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28)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28)】

  “小爱,要加油啊!”南彦一拿着不知从那里弄来旗子大声助威。

  “小爱,加油!”

  身穿比赛服柳生爱抬起头望去,讶意地发现到场人居然有立海大正选、冰帝正选,就连青学正选也来了,到是跟她约好手塚光没有看到人影,不知道是来了还是没来。

  坐在候赛区,柳生爱心气平和,没有别人紧张感觉,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让人不由自主地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那种自信。

  南直人看着柳生爱沉着样子,不禁笑道:“真是不错,咱们小爱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

  “呵呵,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有自信小爱,说起来惭愧,以前对她关注太少,就连她会什么都不知道。”柳生哲也有些黯然,不过更多是庆幸他们能早些发现这样问题。

  柳生纯子和南玲子也相谈甚欢,对于女儿(侄女)表现,表示相当骄傲。到是立海大、冰帝、青学三大名校再次碰头,气氛显得有些奇怪。看得人以为会出什么事时候,一旁不知谁喊了一句‘比赛开始了’,让他们一下子转到了场上。

  前面上几个选手都表现不错,评委给出分数也是高低不同,终于轮到柳生爱时候,三大名校中爱闹小动物们都开始叫嚷着‘小爱加油’,‘小爱最棒’,‘小爱必胜’等等话。

  柳生爱先前有了比赛经验,所以举止之间比较从容,当音乐起,柳生爱表现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目光,让他们觉得眨眼都是遗憾。

  摆动、绕环、抖动和抛接这些都是非常基本动作,可是在柳生爱做来却多了一丝说不出韵味和优雅,仿佛一幅幅美丽画面,让看到人直想把这些牢牢记在心里。柳生爱没有注意到别人目光,在她看来,做事要有始有终,所以那种全神贯注认真让柳生爱更加迷人。

  带子花形从螺旋形转换到蛇形、环形、小8 字、大8字等,柔韧身躯,高难度动作,俐落收势,一下子,音乐停了,表演结束了,可所有人都带着一种意犹未尽感觉用力鼓掌,很显然,柳生爱完美表现让她成为在场最受注目选手。

  柳生爱听着那雷霆般掌声和叫好声,接过吉田晴子递过来毛巾,笑着道:“还好吧!”

  “太精彩了,这次我们一定有夺冠希望,不,应该说是一定能夺冠。”吉田晴子觉得柳生爱表现每看一次就有新惊艳出现,这种惊艳会让人更加期待她下一次表现。

  “那样就好,我父母在哪边,我先过去一下。”

  “恩!”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回本家

  “我们家小爱真棒!”跑在最前方南彦一可是毫不客气地将柳生爱纳入自己怀抱,面上骄傲可比任何都来得强烈。

  柳生比吕士比起南彦一来稍稍好一点,至少没有想着把柳生爱强纳到怀里地步。不过,他也竖起大拇指笑着夸奖自家妹妹。“小爱很棒。”

  此话一出,三大高校网球王子们都以各自方式向她表示恭喜和夸奖,当然小动物叫声总是最高。这到是让在场不少人目光从比赛上转到他们身上,毕竟漂亮人和事都会比平常人和事更容易吸引别人目光。可能是因为他们彼此都习惯了来自于别人目光,所以没有人在意有多少人目光是放在他们身上,一时间到是相谈甚欢,彼此开心。

  柳生哲也他们见状自是高兴,说了几句夸奖话,又问了柳生爱身体有无不适,之后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去闹了。

  接下来比赛中再没有出现一个高分,大都都是中等上下,就连掌声也显得稀稀啦啦没有什么力道,啦啦队就更不用说了,好像一瞬间偃旗息鼓,没了声息。

  柳生爱寻了个借口到休息室冲了澡,换了自己衣服,然后拿着手机看了一下,发现手塚光信息很早就到了,只是她没有看到。既然人就等在外面,她自然不会放任不管,跟吉田晴子打了招呼,让她帮着照看一下,只说自己说事要出去一趟,若是赶不回来,其他事情就交给她全权处理了。

  等柳生爱从这边侧门出去后,按照手塚光说地方,只走了几分钟就找到他人了。树荫下,一头茶色短发少年迎风而立,微风轻轻吹起他额前头发,给人一种别样温柔感觉,就好似她第一次见到手塚光时情景。

  清冷嗓音,没有表情却显得柔和俊脸,颀长身躯,无论那一样都让她觉得安心。不知道是不是真跟小龙女他们呆得时间长了,所以莫名地会对性格清冷人产生好感。

  “手塚,来很久了吗?”

  “没有,比赛很精彩!”那个时候她好像会发光,耀眼夺目,让人移不开目光。

  “谢谢!”想到他手臂,虽然他说没有什么,可是那天情景猛地涌进脑海,柳生爱想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才是。“你手臂还好吗,我想应该不是没事两个字就可以一笔带过。”

  “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吧!”

  “好。”

  两人并肩前行,在附近找了一家环境清幽咖啡店坐下,因没有喝东西兴致,两人都是随手点饮料,却一口都没有喝。

  柳生爱目光落在手塚光身上,可能是看得比较仔细,她发现手塚光竟在这短短几天之内削瘦不少。看来,有些事情比她想象严重多。若非如此,她可不相信短短几天之内手塚光能折腾出其他事情来减肥。

  “手塚应该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吧!”

  “啊,是有些事情要说。”手塚光突然发现跟她在一起,他想说话似乎一下子就说出来了,不必顾虑这话是不是该说又是不是不该说。

  “那就直接说吧,我听着。”

  “如你所说,我手臂上伤虽然好好治疗,所以我决定去德,今天来也是想顺便跟你道别。”迹部景吾,那个球场上是对手人,好似也对她动了心思。他不知道自己这次去德之后,他会不会抓住机会赢得她芳心,但他相信若是她心里一开始就有自己位置,那么她应该会等他回来吧!

  “是吗?那去德要小心,如果有什么事话可以给我打电话。”德么,不知道换了一个空间,那个家是不是会改变。“什么时候出发,我去送你。”

  “后天一早就出发。”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回到场内,毫无疑问地柳生爱为冰帝夺得了冠军,面对失去以久冠军,冰帝器材体操社会多来助威社员都哭了,只是让他们觉得可惜是团体比赛冠军,他们想要拿回来至少还要努力很久。

  柳生爱本人没有那么多感触,她心中激情早在时间洪流里消失所剩无几了,若说现在她心中若是有渴望,无非是想找到那个能让她结束继续轮回生存人。她要说不想找,那绝对是骗人,她之所以没有像前几世那般四处奔波寻找,无非就是因为希望带来失望太多,她不想继续承受罢了。

  戴着奖牌,柳生爱笑着同父母舅舅他们一起同三校正选们一起去庆祝,这样一来显得十分热闹,只是转身那一瞬间,柳生爱回首看了一下手塚光曾站那棵树。

  “小爱,看什么呢,大家都在等我们,我们快点去吧!”柳生比吕士见到落后一步柳生爱,大步走到她面前拉着她手道。

  “恩,我们走吧!”

  柳生哲也很久没有回本家了,一般不到什么重要节日,本家又没什么事人,他们是不用回去。这段时间从柳生爱出事到现在,没遇上什么节日,两个孩子除了各自学业和活动外,真没什么时间了。这次女儿得了冠军,就算他们不说,父亲他们也会想要见见两个孩子。

  事实也如柳生哲也所想,这事没过两天,正好到休息日时候,本家就来了电话,意思就是让他们带着两个孩子回去一趟。柳生哲也有些担忧地看了眼身旁妻子道:“纯子,小爱这次回去,大哥他们虽然不会说什么,可是你知道优子他们喜欢跟小爱闹,我担心小爱再受刺激,你也知道前段时间小爱……”

  闭上嘴,看着妻子黯然眼神,柳生哲也知道自己正好说中了她最担心事,他大哥女儿柳生优子也不知道为何,从小就跟他女儿不对盘,两人见面从没有好好说过一句话,吵就吵吧,反正都是孩子,可是上次两人动手打架,那可是弄得双方脸上都无光,不好责怪对方孩子,心里又过不去,这让两家好几次见面都处于尴尬状态。这次,女儿争光,他面上有光,但难保不出事。

  “阿娜答,这怎么办,难道不能跟大哥他们分开见面吗?”

  “怎么可能,爸爸招我们回去,自然是一起,若是分开不知道又要让人说什么了。”

  “可是你知道优子那么霸道,上次若不是她先动手,小爱怎么会受伤。”

  “算了,小爱现在这么懂事,应该会没事。”

  “但愿如此吧!要不到时我把小爱带在身边,不让她跟优子单独相处就是了。”

  “也好。”

  柳生比吕士从东京把柳生爱接回来,一进门就感觉到家里气氛不对,一般这种时候,父母都会微笑地说‘欢迎回来’之类话,可是他却看到他们来不及换下愁眉苦脸。没有开口,心里却打算等妹妹回房后再来问。

  柳生纯子见儿女回来,想着晚饭还没准备,立刻去厨房准备,柳生哲也招呼两个孩子坐到一起,聊起平常事,一副急着转移话题架势。柳生爱没有主动问起,柳生比吕士自然也不会追着问,如此默契,自然一改沉闷气氛,显得温馨。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穿越后第一次回本家,对于这里亲戚朋友她是完全没有印象,就算拿着相册什么认识了一番,可毕竟没有认识本人,对于性格什么都不了解,看昨天那架势她能想象今天要见人里肯定又有闹事,不管以前事是谁错,她敢肯定这错不能算一个人。

  柳生正严这段时间可没少被那几个老东西缠着,都说他有个好孙女,话里话外没少透着跟他联姻意思。他就不懂了,以这个小孙女那个娇纵性子哪能入得了那些老东西眼,这两天又听说她得了器材体操冠军,这可不是一天两天能练成,难不成他真如那几个老东西说一样,看走眼了。

  今天把人叫来,见面那一瞬,柳生正严真相信自己看走眼了,光看这个小孙女气质,他就敢说现在她跟过去她可算是脱胎换骨,变得彻底。他弄不清到底是什么事将这个孙女改变,但他敢说这个改变用另一种方法来说就是长大了。

  “父亲。”柳生哲也同一旁大哥柳生哲人打了招呼,看着自家父亲目光一直落在自己女儿身上,不由地上前一步出声,转移他们注意力。

  “恩,比吕士,听说你们网球决赛要开始了,要加油啊!”柳生正严将目光放到孙子身上,笑得很慈祥。

  柳生爱站在一边,任由柳生比吕士牵着她手,对于其他人打量自己目光视而不见,别人不问,她亦不回答,做一回哑巴又如何。

  柳生优子之所以讨厌柳生爱要从他们小时候说起,那时候小孩子谁不喜欢演公主,他们两个在一个班,本来两个都长得可爱,可是投票却是以柳生爱胜出,而且不是一票两票差距,这让柳生优子非常不能接受,至此,她就将关系很好堂妹柳生爱划到了自己黑名单中,然后事事都要跟她争出个输赢。这次,她拿了什么器材体操冠军,没少让她妈妈在耳边烦她。今天一见,见她比以前出落更加漂亮,这心里妒忌就更加难以制衡了。

  “恩,堂哥可是最出名双打选手,那像某些突然冒出来人,不过是侥幸得了个名头。”

  “是吗?若是优子说得如此简单,我到是很期待优子也侥幸拿个冠军回来。”柳生比吕士冷笑一声,握着柳生爱手紧了紧,不冷不热地顶了回去。

  “你——”

  柳生正严轻咳两声,以他在柳生家绝对权威,自然是让所有人都不自觉地闭上了嘴。“小爱,以后继续努力。”

  “恩!”微笑应对,不冷不热,并没有因为他身上强大气场有所退缩。

  柳生正严见状,来了兴致,不是他倚老卖老,就算他儿子们都会因为他气场而收敛自身行为,可眼前这个小孙女不得不让他重新打量。就这胆量,这风采,怪不得那几个老东西如此上心了,只是,他更想知道这个孙女到底长进了多少。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没有善良

  柳生爱觉得若是自己真是一个十四岁小姑娘,那么对于柳生正严散发出来气势一定会很自然地畏惧,可惜她不是,所以对于这些对别人来说很强势气势之类气场对她而言完全无用,天知道当初她接触人无一不是人中龙凤,什么王者霸气,什么这气那气,她见得多了。跟她摆这个,不是她想笑,而是她根本很难找到感觉。

  跟着柳生正严他们身后走进好正厅,一家一家地坐好,柳生爱靠着柳生比吕士坐下,也不管别人目光是不是一直盯着自己。

  柳生比吕士一直都是懂礼守礼优秀少年,很多人都把他当成榜样来看,毕竟长得好,家世好,学习也好,还绅士风度,做人礼貌,如此当然让很多人都喜欢他了。只是,此时柳生比吕士目光冷凝,对旁边堂妹很是不满。

  柳生正严以前对柳生爱就是视而不见、爱理不理态度,除了自家人,其他人对柳生爱都不怎么热情,说是受不了她性格,不如说都没有想过要真正地去走进她内心。

  “听说小爱很喜欢中文化,会围棋吗?”柳生正严最近听到不少关于这个孙女事情,虽然说得最多是武功,另外就是说这个孙女非常喜欢中文化、饮食之类事情。几个老家伙大有比拼意思,都说自家孙子好,又跟这小孙女有多相近。

  柳生优子比起柳生爱嘴甜,从小到大在本家都是最受宠爱一个,现在所有人目光都放在以前最不受重视柳生爱身上,这叫她怎么服气。她就不相信像柳生爱这种人一下子能变得有多厉害,哼,不过就是一个空有外表草包。

  “爷爷,她怎么可能会这样,就她那个智商会看就不错了。”

  此话一出,柳生哲也他们脸上都浮现些许怒气,特别是近来成为妹控一号柳生比吕士,若说他在外面做事很有分寸,甚至非常早熟地让所有人都忘了他还是一个少年。但在此时,他忘了每每放在面前,克制自己礼貌、责任,冷笑道:“这样说来,以优子智商若是不会下棋,这脑袋也白长了。”

  “你——”柳生优子面对柳生比吕士一次又一次反驳,小姐脾气哪里还忍得住。“堂哥,你是什么意思,既然一次又一次地针对我。”

  “那你凭什么针对小爱,我可是听说优子在校成绩一次不如一次呢!”柳生比吕士撇撇嘴,一脸不待见对方样子。

  柳生爱捏捏柳生比吕士手,轻声道:“哥哥,不用太计较。”

  “放心,哥哥有分寸。”转向柳生爱,柳生比吕士表情和语气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呵呵,哥哥若是有分寸就不要生气了。难不成狗咬你一口,你还非得去咬狗一口才肯罢休吗?”对于喜欢乱咬人、找麻烦人,柳生爱觉得最好处理方法就是不理会。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柳生比吕士心中阴霾一下子消失无影无踪,嘴角轻扬,露出一口白牙道:“说是。”

  “你们——”

  柳生正严没想到这个孙女变得不只是气质、本事,就连这张嘴也变得比过去更加厉害,骂人不带脏字,甚至气死人不偿命。

  “小爱能陪爷爷下盘棋吗?”

  “不能。若是我赢了,爷爷起不是比智商比会看人更低。”

  “呃!”柳生正严没想到自己也有吃鳖时候,看来他真小看这个孙女了。“哈哈,爷爷可不在乎这个,只是小爱愿意吗?”

  “不愿意。”

  “哦!为什么不愿意?”

  “因为堂姐如此自信,应该比我下得更好,爷爷与其屈就,不如跟她这个高手较量一番,同时也让我见识一下高智商到底是怎么下棋。”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回到本家一反过去急性子,刁蛮无理表现,表现相当睿智,做事有分有寸,不急不躁,别人得罪她,她也不急着一下子要回来,而是找到机会一股脑地还回去,毫不留情。

  柳生哲人脾性不错,老婆柳生惠子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人,只是这女儿就是一副倔脾气,明明小时候跟柳生爱也处得不错,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人就不对盘了,越大还越多事,现在他们看到明显成熟柳生爱,心中感慨,却又唯恐伤了自家女儿心,最后只好不言不语,就这样看着。

  一家人用过餐,柳生比吕士原本是想带着柳生爱到本家到处看看,柳生正严没拦着,到是柳生优子硬是要跟着,弄得两兄妹无话可说。

  柳生正严留下儿子儿媳说话,待他们了解到柳生爱变化过程后,心里感受不一,感慨各有不同。毕竟做为大人,各有事业,做人做事都只想着大局,那里有那么多心思去想孩子在想什么?

  “你们太大意了,以后要注意,孩子变得好就好。”柳生正严虽然不知道当时事情有多么危险,但他觉得人能变好就好了。

  “爸爸,小爱不是故意冒犯您,她只是很没有安全感。”说到安全感这个东西,柳生哲也他们也是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慢慢走进她心。

  柳生哲人见状表示了解地附合道:“爸爸,这也不能全怪小爱,是优子太不懂事了。”

  “都是小孩子闹矛盾,等相处好了,就没事了。”柳生哲也虽有不悦,可不至于真跟自己侄女去计较。

  柳生正严怎么会不知道大孙女柳生优子表现会引来小儿子他们一家不满,柳生比吕士就是最好证明。对于两个孙女表现,他都看在眼里。较于以前,谁都喜欢嘴巴乖,会表现,特别是在大家族里,善于表现自己、突出自己是一种生存手段,可若是真到了柳生爱现在这种,什么都不必做就能吸引人目光,那么那些手段就会显得浮夸、可笑。而他一个老头子边学边用,风里来雨里去,走了一生都未必有她这样气势,可就一个意外真就能变成现在这样么?

  “哲也,让小爱过来,我有些话想单独跟她说。”

  “父亲。”

  “不必担心,我不会吃了她。”眼见小儿子一家过得这么好,柳生正严也觉得高兴。

  柳生哲也见父亲如此说了,也不好直接拂了自己父亲面子,只是心里暗自担心女儿会不会有什么反弹,毕竟今时不如晚日……

  “哇,爷爷,柳生爱居然把我推到湖里去了。”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身后跟了条尾巴,柳生比吕士有好些话都不能说,他不是傻子,不想让自己妹妹被人奚落,所以只挑一些比较不敏感、不惹事话来说。

  “小爱,你不是喜欢锦鲤吗?爷爷这里也养了很多。”

  “恩,那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柳生比吕士习惯有柳生爱在身旁时候牵着她手,可是这样亲密很刺激他们身后柳生优子,她跟在两人身后,两人不仅没有跟她说话,还亲亲密密地牵着手一路逛,彻底忽视她存在。

  “堂哥,你们这算什么,明明是一起,你为什么只牵小爱手,不牵我手。”伸出手,柳生优子一脸娇横地等着他牵自己手。

  柳生优子聪明就在于她在长辈面前永远都是一副嘴甜乖巧样子,今天这样算是心中不平气让她忘了要掩饰自己脾气了。此时,没有一个长辈,她自然更加不会有顾虑了。

  “小爱身体不好,我看优子身体很不错,不需要别人带。”柳生比吕士原本就对柳生优子有些不满,此时被刁难,自然就更加不会理会她了。

  柳生爱对于这样场面见得多了,可不代表她很有耐心去应付她,小孩子脾气也只能在亲人面前耍耍,若是外人,不冲着柳生家一点面子,早就给她教训了,这柳生优子就是从未受过挫折,才会将一点点小小事情无限放大,然后对着别人使脾气。说来可笑,这样错误曾经也犯过,不过她目好像是为了让父母多看自己一眼,无理取闹到了极点,可惜,失去就是失去,即使费尽了心思也不一定找得回来。

  “哥哥,我们走吧!”

  “恩!”

  柳生优子看着自己被谅在半空中手,心里火气直往上冲,恶狠狠地收回手,看着他们牵手往前,高高兴兴地站在池边看锦鲤,目光突然落在不远处水面,脑中灵光一闪,她不禁放轻脚上,往他们靠了过去。
【[网王]轮回 白薇薇(28)】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