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3)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3)】

  柳生比吕士对于自家妹妹的态度算是支持的,毕竟他不想再一次看到自己的妹妹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受伤,要知道一次两次能救回来,那第三次呢?他不敢想后面的结果,只能在事情未曾发生之前,用自己的方法去阻止它的发生。

  “小爱,哥哥去找找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把书包弄下来的。”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说罢,柳生爱将手中的石子射了出去。

  丸井文太看着她的举动,不禁取笑道:“你真笨,这么高,你手里的石子能上去才怪……”

  其他人本来也是支持丸井文太的,可是当他们看到那个书包掉下来时,嘴巴都有点闭不上了,特别是最后,柳生爱连看都未看就伸手把书包接住了。

  “好了,我们回家吧!”

  “啊!恩!”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回到家里,柳生比吕士把有人欺负柳生爱的事情跟父母讲了一下,在他看来,柳生爱最好不要在立海大上学,这并不是他觉得照顾她麻烦,而是他怕自己顾不到的地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受伤。再回想今天的一切,他相信网球社的伙伴都对妹妹有了兴趣,就是他自己都很好奇她是怎么用石子把书包打下来的。

  “妈妈,我想小爱最好可以转到别的学校去,只要不跟学校里的正选扯上关系,她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找麻烦!”

  柳生纯子皱着眉,想着女儿虽然一直带着淡淡的微笑,可却不曾跟她好好谈过心,这几天好不容易愿意开口跟他们交流了,若是送到别处,肯定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再次误会他们对她的关心。“比吕士,不是妈妈不愿意,而是你有没有想过小爱跟我们生疏了不只一点点,她从医院回来这么长时间都不愿意再叫我们一声爸爸妈妈,如此,你认为再把小爱送走,她会怎么想,你不怕她误会我们要抛弃她吗?”

  “对不起,妈妈,是我考虑的不周全。”柳生比吕士一脸诚恳地道歉。

  柳生哲也看着越来越有担当的儿子,心慰的同时又无奈女儿和他们的关系,他真的很怀念小时候的小爱牵着他的手,用软糯糯的声音叫‘爸爸’。“这不是你的错,比吕士,这段时间你多费点心,至于你说的这件事我和你妈妈再考虑考虑。”

  “好的,爸爸。”

  “阿娜答,小爱还是个孩子,而且神奈川我们有关系的却只有立海大一个学校,现在有关系的都照看不好,若是到了完全搭不上边的学校,小爱不是更不好过。”柳生纯子等儿子走后,不禁有些怪罪地看着自家丈夫。

  “那就看看东京的学校,我记得表哥他们在冰帝有股份。”

  “可是小爱一个人怎么在东京生活我放心不下,阿娜答,你又不是没看到小爱最近不爱吃东西,身子瘦得又快,若是让她一个人到东京,她一定不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说着说着,柳生纯子就掉起眼泪了。

  柳生哲也怎会看不出她的担忧,叹了口气道:“纯子,小爱现在可能忘了过去的一切,可是你别忘了那些网球社的正选和比吕士是朋友,我们不能要求他们永远不见面。”

  “你是说他们的存在会时时提醒小爱的过去,更有可能让她再次走上绝路也不一定。”

  “对!纯子,这段时间我发现小爱似乎忘了一些事,一些有关于那些网球社男孩子的事,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所以为了不让她再在同一个地方摔第二次,有些事我们不舍得也得舍得。”

  “阿娜答,既然如此那就照你说的办吧!至于小爱,我想我们得好好谈一次。”

  “恩!”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柳生比吕士只要一有时间必定是去守着柳生爱,网球社的众人对于柳生爱也抱着不同程度的兴趣,虽然以前的她蛮横无理,刁蛮任性,可从来没有伤过什么人,只是无理取闹地让人受不了。反之,现在的她静得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不要说纠缠,就是跟他们说话都成了他们的奢侈。每每挑起话题,她却只是淡淡地笑着,并不回答。

  “小爱,你就在这里等哥哥,你的社团那边,哥哥已经打过招呼了,等部活时间一结束,我们就回家。”

  “哦!”柳生爱虽然冷淡却无法拒绝真心关心她的人,这种情形跟前世有些像,桀骜不驯的杨过只要一遇上清冷的小龙女就再也说不出一个不,整一个妻奴。而她同小龙女有一点很像,那就是不太会拒绝人,若非如此,她就不会经历那么多的伤害。

  不过说到底也是她自找的,所以这一次她选择近而远之,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不踏进她规划的圈圈之内,怎么样她都无所谓。

  “那我先去训练了。”

  “恩!”

  网球社成员的训练很繁琐,虽然不少人对柳生爱的出现表示好奇,却不敢公然挑战部长、副部长的威信。除了偶尔瞟两眼,基本上没有人主动过去打招呼、说话。网球社外有很多后援团的女生虽然对柳生爱的存在表示不满,可没有人想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乱来。

  柳生爱习惯在课间完成那些所谓的作业,现在的她根本就没什么事做,而且穿着裙子,她不认为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打坐。微风见过,带来片片淡粉色、淡紫色的樱花花瓣,那淡淡的香,淡淡的飘落让柳生樱不自觉地伸出素白的手去接。她记得前世住的地方虽然没有樱花,却有杨过特地为小龙女和她种下的桃花,每到花期,也是这般美丽。

  那时为了让她的练好轻功,她记得小龙女和杨过不约而同地要求她把被飞吹舞的花瓣一一用手抓到,然后归到一起,天知道那时的她每天每天累得连假装的笑容都扯不出来。而现在这种同过去相似的场景却让她觉得温暖。

  花瓣飞舞处,少女静静地站着,轻飞扬起她墨紫色的长发轻轻飘扬,白皙纤细的素手抬在半空中,淡淡地看着、笑着,形成一幅绝美画面,让人移不开眼。

  柳生比吕士不经意地看过一眼,愣在当场,自上次的那件事后,他敏锐地发现柳生爱即使面上在笑,可眼里却没有一点笑意,后来她对自己的笑意里多了一丝暖意,却从未像此刻这般,笑得让人感觉恬静幸福。

  “噗哩~~搭档,我从未发现你的妹妹这么漂亮!”仁王雅治一脸笑意地扫过在场所有非正选紧紧盯着柳生爱的样子。

  “不要拿小爱开玩笑,继续练习!”话虽这样说,但柳生比吕士依然希望有一天,她能像现在这样真心地对自己笑,把自己当成可以依靠的对象。

  幸村精市披着外套,目光望了一眼那边没有什么比这些花瓣更入她眼的少女,眼里闪过什么。其他的人看到都是一脸若有所思,但并未开口说什么,只有丸井文太和切原赤也实话实说地夸奖柳生爱很漂亮。

  突地,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物体朝柳生爱飞去,幸村精市看得分明,却无法帮她挡去,只得出声警告:“柳生爱,小心!”

  把樱花花瓣当成回忆的柳生爱素手向前,轻触那个朝自己飞过来的石块,素手翻转,几乎没有犹豫地转了方向向飞过来的地方直接飞去,没有意外地听到一声惨叫,柳生爱唇边淡淡的笑意一下子转深。

  “啊呀!看来打到凶手了。”

  正文 第六章 去东京

  “啊呀!看来打到凶手了。”

  柳生爱的淡漠和平静让网球场周围的女生都开始指桑骂槐,理所当然地认为她才是那个主动招惹别人又伤了人的人。

  柳生比吕士一脸阴霾地看着网球场外闹腾的女生,将自家妹妹护在怀里,冷笑道:“怎么,砸不到人还要泼盆脏水吗?”

  “柳生SAMA,出手的人不一定就是我,我只是站在这里就被打得头破血流,为什么不能找她算帐?”女孩捂着流着血的额头,一脸的委屈。

  “你的手上有别人没有灰尘,还有细小的碎石,而且石块上应该还有指纹,若是你一定要证据,我不介意拿着这东西去检验一下。”柳生比吕士喜欢侦探小说,在很多时候他比别人的看法锐利的多。以前遇到这种情况觉得事不关己,他也不会多事,可是敢在他的面前伤他的妹妹,就要做好偿还的准备。

  女孩一下子就被吓到了,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的手,发现手掌里有一屋明显的黑印,不禁退后两步,低声道:“既然是误伤,那就不好再怪柳生同学了。”

  “是吗?可是我却要告你恶意伤害,小爱是我的妹妹,敢在我的面前动手,那就得做好得罪柳生家的准备!”扯到自家妹妹,绅士也化身妹控,此时的他看不到女孩流泪的小脸,他只知道这石块若是砸在自己的妹妹身上,血可能流得更多。

  “呜呜……柳生同学,原谅我吧!我真的只是一时冲动,我……”怕了,她以为这件事会像从前一样,只要认错就结束的。

  柳生爱轻笑一声道:“原来一时冲动可以拿这么大的石块伤人,那下次你是不是直接就飞刀子了。”

  她不当圣母,也不喜欢退让,她的经历告诉她,这种欺善怕恶的人,你若退一步,她便欺你三丈。

  好人当不得,要当也得看看对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女孩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在场的其他女孩子纷纷出口相助,大体上就是骂柳生爱捉住机会不放手,硬是要将一件小事闹大之类的。

  柳生比吕士很生气,他从来不知道这些女生如此让人厌恶,怒吼一声道:“够了,我柳生比吕士的妹妹从未去招惹你们,自己找事受伤,关她什么事。”

  绅士的风度只用在适用于懂事理的人身上,至于胡搅蛮缠的,不理也罢。

  “噗哩~~搭档真的生气了,不过,这些女生真的很不可爱!”

  “弦一郎,看来你这个风纪委员有事做了!”

  “太松懈了!”

  丸井文太看着一直微笑的柳生爱,拉着自家搭档道:“他们真的很坏,砸不到别人砸到自己就抱怨,真讨厌!”

  柳生爱觉得她这个哥哥真的很护短,而且他身边的伙伴更护短,她想若是之前也许她就是头破血流,其他人也不会吱一声的。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人,这就是我的意见!”转身于一旁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把玩飞舞的樱花,平淡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事从未发生过。

  后援团的女生起初只想着打击柳生爱,却没想到会惹到王子对他们的不满。为了怕王子记住的样子,原本人满为患的网球场,一下子变得无人时那般寂静。

  幸村精市看着这场景,眼神瞟瞟一边的柳生爱,不禁笑得花枝乱颤道:“看来柳生同学很喜欢樱花!”

  柳生比吕士没有留意他们的话,只是觉得应该早些把妹妹送离这里,以免出事才后悔。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真的很喜欢站在樱花树下的感觉,那飞舞的花瓣让人有种接近自然的舒适感。

  三月的天已经脱去了严冬的外衣,给人一种淡淡的暖意。柳生比吕士和柳生爱并排走在回家的路上,自从那天没有坐车之后,他们默契地选择了步行。一路走来,柳生比吕士发现柳生爱好似特别喜欢樱花飞舞的场景,在她举手的那一瞬间,他能看到她眼底的笑意多了一丝真实感。

  “小爱喜欢樱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她如此喜欢樱花?

  “不是喜欢樱花,只是很喜欢飘落的样子。”一路走来,到处可见樱花飘落的景致,由此可见日本对于樱花的喜爱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既然如此,那哥哥在院子里为你种上一棵!”反正院子里还没有樱花树,种上一棵能换来她的笑容也不错。

  柳生爱没有反对,若是不麻烦,种上一棵也不错。“若是可以就种一棵吧!”

  “小爱想不想换一个学校,这样你可以交到新的朋友,也不会有人天天找你的麻烦!”柳生比吕士觉得有些事还是要跟自己妹妹提一下比较好。

  “好啊!”对柳生爱来讲,到哪里都一样,若是能远离麻烦,也好。

  柳生比吕士以为她是误会他们想要把她当成麻烦送走,才会这么爽快答应的,不禁解释道:“小爱,其实我们不是讨厌你,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安全,能交到朋友!”

  “我知道,你们对我很好!”若是真的讨厌就不会费这么大的周折来征求她的意见了。

  没有发现异样,柳生比吕士松了一口气道:“这个星期六哥哥陪你去看看东京的学校,表舅他们在哪里有股份,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好!”

  回到家里,柳生比吕士就把今天和柳生爱谈好的事告诉了父母,柳生哲也他们刚好接到电话,说是他们的舅舅邀请他们一家一起参加樱花祭。柳生爱站在一旁,只是微笑。她从来不知道所有的巧合还能以为种方式走到一起。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樱花祭,每年三月十五日至四月十五为樱花节,也称作樱花祭。己有一千余年历史。樱花自开花至花残只有七天。也有称作(樱花七日)的说法。是日本自南至北樱花开放的季节,人们在樱花树下摆上丰盛的酒宴,或合家欢聚一堂,或邀请三五好友,一边吟诗作画,一边开怀畅饮,一醉方休。青年男女们在樱花丛中追逐嬉戏,谈情说爱,更多的人是携带米酒和樱花等,每年都吸引着众多游客。

  柳生爱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所谓的节日,过去的她可没这个美国时间到处游山玩水。现在就这样看看,也不枉她再活一世。

  “小爱可是比上次见面出落得更漂亮了。”南直人看着眼前的少女,不禁感叹时光催人老啊!

  记得上一次见她是在一年前,那个时候的她气质张扬,态度嚣张,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远离,可一年后的今天再见,却发现她一脸微笑,态度谦和,进退有度,颇有大家风范,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谢谢舅舅夸奖!”嘴角扬着一丝笑意,柳生爱没有因为夸奖而得意,也没有傲娇地摇头不理,只是一抹淡淡的笑,让在场的人不禁对她多一丝好感。

  “彦一、比吕士,你们别在这里陪我们了,带着小爱去那边玩吧!”柳生纯子看着柳生爱一直放在樱花上的目光,不禁出口让侄子和儿子带女儿去玩。

  南玲子见状,不禁笑着道:“是啊,你们这些小家伙去玩自己的就好。”

  南彦一和柳生比吕士对看一眼,微微点头,起身往前走,柳生比吕士更是一走到柳生爱面前就拉着她的手,唯恐把她弄丢了。

  柳生爱跟在他们身边,今天出门前,柳生纯子拿出和服让她换上,柳生爱见一家人都穿,也就不推辞地在柳生纯子的帮助下换上这身粉色缀玫瑰花的和服,这件和服,色彩清淡,却让人显得更加出尘。

  “比吕士,有时间我们打一场如何,听说你们立海大的网球不错,可惜你们出现我已经升高中了。”上了高三的南彦一英俊不凡,网球也是一把罩,只是生不逢时,没同他们碰上。

  “也好。”对于网球,柳生比吕士喜欢,可是一开始他喜欢的却是高尔夫。

  “啊,冰帝现在的网球也不差,要知道迹部也很不错呐!”对于那个高傲的学弟,南彦一还是很欣赏的,毕竟在冰帝,强者才有说话的权力。

  此时柳生比吕士已经放开了柳生爱的手,柳生爱本人对什么网球的根本就不是很感兴趣,记不清某一世打过,但她知道那不是她的喜欢的,只是暂留时一个打发时间的运动项目。两个男孩聊自己的,她玩自己的,反正她从来不是多嘴的人。

  南彦一之前算是吃过泼辣的柳生爱的亏,对于这个表妹,他没什么好感,刻意的冷落不过是想惹她发火,那知他们不理,她一个人在一旁也能自得其乐!他闹不明白她是真的变了,还是在准备下一个恶作剧。不过,看柳生比吕士的态度,是乎有什么真的变了。

  “比吕士,小爱怎么了,我都故意不理她了,她居然不发火。”

  “表哥,小爱不再是过去的小爱了,你这样她是不会理你的。”柳生比吕士看了一旁靠着树干赏景的柳生爱,目光柔和。

  “真的假的,变得这么严重。”毕竟是亲戚,南彦一也没想把关系弄僵,不过就是上次吃了亏,这次多防着点。

  柳生比吕士抿唇一笑,对于南彦一的举动很是好笑。“小爱在学校一直受别人的欺负,我不可能时时护着她,所以这次来除了拜访你们一家外,就是想带小爱去看看学校,你也知道她现在这个样子,又不喜欢跟人太亲近,我怕在我顾不到的地方让她受伤。”

  “是吗?那让她来冰帝吧!虽说不在一个部,可是离得也不算远,我会照顾她的。”既然好相处,南彦一也不记仇,只当是多了一个妹妹。

  “那明天麻烦表哥带我们去一参观一趟冰帝了。”

  “好说。”

  正文 第七章 转学前夕

  对于柳生爱来说,什么地方都没有区别,可是看到这么一座夸张的学校,她还是觉得难以接受。说实话若不是有人介绍这是学校,她会以为自己来到什么高级俱乐部或者哪国在日本的领使馆。

  嘴角稍抽,内心觉得难受,可是柳生爱表面上却没有一丝惊讶,到是南彦一被她的振定吓到了,要知道他当初来这个学校的时候,可是相当地难以置信,至少他认为柳生比吕士的表情是对的。

  “比吕士,我被打击到了。”

  “表哥,虽说不是第一次来冰帝了,可是每次看到这个大门,还有点不适应。”毕竟是绅士,即使嘴角很抽,还是要表现出一副能够接受的样子。就好像□在床上再荡,到了人前,她也得装出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当贵妇。

  柳生爱觉得他们比起自己已经做得相当好了,要知道若非比他们多活了那么几辈子,她肯定会摆出一副目瞪口呆的傻瓜样惹人发笑的。

  “小爱,这里就是国中部了,若是有事可以去高中部找我,反正两边也离得不远。在环境和教育设施上来讲,我觉得你选冰帝完全没有错。可是若是你非常喜欢那些王子,那表哥只能劝你,若是没有绝对的实力站住脚,那就不要尝试去招惹或者接近任何一位被冰帝女生看成王子的网球部成员,不然,暴力事件还是一样避免不了。”南彦一听说她会被女生找麻烦就是因为立海大网球部,若是她还有这样的念头,那么他只能说他护不了她,毕竟他也不可能时时留在她身边。

  柳生爱还是那个表情,还是那抹笑,“表哥想多了,我对王子不太感兴趣,到是对表哥的女朋友很感兴趣。”

  “呃!”南彦一先是一愣,然后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小爱想太多了,表哥现在以学习为主,其他的还没考虑。”

  “呵呵,我也是。”

  柳生比吕士看着南彦一一副被雷劈到的样子,笑着道:“表哥真的想多了,小爱长大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给人添麻烦了。”

  “小爱,小心!”南彦一看着突然飞过来的黄□球,惊声提醒。

  柳生爱微微偏头,球擦过她的发飞向另一边,撞到一旁的树,弹了两下,最后滚落在地。柳生爱理理发丝,面色如常道:“表哥带我们到别处再看看吧,另外学校有什么地方不能去,或者有什么忌讳的,还请先行提醒。”

  “哦……好。”南彦一现在是完全相信这个表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性刁蛮,凡事都是自己天下第一的蛮横女了。不过,他真的很好奇是什么能在短短一年里把一个人完全改变。

  “啊,南前辈,对不起,没有打到你们吧!”

  南彦一扭头一看,笑着道:“长太郎啊,没有,不过下次得小心一点。”

  “啊,我最近在改善自己的发球,力道还没有掌握好,真是抱歉。”知道自己给人带麻烦了,凤长太郎一脸歉意。“啊,立海大的柳生比吕士。”

  “呵呵,原来都认识。反正没什么事,长太郎就不用管了,我带他们随便转转就好了。”
【[网王]轮回 白薇薇(3)】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