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43)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43)】

  “柳生爱,你是什么意思!”冲动的李小双似乎永远都学不会沉默。

  “没什么意思!”双手交叉放在桌前,柳生爱觉得有些话还是说白一点的好。“你们觉得学了武打别人应该,那么我的武功比你们高,怎么就不能打你们呢!李小双,跟别人讲公平之前,先看看自己对人处事是不是也公平。我言尽于此,你们若是再闹我也不会手下留情。这位老爷子应该就是李家的家主吧!有些人我相信不用动手你就应该看得一些门道来,至于这两个人,那天真的改了再去日本找我吧!”

  李建国看着他平静从容的样子,点点头道:“那我们下次再见。”

  “慢走,不送。”

  正文 第八十章 中国行之华山

  清晨,柳生爱等人在用过早餐之后就带着早就准备好的行礼登上了飞机,前往陕西华阴市。飞机并没有飞多久,好像只是稍稍眯了一会儿眼睛,他们听到准备下机的声音。下了飞机,这次他们并没有找什么五星级的酒店住,而是找了一个不错的中等旅店住下了。这个旅店的规模不算太大,等柳生爱他们一行人住进去,店里也不剩几间房了。

  同上次差不多,他们通过旅店老板找了一个当地的导游带着他们去游华山。休息一晚,大家的精神都不错,在新任导游张池的带领下,他们一行人很顺利地上了华山。

  柳生爱走在最前面,看着跟记忆中有所差异的风景,心里失望之余又不禁抱着一丝希望。古墓什么的,她一直知道转换了时空,那样的地方是不可能存在的,就好像二十一世纪的她见到的所谓古墓都是人造的,而非一开始就存在的。

  一路爬到山顶,浩雪看着曾经那般熟悉,现下去陌生的山顶,心知要回去是不可能了。

  “哥哥,我们在这里照张相吧!”

  “好啊!我们一起照。”一声哥哥,两个人应。

  南彦一和柳生比吕士很自觉地站到柳生爱的身后,三人面对镜头会心微笑,镜头前,不二周助看着镜头里微笑的柳生爱,比了个‘Ok’的手势,笑眯眯地看着手塚国光道:“手塚,跟小爱照一张吧!不能来一趟中国,只有那么几张照片吧!”

  不二周助比较喜欢这样靠近大自然的景色,并不是说北京不好,而是城市里的景色给不了那种贴近自然的归属感。在北京,他们都没怎么照相,而到了华山就不一样,他收集了很多的美景,而且看到好看的地方,他也会叫上愿意留影的伙伴一起留影,当然多数是他拍别人。

  手塚国光想了想点头向前,站在柳生爱的身旁,似乎习惯一般,柳生爱在他靠近之后将身体的重量倚在他身上,为了不摔着她,他很自然地抬起手臂揽着她的腰,由此形成一种亲呢的画面。

  接下来,其他人嚷嚷着照相,当轮到迹部景吾和柳生爱时,迹部景吾可是非常大方地搭着柳生爱的肩,将她护着自己的怀里,若是只看照片,绝对是迹部景吾胜出。

  留过影,柳生爱蹲一旁捡起一颗石子,围着山顶的山壁敲了一圈,也无缘见识传说中刻了绝世武学的山洞,看来,那只是一个故事,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故事。正在此时,另一群游客也跟了过来,一个长相清俊,跟他们差不多大的十七八岁的少年学着柳生爱动作也从旁边捡了一枚石子在山壁敲。

  “小爱,他怎么跟你做同样的事?”南彦一不明白地看着男孩问柳生爱。

  柳生爱轻轻一笑,她没想到就在自己失望的这一刻,居然会在这里遇上老乡,先不说他是从那个世界来的,但柳生爱能肯定她知道杨过他们的存在。

  “这里没有武功秘笈。”

  男孩有些愕然地回头,可能是柳生爱的美丽和她标准的中文不成对比,“你也知道令狐冲?”

  “《笑傲江湖》、《神雕侠侣》,我想你和我都不应该陌生。”

  “李东东,能遇上你真是一种幸运,只是你是哪国人?”很大方地伸出手,李东东完全是一个无忧无虑的阳光大男孩。

  握住他伸过来的大掌,柳生爱笑得如暖风过境,给人一种淡淡的温暖。“柳生爱,日本人。”

  “真没想到你会投敌,不过这里的历史改变了不少,一开始我都不明白怎么到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抓抓短发,李东东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网球王子》,一部很火的动漫。”倾身靠近一些,柳生爱小声道。

  “啊!”

  “我的朋友等了很久了,我该走了,不过能认识你真的很高兴!”

  “喂,留一个电话。”

  柳生爱被手塚国光牵着手,一直往前走,没有回头,因为有些事只能是过去,就算曾属于同一个地方,也不代表今生的他们还要有交际。等离开这里,回到原本的生活中,她只是柳生爱,不再是杨灵馨,更不是曾经扮演的任何一个角色。

  路上,南彦一他们纷纷问起他们在说什么,什么《神雕侠侣》,什么《笑傲江湖》的问个不停,不过柳生爱没有给他们答案,如果不说,那这只能是名字,可若真的说了,她不知道自己要怎样解释她背后的故事。她坚持不说,其他人自然不会强迫她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接下来的路程里,手塚国光他们会发现柳生爱明显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是说她的外貌有多大的改变,也不是她的行事作风上变得让人无法接受,而是她的笑比过去真实,就连快乐也比过去明显。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累了?”端着一杯牛奶递给坐在台阶上的柳生爱,柳生比吕士关心道。

  接过牛奶,呷了一口,柳生爱把头靠在柳生比吕士的肩上,避答而问:“哥哥,我是不是很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还不一样是我的妹妹,有什么话不想说那就不要说,这并不会改变什么。”他们是很好奇那天她说的话,这主要是柳生爱不是那种遇人就交朋友的人,他们能成为她信任的亲人和朋友都花一定的时间和努力。可昨天那个男孩什么都没做就轻而易举地夺得她如清风般的笑容和主动接近,这让他们怎么可能心服口服。

  望着外面的满是星星的天空,柳生爱想了想道:“哥哥有没有听过华山的秘密?”

  “什么秘密?”

  “听说华山山顶的山壁之中有一个山洞,里面刻满了武功秘笈,前两天我会那么做就是想看看那个山洞到底存不存在,很巧的是那个男孩也知道这个秘密,只是这个山洞不存在。”

  “原来是这样?”柳生比吕士现在平衡了,甚至觉得高兴了,他觉得柳生爱谁也没说,只跟他说了,那必定是最相信他的。

  把牛奶放到一边,柳生爱牵着柳生比吕士的手站起身道:“哥哥,我们去散会步吧!”

  “恩!”

  待两人走远之后,门边一下子涌出冰帝、青学、立海大的众位正选,他们都在这门后呆了有一段时间了,他们的对话他们听得一清二楚,只是滋味各在心头,特别是南彦一,这醋有得吃。

  “我要去找他们,明明都是哥哥,怎么就只告诉比吕士一个人。”

  “那是因为比吕士懂得抓住时机安慰小爱,而学长什么都没做。”向日岳人在一旁毫不客气地吐糟。

  “呃!”南彦一哽了一下,冒出的火气一下子被浇得透心凉。

  手塚国光站在最后面,他没有注意柳生爱他们去了那里散步,他只注意到柳生比吕士端给柳生爱的牛奶还是满满的一杯,等一下她回来,他想他应该再帮她准备一杯温热的,让她喝了能更好的休息。

  正牌男朋友都不去搅和,他们这些人冒然跑过去,似乎缺少的不只是理由。

  树林里,柳生比吕士牵着柳生爱的手在青古板路上漫步,夜间的山上有些凉,不过不是很冷,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这样静静地走着。

  “哥哥,如果我不喜欢出门,不想做事,你会不会包容我一辈子。”柳生爱喜欢练武,喜欢没事时到处走走,喜欢在闲暇时一个人或者跟亲近的人一起静静地喝杯茶、说说话,可谈到工作什么的,她不喜欢的复杂的环境。

  柳生比吕士望着柳生爱依然微笑的小脸,却没有忽略她眼底的一抹认真。对于这个妹妹他是心疼的,而且他们柳生家已经很好了,不需要他们牺牲自己的婚姻来壮大。下意识地握紧她的手,柳生比吕士笑得很惬意,用空着的那只手轻拍她的小脑袋,道:“喜欢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哥哥做你的后盾。”

  “那我想去环游世界。”去到处走走吧,以前只是随波逐流,上天把她丢到哪她就去哪,上天让她做什么人她就什么人,可是这一生,她喜欢手塚国光带给她的安宁和体贴,可是他们之间都有着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所以她想放开胸怀四处去走走,去印证一下,看看生命唯一的可能是否是自己掌握的。

  那个救赎,如果真的存在,她满世界地转,应该也有遇上的一天吧!至于她和手塚国光的爱情,若是受得住等待,那么她宁愿再受轮回之苦,也要坚持跟他在一起。

  “那你的学业呢?”

  “放着吧,难道哥哥不相信我能轻易摆平那些吗?”

  “不行,除非你能证明,不然的话就算哥哥同意,爸爸妈妈他们也不会同意的。”

  “哥哥同意就行了,其他的我会证明的。”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翌日,柳生爱他们去了华山周围几个比较有名的地方,在树丛中,在村庄里品尝特有美食和小吃,向日岳人还直道以后吃不到了,真是太可惜了。

  柳生爱吃东西很慢,咀嚼的时间较长,而且吃得并不多。这一行人都知道,吃得快的会放慢自己速度陪着她一起品尝,而吃得快的,比如向日岳人、丸井文太和芥川慈郎那是一点速度都不减,相反地他们好几次希望柳生爱能再慢一点,这样他们就能多吃一点。

  看着三人有些瘦且结实的身材,柳生爱有的时候也想知道这些人吃了这么多到底吃到什么地方了。

  玩了几天,今天他们一早就跟着导游来到了华山北麓峪口的一座道观,这道观建于宋朝,地方不算太大,可是景色却清悠,特别是院中的一口井,据说与山顶镇岳宫内的玉井相通,泉水清洌如玉,喝到嘴里更有一丝淡淡的清甜。

  柳生爱不懂茶道,不过好茶坏茶,即使不懂,也能喝出一个大概来,而且泡茶的水也很重要。

  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是忍足侑士这家伙对中国的茶道到是别有一番认识,本来,这茶道什么的最初起源就是中国,日本在唐朝时不就是在这边留学么?

  “茶是好茶,可好茶中我最喜欢的还是西湖龙井,丝丝缕缕,如发丝一般,色泽青绿,片片点点,精巧至极,轻尝一口,慢慢品之,方能真正品出其韵味来。”柳生爱喜欢茶,喝得多,知道的少却细,她这个人一般只注意自己喜欢的,至于不喜欢的她很少去记。

  “没想到小爱对茶也有研究。”忍足侑士笑着放下手中的茶杯。

  “不,不算研究,只是恰好喜欢。”

  “小爱喜欢,那本大爷到时让人给你送一份过去。”迹部景吾一向高傲,他的关心不像别人那般的细心,可只要是他承认的,必定都是真心实意对待的。

  “我会等着的。”

  一阵嘻笑之后,他们也休息够了,柳生爱跟在手塚国光身边,开始一点一点地讲她已经想好的计划,手塚国光认真的听着,一路上一个问题都没问,直到她讲完,回到酒店,他带着她走进房里,才开始问她的想法。

  “真的要去吗?不能等着我以后陪你去?”手塚国光不是胆小鬼,可他亦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的不安全。

  功夫再高,也有顾不过来的时候。

  靠在手塚国光的肩上,柳生爱放任自己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他的身上,这样的亲密是他们之前没有的,柳生爱不想错过什么,也不想让自己的一生如以前一般要么在背叛中委曲求全,要么压抑自己,孤独一生,那样的日子她过够了。“国光,我们都有自己的梦想,你不能要求我为了你放弃一切,坐在家里只等着你有时间的时候回来看看我;我也不能要求你放弃网球,只陪在我身边做一个普通人。我们之前有很多事情其实都想得太少,给我们各自多一点空间,我答应你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给你电话,告诉你我的行踪,而你在外面除了好好打你的网球外,还要想着你的一生伴侣是否真的是我,若是,在我们都成熟的时候,你主动来找我,而我会在原地等着你。”

  正文 第八十一章 环球旅行前

  谈话结束后,虽然不是百分之百地达到谅解,可至少无人再去阻止柳生爱的环球旅行计划,照手塚国光的话说,心中既然有个梦,不努力追逐一番总是不死心的。

  离开华山之后,柳生爱一行人接着去了上海、杭州和香港,可能是因为柳生爱比起过去更加放得开,大家的兴致显得特别好,回东京的时候,每个人都高高兴兴的,虽然有很多事真的让人伤心一把,可事已至此,他们不接受也不行。

  柳生爱三兄妹告别其他人,先去南家,将所买的礼物送给南直人他们,至于手塚国光家的礼物,当然是让手塚国光转交了。一阵交谈过后,柳生爱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南直人他们,南直人和南铃子虽然不是特别赞成,也激烈地反对,只是平静地让她好好考虑,不要轻率地下决断,以免日后会后悔。

  对于这种情况,柳生爱若不是想好,她必不会开这个口。南直人和南玲子见她这么坚持,只道是等她征得父母的意见之后,在帮她安排学校的考试。柳生爱点头应允,然后同柳生比吕士一起坐自家派来接他们的车一起回神奈川。等到了家里,柳生爱没有一下子将自己的决定说出来,只是把礼物分给父母,又陪着说了一会儿话,才回房休息。

  身体没那么累,相反地柳生爱觉得格外的轻松,可能是一下子想通了,也可能是不那么在意之后的一切,毕竟一个人的人生过得太久了,也会使人想要发疯的。

  走进浴室,调好水温,将身体全部没入水中,热水让她有种放松的感觉,就好像解下所有的防备一样。

  客厅里,柳生比吕士见柳生爱上楼,犹犹豫豫地在一旁等了很久,确定她不会下来之后,就拉着柳生夫妇进了书房,然后将柳生爱决定去环游世界的事情提前告诉他们,好一起想个办法把也留下来。

  他不是要打破妹妹的梦想,只是这个世界这么大,若是她只去那些旅游圣地,他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去的人多,也没见有什么人有事,可她要是一个突发其想的去什么非洲丛林,什么其他不知道的地方,万一出个什么事,他们根本就无法及时知道。一想到要失去她,柳生比吕士发现自己无法冷静,更无法安然如常地做他该做的事。

  “什么,小爱决定去环游世界?”柳生纯子觉得这个事来得有点太突然了。

  “恩,我一路上跟她说了很多,可是她好像下定决心了,现在只要你们一答应,她就会立刻行动。”柳生比吕士觉得自己有义务让他的妹妹幸福,而不是跑出去‘流浪’。

  柳生哲也皱起眉头,他对这个女儿虽然不算是特别了解,可是也知道一些,特别是那次生病之后,他们一定对她的事非常上心,他也了解到他的女儿是那种很有主见的人,她做事不会因为别人的意见而轻易改变自己的决定。现在她说要去环游世界,那么就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比吕士,小爱把这件事跟那些人说了。”

  “最先知道的是手塚国光,其次就是我和表哥,回到东京之一舅舅他们也知道了,舅舅还说只要爸爸妈妈同意,他就会帮小爱把考试的事情安排好。”对于自己不是第一个知道的事,他心里还是有些介意的。

  “让小爱去吧!既然是她的想做的事,那就不要阻止她。”这个女儿一直都淡漠地让他有种随时会失去的错觉,现在她找到自己想做的事,他没有理由去阻止。

  柳生比吕士和柳生纯子显然是被柳生哲也突如其来的‘叛变’吓到了,他们可都是反对的,这一家之主不站在他们这边,他们还有什么胜算。

  “阿娜答,小爱一个小女生,现在才十五岁,你让她一个人到外面去,这叫我怎么放心啊!”

  “是啊!爸爸,小爱就算会点武功,可这并不能表示她什么都能解决啊!”

  柳生哲也知道他们的担心没错,可是稚鸟不可能一辈子被护着,若真是那样,它永远都别想学会飞。“什么都别说了,小爱若是真想去,我同意。”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清晨,满腹心事的柳生比吕士平生第一次没有去早锻炼,闷闷地坐在沙发上,拿着扫纸,本是想看看新闻打发一下时间的,无奈盯着报纸的某处足足发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呆。

  “哥哥,早。”练完功的柳生爱冲完澡下楼,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柳生比吕士笑着打招呼。

  “小爱,早。”

  柳生纯子在厨房里忙来忙去,嘴里唠唠叨叨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就连柳生爱跟她打招呼都没有听见,等到用餐时,真正睡足,能品尝早餐的也就柳生哲也和柳生爱两父女,至于柳生纯子和柳生比吕士两人心事重重,美味的早餐对他们来说如同嚼蜡。

  柳生爱将一切看在眼里,事实上她昨天不说,只是为了给柳生比吕士优先开口的机会,不过她知道自己不是那种家人说个不字,她就会立刻改变主意的人。现在看来,父亲应该是同意了,至于母亲和哥哥她想时间会让他们明白,这个选择对于她来说才是最好的。

  “爸爸,妈妈,我想我要说的事你们已经知道了,那么开学之后,我会让舅舅帮我安排一下考试,然后收拾东西踏上旅途。”

  “小爱,你还没成年,而且学业这种东西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柳生纯子闻言,手上的筷子一下子掉了下来,撞到碗,发出略显刺耳的声音。

  深吸一口气,柳生爱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认真道:“妈妈难道不觉得在我身上少了什么吗?我没有欲望,没有想要的东西,没有前进方向,我只是像一个木偶寻找着适合自己的一切,可能是范围太小,也可能是那个能点醒的人根本就不在我的身边,所以我想要去找,找看,也许不经意间我能找到目标,不至于让你们担心一生。”

  “可是……”

  “好了,纯子,小爱能这样为自己的未来考虑,我们应该支持她,而不是打击她,你若是担心,我们先让她在比较近的国家转转,她若是能处理,那就让她出去看看。”两全其美,这是柳生哲也为女儿争取的机会。好在柳生爱不是那种有主见就任性的人,她心知这已经是父母最大的让步,自然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去吵什么自己有能力解决一切之类的话来破坏气氛。

  柳生纯子是传统的日本女性,她对女儿出去是很担心,可她不会当面去反驳丈夫的决定,而且她丈夫说的话了不是没有道理。至于一旁闷不吭声的柳生比吕士,心里其实很不希望柳生爱出去,可父亲已经折中的办法,他要是再指手划脚一番,说不定他妹妹一下子反弹,这附近的地方都不呆就直接跑去他担心的地方,那就真的糟了。

  初步达成共识,柳生爱用过早餐之后,就开始准备一下自己可能用上的行礼,毕竟这旅途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开始了。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手塚国光回到家,将礼物分给爷爷、父母,看着他们欣喜地赞扬柳生爱,他即高兴又觉得苦涩,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自私,可是他更担心最后站在她身边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人。

  事业和爱情,难道就没有一个鱼和熊掌兼得的方法。

  手塚菜菜子看着标明是柳生爱送的礼物,心里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是越来越满意了,当然其他两人,像手塚老爷子他们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偏头想问儿子,小爱送了他什么,就发现儿子目光悠远,似有什么重大的烦恼一样。

  “国光,有什么烦心的事吗?如果没什么的话,说出来,妈妈一个人不能帮你解决,还有爷爷和爸爸啊!”

  “小爱说她要去环游世界,等我从网坛退出的时候,她就回来。”手塚国光发现他就是提前完成学业去美国打球,这一去没有五年他不可能回头。
【[网王]轮回 白薇薇(43)】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