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42)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42)】

  柳生爱站在正堂中间,望着上面的千手观音,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求上一求,让自己在这一世能有一个解脱。

  “小爱,这边有一些小饰品,你要不要买点。”南彦一操着一口生涩的中文问。

  “不用了,我对饰品没什么兴趣。”

  这些天他们交流大多采用中文,说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锻炼一下自己也是应该的。为此,像路痴级的外语白痴切原赤也在这方面可谓是没有天赋到极点,就算有真田弦一郎的拳头天天侍候,他还是一样学不到三句,就是这三句还颠三倒四。

  出了佛香阁,正打算下去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拦在柳生爱的前面,也不得柳生爱他们反应就叽哩垮拉地讲了一大堆,若非柳生爱的学识够广博,这话她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柳生爱的经历太过诡异,丰富的时间让她的学识也变得更加的丰富,来人说的是法语,仔细看看不难发现他长得不错,身材高大,一派王子的架势,跟那些不学好只想着泡妞的二世主一个德行。

  “先生,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请你让开好吗?我接下来还要参观其他地方。”

  “不,我对你一见钟情,只要你接受我,我一定能给你最好的一切。”外国男子对于柳生爱淡然微笑的样子更是着迷。

  此举看得一旁的王子们咬牙切齿,手塚国光大步上前将柳生爱护到身后,语气比起平常来降了至少十度。“这位先生,请自重!”

  “你是谁?我喜欢她,追求她都是我的自由,就算你是她的男朋友,也无权干涉。”看到跟自己不相上□高和相差很多的身材,外国男子的语气一下子弱了不少。

  柳生爱敢说跟手塚国光在一起除了能感受他的体贴和细心的关怀之外,最大的好处就是夏天的时候有他在,电扇、空调什么的都是浮云。不过让她意外的是手塚国光的法语不是一般的好。伸手握住他的大掌,柳生爱笑着道:“好了,我们走吧!”

  “啊!”

  外国男子似不死心地还想追上去,南彦一突然出现撞了他一下,使得他失了平衡,一下子摔倒在地。南彦一也不给他骂人的机会,立刻道:“对不起,我这脚有时就喜欢闹点脾气,踢一下色狼。”

  “不错,我拳头一控制不住也喜欢打不听话的色狼。”柳生比吕士搭着南彦一的肩,一脸‘和善’地说。

  “你们……”

  “我们怎么了,我们只是让你知道喜欢别人也得别人愿意接受才行。”

  接下来的行动当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人开了先例,过来表白的人那是男女都有,当然这里的男的不一定全是跟柳生爱表白的,幸村精市的也不少,让人更加惊讶的迹部景吾的华丽在一群女人的无限追杀下也抛到九宵云外去了,而其他让人发笑的就是真田弦一郎的黑脸被无视,小女生的执着很强悍,居然能从遇到的那瞬间一直跟到他们回酒店,让人错愕的是她还搬了过来,真是有毅力啊!

  正文 第七十八章 中国行之北京(二)

  “真田先生,我喜欢你,请你一定要跟我交往。”害羞却大胆的H国小女生一如既往地出现在大门前进行每日一次的告白。

  真田弦一郎黑着一张脸,他这个人一向严谨,对于爱情什么的根本就还没有考虑,再者他比较喜欢温婉的女孩,而不是大大咧咧的女孩。“太松懈了!对不起,我们是不可能的。”

  奇怪的回答方式正是真田弦一郎的风格,这个风格至今已经延续三天了,可是小MM不知道是不死心还是认定他了,就算双眼含泪也不曾退缩,真是让人即同情又无奈。

  手塚国光等人也好不到那里去,他们的外貌优秀不是第一天的事,可是像这样天天被追踪可是第一回遇上。还好他们只预备在这里呆四天,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的飞机票已经订好了,为什么不用专机,那是因为这里不是日本,他们的特权理所当然地受到限制了。

  柳生爱每天跟手塚国光一起,两人的情侣作用还是退了不少敌的,当然不识实物的也有一部分,但两人一般不怎么理会就是了。而其他人面对所谓的爱慕者各有一套退敌经验,只是某些小动物就不行了,每次被追得到处乱窜,难到他们不知道他们越跑,那些就越追的凶吗?

  “小爱,下一站是中国陕西华阴市,今天我们自由活动,你想去哪里?”南彦一这几天都把自己喂得饱饱的,以防色狼想占他妹妹的便宜。

  “哥哥和其他人都自己随处去看看吧,我和国光一起逛逛就好了。”这些天他们大多以她的意见为主,柳生爱觉得来一次中国,不能都随了她的心意。

  南彦一闻言一愣,随后笑道:“恩,哥哥知道了,你要注意安全,有什么事给哥哥打电话就行了。”

  “恩!”

  跟众人打过招呼之后,手塚国光和柳生爱两人先行离开,忍足侑士和迹部景吾等冰帝的人随后离开,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成一路走后,剩下幸村精市他们一行人。幸村精市不否认他曾想利用这个机会看看自己还有没有机会,不过现在看来是没什么机会可言了。

  “好了,我们也准备一下吧,听导游说这里有个798艺术工厂,我们去那里看看吧!”

  “恩!”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手塚国光不善于在人前做出亲密行为,和柳生爱交往之后,他们在人前做的最亲密的事也就是牵手。现在在国外,依照手塚国光的性子,是绝对不会主动的,柳生爱也不是那种火热的性子,两人并肩前行,默契十足,即使没有那些亲密的动作,也给人一种亲密恋人的感觉。

  北京的街头很干净,柳生爱和手塚国光根本就没有目的地,两人一路向前,算是那种走到那算那的架势。

  “柳生爱!”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柳生爱很自然地回头,手塚国光亦回头,两人望向声音的来处,发现站在对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小双,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少妇,不是惊为天人的漂亮,可打扮气质均属上层,让人望去别有一番风情。

  话说李氏大小双回国之后,因着武功被废颓唐了不少日子,家里的大人想了很多方法都未能让他们的武功有半点恢复,本想趁着年轻重新练起,那知只要一运气,他们就感觉身体里传来一阵刺痛,最后无法,他们只好找家主帮忙看看,哪知家主看后只是淡淡地说他们的武功并没有被废,而是被用点穴封住,由于柳生爱的点穴方式过于奇特,纵使是家主也无法帮他们恢复。

  家主让他们闭关修身养性,说是会帮他们联系日本那边的朋友请柳生爱过来帮他们解穴,李小双百般不愿也不敢在家主面前放肆,起料她还没有发威,日本那边就已经明确地给出了拒绝,这让她怎能不恨柳生爱。

  这几天她的心情平静不少,今天正跟小姨一起出来逛逛,那知不经意地一眼,就看到她恨不得杀了人居然就在对街,跟那个被她打过的少年一起悠然自得地散步。这让她怎么可能沉得住气。

  “有事?”柳生爱一脸微笑,似一点都没有看到她的怒气一般。

  手塚国光记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并不是她有多特别,而是平生第一次被女生打就是她干的。现在看到她怒气冲冲地跑过来,他下意识地握住柳生爱的手,将她护到自己怀里。

  “你还敢问我什么事!柳生爱,快点解开我的穴道,不然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看来你不只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变本加厉地找别人的麻烦,你以为你还有这个资本吗?”嗤笑一声,柳生爱精致的面容上满是嘲讽。

  对于敌人,柳生爱从来都不会同情,上次在日本她有心放他们一马,没想到有些人天生就学不会改过。

  “你……”

  “小双,住口。”一旁的李倩大致上已经猜到来人的身份,她只是没有想到有着一身好武功的人居然是这么小的一个女孩子。“对不起,我代我侄女向你们道歉。”

  “没关系,有懂礼貌的人就好,以后注意一点,不是人人都会让着她的。”有人出来解围,柳生爱自然不想把事情闹大。“国光,我们走吧!”

  “恩!”

  李小双见他们要走,一脸委屈地望向李倩道:“小姨,你怎么能放她走,你知不知道她走了,我和哥哥的武功就再也恢复不了了。”

  “那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冲上去,不只不会让她答应帮你解穴,还会让她更加讨厌你,进尔断送你最后的机会。”李倩不敢说别的,就自己这个侄女已经被宠坏了。

  “小姨,那我该怎么办啦?”

  “回去请你父母,甚至是家主来拜访,让她原谅你。”

  “什么!这怎么可能,小姨,让我给那个死丫头……”对上李倩冷漠的双眼,李小双突然什么都说不下去了。

  李倩平时跟李氏大小双的关系不错,对于李小双的刁蛮她也有所了解,可是她从来不知道她可以胡闹到这个地步。“学艺不精还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我李家子孙何时有过你这样的不孝子孙。”

  “小姨,等等我。”

  手塚国光牵着柳生爱的手,一路往前,即使他知道后面的人没有追上来,他也没想过放开她的手。

  柳生爱回握着他的手,心头缭绕着一层淡淡的甜蜜,这些日子以来,他们虽然天天都在一起,可是亲近的机会却不多。现在这样静静地牵手,漫步于街头的感觉让她觉得很满足。如果说她很讨厌李小双的出现,那么此时她到有些感谢她的蛮横让她和手塚国光更加的靠近了。

  “来来,新鲜又好吃的国光苹果。”

  闻言,柳生爱咧嘴一笑,抬头望向手塚国光轻声道:“我想吃国光……”

  “小爱,这里是大街上。”手塚国光俊脸一红,有些讶意柳生爱的大胆。

  柳生爱原本只是想闹得好玩,却没想到先想歪的不是自己,而是被人称之为木讷严谨的冰山。“你想到那里去了,我是说我想吃国光苹果。”

  手塚国光顺着柳生爱的手指看去,果不其然,就听到一位大叔隔上一会叫上几句‘新鲜的国光苹果’,俊脸绯红,手塚国光目光投向别处,低咒一声,“真是太大意了。”

  “呵呵,国光真的好可爱!”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李倩跟李小双回到家里后,立刻将遇到柳生爱的事告诉家主和哥嫂,让他们拿主意办事。

  家主李建国现年七十八岁,算是高龄老人了,由于他身体好,精神足,保养的也不错,看上去好似只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对于连续打败李家人的柳生爱他也有几分好奇,只是一直未曾有机会见面,上次要求她给孙子孙女解穴遭拒,他并不恼。对于自家孙子和孙女他还是了解的,两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傲,总觉得学了点功夫就很了不起,碰碰钉子也是应该的,可他私心里还是不想放弃他们。现在听说柳生爱就在中国,他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呢!

  “查探一下他们下榻的地点,晚上我们就过去拜访。”

  “家主,小双今天已经把人惹怒了,我想要不我们明天再过去拜访。”李倩觉得还是给对方一个缓和的机会比较好沟通。

  李建国看着侄女,心里明白她的顾虑,只是他没想到这孙女惹事的本事这么大,才刚见面就把人得罪了。摇遥头,瞥了一眼李小双,淡淡地道:“你以为得罪了人家,人家还会等着我们去找吗?”

  “这……”这个她确实没有考虑到。

  “这次就算柳生小姐不答应帮你,你也不能有所埋怨。”

  “可是……”

  “可是什么,这是你自己惹的事,难道你动手人家就不能还手,李家子孙学武是为了传承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是让你四处惹事的。”李建国这次是一点余地都不留。“你若是还想不通,这身武功即使人家愿意替你解,我也会主动替你废掉的。”

  李小双瘫坐在椅子上,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被责怪的都是自己,她自认为没有错,可为什么别人都认为她错了呢?

  正文 第七十九章 中国行之北京(三)

  自牵手之后,手塚国光不再别扭,柳生爱也不是那种没事就红着一张脸的小姑娘,两人在街上逛了一会,后来一起进了百货公司。

  北京是中国的首都,也是一个国际大都市,在这里什么样的商品都有,当然这里的百货公司自然也不是一般地方可比。逛了一会儿,两人在商场里发现一个滑冰场,里面来来往往的有不少人。

  柳生爱很自然地靠在手塚国光的肩上,目光落在冰场里,看着场子里或情侣或练习滑边的小朋友、少女在里面玩耍,思绪不禁回到前世某个场景,当时她的父亲似乎也是这般小心翼翼地护着她,真是凌乱的记忆,每次都是先甜后苦,往往就是因为前面的日子太幸福才会一下子掉到信任的鸿沟里,直到最后被抛弃,被背叛也宁愿折磨自己不愿相信那些原本是她最亲最爱的人将她推到了悬崖下。

  “国光,我们也下去玩一会儿吧!”

  “可是我不会这个!”手塚国光就是手塚国光,不会的从来不会装会,真是实在。不过再实在的他也敌不住柳生爱的请求,特别是柳生爱用请求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他就什么拒绝的话都不往外说了。

  柳生爱和手塚国光的发色在中国人看来异于常人,手塚国光的茶色还说得过去,毕竟在外国人里面这种颜色还有出现,可是柳生爱的就不一样,她的发色鲜艳,色泽更是少有,除此之外两人的长相更是少有的俊逸跟美丽,他们两个换好鞋进入场地的那一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手塚国光对于网球那是得心应手,可说到滑冰,他可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小爱,你会这个吗?”

  “不太会,不过我相信国光不会让我摔到的。”甜甜一笑,柳生爱发现自己对于手塚国光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信任,每次这种感觉都会让她更加贴近手塚国光。

  手塚国光牵着她的手,小心地将她护在怀里,两人笨拙的样子让人觉得好笑又亲密,那种不经意的甜蜜让看到人不禁跟着会心一笑。

  “慢一点。”

  “恩!”

  可能运动相通的道理,手塚国光很快就摸索到一定的规率,小心地领着柳生爱,带她在场中转悠,两人悠然自得、自得其乐的样子让很多看得会心一笑。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本大爷的选择一向都是最华丽的,你们自己玩吧,本大爷没兴趣。”面对游乐场的各种设施,迹部景吾很是傲然地抛下一句话,坐到一边的咖啡厅里,表示不会参加。

  “嗨嗨。”忍足侑士到是有些兴趣,再加上向日岳人在一旁一直闹着要玩,做为向日岳人专人保姆的他怎么可能不去,不过他不会告诉别人迹部景吾其实是因为怕玩这些高空设备而临阵退缩的。

  凤长太郎和日吉若的心里都有些失落,来中国不过几天,他们就看出柳生爱对于手塚国光的感情根本就不是一时之选,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好像沉淀了无数岁月一样,有着浓厚的信任和执着。特别是他们相处时,那种自然而然出现的幸福让人即羡慕又妒忌。今天分别之后,无意之间他们来到这个游乐场,看着高高的跳楼机、过山车、海盗船等等的游戏,他们对看一眼,相视而笑,决定用游玩的方式好好发泄一下内心的苦闷和初恋失败的失落。

  “部长,你真的不去玩吗,这里的速度不比东京的差,很好玩的呢!而且这里的人说话也很有意思,你看刚才还有一个女孩子请我吃冰淇淋呢!”中场休息的向日岳人很是得意地向迹部景吾炫耀自己的刚刚得到的冰淇淋甜筒。

  迹部景吾很想翻个白眼,不过这个动作有损于他贵公子的形象,暂且忍下,不过忍了不代表他会认同某只小动物不华丽的举动。“如果你不想玩,那就跟本大爷回去,这样举着一个冰淇淋到处跑,真是不华丽。”

  “部长,你再等等,我还没玩够呢!”

  坐回原位,迹部景吾很是大方地让桦地崇弘也跟去玩,他一个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望着外面的人来人往,想着柳生爱和手塚国光紧紧相握的双手,心里一片苦涩。

  他告诉自己要放弃这段感情,要支持她的选择,可感情的事怎么可能是他说放下就能一下子全部放下的。他已经投入了太多的感情,这次回去之后,他不想断也不行了,他看得出来手塚国光这一次是抱着把她娶回家的想法出来的。

  这样的念头他也有,只是他身后的一切都不适合她。

  柳生爱,一个看起来风华绝伦,应该站在顶端的女孩,可是她甘于平淡,喜欢平平淡淡的生活和一切;他迹部景吾,一个从小就注定不会平淡的男孩,他凡事要求完美,事事都争第一,久而久之,第一是他生命中不再缺少的一样东西,而这一样东西却将他最喜欢的女孩推得远远的。

  轻啜一口咖啡,迹部景吾突然发现冷掉的咖啡跟他此时的心情如此的相似。

  拒绝掉第N个告白搭讪的女孩后,迹部景吾看看时间,一个响指,带着所有冰帝的正选往回走。虽然不算太尽兴,可是此时的冰帝正选们最起码已经不再像先前那般黯然失落。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回到酒店,晚餐时,所有人同聚于餐厅,柳生爱发现他们的心情似乎比起先前来有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凤长太郎和日吉若,他们两个本就是柳生爱最担心的,可是现在看他们两个不仅恢复了以前的状态,而且在面对她时也不再放不开,这让她觉得很高兴。

  一直以来,凤长太郎和日吉若就让她担心,毕竟是朋友,很多事情上他们两个比不上迹部景吾那般有自制力。迹部景吾是骄傲的,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柳生爱不高看自己,她肯定迹部景吾喜欢自己,可是她也肯定迹部景吾的责任感不会让他为了她而放弃一切,谁让他从出生开始,受到的教育就是为了迹部这个家族而活呢!

  人都有自己的无奈,挣扎地走过一路,到底放弃了什么失去了什么都只有当事人自己明白。

  用餐过后,正准备去酒店娱乐室运动一番的柳生爱他们迎来了一批客人。李氏大小双的出现让南彦一他们这些见识过他们野蛮举动的人纷纷摆出防备的神色。李建国见状就知道孙子孙女回来说的话一定还有漏洞,就好像一个人说你错了,你可以不承认,两个人说你错了,你还能还嘴,三个人说你错了,你依然可以狡辩,可是四个人五个人甚至十个人说你错了,你是不是该思考一下,这件事的问题到底是出在别人的身上还是自己的身上。

  “年轻人,不要太紧张,我们今天前来是有事相求,不是来找麻烦的。”

  “哼,有事相求,可别打不过别人就拿人家不会武功的男朋友撒气,天知道这次可不只一个人不会武功。”南彦一是不怎么想承认这个拐走自己妹妹的家伙,可是那也只限于他们欺负。

  李建国闻言并不生气,态度依然温和地道:“老夫想我们有必要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部长,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切原赤也一脸不解地望向幸村精市,中文他跟着学了几天也就会打个招呼,至于英文,那是两看两不相认。

  真田弦一郎的中文也不太好,意思听得模模糊糊,后来换了英文,这样他就听得明白多了,只是对于这李家人,光听柳生比吕士他们说的情景,他觉得跟这些人其实真没什么可讲的。谁知他们都没出声,切原赤也就发问了,懒得回答的他只好给了他个拳头,让他安静下来。“闭嘴。”

  柳生爱不想让人看了笑话,点点头道:“好吧,那我们到酒店的会客室去谈,那里的地方够大。”

  “好。”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会客室后,李家人很直接地说出了他们的要求,然后说什么会让李氏大小双对其道歉,之后不再让他们找她的麻烦。柳生爱抬手打断他们想继续说下去的话,轻扬嘴角道:“我对你们没有要求,你们找不找我的麻烦我都不介意,只要你们不怕有来无回就可以了。至于解他们的穴,我想现在的我不同意为他们解开,人品有问题,学了武功那就是一害。”
【[网王]轮回 白薇薇(42)】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