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45)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45)】

  柳生比吕士对柳生爱受伤的事表不非常的生气,觉得手塚国光太不小心了,不过散个步,居然能让他的宝贝妹妹受伤,真是没有,亏他还是带领网球部的部长,看来他们青学会赢他们立海线大,根本就不是什么实力,一定是运气的关系。

  “小爱,今天洗澡要不要妈妈帮你,国光说医生交待了,不让你的脚碰水。”柳生纯子今天做了一堆好菜,说是要给柳生爱补身体。

  听着那些菜名,柳生爱直觉得自己不是被扎了脚,好像是被人砍成了重伤,不然的话这些补血的汤、菜的根本派不上用场。若真的要补血的话,就她这程度,两颗红枣就算是高程度的补血了。

  “妈妈,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

  “那也行,要是你觉得不方便再叫妈妈也一样。”

  “恩!”

  晚餐时分,柳生爱每样都吃了一点,还干掉了半碗饭,这让柳生家的其他成员看得眉开眼笑。柳生纯子更是笑着说明天也要准备这些,让柳生爱多吃一点。这本没什么,等到柳生比吕士又开始说手塚国光的不是的时候,柳生爱就以想休息为由,让他把自己抱回房。说明这行为不是她要求的,是柳生比吕士坚持的,说是不让她碰到伤口。

  比小指甲盖还小的一点点伤口,对于家人的态度,除了温暖之外,柳生爱只觉得他们太关注她了,这让她有种有什么事,特别是伤到自己的事,一定不能跟他们说。

  回到房间,和柳生比吕士随便说了几句,等他离开之后,柳生爱一拐一拐地走到浴室,简单地梳洗一下,就回到床上躺着看书。虽说高中考大学的知识没什么困难,可难保不出新的内容,还是温习一下的好。不然的话,考了个烂成绩自己脸上不光彩不要紧,让父母和舅舅他们一起丢人那就是她的不是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累了,看书看到十点,等到手塚国光的晚安短信,柳生爱回完之后竟觉得有了一丝睡意。将手机放好,转手收拾一下床边的书籍,摆好之后,柳生爱调整一下房间的温度,关灯睡觉。

  柳生家除了早睡的柳生爱外,其他三人此时聚在客厅开会,讨论一下柳生爱去外面之后的联系时间和联系方法。

  柳生哲也的意思是一个星期打一个电话或者是一个地方打一个电话;柳生纯子觉得三天一个电话,换地方的话就多打一个;柳生比吕士对于父母的要求很不以为然,依他的意思就是装个定位系统在柳生爱的身上,这样一来不管她在哪里,他们都能清楚地掌握她的去向和位置,另外打电话这种事,当然是一天一次的好,反正晚上大家都没什么事,不打电话发个短信他也能接受。

  “比吕士说的对,每天发个短信,每三天打一个电话,这样的话安心多了。”柳生纯子对于儿子的意见表示非常的赞同。

  “你们就没想过小爱累了想早点休息呢,你们这样只是加重她的负担。”据他的观察,女儿的独立能力很好,不需要这般紧紧地盯着。

  若是一刻都不肯放松,还不如不让她出门。

  柳生比吕士想了想道:“可是小爱长得太漂亮,走到哪都是别人的焦点,若是人家看她一个人在外,打上主意,我们又不知道,这多危险。”

  他也知道被人一天到晚管着不舒服,可是妹妹就是要被哥哥照顾的,他不能因为一时的感慨而后退,他要坚守阵线。

  “比吕士说的对,这个要求很必要,阿娜答,你也不想女儿出事吧!”

  两票对一票,柳生哲也再有理由也不得不投向‘敌营’。话说柳生哲也心里也是想多听听女儿的声音的。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的脚伤不严重,不过两三天的时间就好得差不多了,只要不用太大的力,基本是没什么感觉。为了考试的事情,今天一大早,柳生爱就在父母哥哥的陪同下坐车到东京,随后身旁的家庭随员成倍增长。

  说到日本的大学,最好的当然是东京大学了,每年争相报告这所学校的人数不胜数,像柳生爱这般跳级报考的不是没有,只是没有她这样的,一个过程都没有,突然之间从初等部一下子报考。这要不是南直人有关系,短时间内还真不能一下子办好,不过能不能进,能不能留,还要看柳生爱的考试成绩。(神马可以留着到等回来上学都是剧情需要,具体情况作者自己也不知道。)

  一行人到达东京大学时,柳生爱一下车就发现这里三层外三层出现的尖叫声算什么,等走近了才发现来的人不只是冰帝牛郎团,还有青学和立海大的众正选。这么多的帅哥齐聚一堂,也难怪这里来来往往的少女、老师和路过的妇女都扯着嗓子,不要命地尖叫连连。

  “真是不华丽的女人,让本大爷等了这么久,今天要是考得不好,可真对不起本大爷浪费的时间,呐!桦地。”迹部景吾还是那别扭的迹部景吾,明明是关心,却死鸭子嘴硬怎么都不肯承认。

  “小爱,我们来为你加油!”冰帝的其他人在忍足侑士的带领下到是齐声祝愿,没有什么别扭宣言。

  “小爱真的很厉害,我们可要努力才行。”微笑式的招呼和温和的鼓励,当然要属立海大的幸村精市了,不过他身后的正选显然都被事先告诫过了,不然的话小海带一定会跳出来才是。

  手塚国光到是不介意,毕竟大家都是朋友,没有必要为了不必要的原因闹得大家都不开心。“小爱,不要大意地上吧!”

  “我知道了,大家不要为我担心,我会好好努力的。”

  “这才不枉本大爷抽空来一趟,啊恩!”抚抚头发,迹部景吾帅气的动作使得不少女生放声尖叫,离谱一点的闭眼不知是假装的还是真的晕倒了。

  对于这种情况,柳生爱只能说这个时代的孩子身体素质太差,就这样就能昏倒,若是再严重一点不得准备棺材,这样的体能,日后的日本,前景堪忧啊!

  父母去见校长,柳生爱被一个差不多三十岁的老师带到一个单独的教室里,说明每隔两个小时换一门试卷,当然也可以是她提前作完,提前领取下一门的试卷。算是认真地听完这个监考老师的话后,考试正式开始。

  柳生爱习惯在做试卷之前把整张试卷浏览一遍,她发现中国和日本的教育真的有很大的区别,若是真的要比知识面的话,中国的学生一定没有日本学生知道的多,当然私底下另学的除外,若是比基础知识或者说书本知识的话,柳生爱敢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学生能考赢中国的学生。(个人观点,另有观点的请自动忽视某微的观点。)

  试卷做得很顺利,柳生爱发现试卷上的题目都很简单,基本上都是一些基础知识,不过涉及的知识面却很广,比如一张试卷里会含一些有关于生活上的事情或者观点,另外有些题目根本上就是为了调动学生的思考,让学生自己给答案。这样的试卷对于柳生爱来讲真的很新鲜,可就是因为这样,完成一门试卷对于柳生爱来讲,不要说两个小时,一个小时她还有多的时间可以用来做别的,比如发呆。

  一门换另一门,柳生爱的速度之快,让这位原本不怎么报有信心的老师大开眼界,等他对着答案改完试卷之后,他发现有些人还真的不能小看,眼前这个女孩就更加不能小看,做这些试卷时间短不说,就连答案也百分之百的对。看来他们学校又要迎来一个天才型的学生了。

  柳生爱做试卷一门比一门快,差不多用了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将试卷全部做完后,礼貌地同监考老师告别。之后,拿出手机给手塚国光打了一个电话,问清他们所在的地方之后,就挂了电话去找他们。至于她的成绩,她想现在正坐在校长办公室的父母和舅舅舅妈会帮她搞定的。

  “小爱,你怎么这么快,是不是试卷太难,你放弃了。”向日岳人一开口那是让所有人都瞪向他,觉得他不会说好话。

  “没做好也没事。”凤长太郎笑得有些牵强,因为他觉得自己竟为向日岳人的话有些开心,意识到这一点后他又觉得自己太卑鄙了,怎么能这么想呢!

  为了防范他们说出更加离谱的话来,柳生爱很急时地道:“题目很简单,所以提早完成了。”

  “哦,原来是这样,我想也许我们也可以提前考一下,这样的话对于想成为职业选手的人来说还有一个第二职业可以在退出网坛时选。”对于不二周助来说,他对事情的要求一向都是要求完善的。

  柳生比吕士正想开口,就听到手机响了,接了电话,一开始还好,后面就有些傻了,待所有的人都看向他时,他竟然还没有感觉,直到旁边的仁王雅治很不给面子地嘲笑开来,他才反应过来。“小爱,你的成绩相当好,全部满分,校长说只要你想来东大,什么时候都可以。”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先斩后奏

  成绩出来了,结果相当的漂亮,柳生爱出行成了即定的结果,不过谁都没有说什么,大家嘴里都说着祝愿的话,另外就是让她给寄些好看的明信片,不二周助甚至让柳生爱学摄影,说是让她看到好看的景色一定要拍下来,然后给大家一起分享。对于大家的要求,柳生爱没说一定办到,只是笑着说尽力为之。

  手塚国光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问了她一些有关于她离开之后会去的地方,然后去帮她准备必要的一些物品,以免她要用的时候又找不到。

  柳生爱接过东西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了他一个拥抱。这个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才好。

  说什么留下来?

  说什么他不会去美国,那都是骗自己的。

  与其勉强对方,不如高高兴兴地给对方应有的空间,让对方在一定的时间内追寻梦想,直到他们都能为了对方留在原地。

  手塚国一对于手塚国光说的等柳生爱旅行回来再谈结婚的事显得相当地不赞同,这牛已经吹出去了,要是没动静的话,他以后也不用在那些老家伙面前抬头了。可是那丫头不给回信,他孙子又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这要怎么才能成就好事呢?

  苦思冥想,手塚国一觉得这事比真的很让他烦恼,听国光的意思,那丫头似乎不用多久就要离开了日本踏上属于她自己的旅程了。说实话,一个小丫头有这样的勇气,他们是欣赏的,可若是有事没完成,就这么走了,这叫他怎么能接受。

  不行,他得去找柳生正严这个老家伙商量商量,一定要让他们把名份订下来,若是那丫头不同意,他来个先斩后奏,只要她顾大局,他就有信心让这件事完美落幕。

  说干就干,手塚国一当下就跑到书房,一个电话给柳生正严打了过去,两人嘀嘀咕咕地说了两三个小时才各自收线。

  三天后,柳生爱跟着父母去参加手塚家举办的一个宴会,说是什么喜事,却又没有说清。柳生爱本就不是好奇的人,自然也不会突然生出那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去关注这件事,她只要到场,证明一下自己的诚意,其他的是什么都与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等他们到达的时候,手塚国光就在门外等着他们,柳生爱笑着上前,挽着他的手臂,两人相似而笑,显得那般的温馨。

  手塚国一和柳生正严站在大厅里不怎么显眼的地方,两人看到手塚国光和柳生爱相携进来的样子,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怎么样,我孙子还配得上你家丫头吧!”眼见自家孙子终于懂得自觉了,手塚国光不禁得意地看着柳生正严道。

  “配不配得上还得看这丫头到底给不给你我面子,给的话当然好,成了自家人自然是没有隔夜仇,若是没成你孙子可是连男朋友都做不成了。”这个孙女他不太了解,可是他看得出来她不是一个简单的丫头,冷静、睿智的不像一个十几岁的丫头。

  手塚国一举起酒杯同柳生正严对碰之后,很有信心地道:“这丫头可不是一般女生,她知道什么场合做什么事,你真以为只要功夫好,我老头子就什么都不顾了吗?你有一个好孙女啊!”

  “哈哈,成了你不就有一个好孙媳妇了么。”

  “说的是。”

  场中,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的柳生爱跟手塚国光滑入舞池,两人跳得很慢,没有刻意地去表现,只是那样静静地跟随音乐走。

  柳生爱很喜欢静静地呆在手塚国光的身边,特别是夏天的时候,手塚国光身上总是有种淡淡的凉气,若是碰到他的胸膛会发现温度适中,没想象中的那么凉,也没想象中的那么热。去中国的那段时间,柳生爱他们出去逛的时候,她都会尽量地靠近手塚国光,人家都以为他们的关系正在稳步升温时,她的心里正想着怎么占手塚国光的‘便宜’。

  “小爱,等我,我会努力在最短的时候完成自己的梦想的。”他不会让她一个人长时间在外面的,即使她的武功好,也不能让他完全不担心。

  闻言,柳生爱低头让自己的额头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低声道:“我知道,我会等你的。”

  看似高傲不可一世的话语,却蕴含着丝丝柔情,宛如一屡清风,轻轻拂过心头,带来些许悸动。结实的手臂不自觉地搂紧她纤细的腰肢,手塚国光发现此刻的自己满足的好像得到了全世界。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真田一、上野村正等人找到站在角落里嘀咕的手塚国一和柳生正严,四人对于得到的消息还是有些置疑的,毕竟他们可没想这样就放弃,当然上野村正这个没儿子的是早就出局的。不过,看到柳生爱这么受欢迎,他不禁想到自己的女儿,除了一张脸和生物性别能证明是一个女生外,还真的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没一个像女生的地方。先不说她有没有选择,就是找出一个心甘情愿要她的男生都很难。

  没有父亲愿意这样说自己的女儿,可是他女儿他费了太多的心思想改变,可是就是一点成果都没有,而且除了愿意跟她女儿当什么哥们,就没有一个男生愿意以爱情为憧憬去接近她,真是羞愧至级。

  目光瞟向女儿所在的地方,看着她放肆大笑,身旁的男生迅速退后,无一人像对待别的女生那样对他的女儿。

  真是太惨了,养了这么多年,难不成还得养一辈子?

  天呐,他的旅游计划怎么总是没有实现的机会呢?

  “你们这些老鬼,就没有一个想要我的女儿当孙媳妇么?”

  “村正啦,我们都收了你女儿当徒弟,这孙媳妇的事还是算了吧!”孙子还没着落的日吉诚第一个出声表示推辞。

  “是啊!优奈都已经是我们的徒弟了,这要是跟孙子在一起,辈分不就乱了套了吗?”白石弘现在很庆幸自己当初有把那丫头收成徒弟,不然的话真让孙子娶回来,家宅不宁啊!

  到是不是说上野优奈有多差,而是这丫头的性格太难驯了,他们这些师父都不能让她有所顾忌,他们的孙子要真娶了这丫头还不天天闹腾啊!

  手塚国一没顾虑,笑得开怀地上前拍拍上野村正的肩道:“优奈这丫头不错,只是跟我们家国光没有什么缘分。村正,你也别太担心,等到缘分到了,你就是拦也拦不住。”

  若是手塚国一的神色不透着那么明显的得意,上野村正真的以为他在安慰自己,可是事实是这老家伙就是在向自己炫耀。可这又能怎么样呢,他总不能强买强卖地强迫人家把自己女儿娶走吧!

  “得了,不要以为我听不出你话里的得意,你们好歹也是看着优奈长大的,她跟你们的孙子不合适,你们总该有好人选介绍才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他就不信这全日本就只有这几个小子优秀了。

  柳生正严见问题解决,也不躲了,“说的是,我们作为优奈的长辈,一定会帮她好好看看的。”

  “这还差不多,你们可给我上心点。”

  “知道了,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你还不放心我们的办事能力么!”

  “也是。”

  几个老家伙站在一边说说笑笑,时不时地有人上来打招呼,几人都没多大的兴趣,随意招呼几句就散了,特别是柳生正严和手塚国一两个人,明显地心不在焉,还频频看手表,好似就等着某个时间一样。

  “国一啊,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准备开戏了。”

  “老家伙,今天成不成功可看咱俩的表现了。”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走吧!”

  “走。”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这边,柳生爱和手塚国光跟立海大、冰帝和青学三个学校的正选一起聊天,小动物们说说笑笑的同时不忘记对着上好的良物扫荡。

  “小爱,准备什么时候出发,要不要把第一站定在英国,然后同我们一起走。”忍足侑士笑得好不性感地问。

  迹部景吾很想附合,让柳生爱跟着他们一起去,可是他不知道附合别人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柳生爱扫了他一眼,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迹部景吾在任何方面都可以说是优秀,让人难以超越,可是在感情上,他就像一个纯真的孩子一样,想什么都会直接表现在自己的眼睛里,这比起表现在脸上的人来说好了一些。不过,她既然选择了手塚国光,那么她就不会让他再继续陷下去。“不了,我还没想好去哪,而且日子也没定好,就不耽误你们回学校报道的时间了。”

  “真是遗憾!原本还以为能和小爱多相处的。”忍足侑士装出一脸失望的表情,让其他人看了直觉得的好笑。

  “也不是完全没有相处的时间,我总会到英国去的,到时你和景吾可要好好地招待一下我才是。”

  “没问题,我只盼着小爱早点来,不然这相思病可是很难熬的。”忍足侑士捧着心一脸暧昧地调侃。

  柳生爱笑着摇摇头道:“忍足的心脏都跟别人长得不一样,难怪能找那么多的女朋友。”

  “我投降,投降。”

  “哇,小爱,你好厉害,居然能让侑士投降耶!”能这么叫的当然是第N趟去取食物回来的向日岳人。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欢迎大家来参加手塚家举办的这个宴会。”台上一句话,引得所有人都将目光一致放到了台上,以此表示对主人的敬意。“各位,今天这个宴会想必大家都知道,是为了两个小辈举办的订婚宴,希望大家以后能多多提点和照顾一下这两个小辈。”台下的人纷纷举杯,表示恭喜。

  柳生爱僵着身子靠在手塚国光的身上,她以为自己没有答应,这件事就先放到一边,以后再说,可她没想到这件事这么快就被提到众人面前来说。目光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身旁的手塚国光,在确定他同样震惊之后,她突然觉得释怀了。

  她是讨厌、排斥婚姻,甚至想跟手塚国光一起度过没有婚姻的未来,现在看来被人强迫中奖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最起码不会给她胡思乱想的时间。

  “小爱,你听我说,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国光,我知道这不是你的主意。”她忘了不管那个时代,长辈什么的都是可以约束或者帮着小辈们做决定的,即使是关乎他们一生的决定也可以在不通知他们的情况下自行决定。

  她该庆幸她和手塚国光是相爱的,是在乎彼此的吗?

  手塚国光握着她的手,心里高兴她的信任,对这个订婚宴也抱着一丝期待。他知道她对婚姻有些抵触,虽然不知道原因,可是他依然希望她属于自己,即使只是一个名义上的,他也觉得高兴。

  “小爱,你不怪我!”

  “为什么要怪你,又不是你出的主意。”

  她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现在被两家的老家主拐了,只能说他们的警觉心降低了很多,以至于不能及时发现这样的事。现在面对这么多的人,她若是拒绝或者任性逃跑,丢人的可不只是她和手塚国光两个人,两个家族也要蒙羞。虽说她没那么大的责任感,可是她很珍惜自己身边的人。

  握着她的手,手塚国光发现自己的手心里既然有一层淡淡的薄汗。

  “现在,我们就把这对小新人一起请上台来。”

  迹部景吾站在原地,眼里的光彩一下子全然失色,他本来以为自己还有机会的,可是现在他们有的就不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还有名义上的约束。他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失去就是失去,没有半点可以挽回的机会。目光随着他们前进的身影闪动着,从来不知眼泪为何物的迹部景吾突然发现自己的视线模糊了,就好像有什么挡住了他的视线。

  忍足侑士跟迹部景吾这么多年的好友,怎么可能没察觉他的情绪变化,可是事已至此,他们再怎么想改变也无能为力。伸手拍拍他的肩,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语气里多了一抹明显的关切。
【[网王]轮回 白薇薇(45)】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