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50)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50)】

  “你——”

  “凯莉桑喜欢国光,那证明你的眼光跟我一样好,可是你不是国光的茶,他不喜欢你,若真的喜欢你,不用你用尽心计,他就会主动走到你面前,正如他主动走到我面前,为我挡去一切风雨。”偎在手塚国光的怀里,柳生爱发生自己似乎只在这短短的几天里适应了他的体温,眷恋他给的温柔。

  旁边的其他客人似乎早看出凯莉的企图,现在看见这样的画面似乎早就在预料之中,不过让他们意外的是眼前这个瘦瘦小小的女孩竟如此沉得住气,面对凯莉的挑衅,竟然连神色都没有变过。

  “国光,我们出去透透气吧!”

  “恩!”

  面对他们相携离开的背影,凯莉怒也不是,恨也不是,想冲过去扯破她平静的外表,可是现在的她在别人眼里是个笑话,若是继续闹下去,以后她也不用在这网球经纪人里做了。

  “小爱,对不起。”对于今天的事,手塚国光觉得很抱歉。

  握着他的大掌,十指相扣,柳生爱看着前面的藤椅,拉着手塚国光坐下。“这又不是国光的问题。”

  “等比赛过后,我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恩。”

  有些事情让当事人自己处理,比得上无端干涉的好,特别是这种感情问题,若是放心了,那就全权交给他,不要怀疑,不要多想,全心全意的信任会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不少。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柳生比吕士意外得知柳生爱在美国,并且跟手塚国光住在一起后,心情那个激动,恨不得第一时间飞到美国去把手塚国光给宰了,他妹妹才刚到十八岁,那个家伙是不是下嘴下得太早了点。

  这订婚跟结婚差远了,没结婚就得保持距离。

  本来他还以为手塚国光一座冰山,没那么多心思,哪知道这厮人前人模人样的,人后下手这么快。

  “表哥,准备好了就出发吧!”

  “早准备好了,手塚那小子太不老实了,敢欺负我们的妹妹,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南彦一挥动着结实的手臂,好似手塚国光就在他面前。

  “恩,对于不守规矩的人,是该好好教训一番。”

  打点打点行装,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以接柳生爱回家为由成功获得双方父母的支持。当天报告,当天晚上就上了飞机,两人想着很久未见的妹妹,心里相当的激动,又十分地期待,激动见到妹妹,期待狠狠地把手塚国光那个色狼狠揍一顿。(小声声明,这是两位妹控的心里话,不算作者个人的观点。)

  毫不知情的柳生爱依然按时打电话或者发短信给家人报平安,到是手塚国光的比赛日期到了,为了给他加油,柳生爱放下手中一切事物,专程到现场观看比赛。说实话,她对网球的理解就是一种运动,闲暇时可以锻炼身体,打发时间,至于王子们对它的喜爱她不明白,也不打算明白。

  比赛很激烈,场中分成两派,柳生爱惊讶地发现叫手塚国光的名字的人比较多一些,这到是一个新奇的发现,要知道在美国,种族歧视的问题再怎么解决,还是有一部分人保留着原有想法,当然有些人即使接受了,可骨子里还是有一种比别人高贵的优越感。这样的观点柳生爱觉得很NC。

  在她看来,人与人之间其实没有什么高贵与低贱,只有有能力和没有能力,努力向前和自甘堕落这样的分别。

  “你觉得你能给他带来什么?”

  突如其来的问话拉回了柳生爱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神游的思绪,目光落到一旁吞云吐雾的凯莉身上,柳生爱觉得她执着于一个不可能的问题,她不累,她看着也觉得累。

  “那你觉得这样死缠烂打就能让国光甩了我接受你吗?”

  “你——”

  “我怎么样是我的事,国光选择了我就是最好的答案,你不是没有机会,也不是没有时间,他不喜欢你,即使你在他身边一辈子他还是不喜欢你。为难我有意思吗,还是你认为找我的麻烦可以给你成就感,或者说让你失落的心获得一丝安慰。”

  凯莉愕然地盯着她,对于她突然变得伶牙俐齿有丝讶意,从第一眼见到她开始,她是不好惹,可没这般咄咄逼人。

  面对凯莉目瞪口呆的样子,柳生爱只能说这孩子承受力太差了,不过是刚开始就受不住了,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别人,这不是很可笑么?

  两人就这样看着对方,谁也不开口,对峙继续,谁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等球场爆发出一阵阵尖叫声后,他们同时意识到比赛结束了。转过身,看着手塚国光不同以往的样子,柳生爱知道这一次他成功了。

  “小爱,我做到了。”

  “恭喜你!”

  此时除了拥抱,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为他做些什么!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失败的庆功宴

  赢了比赛,等于完成了一半的梦想,手塚国光到美国这几年,参加了大大小小不少比赛,有输有赢,但今天不同,这个比赛对他而言是一种承认。

  鲜花、掌声、喝彩,柳生爱看着站在领奖台上展颜微笑的手塚国光,不禁为他的成功而高兴。毕竟努力这么久,怎么可能没有收获呢!

  欢笑庆祝,好不热闹。

  跟手塚国光关系不错的几个选手都嚷着要手塚国光请客,手塚国光平时在冷淡,这个时候也不会拒绝这样的提议。一行人挑了家五星级酒店进行庆祝,吃吃喝喝,有哭有笑。

  手塚国光先像大家介绍了柳生爱,随后一直牵着柳生爱的手,至于敬酒什么的他即使不是酒国英雄,也一律将柳生爱名下的酒全部挡掉。

  柳生爱不能碰酒,她自己非常清楚,若是喝醉了直接倒下睡觉也就罢了,可是若是做了其他事,她这张‘老脸’该往那搁,还是谨慎一点,免得让人看了笑话,还连累新得冠军的手塚国光跟自己丢人。

  对于手塚国光的爱护,其他人很自觉,不拿人家的未婚妻开玩笑,况且这种高兴的时候,自然要捡开心的事情来做,另外人家正牌未婚妻若是真的能喝,必不地在未婚夫大喜的时刻扫兴。这样一想,大家都不勉强,就算要喝,也是他们拿酒,柳生爱拿果汁,总体来讲气氛维持的不错,宾主尽欢。

  聚会上有开心的,有识趣的,当然也会有不开心、不识趣的。

  凯莉坐在一边,对于柳生爱的话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她心高气傲惯了,突然有一个比她漂亮,比她优秀的女人出现抢走了她所有的风头不说,还不费吹灰之力地得到了所有她费尽心力也不能得到的爱情,这叫她怎么能甘心。

  俊男美女,天生一对,游走于聚会当中,不可避免地赢得所有的目光,她好想代替她站在他的身边。

  “凯莉,恭喜你,又挖到金矿了。”同为经纪人的比尔可是很羡慕她的好运气。

  “呵呵,什么金矿,马上就换人了。”她努力了这么久,正牌女友一来,她还不是一样要靠边站。

  比尔一脸讶意,目光穿梭于凯莉和手塚国光、柳生爱之间,很快就明白了这里面的矛盾,他不否认手塚是个吸引女人的男人,可是他们也看得出来他对凯莉完全是合作关系。“有些事勉强不好,与其两样都得不到,不如想办法留住其中一样。”

  留住其中一样吗?

  凯莉的目光停留在手塚国光的身上,似乎是想在他身上留下一独属于自己的印迹一样,喃喃自语,事业或是爱情,她若是不做出一个选择,就可能一下子失去两样。

  答案其实很明显,爱情容不得她选,不管她是什么样的意愿,她都注定要失去,理智告诉她选择事业,去找手塚国光和柳生爱说清楚,把工作留下,然后收心。可是这份感情真的这么好放下,她就不会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找柳生爱的麻烦了。

  “比尔,你说手塚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

  “呵呵,凯莉,别傻了,爱情这东西按中国人的说法是缘分,按我的想法,那就是你们没有那个磁场。”有些不好意思地耸耸肩,比尔觉得这种事劝不得,只能实话实说,不适合就是不适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勉强也只能维持一时,不能维持一世。

  一口干掉杯子里的酒,凯莉有些摇晃地起身拍拍比尔的肩道:“我想我知道怎么做了,不就是失去工作吗?再找就有了,至于手塚国光我还要争取一回。”

  比尔傻眼,他明明是希望她选择工作的,怎么一下子就变成男人,这想法真是?工作可以再有,男人不是也还有很多吗,怎么就不去看看别人,一定要抢人家定好的呢!

  女人的心思还真是不好猜,只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想是这么想的,可是比尔觉得自己还是跟上去看看才好,一起身,望到旁边那一大堆的空杯子,他只想说喝酒误事啊,这服务生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就不知道把酒杯收走呢,让他看到这些不就是要让他去收拾烂摊子么?

  哭笑不得却也无奈,比尔大步向前,心里只盼着凯莉能直接醉倒让他送回去得了。

  可惜凯莉没错,还这么歪歪倒倒地跑到了手塚国光和柳生爱的面前,打断他们跟别人谈话,醉眼朦胧地把目光放在手塚国光的身上,认真道:“手塚国光,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发誓只要我们能在一起,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你接受我好不好?”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一下飞机就想准备打从手塚菜菜子那里得来的座机电话,想让手塚国光来接他们,无奈此时的手塚国光正在酒店里庆祝他首次夺冠,不要说座机,就连手机都一并关了,怎么可能听得到。

  “表哥,你打一下手塚国光的手机,臭小子,想娶我们的妹妹,还敢不来接机,真是胆大包天。”对于手塚国光,柳生比吕士在习惯了真田弦一郎的面瘫之后,冰山神马的他已经免疫了。

  南彦一和柳生比吕士俊逸的外表和与西方人媲美的完美身材吸引了不少女性的注意力,甚至有人拿着手机对着他们拍来拍去。可惜两人现下无暇对别人露出笑意,南彦一正努力翻找手机号码。好不容易找到了,又发现无人接听,换成柳生爱的号码也是相同的结果。

  “怎么回事,小爱的也打不通?”

  “不会是手塚国光把小爱骗到什么地方去了吧!”二人世界,就知道那个小子忍不住想‘吃’掉他如花似玉的妹妹。

  “不可原谅!”咬牙切齿,南彦一觉得若是手塚国光在他面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挥上一拳让他长长见识。

  他们的妹妹有这么好碰的,且不说这家伙每次见面都冷着一张脸,像别人欠他好几亿没还似的,天生的讨债脸,若不是他们小妹年轻没见识,怎么可能挑中他,说到底迹部景吾那家伙虽然自大了点,骄傲了点,可比手塚国光可华丽多了。南彦一越想越觉得自家妹妹亏了,等想办法把她带回去后,他一定得想办法让她多看几个男人,怎么能一下子吊死在一根冰棍上呢!

  “现在怎么办,手机打不通,座机没人听,想来就算去了手塚国光的住处也不一定能找不到人,要不我们先找地方住下再说。”柳生比吕士提议。

  “也只有这样了,等安顿好了再说。”南彦一想想觉得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两人找询问处问了一下,然后打车到了离手塚国光家不远的一家酒店住下。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就算是头等舱,那也累得不行,本来硬挺着就是为了让手塚国光好看的,谁知道时不与我,他们来了,可要找的人却不见踪影,真是浪费他们的表情。

  为了方便行事,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要了一个双人间,两人整理一下行礼,柳生比吕士先一步拿着睡衣进了浴衣,南彦一负责叫客房服务。在等待的过程中打开电视,一个台转过一个台,直到看到有关手塚国光比赛的重播,才明白为啥今天费了这么大的劲没找到人,敢情得了冠军跑去庆祝了。不得不说手塚国光这家伙还是很有本事的,有的人打了一辈子网球也没个名头,有的人努力一辈子也不一定能爬到巅峰,而他不过短短几年的时候就拿到了冠军,若是再接再厉,闻名世界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可是他若是还要继续当职业选手,那不就表示他家妹妹要不继续流浪,要不回日本等他,再不就是跟着他跑,这怎么想都觉得委屈呢!

  “表哥,我洗好了。”柳生比吕士拿着毛巾一边擦拭头发一边走出来。

  “比吕士,我在想小爱若真的要跟着手塚国光这家伙的话,似乎一点好处都占不到,来,你来看。”一把将柳生比吕士扯到旁边坐好,指着电视,简单几句话就把自己的意思充分表达出来了。“我的意思是再给小爱找一个,把这家伙甩了。”

  柳生比吕士沉吟数秒道:“的确,若是要上小爱好好地留在日本,手塚国光还真得出局。”

  “哼,什么出局不出局,这家伙跟咱们不一样,我们虽然喜欢网球,可是不会因为网球就放下一切,要知道很多事情都是咱们的责任。”妒忌啊,若是他们也能不负责地任性上一回,恐怕现在就是对手了。

  “表哥要是真想打网球,舅舅也不一定不同意。”都是自己的意愿,没什么好后悔的,嘴皮子耍多了,指不定某个时候就真以为自己委屈了。“表哥,说一下咱们的计划吧!”

  “还能怎么样,明天一早就去手塚国光的公寓,他最好是老老实实的,若是他敢越雷池一步,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怪只怪他们来晚了,否则一定不会让他们住在一起的。

  “恩,表哥进去洗吧!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手塚国光的公寓来个守株待兔。”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才能看到最真实的一面。

  达成共识,南彦一拿着睡衣进了浴室,柳生比吕士继续看电视,等客房服务到了,两人简单地用了晚餐,再洗漱一番,就早早地上床睡了。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谈话被打断,手塚国光微皱眉头地对旁边的两位朋友微微点头示意,表示道歉,本想换一个地方再谈,谁知凯莉根本没有走的意思,很直接地就高声宣扬她的爱意,声音之高,让在座的人纷纷望了过来。

  手塚国光觉得有些话自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根本没有再重复的必要,他记得以前的凯莉做事都是干净俐落,从不拖泥带水的,为什么这一次死拖着不放,若是他给了她什么暗示,他无话可说,可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没有必要一提再提。

  “对不起,我只爱小爱一个人。”

  “为什么?我自问不比她差,而且这几年我一直陪着你,她连一次都没有出现过!”为什么不试一试,说不定她才是最适合他的人啊!

  比尔还是来晚了一步,若是没有犹豫,也许就不必闹得这么僵,这个样子以后就是遇见了恐怕也不好多说一句话。“凯莉,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没有,我没有喝醉,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我只是不甘心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却一点回应都没有得到。”推开比尔,凯莉有些执拗地盯着手塚国光。

  柳生爱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适合扮演坏人的角色了,在学校是如此,离开学校之后还是如此。不过她似乎没有不悦的感觉,要知道当你被人嫉妒与八卦的时候,哭泣与退缩只会把你脆弱一面呈现在对方面前,好似在祈求对方的怜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柳生爱知道越是面临这种情况,你就越要抬头挺胸,骄傲的面对这一切,因为,有人嫉妒与八卦于你时,这说明,你有让人嫉妒的优点和资本。就好似成功的人总是会被人说三道四,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虽然他们没有当面承认你的成功,却也从另类的方面承认了你成功的事实。凯莉喜欢手塚国光她一点都不讶意,优秀的男人谁不喜欢,只是她不喜欢她摆着一副手塚国光负了她的样子斥责他。

  “不甘心,请问你凭什么不甘心。国光有暗示过你,还是追求过,又或者面对你的示爱有所保留或者欲擒故纵?哼,我想这些都没有吧!”负心汉之所以被称之为负心汉,那是因为他骗取了别人的感情,现在别人什么都没做就扣上一顶大帽子来败坏别人的名声,这不是很可笑么?嘲讽地扬扬嘴角,柳生爱冷着小脸,不留情面地继续道:“凯莉小姐,你说你付出,那么请问国光有付你薪水吗,有吧,既然你接受了薪水,那么你做的只是你的工作,这不是很正常么?我容忍你一次又一次地挑衅,不代表我怕你。以后说话请小心一点,不要自作多情之后再怪别人没有回应你。”

  抿着小嘴,柳生爱不悦地将手中的果汁放到一旁的桌上,目光冷凝地盯着对面有些不稳的凯莉。

  “你——”凯莉恨恨出声,然后又笑了起来,“对,对,我怎么忘了伶牙俐齿的你了,若是没有你,我不会失去所有的一切。”

  “原来像凯莉小姐这样专业的经纪人除了工作之余还要接收选手本人!”

  手塚国光顺手也将自己的酒杯放到一旁的桌上,同柳生爱并列,不过揽着柳生爱的纤腰的手一直都未曾松开,对着凯莉和比直放冷气,就差没脱口让他们出去跑步了。“我自认为没有亏欠凯莉桑,我希望凯莉桑能记住,我们之间除了合作关系,我从未越矩,另外,我想我们已经不适合合作了。”

  不知道手塚国光早就有换人的打算的比尔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多嘴,“手塚桑,凯莉只是喝醉了,我想不需要为了这个解除合作关系吧!”

  “我觉得很有必要,没有人能平白无顾地让我的未婚妻受委屈。再者一个专业的经纪人把私人的感情带到工作中,不只影响了我的训练,还伤害了我的家人。今天也差不多了,谢谢大家,改天再和大家聚。”

  点头示意,柳生爱看着前一秒还很激动,现在却歪歪斜斜靠在比尔身上睡得天昏地暗的凯莉,一阵无语地回身拿起酒杯,喝完之后对着揽着自己的手塚国光道:“我们回去吧!”

  “恩!”

  比尔扶着醉得东倒西歪的凯莉,心里哀怨不已,明明没他什么事,现在到好,不仅把活揽自己身上,还不得不面对大家打探的目光,好心今天这事是他教唆的。冤啦,他只是随口说了两句,他要是知道平常冷静的凯莉这么冲动,打死他都不会上前说话的。罢了,都这样了只好先带着她告辞了,免得等一下再发酒疯他就死定了。

  不想理会凯莉是真,但也不能失礼于人,礼貌地拜托比尔将人送回家后,手塚国光和柳生爱同请来的客人一一道别,闹了这么一出,大家都觉得扫兴,不过大多数都是选手和经纪人,这一闹大伙心里各有想法,自然就顺着手塚国光的意思,起身道别,准备离开了。

  等人都离开之后,手塚国光和柳生爱牵着手出了酒店,虽说这里离公寓的路不算太远,两人还是选择了坐车。

  正文 第九十二章 酒后到底算谁失身

  回到公寓,柳生爱同往常一样拿着睡衣进了浴室,虽然同床共枕好些天了,手塚国光还是不习惯,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女孩,他又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之所以每次都等她上床躺着才进房,就是不想冲一遍冷水之后再冲一遍。

  柳生爱泡在浴缸里,热水拂过肌肤,慢慢地消除身上的疲倦,差不多十来分钟后,她就起身冲洗一番,穿上睡衣,正想出去,就发现身子一软,若不是及时扶住一旁的墙壁,恐怕这下就要扶到地上了。

  好晕!

  她记得自己既没生病也没喝酒,回来的时候也好好的,怎么泡个澡就觉得发晕了。扭开浴室的门,柳生爱脚步有些不稳地往前走,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东西晃晃悠悠的让她看着更难过,好不容易到了床边,柳生爱再也没有顾忌一下子扑到床上。

  思绪慢慢地转动,回顾整个庆功宴,她记得所有的酒都被手塚国光挡掉了,她喝的一直都是果汁,难道……

  突然之间她想到跟凯莉对峙的时候,她和国光都有把杯子放在一起,鸡尾酒跟果汁的颜色相差不多,难不成当时她拿错了杯子。

  真是,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一遇上手塚国光的事,就容易失了分寸,看来太过于在乎也是一件难事。有些难受地扯扯睡衣上方扣子,深呼一口气,想起身又怕会摔得很狼狈,想睡觉,这头昏沉的厉害,身体又感觉太热。

  客厅里,一直没有听到声音的手塚国光觉得不对劲,忍了一会儿,怕她出事,走进房里只见她躺上床上,睡衣的上领翻开,露出纤细白皙的颈项和细长却显得性感的锁骨。身体一热,手塚国光有些悲摧地拿着睡衣准备去浴室冲个冷水澡,希望出来之后能看到已经睡了,毕竟他不想让她看到如此性急的自己。谁知再出来就看到她缩着身子,双手把着头,一副很痛苦的样子。立马上前,将她扶起。“小爱,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网王]轮回 白薇薇(50)】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