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36)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36)】

  柳生爱送上早就准备好的礼物,说了几句恭喜的话,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愉快的晚餐。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那一天毕业的人很多,手塚国光预先就知道柳生爱不会来,心里虽然有些失落却也谅解,谁让他还只是男朋友而不是她的丈夫呢!恩,总有一天,他会成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

  ‘嘀嘀’手机传来一阵音乐声,手塚国光没有多想拿出电话看了一下,发现是彩信,有些奇怪,但他还是接了接收,等到看清画面时,手塚国光愣在当场,心里就好像猛地打翻了调味瓶一样,分不清是个什么滋味。

  他一直知道对她有好感的人不少,可是他以为她答应了自己,那么他们就是明正言顺的一对。

  这张照片算什么?

  “手塚,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一向情绪甚少外露的手塚国光即使面对自己的好友不二周助也一样不会诉苦。

  不二周助见他神色不对,心知一定有事发生,说不定还是有关于爱情方面的事,可是他本人不说,他做为朋友也不好多问。虽然他是很想知道,不过有些事情还是适可而止的好。

  “呵呵,手塚要是有什么事想说了可以来找我,虽然现在你已经有了信任的女朋友。”

  信任!

  这两个字像惊雷一样突然劈进手塚国光的心里,他发现冷静如他,也会因为一张不知是谁发来的照片而对柳生爱产生怀疑,甚至误会。告别不二周助,回到家中的手塚国光有些自厌。

  正常人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跟另一个男孩亲热都会有误会,可是手塚国光觉得自己不该用对待常人的方式去对待他喜欢的女孩。跟父母打过招呼,径自回到房间,目光落在他们唯一的一张合照上,手塚国光突然笑了,若柳生爱真的喜欢迹部景吾,他想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跟自己耗,而是正大光明地接受迹部景吾。这个发照片的人应该是另有目的吧,不管目的为何,他到是有种想要感谢他(她)的冲动,若非他(她)的此举 ,他可能还不能这么早明白喜欢一个除了共同的语言和话题之外,双方更多的是信任对方,要知道有些事情即使亲眼看见也不一定是真的,何况现在他不仅没有看见,更没有听到她说一句不满的话,若真的只是因为这来历不明的一张照片失去他喜欢的人,手塚国光想他到时真的会悔恨终生的。

  想了很久,他拿起手机,拨通了柳生爱的电话。听着她一如以往温柔的声音,细心的关怀,诚挚的祝福,手塚国光突然觉得自己原来也有杞人忧天的时候。

  “小爱,对不起。”

  “怎么突然之间道歉,发生什么事了?”喜欢一个人不只是敏感地感觉到他的快乐,他的不快乐其实比快乐更容易感觉。

  手塚国光觉得有些事情说清楚比较好,若是一味地用自己的方式去考虑别人的想法,误会只会越积越深。有了这样的想法,手塚国光并将自己收到照片和怀疑柳生爱的想法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最后再次表示道歉。

  柳生爱愣了一下,随后也猜到是什么事,毕竟能让手塚国光误会的除了迹部景吾的告白和一个吻,她不记得自己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拿来当把柄。不过,手塚国光的细心让她很窝心,毕竟这种错误只要是大男子主义多一点的男孩都会想着放在心里不说出来。哪会像他一样郑重道歉,真是……

  “我很高兴手塚能跟我说你的心里话,也很高兴你能相信我。”

  “太大意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呵呵,手塚其实不必太在意,我觉得手塚会这样也是对我在乎,我很高兴。”

  “呃!”另一边,手塚国光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他能感觉到柳生爱愉悦的语气。她不生气让他松了口气,只是说着说着,他突然发现做为女朋友的她居然还是称呼自己的姓氏,而非姓名。“小爱,以后叫我国光吧!”

  “啊!”

  又聊了几句,柳生爱才挂了电话。她想这个人会这般明目张胆的行动,若不是特别喜欢迹部景吾,就是早就想着要对付她了,而且这个人能把照片发给手塚国光,那么就不保证别人不会收到,那个天天被贴八卦的布告栏没有。

  看来她的沉默让不少人以为她好欺负啊!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接礼同立海大的人见过一面,一起吃了中餐后,柳生爱这才告别立海大众人回东京。到东京之后,她先回了一趟南家,将行礼什么的放好,然后跟管家打了个招呼,并且告之自己要买的食材,言明晚上回来做饭,这才出门。

  直接到手塚国光家去拜访,自然不能空手而去,就算柳生爱同手塚家的人已经相当熟悉,但是礼仪方面她还是要做足的,所以在去的路上,她挑选了一个精致的水果篮和一束手塚夫人喜欢的百合花。至于她是怎么知道的,那只能说有些东西不需要大费周张去调查,有心的人在平常的相处中就能看出或听出别人的喜好和习惯。柳生爱虽然话不多,可是她会看、会观察,她可不会认为手塚国光家里那束每两天换一次的百合花是手塚国光他们爷孙三人的杰作。

  手塚菜菜子是一个非常喜欢自己动手做事的人,即使家里管家、厨师什么的样样都不缺,她也会时不时地下厨、收拾家里。今天公公丈夫儿子三人都没有出门的意思,见家人都在,手塚菜菜子自然是不会出门了,动手收拾收拾客厅,目光落在桌上那束有些蔫蔫的百合花上,正想着要不要让人出去或者出去买上一束来换时,就听到门铃声响。虽然知道管家会去开门,手塚菜菜子还是迎了出去,想看看是谁来了。

  “啊,小爱,是你来了,来来,快进来。”

  “伯母,这是送给您的,希望您能喜欢。”将花递给手塚菜菜子,柳生爱自己提着水果篮。

  手塚菜菜子心里高兴,越发觉得自己儿子的眼光好了,她才想着要买花她就送来了,真是心有灵犀啊!“喜欢喜欢,快点进来坐吧,我去叫国光。”

  “恩!”

  很适时地,管家将水果篮收了起来,并且送上热茶和点心。

  柳生爱微笑致谢,却没有动桌上的东西,只是静静地坐着。其实她也不明白她该和手塚国光说些什么,但她想见他,只是想见他。

  “小爱。”

  抬头,看着面前那个清冷俊挺的少年,柳生爱下意识地站起身,张张嘴,却吐不一个字,只能这样呆愣愣地看着他。

  “到我房间谈吧!”主动拉住她的手,手塚国光强忍着羞涩道。

  柳生爱点点头,越过茶几,跟着他走,两人刚上楼就听到手塚菜菜子惊喜的叫声,“国光,男孩子一定要主动一点。”手塚国光耳根更红,若不是他身高够高,那可是藏无可藏。

  走进手塚国光的房间,柳生爱发现他的房间跟他的人一样,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是,房间内只有一张椅子,她想坐,可是手塚国光却意外地先行坐下了,无奈她只有坐到床上。

  这待客之道好似不对吧?对象又是一贯以严谨闻名的手塚国光?

  “小爱,昨天是我太大意了。”

  标准的冰山用语,柳生爱心里一暖,笑着道:“若是我看到你亲别的女孩,我也会有这样的反应,但是我相信以你的为人,若真的变心应该会先跟我说分手的。”

  “我不会分手!”手塚国光听到‘分手’二字居然感觉有什么刺中了他的心,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一时间少有情绪的他不禁起身走到她面前,一把将她拽到怀里。

  熟悉的气息一下子将她包围,柳生爱从来没有想过清冷如手塚国光,居然会为了她如此紧张。心中一阵甜蜜,她伸出手环抱他坚实的腰身,略显不安道:“国光,不要怀疑我,永远不要。”

  她看似坚强,可内心却比谁都脆弱,她受不了伤,若再有一次,即得永生,她也不会再相信任何人。生死缠绕,爱恨情仇,在某些时候看来就好像是飘飘无着的风中芦苇,看似平常,却在不经意间散发出岁月无痕的思绪,勾起内心深处一直不能完全忘却的那些凄惨悲凉的往事,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伤痛,永永远远,清清楚楚地深深烙在心头!那怕表面无痕,若是再次遇到伤痛,说不定会在一瞬间爆发,如同火山一样,想要掩埋世间所有的一切,不死不休。

  “国光,你和小爱……”许久不见动静的手塚菜菜子以送茶点为由跑了上来,轻敲两下门,不等回应就推门而入。眼见儿子抱着人家闺女,心中大呼‘干得好’,表面也不得不笑着道:“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就当我不存在。”

  这算不算‘捉奸被捉了个正着’,若是正常人一般应该都亲热不下去了,特别是柳生爱这种活了好几辈子都未曾遇过这种事的人,当下就想挣脱手塚国光的怀抱。只是手塚国光下意识地收紧手臂不放。

  “小爱。”

  “恩!”对于她在乎的人,即使羞涩,她也不会强行去挣脱。

  “我会牵着你的手走到最后的,所以以后我会一直相信你!”这是他的承诺。

  眼睛发涩,从来没有人用这样语气跟她说一辈子。男人对她甜言蜜语不是没有,反而很多,听得她耳朵都快长茧子了,只是人不会永远上当。此时,当她心之所系的人给她承诺时,她竟觉得有了这样美好的回忆,纵使千年寂寞又如何!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她不停地追逐属于他的幸福和梦想,从希望到失望,从绝望里又找到希望,如此轮回,就像蒙上眼睛寻找来时的路,这个世界,美丽世界,有点寂寞才有点缀,长相思,晓月寒,晚风冷,独往还,顾影自凄然。本以为这一世能得到亲情、友情就是她的福气,却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能得到属于她的爱情。

  “国光……”

  </li>

  正文 第六十九章 聚聚

  手塚菜菜子自楼上下来,就开始计算着什么时候让儿子把人家闺女取回家,若是时间赶得好,等他们高中毕业,或者等柳生爱上了高中就让他们结婚。越想越美,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手塚菜菜子甚至想象不久之后,自己就可以抱上孙子的美好景象。

  楼上,可能是因为彼此都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不少。没有了一开始的拘束,手塚国光握着柳生爱的手,两人并排坐在床上,虽然没有像其他人那般热烈拥抱,互诉衷肠,却意外地给人一种和谐亲近之感。

  柳生爱早就过了动不动就脸红,凡事露出一副小女儿娇态的年纪,她这个人经历的多了,也知道自己要什么,又该怎么去争取,如何去维护。

  感情这种事情可能一开始说不准,可一旦认定了,她就不会想后退或者逃避,反正再伤再痛,她把全部的心思都赌在这里,若是失败,那就就此放弃,若是成功,那就是她的福气。

  “这次事交给我处理吧!”手塚国光当然知道这个人能把照片发给他,自然还会有其他动作。

  “好。”反正不是什么大事,她听之、任之。

  迹部景吾马上就要离开了,她即使留在冰帝也无人能伤她一根汗毛,若是聪明的就此放手,此事就算落幕,若是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的,她也没那个圣母脾气去纵容别人来害自己,即使抹黑的只有无关紧要的名誉。

  名誉这东西,你在乎,它就重要,你若不在乎,它亦形同虚设,毕竟嘴长别人的身上,你堵得了一张嘴,还堵得了所有人嘴么?

  “来年到青学来吧!”手塚国光突然飞来一句。

  柳生爱听了只是笑着摇摇头道:“不用了,冰帝和青学其实隔不了多远,而且在青学不一定没有人找我的麻烦,我会注意的。”

  “啊!”她不愿意,他亦不想勉强。

  感觉到握着她手的大掌突然多用了一丝力道,柳生爱侧身搂着他的颈项,大胆地让自己窝进他的怀里。他们是男女朋友,未来可能还是夫妻,亲密应该算是理所当然吧!

  “国光,我想我们应该下去了,不然伯母会误会的。”

  “啊!”嘴里应声,手塚国光心里却知道再晚一点,他妈妈可能就要准备去神奈川的柳生家直接提亲了。

  默契地看了对方一眼,他们稍稍整理一下自己的身着,一前一后地出了房门,往客厅走去。手塚菜菜子正在纠结要不要明天去提亲的时候,见儿子和柳生爱下楼,心里有些惋惜没能生米煮成熟饭。

  “国光就陪着小爱到院子里逛逛,我让人准备一下,小爱今天就留在这里吃个便饭吧!”

  “谢谢伯母,今天我已经答应舅舅他们要回去吃晚饭了,下次吧!”

  “啊,这样啊,那就只好下次了。记得让国光送你回去,一个女孩子一个人不太安全。”手塚菜菜子是不管何时都要为自家儿子创造机会的。

  “谢谢伯母,我会的。”

  事实上外面天朗气清,天空甚好,白天根本不会出任何事。

  手塚国光和柳生爱都不是那种热情的人,他们之间会发生的亲密行为有人为推动的,也有自然而然就到一起的。现在,他们并肩前行,不知道是谁先拉了谁的手,反正他们就那样牵着彼此的手,一起漫步街头。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凤长太郎得知柳生爱拒绝迹部景吾的准确消息时,又惊又喜,心里还略微带了那么一点愧疚。他知道自己不该在部长失恋的时候高兴,可是他就是忍不住窃喜自己还有一丝机会。每次只要想起那次地震,他就觉得自责,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她,喜欢她的他自己也说不清,但是他从未想过自己的过失会让她受伤,还好没有伤及性命,否则他会愧疚一生的。

  他知道自己不善长拒绝,每次只要别人开口,即使他不想去或者不想做,他也会勉强自己去做,这样长此以往就成了一种习惯。还好,经那次之后,柳生爱很费心地帮告诉他一些事,他并就此决定改掉自己这种逆来顺受的性格。

  学校里的女生他不再像以前那般说什么都答应,就连那个他救的女生,每次过来哭哭啼啼地道歉,他没有多想直接就原谅了,可是她还哭得可怜兮兮的,下意识地出口安慰,却不想一次安慰就意味着无数次的安慰,长此以往就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区别。所以他找了穴户亮一起,严词拒绝那个女生的再次道歉,并且言明以后不希望再有此事发生。

  “长太郎,表现很好,以前就该这样。”穴户亮就看不惯这些装腔作势,自以为自己可怜就该得到安慰的女生。

  摸摸后脑勺,凤长太郎笑得一脸腼腆道:“这是小爱教我的办法,她说不喜欢就不要给别人希望,温柔有的时候也会成为残忍的利刃。一开始并不明白,后来才知道我对这些女生好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就好像这次救人,用小爱的话说,做事要知道分寸,更要想想自己的能力够不够!”

  穴户亮没想到柳生爱地跟凤长太郎说这些,心里有些惊讶,可是他不得不说柳生爱说的对,就上次的事情而言,那上女生明明就有能力随着人群逃出去,可是一个小小的碰撞就让她放弃机会,等着别人解救。这都算了,最让他觉得气愤的是人家救了她,而她就只想着自己逃命,若是没有柳生爱,他们就真的失去了凤长太郎了。

  “知道就好,今天不是说去南学长家为他庆祝吗?”

  “恩,说起来我们还得准备一下礼物。”

  “恩,走吧!一起去买。”

  两人并肩而行,休闲却显得出众的装着,英俊的相貌让他们轻易地成为别人追逐的对象。两人都习惯别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走了一路,买了一点礼物,又打电话问了一下迹部景吾他们是否准备好之类的,然后敲定在那里汇合,然后一起去南家的事后,挂了电话,叫了一辆车,两人一前一后上车离去。

  柳生爱回到家时并不知道冰帝一行人会来家里,等她进了厨房,却看见有好些菜已经准备好了,貌似要上桌的样子。“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要回来下厨的吗?”

  “小姐,少爷有朋友要来,由于人数很多,你又没回来,所以我们就按管家的意思先准备一部分。”两个厨师笑着回答她的问题,带着一丝不安。

  柳生爱原本就没有生气的意思,她刚才之所以会问,只是觉得奇怪,以为是舅舅他们另外的吩咐的,没想到是有其他客人要来,想想南彦一的朋友,自然都是网球社的那群人了。想着他们的胃口,柳生爱笑了笑道:“没事了,你们准备你们的,我随便做几个菜表表心意就好。”

  “好。”

  在南家,柳生爱下厨并不是什么稀奇事,要知道这将近一年的时间,她只要一有时间就会跟着南家请的那位中国大厨学习做菜,等这一年过了,大厨自认没什么可教的,再加上他家里的人又在这时决定回中国,他也就顺着意辞职,不管他们怎么挽留,执意走了。柳生爱他们自知人家一家团圆,不忍骨肉分离,自然是不会强留了。等大厨走后,每次想吃中国菜,多半都是柳生爱自己下厨,久而久之,大家也就跟着习惯了。

  等南彦一带着大堆人马回来的时候,少年们嘻笑入座,高中部初中部的人都来了,搞得有些人都没地方坐,然后横七竖八地挤在一起,最后南彦一想了想觉得让人安排一些去玩玩网球,哪知这一提议,都来了兴致,大家就一起跟了过去。

  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是确定去英国了,他们两个一起也有个伴,对于其他人来的说还有些安慰,另外其他人升高中其实不影响什么,除了不在一个部,其他跟以前一样。

  “忍足,那件事你处理得怎么样了?”迹部景吾是谁,他们家的情报系统就算不是世界第一,但说是日本第一也毫不为过,有人敢拿他的行为去伤害他喜欢的女孩,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这件事原本他本人不知道,而是学校布告栏上惊现他亲吻柳生爱的照片,还好当时学校已经放假,人数不多,他们处理起来也算是简单。不然,让他情不自禁的举动给她留下无限的麻烦,这种不华丽的举动他可不允许出现在他的人生里。

  “学长,小爱人呢!”正待迹部景吾琢磨着要不要问的时候,忍足侑士点头表示事情办好了,然后又很知趣地将他要问的问题先一步问了出来。

  南彦一一进门,管家就跟他说了,柳生爱今晚打算做饭的事,其实他不同意自家小妹下厨,总觉得会累到她,可是一想到她做的菜,他又没出息地想流口水。“小爱在厨房,说是要做几道菜给我们吃。”

  “哇,有口福啊,小爱的菜做得真是越来越好吃了。”向日岳人一听立刻跳起来欢呼,一脸孩子气的样子根本看不出他马上就要成为高中生了。

  凤长太郎站在一边,听了也温柔地笑道:“恩,我们今天又有口福了。”

  “本大爷看中的人当然是最华丽的,就算是朋友也一样。”心里还有些酸涩的,其实就算有些事说清楚了,那言语间的慢上的一步却成了他心中的永远的痛。

  世间最不能强求的事,莫过于两情相悦。一对男女,若不能在恰好的时候,恰好的时节相遇,一切便是惘然。纵然有千种风情,万般风流,也只落得擦肩而过。

  忍足侑士看着迹部景吾眼里落寞,突然觉得自己当时极时收回收思是对的,不然他们现在不仅是难兄难弟,说不定还会因此而反目。呵呵,他从来不小看爱情的力量,特别是当一个女人值得一个男人去全心全意的付出的时候,分歧和意见就很容易在情敌面前产生,有时只是一句话,有时一个眼神也可以造就一场无硝烟的战争。

  “好了,准备一下,比赛要开始了。”

  柳生爱做完菜出来,管家正好告之她南氏夫妇今晚有应酬不回来了,让他们这群小的好好庆祝。柳生爱听后笑笑,觉得这样也好,本来大人和孩子之间的代沟就在于孩子喜欢自由自在,而大人墨守成规,教条、规矩不自觉地进了他们的心里,成为他们的一部分,所以按规矩做事并是成熟的表现。现在他们不跑到一起,其实对彼此来说都是好事。

  “恩,我知道了,准备一下,我去叫他们过来吃饭。”

  少年们运动量总是大的,特别是这群热血少年,只要碰上跟网球有关的事情就不顾一切,看着他们一身汗津津的样子,柳生爱宛尔一笑,等着‘比赛结束’这句话一出,她立马上前道:“好了,该吃晚饭了,收拾一下吧!”
【[网王]轮回 白薇薇(36)】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