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9)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9)】

  最后他们柳莲二看上一个不错的笔记本,真田弦一郎买了一把中国古剑,大家算是各有所获,回家时,柳生比吕士和柳生爱买了一些大包。因为在日本没有买包子的地方,中国的包子就显得特别的受欢迎,甚至有些中华街的包子每天是定数卖的。为此,他们出门一趟,总得带点什么回去给父母才是好的,于是,包子又变成了礼品。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星期天在家里吃过午饭,柳生爱由柳生比吕士亲自送到了东京舅舅家,临走前,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关在房间里不知道说什么,柳生爱将买来的其中一只发簪送给了南玲子,将后来买到的一副山水画送给了南直人,至于南彦一,柳生爱还真不知道送什么,最后只好按柳生比吕士的提议为他亲手绣了一个十字绣,这里很流行,而且非常的简单,这样一来,大家都高兴了,柳生爱也轻松了。

  等柳生比吕士离开以后,柳生爱发现南彦一看自己的目光很奇怪,就好像什么绝世珍宝一样,害怕眨个眼就不见了,这种感觉让她不得不提前回房睡觉。

  南彦一可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目光吓人,他只知道照比吕士的说法,已经有不少‘不法分子’盯上了他捧在手心的妹妹,天知道他这个哥哥才刚享受到一点乐趣,找到一点应有的责任感,竟然就有人想跟他抢人,真是太不明智了,他觉得严防死守,绝对不给‘敌人’留一丝可趁之机。

  收到柳生爱给自己的爱心礼物,南彦一更加确定这个妹妹就跟比吕士讲的一样,不能太早被人抢走,就算日本早婚很正常,他还是决定好好照顾自家妹妹,让她上大学之后再谈恋爱。

  南直人和南玲子对于自己的得到的礼物一样高兴,两人直道有女儿贴心,完全没有把儿子纠结的表情放在眼里,也可以说他们完全忽视南彦一的存在,一个劲地聊柳生爱。若换做从前,南彦一一定会跳起来反抗,叫嚣自己的委屈,可是现在他心里有事,根本就没有把父母对自己的忽视放在心上。

  楼上,柳生爱躺在绳子上闭目沉思,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出现已经改变了楼下一家人。

  正文 第十八章 点穴

  回到学校,柳生爱还是同过去一样,上自己的课,发自己呆,由南彦一接送,中午同一大堆的王子吃饭。至于其他人的不平,她完全不把别人的挑畔放在心上,若是瞪眼,就当别人眼睛抽筯;若是叫骂,就当疯狗在叫;若是动手,那就不好意思了,她会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还回去,并且让这些人找不到理由来找她的麻烦。只是看现在这个情况,应该是不能在看不到的地方动手,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还击。

  “柳生爱,你能吓到别人,可吓不到我,你不是会躲吗?看你怎么躲!”某神情像黑社会的女孩,冲出来就一顿大叫,随后拿出一个油漆桶直接朝她泼来。

  柳生爱没有想到这次来找麻烦的人居然会搞这意想不到的招,若是这红色油漆泼到她身上,指不定别人要怎么传了。单手撑着桌沿,一个跃身,虽然躲得极时,不过裙摆还是沾上不少。

  “看你能躲到哪里去,你们两个往这边。”

  三面夹击,只剩一个背后的窗户让人逃跑,看他们的意思,似乎就是让她束手就擒。柳生爱挑挑眉,万年不变的小脸上换上冷笑。她可没指望周围的人突然就生出一点正义之感,帮她叫来南彦一,或者出来帮她什么的。在这个只讲实力的冰帝,若是没有反抗的能力,那就只能被别人欺负。

  事实上,不是柳生爱不想踢翻他们手中的油漆桶,而是他们手中的油漆桶同时朝着她这个方向泼,她有本事踢掉两个,却没有这个能力在一瞬间解决三个人。面对这样的处境,她能选择的只是跳窗,虽然是三楼,不过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影响,最多就吓吓别人,另外就是没有在最快的时间内打倒这些人,弄得一身油漆。

  “哼,柳生爱,你再叫啊,看谁帮得了你,南学长现在离得远了,王子们又不在这里,看你这个狐狸精还能迷惑谁。”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我迷惑谁,还是你一个也迷惑,所以才想方设法地找我的麻烦。”很不给面子,柳生爱气质出尘,可不代表她的内心同气质一样,烟火不食,只待别人动手欺负,天知道日子过得久了,她学得最多的不过就是借着所谓的平静表面给所有不平人士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天知道外表如何跟内心是一点关系都占不到的,再者她受的教育里没有一个是教她坐以待毙,任人欺负之后哭鼻子的。

  “都这样你还嘴硬,给我泼,看她到时候还敢这样。”

  周围看戏的人不自觉地拉开距离,以免自己被殃及池鱼,柳生爱看着三面泼来的油漆,突然觉得自己担心过了,一个旋身,她以脚尖借力,一个跃身踩在某位泼油漆的女生头上,然后用力将人踢向泼满油漆的课桌上,看着她被染得红通通的样子,拿起一旁不知谁的笔飞快地和射向另外两人的穴道。

  本来还以为他们会训练有素,三人同一时间出手,现在看来,确定是她想多了。

  “真是高看你们了,刚才还想着躲不过呢!”话语一落,柳生爱已经拿着他们手中的油漆桶直接盖在了他们自己的头上。

  看来,好日子过久了,没有一展身手的机会,闹得她都不知道点穴就能对付这些人了,一一将油漆桶扣到他们的头上。

  “小爱——”当南彦一跟部分王子冲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场景,动手的人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任由柳生爱将油漆桶扣在他们的头上。

  迹部景吾为自己刚才跟着冲过来的举动感到汗颜,看着这场面,又不禁将到跟的太不华丽硬生生地改成了这行为还算华丽!

  “小爱,这是怎么回事?”南彦一看着其中一个能动一脸害怕地缩在一旁,又看着另外站着不动的人,一脸油漆,却害怕地盯着他们,似乎是没有想到他们会来得这么快,而且就连迹部景吾都跟着来了。

  隐去眼底的冷意,柳生爱只是用了低头的那一瞬间就恢复成他们眼里那个云淡风轻,永远扬着一抹微笑的清淡女子。“没事啊,不过是交流交流欺负别人经验罢了。”

  最先跟着南彦一跑来的向日岳人为了不让手里沾上油漆,一样拿着一边不知是谁的笔戳戳站着不动的某人,好奇地问:“小爱,你做了什么,她怎么都不能动啊?”

  这一问,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柳生爱的身上,这样神奇的举动在古代算是随处可见,就好比江湖无处不在,习武的人也一样无处不在一样。只是在现代,这些都差不多失传了,偶尔出现一下,当然会引起别人的关注。

  “没做什么哦,只是在戳了她身上的某个穴位,让她不能动,两个小时之后,她就可以动了。”对于自来熟的某些人,在经过几次纠正也没有达到效果后,柳生爱也懒得跟他们计较了。再者两个小时,他们又站在窗户边上,这油漆应该差不多全干了。

  “为什么是两个小时,小爱,你有定时间吗?”向日岳人可是难得当一回好奇宝宝。

  柳生爱讨厌解释,早知道会引起关注,她从一开始就不说了。“按出力的程度来算的,若是好奇去看看有关中国有关穴道的医书就会明白了。”提脚走到那个还能动的女生面前,淡淡地道:“你是要自己动手,还是让我亲自把这个扣到你头上。”

  “你不是已经动手了吗?”女生一脸惊骇,她都摔成这个样子。

  “是吗?我没觉得。”望着脚边的桶,柳生爱表情平淡,嘴角扬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好似邻家女孩,却硬生生地给人一种不得不屈服的威慑感。

  女生见所有人都盯着她,却无一人帮她求情,一咬牙,将油漆桶扣在了自己的头上,虽然听到周围不时冒出的讥笑声,却不敢像平时一样嚣张叫骂。

  忍足侑士看这场景,扬着笑道:“小爱对付人的手段真不一样啊!”

  “呵呵,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很公平。”柳生爱闻着满教室的油漆味,皱皱俏鼻道:“哥哥,我们出去吧!”

  “啊……恩!”南彦一此时完全被柳生爱强悍的行为所震憾。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以迹部的能力,柳生爱当然不费任何气力就有了可以换洗的地方和新的校服,至于原先的那件校服是不能穿了,裙摆那一大块油漆没有弄到身上就是万幸。

  迹部景吾一行人坐在学生会会长办公室里,每人手中一杯果汁,茶几上更是摆着不少好吃的蛋糕和饼干,除去正在狂吃的向日岳人,其他均将目光放在坐在一旁的南彦一身上。

  “南学长,那个什么穴道的,你知道吗?”对于新奇事物,就连一向凤长太郎的都忍不住想问个明白。

  “对啊!南学长,小爱说的不清不楚的,让人更想知道了。”向日岳人从蛋糕里抬起头插上一句。

  忍足侑士看着向日岳人的样子,笑着递上面纸,目光同他们一样紧紧地盯着南彦一。

  “南学长,这个女人这次的确又华丽一次。”迹部家有生意在中国,所以他很早之前就开始学习中文,他看过一些中国的小说,好似在某个武侠小说上看到过所谓点穴,说的好像一门功夫,只是不太明白,现在看来那些书籍也不是完全骗人。

  南彦一面对如此火热的目光,急得连学长的架子都忘了。“我也不知道,之前和小爱没怎么相处过,我们的兄妹感情是从她转学到冰帝开始培养的,所以你们不要用这种带着疑问的目光盯着我,我没有答案。”

  “这样啊!真是太可惜了。”忍足侑士推推鼻梁上的平光眼镜,有些惋惜地道。

  南彦一还想说什么,就见柳生爱一身清爽地自会长室迹部景吾的专人浴室里走了出来。当事人出来了,南彦一一下子就将其他人抛之脑后了。“小爱有没有被他们伤到,真是一群野蛮的女人,敢明着挑事,不让他们长点教训,以后还了得。”

  “这件事就交给本大爷来处理吧!”

  “恩!”南彦一回头朝迹部景吾点点头,回过头一脸讨好地笑问:“小爱,那个点穴你也教教哥哥好不好?”想着学会以为,看那个混小子不爽就趁着他做最累的动作时点上一点,看他们还闹。

  “不行哦!这个东西若是没有掌握好会出人命的,哥哥还是不要学的好。”没有内力的俯助,又不是学医之人,力道掌握的不好就会置人于死地。柳生爱知道南彦一是觉得好玩,可是她却不想让他惹上麻烦。

  “这么麻烦,那就算了。”听说有危险,南彦一也就不强求了。

  “若是没事,今天请假吧!我想出去走走。”柳生爱对于这些女生喜欢互掐的理由真的很无语。

  这算什么,都是一些发育还不完全的小P孩,好吧,她承认这里所谓的男孩子长得比别的地方的成年人还强壮,女孩子长得比奶娘还壮观,真不知道他们到底都是吃什么长大的。到是她这小身板还算正常一点。

  “啊,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走。”

  南彦一见她坚持,只得答应,但要求过多,比如电话是否能正常通话等等,等他说完,众王子都是一脸黑线,柳生爱更是成45度角望天。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闹事的主角走了,可是闹事其他三人还在这里,唯一能动的吓得有些神情涣散,其他两人还是保持着原样,一动不动,让其他人看着颇具喜感。

  先前他们实力不济被打败了,后有王子驾到,他们本就是犯错的人,自然不敢开口,现在人都走了,他们自然要想法自救了。天知道他们为了恶整柳生爱,在这油漆里可是加了不少胶水的,现在全倒在他们自己身上,这要洗掉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

  “彰子,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点想办法帮我们啊!”

  “是啊,难不成你想看着我们身上的油漆变干吗?”

  那个叫彰子的女孩坐在地上,一脸哭相地喊道:“我也想动啊,可是她不知道怎么碰了我一下,我的腿就没感觉了,她根本就不是人,她是妖怪,太可怕了。”

  面对彰子的哭叫,其他两个女生想着自己也要这样站着等两个小时才能动,不禁跟着哭出来,眼泪在冲刷出好几道小道,看起来更加抽象。

  上野村正很久不曾问过那个叫柳生爱的小女孩的事了,今天问了一下石井佑情况,说是非常的平静,只是把后援团得罪的一干二净,却没人能出其左右,让她好看。这就让上野村正好奇了,不显山不显水就能震住冰帝这些眼高于底的千金少爷们,他到是要看看她用了什么法。

  二人一路走来,有不少人打招呼,可是刚走进教室也被这红漆吓了一跳,若非教室里的学生还活自如,没有丝毫的惊惶,这根本就是一命案现场。

  “这是怎么回事?”石井佑皱着眉头问一旁的学生。

  凡是A班的人都知道这个班主任是不能糊弄的,不管是做了坏事,还是动了不该动的人和事,都要实话实说,大部分这个班主任都能给你摆平,可若是说了假话,那么不管你会怎么样,他都不会插手。

  被叫到的人当然好是实话实说,上野村正可是听得眼前一亮,尔后上前观察一下三个女生,问了几个问题之后,竟挑了个位置坐下来,说要等待结果,看她们是不是两个小时后真的能动。

  上野村正除了教育事业之外,最爱的就是研究武学,特别是中国武学。当年他去中国旅游遇到危险,一位身穿道袍的男子用笔墨难以形容的姿态救了他,还没等他道谢就离开了,这成了他最大的遗憾。至此,他一头钻进了中国武学的研究中,便因此结识了不少朋友,只是他本人没什么学武的天赋,理论到是一大堆。

  这次遇上书上说已经失传的点穴手法,不禁生出爱才之心。

  事实证明柳生爱的话一点没错,两个小时不多一分,不少一秒,三人都能活动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损伤,只是他们身上的油漆已经凝结成一团一团的,恐怕要彻底洗干净,得费上不少功夫。

  正文 第十九章 除妖?

  柳生爱在冰帝众人眼中算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从没有看过她像一般女生那样追着王子跑,也没有看到她因为王子的接近而欣喜若狂,或者做出什么仗势欺人的举动。她只是平平淡淡的坐在属于她的位子上,静静地呆着。不主动去交际,也不理会别人的接近。除去南彦一和每天一起吃饭网球正选们,她似乎对任何人都一样。

  ‘油漆门’事件之后,柳生爱就从女巫升级到妖精一般的人物。当然这种升级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好处的,比如一般的学生见到柳生爱就不是远远的避开了,而是迅速逃离,生怕晚一步就会被吃掉一样。至于还敢继续找碴的人,请假两天的柳生爱只能说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连带着这里的人也特别的疯狂。明明把她描述的跟妖怪一样可怕,却又一次次地跑到她的面前来挑战她的耐性。

  看来,妖精之说只是某些人用来迷惑其他人,给自己找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然后借着为了别人的安全,打着所谓‘除妖’的幌子来消灭她。

  可笑的言论,若非柳生爱不喜欢拥有凉薄的性子,她也许会像普通少女那样尖叫地反驳,告诉所有人自己不是,又或者闹出一两件别的事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不过,柳生爱就是柳生爱,她不是任何人,她只是一个喜欢用微笑掩饰一切,独立又自主的女孩,她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亦不喜欢别人占自己的便宜。

  “小爱,有什么事立刻打哥哥的电话,若是遇上那些不识相的家伙通知我,到时我会领着大家来把他们灭掉的。”南彦一不是没想过阻止这些言论,可是毕竟嘴长在人家身上,又没有人在他们的面前说这些话,他就是再气,也只能等迹部景吾找出真正的‘凶手’之后再说。

  “啊,有事的话我会给哥哥打电话的。”柳生爱嘴里是这样回答的,可是垂下的眼敛里却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恩,长太郎在你隔壁,有什么事也可以找他。”

  “恩。”

  “还有……”

  “……”

  等到柳生爱被送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她已经记不得南彦一到底跟她交代了一些什么了。另外,柳生爱很庆幸他们今天有比平常早点出门,不然等到南彦一到教室时一定是迟到。走进教室,柳生爱很敏锐地发现班上的人看着她的眼光有别于学校里其他人看着她的恐惧,那是一种非常火热的目光,好似羡慕、妒忌、讨好等等的意思。

  一头雾水,柳生爱不记得自己有做什么让他们觉得伟大的事情,而且自从她到这个班起,她好似连一个说话超过五句的人都没有。唯一算是接触过的就是做为班长的北川秀一,除此之外,她似乎没有跟任何一个人说话。

  “柳生同学,你家里跟校长很熟吗?”女生甲在跟家人说了校长对柳生爱的特别关注后,家里人就嘱咐她要好好跟柳生爱相处。要知道在冰帝上学是一种荣誉,也是各个家族交际、联姻的产地。而关于上野村正的家世,人人都知道那是同迹部集团不相上下的存在,至于他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当校长,自然只有他自己知道。

  “对啊,校长居然亲自问起柳生同学的情况,好了不起。”女生乙也不甘落后地跟上搭话。

  柳生爱看着其他人蠢蠢欲动的样子,微笑地道:“要上课了。”

  “啊!柳生同学,我们下课再聊。”

  “是啊!”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到中午的时候,柳生爱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南彦一,说是她自己会过去,让他不要过来了。南彦一起初不同意,柳生爱只是告诉他,她已经走到半路上了,他才收声说让她快点。

  柳生爱的饭盒一直都是由南彦一带到学校的,想起南彦一的理由,她不禁想笑,即使她真的有些瘦,也不至于连个饭盒都拿不起吧!

  真是一个可爱的哥哥!

  此时的樱花已经凋谢的差不多了,许多绿意已经代替了原本全是鲜花的枝头,虽然没有昔日的惊艳,却另外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生机。

  漫步于通向餐厅的小道上,时不时地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女生,男生,或者男女一起走到树下或者其他地方聚餐,这样的场景并不多见,大致上柳生爱知道冰帝的学生都在餐厅就餐,毕竟是迹部集团找来的厨子,他们的手艺不容置疑。虽是如此,南玲子还是以营养跟不上为由,每天为他们准备午餐。

  “柳生爱,我是某某家族的继承人,现在我就要用我阴阳师的能力把你这个妖怪除掉,还大家一个平静安好的学习环境。”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路人甲顶着一副阴阳师的装扮,拿着一张符纸大喝一声,就开始念所谓的咒语。

  这样的举动让很多原本要去聚餐或者到餐厅的老师、学生纷纷围了上来。

  柳生爱轻皱眉头,对于被人当成妖怪这种事,轮回这么多世,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虽然感觉很新鲜,可是被人当成笑话来看,她可不喜欢。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请让开,我还要去餐厅用餐。”

  “住口,不要以为你……啊!”路人甲正自说自话,对于自己能吸引这么多人关注的举动而洋洋自得的时候,柳生爱闪身在他的颈上一敲,(此情此景,请自行参照猎人,奇牙在天空竟技场上比赛时的英姿,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也不看他以什么姿式倒地,只是头也不回地往前面的餐厅走去。

  这不知道算不算公然动手打架,柳生爱不知道,也不清楚,周围的学生不敢惹,有些老师不出声,不代表没有老师会出声。

  “这位同学,你公然袭击其他学生,请跑我去一趟教导处。”某四眼老师自认正义地站了出来。

  柳生爱看着他脸上如瓶底一般的眼镜,嘴角轻扬,有些狂妄道:“袭击,他是伤了还是死了,不过是睡一觉,难不成老师不睡觉吗?再者,老师是管上课的,就不要把手伸到人家风纪委员的范围里去。”

  “噗嗤~~~”不知道是谁笑出来的。

  “你——”四眼老师手指颤抖,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既然老师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管什么,就好好做自己该做的事,再不然,你可以带着这位同学去医院走一趟,若是拿到所谓的验伤报告,再来找我吧!”柳生爱前世的父亲是谁,是杨过,那样一对夫妻教出来的女儿再沉默也不会把世俗放在眼里。
【[网王]轮回 白薇薇(9)】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