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27)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27)】

  “保证完成任务!”

  柳生爱对于大家如此捧场表现微微一笑,她有多少实力她自己清楚很,会做这顿饭不过就是表达一下心意罢了,等到回神奈川之后给父母也做上一顿吧,免得厚此薄彼闹出笑话来就不好了。

  “小爱,那些零食都放在冰箱了,饿了一定要记得拿着吃。”吃过饭,南彦一对于自己为她准备零食可是念念不忘,多加嘱咐。

  “恩,哥哥自己也要吃。”零食这种东西柳生爱从来就不感兴趣,她想若是没有人吃话,一定会浪费,既然如此,她还是想办法把这些东西消灭掉吧!

  正文 第五十一章 零食是这样消灭的

  青学对冰帝,光是两个学校王子就足以吸引无数男生女生前来观看。柳生爱答应过手塚光,说要去看他们比赛,可是等她来时候,才发现很多事情其实都是超出她意料之外,比如她对于网球比赛从一开始就不怎么热衷,即使答应来看,看到这人山人海画面,她甚至有了退回去想法。

  “小爱,部长说你会来,我还不相信喵,现在看来部长说话都是真呢!”不知为了什么事跑出来菊丸英二视力一向很好,这不,他才出来就看到正准备转身离去柳生爱了。

  “你好!”原来巧合多了就不叫巧合了,那叫命中注定。

  “小爱,你都不知道我好想去找你,这段时间我想死你做兔肉蘑菇了,可是他们都不让我去。”说到好吃,菊丸英二回来不是没求自家妈妈做,可是那味道就是没有柳生爱做得好。

  “那下次我们再一起吃饭。”对于喜欢她做东西,即使她不想再做,也不得不因此表示感谢,更何况有人喜欢,她心里也很高兴。

  “好啊,好啊,我们说定了。”

  “英二前辈,你在那里,比赛要开始了。”第一次同菊丸英二合作,桃城武也知道这里有很多难处,谁让大石前辈突然出事呢!

  “知道了。”菊丸英二收起笑脸,这才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出来。“小爱,我们一定会赢。

  “那就请多多加油吧!”

  不是大石秀一郎和菊丸英二搭档,而是桃城武,看来有什么事在她不知道时候发生了。嘛,反正各有各命数,他们应该想好对策了吧!那她就好好看着吧!

  趁着无人注意,柳生爱旋身上了树,坐在大树间树干上,目光落在球场上,看着她不懂却异常精彩网球比赛。一场换过一场,青学输一场,冰帝再赢一场,柳生爱自认为是个外行人,只懂得看热闹却不懂得看门道。不二周助比赛真很精彩,那些招数也很让人觉惊艳,可是让她情绪波动最大却是手塚光为了比赛置自己身体于不顾,迹部景吾为了朋友甘愿背上占了便宜名头。

  她不懂,真不懂,为什么他们可以为了网球做这么多事?

  她好似来来回回那么多年,却从未像他们一样疯狂过。

  背着背包,跳下树,柳生爱没想过要去找手塚光,在她看来,手塚光那样人一直知道自己要什么,太过冷静他为了网球而疯狂,甚至这个时候还能冷静地坐在场子里当监督,她若去了,只能是影响他们,而非鼓励或者安慰。到是那个悄悄离开球场迹部景吾让她有些担心,那个总是以别扭姿态去关心别人男孩,怕是心里不好想吧!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迹部景吾想要一场真正比赛,没有人质疑他实力,他也毫不怀疑自己实力,可是在这种状态下赢得比赛却让他觉得难受。

  总有一天,他会堂堂正正地和手塚光一决高下。

  毛巾搭在头上,寻了个地方坐下,风徐徐吹洒在脸上感觉清清淡淡,有些像某个人给他感觉,他突然很庆幸她拒绝来看这次比赛,不然他狼狈样子真无处可藏。

  “那个不华丽女人不来看比赛真是正确选择,呐!桦地!”

  “……”没有回应,桦地崇弘只是担心地看了迹部景吾一眼,正想把手上拿着矿泉水递给他,目光却落在正在缓缓靠近那个人身上。

  “真是不华丽举动,本大爷永远是最华丽,就算赢得不算名副其实,本大爷美技也是最华丽。”苦笑地想要以高傲举止挡去狼狈神情,扭头却看到站在一边淡淡微笑柳生爱。“你这个不华丽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比赛结束了吗?我可是带着慰问品专程赶过来,可惜来了之后不仅没能挤进去,还找不到你人,正准备离开反而看到你出来,这算不算上天安排。”好似真才刚刚赶来,柳生爱一脸笑意,举止间带着一点点遗憾,一点点关心和一点点俏皮。

  这样她是很难见到,平常柳生爱给人感觉不太真实,带着一些距离感,对于冰帝正选们,不能说是最好朋友,可也算是她放在心上朋友。

  人本来就是一种奇怪动物,接受和讨厌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些人可能只是因为某一件事,某一句话或者更简单只是第一眼没有看对眼。像柳生爱这样在不知不觉间把他们当成朋友举动,可能连她自己都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时候接受这些人。

  “不华丽女人,迟到是很不华丽行为。算了,本大爷一向大度,这次就原谅你吧!”有她突然到访,迹部景吾不想去追究她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比赛,但现在他觉得能单独跟她在一起,也许是上天给他另一个补偿。

  原本他对于鬼神之说嗤之以鼻,可是现在他有点相信圣经说,上帝关上了你面前一扇门,就必定给你开上一扇窗。

  他本人柳生爱有好感,了解他人都能看出来他对柳生爱关注,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善意,还好柳生爱不像一般女孩子那般小家子气,不会因为平常几句冷言冷语就能气得好几天不说话,如此,他们之间相处还算和谐。

  “这样也不错。”一个能为知己或者说朋友委屈自己人,不说他一定是一个好男人,可他必定是一个好人。

  “本大爷饿了,你这个不华丽女人陪本大爷去吃东西。”跟柳生爱单独相处,迹部景吾总会生出一种紧张感,闹不清自己面对无数财团大佬都能应对自如,为什么每次一遇上她就会手无足措,真是太不华丽了。

  闻言,柳生爱把自己肩上包拿了下来,笑着道:“我准备了很多吃东西带来,若是迹部能赏脸话,一起吧!”

  “本大爷允许你叫本大爷名字!”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迹部景吾恢复以往骄傲,张扬且自信地宣扬着原本属于他魅力。

  “嗨嗨!景吾,桦地,我们一起选个地方吃东西吧!”不反驳,不拒绝,柳生爱顺从地叫出他名字,反正大家都这么熟了。只是,她原本以为自己带得这满满一包零食应该会是被向日岳人他们这些人解决,没想到最后既然是被华丽且骄傲迹部景吾解决。

  三人选了一块干净草地,迹部景吾高傲但很有绅士风度地将自己外套垫到草地上给柳生爱坐,柳生爱一开始拒绝,后来他拿她身体说话,柳生爱自然就不再推辞。

  柳生爱虽然不是很喜欢别人把自己当成病娃娃来看,但是她很高兴被人照顾,这可能就是她到这个世界后养成第一个不好习惯。可能正是因为这个习惯,她才会如此迅速地接受家人,接受朋友吧!

  不过让华丽迹部景吾吃零食,还是一些女孩爱吃小零嘴,这种感觉虽然奇怪可也觉得新鲜。

  “不华丽女人,这个你自己吃,本大爷吃这个就行了。”

  “桦地,这个给你吃!”柳生爱拿着一块蛋糕送到桦地崇弘面前。

  “是。”桦地崇弘是来者不拒,不曾挑食他可是所有人学习榜样,至少在柳生爱眼里,她就觉得迹部景吾应该学学桦地崇弘,不要这个不吃,那个不要。

  看着迹部景吾再次将吃了一口饼干放到一边,柳生爱不禁有些气恼地拿起来送到他面前,“吃完。”

  迹部景吾看了一眼,没吱声,不过却是拿起饼干三下五除二地全吃了,柳生爱见状到是觉得迹部景吾虽然别扭,不过相处到是不难。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比赛结束,青学最终成为最后胜利者,吃掉差不多所有零食迹部景吾和桦地崇弘被一个电话叫了回去。话说日本是一个礼仪很多家,即使是到了现在,礼仪有所简化,可比起其他家来却保持更多。

  柳生爱不喜欢这样日本,总觉得这样礼仪在节庆或者重大场合或许会显得更加体面一些,但在平常生活当中反而给人一种卑躬屈膝卑微感。

  迹部景吾临走前说了等一下结束就回来找她,让她在这里等着。柳生爱觉得也行,毕竟青学就算是赢了,也算是惨胜,而惨胜也算是输。

  都说身体是革命本钱,手塚光虽然老成,可也是一个少年,在他这个年岁正是生命火热燃烧时候,他为了自己理想疯狂一次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疯狂过后他要做什么,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柳生爱是很担心他,甚至可以说在所有男孩子里面,她最关注就是手塚光这个人,他给她感觉一直都很特别,很细腻,可是今天柳生爱突然觉得这个男孩其实她一点都不了解。

  他们原本就只是萍水相逢陌生人,因为互相都有好感走到一起,慢慢成为朋友,就算如此,他们也只能算是熟人,却不是对方什么人,他们都无权站在自己角度去评判对方做法。柳生爱心里有些难受,不知道是因为他们之间突然变得清晰距离感,还是因为她突然对手塚光起了别样心思,觉得无法面对。反正此刻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

  迹部景吾不知道柳生爱是什么样心思,总之等到他再次回来,那就是整个冰帝牛郎团了,各式各样美男伴着她一个女孩,有说有笑,似开心,似礼貌,柳生爱都不在乎,她想有很多事情能过且过,至少他们在此刻都是笑着。

  “啊,小爱,你今天怎么背了一个包?”向日岳人记得除了书包,柳生爱几乎都没有带过什么包包呢!

  “啊,我带了一些吃,向日要是饿了话,可以先吃。”柳生爱记得迹部景吾和桦地崇弘好像吃得差不多了,包里重量是急剧减少,仔细想想,清理完那些包装袋,还剩两包饼干。

  “是吗,我要吃,我要吃。”

  一旁明明被桦地崇弘扛着睡觉芥川慈郎动了动耳朵,睁开眼睛大叫道:“我也要吃,我也要吃。”

  “小爱不仅来看我们比赛,还给我们带了饼干。恩,小爱手艺,我可是一定要尝一尝。”忍足侑士弯着嘴角,俊脸凑到柳生爱面前,低声呢喃,磁性嗓音有着说不出性感。

  可惜柳生爱不会欣赏忍足侑士魅力之所在,什么脸红,什么害羞,她精致小脸上完全没有出现。神色正常地递出两包饼干后,她很正色地道:“我不会做饼干,这些是我和哥哥在超市买,不过只剩两包了,若是忍足喜欢吃话,明天我再给你带过来好了。”

  “呃……”

  看到无往不利花花公子忍足侑士吃鳖,冰帝其他正选或勾起嘴角,或哈哈大笑,或闷声取笑,或像迹部景吾这般正大光明取笑。“呐,忍足,本大爷从来不知道你喜欢这样饼干,以后本大爷会吩咐佣人给你准备。”

  “侑士,没想到你也喜欢零食,看在我们是好搭档份上,以后那些女孩子送给你饼干我只要一半好了。”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柳生爱从来不知道向日岳人对于忍足侑士来说还有消灭那些女孩子送得零食作用。只是,她为了消灭家里零食,把这些都带来给迹部景吾吃了,那是不是说明迹部景吾和向日岳人作用差不多呢?

  歪着小脑袋,柳生爱嫣然一笑,觉得不管怎么样,至少零食已经全部消灭了。

  “好了,今晚本大爷请客,一起用餐吧!”迹部景吾此时心情不错,他只要一想到柳生爱专门准备慰问品来看他,他就觉得心情良好,有着说不出喜悦。

  “耶,小爱,一起去吧!”向日岳人原本还以为打输了比赛,今天没有好吃了呢!

  柳生爱想着反正都已经来了,任务也完成了,一起去吃饭也好。“恩!”

  正文 第五十二章 进一步

  跟冰帝人吃饭,尤其是迹部景吾请客时候,出现在桌上机率最高菜系是西餐,其次是日本菜,若非认识柳生爱,这中菜估计应该是很难上一次桌。

  柳生爱不是那种矫情女孩子,她喜欢中菜就不会因为别人喜好而委屈自己说喜欢别菜。迹部景吾他们既然选择中菜,那么她只会顺其自然地接受,而不会硬着脖子说‘其实吃西餐也不错’之类别扭话。迹部景吾请厨子自然不会差,做得菜也很合柳生爱胃口,所以当下柳生爱吃得比平常多了一些,此举让迹部景吾看得满意,当然忍足侑士也看得点头,只是他们表达意思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一顿饭下来,柳生爱发现遇到新,好吃菜,她其实也会像孩子一样多吃几口,即使她胃已经装不下那么多东西了。这不,等到告辞回到家里,南玲子准备东西她一口没吃,甚至连平常会吃几口水果都没有碰。

  这肚子有多大就装多少东西,一旦越过了,那只能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受罪还是自己。

  南彦一看了一下零食,发现自己给柳生爱买得零食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一,心里欢喜,又想到柳生爱反常,误以为柳生家为了不让自己失望把那些东西吃了,身体不舒服,不禁换鞋跑出去买了一些消食片回来。

  “小爱,来,把这个吃了。”

  “不要,肚子很撑。”躺在床上,柳生爱有些郁闷这个身体为什么这么娇弱,只不过一下子多吃了一些东西,她就难受得不行。

  南彦一将她小脸上碎发拨到一边,笑着道:“你这个小傻瓜,零食放着又不会坏,勉强自己吃那么多干什么?”

  “没有啊,我只是跟景吾他们一起去吃饭,那个菜好吃才多吃。”实话实说,柳生爱可不希望让南彦一误会之后,再买一堆东西回来喂她。

  闻言,南彦一只当柳生爱不想让自己担心,也不跟她争执,“好了,先吃点消食片,这样会感觉好受一些。”

  “恩,谢谢哥哥!”

  “小傻瓜,好好休息,若是有什么不舒服话立刻跟我讲,知道吗?”抚抚她柔顺长发,南彦一是完全将她当成小孩子在看。

  “恩,哥哥也好好休息吧!”

  “知道了。”接过她手上水杯,南彦一突然想到她比赛事。“小爱,你参加器材体操比赛事怎么没跟哥哥说,若不是听吉田那家伙说起,我还不知道呢,听说你是冰帝唯一进入决赛选手,我们要去给你加油才行。”

  说到比赛,柳生爱到忘了这事,她体质比起一般人来占了内功便宜,若非她每转一世都能将自己学到东西带过来,现在她也不可能如此轻松地进入决赛。可能是因为感觉自己占了便宜关系,柳生爱没有感觉到荣耀,相反地觉得自己占了不少便宜,吉田晴子曾提醒她通知家人来观看,她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到最后他们还是知道了。

  不过,这样也好,就当是亲人之间培养一下感情吧!

  “恩,到时哥哥要是有时间就来看吧!”

  “有时间,怎么会没有时间,不只是哥哥,大家都会去给小爱加油。”

  “也好。”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另一边,获得胜利青学自然很开心,手塚光伤又说没有大碍,河村隆伤也得到控制,大家自然都很高兴。但对于这样胜利,他们都没有心思去庆祝什么,因为在这个后面,他们还有更艰难比赛要比。

  菊丸英二耷拉着脑袋,今天比赛虽然赢了,可是一瞬间喜悦过后,他突然觉得心里有什么堵得慌,到底为什么堵得慌,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目光转到一旁桃城武,他突然想到柳生爱,目光四处扫射一番,没见到人。

  “桃城,小爱人呢,她不是来了吗?”

  手塚光回过神,目光不着痕迹地看了周围一遍,却没有看到那抹脑海里挥之不去倩影。说到她什么时候进入他心,手塚光自己都说不清楚。刚才比赛她看到了,可现在为什么不出现?

  “我不知道啊,先前为了比赛忘了把她带进场了。”摸着头,桃城武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海堂薰见状,只是撇撇嘴道:“笨蛋。”

  桃城武跟海堂薰本来就是冤家,这个开口,那个就像点燃炸弹一样,立马还嘴。“你说什么,腹蛇,你想打架吗?”

  “打就打,谁怕谁!”

  手塚光没有找到人,身上冷意更重,却没有多说什么,最后忍了忍,挥手让大家离开。因为没有庆祝,大家散得比较早,没有像过往那般再加什么训练。手塚光去了一趟医院,做了个详细检查,至于结果还要等一等,到是身体表面,医生没有说出什么问题来。回到家,手塚光将自己关在房间,原本他应该像过去一样设计大家训练菜单,想想接下来事情。

  可今天,他没有这个心思,脑子里总是想着柳生爱今天去球场事,他原本以为没有看到她身影,他还以为她今天有什么事不能来了,没想到她来了,只是他没有发现。今天比赛他可以说有些勉强,不只是身体负荷不了,另外,他也觉得自己欠了迹部景吾情。可谁让他是部长,有很多事他得以身做责,不是逞强,不是面上表现,只是身在其位谋其政。

  握着手中笔,他想也许他该找个时间约她出来一趟,毕竟邀请她人是他,可没尽到责将人丢在场外人也是他,真是太大意了。

  打定主意手塚光原以为很快就有时间,可没有想到拿到检查单后,社团又有一系列事情出现,弄得他不得不多做准备,等到找出时间,他已经做出准备要去德治疗了。这让他有些挫败,最后又不得不把道歉和道别放在一起。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比赛不像网球比赛那般麻烦,时间也不那么固定,可能是网球太过于吸引别人关注,主办方又不希望器材体操场面太过清冷,就把时间调到星期六日之外,不跟网球沾边。

  另外南彦一是个说做就做人,他既然说了要看柳生爱比赛,自然就会通知其他人,柳生哲也他们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满口答应要来了,柳生比吕士怎么可能说不,不过他们社团有柳莲二存在,这秘密就不再是秘密了,于是神奈川给柳生爱加油团就此产生了。南玲子和南直人自然带着南彦一和冰帝众正选组成东京加油团。

  柳生爱只当他们要来看看,却没有想到家里人会来,还带来加油团。

  “喂,我是手塚光,上次比赛没有注意到你真是不好意思!”

  柳生爱没有给过几个人电话号码,除了家人,她好像连冰帝人她都没有给过,突然听到手塚光声音,她有些惊讶地道:“手塚怎么会知道我电话号码。”

  “乾告诉我。”听到她清亮如泉水般声音,手塚光突然觉得这个电话打得很值得。

  “原来如此。上次比赛事情不要太在意,是我自己不想进去,还有那天比赛很精彩,只是以后手塚君还是要注意自己身体。”不是干涉他做事方式,只是站在自己角度给予属于她对他关心。

  “啊!”轻声点头,手塚光微扬嘴角,说不清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可是他清楚地知道他很高兴,犹豫了一下,最后手塚光还是开口了。“小爱有时间吗?我们见个面吧!”

  柳生爱愣了一下,她不是没有被别人约过,可是她从未想过手塚光约自己,“只是我们两个人吗?”

  “啊!就我们两个!”手塚光应声,他这次根本没有想过要别人跟自己一起。

  “我明天有比赛,是器材体操。”

  “几点。”

  柳生爱说了时间,两人又聊了一些不着边际废话,关心一下对方身体,说好见面时间之后,两人这才挂了电话。

  电话是挂了,可两个人都有不同心思,柳生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变了,手塚光却感觉他们之间距离在不自觉间一下子被拉近了。

  次日,做为冰帝唯一进入决赛人,整个器材体操社都出动了,当然还有器材体操社男性啦啦队。柳生爱对于啦啦队这种存在感到非常奇怪,网球社啦啦队没有疑问是女生,而他们这种器材体操社她以为啦啦队也是女生才是,没想到第一次比赛出现在却是一身校服,头绑必胜男生,当时她还吓了一跳,不过一场一场比赛下来,她已经开始习惯他们存在了。
【[网王]轮回 白薇薇(27)】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