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38)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38)】

  “好啊!大家一起玩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会意地笑笑,柳生爱和手塚国光之间虽然不如别的恋人那般喜欢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可是彼此的心意却总是能一下子感受到。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到了海边,那就是无处可躲,手塚国光不给他们机会,直接一句同意他们留下来的话,菊丸英二和桃城武就冲动地跳出来了。

  也许所谓的不打自招就是他们现在的这种行为。

  “部长,我们那个……”

  “好了,既然来了就一起吧!”跟自己的伙伴在一起,手塚国光也不会多说什么。

  青学的人自然都习惯了手塚国光的冰山脸,更难得的是手塚国光没有生气,没有放冷气,这对他们而言可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放下心来,他们自然也就闹腾起来了。

  清悠的海边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了,大家或跑或跳或追赶对方,玩得不亦乐乎。菊丸英二拉着柳生爱,笑着要和她一起去海边找水母。这个时节,春意盎然,气候也暖和,不过赤着脚到海水里玩闹却真的有些冷了。

  柳生爱不是那种娇气的女生,当然也不是那种凡事喜欢自己默默承受的女生,她是那种有自我主见,该接受接受,该拒绝拒绝的人。就好像她穿过来后,身体其实并不怎么好,虽然表面看起来不错,可实际上就好像一个空壳子,占了一个外表的光。要不是她自己小心地注意身体,家人又积极地以她的健康为先,她恐怕无法象现在这般活蹦乱跳的。

  “小爱,来嘛来嘛,我们一起捉水母,你养一只,我养一只,怎么样的喵~~~”

  “英二,现在的天气还有些冷,要是跑到海里去感冒了怎么办,你想想现在的训练多么的紧张,虽然我们才一年级,可是全国大赛依然是我们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又是一串,当然说话的人当之无愧就是我们的鸡蛋保姆大石秀一郎了。

  “大石,没事的,我们就在这里碰运气,不会跑太远的。”

  “不行……”

  看着他们争执不休,柳生爱觉得也许这就是朋友或者搭档之间才会有的相处模式,目光转到另一边,很自然地她又看到手塚国光冷着脸在罚争吵着要打架的桃城武和海堂薰跑步的一幕。即使手塚国光已经升上高中部,不再担任他们的部长,桃城武和海堂薰还是很自觉地耷拉着脑袋去跑步了,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要跑多少圈,又是围着什么跑?

  正愣神,脚下传来一阵冰凉,下意识地低一头,柳生爱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往前走了一段,海水刚好到她脚下,打湿了她的鞋。脚底冰冰冷冷的感觉并不讨人厌,上前两小步,平底的鞋面一下子都被浸湿了。

  退后几步,到海水到达不了的地方,蹲□退下鞋袜,将袜子塞到鞋子里头然后提在手上,然后仿佛上前退后地踩着脚下的海水,看着一个又一个脚印出现又消失。

  手塚国光罚完伙伴,转过身看到自娱自乐的她,不禁往她这边走,不二周助见状,笑着道:“手塚是应该多陪陪小爱,毕竟是女朋友,太过冷落了不好。”

  “冷落?”他以为他和她之间的相处很正常。

  “呵呵,手塚不要以为小爱体贴就是坚强,更不要以为她的牵让就是应该,要知道每个人的付出很有限,若是你一直为了别的事委屈她,总有一天,她的耐心会用尽,她的爱也会被消磨光。懂得珍惜是好,可珍惜的同时也要知道怜惜,否则爱情走不远。这可是我妈妈和姐姐经常拿来教育我和裕太的话,男孩子要懂女孩子才能抓住女孩子的心,就好像女孩子经常说的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一样。”不二周助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好似这些话是别人说的一样。

  手塚国光何等聪明,他怎么会不明白不二周助的意思,向他点点头,他大步向柳生爱走去。

  “小爱。”

  “国光,你过来了。他们怎么样了,这里可没有圈子可以绕,竟然大家出来玩,这次就算了吧!”相处一段时间,她对于立海大、冰帝和青学的网球正选们都有一定的了解,这些少年都很热血。虽然各个方面都很优秀,可是他们却不像一般男生那般爱炫耀。要知道很多人头上的光环多了,就忘了自己是谁。

  “啊,我知道了。”低下头,看到她白皙如玉双足立在涨起又落下的海水之中,不禁伸出大掌想将她拖过来,可能柳生爱没有想到这一点,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下子就跌进了他的怀里。

  这一幕正好被没有罚去跑步的菊丸英二看到,于是孩子气的他张嘴就道:“啊,部长好大胆,在海边就抱小爱,占小爱的便宜!”

  这次反应慢了一下的大石秀一郎手长得再长也无法一下子捂住菊丸英二的嘴了。

  手塚国光对于自己的伙伴自然了解,知道他们是什么性子那是一回事,能不能接受那又是另一回事。冷气一放,俊脸一沉,这剩下的人一下就只剩下一直记数据的乾贞治、看好戏的不二周助、老实的河村隆和不发一语拽到家的越前龙马了(大石秀一郎本来也是不用跑的,可是他很自觉地跑去陪菊丸英二了)。

  柳生爱虽然很想帮忙,不过刚才的话她也听在耳朵里,虽然菊丸英二是为她报不平,可依着她对手塚国光的了解,这个时候若是说错话,就是她也会被罚去跑步的。谁让她喜欢的这座冰山不仅‘闷热’,还不懂得转弯呢!

  可话又说回来,他若是外向热情,懂得转弯,只为自己,也许她又不喜欢他的。

  聪明的人哪里都不缺,缺的就是那种即聪明又不张扬的人。

  “好了,我们一起走走吧,他们要跑完可还有一会儿呢!”

  “恩!”

  对于手塚国光的默许态度,柳生爱还是高兴的,毕竟她说的话他愿意听。

  有的时候,只是这样并肩走着也是一种幸福。有的时候,柳生爱其实是希望这一刻永恒的。

  “国光,刚才为什么不推开我?”

  “你是我女朋友!”

  嫣然一笑,柳生爱伸手拉着手塚国光修长的手指,想着刚才菊丸英二的叫喊时,她都做好被他推开的准备了,可是他没有推开她,即使是罚菊丸英二他们去跑步,他亦没有,而是等他们走后才将她从怀时扶起来。那样的他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她却觉得自己被呵护在他的羽翼之下,很安全很安心。

  “国光,我们一直走下去,就算你不在我的身边,我亦等你回来。”

  “啊!”手塚国光轻应一声,他知道她说的是他高中之后准备出国做职为选手的事。原本他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的,可是他没有想到她会主动提起,还给了他最安心的承诺。“我已经准备越级就读高中,提前完成学业去美国。”

  “我知道,手塚爷爷已经跟我说了,我以为你会再晚一点告诉我。”

  男人的梦想若是因为女人而停留,可能这是在乎女人的一个表现,可也是最愚蠢的一人表现。

  生活这种事没有谁说清,柳生爱就是活了这么多年她亦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生活这个包括了太多太多东西的词,要知道人的情感里不只有爱,还有恨有怨。她不愿意挡在他的前面,和他的梦想去比较那个比较重要,人生里有很多东西其实是能同时存在的,只要当事人换个角度看。

  他有他的梦想,她亦有自己的生活,与其逼得对方越走越远,不如一开始就退后一步,让前方的路变得更加的清晰,也许这样一来,他们爱情就不用迷路,她的悲剧就此结束也说不定。

  “我也有怕的时候。”这时的手塚国光才真正像一个十几岁的男孩承认自己内心早就产生的不安。

  “不用不安,我相信梦想与爱情不冲突。年轻人自然有热血的一面,虽然你一直表现得很沉稳,可是你一站到球场上就会变得非常的不一样,那样的你很迷人,我并不希望让那个你消失。”

  这一次,手塚国光很主动地将她拥入自己的怀里,不管别人是什么眼光,此刻他只想紧紧地拥抱她。

  得到此女,他还有何求。

  难怪中国人会说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原来能找到一个真正懂自己的人又是自己喜欢的人,纵使再有更好的摆在自己面前又如何。

  “等我回来。”

  “好。”

  “哇,部长还在占小爱的便宜,真是太过份了!”

  “菊丸,再跑二十圈。”

  “……”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海边的游玩闹剧般地结束了,大家同来时一般回去,柳生爱依旧由手塚国光护送回家,不过这次可不是送到东京南家,而是神奈川的柳生家。

  柳生比吕士自从升入高中之后,生活比起从前忙碌不少,可对于自家妹妹的关注度却提高了不只一倍。特别是得知她跟手塚国光成为一对之后,他心里对于手塚国光这个抢了自己妹妹的人就不再像以前那般欣赏了。另外,他只要一想到自家妹妹跟他谈好之后,会提前好几年嫁出去,这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以前一放假,父母就催着他去东京接妹妹,现在一放假,父母说的第一件事再也不是让他去接妹妹,而是吩咐他多给手塚国光制造机会,让两人多多相处,培养感情。这事要搁以前他会赞叹父母开明,可是现在他只觉得自家爸妈和妹妹都让手塚国光那个冰块给蒙了。

  昨天星期五,他一放学回家就准备去东京接自家妹妹,可这话刚说完,母亲就告诉他妹妹不回来了,说是星期六要跟手塚国光去约会。

  约什么会?

  不就是手塚国光想早点把他妹妹骗到手吗?

  左思右想,越想越不某呐,最后他只好拿起电话给柳生爱打了个电话,表面是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实际上他是想早点去把人给接回来,免得一个小心,他妹妹就被某人拐走,提前出嫁了。

  这不,一看到手塚国光送柳生爱回来,等在门前多时的柳生比吕士立马上前,打完招呼就直接拖着柳生爱往回走,一点要请手塚国光进屋的意思都没有。

  柳生爱觉得有些好笑,她本以为父母会干涉一下这种事,毕竟他们现在的年纪怎么看都是早恋,可是天知道她太小看日本感情婚姻的发展速度了,若说中国要完全成人后谈恋爱,那么日本就提早完成计划,指不定修订这日本婚姻法的人是怕自己太迟生孩子,等孩子长大,自己就老得不能动了,才会急得把年龄一缩再缩,最后弄得初中毕业就可以成家了。的确方便,这要是十七岁生个孩子,待孩子十六岁后,自己还是三十多岁的人,想去那里都有力气,真是想得远啊……

  “国光,今天就不请你进去喝茶了,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恩!代我问候伯父伯母。”手塚国光对于柳生比吕士的举动毫不在意,反正不是第一回,虽然他第一回有被吓到,不过见得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

  “我知道,回见。”

  “恩!”

  柳生比吕士孩子气地瞪了手塚国光一眼,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形象全毁。“好了,他自己知道怎么回去,进屋了。”

  “好。”柳生爱无奈地吐出一口气,觉得自己这个哥哥有时还真幼稚,不过她还是很高兴哥哥对她的在乎。只是她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誉为绅士的哥哥因为自己闹得一点形象都没有。“哥哥,我们谈一谈吧!”

  “好。”听到提议,许久未同妹妹说心里话的柳生比吕士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两兄妹进了门跟自己的父母打过招呼,一起上楼来到柳生爱的房间,相对而坐。柳生爱对于自己在乎的人一向很有耐心,对于真心对她好的柳生比吕士自然没有例外,为了不伤柳生比吕士的心又将自己的心意说清楚,纵使多活了这么多年的她还是费了不少功夫,走了不少弯路才达成目标。

  柳生比吕士是吃醋,可他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再加上他得知手塚国光要去国外做职业选手的事,心里的巨石算是放下了,只是谈恋爱,不提前结婚,又是远距离恋爱,这变代的空间就大了,他自然也就不那么担心的。再者他虽然不喜欢其他男生打自己妹妹的主意,可是女孩子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他私心里自然是希望她能嫁个最好的。身边有着一群好友,就他因网球而结识的伙伴里,他最不满意又最满意的人就是幸村精市,只是他好心一点都不急,明明都知道他妹妹跟手塚国光去谈了,还没有一点反应,这反到让他弄不清他到底是喜欢自己妹妹还是不喜欢自己妹妹了。

  柳生爱从柳生比吕士的话里听出他推荐人选的意思,可惜她心里有人了,而且隔了这么多年找到这个人,与他牵手她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勇气,若是真要换人,她想她宁可就这样一个人静静地过下去,也不想再相信爱情一次。

  “哥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感情不仅仅适合与不适合的问题,还要两相情悦,我喜欢国光,只是因为喜欢,没有别的意思。另外我不知道未来有什么变化,可是我想相信我们可以一次成功,然后相互扶持着走过以后人生的每一天。”

  “小爱,你……”这样执着,这样带着丝丝哀伤和决绝的她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哥哥,相信我的眼光好吗?”

  柳生比吕士那能挨得住柳生爱的请求,他本就疼爱她,现在她一开口,他自然是强硬不起来,就连平常转得飞快的脑子此刻也全集中到怎么不让她生气上去了,其他的事情和他先前的打算什么的一下子统统抛到了脑后。

  “好,哥哥相信你,但是答应哥哥要一直幸福下去。”

  眼睛有些发酸,柳生爱觉得自己自从来了这里之后,好像感受了所有之前不曾感受,或者有所缺失,又或者想要脱离,想要远离的种种情感。

  她来这里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有很多事却让她明白自己也许真的找到救赎的机会了,又或者了她找到的不是上天给的救赎,而是她心灵的深处给自己定得一个救赎。

  投入柳生比吕士的怀抱,柳生爱突然觉得她一个不知多少岁的老女人撒娇很恶心,可是既然有了一副萝莉的身体,那就好好利用一下吧!“哥哥,我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她一直记得有这样一段话说,毛毛虫爬在树上时就埋下了成为蝴蝶的理想,蛹在黑暗中的无数个夜晚里,梦想着成为绚烂的蝴蝶而努力地想要破茧而出,努力着努力着,当看见一缕七彩的阳光时,翅膀就可以带它在阳光下骄傲地飞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空,每个人都犹如一只绚烂蝴蝶!她也是,虽然之前的她想要破茧成蝶却没有勇气,可是现在,即使是粉身碎骨,她亦想为了自己的幸福努力地往前飞,即使翅膀会被撕裂,可她依然想在最后一秒到达幸福的彼岸。

  </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为了卖票的事忙得昏天暗地,连自己上榜了都不知道,不过薇会尽量完成任务的。

  大家新年快乐啊!

  当然也要继续支持薇薇啊!</li>

  正文 番外 给最初的爱

  我叫迹部景吾,最喜欢用的就是本大爷这个口头禅,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用的,又是为什么用的,我已经忘了。只知道记事开始用得是‘本少爷’,后来嫌没什么气势就改成了‘本大爷’。

  鉴于我的身份问题,家世情况,从生下来开始,我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当然被宠爱的同时,我也得付出一样或者更多的心血来让他们满意,毕竟没有家族希望自己的未来的继承人是无用之材。

  我的生活很美好么?

  不,不能这样说,应该说我也有想反抗的时候,只是我孩子气的反抗只会让我接下来的课业和礼仪课更加的繁重,如此几次之后,我知道名誉和面子对于大人来讲就是一切,就连我本身对于他们而言除了继承人的作用外,就是对外炫耀的资本。每次被拿来做比较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的思想是多余的,长此以往我也找到了对付他们的方法,那就是他们拿我炫耀,我并将他们当成演戏的小丑,当然,这里面也包括我的父母。

  富贵之家没有什么亲情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所以我不觉得自己可怜,反而觉得那些腻在父母撒娇的孩子让人觉得可笑。

  真的可笑吗?

  我自己也不知道。

  从英国回来之后,我进了冰帝。这里面是有钱人的集聚地,父母之所以把我送进来,可能是想让我在这里结识一些或者说发堀一些可用之材,又或者他们只是想让他在正式被介绍进交际圈前先‘实习’一下。不管他们是什么想法,我本人都觉得无所谓,反正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换个地方,重新去认识一些人。

  一开始对于网球,我只是将它当成一种健身运动在看,就算打出一些花样来,也只是为了让生活不至于变得太无趣,可是等我进了网球社,参加了比赛,特别是跟手塚国光对赛后,我发现其实人生并不如我想得那么无趣,至少还有很多人为了自己的梦想勇往直前。心里有什么地方被触动了,之后又发现了几件小事,为此我明白,若是我不站在高处,那么我就要一直听众别人的指挥。

  实力么?

  我想我最不缺的就是这个,要知道没有实力的人在迹部家根本就生存不下去,就算是他也一样。若非是有这个资格,这个实力站在这个位置,我早就消失了,那里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都说皇家残酷,可他们这些世家子弟手段又比那些人好到那里去呢,还不是一样踩着别人的白骨往上爬。

  忍足侑士是个不错的家伙,他有着绝对的实力,可惜他没有称霸世界的野心。也谁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走到一起,帝王和军师,很匹配的组合。我们一起在冰帝站住脚,凭着新生之力夺下网球社社长副社长的位置,成为冰帝的神话,然后一步一步地发掘值得结交的人才,更寻找出他们需要的伙伴。

  一年一年地努力,虽然没有夺得冠军,可是我们用自己双手闯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这样的感觉真好,没有别人的帮助,只是靠自己。

  有伙伴,有对手,我觉得能回到日本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就是有些不华丽的母猫总是做些让我受不了的事。

  女人就是麻烦,难怪忍足这个家伙会把他们当成游戏的对象。

  我看不起女人,可我从未想过我会如此轻易地喜欢上她。记得第一次见面,她就那样的与众不同,不会像其他女生那样尖叫,更不会夸张地扑到他们身上,又或者做些出格的事摆些恶心的表情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就连他们的到来都没有发现,连本大爷都会忽略,真是个不华丽的女人。随后她完美的礼仪就好像范本一样赏心悦目,连我这个一向高要求的人也情不自禁地给出赞赏。我不知道让我更惊讶的在后面,她居然就这样走了。

  忍足这家伙说我们被嫌弃了,虽然我不想承认这个不华丽的事实,可是我心里明白她对我们是真的无意。若说是故作姿态,这般决绝的做法还真新鲜。

  高中部和初中部的友谊赛,发起人是他们的学长南彦一,也就是她柳生爱的表哥,他算是迹部景吾承认的人,若是当初南彦一没有升到高中,把部长之位交给一个草包,他一定不会那么急着抢位置的。不过,现在也不错,作为对手学长学弟朋友等关系,他们都处得不错。

  这样的突发事件我们不是没有见过,我们只是没有见过那样生气的南学长,我更没有见过用那种手法处理事的人。蛇身上的水珠之后也证实了她武艺非凡,我想这一生我都不会忘记合宿的那个夜晚,她如同精灵一般踏月而来的画面。

  相处越久,我发现自己对她的欣赏就越多,喜欢之情也越浓。

  有很多时候,我会不自觉地被她牵动思绪,知道她不喜欢吃饭,我也担心,虽然没有直接做什么,可是天知道我私底下也让人打听了不少有关于中餐的事宜,更请了不少中国名厨到家里来。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开始用心地学习用筷子,吃中餐,虽然在家费了不少时间,可是结果却意外的好。

  我是高傲的,用忍足的话说我的眼睛长在头顶,这句话虽然不怎么华丽,可是我却承认能让我看上的人还真不多,特别是女人。

  感情是怎么回事?

  我不懂,也没有人让我懂。

  跟忍足他们在一起,我们是伙伴是朋友,但这爱情却不是他们可能教懂的,至于家人,他们告诉他的只有利益,其他的就是争斗。
【[网王]轮回 白薇薇(38)】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