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29)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29)】

  柳生爱虽然没有特别留意柳生优子,但是习武人特别有警惕在人靠近她周围时,她会率先得知,并且先一步做出防范。

  “哥哥,这边。”

  在柳生比吕士被柳生爱突然过来撞到一边时候,柳生优子伴装摔倒身子直接从他们身边闪过,然后扑进了池塘,惊得池中锦鲤纷纷游往安全地带。柳生比吕士见状正想跳下去救人,却被柳生爱拉住了。

  “小爱?”

  “哥哥,池塘只是半人高,堂姐不小心掉进去,既不会受伤也不会有性命危险,将人拉出来就好了。”对于不在乎人,即使死在柳生爱面前,她也不会多眨一下眼睛,时间已经磨去了她多余同情心和怜悯心。

  什么是善良?

  善良不过是人类一种自我安慰。

  柳生爱是一个很绝对人,从稚嫩挨打局面一步一步地走到现在这个拥有自我保护能力时候,她用了多少心思,费了多少血汗,只有她自己知道。

  不要太相信自己眼睛、耳朵,那只会让表面一切掩盖真实一面。她讨厌失去,喜欢永恒,即使她知道永恒若是在没有找到那个属于她救赎时,她痛苦就是永恒。

  柳生优子在柳生比吕士提醒下终于稳住了身子,站起身,只是一身狼狈让她尤其不能忍受,特别是堂哥要来救她时,柳生爱不仅不担心她,还阻止堂哥来救她,这样事情叫她忍无可忍。

  “柳生爱,你居然敢这么对我,我告诉你,我不会就这样算了!”

  “随便你!”

  “你……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找爷爷他们评理。”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无题

  柳生爱看着地上水渍,心中疑问顿生。若说以前柳生爱太过冲动,好似一个一点就着炮竹,柳生优子是一个嘴甜会卖乖人物,那么现在她似乎是脑子被门缝夹了,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当着长辈面找她麻烦,这次更是明知柳生比吕士在乎她还当着柳生比吕士面诬蔑她,这样举动让她怀疑这人脑细胞是不是在一瞬间全死光了。

  嘴角轻扬,柳生爱眼里滑过一抹笑意,她虽然不喜欢别人一次又一次探究,但是日子若是太轻闲话,陪着玩玩也不错。

  “小爱,不用担心,哥哥会帮你处理好一切。”柳生比吕士见柳生爱不说话,目光直直地盯着柳生优子离开方向,以为她很在意柳生优子刚才说话,不禁出声安抚。

  “没事,哥哥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这些事。”

  被柳生优子闹成这样,柳生爱他们兄妹自然没有兴致再继续欣赏什么风景,游什么园了。而且柳生优子告状就算不成,柳生正严做为长辈,也要为了自个脸面将他们两个小辈叫去问问才是。

  “哥哥,我们回去吧,说不定等一下就会有人来找我们了。”

  “恩!”

  果不其然,两人才走不远就碰到了来找寻他们管家,不知道是不是柳生比吕士做人太成功,又或者是柳生爱这次表现太好,管家到是有提醒他们不要跟柳生正严硬碰硬,还说什么只要说实话,就不会有事之类话。柳生比吕士和柳生爱对看一眼,兄妹俩对于柳生优子看法一下子撞到了一起。

  什么堂妹(堂姐),真是丢人。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柳生正严经历了多少大风大雨,还能看不出柳生优子耍得那点小把戏,他是有心试探一下另外两个孙子孙女,看看他们反应和处事能力。至于眼前这个孙女,他心中暗自摇头,以前只当她还小,又懂得察颜观色,想来不会太差,那知这人越是长大还越愚笨了,这么粗浅手段拿到他面前来,还好这里没外人,不然这笑话可闹大了。

  柳生哲也和柳生哲人夫妇脸色更异,前者自然是相信自家女儿不会做这种事,而后者太过了解自家女儿,就算有心维护,可目光对上她眼里心虚时,除了叹气,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此时,柳生比吕士牵着柳生爱手走了进来,两兄妹一脸坦然,连一丝慌乱都找不到,单单就是这样一个画面就让人心里明白柳生优子话不可信。

  柳生正严也没有严词斥责,只是淡淡地吩咐他们坐下,然后让柳生优子去换洗,柳生优子虽然不愿,可是她也知道自己若是继续闹话,那就半点好处都捞不到了,不情不愿地转过身跟着管家一起去换洗。柳生正严见柳生优子离开,笑着问:“知道叫你们回来有什么事吗?”

  “爷爷若是有什么事可以直说,这种关子卖得也没意思。”柳生爱捏了下柳生比吕士手,抢在他前面回答。

  “哦,那若是爷爷就是卖这个关子,小爱又当如何?”看着她坦荡荡行为,柳生正严可谓是兴趣更浓。

  柳生爱在心里冷笑两声,她就知道这些老家伙喜欢仗着自己一把年纪压上辈,天知道她心里年纪可是比他大多了。“那就是您自己事,与我何干!”

  “小爱,不得对爷爷无礼。”柳生哲也看着气势毫不输人女儿,那种陌生感觉让他觉得女儿好似随时会消失一样。目光有些朦胧,他盯着女儿,就在感觉她会离开那一瞬间,挑了一句话打散那让人觉得害怕局面,表面上是斥责女儿不尊重长辈,可事实上是为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是。”淡淡地应了一声,柳生爱没有觉得委屈,也没有反弹,只是静静地坐着,不再说话。

  柳生纯子见女儿低着头,以为她觉得委屈,不禁出声道:“爸爸,小爱她自上次生病后就一直很乖,优子掉到水里事一定有什么误会。”

  “爷爷,优子是想推小爱下水,小爱闪躲时候她自己不小心扑进池塘,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说,但是当时有好几个佣人都看到她推小爱情景。现在爷爷明明可以明明白白地问清楚,却一直话中有话,难道小爱有什么不对吗?还是爷爷认为一个人太过懂事也是一种错。”柳生比吕士不喜欢这样场面,爷爷是他尊重人,可是防备这种东西不是应该只用在外人身上吗?“爷爷若是觉得有什么奇怪,或者觉得小爱变得太多,那么我想问一句,爷爷是有看到刁蛮小爱,可爷爷有看到她独自努力一面吗?”

  “哥哥!”

  柳生比吕士安抚地拍拍她手,示意她不要担心,又道:“伯伯,小爱和优子之间矛盾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可是小爱从一开始就没有主动去招惹过优子,现在闹成这样,请恕小辈无礼,这次事情完全是由优子自己一手挑起,跟小爱无关。”

  柳生哲人和柳生惠子对看一眼,照他们身份,他们可以指责柳生比吕士无礼,甚至可以责骂他不尊重长辈,可是纠其原因还是他们自己错,若非他们平常为了自己事业一再地忽略女儿成长,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弄不清楚状况,即使丢脸也不自知。

  “比吕士,这个伯伯和伯母会处理。”

  “谢谢伯伯和伯母。”柳生比吕士诚挚地起身行了个礼。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十分沉静,柳生正严皱着花白眉,心里对孙子话接纳不少,可是在一定程度上他还是想要知道孙女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又或者是想了解一下她想法。柳生哲也见大哥大嫂如此,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他们兄弟关系从小就不错,即使有过误会,可也不是什么大误会,现在大哥都答应处理了,他自然不能再抓着这件事继续做文章。到是坐在一边柳生爱敏锐地发现柳生正严对她探究不像只是兴趣,好似还带着一些揭示真相疑问。

  她还以为所有问题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消失,就好像父母哥哥他们一样,慢慢地接受自己存在。可是现在看来,不管她做得多好,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立马接受她。

  柳生爱是一个很倔强人,把感情和信任看得尤为重要。对于柳生正严,她虽然没有指望对方一开始就把所有信任给她,可是她也没有想过对方会仅凭几句话,几个小时相处就开始怀疑她,甚至自以为是地想着什么真相?

  真相?

  什么是真相?

  柳生爱只知道她现在在这个身体里,那么她就是原原本本柳生爱,不管前面柳生爱是怎么做,可是现在她站在这里她就要活出真正自己,而非以前那个她。可能会有一些人,占了别人身子产生一系列愧疚情绪,别扭地认为自己欠了原身体主人,可是她不这么想。她觉得她能进这个身体,那么会离开就代表着前面那个人已经活到头了,即使她不来,这个身体除了烧掉、埋掉,依然不能用,说得难听一点,她到来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抚平了柳生家原本应该产生痛楚。

  既然如此,与其别扭地承认自己就是柳生爱,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当成柳生爱。她相信只有她打从心里地认为自己柳生爱,那么她才能从上到下,从里到个将属于柳生爱一切责任扛到自己肩上。

  “爷爷觉得我有问题,可我却觉得一个人成熟与否、成长多少都与你年龄无关,而是与你经历有关。”

  “哈哈……,说得好,你们说得对,爷爷没有花心思去了解你们,确不能因为突如其来转变而质疑你们。但是,我们愿意给爷爷机会去了解你们吗?”

  “我一直以为机会是自己争取。”

  柳生优子换好衣服出现时候,柳生正严自然只是说了几句无关痛痒话就想息事宁人,毕竟是一家人,没有人愿意因为小孩子斗嘴打架那点事搞得家宅不宁。何况柳生家到柳生比吕士他们这一代就三个孩子,柳生正严不愿意闹得日后反目。他这般苦心在场人都明白,可是柳生优子不明白,她原本想闹,但柳生惠子动作快,不知说了什么让柳生优子在一瞬间安静下来。

  接下来算是皆大欢喜吧,无人闹事,你来我往,说说笑笑,柳生爱他们是小辈,偶尔被问到面下,就如实回答,等到晚上,一起用过晚餐后在告辞回家。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自从回过本家之后,脑中时不时地会想到手塚光坚定目光,她记得那天她去送他时候,他走得很潇洒,没有那些拖拖拉拉,像机场其他人那样表现出恋恋不舍或者犹豫样子。柳生爱站在原地,很是淡定地挥挥手,就好像他们明天又可以见面一样自然,这样他们在机场里显得尤为扎眼。

  等手塚光走后,柳生爱在机场外护栏处站了很久,久到冰机起飞、上天,慢慢地变成一个小圆点,最后消失在视线之内。

  不是不舍,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要做事,即使她很想有一个人用生命去相信她、爱她、守护她,甚至是救赎她。可是她不得不说,没有人会因为失去那个人而活不下去,就好像某一世听到一首歌里歌词一样说‘当初哭着分不开,现在都能用微笑释怀’。

  “小爱,学长有事,让我接你一起过去吃午餐。”

  “恩!”回过神,轻轻点点头,柳生爱收拾好自己东西,跟着凤长太郎一起往网球正选专用餐厅包房走去。

  凤长太郎看着跟在自己身旁柳生爱,他们之间其实并不陌生,可是也算不上多熟悉。这主要就是因为柳生爱不像别女生那般喜欢围着他们转,而且又对他们一切不感兴趣,到是他们主动比较多。

  “小爱,过段时间我们要去合宿,你要不要一起去。”有些踌躇不安,可老好人他已经答应队友要邀请她了,若是她拒绝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跟其他人交代呢!

  “你们合宿,我不是网球社人,去不太好吧!”注意到凤长太郎脸上红晕,柳生爱不得不说这个男孩子真很温柔,温柔到让人不忍心去伤害他,又或者说拒绝他都是一种挑战。

  “呃!怎么会呢,小爱是冰帝学生,又是我们朋友,加加油没什么。”

  “还是不了,我一个人去会给你们添很多麻烦。”

  凤长太郎见她是为了他们着想,这下子队友们教好多话都哽在喉咙里,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可是……”

  “谢谢你好意,我对网球懂得不多,也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你们好意我心领了。”

  目地到达,话题算是自动停止,柳生爱完全不受影响,接过南彦一递过来便当盒享受自己午餐,到是凤长太郎因为没有完成众位队友交代,显得十分歉意。冰帝众正选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没戏了。于是久不上战场迹部景吾抚着头发径自开口道:“你这不华丽女人,本大爷可是一片好意让你去度假!”

  “谢谢,我就不给大家添麻烦了。”

  “度什么假?小爱想去玩吗?想去哪,哥哥带你去。”南彦一听到度假,径自插话。

  迹部景吾黑着一张脸,握握拳,盯着柳生爱看她怎么回答。

  到是一旁吃得热火朝天向日岳人和芥川慈郎一听,立刻想起柳生爱做得菜,附合道:“小爱,去吧去吧,我们一起玩,而且我们好久都没有吃到你做得菜了。”

  “是啊是啊。”

  “你们是去训练,不是去玩,而我已经缺了很多课了,还是不要请假好了。”

  “小爱,跟迹部他们一起出去不算缺课,要不,哥哥陪你一起去。”南彦一成绩好,十成十被保送对象,前些天退了社他自然不想放过这个可以玩乐机会。

  “就这么决定了。呐!桦地!”

  “是。”

  柳生爱在心里翻个白眼,她才是当事人好不好,这些人似乎越来越不把她放在眼里了,有事直接越过她决定,难道她表现如此好说话吗?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情敌’的心思

  半推半就之下,柳生爱被南彦一打包一起带着跟着冰帝众人去别墅合宿去了。在这里没有房间紧张问题,她房间非常华丽舒适,而且娱乐设施一条线,比起专业度假酒店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大概就是有钱好处!

  另外,这里有着众多佣人,凡事不必亲自动手,你才想到别人就会为你做到。柳生爱很多时候都会感慨,这个世界不愧是一直在发展,就是以前,她好歹还要张张嘴,现在连嘴都不用动,若是长此以往,她怀疑自己会迅速变成废人也说不定。

  天差地别啊!

  想当初她跟立海大一起,虽没有做太重活,可也没这般自在啊!

  南彦一每天跟冰帝正选们一起打球、训练,每次他表现比他们更加认真,就好似一种告别一样,想在一瞬间把自己所有热情在这一刻全部释放。

  确,高中毕业,若是不继续升学就可以进入社会,南彦一是南家唯一继承人,他身上担子就虽然没有迹部景吾那般沉重,可也不轻,进入大学他再想打网球,可能就和迹部景吾一样,只能把它们当成生活中一项偶尔为之休闲运动了。

  在房里躲了一天,柳生爱换上舒适,方便运动休闲服往外走,别墅外那一望无际绿海让人有种回归大自然归属感。双手交叉放在身后,深吸一口气,柳生爱觉得这里清新空气觉得格外轻松,就好像心中压抑污浊之气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一样。

  “柳生小姐,下午茶已经为您备好了。”中村管家站在离柳生爱不到五步远地方停了下来,有礼地道。

  柳生爱回身,精致面容上带着一丝暖暖笑意,“谢谢,我现在还不饿。我现在要出去走走,若是哥哥和景吾他们回来,请帮我说一声。”

  “柳生小姐需要人陪着吗?”

  “不用了,谢谢!”

  漫步于林荫小道间,柳生爱这段时间可谓是专注于练功,在很大一定程度上,她功力除了本身携带,更多归功于她自己坚持修炼,不然就是有再大潜力也会被埋没。旋身飞上高高树干,与林间小鸟一起倾听风声音,穿梭于在花草之间,感受自然心声,那种恬淡幸福让她觉得满足。

  少了疯狂,多了沉着,柳生爱坐在树干上,回想曾经看过一部叫《神话》电影,里面女主角为男主角跳舞那一段让她觉得心动,觉得羡慕。她也曾想过只为能打动她内心那一个人跳那支舞,可是兜兜转转那么长时间,她这支舞从学会到现在,却一直没有机会为另一个人跳过。

  是遗憾还是她缘分还没到?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迹部景吾一行带着一身汗从网球场回来,各自回到房间冲澡,等到他们聚集到餐厅准备享用下午茶时,南彦一看着面前精致点心后,问一旁中村管家,“中村先生,小爱有用过下午茶吗?”

  “没有,柳生小姐半个小时前出去散步了。”

  “出去半个小时了。”南彦一闻言端起面前奶茶喝了一口,随后有些不放心地道:“我还是去找找看,小爱一个人出去,我不太放心。”

  迹部景吾皱皱眉,若说开始他只把南彦一看做柳生爱表哥话,那么现在他就不这么看了。在日本,表兄妹是可以结婚,看着南彦一对柳生爱态度和无微不至照顾,迹部景吾很不往这方面想。只是,他不知道柳生爱本身是怎么想,看她对所有人都礼遇有加,除去南彦一和柳生比吕士,也没看到她对谁特别亲近,这样看来,事情好像真跟他想差不多。

  有了危机感,迹部景吾可不想无缘无故地多一个强大情敌,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说法不是空穴来风,毫无根据。

  “南前辈,本大爷陪你一起去好了。”

  “这样好。”南彦一没有多想,只当是迹部景吾比较熟悉周遭环境,这样一来更容易找到人。

  “我也去。”

  “我们一起去吧!”

  不懂看脸色小动物们一起哄,保姆自然是要跟随,即使聪明如忍足侑士此时也不禁要跟着装傻,当做没有看到迹部景吾眼里恼怒。

  一行人走进山林,沿途看到风景不仅保持着自然风貌,隐约还能见到完整路标和求救设施。南彦一对这个看得非常满意,至少出了事他们会减少不少麻烦。走了一段路,大概到了半山腰,树丛山林间,一阵富有节奏鸟语随着风飘进他们耳内,声音时而舒缓如流泉,时而急越如飞瀑,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时而低回如呢喃细语。这是一种洁净自然之声,载着人心灵驶回宁静自然深处,寻找一种单纯快乐。

  “声音真好听,这是从哪里来。”好动向日岳人寻着声音往前跑,做为搭档忍足侑士紧跟其后,免得等一下又多了一个要寻找人。

  而迹部景吾身后桦地崇弘扛着原本昏昏沉睡芥川慈郎,按芥川慈郎想法是打完球就是去大吃一顿时候,可是蛋糕就要入口时,大家说要去找柳生爱,他意见是吃完再去找,只是没有一个人理会他论点。现在听到小动物声音,他也来了兴致,挣扎几下之后就被桦地崇弘毫不留情地丢到了地上,若是以前他定要闹腾几句,可是现在看着向日岳人和忍足侑士逐渐远去背影,他着急着往前追,那里还有这个心思。

  其他人看着他们跑到前面不远处就怔愣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样子让他们有些奇怪,紧接着他们也加快自己脚步跟了上去,等到他们来到向日岳人他们身边时,看到是凌空飞过柳生爱,她窈窕身姿犹如仙女下凡一般恍了众人眼,成群鸟儿围在她身边,叽叽喳喳,仿佛在像示好。

  柳生爱没有玩得兴起,手里拿着方才在树林里采一束野花,另一只手时不时抓着树干间缠着树藤,在空中玩耍。虽然柳生爱没有穿着华丽衣裙,仅仅只是一身平常运动服,却依然让见到这一副景象少年们久久不能回神。

  最快回神是一向不甚清醒芥川慈郎,他奋力摆动着手臂,整个人向前,大呼:“小爱,我们在这里,小爱,我也要上去玩!”

  鸟儿受惊,各自拍打着翅膀朝四面飞去,柳生爱放开手中树藤,对芥川慈郎他们出现显得有些惊讶。不过,下一瞬间她就想到自己爱操心南彦一,他和哥哥柳生比吕士简直就是把她当成不懂事小朋友一样护得好好,生怕她会出事一样。脚尖轻点树干,柳生爱好像一只调皮精灵一般以一种回归姿态准备投入南彦一怀抱。迹部景吾见状,心中那处要把南彦一当成情敌想法越来越重,为此,他头脑一热,大步往前,一下子窜到了南彦一前面,将柳生爱搂进了自己怀里。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南彦一以为自己防范得很好,身边人都明白他意思,那知道看起来最为沉着、洁身自好迹部景吾居然有这种‘偷鸡摸狗’、‘见不得人’想法。看他今天明目张胆抢小爱举动,一定是密谋很久了。

  真是太松懈了!

  这么大一个敌人摆在他面前他居然毫无察觉,还天真地给他提供了这么多机会,真是太可气了。

  不行,他不能让自家妹妹这么容易就被这些臭男人拐走。要知道小爱才不过十四岁,若真被他们拐到手话,那不是过了十六岁就要嫁给别人了。想想都觉得可怕,他好不容易才有个乖巧妹妹,这么容易就嫁出去,不是太吃亏了吗?哼,就算是真要嫁,那也得等到大学毕业之后。
【[网王]轮回 白薇薇(29)】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