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为你钟情 语涵

时间: 2017-08-08 20:13:08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为你钟情 语涵】

   来自涵的友情提示

  一个只有哥哥和股票的冷漠而脆弱的孩子,在王子们的世界里,学会爱与被爱的故事

  披着网王皮的言情文,几乎没有网球相关,喜欢热血的亲们,可以走了

  本文全文重写

  以女主为主,王子们开始可能会受到一些不是很好的待遇,敏感者慎入

  本文女主冷漠,隐性嚣张(非万能),但是

  只是一个脆弱的孩子而已

  本文主冰帝立海大,喜欢青学的亲们可以无视涵了。

  本文不玩暧昧,一对一,迹部走哥哥的路线,喜欢多美男的,抱歉了。

  剧情需要,真田家走反派路线,敏感者,可以点叉叉了

  要是对以上都没有意见的话,就和涵一起来看看属于浅浅的故事吧!

  在这里感谢客栈做的封面,O(∩_∩)O~

  话说,开放式结局,不喜慎入!

  文案

  固执的躲在自己的壳里,竖起满身的刺,仅仅是因为,她,失去不起

  却在不经意间,失去所有的防备,让他步入了她的心。

  那样的温柔,她不敢企及,却也无法放弃。

  冷漠有趣,是他对于她的定义

  交集中,却发现,那不过,只是脆弱的外衣,带着好奇与怜惜靠近

  渐渐地,变得不愿远离,不能失去

  内容标签:网王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浅浅,幸村精市 ┃ 配角:迹部景吾,森靖涵,真田流觞 ┃ 其它:网王,立海大,冰帝

  楔子(修完)

  楔子

  啪啦,啪啦。

  静谧的房间里只有鼠标的声音。认真的挑选着一只又一只的股票,江浅浅专心致志的分析着K线图,整个房间,静谧而寂寞。

  仿佛就是为了打破这样的寂寞,电话响起。

  无视,浅浅继续仿佛不知道疲倦的,敲击着鼠标

  暮色四合,天也逐渐暗了下来。

  忙碌了整整一个下午,浅浅终于做得差不多了。

  呼——长出一口气,浅浅双手往书桌上一撑,退开。郁郁的揉了揉额头,缓解了一下过度的疲惫。

  起身,打算去找点吃的。这一个下午,真是够累的了。

  可是,人还没有走开,电话就再次响起。

  “说话。”看到是学校来的电话,浅浅想了想,接起,简单的说。

  “是这样的,江同学,我们学校和日本的立海大附属高中一直有交换的习惯,而江同学你不仅成绩出众而且能力在学校里也是首屈一指的,所以呢,校方认为,你是这次交换非常好的人选。”

  “交换生?”浅浅一边开着酸奶,一边沉吟。去日本,好像可以见见他。

  “是的,因为对方学校也是很好的学校,师资优良,历史悠久,环境清幽……”

  “时间?”喝着酸奶,浅浅翻了一下自己的备忘录,很好,最近没有大批买入股票,暂时不管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你答应了?”惊喜的声音,教导主任完全没有想到会这么简单。

  好吧,她第一次见识到浅浅的能力的时候,欣喜若狂,但是在浅浅无数次的请假后,开始找她谈话,被冰冻的无数次以后,她绝望了。能让她走,真是让她短命都可以。

  “时间!”浅浅开始打量起房间,思考有哪些是必须带走的东西。

  “一周后报道,所有的资料我已经传真过去了,你到时候出现就可以了。当然要是你觉得时间太赶的话还可以……”

  忙音!

  浅浅已经挂上了电话,因为另一个电话的进入。

  “小浅浅。”玩世不恭的语气,未语先笑。正是浅浅同母异父,却相依为命的将近十年的哥哥,森靖涵。

  “不是说今天回来吗,怎么,你居然也有没有完成工作的时候?”装出一副不在乎甚至嘲讽的语气,浅浅期待的看着门。小时候,哥哥经常这样捉弄她。

  “不回了,很忙啊。”好像也很无奈的样子。

  “是吗?”不是号称世界上最厉害的分析师之一吗?

  “有钱难道不赚?”讨打的痞痞的语气,一向观人于微森靖涵似乎没有听出浅浅的失望。

  “那就不占用您宝贵的时间了,再见。”刷的挂掉电话,浅浅直接把自己摔进沙发。她都忘记了,那已经是小时候的事情了。现在,哥哥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次数多了,她应该已经习惯了啊。自嘲的看着天花板,浅浅把玩着手上透明的杯子,将视线投向窗外。

  已经是晚上了,万家灯火的时候,她的家里,似乎永远只有显示屏的微光。聊聊炊烟,都已经只属于昨天!

  车水马龙,璀璨星空。可是一样都不属于她!

  那些来来往往的人,有没有和她一样的呢?

  打量着空荡荡的房子,浅浅第一次觉得安静有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扰人!一直面对着四面墙,浅浅甚至有点怀疑:她真的有超越哥哥的那一天吗?有生之年,哥哥还会不会陪她吃一顿饭呢?

  她是没有资格占用他宝贵的时间不是吗?

  叮铃铃——手机再次响起。

  切,浅浅自嘲,她居然在这里悲春伤秋,她果然没救了,居然还在奢望那个人会回家!

  何必呢,他都不要她了,她还在这里在意什么呢!

  锲而不舍的电话终于博得了浅浅的注意,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浅浅无奈的接电话。这位,如果不接,恐怕只能换号码了。

  “不华丽的女人,你居然不接本大爷的电话。”一接通,就是一通的咆哮。

  早有预料,浅浅直接把手机拿到最远,等待那位自己放弃。

  “说话!”

  “第一我接了你的电话,第二,我说过了,华丽不是我的style。”一如既往的的冷漠,只有熟悉的人会发现浅浅眼里微微的暖意。

  是啊,即使全世界都变了,他也不会。浅浅重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迹部的存在时如此的美好。

  “哼!”这是两个人电话的惯有模式。

  “重点。”浅浅知道要是她不先说话,那位大爷会一直这样和她耗着的。收拾心情,浅浅重新坐好。

  “你已经开始做股票了?”他也是最近才得到的消息的。那个不华丽的女人居然没有告诉他!

  “重点!”这种已经查出来的事情居然还弄来浪费她的时间!浅浅有点不耐烦的看着手机,思考着要不要就这样挂掉电话。

  “呐,浅浅,我认真的跟你说,你哥不是那么好超越的,你与其想这样来吸引他的注意力还不如直接放弃来得轻松。”看着涵江集团的股价,迹部认真的说,每一个字,说的异常的缓慢。

  “看不起我?”竖起满身的刺,浅浅挑衅的问。

  居然连小景都不看好她!

  “又是这样,你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吗?”每次都弄得他不华丽。

  “我又不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不在意的,浅浅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没错,她为的是自己。

  “我们认识多少年了,你和你哥的事情我还不知道吗?居然对我用这样低级的掩饰,江浅浅,你是看不起本大爷的洞察力还是在自欺欺人!”

  毫不客气,迹部觉得有必要把她敲醒。要不是青梅竹马,他才不会管她呢。

  沉默。

  浅浅忘记了,对迹部,什么样的借口都是没有意义的。那位。是拥有着无双的洞察力的帝王。

  “说话!”今天他是铁了心要让她好好的想一想,不逼到极致他不会收手的。

  被明亮的灯光晃花了眼睛,浅浅迷惑的看着,却不知道自己在看些什么。一如她一直在这样坐着,却从来没有想多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只是服从着自己的心而已。

  “说话!”命令的语气,迹部的声音带着些微的怒意。今天,不是她不说话就可以逃过去的。

  轻到几乎是虚无的,浅浅将自己埋进沙发,声音模糊着,却准确的表达:“小景,无论如何,我都要去试一下。也许,这真的不是一个好办法,但是,不撞得头破血流我是绝对不会甘心的。那是我唯一的,最亲的人!”即使现在他不管她了,但是,存在过的,已经烙印进了她的血,她的肉,她的灵魂。

  要她割舍,不如直接让她放弃生命。

  “所以我说你应该多认识一些人,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学什么股票,我都在怀疑下一次你的生日礼物要不要改成心理医生。”他怎么会摊上这样的青梅竹马?

  “你不算吗?”颓唐推却着,浅浅转移话题。

  股票,是她现在生活的全部。因为,哥哥,是她的全世界。

  而且,不是她不愿意尝试,只是,没有任何必要不是吗?

  她的生命力。除了哥哥,只有小景。

  “当年不知道是谁那么不华丽,居然对本大爷冷眼以对,爱理不理的!”要不是认为她足以配得上他的华丽成为他的朋友,他才不会理她呢。

  真不知道当时他怎么会认为这个女人足够强?

  “我一向都是这个样子啊。”不是自己人,那就通通都是外人。何必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呢?哥哥难道不会更重要吗?

  无语,迹部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相依为命这种不华丽的存在!

  “重点。”不再纠结,迹部直接说出这次电话的附加目的,“本大爷需要你的帮助。”这个女人虽然性格很不华丽,但是能力却是异常的华丽的。连他都不得不承认,这两兄妹,天生,就是应该驰骋股市的。

  “内容。”进入工作模式,浅浅打开笔记本。说这些比解剖她让她舒服多了。

  “本大爷要买下HTY。”看着手上的报表,迹部直接说出自己的计划。

  “关我事?”现在想买下HTY拆分卖掉的人并不少啊。

  “本大爷想让你来做。”这是他计划的开始。看着角落里的网球拍,迹部踌躇满志的说。

  “理由,这种事情,找我哥不是更合适?”她到底只是一个业余的啊。现在的她,也就是稍微好一点而已。

  “本大爷自己做的。”他自己的班子,怎么可能去找那种无论做什么都有一大堆人关注着的人。

  “出了什么事?”对于自己唯一的朋友,浅浅关心的问。

  “没什么,最近家里人有点专制,想反抗一下而已。”现在,他需要筹码。他迹部大爷可是最华丽的存在,规则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就是为了打破的。

  他绝对不会就这样放弃网球联姻的!

  “我尽力。”既然小景不愿意说,浅浅也不多问。需要她帮忙的时候,她帮忙就可以了。

  “那就这样吧,你那边现在应该是晚上吧。你早点睡。”被那个女人气疯了,迹部难得不华丽的忽略的时差。

  有点狼狈的,迹部结束这次骚扰。

  “没事,我可能今天就会去日本。”原计划是明天或者后天,但是,既然不会来了,她也无谓留在这个仅仅有家之名的地方。

  “什么事?”因为身上的中国血统,他记得浅浅不是很喜欢日本的。

  “交换生,立海大。”延续一贯的风格,浅浅关上电脑,准备收拾。

  “什么时候?”

  “马上订机票。”只要他挂了电话,她就动手了。

  “这样,那你订好了之后通知本大爷吧。本大爷勉强来接你。”

  “不用,我不是小孩子。”直接推掉,浅浅不认为有那个必要,浪费双方时间。

  “不华丽的女人,你应该感到荣幸。而且,你确定你可以自己去到立海大?”不是他怀疑她的能力,实在是以这位的嚣张,在日本这样讲究礼仪辈分的地方,很难不惹麻烦啊。

  “我哥哥有日本血统!”她的日语可是很好的。

  “你到的时候应该很晚了吧。”换个方式,迹部从安全方式考虑。

  “我的跆拳道已经考到二级了。”敢跟她打,那得自备医药费了。

  “本大爷很浪费你的时间吗?”直接切换到重点,迹部嚣张的问。

  “有点。”浅浅是诚实的好孩子。当然,这只限于少数人。

  “你……”

  “挂了,到了通知你。”

  不等迹部回答,浅浅直接挂断了电话。

  带上几件衣服,背上笔记本,浅浅直接去了机场。

  她没有需要通知的人。

  她从来都是这样自由自在,来去如风。

  流觞(修完)

  2流觞

  看着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浅浅本能的选择着僻静的小路。无关其他,纯粹的不喜欢身体接触而已。

  拉着行李,走进一条僻静的小巷,懒懒的倚在墙上,浅浅随手把行李扔在脚边,直接给迹部挂电话。

  “小景,来接我。”

  “啊恩,你不是不要本大爷接吗?怎么现在知道……”正在网球部训练的迹部接到了浅浅的电话。

  啪。

  浅浅直接挂断了电话。那位的自我模式一旦启动,浅浅通常都会直接屏蔽他。还是这样静静的站一会吧。

  仰头,无谓的看着灰色的天空,浅浅双手插在口袋里,好像已经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神思已经不知道飞到那个角落去了。

  然后,铃声,不停下的响。

  “是我。”收回视线,浅浅不情愿的将手从口袋里拿出。

  “你居然挂本大爷电话!”怒气蓬发的咆哮,让整个网球部都是一静,连周围的后援团都沉默了。似乎,连萧瑟的风,拂过花叶,沙沙的声响,静静的流淌的声音,都可以听清了。

  不过,对面的人是浅浅。和迹部认识了7年的人。

  “总有一个人要挂电话的。”很现实,浅浅几乎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迹部。

  “你在哪里?”大步走出网球场,迹部连桦地都没有带。

  “你不知道?”从她踏上东京的土地的时候,他不是就应该得到消息了吗?

  “本大爷就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不华丽的女人!”跟她说话怎么就这么累呢。

  “习惯了就好。”说多了,浅浅早就习惯了。

  “乖乖等着,本大爷立刻过来。”上车,迹部直接自己开车。

  “前一句略去。”命令而寒冷的语气,仿佛西伯利亚寒流提前来袭,席卷了迹部全身。

  他忘记了,那一句,是有专利权的。

  “江浅浅,本大爷怎么就会认识你呢?”偏偏他就还心疼她,那个女人却一点都不领情。

  “不知道。”

  “挂了,不要乱跑。”迹部这次率先挂断了电话。

  听着忙音,浅浅有些不习惯,似乎,总是她挂别人的电话。

  感受到阳光的暖意,浅浅将复又放进口袋的手伸出,缓缓的张开,任由阳光在指间穿过,不握紧,就不会流失掉所有。

  难道她真的如小景所说,是一个病态的傻瓜?还是她最近真的受刺激了,居然喜欢上了自我怀疑这种不华丽的事情?

  “你们,你们是谁?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让我过去一下。”纤细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和恐惧,竭力镇定着的矜持,在浅浅看来分外的可笑。

  真是,好吵啊!

  就不能让她一个人安静的等着吗?直接拿出耳机,浅浅转身,斜斜的将肩靠在墙上,她什么都没有看到,也什么都没有听到。

  无谓的浪费精力,是少数她最不喜欢的事情。

  当然,她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见义勇为的好人。好人?跟善良一样,对于她,都是遥远的名词而已。

  她还记得哥哥说过,经济人都是自利的,说难听一点,就是自私的。

  切,居然又想起来了。自责的猛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浅浅将音乐换成摇滚。让那样无边的喧嚣,还她心的宁静。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们……”

  好吧,那个声音实在是太吵了。浅浅挫败的取下耳机,拉起被弃之不顾的行李,准备走人。就让小景找一会好了。

  “啧啧,好白嫩的皮肤啊,躲什么啊,你以为你今天躲得掉吗?”流气的语调,让浅浅一阵不爽。日本的治安,真是惊世骇俗啊。

  “不要对真田小姐这么粗鲁嘛,慢慢来。”看来不止一个人啊。浅浅没有回头,只是眉头愈加皱在了一起。

  “就是,不急。你哥哥应该还有一会才回来。”

  是一个跟她一样被哥哥扔在角落里的孩子吗?浅浅心底的某一根弦被触动,有什么酸涩的东西缓缓的滴着,腐蚀着她的心。

  “就是啊,看到我这只手没有,就是被你哥哥打断的,你说要怎么陪呢?”

  “你哥哥……”

  “你哥哥……”

  不断的声音灌进浅浅的耳朵,酸涩的小溪逐渐汇成河流,开始奔腾着,绞得浅浅异常的难受。

  转身,浅浅眼里已经带着杀意,就是这群杂碎吗?

  “不嫌吵。”远远的看着围着一个小女孩的三个男人,浅浅挑衅的看着他们。

  “小妹妹,不关你的事,最好就不要乱说话。否则,多一个,我们兄弟更开心。”大笑,三个男人色迷迷的视线投到了浅浅的身上。

  “果然是很讨厌的眼神啊。”冷冷的评价,浅浅放下手里的行李,慢慢的走近。活动了一下脖子,看来,今天是应该运动一下了。

  “兄弟们,看来我们不用客气了!”为首的男人邪笑的看着浅浅,对着身后的人说。这个更漂亮,真田流觞,随时都可以找到机会收拾。

  嘴角拉开一个小小的幅度,目测的一下距离,浅浅直接给了冲上来的路人甲一个高位侧踢,狠狠的踢到了他的肋骨上。

  咔嚓!

  断裂的声音,成功的让后面的人脚步顿住。面面相觑,犹豫着是否要冲上去。

  “怕什么,我们三个她一个!”倒在地上的老大恶狠狠的看着浅浅,龇牙咧嘴的叫喊。

  “商量好没有,不要浪费本小姐宝贵的时间。”本质上说,浅浅和迹部一样,都是骄傲到骨子里的人。

  “居然这么嚣张!”好吧,某路人乙也不知好歹的冲到了浅浅面前。

  一个转身侧踢,浅浅的腿重重的击中小腹,“啧啧啧,动作太慢了。”摇晃着手指,浅浅很有诚意的评价。

  “你你……”老大已经爬起来了,可是依旧站不稳,路人乙还捂着肚子退到了不起眼的角落。最后一个就这样指着浅浅,看不出是气愤还是恐惧,不断的抖着。

  “不玩了?”一起上可能会让她头疼,可惜了,是一个一个来的。

  “玩?”

  “浪费时间。”拍了拍手掌上不存在的灰尘,浅浅转身。

  “呀!”

  猛然感觉到背后的风声,浅浅本能的往右一偏,左手迅速的挡住攻击。一个高速旋转,右手一带,将对方的后背暴露在眼前。

  毫不迟疑,浅浅直接起腿,最引以为傲的下劈。狠狠的踢在对方的脊椎骨上。

  “啊——”接着即使杀猪一样的嚎叫。两个同伙,直接愣在当场。

  将手上的垃圾扔掉,浅浅尖着手指,从包里掏出纸巾,捻出,缓缓的擦手。风轻云淡,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除了,她的手弄脏了。

  看着颤抖着双腿就要逃跑的人,浅浅恶魔一样冰冷的声音响起:“把这垃圾带走,不要污染环境。”简直挡路!

  不敢无视浅浅,两个同伙颤抖着,小心翼翼的看着浅浅,一步一步的挪近。

  走一步,看一下浅浅的表情,走一步,密切的注视着浅浅的动作。终于,挪到了他们那位老大的身边。

  秉着呼吸,没有受伤的那一个,颤着手,伸向地上的垃圾。

  “放心,他是不会去见上帝的。”只是用不用坐轮椅,就看他脊骨的强度了。
【[网王]为你钟情 语涵】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