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30)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30)】

  自从迹部景吾抢在南彦一前面抱了柳生爱之后,南彦一很自然地将迹部景吾放到了自个黑名单首要位置,为此还列了好几个作战计划专门对付他。

  说到迹部景吾,抱到佳人他自是高兴,一向自诩华丽他当时虽然察觉到自己失礼,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华丽华丽地摆出一套又一套,相反难得绅士一回地将柳生爱松开。若是众人没有发现他松了又握,握了又松手掌,会以为他松得很自然。

  回到别墅一路上,南彦一很是霸道地将柳生爱护在自己怀里,不让冰帝正选中任何一个人靠近,其敌视目光让冰帝众正选汗毛竖立。

  “小爱……”

  “小什么爱,你们不许靠近小爱。”南彦一很是不客气打断忍足侑士话,一脸恶狠狠表情,好似谁再说话就跟谁急样子。

  柳生爱想到今天撞到迹部景吾怀里,南彦一吃醋样子,不禁摇头轻笑,将一脸激动南彦一拉回原位道:“哥哥,忍足没有恶意,你不用这样。”

  “哼,谁知道他是不是跟某人一样对你心怀鬼胎,表面老实,不近女色,实际是在等待时机将你抢走。”撇撇嘴,此时南彦一是完全将迹部景吾恶人化了。

  “哥哥,我又不是公主,不用看得这么紧,而且大家都是朋友。”南彦一在乎让柳生爱觉得温暖,这种在乎让她觉得自己存在是有意义。

  “什么不是公主,在哥哥眼里,你比公主还尊贵。”对上柳生爱眼里坚持,南彦一即使有千百个不愿意,也只能妥协。“好吧,忍足,有什么废话你就说吧!”

  忍足侑士苦笑,他还真不知道南彦一醋劲这么大,而且据他观察,南彦一对柳生爱不像是男女之情,但若说是兄妹之情又有些夸张,难不成真那么一点苗头?注意到柳生爱注视,轻咳两声,忍足侑士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青学部长手塚光打电话来拜托我们跟青学比一场,迹部同意了,所以让我来通知你们一声,明天我们去青学合宿地方。”

  “恩,知道了,我和哥哥会准备好。”

  “那就好,等一下晚餐,小爱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忍足侑士心里暗道这可是迹部景吾吩咐要问。

  柳生爱闻言,想了想道:“想吃土豆烧牛肉。”

  这是她昨天在网上看一个帖子时候看到一个菜名,帖子上说有多好吃多好吃,还说什么一想这个菜就让他(她)觉得思乡。柳生爱本来想让人准备,后来一想不是在自己家,准备做罢,没想到今天忍足会专门问,既然如此,她也就顺从地说出自己意思。

  “知道了,我会记得跟厨房交待。”

  “谢谢!”

  忍足侑士一走,南彦一立马拖着柳生爱离冰帝众正选远远,即使人家跟他们原本就隔着一些距离。迹部景吾见状,皱皱眉头,嘴上什么都没说,心里却盘算着明天该怎么让她坐到自己身边。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尴尬

  第二天一早,南彦一牵着柳生爱准备上车,一旁忍足侑士立刻带着向日岳人将他们分开,向日岳人为了自己蛋糕和以后各种美食,即使心里有点担心南彦一会报复,他还是豁出去了。

  “南学长,坐这里,从这里。”

  “不用了,我要和小爱坐一起。”南彦一对于向日岳人这样小朋友还是很温和,毕竟在他看来这些个只知道吃小朋友是不可能拐走他家妹妹。转过脸,南彦一看到柳生爱坐到了迹部景吾内里座位。怒火直冒,觉得自己又大意地让他逮到了机会。当然,他不会因为这个去责怪柳生爱,寻了旁边位置坐下,他想着只要他盯着,迹部景吾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能实现。

  事实上迹部景吾是想正正当当地跟柳生爱培养感情,而不是像南彦一想那样有什么不轨企图。

  “小爱,等会要跟青学人聊聊吗?”成功完成任务并且得到承诺向日岳人见南彦一没有找自己算帐,心情不是一般好啊!

  “不用了,到时你们比赛,我在旁边看着就好。”手塚光不在,除去不二周助,其他人都不怎么熟悉,还是不要跑上去凑热闹好。

  “为什么?”

  “难道向日不喜欢我为你们加油吗?”

  “当然不是。”

  迹部景吾静静地坐在一边,他不是向日岳人,不会被转移了话题还依然无知无觉,他想柳生爱跟青学之间一定有什么他们不知道事,要不就是被他们忽略了事。

  到底是什么事?

  为什么他心里隐约感觉到一种强烈不安感,就好似有什么东西在他没有注意时候萌芽,然后还在茁壮地成长,而他四处张望,却始终找不到位置。

  迹部景吾若是不在乎柳生爱感受,他大可以一个电话,让手下人把她生平事迹查得一清二楚送过来。可偏偏就是因为在乎,他才会想要亲自了解,任由烦恼进入自己脑中,占据位置,要知道以前他会觉得把这种事放在心里是浪费位置。

  一行人到达青学训练别墅,看着那栋好似随时会倒塌房子,冰帝众人包括柳生爱和南彦一眼角都不由自主地抽了抽,似有些怀疑这样一栋房子怎么会建在高给别墅区。

  龙崎教练当然明白他们想法,不过别人不说她自然不会自找没趣,招来不必要话题。

  迹部景吾一行人对待朋友够意思,不代表他们对谁都好,迹部景吾之所以会同意手塚光要求,来这里帮忙,那是因为手塚光是他认可人,至于青学其他人他可是毫不给面子。

  忍足侑士和向日岳人不愧是搭档,就能奚落别人也是一唱一和,大有不把人气死不偿命意思。不过,青蛙出现很是时候地打断了他们话,只是凤长太郎有些倒霉,白白给了青蛙亲密接触机会,这要是让冰帝那些后援团看到,还不知这只青蛙会是什么下场呢!

  柳生爱站在一旁,很是主动地对青学众人打招呼,众人寒喧一番,之后龙崎教练便宣布比赛由大石秀一郎全权负责。迹部景吾见状,一个响子,中村管家和两个女仆立刻撑好太阳伞,摆好椅子,送上饮料。

  “小爱,坐在本大爷这边。”

  “好。”有福不享,那就真是傻子了。

  南彦一对迹部景吾有意见,但这个意见不会让他使自己妹妹吃亏,毕竟这比赛不是一分钟、两分钟事,所以他自己站着,却没有阻止柳生爱坐到太阳伞下。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比赛开始,一轮抽签之后,对手都定好了。迹部景吾是内行看门道,柳生爱这个外行自然是看热闹了。几场比赛下来,她只看到这群少年满足笑容和欢快模样,另外就是一些跟她一样看热闹,但是目却不一样两个女孩吵吵闹闹说什么责任不责任问题。

  “啊,到本大爷了。”迹部景吾站起身,站在身后女仆立刻帮他拿下外套,管家更是拿着球拍送到他面前。迹部景吾接过东西,走了两步,又回头道:“看着,本大爷会让你看到一场最华丽比赛。”

  “我很期待。”嫣然一笑,柳生爱很给面子地表示自己会认真看。

  “本大爷是最华丽。”得到回应,迹部景吾扬着唇角,一脸自信地走进场内。面对越前龙马,他张扬气势就像遗世独立王一样,天生就是让人仰望。

  比赛开始,另一边刚睡醒芥川慈郎伸了个懒腰在凤长太郎无奈笑容中走进场内。南彦一很不客气地坐到迹部景吾位子上,一副要看迹部景吾吃鳖样子。

  “哥哥,你表情太明显了。”

  “不明显怎么能让那家伙明白抢了我妹妹,那里会有好果子吃。”

  “哥哥。”摇摇头,柳生爱一回头正好对上两个女孩中一个女孩对着迹部景吾大声斥责样子,微皱眉头,她说不清对这两个女孩有什么感觉,可是喜欢什么就一定谈不上。一个圣母,一个自以为是救世主,真是愚蠢到极点组合,不过他们该庆幸他们是生在这种和平年代,而非以前。“真吵。”

  南彦一虽然很高兴有人为难迹部景吾,可是这种方式可不是他认同,他正想着要不要出声,还好越前龙马自己开口了。这样一来,事情也算是完美解决。

  望着迹部景吾如鱼得水比赛,柳生爱突然想到在德手塚光,自从机场一别后,他只打过一个电话,大意是他已经到了医院,开始治疗,等伤好后会立刻回之类话,之后,若不是他还有拜托迹部景吾到这边来,她都快要以为他凭空消失了。说不清为什么会时不时地想起他,但是每每想到他,就会感觉到被他牵过手掌好似还有他淡淡体温。

  “你这个不华丽女人,比赛都结束了,你居然在发呆。”迹部景吾接过毛巾擦拭头发,中村管家在此时送上一杯橙汁,可是他刚拿上手,中村管家拖盘刚离开,橙汁就掉落在地,碎成一片。迹部景吾一愣,随后扬唇一笑,一副原来如此模样。

  柳生爱看着准备另外再去准备橙汁中村管家,不禁将旁边没有喝过矿泉水递给他道:“先喝点水,润润喉吧!”

  “恩!”

  一旁越前龙马和大石秀一郎说了几句话,然后他将球拍扛在肩上走到柳生爱面前道:“学姐,吃了晚餐再走吧!”

  “谢谢,越前进步很大。”上次也相处过几天,虽然没有熟到无话不说地步,可也处得不错,再加上他个子矮小,又一脸稚气,柳生爱便忘了自己现在年纪,总是把他当成小孩子来看。

  “切,MADAMADADANA!”话气欠揍,可却没有阻止柳生爱接近。

  摇摇头,柳生爱拿起一旁一条干净毛巾递给越前龙马道:“先擦擦汗吧!”

  正在此时,拿着医药箱小坂田朋香和龙崎樱乃一起跑过来,看着柳生爱和越前龙马相处愉悦样子,龙崎樱乃一脸黯然,模样委屈,眼泪好似下一秒就要夺眶而出。小坂田朋香见状,大步上前,用力将医药箱放在一旁桌子上,碰撞声让球场所有人目光都投向他们。

  “龙马少爷,樱乃一直都在旁边等着你,你却跟这个臭女生一想,太过份了。”

  臭女生?

  柳生爱伸出食指指指自己,然后轻挑柳眉,冷笑道:“你说是我吗?”

  “不是你是谁?一开始就坐在这边当大小姐,现在比赛结束了,递条毛巾就想抢走所有目光吗?”小坂田朋香插着腰,毫不客气地指责。

  迹部景吾皱眉,冰帝其他也冷下脸,青学众人脸色不佳,大概是觉得小坂田朋香举止太过失礼,即得罪人又给他们添麻烦,另外柳生爱算是他们朋友,朋友之间互动很正常,什么时候轮到她去发表意见了。

  龙崎樱乃见众人都盯着他们,眼里满是指责,不禁含着泪扯扯小坂田朋香胳膊,小声道:“朋香,算了,我们回去吧!”

  “回什么,我就是看不惯她欺负人……”

  “欺负人!”冷笑一声,将他们两人举动看在眼里,南彦一怒火可是一节堪比一节高啊。“她欺负谁了,你身后这个女生吗?哼,你们是以什么身份在这里指责我妹妹!”

  “我……我……就凭我是龙马少爷后援会会长。”恶遇上横,这气势立马少了一半。

  南彦一将医药箱提前放到地上,“这可不是你们青学东西,就算要靠也得注意,不然要赔,还不知道你们一个月收入能不能买上一个边边角角呢!另外,后援会包括管越前龙马跟什么人说话,跟什么人来往吗?还是你身后这位自以为自己暗恋越前龙马,这越前龙马就她了。哼,真是可笑,既然是暗恋那就好好地躲到角落去搞你无私奉献,若是想要一个身份,那就找越前龙马表白,看他是否接受。别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喜欢别人,别人就是你。另外还有你,你不过一个私底下自创后援会,越前龙马给你什么权力,让你像个救世主一样挡在这位连看个人都不敢正大光明看小姐面前去指责别人。先别说我妹妹跟越前龙马只是说说话,就是他们抱在一起那也是他们权力,越前龙马自己都没拒绝,你们到是意见多了。”

  “我……啊……”龙崎樱乃心事被说破,又见众人以看笑话样子站在一边,毫无帮忙之意,不禁捂着脸冲出了网球场。

  “樱乃!”小坂田朋香惊呼,却没能让龙崎樱乃停下来。

  南彦一挑挑眉,冷着脸道:“今天我们是来做客,可不是来给你奚落,另外,我们南家和柳生家可不是你能得罪,下次管好你嘴,否则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说两句就算了。”

  大石秀一郎是老好人,这个时候见小坂田朋香吓得不行,自然是要上前解围了。“对不起,这是我们失误,还请原谅!”

  柳生爱被南彦一一连串发言给惊到了,现在收回心神,她不得不说以前小看他了,这骂起人来,他可是一点都不含糊啊!“哥哥,算了,人家只骂了一句,你已经回了很多句了。”

  “哼!敢当着我面欺负我妹妹,真是不知死活。”南彦一拉着柳生爱手,瞪了一眼越前龙马道:“自己事自己解决,我道是冰帝后援团不怎么样,没想到还有这种不上档次。”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闹出这种事,大家都尴尬,那里还有什么心情一起聚餐,冰帝众人自然是想着离开了,可偏偏南彦一不愿意,还直嚷着要在这里用过晚饭再走。越前龙马被当众甩了面子,小脸虽然皱在一起,可是却没有反对南彦一话。柳生爱想起他先前说话,只好选择留下来。

  小坂田朋香和龙崎樱乃被骂,自然是选择躲在房间不出来,如此,厨房就少了两个人帮忙,这一大堆人要吃饭,就算有中村管家他们在,那也是有得忙。

  “我来帮忙吧!”

  “那我们也一起帮忙好了。”冰帝众人见柳生爱要进厨房,护短他们自然是要参与了。

  柳生爱那能不懂他们意思,不过今天他们都算劳累,还是不必了。“不了,你们一起聊聊天吧,有他们帮忙就够了。”

  迹部景吾见状,知道她意思,逐开口道:“好了,都坐下吧!”

  柳生爱到厨房看了一下材料,又问了其他几个准备饭菜一年级小男生,并分工合作,开始准备晚饭。

  “哇,好厉害!”胜朗可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做菜可以做得这么有技术。

  “是啊,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切菜可以这么快,这么好,还这么有效率。”胜雄更是一脸崇拜。

  “她长是真漂亮,不愧是大家族小姐。”会这么说当然是双眼含心堀尾了。

  中村管家和两个女仆是专业人士,虽说不是厨房能手,可是这里事也难不倒他们。于是,材料很快被整理出来,柳生爱算是大胆尝试,试做一下她很早就想试水煮鱼,那么一大锅,若是没有中村管家他们帮忙,就这材料就够她受。另外她也考虑到这些人食欲,再看看余上材料,又做了几盘东坡肘子,当然这是要切开,而不是一大块端上去,若是那样,肯定大部分人都吃不上,最后炒了几个素菜,让他们一起端上去。

  “你们三个帮那两个女孩留一部分做晚饭吧!”不喜欢是不喜欢,可不至于为这点事耍不必要小心眼去掉自己身价。

  胜郎三人盯着柳生爱背影,无限感慨,觉得这人和人之间确有很大差距,难怪越前龙马不喜欢龙崎樱乃呢!不过,三人也没有站太多时间,听到餐厅里传来叫好声,不禁越快冲出去。

  本来柳生爱做得水煮鱼一看这颜色,大概就只有不二周助一个人喜欢,不二周助在众人注视下吃了第一口后,笑眯眯地道:“很好吃,我推荐。”

  青学众人思及每次不二周助推荐乾贞治乾汁情形,这筷子就更加不敢往下了。冰帝以迹部景吾为首人都相信柳生爱手艺,于是迹部景吾用筷子拨开层层辣椒之类调味品后,夹起一块鱼放在嘴里,咀嚼一番道:“你这个女人手艺还是很符合本大爷华丽口味。”

  “谢谢!”似笑非笑,柳生爱肯定自己作品应该是成功了。“好了,大家快吃吧,这个没有你们想那么辣。”

  欢呼一声,众少年一起举筷开吃,气氛相当火热,这跟楼上或是两个世界。这件事后,原本剧情被打破了,小坂田朋香和龙崎樱乃两个人出场机会就此结束,后面青学人没再找过他们,龙崎教练对此看在眼里,却没有吱声。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暧昧和迷惑

  上车离开,除了小坂田朋香和龙崎樱乃,其他人都到外面送冰帝人,柳生爱坐在迹部景吾旁边,因着气氛良好,她吃得比平常多了不少,上次消食片事件恐怕是要重演了,小手抚抚有些凸肚子,不禁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既然会像小孩子一样一再犯同样错误,不仅不知悔改,好像还乐此不疲。

  “唔……”

  迹部景吾对着车窗外说了句话,回头让司机发车,耳边传来柳生爱像猫咪一般咽呜声,明明很担心,可嘴上永远都是那副傲气十足嫌弃口吻,“你这个不华丽女人,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不舒服就直接跟本大爷说。”语毕,大掌抚上她额头,似在比较两人体温,若是他举动不那般小心翼翼话,还能让人相信他嫌弃是真,而口是心非。

  柳生爱没有躲开他手,精致面容上因为自己不舒服原因而红了脸,见迹部景吾“没有生病,只是吃得有点多了,肚子撑撑,有点不舒服。”

  少女嫣红面容更添几分迷人气息,迹部景吾怔愣地望着她,感觉心跳在一瞬间急剧加快。突然,收回手,一副被烫到样子,然后见少女盯着自己,不禁别扭地道:“真是不华丽女人。”

  柳生爱愣了一下,然后笑着道:“呵呵,景吾是在关心我吗?”

  “谁在关心你这个不华丽女人,本大爷才不会做这种不华丽事呢!”闹了个大红脸,迹部景吾干脆扭头看向窗外。

  这种情况看在别人眼里就是真实版打情骂俏,若非南彦一吃得太饱,又没抢到前面位置,在后面睡着了,迹部景吾此举怕是彻底得罪他了。

  坐在旁边冰帝正选们窃窃私语,纷纷猜测两人是不是在谈恋爱,而有一个人黯然地垂下眼敛,遮去满满苦涩和爱慕。

  回到别墅,大家各自回房,柳生爱回房简单地冲了个澡,套上丝质长睡裙坐到电脑前,如平常一样看看菜谱和别人博客,没事时会同网上朋友一起交流一下。可能是因为都不认识关系,她在网上无所顾忌地展现着众人不知道另一面,成熟、博学,如同一个真正成年人一般,畅所欲言。

  现在正与她聊天是一个取名叫福尔摩斯人,聊了几次,她大概知道对方是个事业有成成年男人,至于年龄,她自己没有说实话,自然也不求别人说实话,而且大家都只是在网上寻求一个发泄口,只要能聊得来,还管对方是什么人。他们聊话题很广,柳生爱是一个经历了很多世人,她知道多不奇怪,可是一个人只活一世却如此博学,就让人佩服了。

  正聊着,她手机响了,一开始她以为是家人打来,接起电话,声音透着一丝暖意。“摩西摩西,我是柳生爱。”

  “我是手塚。”

  电话里清冷磁性声音让柳生爱愣了一下,随后才道:“在德还好吗?”

  “很好,听迹部说今天你跟他们一起去看比赛了。”听到她声音,手塚光心头突然涌现一种无法言语满足感。

  “恩,去了,他们都很努力,状态也很好。”柳生爱本想问他现在状况如何,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

  “啊!”沉默一会儿,手塚光顿了顿道:“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意。”

  “恩,你伤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来?”每次遇上他,她好似就无法像面对别人那般轻松,总是带着一种紧张感,就好似特别想将自己最完美一面展现在他面前。

  “医生说恢复不错,应该很快就可以回了。”手塚光实话实说,但到关键时该,他把那句‘等我回来’咽了回去。他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句话,可他心告诉他,他想拉近他们距离,特别是今天听迹部后面那句话,似乎是对她产生了感情。

  柳生爱有些欣喜,确,从那天一别后,他们确有段时间没见了,而且加上后面时间,应该还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面。“恩!”

  无话可讲,那些客套问候语早就被两个人讲完了,柳生爱不想挂电话,手塚光似想再听听她声音,两人对着电话,耳朵里只听到对方呼吸声。突然,手塚光那边传来医生叫唤声,柳生爱活了那么久,学得最多大概就是语言吧,若是一世可以说八语言,甚至更多,可柳生爱没这种本事,她只是一世学上两三种,加上起来,慢慢地就多了,而德语正好是她会其中一种。
【[网王]轮回 白薇薇(30)】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