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31)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31)】

  “手塚,既然医生叫你,那我们下次再聊吧!”

  “啊,不要大意。”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柳生爱发现自己脑海里时不时地会出现手塚光脸,特别是第一次见面,他送她回去那段,那种无声体贴让他特别眷恋。翻身下床,套上一件外套,穿着中村管家他们特别准备猫猫拖鞋,穿在脚上不热不冷,还有一种滑滑感觉,很舒服。

  没有惊动任何人,小心地下楼,打开门,在花园漫步。

  迹部家别墅怎么可能普通,柳生爱其实不太喜欢艳丽花,可看多了玫瑰她也不讨厌,特别是一大片一大片出现就会给人一种惊艳感觉。纤手轻触一朵开得不错玫瑰花,突然一声呼喝让柳生爱手僵在半空中,等她再反应过来,手已经落到了另一个人大掌中。

  “日吉,你怎么会在这里?”她以为他们今天运动量够大,会睡得比平常早呢!

  “玫瑰花有刺,小心。”没有以下克上,没有板着脸耍酷,日吉若抓着她软若无骨小手,一脸正色地提醒。

  柳生爱还没见过这样日吉若,她看过为了正选位置而拼命努力他,也有看到抿着唇快速抢菜他,各方各面,相处越多,自然了解更多,只是她从没见过略显忧郁他。“日吉,你有什么心事吗?”

  意识到自己手还在他掌心,柳生爱想抽回,这一举动让日吉若立刻红着俊脸放开她手。薄唇挪动几下,才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我知道。”轻应一声,她可不相信日吉若会是急色鬼。“若是你相信我话,我可以做一个很好听众。”

  “谢谢!”吐出两个字,日吉若心里其实也在纠结要不要问她跟部长之间事。

  “你决定了再找我也行。”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脚下步子也没停,围着花园,不自觉地转了好几圈。柳生爱对于熟悉人,话较之陌生人会多一些,可是面对酷劲十足日吉若,她是真无法给人一个热闹场面。

  日吉若估计也看出柳生爱脸上倦意,咬咬牙,下了个决心道:“小爱跟部长是男女朋友吗?”

  “啊!”小嘴圆张,回神,柳生爱前后思量,也没有发觉自己和迹部景吾之间有多亲密啊,而且他们两个通常在一起时,大家不都在吗,怎么还会有这样误会。“谁说,我们只是朋友啊!”

  “原来是这样!”心情愉悦,日吉若松了口气,尔后又想到她可能会有心上人,又不安地问:“那小爱有喜欢人吗?”

  “呃!”不自觉地柳生爱想到自己出来原因,不过介于她长年保持淡然,再加上此时光线不好,即使她脸上带着红晕,日吉若也看不出来,便道:“没有。”

  她害怕主动告白,不愿意以前事情重演。爱时候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是值得感动,可是不爱时候,那指着她鼻子,一脸不屑地骂她自动送上门画面,那不是想忘就能忘。柳生爱是相信像手塚光这样人做不出这种事,可是若是她真在乎一个人,那个人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将她打落地狱。与其不安地让这种想法在脑中盘旋,还不如就这样等待着,等着某个人,又或者就是手塚光走到自己面前,主动牵起自己手往下走。

  “是吗?”

  “是啊!日吉今天怎么尽问一些奇怪问题。”意识到面前男孩可能对自己有意,柳生爱突然有些心慌,她不想再闹出一个用一生守候她,而她又接受不了耽误别人一生事。只是日吉若没开口说清楚,她亦不能把话挑明。

  毕竟有些事情做得太急,那叫自作多情。

  “啊,以下克上,我才没有问奇怪问题。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房休息。”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清晨起床,柳生爱洗漱完毕后,下楼同晨跑回来冰帝正选和哥哥们一起用早餐,随后他们去打球,而她挑了个比较安静地方练功。只是偶尔视线同日吉若对上,他闪躲,她亦不动声色地转移视线。还好,其他人都没怎么注意这些,不然又不知道要闹出什么新误会了。

  静下心来,柳生爱也会想自己同这些男孩之间关系是不是真太过于亲近了。一开始虽然是因为哥哥关系在走近,可是后来她下意识地将这些真实男孩子放到朋友行列里,没有多想,没有猜疑。很可能是从一开始她本身就感觉太过显赫他们不会看上自己,而她似乎忘了她家世也差不到哪里去,即使是联姻,她条件也足以配上他们这里任何一个人。

  摇摇头,想到这种可能性,她不希望自己婚姻是因利益而结合。另外,她似乎忘了生在富贵之家,拥有一流生活条件,同样他们也得付出同等代价,他们有责任有义务为家族付出,而往往婚姻是最无可奈何一方面,不敢付出真情,因为付出代价也许就是脱离家族,这是最冒险也是最痛苦决定。柳生爱敢说她现在家人不会因为利益而牺牲她,可是别人呢,她不能保证其他人有她这样幸运。

  “小爱,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凤长太郎看着坐在树下发呆柳生爱,最先开口。

  扭过头,看着阳光下那俊秀少年们,柳生爱突然觉得自己想太多了。他们都不是普通少年,他们拥有自己责任和想法,就算有懵懂好感,却也不一定能发展成为最后爱恋,要知道爱这种感情包含了太多太多,不是一天两天,一点两点就能完成。

  “没什么,只是觉得天气很好,出来走走,刚才累了就会下来休息一会儿。你们怎么来,不是在训练吗?”

  “哦,学校里来通知,说是有关于交换生事情,让我们回去一趟。”

  “恩!”

  既然主人有事,他们这些客人自然也不好再继续留下来。所以一行人回到别墅,各自回房收拾自己东西,差不多下午三四点钟时候,一起坐车离开。迹部景吾做事很周到,把他们一一送到家门前才离去。

  南玲子见到他们回来,硬说柳生爱他们瘦了,吩咐晚上加餐,让他们多吃一些。南彦一和柳生爱对看一眼,虽然不想被迫吃东西,但是家人关怀,他们亦不拒绝。

  洗过澡,没有像以往一样上网,柳生爱躺在床上,把玩自己手机。虽然她不想承认,可是她心里知道她在等手塚光电话。

  德那边,手塚光做完治疗后,四处散步,不知不觉便走到了电话亭,拿起电话,手指非常熟练地拨了那个刻在心板上电话号码。

  两人通话,并没有别人想象中那些甜言蜜语,只有简单问候和关心。淡淡,一切都淡淡,无形之中却萦绕着一份温馨和暖意。这样举动成了他们各自习惯,柳生爱每天晚上会习惯性地看自己电话,手塚光会在治疗结束后走到电话亭去拨一个电话。这样方式在无形之中拉近了他们距离。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幸村精市的问题

  帝学院算得上整个东京最私立学校之一它教学设施师资力量都名列前矛正因为这样名气使得很多学校都与之结成合作对象在固定时候互相交换学生过来学习这一次过来不别学校而柳生爱过去学校立海大鉴于过去印象加上柳生爱在学校表现总中游偏上却又没什太大起伏这等事情自然落不到她头上到迹部景吾做为学生会主席肩负着关系交流重任

  立海大代表也不别人正他熟悉立海大网球部部长精市这样巧合其实并不外毕竟这些王子都不什普通人物既然站到‘偶像’这样位置其它方面也一定不会太差才

  迹部景吾依然高调丽作风一路走来无数粉丝为之疯狂;精市面容精致一脸温和笑容自然迷倒不少女生更有甚者因为精市笑容倒地不起

  “帝学生真很热情”精市笑得如春花灿烂一般让人觉得睁不眼

  迹部景吾看着周边那些尖叫女生嘴角抽了抽最后得以一种‘太不丽了’结束他之间谈话

  中午柳生爱和平常一样到帝正选专用地方用餐推门一看却看到精市和真田弦一郎另外还有一个不认识女生一起坐在里面就下识地道:“对不起走错地方了”关上门环视一周发现没有走错又推门而入仔细看看发现其它人都在“这……”

  “小爱久不见了”

  “久不见”

  南彦一防迹部景吾可比起离得更远精市他宁可便宜迹部景吾这个家伙要他能真心真对他妹妹其它还能考虑一二伸手拉着柳生爱坐到自己边道:“这属于两校交流不用我管”

  “原来这样刚才我看到和真田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

  “呵呵看来小爱不不见我太惊讶了”笑眯眯精市一脸了然地道

  “恩!”应一声柳生爱点点头然后接过南彦一递来饭盒准备用餐

  精市原本还说什就感觉身体传来一种抽搐感这种感觉比起先前感觉来得更加猛烈疼痛感不咬咬牙就能忍下来前两天他去做过一个检查今天像就拿结果日子为什他目光变得有些迷离甚至连坐在对面她都看不清了

  “!”

  “!”

  ~~~~~~~~~~~~我~~~~~~轮~~~~~~~~专~~~属~~~分~~~割~~~线~~~~~~~~~~~~~~~~

  又星期到神奈川柳生爱早早地起床自从前几天精市在帝晕倒后送到医院检查没到会急性感染性多发性神经炎这种病柳生爱没有遇到过可能她身边没有她也未曾过要学习医术所以半懂不懂

  下楼用过早餐柳生爱敏锐地注到柳生比吕眼下那淡淡黑眼圈看来主心骨倒了立海大人要站起来不需要一点时间

  “哥哥今天你也要训练吗?”

  “恩部长病了但我也要努力实现三连霸”

  “吗?可你若和你队友不注身体话说不定到比赛那天青学就不战而胜了”真一群倔强男孩子

  柳生比吕原本要说话一下子哽在喉咙里他承认妹妹说得对他这些天训练确有些超出他可以承受范围可他不让部长失望特别看到他心中王者忧郁且渴望比赛眼神他就更用胜利来换他笑容

  “哥哥比赛日子应该快到了吧我不知道病到底有多严重可你别忘了没有健康身体其它都嘴头逞强你王者立海大那要拿出自己最状态难道还会有什问题吗?”若以前柳生爱定会将这些事当戏看最多就一笑带过可当他走进她人生给了她快乐和美忆那接受他她就不可能笑着站在一当局外人“保持心态努力向前才最方”

  “恩!”柳生比吕点点头着到学校后跟队友谈谈心

  @无限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见柳生比吕接受自己说柳生爱着等一下也许应该去看看精市毕竟也算朋友一场就算过去不心可后来不也释前嫌了吗?若一直抓着过去不心去抵制别人示那就自找苦吃

  “你请问小姐要买什样花?”柳生爱刚推花店门就有一个长相甜美女孩迎了上来

  环视一周柳生爱目光落在不远处摆仙人掌上虽然她觉得不二周助更适合这个花“对不起我朋友生病了我送他一盆花你能帮我看看吗?”

  “”店员带着柳生爱走到一专门花盆地方给她介绍了仙人掌、波斯菊、木槿花等等种类繁多

  柳生爱拿起一盆波斯菊着它代表思微笑道:“我就要这个”

  “谢谢一共XX元欢迎下次光临”

  @无限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见”捧着小巧精致花盆柳生爱离花店直接往医院方向走去

  昨天家之前没有问清精市住进那间医院等到她问清时候才知道他在东京没今天一早送走柳生比吕她又坐车到东京她不知道精市现在心情如但她知道那样一个拥有纤细身材却能撑起一片天空人不应该就此倒下她不救世主学不来别人那套一而而三劝慰她凡事尽一份力接不接受就不她事了

  ~~~~~~~~~~~~我~~~~~~轮~~~~~~~~专~~~属~~~分~~~割~~~线~~~~~~~~~~~~~~~~

  精市坐在病床边望着窗外绿盎然景色心中一片黯然称霸全三连霸那他承诺也他愿望可现在偏偏得了这样病说不定以后连球拍都握不了能做一个废人垂下眼敛压下心头不断涌上来酸涩和失落对于医生所说手术问题30%希望让一向自信他不敢答应

  “哥哥给我讲故事不?”

  “对啊哥哥给我讲故事吧!”

  “恩恩我也要听故事”

  看着陆续走进来小朋友精市收拾自己心情扬着笑容同这群小朋友一起聊天一起玩暂时把所有忧虑抛到脑后

  “看来在医院过得不错嘛!”叩两下门没得到应柳生爱推门入眼就见精市被一群小朋友围在中间不禁笑着出声提醒他自己存在

  精市闻声抬头他有过她或许会跟柳生比吕他一起来却没有过她会单独来看他“啊过得还不错进来坐吧!”

  一群小鬼见柳生爱拿着一盆花另一手上还提着一个像食盒一样东西纷纷口询问柳生爱身份

  “姐姐你哥哥女朋友吗?”

  “姐姐你给哥哥带什吃了?”

  “姐姐哥哥子你不能抢走他!”

  ……

  反应各一或欢迎或抗拒场面显得十分有趣正护查房也不给这些小鬼反抗机会没几下子病房就安静了

  精市接过她递来花到一靠近窗台上首目光依然落在她身上看着她打食盒然后递上一双筷子给他

  “吃吧!这我刚跟主厨学会饺子妈妈他都还没有吃过呢!”有些话能用行动表明最不要用嘴巴说特别劝人一类话

  精市也不推辞接过筷子夹起一个白白胖胖饺到嘴里刚刚咬破就有一股香味自嘴里曼延来一路到心底他可从来不知道蔬菜做主料饺这吃“恩真很吃”

  “既然如此那就多吃一点吧!”

  等精市吃完柳生爱动手将东西收拾在一边然后坐到他对面盯着他略显忧郁俊脸笑着道:“你在怕什?”

  “我……”没到她会问得如此直接精市到有点不知道怎答了

  “怕就能解决问题吗?还你觉得你能弃网球?”

  “不我怎可能弃网球!”

  “不能弃为什又要犹豫我来时候先去找过你主治医生听他说你在犹豫要不要做手术我以为王者不害怕困难即使需要生命做为代价我不你自然不知道你承受着多大压力但我知道若不做这个手术你连30%胜算都没有”柳生爱觉得自己像越来越心软了到这个世界这段时间里不但救人现在还揽了劝人活真自找罪受“今天我第一次看你也最后一次我希望下次见到你不在医院而在球场或者别任一个地方”

  精市怎可能不明白她话里思他比她更清楚弃后果执着于成功于失败可他却忘了一直犹豫那就味着注定失败“我我下次见面一定不会在这里”@无限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就”拿着饭盒柳生爱起身看看准备告辞“永不弃坚强我一直相信你天生适合站在球场上男人而不坐在这里感叹命运为什会捉弄你可虫”

  “呵呵我从来不知道小爱说话这不留情面”可能通了此时精市相信他以后路一定会走得更

  “我还有很多你不知道习惯和脾气而且我从来就不什人我不看见你丢了自己哥哥他又为了你丢了分寸”说到底人一旦有了在乎人和事就不可能维持淡漠性子和事不关己态度

  柳生爱也普通人即使她活得比别人都久但要遇上能走进她心房人她就注定不能像之前那几世那般活得糟糕又痛苦人生几味她尝遍了所有不否现在就到了她品尝福时候呢!

  正文 第六十章 朋友之情

  悄无声息地回到神奈川,柳生爱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照例在家做休息,实在行就在周围走动走动,算做运动。等到晚上,柳生比吕士回来,他情绪明显比早上好很多,果其然,这群人真没把自己身体当数,训练了一天还一起跑了一趟东京去看幸村精市,对于这种手足情深,柳生爱便干预,只是在用过晚餐,由柳生比吕士陪着散了一会后就强行地将柳生比吕士拉回房,让他躺到床上去睡觉。

  可能是真累了,前一刻还在叫嚷自己身体很好人,后一刻已经闭上眼睛进入梦乡了。看着这情况,柳生爱只能说时候男孩子逞强功夫可一点都比女孩倔强。

  回到自己房里,柳生爱望着窗外星空,发现夜晚星星很亮、很美,比起古代天空,这里一点都,只是她从来没注意过。突然手机铃声响,她很自然地转身拿起手机,按下接通键道:摩西摩西,我是柳生爱。”

  你这华丽女人,本爷明明听说你在东京,怎么南学长又说你回神奈川了。”电话那头迹部景吾些紧张地握紧话筒,然后故作镇静地开口,就怕自己紧张让人发现。

  是每天听习惯清冷嗓音,而是迹部景吾别扭却时常带点关心问话,柳生爱先是一愣,尔后扬起唇角,颇兴致地用漫经心语气调侃道:华丽小景,消息真是非常准确呢!”

  要叫本爷那么华丽名字。”迹部景吾嘴里嚷着,可是心头却着一种异样感觉,同于二周助每次戏谑时恼怒,那是一种从心里曼延开来窃喜,就好像他们之间突然缩短了一距离一样。本爷允许你私底下叫。”

  突其来亲呢感让柳生爱闭嘴语,她以为迹部景吾只是把她当成朋友在看,可是现在看来,朋友二字似乎并能概括他们之间关系。她本人很欣赏迹部景吾这样敢作敢为,对朋友理解并且尽心帮忙,只是他身后家族会允许一甘于平淡女子成为他们一员。

  可能过了那种凡事逞强年纪,又太了解家族背后那些肮脏事情,柳生爱在感情归宿上很自然地将自己认识男孩,可能可能都划分了类别,朋友、知己、恋人,对于手塚光,可能是他家虽然错,却没迹部景吾那般复杂,又或者是他给了她一种莫名心和归属感。摇头轻笑,听到电话那端传来声音,禁回神道:这是我荣幸。”

  你这女人终于华丽了一回。”迹部景吾听到她回应,笑得开心。

  谢谢夸!”

  迹部景吾,一天生王者,比起幸村精市、手塚光毫逊色,若是他能在网球界发展,她理由相信这男人会创造一属于他华丽界征服别人。

  两人又着边地聊了几句,挂上电话,柳生爱心情复杂,想缩回自己保护壳中想法。以前她想要一份爱情,难上加难,要就是夹杂了太多利益和其他东西,等到层层分开,看到却是片叶之间感情。现在,她身边那些优秀少年,真实笑容和关怀,没目,没利益,没冲突,只是单纯感情,可这样感情真能持续到最后吗?

  迷迷糊糊之间,柳生爱萌生了睡意,梦中,无数场景换来又换去,开心,失望,痛苦,心酸,也绝望。

  她人生呵!

  明明过得比谁都复杂,却在这时候心软,更甚者只是面对萌芽状态感情就手无足措,现在想想过去那些曾在她生命之中经过男人们,她想若是面对感情她坚强,那么以前事情还会断复。

  所以,这一次,管是谁,若非确定他就是那能牵着她手走到最后人,她亦会再心软地选择自我害。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生活回到正轨上,柳生爱以考试快要来临为由,拒绝了所活动,立海和青学比赛她没去看,幸村精市手术她亦没去关心,冰帝这边,除去明天中午一起吃,她亦参加他们任何活动。她就像一胆小鬼一样,缩回自己界里,好似在改变什么,思考什么,让其他人担心,可面对她微笑,又无从说起。

  很快,期末考试就开始了,柳生爱以前一样,每次都做到一定分数,后面题通常都会再做,另外,她亦没搞什么提前交卷来引人注目,而且每场考试都是最后一出教室人。南彦一因此还问过她学习是否问题,要要他帮着补习。

  小爱,真需要哥哥帮忙吗?”

  真需要,我只是觉得太早出去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在教室里坐着也好。”风头还是让别人出吧,冰帝女生本来就已经够恨她了,这一学期找她麻烦都没怎么成功,平常看她跟王子在一起咬牙切齿又莫可奈何,她若是这时候再出风头,那真是在火上浇油。

  是这样啊,那样也好。哦,对了,小爱,最近新闻台说地震,具体时间清楚,但要随时注意。”南彦一想到这两天续播放消息,提醒道。

  柳生爱点点头,心里却没底,毕竟她活了那么长时候,还从来没遇到过什么灾难,比地震、水灾、泥石流等都只是听说,却没真实经历过。从网上看到一些消息,柳生爱知道日本是一地震多发家,一般学校什么都会经常做一些灾难疏散训练,柳生爱相信这身体之前应该也参加过,可是等到她出现至今,好像还一次都没经历过。
【[网王]轮回 白薇薇(31)】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