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44)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44)】

  “什么,环游世界!”手塚菜菜子有些惊讶地重复一遍,等她反应过来,双手捧着小脸道:“好厉害!”

  手塚国光有些无语于他老妈的思想转变,他要的是解决办法,可不是他老妈的莫名崇拜。“妈妈!”

  “我知道了,国光啊,你要去美国打球,这一去也不是十天半个月能解决的事,小爱既然有事要做,那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不过,你要和小爱时时保持联系,比如每天两个电话问候之类的。”

  “恩,既然担心,那就把人早早地订下来,你去找小爱求婚,爷爷亲自上门去提亲,即使不结婚,也要订婚。”手塚国一一开口,那就是一个顶两。

  手塚国光愣了一下,随后道:“明天我去接小爱。”

  “好小子,就是要有这样的迫力,喜欢就直接追回来,拖拖拉拉的算什么!”孙子顺了自己的意,手塚国一似乎已经看到好友们妒忌他的场景了。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婚姻恐惧症

  有了家人的支持,手塚国光也不耽误,用过早餐后,他就出发到神奈川,由于他们的关系早就得到双方家长认可,所以手塚国光来找柳生爱,柳生哲也和柳生纯子没有多说什么就直接让手塚国光进了屋。

  熟门熟路地上了楼,推开门,手塚国光就看到柳生爱在整理东西,这样看来她是打定主要要走了。

  “小爱。”

  “国光,你怎么来了。”嫣然一笑,停下手中的活,柳生爱微笑地看着他。

  手塚国光看着她白净额头上冒出来的点点汗珠,不禁掏出兜里的手帕为她拭汗。“决定出发的时间了。”

  “还没有,只是觉得没什么事做,先收拾一下,免得到了决定走的时候手忙脚乱。”等他为自己擦完汗,柳生爱伸手握住他厚实的手掌,引他同自己一起坐到床沿边。“国光,没有打电话就过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说。”

  他们之间若真是是因为想念要见面,最先想到的那个人一定会事先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通知一下对方,以免对方有事而错过。像今天这样什么突然来访,一点都动静都没有还属首次。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再加上手塚国光面部表情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是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欲言又止让她不得不先开口。

  手塚国光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反握住她的小手道:“恩,我知道你要去环游世界的决心已经下了,任何人也改变不了,我也不想阻止,但我想在我们分开的时候先订婚。”

  话一说完,手塚国光发现自己为了说这几句话,耗尽的力气比打了一天的网球还累。

  说到婚姻,柳生爱身子一僵,说实话,她对于婚姻有着别人不知道的恐惧,可能真的是人选的不对,每次她自以为遇上对的人的时候,婚姻总会以各种方式告诉她,她选错了人。现在,眼前这个她再次认为是对的人,会不会一走进婚姻,就会变成错的人呢?

  她该怎么办?

  前面两世她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拒绝感情,一个人孤独终老。

  现在,事情又回到了原点,她该怎么选择。他的眼睛里满是真诚,他的关心是那样的让人觉得温暖,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觉得眷恋。可她能说她轮回几世,对感情就算踏出了第一步,可后面的她抬起脚,无数次想往前,却怎么都无法往前。说来可笑,别看她表面才十几岁,可事实上她的年纪大了不只别人一倍两倍,就是这样,她长了知识,长了见识,更长了脾气和倔强。若非如此,她不会宁可一个人过也不找另一伴。

  “国光,我们不能一直这样吗?”

  手塚国光感觉到她身体在那一瞬间变得僵硬,似在害怕什么,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她带着疑问的拒绝。

  “为什么?”

  “国光,难道一定要婚约、婚姻才能证明我们的感情是真的,又有多么牢固吗?”婚姻这个东西给她的恐惧太深了,这一世虽然见到不少婚姻幸福的良配,可是时间还很长,谁能知道以后他们又会怎么样呢!

  “小爱,你是在怕什么?还是你很反感我的求婚?”只要想到答案是后一种,手塚国光竟然感觉胸口传来一种钝钝的痛楚。

  “呃!”柳生爱有些惊讶于手塚国光的敏锐,可有些事她不能说,她不想被人当成怪物。“没有,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太突然了,需要考虑一下。”

  是,她需要一些时间来说服自己,有些事可不是一下子就能接受的。

  手塚国光不喜欢她闪躲的样子,他们现在是男女朋友,以后是最亲密的人,若是不能信任对方,那么不管路有多长,他们都只能看着,而不是携手走到最后。

  伸手捉住她的双肩,让她面对自己,手塚国光想他们缺少的是心与心的交流。他自认为自己了解她,可是他从来不知道她是如此缺乏安全感。“小爱,我们是要一起过一辈子的人,我们之间不需要所谓的秘密。”

  不需要秘密吗?

  可是她的经历不是谁都能接受的,手塚国光是不是能接受的人,她不知道,她只能说可能什么的都是五五开。

  投入他的怀抱,深吸一口气,柳生爱逃避地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国光,有些事不是我想说就能说的,我还没有准备好,真的,在没有准备好之前,我谁也不能告诉,那太荒唐了。”

  若不是亲身经历,有别的人说起,她也会觉得这是个笑话!

  手塚国光无法逼她立刻做出决定,也无法让她一下子敞开心扉。他自己就是一个善于倾诉的人,明白要一个掏心挖肺,一下子说出全部的心里话是不可能的事。看她的表情这事应该不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好吧!等想好的时候,随时打电话给我,我会在第一时间过来的。”

  “恩!”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楼下,柳生哲也接到手塚国一的电话,谈话的内容自然是为了手塚国光和柳生爱的婚事,不过说的是订婚,毕竟柳生爱还未满十六岁,说结婚先不说法定年龄没到,就是他们提了,人家父母也不可能这么早就将女儿送出门。

  说到柳生夫妇,他们的心情还好,没什么太大的抵触,反对意见大的到是柳生比吕士,说什么妹妹还小,这么早就将她嫁人,对她不公平,又扯什么太早结婚对未来有影响等等不知名的理由来阻止,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订婚?这个还没听小爱说起,若是她愿意的话,我们当然没什么意见。”对于手塚国光,柳生哲也还是很满意的,特别是注意到他每次用心记下小爱喜欢吃的东西,下次再来时不仅会带,还会让小爱多吃一点,光是这样他就给手塚国光打高分了。

  “哈哈,这样就好啊!以后我们家国光多关照。”得到回答,电话另一头的手塚国一很是高兴。

  “呵呵,我们小爱也要承蒙您们多关照。”

  “一定一定。”

  接着客气几句,又谈了一下有关于订婚的要求之类的话,虽然没有直说什么,可话里话外无不是承认对方的意思。

  柳生纯子坐在一边,目光时不时地在柳生哲也和楼上来回转,待柳生哲也挂上电话之后,她立刻问道:“阿娜答,你真的同意了。”

  “有什么好不同意的,我看国光那孩子挺不错的,小爱不太会照顾自己,就得找一个沉稳的男孩子才能照顾好她。”柳生哲也看看楼上,发现到现在还没动静,心想是不是这国光求婚未成。“纯子,小爱有没有跟你提过她的想法,比如对国光和她的未来?”

  茫然地摇摇头,柳生纯子现在最挫败的无非就是她女儿再也不像之前那般跟她谈论男孩子了,想当初虽然花痴一点,一说就是好几个,可是现在一声不吭,每次相处话都非常少,本来以为女儿要找男朋友是件很遥远的事,那知突然之间就带回了手塚国光。她不是说手塚国光不好,而是她没有享受到跟女儿说些悄悄话的乐趣。

  “没有,自从小爱那次生病之后就跟我疏远了,虽然现在比之前好些,可她从来都不跟我讲她的感情。”说到这个,柳生纯子很失落啊!

  柳生哲也轻皱眉头,的确,自从那次生病之后,虽说女儿还是自己的女儿,可是生疏却是明显地让他们怎么都忽视不了。花了很长的时候去恢复,现在表面看着还好,若说走进她的心里,却还有一段距离。

  “罢了,等国光下来,我们再问也一样。”

  “也只有这样了。”点头答应,柳生纯子突然想到儿子柳生比吕士,这孩子可不同于以前,若说以前的儿子,她一点都不担心,毕竟他们的兄妹之情再好,比吕士也能分出个是非好歹来,可是现在不一样,比吕士对妹妹的感情那叫一个与日俱增。记得小爱宣布手塚国光是男朋友的时候,他嘴上没说,可有两个月是实实在在地不高兴。“阿娜答,这件事真要成了,比吕士心里可不好想,别忘了,他跟小爱的感情可比过去好太多了。”

  柳生哲也好笑地摇摇头,说到这不舍之情,他还真觉得儿子比他这个老爸更有情绪闹,话说爸爸都觉得女婿是宿敌,一来就抢走了娇养多年的女儿,所以这翁婿也算是冤家中的一种,现在看来不只啊!

  “好了,比吕士已经是大人了,他会理清自己的思绪的。”

  “但愿如此吧!”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靠在手塚国光的怀里,久久不语,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真的害怕失去,手臂不自觉地用力搂住他的腰。她不想一直活在过去,可是有些事不是她想说不在乎就可以不在乎的,罢了,有些话还是说开了好,若是接受不了,反正她也到了外面,大不了以后不再回来就是。

  “国光,对不起,现在不能给你答案。”

  手塚国光抱着柳生爱,两人就这样紧紧地靠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

  差不多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柳生比吕士以代表的身份叫他们下去吃饭,两人才分开,此时两人因为一直维持一个姿式太久,以至于身体有些发麻。柳生爱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腿有些刺痛,甚至还有些无力。手塚国光不比她好多少,手臂和上身因为柳生爱的关系,局部麻痹的地方就多多了。

  “没事吧!”一边用手帮她揉腿,一边问。

  柳生爱知道自己的腿都这样的了,他的感觉应该更加难受。“国光,我帮你揉揉手臂吧,我一进靠在上面,你应该很麻才是。”

  “不……”手塚国光才说一个字就发现整条手臂感觉到一股莫名的热流,随后流向整个身体,身上麻麻的痛楚慢慢地就消失不见了。“这个是什么?”

  “内功,是属于中国功夫的一种,主要是气,日本功夫里没有,我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我们下去吧!”

  “恩。”

  到了客厅,柳生纯子本来想在第一时间问有关于他们订婚的事,可是鉴于他们的表情不对,又没有找他们的商量的意思,再看看柳生比吕士明显不欢迎手塚国光的样子,她只好硬生生地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柳生比吕士觉得手塚国光是个好对手,也是一个好学生、好伙伴,但是做妹夫,他怎么看都觉得差了一点,看看他三小时不说一句话的样子,他可以想象自己妹妹婚后同他的交流,可以以年为单位来做计算。

  实在是没办法有好感,他觉得就是副部长也比冰山好,起码那句太松懈了讲出来的频率比太大意了多多了,真不知道他妹妹为什么一定要学泰坦尼克号试试自己跟冰山,谁比较有硬度。

  “小爱,舅舅让我告诉你,事情他已经打电话去安排了,等安排好就给爸爸打电话通知。”想起正事,就算不希望妹妹出去,柳生比吕士还是把消息告知妹妹。

  闻言,柳生爱的手顿了顿,随后笑了笑道:“知道了,我会好好准备的。”

  “恩,多吃一点。”

  “哥哥自己也多吃一点。”

  沉默,沉默,一直往下的沉默,这几句话说完之后,整个饭桌上一片寂静,除去筷子碰碗盘的声音和咀嚼声,剩下的就只能听到大家的呼吸声。

  饭后,柳生纯子也没收拾碗筷,将事交给了佣人,然后同大家一起到客厅吃水果。

  柳生哲也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这天已经黑了,这个时候就算交通方便,他也不能让人家手塚国光这个时候回去。先不说以后会不会成为亲家,这世家之间的交情也够他们留人家过夜了。

  “国光,时候不早了,今天就留下吧!小爱的考试真结束了,你们大概会有很长时间不能见面,你就趁着机会多陪陪她吧!”

  “我知道了,伯父。”面对长辈,手塚国光可不会给上一句太大意了或者某某某,围着某地跑多少圈。

  为了摆脱柳生比吕士不知在哪学来的哀怨眼神,柳生爱吃了点水果之后就直接跟手塚国光以散步为由出门了。天知道家里的气氛有多古怪,若非她心里清楚,她真会以为柳生比吕士才是自己老爸的。

  真是教人难懂的兄妹感情!

  月明星稀,微风徐徐,是个散步的好时间,当然也是众多情侣约会的首选时间。

  夜晚的手塚国光比起白天来说要主动很多,至少他知道主动去牵柳生爱的手。

  “小爱,准备考高中还是大学?”

  “大学,想要离开就没想过再正正经经地在高中呆上三年再考大学。我跟你们不一样,没有那么繁重的训练,说实话就是我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说明白点就是没有共鸣,不能引起我的热情。”有些话在无意就透露吧!“国光,我很胆小,不是那种看中了就会去争取的人,我很被动,也很畏缩,甚至有时觉得自己很见不得光!”

  手塚国光一开始可能没有多想,可是后面的那一句话让他有些心疼,另外还有一种似乎有什么事情从脑子里一闪而过,被涌出的心疼越了过去。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考试了

  那天之后,手塚国光留在了神奈川陪柳生爱,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两人经常性地出门,有时去唐人街看看,有时也会去其他地方转转。今天,他们选择了海边。

  得到考试的确切时间,柳生爱只能说钱和权力难怪人人都想要,若非有这两样东西的存在,她怎么可能破格考大学,还让他们答应考上之后保留学籍,等她回来之后再上学。这样的事放在普通家庭是绝对不会有结果的,常见的就是到了那一年如果可以再回学校上一次高三,重考,当然高中没毕业或者没上过高中的,能花钱拖关系的还算好的,不能的就去读夜校之类,反正不会有这么好的待遇。

  在海滩上漫步,没有穿运动鞋就会像柳生爱这样,弄得鞋里都是沙子,走路极度的不舒服。走走停停,正当她犹豫要不要脱鞋的时候,手塚国光突然停了下来,蹲□,伸手抬起她的脚,帮她一只一只地把鞋脱了下来。

  “下次要是觉得不舒服,不要这样忍着,我不是别人。”

  “恩!”点点头,柳生爱笑得为灿烂,心里更觉得暖暖的。

  帮她脱完鞋,手塚国光将鞋子提在手上,另一只手牵着她的手,两人就这样在海边走走停停。

  柳生爱没有小女孩的兴趣,可是对于漂亮的贝壳,她也是有兴趣的。

  神奈川的海边有很多人来,像他们这般早上过来的人不多,若不是这样的话,可能一个贝壳都捡不到。

  手塚国光没有那种大男子主义的脾气,他认为男生该充分尊重女生的喜好,即使觉得幼稚,也不该出言轻视或者批评。另外,作为一个合格的男朋友,他觉得既然决定陪女朋友来,那么就不该让她扫兴。

  “这个喜欢吗?”将捡到一个菱形得像心的白色贝壳递到她的面前。

  柳生爱接过,将贝壳放在嫩白粉红的手掌心中,她发现第一眼看到这个贝壳,她竟有种喜欢上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送的人是他,还是这个贝壳的形状太过特别。“喜欢,国光的运气很好。”

  “喜欢好就好,往前走吧!”

  “恩!”

  走得忘形,当海水淹没她白嫩的脚丫子时,凉凉的感觉让柳生爱觉得舒服,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不是没有来过海边,而是上次来的时候,她没有像现在这样把脚放到水里去。她不是一个喜欢运动的人,除了武功,她很少主动去做运动。游泳这个运动她不是不喜欢,而是她游得很差,就算活了这么长的时候,也没有去加强这个运动。

  手塚国光看着她明显很感兴趣的样子,宠溺地看着她,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也没有阻止她的行为,更没有说什么不好之类的。

  “国光,要不然你也脱了鞋子,我们一起到在海水里走走。”

  “不了,你玩就好。”

  “那好……痛!”似乎踩到什么,柳生爱惊呼一声,立刻抬起脚来。

  手塚国光将手中的鞋子放到一边,抬起她的脚就发现脚底板被扎了一个小伤口,鲜血正从里面争相往外涌。皱皱眉,有些自责自己怎么忘了能捡到贝壳就能扎到脚的事。“痛吗?”

  摇摇头,柳生爱淡淡一笑,表示没有大碍,只是脚在他的手中,若不是她练了这么长时间的武,她还真不能保持金鸡独立的姿势这么久没有倒。

  “我背你去看医生。”

  “等一下,国光,我想看看扎我脚的到底是什么?”

  手塚国光也不拒绝,先用一只手摸了一下旁边的沙滩,确定没有什么东西之后,让她站到一旁,随后伸手挖了挖,费了一番劲发现扎到柳生爱脚的是一个白色螺旋转的贝壳。这个贝壳上面有着放射性的像针一样的小针,看长度,扎得应该有些深,难怪会流很多血。

  “拿着,别扎到手,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恩!”柳生爱发现扎了自己脚丫的这枚贝壳也不错,她可以把这个给手塚国光,虽然他们一个人是用眼睛发现的,一个是用脚发现的。

  从海边到了公路,家里的车已经回去了,手塚国光觉得打电话叫他们来还得等很长一段时间,就招手拦了一辆计程车,带着柳生爱去医院。先前在海边是用背的,到了医院,手塚国光一个公主抱将柳生爱抱进了医院。

  这家医院隶属于柳生家,由于柳生爱不怎么到医院来找柳生哲也,也没有像柳生比吕士早早地到医院来学习,所以认识她的人不多,最多就是在报名字时,柳生这个姓氏让人多看一眼。

  包扎、打针、拿药,动作之快,让柳生爱屁股底下的椅子还没坐热,就再次被手塚国光抱了出去,正准备离开之际,运气很好的他们遇上了过来视察的柳生哲也。

  “小爱,国光,你怎么会在医院!”撇下跟在身后的一大帮子陪同视察的员工,柳生哲也快步上前,目光落在柳生爱包了一圈的脚丫子上,“小爱的脚怎么受伤了?”

  “没什么事,跟国光去海边玩的时候,被贝壳扎了一下。”避重就轻,柳生爱从来就没有用理由去博取别人关注的习惯。

  柳生哲也见他们两个的脸上都没有什么着急或者难受的表情,一颗心这才放回原位,此时他的好友也是这个医院的院长川岛仁走到他身边笑问:“哲也,这不会就是你天天挂在嘴边的宝贝女儿吧!”

  “可不就是这丫头么,今天跑去海边玩弄伤了脚。”柳生哲也笑对一句,然后为他们做了一下介绍。

  川岛仁打量一番,不得不承认面前的少男少女真的很般配,特别是他们之间那种淡淡的却很和谐的氛围让人有种他们本就该在一起的感觉。“哲也,很有福气啊,有个听话的儿子,又有这么出色的女儿,可让我羡慕啊!”

  “羡慕,这女儿也不能分你,若是想要还是让你家儿子早点结婚,说不定还能早点抱上孙子孙女。”

  “要是能这样最好了,可惜那小子死活不肯定下来。”

  柳生爱和手塚国光见他们聊得起劲,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哦,当然站的人只有手塚国光一人,柳生爱是被抱着的那个人。不是她不体贴,而是手塚国光不答应,为此柳生爱决定任性一回,打断父亲与其好友的谈话,让手塚国光带着自己回家。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回到家里,柳生爱的伤自然少不了柳生纯子和柳生比吕士的关心,手塚国光是很想留下来照顾她,可是在他们的关系没有得到承认之前,他不能连续好几天住在他们家里,所以手塚国光将柳生爱送回家后,陪着她说了一会儿话,又在规定的时间内气照顾她吃过药,这才放心回东京。
【[网王]轮回 白薇薇(44)】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