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35)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35)】

  “小爱,我们一起去部长吧!你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

  “嘶……”海堂薰难得配合地帮着桃城武对付周围虎视眈眈的男人们。

  越前龙马很是不厚道地从背上的网球袋里取出网球拍递到河村隆的手上,河村隆立马变身,大吼一声:“burning,燃烧吧,都放马过来吧!一定不会让你们抢走部长的女朋友的!”

  囧!

  柳生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像无奈过,真是一群问题少年,先不说她和手塚国光之间还处于朦胧状态,就他们这么冒失,特别还有一个腹黑在旁边挑唆,就使得情况更加复杂,柳生爱想若是手塚国光在这里,一定会罚他们再跑100圈的。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呵呵,小爱答应同我们一起走,真是太好了。”

  有了男生同行,柳生爱能做的自然就是拿着自己放衣服的纸袋,至于古琴早就有人抢着帮她拿了。

  手塚国光没有想到罚队员一趟跑,还能意外跟柳生爱见面,看着她一身古朴的装扮,更显得出尘,特别是那一抹云淡风清的淡然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更加地眷恋。

  “手塚,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刚才遇到不二他们还觉得奇怪呢!”

  “一起出来活动,不要大意。”手塚国光发现她穿着这身衣服只会让更多的人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柳生爱也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禁笑道:“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一起吃午餐吧!”顺便她去洗手间把衣服换回来。

  “啊!”

  青学的其他人跑了那么多圈,肚子早就饿了,现在听柳生爱主动提及要去吃饭,心里都直夸她善解人意。

  选了一家不错的烤肉店,柳生爱先去换回衣服,回到大厅,菊丸英二一瞧她换了装扮,立刻不解道:“小爱,你为什么要换衣服,刚才那件衣服很漂亮的喵~”

  “呵呵,那是买琴的时候老板送的,因为太开心就忘了换回来了。”

  “小爱穿这个也很好看。”不二周助笑眯眯地道。

  “谢谢。”

  越前龙马看着放在一旁的古琴,说实话他似乎在哪见过这个,伸手拨了一下,听到琴发出清脆的声音,吓了一跳,然后咕喃地道:“MADAMADADANA!”

  柳生爱见状,轻笑一声,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装作没看见,然后同青学的人一起用餐,说笑。等到午餐结束,青学正选很是知趣地将古琴交给手塚国光,一行人迅速消失。柳生爱和手塚国光并排而行,就算感觉到去而复返的青学众正选也没有出声。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告白前后

  手塚国光看着嘴角含笑的柳生爱,看着挽着发的她,觉得这样打扮的她看起来显得比实际年龄多出一份从容和温婉,给人一种安心温暖的感觉,让人情不自禁想离她更近一步。他也想像不二周助那样简简单单地赞美她的美丽,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以柳生爱的本事,根本不需要像别人迁就自己,比如男生和女生一起走,有绅士风度的男生都会放慢自己的脚步来迁就女孩子,就好像现在的手塚国光一样,鉴于前面的相处,柳生爱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认识的立海大、青学、冰帝三个学校的正选,走起路来虽然不是个个都风风火火,可是比起平常人来还是快上很多的。

  柳生爱习惯于跟着别人的速度来调整自己的速度,所以一开始并没有太注意,若非他们刚才经过好些个人用疑问的眼光盯着他们,她还不会发现他们的速度像在赶路,而非散步。

  “手塚,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前面就到了。”

  “我还是送你回家吧!女孩子不能大意!”手塚国光觉得懊恼,他刚才明明想说的不是这个。

  “恩,也好。”

  两人又恢复到之间并排前行的样子,柳生爱想到职网的事,对于手塚国光的打算她一点都不清楚,她知道有些人国中毕业就是进入职网,当然高中毕业再进入职网的更多,对他的决择,她莫名地在乎。

  “手塚毕业后是进职网吗?”

  “呃!”手塚国光被她突如其来的一问弄得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了,沉吟片刻,才道:“不,我想高中之后再进职网!”

  “哦!”柳生爱放下心来,其实对于自己的鲁莽,她自己都有些讶意,毕竟她从来都不是那种好奇心重的人,可是现在她竟然会主动去询问,看来时间改变的不只有其他人,也有她自己。

  到了门前,柳生爱伸手接过手塚国光递过来的古琴,道声再见转身离开,就听到身后的人说了一句‘小爱,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收回刚踏出的脚步,柳生爱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那样冷静的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手塚国光见她站在原地,没有回头,一动不动,俊脸上的淡淡绯红还没有散开,虽然有些担心,他还是伸手搭着她的肩,轻咳两声,一字一句道:“小爱,我想牵着你的手一直走到最后。”

  好似一支箭猛地刺中她的心,柳生爱不自觉地松开怀里的琴,若非手塚国光一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恐怕就要砸到她的脚了。

  柳生爱一点都没有把自己造成的意外放在眼里,她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能浮现的了就是一句‘手塚国光向她告白了’,她还以为他们之间若真要有个什么还得等上很久呢!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开口。

  手塚国光盯着面色惊讶,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在瞬间萦绕,难道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在自作多情,她对他根本就没有感觉?

  讷讷地看着转到面前的手塚国光,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柳生爱终于找回了一丝真实感。她怎么忘了,手塚国光再早熟,他也不过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心头有种叫甜蜜的感觉在发酵,嘴角上扬,略带羞涩地将头埋到他的怀里。

  看着她嘴角扬起的那朵甜蜜的笑意,手塚国光心中不禁雀跃,又见她深埋进自己的怀里,那么自然,不见排斥,心知这就是一个答案,可是他更想听到她亲口说出来,面露焦急,空着的大掌搂着她的纤腰,“小爱,给我你的回答。”

  答案?

  柳生爱以为自己的行为足矣证明一切,可真要说出来,她觉得自己很难得像平时那般大大方方地说出心中的话。展开双臂环住他坚实的腰干,用力地点头应了一声。“恩!”

  她真的很高兴他说的是牵着她的手走到最后,而非其他的话。她要的一直都是细水长流的爱情,虽然没有什么起伏,没有什么特别的精彩,可是却能牵着她的手一直走到最后。若是有一天她先他一步闭眼,到了地府,他却不是她的救赎,那么她也会很高兴有那么一个人一直一直曾给了她永远。

  得到想要的答案,手塚国光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如果柳生爱此时抬头一定会看到手塚国光不同以往的表情和满足。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恋爱本来就只是两个人的事,柳生爱和手塚国光的恋爱除了当时两个人的羞涩与甜蜜之外,其他的事情还是同以往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柳生爱每天会抽些时间过去看看手塚国光,有时碰到不再是网球部经理的藤原抚子,一起聊聊天什么的,过得还算充实。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毕业的那一天,迹部景吾会如此大胆地用这种方式向她告白。

  依照冰帝华丽的程度,依照迹部景吾华丽的品味,这场毕业礼想来应该就是最为华丽的一次。柳生爱是二年级生,原本没她什么事,可这一次有所不同的是高中部和国中部的毕业礼居然安排在了一起,并且校长要求不管是国中部一二年级还是高中部一二年级生都要参加这次的毕业礼。

  面对这样的要求,一二年级的女生们自然是激动万分,毕竟对于他们而言,能看着自己喜欢的王子离开也是一种幸福。

  柳生爱是没有什么想法啦,若没有这个要求,她做为妹妹要去高中部观看南彦一的毕业礼,做为朋友也要给即将毕业的迹部景吾、忍足侑士等人送上自己的祝福。现在正好,全摆在一起,也不必她两头跑了。

  每个开头都是校长冗长而无味的讲话,听得人昏昏欲睡却又不得离场,好不容易结束了讲话,当然就是做为校方领导的校长老师们为优秀的学生发毕业证,然后说上几句祝福。如此,再由高中部的学长开始上台讲话,南彦一也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说到毕业,柳生爱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猛打电话的哥哥柳生比吕士,好像他也是今天毕业。真好啊,一毕业都毕业,只剩下她一个人在这里混日子,真是……

  “呐,本大爷就是最华丽的,所以本大爷不应该在国中给自己留下遗憾。”麦克风因为迹部景吾突然的停顿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唤回了所有人的神智,包括柳生爱的。“柳生爱,本大爷喜欢你!”

  语音一落,整个礼堂里就像炸开了锅一般,所有的人不是紧盯着柳生爱看,就是不敢置信地盯着台上的迹部景吾猛地说服自己听错了,再不夸张一点的夺门而出,准备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忍足侑士站在一旁,一脸无奈的笑,他就知道以迹部景吾的为人,怎么可能有后退的时候,即使他一直想看他的笑话,可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王者一般的迹部景吾,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霸道强势,势如破竹,无人能挡。

  冰帝的其他正选或笑或叫地夸奖迹部景吾的举动,唯一没有动的两个人就只有坐在下方的凤长太郎和日吉若。他们跟迹部景吾有着相同的心思,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迹部景吾会为这样的方式来宣告他的喜欢。

  帝王般的喜欢,凤长太郎(日吉若)不认为那是柳生爱需要的。

  也许迹部景吾的喜欢真的够霸气,他对她的保护也真的会很周全,可是再周全的保护也敌不过四周蠢蠢欲动的敌人。迹部家的事业够大够多,在未来他们亦相信在迹部景吾的手中会发展的更好,可是这样的一个家族真的能要一个甘于平淡的女主人吗?

  迹部景吾可没那么多的顾虑,在他看来,华丽的他就不应该在自己的人生中留下遗憾,而且天知道错过了她,他之后的人生里还会不会遇到另一个可能打动他的心的女孩子。

  “柳生爱,本大爷不想错过你,所以本大爷要你的答案!”

  柳生爱坐在原位,此刻的她觉得自己好像被孤立了,她不讨厌迹部景吾,相反地她很欣赏迹部景吾的认真和默默付出。只是,他们之间隔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若是他的肩上没有那么多的重担,他的家族没有那么多的要求,也许他们之间不会在一开始就出现那样明显的距离。

  她——柳生爱,真的厌倦的豪门生活,所以在下意识的时候,她排除了条件特别特别好的迹部景吾等人,这并不是说手塚国光的家庭条件差,而是他的家庭环境相对简单,也没有那么多的应酬需要她去一一负责,更有甚者她早早地让那抹好感占据了自己的选择。另外,那就是她是一个自私的女人,为了能够让自己未来的另一半陪在自己身边的时间更多,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在飞机上度过自己的三分之一人生。也许会有人说手塚国光在成为网球选手时,他们一样聚少离多,可是那仅限于他做网球选手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应该在上大学,他们之间各有各的事,影响不大,可迹部景吾不一样,他的人生固定要为迹部家卖命,为了扩大迹部家的产业而奉献,长而久之,她不知道他们真在一起后,能有一天是为了彼此而在聚在一起的。

  但,尽管如此她依然很感谢迹部景吾的喜欢,那让她很荣幸。

  起身,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柳生爱一步一步地往台上走,直到到达她肩头的台前,她突然伸出手,笑着道:“我很感谢,一直都很感谢,你们能在我的身边陪着我,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帮助我。”

  迹部景吾丢下话筒走到她面前,即使蹲□,也是居高临下地与她四目相对,抓住她的手,他执着地要一个答案。“答应或是拒绝。”

  摇摇头,她就该知道他这样骄傲的一个人不是三言两语能打发的,被他拉着的手轻轻收回,身子一跃,突然间翻上讲台。不管不顾别人的视线和想法,看着站起身的迹部景吾,想了想,觉得她拒绝同意与否,都不需要让别人看好戏。

  “我们能单独谈谈吗?”

  “好吧!本大爷一向是最华丽的。”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找了个安静的地方,两人如平常每一天的情景一样,静静地坐在对方的对面,看着面前的咖啡或者红茶飘荡着淡淡的咖啡香和茶香。

  “本大爷已经等了很久了,不管是拒绝还是接受,本大爷都接受,你不需要为此而苦恼!”他只是喜欢她,没有别的意思。

  他是高傲,是霸道,可是他也知道这世间最不能强求的事,莫过于两情相悦。一对男女,若不能在恰好的时候,恰好的时节相遇,一切便是惘然。纵然有千种风情,万般风流,也只落得擦肩而过。

  他只是不想错过,努力一番,即使得不到,他亦不后悔,毕竟他曾为此而努力过。

  “对不起,迹部,我和手塚已经交往了。”若是以前,柳生爱会跟其他女人一样,嫁一个好的,却希望身后依然有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在等着自己回头。但是现在她很成熟,尤其是在面对感情这方面,她觉得就是因为别人爱着她,她才要在可以斩断的时候迅速的斩断。

  因为不能给他(她)幸福,才会希望有另一个人能带给他(她)新的幸福。

  某些感情本来就无关未来,无关结果,无关幸福与否,它只存在于那里,而你要做的就是面对它!再说感情有太多种,即使她能给迹部景吾不是爱情,那么她依然希望在他偶尔回顾以前的时候能想起,曾有过这样一个朋友给过他祝福。

  “原来是这样,原来本大爷比手塚晚了一步。”迹部景吾握紧拳头,虽然想过失败,可是他依然想知道他早上一步,是否他们的结局就不同了。“小爱,回答本大爷,若是手塚国光没有开口,你愿意让本大爷牵你的手走过生命的每一天吗?”

  盯着他隐显期望的目光,柳生爱不得不承认自己太过于武断,也许迹部景吾比她想像中的更加强大,只是这样的发现太晚,他们又走到了这一步。但是她愿意为了这个真心喜欢他的别扭男孩撒一个谎。

  “恩,若是景吾能早一步,也许我们的结局就不一样了,所以景吾以后若是再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一定不能犹豫。”

  迹部景吾让自己有些僵硬的身体靠到椅背上,修长如艺术家的手抚过头发,故作无事状地如同过去一样,张狂地道:“本大爷是最华丽的,当然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那样就好,我也希望景吾幸福!”

  幸福!

  柳生爱觉得她的人生之所以每次都过得不圆满,会不会就是她太过胆小,总是事先把事情想得太坏,又把责任想得太重。

  呵呵,懒人一个,也难怪她经历了那么多世,都无法搞出个世界第一来。

  “唔……”瞪大眼睛,柳生爱后知后觉地伸出双手抵着迹部景吾结实的胸膛,有些不知所措,不懂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迹部景吾吻得虔诚,甚至贪婪,那是一种告别的形式,没有人看到他内心的挣扎和痛苦,喜欢了那么久,那里可能是说放下就放下的。良久,他离开她的唇,带着一种恋恋不舍的苦涩。

  “不要挣扎,让我再抱一会儿。”

  不是本大爷,而是‘我’,很轻柔的一句话,却带着某种淡淡乞求的意味,又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魔力,柳生爱心头一软,没有再继续挣扎,只是身子依然僵直。

  “小爱,本大爷马上就要去留学了,将来我们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所以不要太早下决断,这个你拿好了。本大爷现在放手却不代表放弃,也许本大爷现在没有能力保护好你,但未来本大爷一定能给你最好的一切,所以你一定不要忘了本大爷。”

  尽管轻垂的眼眶正迅速发烫,柳生爱努力又努力地想要克制自己的情绪,心房有个地方因为他的话变得有些隐隐做痛。下意识地握紧手心那颗还有他体温的扣子,即使不看,柳生爱也知道那是他衬衫上那颗最靠近心房的钮扣。

  这个别扭的少年啊!

  她明明拒绝了他呵,为什么还要这般坚持?

  </li>

  正文 第七十章 承诺

  等到众人再见到迹部景吾和柳生爱的时候,他们神情平静,就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不过众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之间一定是没有成功,才会如此,所以他们很有默契地没有问他们之间到底是在一起还是没有在一起,转移话题,说着一起庆祝毕业的事,好似踊跃提议,可是真正投入的人有几个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柳生爱站在一旁,努力展现微笑,可是一旦目光对上迹部景吾的探视,她就会觉得很对不起他。转移视线,他们之间的一切只能到此为止,既然已经拒绝,那就不要再给多余的希望让别人为此停留。

  “小爱,你高中也会在冰帝上对不对?”芥川慈郎嘟着嘴,一脸认真地问。

  “是,若无意外,我会在冰帝一直到高中毕业。”

  “这样真是太好了。”向日岳人听到她的回答也开心地跳了起来。

  南彦一今年可是东大的新生,全优的成绩自然让他还没有进入东大就已经闻名了。只是看着柳生爱恬静的笑容,南彦一觉得十分的没有安全感,毕竟不是同一学校,有很多事情都顾及不到,而且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都要离开,到时能护着她的人就更少了。扫视一周,盯着剩下的几个和柳生爱同年级的小子,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安排一下。

  凤长太郎、日吉若、穴户亮三人被南彦一在活动解散后留了下来,对于南彦一再三告诫的事,前二位很荣幸,表示自己会转到柳生爱所在班级,就近照顾她,而穴户亮本人则表示需要帮忙时一定帮。得到满意的回答,南彦一还交待了很多注意事项,前二位听得认真,后一位虽然没有什么兴趣,可是做为朋友,他也是关心她的安全的。毕竟今天的情形会让柳生爱荣登冰帝历来女生最痛恨的人选排行版第一位,明目张胆的人少,可暗地里出手的人他们都知道只多不少。

  “迹部那小子只管耍帅,就没想过不管小爱是答应还是拒绝,冰帝的女生都不会少找麻烦的。还好忍足侑士那小子没起哄,不然这事就真的不好解决了。”

  柳生爱知道南彦一不放心自己,即使她再三表示自己有自保的能力,可是家人的关心并不会因为这样而消失。毕竟凡事都有万一,她自己也不能肯定地告诉别人,她的武功很好,一定不会受伤云云的。正在此时,柳生比吕士的电话来了,柳生爱听着他要求自己快点回神奈川的要求宛尔一笑,的确,哥哥毕业她不在,晚上家人一起庆祝,她若是再不出现,好像就太说不过去了。

  “哥哥,我要回神奈川,妈妈他们还在等我。”

  “恩,你等一下,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南彦一极时住嘴,对三人表示过会再谈。

  柳生爱微笑,其他三人表情各异,略显尴尬,不过都算是熟悉的朋友,所以点头招呼之后,司机过来,柳生爱也就笑着告辞了。

  坐在车里,柳生爱收好迹部景吾给自己的钮扣,恍然间伸手抚摸自己的唇,她不知道当时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形象,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察觉什么,可是她知道自己的初吻丢了,对象却不是自己的男朋友。真是别扭的问题,不过,两人在一起不就是要相信对方么,若是真的那般经不起一点风雨,他们又怎么可能牵手走过漫长的人生。

  搭伙过日子不是柳生爱想要的,虽然每个时代每个地方都有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人做这样的事,可是她不愿意委屈自己,更不愿意委屈别人,戴着面具过一生。

  迹部景吾这个人真的很好,在别人眼里是王子,在她眼里亦是,只是王子只适合公主,不适合甘于平淡的她。轰轰烈烈的日子没什么不好,可是得失心重,这些自然就不适合她了。

  “小姐,到了。”

  “谢谢。”

  “不,这是我该做的,那么我就告辞了。”

  “再见。”

  微微弯身,送走司机,柳生爱转身走到门前输入密码,走进家门,越靠近就越能听到父母哥哥的笑声。心中一暖,她突然想要快点加入他们。

  柳生比吕士他们一见柳生爱回来,立刻笑着迎上去,虽然席间柳生比吕士有抱怨她没来,觉得遗憾,不过因着他们这些伙伴没有出国的,都会留在日本,没有分离,柳生比吕士的心情自然就更加好了。
【[网王]轮回 白薇薇(35)】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