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46)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46)】

  “放手吧,她不属于你,可是她能幸福不也很好吗。”

  “不错,本大爷就大度地祝福她吧!”话是这样说,若不是扬着头,泪水恐怕就要流下来了吧!

  台上,柳生爱和手塚国光一起站在两个老人的中间,任由他们噼里啪啦地说一些不必要的废话,更让柳生爱觉得惊奇的是台下的人也能听得津津有味。

  说实话,她和手塚国光的爱情一直都平平淡淡,真不知道他们说的那激荡起伏的爱情故事说的是谁?

  “爷爷他们说的人是我们吗?”

  “太大意了,肯定是让别人随便准备的故事,用来撑场面。”手塚国光有些不悦地盯着两位口沫横飞的老爷子直放冷气。

  一瞬间,台下不少人都感觉到一股冷意,更有露肩的美女们后悔自己为什么不预先准备一条披肩来保暖。这里的仆人真没水准,不知道参加宴会的人都穿得不多吗?还把空调开这么低,想冻死他们啊!(手塚宅的仆人个个喊冤,他们把温度掌握的很好,只是他家少爷喜欢放冷气的习惯不是他们能改的。)

  “我们要纠正吗?”

  “不用了。”

  说了又怎样,那不过是让时间无限延长,让他们成为别人的眼中的话题,一个接着一个。

  柳生爱虽然不怎么管事,可是有些事情她可是能省就省,终于两位老人家讲完了。

  “现在请他们交换戒指。”

  翻个白眼,柳生爱从来不知道手塚番士还有当司仪的喜好,这嗓门不错,麦克都不用,这场子里场子外没人听不到。

  默契地对看一眼,手塚国光和柳生爱同时拿起戒指,先由手塚国光为柳生爱戴,然后互换,场面很简单,可是此时的他们很虔诚。特别是柳生爱早忘了先前的一切,只是看着眼前的手塚国光,心里暗自希望他们的誓言不要太过短暂。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先斩后奏

  成绩出来了,结果相当的漂亮,柳生爱出行成了即定的结果,不过谁都没有说什么,大家嘴里都说着祝愿的话,另外就是让她给寄些好看的明信片,不二周助甚至让柳生爱学摄影,说是让她看到好看的景色一定要拍下来,然后给大家一起分享。对于大家的要求,柳生爱没说一定办到,只是笑着说尽力为之。

  手塚国光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问了她一些有关于她离开之后会去的地方,然后去帮她准备必要的一些物品,以免她要用的时候又找不到。

  柳生爱接过东西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了他一个拥抱。这个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才好。

  说什么留下来?

  说什么他不会去美国,那都是骗自己的。

  与其勉强对方,不如高高兴兴地给对方应有的空间,让对方在一定的时间内追寻梦想,直到他们都能为了对方留在原地。

  手塚国一对于手塚国光说的等柳生爱旅行回来再谈结婚的事显得相当地不赞同,这牛已经吹出去了,要是没动静的话,他以后也不用在那些老家伙面前抬头了。可是那丫头不给回信,他孙子又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这要怎么才能成就好事呢?

  苦思冥想,手塚国一觉得这事比真的很让他烦恼,听国光的意思,那丫头似乎不用多久就要离开了日本踏上属于她自己的旅程了。说实话,一个小丫头有这样的勇气,他们是欣赏的,可若是有事没完成,就这么走了,这叫他怎么能接受。

  不行,他得去找柳生正严这个老家伙商量商量,一定要让他们把名份订下来,若是那丫头不同意,他来个先斩后奏,只要她顾大局,他就有信心让这件事完美落幕。

  说干就干,手塚国一当下就跑到书房,一个电话给柳生正严打了过去,两人嘀嘀咕咕地说了两三个小时才各自收线。

  三天后,柳生爱跟着父母去参加手塚家举办的一个宴会,说是什么喜事,却又没有说清。柳生爱本就不是好奇的人,自然也不会突然生出那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去关注这件事,她只要到场,证明一下自己的诚意,其他的是什么都与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等他们到达的时候,手塚国光就在门外等着他们,柳生爱笑着上前,挽着他的手臂,两人相似而笑,显得那般的温馨。

  手塚国一和柳生正严站在大厅里不怎么显眼的地方,两人看到手塚国光和柳生爱相携进来的样子,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怎么样,我孙子还配得上你家丫头吧!”眼见自家孙子终于懂得自觉了,手塚国光不禁得意地看着柳生正严道。

  “配不配得上还得看这丫头到底给不给你我面子,给的话当然好,成了自家人自然是没有隔夜仇,若是没成你孙子可是连男朋友都做不成了。”这个孙女他不太了解,可是他看得出来她不是一个简单的丫头,冷静、睿智的不像一个十几岁的丫头。

  手塚国一举起酒杯同柳生正严对碰之后,很有信心地道:“这丫头可不是一般女生,她知道什么场合做什么事,你真以为只要功夫好,我老头子就什么都不顾了吗?你有一个好孙女啊!”

  “哈哈,成了你不就有一个好孙媳妇了么。”

  “说的是。”

  场中,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的柳生爱跟手塚国光滑入舞池,两人跳得很慢,没有刻意地去表现,只是那样静静地跟随音乐走。

  柳生爱很喜欢静静地呆在手塚国光的身边,特别是夏天的时候,手塚国光身上总是有种淡淡的凉气,若是碰到他的胸膛会发现温度适中,没想象中的那么凉,也没想象中的那么热。去中国的那段时间,柳生爱他们出去逛的时候,她都会尽量地靠近手塚国光,人家都以为他们的关系正在稳步升温时,她的心里正想着怎么占手塚国光的‘便宜’。

  “小爱,等我,我会努力在最短的时候完成自己的梦想的。”他不会让她一个人长时间在外面的,即使她的武功好,也不能让他完全不担心。

  闻言,柳生爱低头让自己的额头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低声道:“我知道,我会等你的。”

  看似高傲不可一世的话语,却蕴含着丝丝柔情,宛如一屡清风,轻轻拂过心头,带来些许悸动。结实的手臂不自觉地搂紧她纤细的腰肢,手塚国光发现此刻的自己满足的好像得到了全世界。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真田一、上野村正等人找到站在角落里嘀咕的手塚国一和柳生正严,四人对于得到的消息还是有些置疑的,毕竟他们可没想这样就放弃,当然上野村正这个没儿子的是早就出局的。不过,看到柳生爱这么受欢迎,他不禁想到自己的女儿,除了一张脸和生物性别能证明是一个女生外,还真的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没一个像女生的地方。先不说她有没有选择,就是找出一个心甘情愿要她的男生都很难。

  没有父亲愿意这样说自己的女儿,可是他女儿他费了太多的心思想改变,可是就是一点成果都没有,而且除了愿意跟她女儿当什么哥们,就没有一个男生愿意以爱情为憧憬去接近她,真是羞愧至级。

  目光瞟向女儿所在的地方,看着她放肆大笑,身旁的男生迅速退后,无一人像对待别的女生那样对他的女儿。

  真是太惨了,养了这么多年,难不成还得养一辈子?

  天呐,他的旅游计划怎么总是没有实现的机会呢?

  “你们这些老鬼,就没有一个想要我的女儿当孙媳妇么?”

  “村正啦,我们都收了你女儿当徒弟,这孙媳妇的事还是算了吧!”孙子还没着落的日吉诚第一个出声表示推辞。

  “是啊!优奈都已经是我们的徒弟了,这要是跟孙子在一起,辈分不就乱了套了吗?”白石弘现在很庆幸自己当初有把那丫头收成徒弟,不然的话真让孙子娶回来,家宅不宁啊!

  到是不是说上野优奈有多差,而是这丫头的性格太难驯了,他们这些师父都不能让她有所顾忌,他们的孙子要真娶了这丫头还不天天闹腾啊!

  手塚国一没顾虑,笑得开怀地上前拍拍上野村正的肩道:“优奈这丫头不错,只是跟我们家国光没有什么缘分。村正,你也别太担心,等到缘分到了,你就是拦也拦不住。”

  若是手塚国一的神色不透着那么明显的得意,上野村正真的以为他在安慰自己,可是事实是这老家伙就是在向自己炫耀。可这又能怎么样呢,他总不能强买强卖地强迫人家把自己女儿娶走吧!

  “得了,不要以为我听不出你话里的得意,你们好歹也是看着优奈长大的,她跟你们的孙子不合适,你们总该有好人选介绍才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他就不信这全日本就只有这几个小子优秀了。

  柳生正严见问题解决,也不躲了,“说的是,我们作为优奈的长辈,一定会帮她好好看看的。”

  “这还差不多,你们可给我上心点。”

  “知道了,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你还不放心我们的办事能力么!”

  “也是。”

  几个老家伙站在一边说说笑笑,时不时地有人上来打招呼,几人都没多大的兴趣,随意招呼几句就散了,特别是柳生正严和手塚国一两个人,明显地心不在焉,还频频看手表,好似就等着某个时间一样。

  “国一啊,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准备开戏了。”

  “老家伙,今天成不成功可看咱俩的表现了。”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走吧!”

  “走。”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这边,柳生爱和手塚国光跟立海大、冰帝和青学三个学校的正选一起聊天,小动物们说说笑笑的同时不忘记对着上好的良物扫荡。

  “小爱,准备什么时候出发,要不要把第一站定在英国,然后同我们一起走。”忍足侑士笑得好不性感地问。

  迹部景吾很想附合,让柳生爱跟着他们一起去,可是他不知道附合别人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柳生爱扫了他一眼,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迹部景吾在任何方面都可以说是优秀,让人难以超越,可是在感情上,他就像一个纯真的孩子一样,想什么都会直接表现在自己的眼睛里,这比起表现在脸上的人来说好了一些。不过,她既然选择了手塚国光,那么她就不会让他再继续陷下去。“不了,我还没想好去哪,而且日子也没定好,就不耽误你们回学校报道的时间了。”

  “真是遗憾!原本还以为能和小爱多相处的。”忍足侑士装出一脸失望的表情,让其他人看了直觉得的好笑。

  “也不是完全没有相处的时间,我总会到英国去的,到时你和景吾可要好好地招待一下我才是。”

  “没问题,我只盼着小爱早点来,不然这相思病可是很难熬的。”忍足侑士捧着心一脸暧昧地调侃。

  柳生爱笑着摇摇头道:“忍足的心脏都跟别人长得不一样,难怪能找那么多的女朋友。”

  “我投降,投降。”

  “哇,小爱,你好厉害,居然能让侑士投降耶!”能这么叫的当然是第N趟去取食物回来的向日岳人。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欢迎大家来参加手塚家举办的这个宴会。”台上一句话,引得所有人都将目光一致放到了台上,以此表示对主人的敬意。“各位,今天这个宴会想必大家都知道,是为了两个小辈举办的订婚宴,希望大家以后能多多提点和照顾一下这两个小辈。”台下的人纷纷举杯,表示恭喜。

  柳生爱僵着身子靠在手塚国光的身上,她以为自己没有答应,这件事就先放到一边,以后再说,可她没想到这件事这么快就被提到众人面前来说。目光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身旁的手塚国光,在确定他同样震惊之后,她突然觉得释怀了。

  她是讨厌、排斥婚姻,甚至想跟手塚国光一起度过没有婚姻的未来,现在看来被人强迫中奖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最起码不会给她胡思乱想的时间。

  “小爱,你听我说,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国光,我知道这不是你的主意。”她忘了不管那个时代,长辈什么的都是可以约束或者帮着小辈们做决定的,即使是关乎他们一生的决定也可以在不通知他们的情况下自行决定。

  她该庆幸她和手塚国光是相爱的,是在乎彼此的吗?

  手塚国光握着她的手,心里高兴她的信任,对这个订婚宴也抱着一丝期待。他知道她对婚姻有些抵触,虽然不知道原因,可是他依然希望她属于自己,即使只是一个名义上的,他也觉得高兴。

  “小爱,你不怪我!”

  “为什么要怪你,又不是你出的主意。”

  她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现在被两家的老家主拐了,只能说他们的警觉心降低了很多,以至于不能及时发现这样的事。现在面对这么多的人,她若是拒绝或者任性逃跑,丢人的可不只是她和手塚国光两个人,两个家族也要蒙羞。虽说她没那么大的责任感,可是她很珍惜自己身边的人。

  握着她的手,手塚国光发现自己的手心里既然有一层淡淡的薄汗。

  “现在,我们就把这对小新人一起请上台来。”

  迹部景吾站在原地,眼里的光彩一下子全然失色,他本来以为自己还有机会的,可是现在他们有的就不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还有名义上的约束。他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失去就是失去,没有半点可以挽回的机会。目光随着他们前进的身影闪动着,从来不知眼泪为何物的迹部景吾突然发现自己的视线模糊了,就好像有什么挡住了他的视线。

  忍足侑士跟迹部景吾这么多年的好友,怎么可能没察觉他的情绪变化,可是事已至此,他们再怎么想改变也无能为力。伸手拍拍他的肩,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语气里多了一抹明显的关切。

  “放手吧,她不属于你,可是她能幸福不也很好吗。”

  “不错,本大爷就大度地祝福她吧!”话是这样说,若不是扬着头,泪水恐怕就要流下来了吧!

  台上,柳生爱和手塚国光一起站在两个老人的中间,任由他们噼里啪啦地说一些不必要的废话,更让柳生爱觉得惊奇的是台下的人也能听得津津有味。

  说实话,她和手塚国光的爱情一直都平平淡淡,真不知道他们说的那激荡起伏的爱情故事说的是谁?

  “爷爷他们说的人是我们吗?”

  “太大意了,肯定是让别人随便准备的故事,用来撑场面。”手塚国光有些不悦地盯着两位口沫横飞的老爷子直放冷气。

  一瞬间,台下不少人都感觉到一股冷意,更有露肩的美女们后悔自己为什么不预先准备一条披肩来保暖。这里的仆人真没水准,不知道参加宴会的人都穿得不多吗?还把空调开这么低,想冻死他们啊!(手塚宅的仆人个个喊冤,他们把温度掌握的很好,只是他家少爷喜欢放冷气的习惯不是他们能改的。)

  “我们要纠正吗?”

  “不用了。”

  说了又怎样,那不过是让时间无限延长,让他们成为别人的眼中的话题,一个接着一个。

  柳生爱虽然不怎么管事,可是有些事情她可是能省就省,终于两位老人家讲完了。

  “现在请他们交换戒指。”

  翻个白眼,柳生爱从来不知道手塚番士还有当司仪的喜好,这嗓门不错,麦克都不用,这场子里场子外没人听不到。

  默契地对看一眼,手塚国光和柳生爱同时拿起戒指,先由手塚国光为柳生爱戴,然后互换,场面很简单,可是此时的他们很虔诚。特别是柳生爱早忘了先前的一切,只是看着眼前的手塚国光,心里暗自希望他们的誓言不要太过短暂。

  正文 第八十五章 订婚之后

  订婚宴顺利进行让柳生正严和手塚国一两个老头好不开心,到是双方的父母,从一开始的震惊、迷茫到应对自如。柳生爱和手塚国光站在中间,接受来自于四面八方的恭喜和祝贺。

  “部长,你们的保密工作做得也太好了,既然连我们都不透露一下。”桃城武嗓门大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即使很受注意,大家还是有致一同地表示理解。

  “就是的喵~~,部长都没有事先跟我们提。”菊丸英二很是可爱的做了一个V字型的手势,表示自己说的是实话不是假话。

  将菊丸英二拉到一边,大石秀一郎本想说太早订婚什么的对学业有影响,可一想人家柳生家大学都考了,他们比人家大,可是成绩还没人家好,这说什么好像都没有底气哦!“手塚和小爱以后要互相帮助,这样的话就能……(以下省略五千字)”

  不二周助笑眯眯地等大石秀一郎说完,才笑着道:“有情人终成眷属,呵呵!”

  柳生爱觉得她遇到所有王子里,只有不二周助一直都活得清醒,比她还清醒。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像一个局外人一样冷静地看待一切,并且在最关键的时刻给身边的伙伴最好的建议。

  她不知道手塚国光有没有接受过他的建议,她只知道他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腹黑,一个把感情压抑在内心深处的腹黑。

  不过,只要不伤人,再黑一点又怎么样呢!

  “谢谢你们,我希望在某一天能在世界的网坛里看到属于你们的身影。”虽然他们不可能都当职业选手,可是有梦想才能前进,不是。

  “一定会的喵~”如此热情自然是最为直接的菊丸英二了。

  青学退场,立海大上场,柳生比吕士是公认的绅士,可是此时他满脸寒霜,对手塚国光的意见不是一般的大。话说唯一的妹妹出嫁,好吧,就算只是预订出嫁,可他也不能成为最后一个知道的人啊!

  “手塚国光,你太阴险了,我妹妹是那么随便的人吗,你居然通知都没有一个就搞出订婚,真不知道你是太自信还是以为我们好欺负。我告诉你,这事我阻止不了,你也别太开心,哼!”气死他了,这没有苗头的事也不知道他父母是怎么想的,根本就是赶鸭子上架嘛!

  他可怜的妹妹!

  “哥哥,国光也是刚知道,我想如果我们要追究责任的话,应该去叫两位老爷子,难道你没发现从头到尾都是他们一唱一喝闹出来的吗?”说到这个,柳生爱也觉得难受。

  说不介意,那是假的,没人被算计了还高高兴兴地接受。

  柳生比吕士闻言把接下来的话全部吞回肚子里去了,对于自家的爷爷他还是了解的,一个老狐狸,做事从来都是拐弯抹角,让人摸不到头脑,等到发现的那一刻,事情差不多已经成了定局,今天这件事也是一个很好的解释。

  旁边,幸村精市静静地听他们说话,心中的失落并没有因为这样的解释而消失,相反地他很可惜。他喜欢的人此时不管从那一面来说都已经不再是他能争取的了。

  “小爱,手塚,祝福你们!”

  “谢谢!”

  一个接着一个,等到所有人都恭喜一遍,柳生爱发现天天都扬着笑脸的自己居然也有笑僵的时候,由此证明今晚的人有多少。

  回到家里,柳生爱见家人都一脸疲倦,便将到嘴的话全部咽了下去,只说了些早些休息的话才回房。

  她的行程其实已经安排好了,可现下她与手塚国光刚订婚,她若是这么快就出门,肯定会给家人和手塚家带来不少风言风语,虽说她不怎么在乎这个,可是她不在乎不代表别人不在乎,有些事还是悠着点好,那就再改个时候吧!

  泡了个澡,舒展一下筋骨,练习内功心法一遍后,躺在床上,思绪清明。之前她很害怕婚姻,甚至是强烈的排斥,现下被两个老爷子在后面推了一把后,木已成舟,到没那么多的担心了。

  与手塚国光的未来么?

  有一丝期待,一丝迷茫,一丝担忧,又有一丝窃喜。

  说不清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总之事情已经走到这步,对方又是她喜欢并且接受的人,与其一直担心,不如顺其自然。

  很多事情都说不准,就好像她曾是那样相信牵着她手的人,放不放开,只有时间能证明,她怎么想,怎么做都只是庸人自扰。余下的日子多在家里陪陪家人吧,这一次离开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要去多久。

  世界那么大,她家里的条件不错,可她不会完全用家里的钱来支撑她的旅游事业,这不公平,有人说家里的钱再多也不是你的,这话说的不错,父母有责任供你上学、生活,可没有义务供你吃喝玩乐,她想每到一个地方她都需要一份工作来支撑她到下一个国家或者城市的费用。
【[网王]轮回 白薇薇(46)】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