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37)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37)】

  “小爱,我来啦!”该打完球的芥川慈郎刚想扑上去就被桦地崇弘给提起来了。

  “把这个脏兮兮地家伙弄去洗干净,真是太不华丽的,呐,桦地。”

  “是。”

  芥川慈郎哇哇大叫,身体被桦地崇弘提在半空中,一只手拿着球拍,一手胡乱挥舞着,似想挣脱,无奈桦地崇弘身材高大,手臂过长,被提在半空中的他平衡感又不准,努力良久没得一点效果,到是让众人看得好笑不已。

  南彦一见状,笑着道:“好了,出了汗的都跟着我去客房冲个澡吧,不然这吃饭时可是辛苦别人的鼻子了。”

  众人会意,哈哈大笑地拿着自个的物品跟柳生爱点头招呼,然后跟着南彦一走了。

  迹部景吾站在柳生爱的身边,看着唇边淡淡的笑意,心里虽然觉得遗憾,他却不会像那些不华丽的人一样死缠烂打,闹得别人不得安宁。“小爱,一起进去吧!”

  “恩!”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由于人来得比较多,管家弄了两桌,高中部一桌,初中部一桌,南彦一在高中部这一桌,柳生爱在初中部一桌,算得一桌一个主。南彦一原本是想让柳生爱过来的,柳生爱说让迹部景吾那桌不给一个主人也不好,也就妥协了。

  吃饭对于冰帝的人来讲,那也是一个体现优雅的方式,可是现在却不一样,有了绵羊和跳豆两个吃货在,上的菜又不是那种一人一份的,大家自然是你来我往,不一会儿气氛就好起来了,不让他们喝酒,他们到是拼起饮料来了。柳生家没说什么,任由他们闹腾。

  “小爱,你做得菜真的好好吃哦!”向日岳人吃得满嘴是油还不忘说话。

  凤长太郎刚想举杯,就见日吉若走到柳生爱面前,柳生爱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跟他碰杯,然后仰头喝掉杯里的饮料。如此有了第一个开头的人,后面的人自然就大方地跟风,要求跟柳生爱喝了。南彦一见状,立刻上前护着自家妹妹,虽说饮料不会喝醉,可是喝多了终归是不好了。

  “你们这群臭小子,要喝跟学长喝,跟我妹妹闹什么闹。”

  “学长,你不是美女,跟你喝没什么意思!”忍足侑士一脸似笑非笑地道。

  南彦一碎了他一口,大声道:“什么美不美的,男人要帅。”

  柳生爱站在一边,心里想着某世某个场景,说的好像是纯爷们什么的,那个时候的遣词用句比现在丰富多了。只是她本人不太喜欢,所以即使知道也不会拿出来用的。

  “不喝也可以,小爱给我们唱首歌吧!”

  吉田健司原本是爱慕柳生爱的,可不知谁暗中告密,害得他被部长隔离,每次训练总是叫理由整他,直到他再也不敢动别的心思才结束那些让他半死不活的‘刑罚’,那段日子真是惨烈啊,可他无处诉说啊!最后看到迹部景吾被拒,他就真的歇了心思,如南彦一说的那般,当个普通的大哥哥。此时,他们都要上大学,以后见面就少了,若是不闹上一闹,真的对不起自己苦恋那么一回啊!

  柳生爱也大方,反正会唱歌,也唱得不难听,现在大家心情好,气氛也不错,唱上一首也没什么。“好吧!不过我唱得不是日语歌,而是泰语歌。”

  “好,什么歌都行,我们一定会好好捧场的。”

  大家用力鼓掌以示诚意。

  拿起筷子,轻敲面前的碗,柳生爱唱起了泰国歌手sara的《即使知道要见面》,并不是要表达什么意思,只是单纯地喜欢她的歌,又想在此时唱她的歌。

  迹部景吾等人都盯着她,听着她唱,她的声音娇嫩轻柔,好似梁燕低唱,空谷莺鸣,兼之琴声忽尔如幽泉细水,涤神荡虑,忽尔如情人蜜语,悱恻缠绵。众人听来,不由得骨软魂销,浑然忘了自身所在。他们虽然听不懂其中的意思,可是他们想不管时间过去多久,他们都不会忘了这样一个少女,曾坐在他们的身边,为他们唱了这样一首歌。

  </li>

  正文 第七十章 谁的不安

  暑假的大部分时间,大家大部分的时间都聚在一起,虽然每次用到的理由都相差不多,可是柳生爱只要时间允许都会尽量出现。这样的形式让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往返于神奈川和东京之间。那样的日子虽然忙碌却感觉很开心,终于假期过去了,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收拾行装离开,其他人也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投入到新的学期中。

  开学后,柳生爱同日吉若、凤长太郎一个班,大家一如以前那般相处,只是网球部比起从前安静了不少,不再像有迹部景吾时那般疯狂,这多多少少都让一些人有些心理落差。不过,地球不会因为没了谁就不再转动,现在的一切不过是初始的不习惯,等到日子久了,能记得他们的人除了他们这些朋友之外,又有几个人。

  柳生爱还同以前一样,静静地呆在自己位置,即使跟日吉若他们很熟,她也很少主动开口,每次都是那静静地坐着,要不看看窗外的风景,闲散的有些让人看不过眼。当然,好几位老师都就此点她的名让她回答问题。本意是为难,可是她每每都能很完美地给出答案,时间久了,老师们也就自动忽略她不合宜的举动了。

  没有南彦一每天的叮嘱,很多时候柳生爱会觉得非常的不习惯,特别是吃饭的时候,若非日吉若和凤长太郎的提醒,有时她可以把午休时间坐过去还有些茫然地思考南彦一为什么还没有来。

  “小爱,该吃饭了,一起走吧!”凤长太郎知道开学这一星期以来,若是他们稍不注意,她就会忘掉不吃,两次之后,他和日吉若就主动扛起这个责任,一到时间就叫她一起去用餐。

  “好。”柳生爱下意识地伸手去拿桌里的便当盒,却没想到扑了个空,皱皱柳眉才突然想起早上因为南彦一有话要跟她说,她出去后就忘了回去拿便当了。“算了,长太郎,我忘了带便当,你们自己去吃吧!”

  学校里的餐点她吃不惯,就算勉强自己去吃也只是受罪,再者她胃口比起从前来说好了不少,可是一两顿不吃还是没有什么的。

  “小爱,不吃饭对身体不好,你吃我的便当,我的是中餐。”因为她喜欢中餐,凤长太郎也让家里人换了厨师,还好美食不分国界,家人没有什么反感,相反地觉得不错,至于他本人总觉得弄点什么会跟她靠得近一点。

  “不用了,我不是很饿,而且早上也吃得不少。”柳生爱摆摆手,表示自己没关系。

  日吉若见状,出声道:“小爱,一起吧,不然我们也不会放心的。”

  “那好吧!”柳生爱见凤长太郎一脸附和,不禁点头同意,跟他们一起往外走,路上不知多少女生拿羡慕和杀人的目光盯着她。

  向日岳人他们自从升入高中之后,虽然还是一样打网球,也和柳生爱他们一起吃饭,可是他和目前的新搭档处得似乎不怎么好,每次到餐厅吃饭的时候,他都会抱怨新搭档不能像忍足侑士那样配合自己,不是这里出错就是那里出错,反正问题之多,可以让他这几天吃饭都有话说个不停。

  “小爱,今天带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么?”难得清醒的芥川慈郎每到这个时候一定会搜寻柳生爱的身影,前几天一没看到柳生爱,他可是吃完饭就睡,根本懒得多说一句话。

  “没有哦,今天我忘记带便当的,不过长太郎的便当在我这里。”微微一笑,柳生爱发现她很喜欢现在的生活,静静的,像流水一样慢慢地流淌,时不时地出现一两个惊喜给生活添些色彩。

  向日岳人虽然不是很满意,可是有吃的也能接受。“那小爱等一下记得要分给我吃一点。”

  “慈郎也要。”

  “不行哦,因为今天只有一份便当,我吃掉一半,长太郎肯定不够吃,所以今天不能分给你们。”坐到每天都坐的地方,柳生爱小心地打开便当,小心地把便当分成两份,等凤长太郎进来后,将便当交给他,自己吃小的那一份。

  凤长太郎拿着一份西餐走进来,刚坐下就见柳生爱将一大半的便当放到自己的面前,不禁有些担心地道:“小爱不必担心,我吃这些也可以。”

  “没有,我吃不了这么多,那些就够了,你吃这一半吧!”

  “恩!”见她坚持,凤长太郎知道自己就是再说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手塚国光即使升上高中也是一样的受注目,特别是他的优秀,让他刚到高中部就已经被定为下界学生会主席的接班人,另外,网球社对他的到来自然也是相当的欢迎。手塚国光本人到是不怎么在意这些外界的评价,可是自从迹部景吾离开时对他说了那些话后,他表面没有什么改变,可是他知道自己越来越在乎柳生爱对他的看法,很多时候他会很主动地去观察她的情绪和想法。但是每一次她都是那副恬静微笑的样子,好似一切都无所谓,这让他觉得恐慌,就好像一个不慎,他就会失去她一般。

  这段时间,迹部景吾虽然离开了,这不表示他就没有跟联系,他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很小家子气,跟他一贯的处事风格和坚持背道而驰,可是当一个男人在乎一个女人的时候,爱情会让人变得自私。

  他想懂她,想知道她心里的想法,想确定他们的将来,毕竟高中毕业之后,他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在她的身边,那个时候,她真的会一直等着他吗?

  一脸的茫然!

  不是不相信,而是面对同样优秀,甚至在某些方面比自己强的对手时,再强悍的人都会生出一种不确定的感觉。好比迹部景吾,又好比手塚国光。他们是天生的对手,他们的存在会让对方成长,也会让对方在某个时候觉得自卑。

  今天是星期五,学校放假,手塚国光结束部活后,就骑着早就准备好的自行车来到冰帝门口接柳生爱。

  柳生爱跟凤长太郎他们一起走出校门,大家的家里都派车接送,凤长太郎他们也不例外,凤长太郎不只一次要求送柳生爱回家,可柳生爱每次都以不顺路为由拒绝了他们的好意。今天刚一出来就看到不少女生站在校门口指指点点的,好似有什么事发生,等到她看清,才知道原来手塚国光也有这般高调的时候。她原本以为除了球场,他做什么事都是低调的呢!

  下意识地把左手上的书包换到右手上,嘴角扬着一抹微笑走到他的面前,轻笑道:“怎么没有事先跟我说一声,如果今天我提前走了,你不就白来一趟了吗?”

  “上车吧!”手塚国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跨上自行车,示意她坐到后座。

  柳生爱也不介意,很主动地在别人议论纷纷中坐上后座,抓着他的衣摆,跟着他离开这里。

  当他们离开后,凤长太郎和日吉若这才从一旁走了出来,他们两个都发现了对方对柳生爱的感情,他们都装作不知地做着同一件事——守候她。只是今天这一幕让他们知道若是想要得到,就不能一直站在她看不见的地方。

  “以下克上,长太郎,我会找时间跟小爱说明我的感情的。”握紧拳头,日吉若不希望自己的感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凤长太郎望向日吉若刚毅的侧脸,第一次发现自己拖泥带水的个性很讨厌。“我也会找时间跟小爱坦白一切的。”

  对每一个人都温柔就是真的温柔吗?

  凤长太郎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第一次觉得以前的自己只不过是在用温柔划出距离。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国光,要去哪?”相处的越久,柳生爱就越发现他们之间还有着无数空白的空间等着他们一起去填满。

  “妈妈想请你回去吃饭,我来接你。”手塚国光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回答,可心里却想着该怎么样增进两人的感情。

  柳生爱突然伸手胳膊搂着手塚国光坚实的腰身,这段时间他们很少见面,大多都是电话联系,手塚国光不善长表达自己的感情,柳生爱又不是多话的人,所以他们之间短信为多,虽然都是那几句话,却让人觉得心安。特别是柳生爱,在经历了时间的洗礼之后,最朴实的话语到是最能打动她的心,就算手机里的短信大多相同,她也一条一条地储存起来,无事的时候拿出来看看,也会让她觉得很开心。

  “国光,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变得似乎比以前更沉默,好似还有一丝焦虑。

  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困扰?

  她不能问得太清楚,也不能什么事都不管,任由他自己去解决。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够分享的不只是对方的喜悦。”亲人之间大多报喜不报忧,他们之间,若是走得顺利应该就是一辈子,若真是一辈子,她不希望自己只能站在他心头的一角,而不是整个心头。

  手塚国光抿抿薄唇,沉吟片刻后道:“迹部在走之前告诉我,他喜欢你,即使你拒绝了他亦不会放弃。”

  原来是这个!

  “放不放弃对你我之间有什么影响吗?若是我们坚定了一起走到最后的信念,相互扶持,共同克服所有的困难,迹部放不放弃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吗?还是你认为我们之间不过是短暂的好感,等到热情退去,就会各奔东西。”有些东西虽然打破,特别是蒙在感情上的纱,若是小看这些,有一天,真的因为这个而分开,后悔的只会是我们自己。

  车‘吱’的一声停下了,手塚国光单脚支地,回首望着柳生爱平静却无一丝笑意的小脸,再看看她清冷的目光,突然觉得自己跟中国人所说的庸人自扰之的庸人有的一拼。明明他爱她,她亦爱着他,他们对方都珍惜着这段感情,却因为别人喜欢她,他就想着给自己和她的感情出难题,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是啊!

  迹部景吾是喜欢她,可这也说明他的眼光一定没有错。一个能被这么多优秀男人喜欢的女人值得最好,而她选择了他,那么他定是那个最好,不必心忧,只要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好好爱她就是。

  “小爱,我喜欢你,不,我爱你。”

  对于女人来说,最美的情话不过是男人的承诺。对于柳生爱来说,从一开始只用过喜欢的手塚国光能说出‘我爱你’,那么她相信这个男人一定是做好准备想要给她一个未来。小脸贴着他坚实的背,她突然觉得眼睛发酸。

  “国光,说了就不要有收回的时候,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坚强。”

  说到感情,她即使活得很长,却如稚儿一般,没有所谓的经验,也没有所谓的手段,她只是鼓起勇气,拿出自己所有的感情做了一场豪赌,一场只属于自己爱情最后的赌注。

  手塚国光扶起她,两人站在路边,他盯着她,这才发现其实最不安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她。

  “说过的话没有收回的道理,我想要照顾你,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一生。”若说之前他没有坚定自己的立场,对他们的爱情有一丝的不确定。现在,他很确定问题在自己的身上,而不是她的身上。

  她一直都未想过要改变。

  </li>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新年快乐!</li>

  正文 第七十一 章 幸福彼岸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柳生爱除了学校里的课业之外,其余活动都跟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倒是追凤长太郎和日吉若他们的人多了不少,那些女生给了柳生爱一个全新的感受,那就是为了爱情或者别的什么目的,脸面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爱情到底是什么?

  疯狂?

  执着?

  还是坚持不懈?

  耸耸肩,对于疲于应付的两个大男孩的困扰,柳生爱同样也产生了那么一瞬间的疑惑和同情,可是她最终还是向着自己认定的方向往前走,毕竟找一个自己喜欢又喜欢自己的男人真的很不简单,就好像那个守了她一辈子却始终都未能跟她走到一起的男人。

  不是他不好,而是有些事情不是他爱你,你就能跟着他过一辈子。

  “在想什么?”

  依旧清冷的声音,依旧那样沉着的表现,没有时下男孩所谓的浪漫,只有温馨的关怀和细致的体贴。若是没有以前的记忆,柳生爱或许会像小女生一样发发脾气,撒撒娇,抱怨一下他的不浪漫什么的。可惜她不是小女孩,她成熟,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今天他们利用星期六的时间一起出游,虽然是她提意,不过他答应后考虑最多的却是她的如何如何。

  “没想什么,就是觉得很高兴。”

  手塚国光闻言,目光闪了闪,心里却有些愧疚。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好像从来没有主动带她去过哪,更没有像其他男孩子那样给她准备什么,做过什么?

  “小爱,下次一起去箱根吧!”

  “好啊!”愣了一下,柳生爱宛尔一笑,没有犹豫直接答应。

  微风徐徐,柳生爱一手抓着手塚国光的衣角,一手放在自己的腿上,五指张开,仿佛迎风穿梭,有种享受轻风,与自然融为一体的错觉。

  阳光下,少男与少女的身影给人一种温馨淡然的幸福感,不似**,好似轻风流水,悄然间给人一种理所当然的存在感。

  “大石,部长和小爱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他们俩个好像很有默契的喵~,这是怎么回事的喵?”菊丸英二拍着搭档大石秀一郎的肩膀,一脸疑问过后又道:“可看他们在一起又觉得很美好的喵~~~”

  “手塚和小爱居然在谈恋爱,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这要是影响了他们的学习怎么办?他们都还年轻,要是这一冲动……”(以下省略最少五千字)大石秀一郎一听菊丸英二的话,天生的责任感立马勾起了他内心的担忧,当下,这滔滔不绝的担忧就开始连续不断地往下说。

  不二周助对于手塚国光和柳生爱在一起的事那是心知肚明却不明说,在他看来有些事需要他们本人来告诉大家,而非他一个朋友到处宣扬。不过看他们现在的样子,他就知道这两人相处的不错,若是顺利,说不定一个小家庭就这么组成了。另外,看到手塚国光他们幸福的样子,他发现自己当初灵光一闪的捉弄手塚国光的念头到是起了促进作用。

  “呵呵,他们这样不是很好吗?”他也有戏看。

  乾贞治拿着笔奋力,嘴里更是念念有词地道:“真是太好了,这次不仅找到了部长的新资料,就连小爱的资料也一并更新了。”

  “青春啦青春,没想到部长刚上高中就找到了女朋友,而且还是那么漂亮的小爱。”即使上了三年级,桃城武还是如以前那般,嗓门大,没什么心机。

  “笨蛋,小点声,不然部长听到了,嘶……”

  “腹蛇,你骂谁笨蛋,要打架吗?”

  “说你呢!”

  “切!MADAMADADANA!”

  一旁的越前龙马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国内,昨天他回国,今天才想着跟学长们一起聚聚就被拉着跑上车追什么部长,说是部长要去约会,他们要跟着去看好戏。结果上车跟到现在看到的还是冰山一样的部长和平淡如水却温柔的让人情不自禁去喜欢的柳生爱,这个姐姐一样的女孩跟他过去见过的女孩都不一样,在她的身上,他感觉到的不只是温柔,当然更不是冷漠,而是一种淡淡的,平静时好似不容易注意到,可一旦注意到就会发现她的好,这种好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去喜欢她,不管是拿她当朋友,亦或是姐姐,她都会给他们不一样的惊喜。若是部长真的找了她当女朋友,他到是觉得这两人就应该在一起,要是有一天他们身边站了别的人,他到觉得看着碍眼了。

  柳生爱内功深厚,越前龙马他们坐得车又离得不远,她感应到他们却没有出声,毕竟他们只是好奇,没有恶意,而且她要是真只有十几岁,她也会因为朋友而做出这些事来的,何况他们身边有一个特别爱看戏的不二周助和一个特别爱更新数据的乾贞治领着,就算没事也会折腾点事来的。

  再说若非如此,他们也就算不上热血少年了。

  手塚国光也不是什么平凡之人,他对自己的队员非常了解,单单就桃城武和海堂薰吼叫的那几声,虽然来来往往的车子发出的声音将此降低了很多,可是因为他们太过熟悉,只要那么一点点他就知道他们肯定是跟来了。

  “下次再一起去海边吧!”


【[网王]轮回 白薇薇(37)】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