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32)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32)】

  午餐过后,下午这场考试算得上最后一场考试,这场考试过后,他们就迎来了所学生都盼望暑假。一之前那般,柳生爱很快就做好自己预算以内题目,看着少人交卷离开,可能是最后一场考试关系,走人些多。柳生爱以单手撑着小巧下颚盯着窗外,看着绿色树林和精致花朵,想着再过十分钟也交卷,可是突然好像什么晃动了一下,整人感觉到一阵晕眩。抬头望去,只见老师立刻起身,一起宁到门外,开始招呼学生离开。望着训练素,一接着一往外走情景,柳生爱觉得他们训练一定很认真,然现在一定会此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出了教室,走廊上密密麻麻都是学生,可能是因为震动越来越,而这些少男少女又过是十四五岁孩子,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自然就慌了手脚,挤成一团,即使还老师在维持秩序,可是情况却之前那般顺利。柳生爱随着人流前进,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可眼角余光扫过一旁倒下人,因为人流较快,她只能看到一侧面,那人好像是她认识人——冰帝正选之一凤长太郎。

  她原本想多管闲事,可是那人好像是凤长太郎,那温柔水少年,她想挤过去,到是招来少咒骂声,毕竟逃命时候,可没人会希望自己就是倒霉丢掉性命人。柳生爱本想用内力,无奈这里太挤,站稳都难,那里还空间让她用功夫。突然,她手被人抓住。

  你在干什么,还快点往外走!”一戴着眼镜老师看着往边上挤,却是往外面走柳生爱,拉住她手臂让她往外走。

  柳生爱其实很感谢这位老师尽责,可是当她认可朋友在她身边出事,她就必须伸出援手,就好像她受,他们也是声响地为她分担所事,让她能好好修养,现在他生命受到威胁,她若是搭把手,那她也就配这些优秀少年对她好。展颜一笑,拉开这位老师手道:谢谢,但是我朋友现在需要我帮助。”

  你——”戴眼镜老师眼里满是艳,可等他反应过来,手里已经空空已,柳生爱已经费力地挤到了中间。这位老师在冰帝也算是老资格,看多了自私自立家少爷千金小姐,现在看到一为友情性命都要人,他竟一句话都说出来,他想上前,可是人流已经将他带离原位一位置。

  柳生爱没回头,只是往前,直到凤长太郎脸出现在她面前。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南彦一和冰帝好几位正选一起都是提前交卷,他们选了玫瑰园做为集合地点,这里是迹部景吾在冰帝私人地盘,除了网球正选,其他人一律能进入。现在他们几人一起喝着茶,一阵轻微摇晃后,南彦一他们立马冲到外面。

  糟了,小爱!”想到柳生爱,尽管柳生爱功夫已经出神入化,可是在南彦一看来,她依然是需要保护妹妹。

  一起过去集合操场,说定他们已经在哪里了。”迹部景吾觉得以他们受过训练,只要出什么意外,家都应该会按照老师意思,全到达才是。

  恩!”

  等南彦一他们到达操场时候,部份学生都已经按照班级一排一排坐好,认识朋友、同学间互相靠在一起,或哭或害怕或庆幸自己逃过一节。南彦一按照归定先回班级那般报了信,吱会老师一声后直奔柳生爱班级。迹部景吾他们几也在此时赶了过来,他们同时出现很是引人目光,特别是在众人都狼狈堪时候,他们光鲜外表更加惹人注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刚到柳生爱班级前,南彦一就听见石井佑在点名,为此,他强行按耐着性子一一听,直到石井佑叫到柳生爱名字,并且复三遍没人应时候,南彦一再也忍住冲过去怒吼道:小爱呢,她怎么没出来,你到底是怎么做事。”

  什么,长太郎也没在!”

  一声呼让南彦一回神,老师们自然是聚集到一起,准备抓紧时间去搜楼。一旁一女生突然哭了起来,嘴里叫着自己好,细问之下才知道凤长太郎在疏散时候救了她,好像受了,当时凤长太郎让她走,她也害怕就走了,可是现在听凤长太郎没出来,她自然是愧疚已。

  突然,震动得更加厉害,种地动山摇感觉,站着人都蹲了下来,场面凌乱,哭声涛天,使得周围气氛变得十分凝。

  南彦一可管这么多,他用尽全力往前冲,因为地震关系好几次都摔倒在地,好容易起来,却被两男老师狠狠地抓住,他挣扎,叫嚣,无奈他一没成年少年就是运动再出色,也能一下挣脱两成年男子。

  耳边传来玻璃破碎声音,四周时地还会传来房屋树木倒塌声音,抬眼去,就会看到灰尘像一朵一朵蘑菇云一般出现在眼前。

  迹部景吾僵着身子,以一种他之前一定会屑华丽姿势坐在地上,目光直直地看着远处教学楼。十多年来,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害怕过,地震这种东西在他们生活可谓是家常便,可是从未像今天这般来得此猛烈。脑中时闪现他和柳生爱相处画面,时脑中又出现长太郎脸,这样交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小爱——”在南彦一凄厉叫喊声中,所人看着那栋本应该很坚固教学楼,以一种诡异姿态塌了。

  欲知后事何,且看下回分解!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地震前后

  凤郎原本是意天生善良看前面同班女踉跄地跌倒在地不禁上前扶了她一把可是女过于恐惧当有人对她伸出手时她下意识地把来人当成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住凤郎想她会用这大力气身子倾斜为了不人他膝盖重重地嗑地上一股钻心痛让他一下子起不来此时赶逃命学生踩地让凤郎一下子直不起腰最后他是用力将女扶了起来。

  快走吧

  女一脸惊吓不容易从地上起来多想就顺人流走了。凤郎小心地移动身体站边上低头看看膝盖他发现上面一片湿想来应该得不轻。努力一边可就算如此还是被人踩了几下。

  有人帮他更有人为了他停下脚步。生死攸关时有人会再想什王子不王子问题所有人都只想逃命。

  凤郎想随人流离开可是几次努力他做得只是挤在墙边不动弹而且就他腿上势在这样拥挤情况下只会被人倒在地被人踩。试过几次不得其法凤郎想自己是不是要人走得差不多了再离开毕竟学校次散所有学生之后都会让学校老师或者安全人员搜索一下教学楼以免有学生被遗留在里面。

  郎你事吧

  猛地一女他怀里凤郎下意识地住她身子住自己身子以免两人都被倒在地让人踩。刚刚住身体他就听熟悉声音有些惊愕地低头看向怀里人发现他有听错确是柳生。

  小你怎在这里?

  你是怎回事弄得这狼狈不答反问柳生看不远处教室门想拉凤郎前走两步无奈其他人都忙逃命根本有机会让他动弹机会。

  两人尴尬地以半拥抱姿势一直持续走廊空空如已柳生将凤郎胳膊搭自己肩上冷静地道:我快点离开这里这次震动似特别厉害。

  凤郎发现了平常出现地震什最多就是破掉一些玻璃翻掉一些桌椅可是这次不同他连站都得困难而且他只感觉整栋楼都在晃动似随时会塌掉一样。小你先别管我快点离开这里。

  那你呢待救援吗?还是你认为自己是英雄就此牺牲会让别人如何感激。柳生可以想象以凤郎性子会受必定是看别人有困难搞了舍身救人。真是他就有想过量力而行。笨蛋闭嘴现在我说什你做什

  许是有料柳生会骂他凤郎一下子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了。两人有些跌跌地继续前柳生突然发现墙顶裂了一块当下放弃前一边教室走凤郎不知何意但是还是配合地前两人钻讲台下一阵倒塌声传来顿时黑暗一片噼里啪啦声音一下子掩盖了一切。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地震停止之后南彦一失了挣扎力气只是那样静静地在地上目光直直地望呈现半塌状态教学楼。

  余震不断所有人都不掉以轻心按南彦一两男老师不敢在这时放手操场上学生或搂或靠在一起心里直祈求早点回家。

  迹部景吾和其他正选被这样情景吓呆了想柳生想凤郎趁余震期间他不是有四处核对过可是核对结果就是少了他两人其他人一不少。

  大概是两小时后大家都赶学校就怕自己子出了什事。围在学校门口接子后欣喜若狂感染了所有人南直人和南玲子了久都有南彦一他不禁学校里面了解情况当他得知柳生出事后一副怎不敢相信样子。

  怎会小怎会留在里面呢你是不是弄错了啊南玲子流泪一脸希望他弄错样子其他人看得心酸。

  南直人盯上野村正有些隐忍地问:真确定小就在里面吗?

  对不起直人这是我工作忽具体情况我都不清楚。上野村正站在操场上心里为柳生遇难感觉难过。另一边凤郎家人因为他而心。

  那……

  石井佑一旁同事山本老师有话说不禁道:山本老师有什话要说吗?

  那在离学生时我有见一女子为了帮她朋友留下来当时我拉住她想帮忙无奈人流急她一下子拉开我手所以……山本老师就是当时那戴眼镜拉住柳生老师当时出了教学楼他还有帮助学生达操场任务回神听少了一男一女时他甚至私心地希望是别人现在听了整事情之后才知道少人就是当初他想帮女。

  迹部景吾一听就知道柳生当时可是看受凤郎才会留下来这样事情让他说不出那句‘不华丽’不自觉地握紧拳头甚至连刺破了自己手掌毫无知觉。

  救援啊救援啊小武功那一点会躲过一定会。南彦一听不他遗憾他想就是尽力救只要不是看真正尸体他绝不相信她离他而了。

  上野村正看还有完全倒塌教学楼拿出电话刻让人来帮忙救援心里同样抱可会出现奇迹希望。

  南直人和南玲子虽然希望有奇迹出现可是看那倒塌教学楼他觉得忐忑不安。

  这次地震日本大地区都有不同程度震动东京震动算是最大影响颇大可是神奈川还算安定只有一点小幅度余震所以那里有什问题学生什都非常有序地操场避难。不过每每出现这样情况学校都会提早放学以免家担心。

  柳生比吕他在回家之前就由真田弦一郎打电话问过幸村精市见他有什问题众人放心。是柳生比吕有些心不在焉几次拿出电话打看得一旁仁王雅治都替他急。

  噗哩~~搭档小妹妹不是在东京吗?你怎都不打电话问一下呢

  @无限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柳生比吕怎会不想打他只是莫名地感觉不安才会有些犹豫。正在此时他手机响了电话来电人示是家里电话号码他刻接起。

  比吕你舅舅刚才来电话说小出事了被压在倒塌教学楼里还不知道情况要和爸爸一起东京就先不你了。柳生纯子一边掉泪一边交代刚说完就听柳生哲叫声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站在原地柳生比吕觉得自己眼晴有些酸涩就像有眼泪要夺眶而出一般。

  仁王雅治见他停下来一副受了重大打击表情心里有些担心柳生不会真如他所想出了什事吧拍拍柳生比吕僵硬身体他放弃一惯搞怪表情略担忧道:比吕发生什事了?

  海大其他正选见状停下脚步回身走向柳生比吕。

  挪动嘴唇几次柳生比吕才勉强出声道:我刚才打电话来说小在倒塌教学楼里生死不明。

  怎会这样

  海大正选神色异怎有想他身边真会有人出事而且这出事人还是他前不久认可朋友。

  柳生还在发什呆我跟你一起东京看看情况许还有希望说不定。

  是啊小功夫很说不定正我救她呢

  众人你一句我一言终于唤回了柳生比吕神智真田弦一郎打电话让司机派车过来众人上车在最快时间赶东京当他看呈半塌教学楼时才发现情况比他想象严重很多。

  走楼前看正在哭泣母亲和舅母看看满脸担忧焦急不忆父亲和舅舅再看看双眼无眼南彦一和冰帝一干正选柳生比吕和海大其他正选愣在当场他想帮忙可是却无从帮起只这样站在一旁看、。

  救援工作因为几大家族介入有不少高科技在后面做支持进展自然比快了很多。由于当时柳生和凤郎所在地是三楼而此时倒塌地方从楼顶延伸正卡在三楼这里而且让人担心是教学楼有一半已经彻底倒塌余下一半看起来还不错却有地方可以出来。所以即使两人事要救援人员将他从楼上救下来。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倒塌废墟当中柳生和凤郎算得上亲密接触讲桌下空间只有那大一点两人都躲在里面就得十分拥挤还在顶部那一块天花板塌下来时他动做够快否两人之中有一一定会被砸成重。

  凤你还吧凤郎在内柳生在后她试转了一下身子一阵刺痛让惊呼一声……

  小你受了吗?听她呼痛声凤郎连忙问。

  应该是了现在感觉都平静下来了我要想办法出才行。柳生感觉自己背一定是被什刮了要不然就是碎块掉下来时了反正很痛。

  恩

  我一起用力试把讲桌举起来。

  。

  可是讲桌上东西多两人一动就听见有东西掉落地面声音努力了几次两人终于将讲桌举了起来费了一番力气从里面出来柳生现在最想做事就是在见迹部景吾后告诉他学样东西不要什都选用红木虽然结实耐砸可这重量不是谁都接受。

  凤郎看四周一片凌乱教室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他身处这间才定顶上破了一大洞其他地方看起来还支撑至于教室里摆放东西早就东倒西歪毁得差不多了。@无限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小你背注意柳生被血染红后背那里衣服已经被刮破露出地方血肉模糊十分骇人。看这凤郎第一次发现自己乱做人代价是让自己和朋友一起牺牲。

  柳生坐地上那一瞬间就伸手摸了一下后背她想背上虽然有些深不过不足矣致命。他只要早点得救就医应该就什大事否这血这流下是会死人。至于点穴这她手那点背后。

  什大碍只要获救就事了。

  小……

  过来。察看一下窗边情形再看看楼下倒塌树木和一些墙体碎片。凤抱紧我腰我要从这里下。

  凤郎看了一下从这里地面距离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根本就有什工具可供使用不禁道:小我要怎下这里根本有工具可以用啊

  凤相信我吗?工具她可不需要那些东西她只想在她还有力气时带他一起安全落。

  面对心仪女凤郎自然是相信而且在他看来柳生不同于那些浮夸女做事很有分寸她若是真要做一件事那必定是有这把握。当然相信。

  那抱紧我若是害怕就闭上眼睛。

  什

  有什我要下了。柳生见他红一沾了不少灰尘得脏兮兮俊脸上前一步拉他手臂放在自己腰上示意他搂紧。她自己伸出一只手臂环住他腰上前几步一跃身就这样跳了下。

  啊纵使相信可是突然从这高地方跳下凤郎还是忍不住惨叫一声。

  柳生偏偏自己小脑袋若不是不合时宜她还真想伸出一只手来捂住自己耳朵。谁想贵公子一样凤郎会有如此失态害怕时呢

  正在搜索人和在正面柳生比吕他隐约听惨叫声一行人纷纷声音发源地跑。他跑那边时就看见凤郎和柳生两人狼狈地抱在一起样子。

  小

  郎

  一行人围上柳生比吕冲过抱住柳生看她苍白脸感觉手里一片湿这才注意她背后。是一阵兵荒马乱柳生和凤郎一起被送进救护车内直驶向医院。所幸两人都不致命只是柳生背比起凤郎重了许多需要住院观察甚至之后还要做除疤手术。当然这样决定来自于柳生家人而非她自己。@无限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忙碌

  没有人员伤亡对于校来讲是幸事,对于庭来讲是喜事。柳生爱和凤长太郎结局不一样,柳生爱因背上伤,做了缝合手术,按医生意思需要静养,另外还要防结痂时候柳生爱用手抓;相较于柳生爱,凤长太郎只是膝盖上嗑伤一块,身上被人踩踢造成一些淤青,总体来讲没有大碍,过些时日就会动全愈。为此,凤对柳生爱谓是感激涕零。

  柳生爱本人到是没什么感觉,是人凤太太是每天带着补品到医院来,好似她多喝一点就能让他们全安心一样,不只是这样,冰帝其他正选、南和留在东京父母也每天送上补品,这让她有种己被当猪养错觉。@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城

  “小爱,来,妈妈和舅妈让大厨帮你炖了鸡汤,喝一点吧”柳生纯子和南玲子经过差点失柳生爱惊吓,两个女人,不,不只是他们,其他人亦一样,对柳生爱看得紧紧,每天都会跑到病房来看望她一次。

  “妈妈,舅妈,我真不饿,也喝不下。”柳生爱对于真心关心己人,往往应付不来。因为她无法对他们冷下脸,亦无法算计他们。

  以前她没少对付过面上标榜着她亲人身份人,那里面有她面上父母、叔伯、兄弟姐妹,那时她真一点都不觉得心软。能是太过于白己在他们心里亦没有丝毫地位,所以她亦从未他们放在心里。

  她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样,但是她就是那样私,她有恩必报,有仇然也是同样要报,而且一报就是三倍以上,少于这个数字,她会觉得心里难安。

  人呐,若是遇上不在乎人害己,最多只会愤怒、生气,是气过之后呢,又会觉得己为了一个不相干人小题大做。相反地若是遇上在乎人背叛或者伤害己,那么那是一种蚀心痛楚,不是气过之后就能忘。事实上,柳生爱比谁都白,当她报复这些人时候,她心里痛楚比快意多得多。即使是如此,她亦不想让他们好过,不想让他们以为伤害她就是理所当然事。

  恨,是她前三世最为熟悉感觉,报复更是最常做事,是到了第四世,她倦了,开始试着使计试探,只要一有不对,她就会立刻那些人判定出局,不管他们身份是谁,她都不会再接受。能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让那个爱了她一辈子、守了他一辈子男人郁郁而终吧

  惜不爱,惜啊

  若是她能爱上他,也许在她人生之中会有一世是圆满,也许等到得到之后又是另一番光景。总之,人生莫测,不是她愿意就能重来。

  “那少喝一点。”

  “真不要了,医生不是说我身体很健康吗?就算受了伤,是恢复却比别人快多了。”浅浅一笑,柳生爱对现在亲人有着实足耐心。

  突然敲门声响,柳生纯子下意识到嘴劝告换成了应门。门推开,走进来是天天必来凤太太,不出所料,凤太太必是不会空手而来。柳生爱有些头痛地伸手揉揉太阳穴,觉得在医院日子还真是难过啊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幸村精市人也在东京医院,遇上地震然也是要躲,所幸医院医护人员动作利索,办事有条不紊,医院这边到是无人伤亡,而且也没有像其他地方那般有房屋倒塌之类事情发生。那天,虽然颇为惊吓,是做为纯正日本人,地震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是早就应该习惯一样灾难。收到父母、朋友、伙伴来电问候,幸村精市然如实回答己没事了。

  得知柳生爱出事已经是她被送到医院后事了,幸村精市所处这间医院是隶属于忍足,而柳生虽然也是医世,是在东京却是以忍足为首,再加上来得当时情况危急,他们那里还管得了到底是医院还是别医院。于是,正因为如此,幸村精市才会见到己队友,得知柳生爱和凤长太郎遇险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城

  幸村精市说不清当时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己背后惊出一身冷汗。

  现下,他每天都有复健要做,日程安排很急,尽管是这样他每天也会抽时间在护士陪同下看望柳生爱。两人虽然不像其他人那般喜爱热闹,是静静地坐着,聊上两句还是以。特别是柳生爱性子同幸村精市有些相近,两人都习惯用微笑面对一切,区别就在于幸村精市很腹黑,做事有些恶趣味,而柳生爱天生懒骨头,别看表面平淡恬静,事实上在大多事情上,她是能不参与就不参与。

  今天,幸村精市时间不错,柳生爱病房里此时已经是一个不剩,就只有她己了。

  “小爱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好一点?”这是幸村精市他们这些人每天必问一个问题。

  柳生爱因为背后伤,在床上一向都是侧躺着或者趴着,她本人到是更加喜欢坐着或者站着,毕竟一直那样躺着或者趴着也是很累。此时,正趴在床上她听到幸村精市声音,换成侧躺,面对着他笑道:“还好,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

  “那就好,等过几天,小爱伤势稳定一些,我陪你四处走走吧”他复健工作进行十分顺利,虽然奔跑什么还有点困难,是走路什么,只要不太急,还是没什么问题。

  “看来幸村恢复不错,本来上次还说我们再见面一定不会在医院,没想到转了一圈还是在这里见了。”在医院也呆了十多天了,很多事情柳生爱都故作不知,甚至不主动提起,到是凤长太郎改变让她有些满意。

  本来嘛人再善良也得量力而为,这次事情凤长太郎真有些失策了。她并不是指责他救人行为是错,而是希望人能在己能力范围内思考事情。假如当时凤长太郎遇到那个女孩后,选择是找到老师一起帮忙,又或者随着人流一起出,再提议老师里面有人遇到困难,她想就不会遇到他们被困于教楼里事,毕竟他救起那个女孩事后是非常快速地逃离了现场,此事说那个女孩没有受伤,完全有能力救。
【[网王]轮回 白薇薇(32)】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