率要高些,月考、段考什么的,这位一准是年级前三,据说他在国中时期也是这样,从没拿过前三以外的名次。而网球部食物链顶端的幸村精市嘛,则是连名字也很少出现。

  想到考试,结城七叶立马脸色发绿。倒不是说她学业不精,以前都混到大学老油条的级别,就算过得十几年倒回高中,底子还是在的。尽管立海大高中部被公认偏差值高,课业繁难,但对于她而言还不至于到要苦恼的地步。她应付不来的是理科,以前选择成为正统文科生无非就是物化生稀烂,这会儿被扔到霓虹也是一样。虽说这边也有文理分科,连上她偏弱的地理也划归到理科中,但是日本独特的高考制度注定就算她选择文科,在高三的大学入学中心考试之前,她还得在那三门学科的苦海里扑腾。

  再有半个月就是高一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为了暑假能过得舒心些,结城七叶长舒一口气,认命地抽出打印好的理科习题开刷。

  “七叶,真不和我去浪吗,难得那家甜品店逢周五打八折也。”雨谷心晴,目前就读于隔壁的隔壁班,她的好友兼前网友,被她拒绝后仍不死心地跑来诱惑她。

  “姐妹,你的七叶目前囊中羞涩,还有一堆题目等着我宠爱,没力气和你去浪……”结城七叶头也不抬地说。

  要说她沉迷学习,雨谷心晴是说什么也不相信的,归宅部长期固定成员每天下午留校两小时狂写作业,然后回家放飞自我——这是雨谷心晴所总结的七叶的行为模式。于是原因就只能是她说的“囊中羞涩”了。

  她皱眉问道:“你这次投了多少?”语气活像结城七叶是从事不法勾当的人。

  上个月才结束本年度最大规模追星活动,此时尚未完全回血、依然穷到变形的结城七叶眉头一跳,“是个非常美妙的数字,四舍五入大概能买下好几套你的○○抓和XXDVD+BD,初回+通常n版本附特典外加纪念版的那种。”

  “嘶——”雨谷心晴大致估算后彻底认输,拍拍这几天越见清瘦的追星女孩肩膀道:“要是吃不起饭了尽管向我开口,我那边之前抽奖抽中的方便面还剩几包。”

  “你的心意我感激不尽,还是留着你自个儿填肚子吧,本命即将开巡回并且发一堆周边goods的雨谷女士。”

  “……追星少女可以说是非常惨了。”雨谷心晴面若土色地总结道,“既然这样,那我先走啦,下周见。”

  “嗯,拜拜,路上小心。”

  教室外的杂声慢慢小了,待课桌前的日光呈现出橙黄的色泽时,耳边只余稀稀拉拉的蝉鸣。结城七叶盖上笔帽,抬头一瞥墙上的时钟。

  五点十一分,回家去。

  三两下收拾好东西,闭合课室推窗时,楼下不远处一群身着深红色运动服的少年聚在一块儿,未几便听见他们激动的欢呼呐喊声,嚎完之后都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网球部发生什么喜事了?

  她思考片刻,实在想不明白也就抛开不再纠结。比起这个,还是快点回家做家务来得实际。

  &gt&gt&gt&gt&gt&gt&gt&gt&gt&gt&gt

  “我回来了。”七叶进门时一眼便看见横七竖八歪在角落的那双大鞋子。全家只有一个人脱鞋从来都是甩下就走。“没听说他今天回来呀。”她嘀咕了一句,顺手把鞋子摆好。

  走进客厅,她那位大五岁的哥哥此时正毫无仪态地歪在沙发上,听见声响伸出爪子晃两晃:“哟~”

  结城洋介,家里的长子,大学一年生,目前就读于千叶县某大学建筑系。许是大学暑假放得早,所以这个时候就回家了。

  七叶毫不客气地拍掉他的手,“你要回家怎么不说一声,小心晚饭没你份。”

  “想给你们惊喜嘛,再说我可是算准了时间的,保证无论你哪个点回来都能第一眼见到你亲爱的兄长哟~”

  “抱歉,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你乱飞的鞋子,”她嘴角一撇道,“好了别颓啦,快起来和我一起搞定晚饭。”

  “诶,对待几个月不见的哥哥态度怎么还是那么恶劣,亏我还惦记你要期末考试,特地放弃掉联谊赶回家教你理科咧。”结城洋介斜靠在沙发上,边打哈欠边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显然惬意不已。

  不久前才被理科血虐过,此时听到敏感词的七叶立即死鱼眼状说:“说得很好听,天晓得是不是裤兜又空了不得已才回家蹭饭。”

  “哎呀阿幸给你的长兄留点面子嘛。”小心思被妹妹戳穿,他也没在意,仍是嬉皮笑脸的模样。结城洋介推推七叶:“快六点了,去做饭撒。我为了赶新干线,中午可没怎么吃饭,这会儿要饿瘪了。”

  她闻言持续死鱼眼:“行行行,知道你过了十八岁没零用钱就懒得管做饭的事。但是掌勺你可以不干,淘米洗菜别想跑,赶紧起来!”

  七叶提到的“过了十八岁没零用钱”和“懒得管做饭”指的是结城家父母定下的规矩。结城夫妇向来工作繁忙,一个是会社XX科的小头头,一个和朋友合开了一间美容医院,两人被事业占据了大部分精力,自然分不出神照顾家事。于是家务活就基本交给了兄妹俩,以小时为单位,他们的零用钱发放基础便依据做家务的时间而定。用结城爸爸的话说,正好还能培养孩子们的理财和自理能力。

  从七叶6岁以来,她的零用钱就全靠做家务取得。今年哥哥结城洋介升入大学,年满十八周岁的他在父母眼中已经是个成年人,日常花销要靠自己去想办法。因此,目前家里的零用钱制度也只有她一个人还在实行。当然,结城夫妇所设定的“每小时工资”还是相当优厚的,否则也撑不起兄妹俩各自的消费水平。

  父母忙于事业是幼时就开始的事,结城七叶四岁后陪伴她最多的人就从母亲变成了哥哥。结城洋介从来没把她当做是娇弱的女生看待,走街串巷下河爬树,这些事情没少扯着妹妹一起做。当时连内里是二十岁老饼的七叶也惊讶得很,就她以前的所见所闻来看,有五岁的年龄差还肯带着妹妹一起胡闹的哥哥实在是不多见。

  不过老实说,虽然表面上是结城洋介带着妹妹疯,就七叶自身的心态而言,她感觉更像是姐姐照看皮猴儿弟弟。这样的相处模式加上实际的心理年龄差,这对兄妹的日常实在是难觅见什么“兄友弟恭”,至于动画小说里描述的“隔阂”、“傲娇”也没有,绝大部分情况下,他们不是互相嫌弃就是拌嘴扯皮。当爸妈的见了也没怎么管教,只当兄妹间感情亲密的表现。

  「阿幸(Sachi)」这个小名就出自结城洋介之手。当初七叶本体还窝在母亲肚皮里时,获知孩子性别的结城夫妇连同儿子一块儿为取名字挠破头。林林总总起了一堆,最后由妈妈结城由依女士敲定「七叶」,当时洋介5岁,正是小孩子脾气执拗的时候,坚持妹妹叫「阿幸」更好听。商量半天后双方各退一步,大名叫「七叶」,自家人喊小名「阿幸」。不想结城洋介给人起名字上了瘾,七叶长大学会和他互掐之后,他又顺手给她起了一堆奇奇怪怪的外号,只是现在没有再叫过而已。

  想到这里,好不容易把哥哥从沙发揪到厨房帮忙的七叶颇为后悔刚才没下狠手。将切好的青椒丝整齐地码好置于盘中时,她分神想到,其实父母在教育理念这一块相当开明。他们对待孩子一向是放养模式,很久以前就告诉过她和兄长,只要自己能承担后果,随便他们怎么折腾。家里有大事也会郑重地和他们商量,听取孩子的意见。远的不说,三年多前父亲工作调动,从爱知县搬到神奈川这边,现在他们住的房子便是问过兄妹两人后在备选方案里定下的。

  当时是为什么选这间屋子来着?她看中了院子里的梅子树,能爬能结果,而哥哥那边好像是说某某高中偏差值可观,离得也近什么的。而最后父亲也果然顺着儿女的意愿把家安在了这里。

  那么自己想把学校附近那只流浪的狗儿带回家养,父母应该不会反对吧……

  “想什么呢,当心切手。”结城洋介设置好电饭煲的程序后,一回头就见阿幸提着菜刀走神。

  七叶随口应道:“在回想你当初怎么就认准这里当新家的事。”

  “哦,那当然是因为附近的○○女校呀。多亏了它我才能勾到立花桑哟-v-。”

  「立花桑」说的是结城洋介的前女友,这会儿他俩掰了有一年了。

  好么原来是为了女色,亏她当年被他义正言辞的模样给蒙骗到。

  啧。

  作者有话要说:  归宅部:即不加入任何社团,下午放学后可以直接回家。

  ☆、Chapter 02

  隔得一个周末,通过同学八卦的口耳相传,结城七叶终于一气儿弄明白以下所有问题的答案:

  1、为何周五那天风纪委员长真田君匆匆走过

  2、那天下午网球部的正选们究竟兴奋个啥

  3、整个学期以来一直未曾出现的幸村君的去向行踪

  真相只有一个——

  “诶,原来他之前一直都在美国那边治疗吗?”结城七叶认真回想十几年前看过的漫画,并不记得有这样的情节,倒是XF透过口风说幸村的病其实没好利索什么的。这样看来,现在应该是U-17合宿和征战世界结束后的阶段。

  尽管在发现柳生比吕士的发色是棕褐色而非紫色时,她就确定自己所在的是漫画里的网王世界线,然而对目前的“剧情”发展了解更深入些后,结城七叶仍旧被shock到。

  邻座的女生答道:“对呀,他们都这么说。难怪入学这么久,我从来没见过幸村君。算起来差不多四个月,真够呛的。”

  XF下手真的不留情,依照他们所说,今年的三月份幸村国中毕业后就前往美国进行治疗,直到现在七月初才彻底结束,上周五那天算是他正式回归的日子。不过这会儿应该已经完全治愈,和世界各地的劲旅交锋过,未来如无意外是要走职业道路的幸村精市应该比谁都要明白祛除病根的重要性,大概不会再和去年一样急于返校。

  “幸村君回来了”的事终究也只是小范围传开,并不如结城七叶意想的一般具有轰动性。实际上她也是进入立海大附属高等部之后才知道,并非所有人都对网球部了解甚深。

  立海大作为名牌私立学校,网球部之外还有不少其他社团在各自的领域同样出类拔萃,网球部并不是全校师生所瞩目的焦点。或许绝大部分人都清楚本校的网球部多次蝉联优胜,实力出众,但要说这支队伍里都有哪些人,能把正选的名字一一说明白的却未必很多。至少刚才同班女生三三两两讨论这件事时,就有人表示完全不知话题中心人物是谁的。

  这与她以前认为的相差太远。以前看动画时,里面描述得仿佛社会各界都瞩目着日本的中学网球届,事实上却是立海大、冰帝、青学等校在圈内颇负盛名,圈外人士对此倒未必有多少了解。直到去年和当时的网友雨谷心晴面基,结城七叶本人才清楚这是个什么地方,此前无论是电视还报纸杂志,看起来都和现实的霓虹别无二致。要不是两人同龄,很自然地问起彼此的学校时,对方一句“立海大学附属中等部”炸得她天旋地转,结城七叶还以为自己依旧身处三次元。

  话说当初国小毕业举家搬迁到神奈川,她挑中学时完全没听过有立海大附中的存在,随手选了离家较近、声名也还不错的市立湘洋中学。现在想来,大概是学区不同所以父母没有把它列入考虑范围?她炸得晕晕乎乎,艰难地接受现实后便听从雨谷心晴的建议,和对方一起考取了立海大高中部。而那群正选自然也是高一入学才得以一见,毕竟当时面基时十月已经过半,什么关东大赛、全国大赛、海原祭通通都过去了,时机不对,她自然也无缘窥见他们的真面目。

  其实见过之后,她也没有自己料想的激动异常什么的,甚至还有闲情感叹这样好的姿容不组个男团出道real可惜。多半是因为见归见,听过声音也只有其中两三人,因此没造成太大的心理冲击。要是一开始得知真相时,那群少年就挨个儿和她打招呼,结城七叶估计自己可能要当场过呼吸,没准激动过度厥过去后直接回到原身。

  可惜一切不过是个念想罢了。

  学生间的议论归议论,到下午放学时,也没几个人能真的见到“神之子”的身姿。连消息渠道众多的心晴也不过和她说了几句就按下不提。在电车车站和好友分别后,七叶掏出事先准备的火腿肠,沿着记忆里的方向寻找那只流浪犬的踪迹。上周和父母商量过,在确认它不具有攻击性,并且七叶承诺一切饲养工作自行负责、如无意外不得弃养后,她的请求得到了应允。现在是时候获取小狗的信任,带它回家了。

  结城七叶是一周前发现它的存在的。小狗似乎是出生后不久便遭到遗弃,在车站这一带流浪了大半个月,身上的毛脏成一团,面目模糊,也辨认不出来是什么品种。不知是否被粗暴地对待过,它胆子小得很,对人也十分防备,想获取它的信任也许要花上一点功夫。

  七月初的下午四点,日头还很足,她专门挑草丛和长凳之类有荫凉处的地方搜寻,果然没走多远就在一台自动贩卖机后发现了灰扑扑的身影。七叶蹲下身,试探性地慢慢靠近它。小狗很是警觉,离它不过五米时就从睡眠中惊醒,直起身露出戒备的姿态。离得三米远时,她就没敢继续往前,而是撕开火腿肠的红色包装,掰成小块儿一个接一个地抛到小狗跟前。

  它一副随时准备进攻的样子,见七叶只是扔东西,脚步却没动过后,踱步到最近的一块火腿上前嗅了又嗅,确定没有什么异样才衔其仰首吞入腹中。随后它很快地把剩下的火腿肠吃尽,但仍不愿靠近七叶。她很有耐心,原地待了十分钟后,确定它戒心未消,才起身和它道别:“我明天还来,在这里等我哟。”她指着贩卖机说。

  小狗夹着尾巴没什么反应,七叶见状不以为意,向它微微摆手后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下午,小狗果然都在那里。确认七叶对自己没有任何恶意后,它慢慢地肯离得近些。到周三时,她已经可以一边摸着它的头一边喂食,尽管它的尾巴还是下垂的状态,不过显然不再防备她。七叶很满意这样的成果,决定待会儿和家附近的宠物医院预约好,明天下午就带走它去诊治。

  “以后就叫你「喇叭花」咯。”她点点它的耳朵说道。第一次看见小家伙的时候,它就躲在一丛喇叭花下。喇叭花耳朵一抖一抖的,七叶就当它同意了。

  然而不想次日下午雷雨交加,自动贩卖机那边遍寻不着喇叭花的踪迹。结城七叶撑着伞一路找过去,终于到车站前一片拆迁的荒地时,在一条排水管外听见了它的“呜呜”声。喇叭花好像被吓着了,瑟缩在管中不肯出来。偏偏那根水泥管子大半截埋在黄泥下,只裸|露出一端出口。

  她哄了很久也没能把喇叭花召唤出来,只能来硬的。比划一下,水泥管的直径比她的肩膀略宽松一些,钻进去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是返回时就必须倒退着爬出来。

  七叶把伞和书包放在一边,打开手机的照明灯就挤了进去。整个过程比她想象的要艰难,首先管子入口的一圈有不少裸|露的钢筋。她很小心地绕开前行,管道内部积了不少灰土,混合上方渗漏的雨水黏成一团,加上空气不同导致的闷臭味令爱干净的她差点窒息。

  不用看七叶也知道现在自己身上是个什么狼狈模样,强忍着咳嗽的本能,她几乎是趴在管子内壁上。通过照明灯的光线,她看见喇叭花在离四十厘米远的地方蜷缩着,喉咙还发出低沉的“咕噜”声企图吓退她。

  七叶不禁叹气,花了三天的功夫,一场雨打回原型。她未有犹豫,直接伸手抓住它的一只前爪,慢慢把它拽到自己怀里。受到惊吓的喇叭花虽然认出是七叶,然而还是作了一番激烈反抗,她抓住它的那只手手背被狠挠了好几下。

  结城七叶也不恼怒,成功捕获它之后便抱着喇叭花徐徐后退。管子的高度还不够她拱起后背的,加之入口处歪斜的钢筋,七叶背后也没长眼睛,只能异常小心,退出的过程比之前要多上不少障碍。

  这个时候要是心晴在外面帮忙就好了……

  想到现在衣服的惨状,七叶觉得还是后悔没有带外套什么的更有意义些。从背后透进管内的光亮越来越多,估计是快到入口了。喇叭花此时终于安分地窝在她手臂里不再挣扎。正当她考虑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以避开钢筋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时,外面由远及近传来脚步声。

  有人来了,听动静是在入口那边后停住。

  来者大概是看到了结城七叶的书包和伞,向管内的她询问发生了什么以及是否需要帮助,声音说不上来的熟悉。

  得救了。

  七叶心下一松:“嗯,那个,我现在在往外面退,麻烦你告诉我哪里要避开,行吗?”

  “当然。”随后便相当耐心地提醒她要注意躲开什么地方。

  耗费好一阵子总算从管子里无伤地出来。七叶拍掉身上的泥土,转身向帮忙的男生道谢,然而抬眼望见对方的刹那便惊得说不出话来。

  周一的话题中心本人,幸村精市就立在她跟前。

  冷静、冷静,再这样盯着他会露出破绽的。

  默念好几次这句话后,尽管现下百感交集,她还是很快收敛了面上的惊诧之色,颔首致谢:“刚才幸亏有你的援助,我才能带着它好好地出来,谢谢你。”她安抚着怀里碰到生人再度不安起来的喇叭花,没好意思抬头。

  真人比以前动漫里画的还要好看,形貌昳丽、身姿卓绝什么的,但凡是描述美男子的词几乎都可以往他身上套。

  偏偏她这会儿一身土,就算不是蓬头垢面也好不到哪里去,两厢对比很惨了。

  “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你现在这样,走在路上恐怕不太方便。”

  七叶低头,制服上衣到处是泥渍不说,衣料沾上雨水后半透明状贴在皮肤上,触感和视觉观感都使她十分难受。这个样子回家相当地麻烦啊……

  她无奈地说道:“我找这个小家伙的时候也没料到会变成这样。”

  “如果你不介意,请穿上这件外套吧,”他打开肩上的网球袋,从中抽出一件网球部的制服外套,递到她跟前。“你应该也是立海大的学生,我叫幸村精市,是一年B组的学生,之后到那里还给我就可以了。”

  居然和“神之子”首次见面就借了他的东西。不过结城七叶现在确实需要它,因而并不多作推拒,从善如流地接过衣服,“你好,幸村君。我叫结城七叶,一年F组。多谢你的外套,等我回家洗干净,明天就还给你。”
【[网王]微观 Aoiro】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