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26)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26)】

  “够了吗?”俏脸紧绷,柳生爱发现自己耐心可是一次不如一次。

  这也算是情绪转变一种方式吧,最起码有个东西能证明她不是一直在同一个位置上走。

  “你——”心里气闷,上野优奈虽然喜欢逞强,可那也是有用优胜希望才坚持,现下一看就知道没机会了。虽然心里不好受,不过该认输她也不胡闹。“够了。”

  收回手,柳生爱退后一步,有些庆幸今天裙子选得够长,若是短了,她可是在真田弦一郎生日宴上表演了一把走光。真是,还好没把人从冰帝丢到立海又丢到青学去,若是如此,她以后见人还真得找个面纱戴着,以免闹出笑话来。

  真田弦一郎见他们停了下来,心里也松了口气,要是真伤了谁,他可是那边都不好交行,这生日宴还真是难办啦!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歪打正着的弱点

  手塚光和日吉若算得上柳生爱熟人,三人打过招呼,站在一起,时不时地聊上两句。手塚光问了她近况,又问了她身体情况,说话虽然不多,却句句实在,让人打心里面觉得温暖。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柳生爱自一开始就会对手塚光有一种莫名亲切感,以至于他开口说要送她回家,她就鬼使神差地同意一样。再者她可不认为像手塚光这种严于律己人会动不动就提出送女孩子回家,她想有时候,一个人做出一件连他(她)自己都觉得惊讶事情时,一定是因为对方之于他(她)有种奇妙感觉吧!

  日吉若对于柳生爱感觉更多倾向于朋友、知己一类,可能是因为他喜欢女孩子类型不同。另外日吉若对于柳生爱功夫那可不是一个佩服能概括,特别是那出神入化、闻所未闻轻功让他由其感兴趣,所以言谈之中,有一多半他话题都是围绕武功展开。

  柳生爱对于日吉若也有一定了解,毕竟也相处有些日子了,一旦遇上她不想回答问题,手塚光有时会帮着挡两句,有时她也会转移一下话题,将日吉若注意力引到别地方。总体来说他们三人处得算是不错,相谈甚欢,若是没有人打扰话,也许这个生日宴会就这样轻轻松松地过去了。

  “柳生爱,我叫上野优奈,刚才真是冒犯了,我只是想试试你功夫是不是真有我老爸说那么好。”上野优奈本来就是主动惯了人,跟今天寿星打过招呼,聊了几句,又被立海大一群正选不阴不阳地刺了几句后,她主动来找柳生爱道歉加认识,毕竟她动手目只是想看此人值不值得交,而不是想把人赶跑。

  “没关系,请问令尊是那位?”柳生爱不着痕迹地退后两步,对于上野优奈她虽有好感,却不想深交,朋友不是由试探开始,不管是吃醋还是别什么原因,都不该以此为由,若非她会武功,就看她那架势怎么也得进医院一趟。

  上野优奈没有察觉到柳生爱疏离,只顾着笑自家老爸被人遗忘事,到是一直注意柳生爱手塚光和日吉若都发现了。两人跟上野优奈算得上点头之交,主要是因为她爸爸跟自家爷爷关系好,见面次数多却没怎么说过话。上野优奈刚才行为他们也看在眼里,鲁莽归鲁莽,却没有什么恶心,只是欠缺考虑。

  “以下克上,上野桑父亲就是我们学校校长,小爱应该见过。”日吉若站在一旁提醒。

  “原来是这样,难怪。”有其父必有其女也说得通,父亲喜欢偷袭,女儿有样学样,也没什么好奇怪。

  上野优奈没听出她话里有话,再加上她不知道他父亲也曾玩过偷袭这套,自然也就无从去想柳生爱态度,匆忙地聊了几句,柳生爱就被柳生比吕士找了个借口拉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扫了兴,烤肉什么活动在上野优奈闹过一回后,真田弦一郎就让人把东西收了,让人送上水果、棋牌之类东西打发时间,说是再晚一点一起吃饭。众人无异,在这种时候自然是客随主便了。

  柳生爱一向不主动凑热闹,她性子比较沉静,此时好动丸井文太、切原赤也已经由胡狼桑原和仁王雅治带去球场玩了,幸村精市和柳莲二对坐下围棋,柳生比吕士旁观,做为主人真田弦一郎将好武日吉若和上野优奈带去道场,剩下就只有坐在柳生爱对面手塚光,两人喝着红茶,一起看风景,时不时地两人聊上两句,气氛相当和谐。

  手塚光沉稳、冷静是众所周知,可他本人再怎么早熟成熟,那也是在没有遇上喜欢人,遇上柳生爱,手塚光打破了很多原则。比如从不管闲事他会莫名其妙地跑过去为她解围,甚至冲动地提出送人回家,天知道他长那么大还从来没有送过女孩子回家。之后再见她,只觉得心情豁然开朗,有种久别重逢喜悦挡也挡不住。他无暇深究自己对她感情深浅,只是每每见到她平淡从容小脸,就会有一种淡淡心安从心底绕过。

  “身体虽然好了,以后也不能大意。”

  “恩!我会照顾……”目光突然落在手塚光左手臂上,柳生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她好像觉得手塚光刚才有因为抬臂而皱眉。

  从转校至今,她只专注于自己生活,对于学校内外事情很少关注,她确知道周边人每每一谈起网球或者网球社正选就会显得神采飞扬、滔滔不绝,也知道他们比赛自合宿之后就越加紧张起来,迹部景吾也不是没有邀请过她去看比赛,只是她不喜欢那样场面,所以统统都拒绝了。

  “你手没事吧?”

  “啊,没关系。”手塚光昨天练球过度,手臂确有些影响,想到马上就要跟冰帝比赛,俊挺眉不禁皱了起来。“我们马上就要跟冰帝比赛了,要来看吗?”

  “好啊!”到口拒绝在他注视下自动转化成了愿意,这样事情好像不是第一次了。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晚餐时分,柳生比吕士表现自然地隔开在场两个女孩,以妹妹虽然照顾为由,硬是将柳生爱拉到另一边来坐。

  “喂,你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毒蛇猛兽,你用得着这么防备我吗?”上野优奈先前被以柳生比吕士为首人刺了几句,因自己有愧,当下就忍了,可是她都道过歉了,他还一副防备样子,她实在是看不过眼。

  柳生比吕士对付小女孩方法可多了,若非如此他怎么可能对着那些疯狂女孩依然如此逍遥呢!“怎么会防备上野桑呢,大家都知道小爱身体不好,前段时间受伤这才刚好,上野小姐不分青红皂白地见面就打,我这也是担心她旧伤复发。”

  对于上野优奈,柳生比吕士他们确没有那么讨厌,可是他本人已经被上次藤原抚子引起事情吓得心有余悸,就怕一不小心再来一次。这段时间他和南彦一明知柳生爱伤已经好了,还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就怕她再有个三长两短。

  这不,上野优奈只是没找好时间撞到了枪口上,触了柳生比吕士底线。事实上若换做从前,柳生比吕士必不会跟她计较太多,可是现下他确是被柳生爱两次吐血弄得心有余悸,不得不防啊!

  “你——”

  真田弦一郎见状,不得不出声道:“确有此事,柳生太松懈了。”

  骂人是柳生比吕士,可人人都知道这话是说给上野优奈听,意思就是事出有因,人之常情,让她不要太过计较。

  柳生爱不喜欢做引子,不管是为了她好还是别什么,她都不想让身边人被别人多说一句闲话。“上野桑不要见怪,哥哥对于我身体情况一向过于紧张,我早就没事了,只是哥哥还有所担心,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出手不打笑脸人,上野优奈本就不是小气之人,人家解释了,她自然了就消停了。“不,我也有错,我应该先问你意思,再行比武之事。”

  幸村精市见状,也笑着解围。“没事了,既然是误会一场,大家就不要太在意了。至于小爱,若是不让比吕士跟着,大家这饭可就吃不成了。”

  闻言,众人皆笑,接下来算得上宾主尽欢,席间,说笑声不断。

  因着柳生爱用餐习惯和口味,相处过一段时间真田弦一郎自然也了解,所以席间她饭菜自成一派,众人都知其原因也不问,上野优奈好奇,却也没有当众询问,而是拉着一旁日吉若问了两句,知其原因后,也不再言语,只是目光一直大多停在柳生爱身上,不知是好奇,还是想热闹。

  饭后嘻闹一会,众人起身告辞,日吉若等人都自东京来,还好他们都是坐自家车过来,回去自然也不用别人操心,到是柳生爱闹了个笑话。真田宅请中厨子也不知柳生爱不能沾酒,其实做了道醉酒鸡也没什么错,只是柳生爱吃了两块醉酒鸡后,立马醉倒,起身那瞬间,其他人都没注意到,等她走上两步,跌倒在地,可吓坏了众人。

  柳生比吕士抱着柳生爱,心里暗自决定以后再也不让她碰跟酒有关东西。不然……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现场回顾,当时柳生爱吃完鸡后只觉得头昏脑胀,身体有种不听使唤无力感,更让她心慌是她竟然想向别人撒娇卖乖,意识到这个,她理所当然地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是天不从人愿,才走几步就跌倒了。

  轮回转世,柳生爱最大弱点就是酒,没人知道为什么她换了那么多身体,这酒不管怎么练都练不好,还一次比一次差,为了避免闹笑话,她都会尽量远离有酒物品。这次算是安稳过头,一下子让她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个弱点在。

  醉眼朦胧,有些分不清扶起她人是谁,她只知道这个人手冰冰凉凉,让她感觉很舒服,那种下意识地贴近,让她有些迷恋这种感觉。

  “小爱,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丸井文太站在一边,看着整个贴到青学部长身上柳生爱,急得跳脚。

  挥开拉自己手,柳生爱伸出胳膊抱着靠得最近人,轻呼一口气呢喃道:“头疼?”

  此时柳生爱说话软糯糯,像新生幼儿一样无助,没有优雅,没有高贵,没有淡漠,就像一个需要别人保护普通女孩子,而正是这种普通让她看起来更加惹人怜爱。手塚光眼神柔软,听了她话,很自觉地伸出修长如艺术家般手指帮她轻轻按摩太阳穴。

  柳生比吕士见状,伸出手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

  这算什么?

  他该说手塚光占了他妹妹便宜,还是说她妹妹占了手塚光便宜啊!

  等医生过来说柳生爱醉了,众人莫名其妙,直道没有喝酒,少年们一阵查探,待弄清楚只是一道菜把她醉倒后,个个都哭笑不得。到是不正经仁王雅治看着缩在手塚光怀里柳生爱直道:“小爱妹妹醉倒样子真可爱,可为什么她不抱我呢!”

  幸村精市眼里那抹冷意一对上仁王雅治话立刻暴发,“柳,看来仁王是觉得你给他设计训练菜单太轻松了,才会整天想些有没,你看着调整吧!”

  “恩!仁王训练翻三倍!”柳莲二给队员们设计训练菜单都是经过他认真推算,有人觉得不好,他自然是要大大地改进一番才是。

  拼命摇头,条宽面条摆在脸上,仁王雅治感觉自己风中凌乱,小心肝备受摧残,甩着小手帕想喊冤,无奈对上幸村精市那倾倾城笑容,他一下子就缩到角落里去种自己蘑菇了。

  等柳生爱喝过醒酒汤后,整个人安静了,乖乖睡觉样子让人看得直呼可爱。手塚光深深看了她一眼,将她交给柳生比吕士,然后故作平静地同等在一旁司机上车离开。

  正文 第五十章 哀怨

  回到家里,由于柳生爱喝过醒酒汤,睡得又很安稳,柳生哲也他们只当是玩累了,没有多问,柳生比吕士将人送到她自己房间这才松了口气。出了柳生爱房间,回到自己房间,柳生比吕士脑海里还回放着柳生爱主动献抱那一幕,虽说手塚光是第一个接近她人,她抱他只是因为巧合,可他怎么觉得这跟巧合扯不上边。

  “不行,以后要多看着点小爱,不要让她跟手塚光有太多交流,如果整出什么感情来,我们家小爱不就得过早嫁人。”

  柳生爱可不知道柳生比吕士这些小心思,第二天一早为了不迟到,起床后用过早餐,就直接坐车回东京了,等了柳生比吕士跑完步回来,柳生爱她已经走了。柳生比吕士心里感叹自己没赶上,他昨晚可是想了一晚上,今天想着要告诫妹妹注意身边男生呢,这下可好,罢了,等到晚上他再打电话给她吧!

  柳生爱起得早,司机也有分寸,等她拿着包包到学校时候,南彦一已经拿着书包等在门口了。

  “哥哥,早上好!”

  “早上好!”大掌抚着她长发,南彦一宠溺地道:“小丫头,赶不回来就打电话跟哥哥说,哥哥自然会帮你请假,这样匆匆忙忙赶来,有没有吃早餐。”

  “吃过了,哥哥呢!”

  “也吃过了。”

  “那我们去上课吧!”

  “恩!”

  南彦一看着时间,先送柳生爱回教室上课,见她坐好后,自己才转身离开,此举让不少女生双眼含心,一脸羡慕地直道‘柳生爱真好,有那么体贴哥哥’之类话。柳生爱觉得好笑,毕竟一开始可是有不少人以妒忌、等看笑话等等目光把他们看成一对,谁知冰帝正选一席话,他们就立刻相信了他们是兄妹不是情侣了。

  真是差别待遇。

  还好柳生爱不太在乎这个,所以日子也算过得去。另外,她虽然跟冰帝正选离得近,却没有什么太过暧昧举止,如此,看在南彦一面子,还真没什么人来找她麻烦。

  中课业很轻松,对于柳生爱来说,这些知识过于浅薄,即使一世未曾接触,她也不至于把这些全部抛到九宵云外去,本来嘛,有很多东西她先行忘了,可有些东西是生存必须品,就好像这些知识,若她全忘了,还指不定要出什么事呢!

  没有人能保证自己父母都是爱自己,就好像结婚、离婚、死亡等等,太多太多事情摆在一起,若没有自保本事,孤儿院什么就是她最后归宿。原本就是活了很多年人,没有别人想得那样简单是一定。

  上课下课,有时被点到回答一下问题,多半时间柳生爱都处于天马行空,自我冥想状态。有时候,她脑海时不时地会闪现一些到这个世界后发现事情和画面。只是,莫名地她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被遗忘了。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小爱,你今天吃什么?”凑过头,向日岳人和芥川慈郎对于柳生爱饭盒永远保持着高度关注。

  柳生爱看向南彦一,今早直接赶到学校,至于吃什么,应该是由大厨自己决定做什么,另外就是南彦一有没有带。“我还不知道,等问过哥哥之后就知道了。”

  “啊,小爱,你怎么能给南学长保管呢!你都不知道我们都两天没有吃到你带好吃了。”向日岳人说得可怜,若是让外面‘狼女’们看到,还不尖叫地把他抱在怀里好好地安慰一番。

  “等会一起吃就好了。”反正她就算吃得比从前多,也不可能把一盒食物统统消灭。

  得到想要答案,向日岳人和芥川慈郎一阵欢呼,说起来自从柳生爱跟冰帝正选一起吃饭后,芥川慈郎跑出去睡觉事就少了许多,特别是一到吃饭时间,他精神可是相当好,抢起吃来,更是迅速有力。

  南彦一拉长着一张俊脸,心有不甘地拿着饭盒在柳生爱他们后面一脚踏进餐厅,目光所到之处,过了柳生爱统统发射冷光,一脸众人都得罪他样子,让众人不明所以,又不好冒然询问。南彦一不声不响地将柳生爱拉到自己旁边,打开饭盒,又拿出保湿杯倒出一碗燕窝递放到一边,然后狠狠地瞪了准备伸筷子向日岳人和芥川慈郎一眼,见他们缩回手,这才自行坐下,打开食盒吃自己饭。

  对于南彦一脾气,柳生爱不说万分了解,可相处了一段日子,她也知道南彦一不是那种动不动就迁怒别人人,他会摆脸,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让他相当介怀,可仔细想想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事情做得惹他不快了呀!

  “哥哥,有什么事不开心吗?”

  “小爱一点都不关心哥哥!”南彦一想到忍足侑士说话,一脸哀怨。

  满脸黑线,柳生爱对于南彦一突如其来哀怨表示无语,她虽然淡漠,可自认为自己一旦接受一个人,就是真心对待,可是这位大哥到底在闹什么情绪,她是真搞不懂。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男人心也不逞多让才是。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小爱居然做菜给这些人吃,都没有想过做给哥哥吃,而且忍足这个家伙居然还向我炫耀,这太让人不能接受了。”南彦一说着说着,目光冷如冰刀一般射向忍足侑士,其他人见状,纷纷对他投以遣责目光。

  “我错了。”忍足侑士不过是随口提到,他怎么会知道南彦一到现在都没尝过呢!

  柳生爱无语,她以为做饭这种小事没什么可提,却不想会让南彦一如此在乎,不过也好,南彦一和柳生比吕士都对她很好,没道理只给一个哥哥做。

  “那明天,我给哥哥准备便当好了。”

  “真吗?”南彦一如同一个得到奖品孩子一般,高兴笑眯了眼。

  “恩!”反正不费什么事。

  迹部景吾抚了抚头发,状似不在意地道:“真是不华丽,呐!桦地!”

  “是。”

  柳生爱没说话,只是轻轻笑了笑,开始吃自己午餐,南彦一如愿以偿,自然不闹情绪,又是问候,又是关怀地跟柳生爱恢复以往相处模式,让其他人看得一脸黑线,只想大叫‘我不认识他’。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这个人一直都是爱恨分明,背叛过她人没给她好果子吃,她也不会让背叛她人有日子过。原本就是这样,没有谁欠谁,若是不喜欢,若是不接受,直接说出来,分开就好,若是不说出来,又要做那些伤害别人事,那么就怨不得别人下狠手报复你。能做到这一点,柳生爱自然也能分辨出那些人是真对她好,那些人又是怀着目,想借由她来达成。

  对于南家,柳生爱心里其实有很多感激,她很喜欢他们,对于他们给自己温暖,说到底她一辈子都还不清,可若真是家人,又谈什么还与不还呢!

  放学后,柳生爱回到家里,南彦一被她拉到超市买东西。看着年轻男孩子推着坐在购物车中样子,柳生爱有些羡慕,那种自然快乐样子,真很容易感染周围人。南彦一见状,冷不妨地把她抱起来放到购物车中,朗声笑道:“准备好了,我们要出发了。”

  “恩,出发。”柳生爱坐在购物车中,有种得偿所愿满足感。

  南彦一以为柳生爱终于跟其他女孩子一样,知道要吃零食了。可跑了一圈,他发现她一直都没有喊停。

  “小爱,不拿一些零食吗?”

  “不拿了,我不爱吃那些,我们去买菜,晚上我下厨,跟舅舅舅妈还有哥哥一起好好吃一顿。”指着前面,柳生爱示意南彦一推自己过去。

  南彦一想着跟她说这个还不如等一下自己拿,南彦一脚下用力,一路滑行到一旁肉食品区,南彦一将柳生爱抱下车,旁边不少阿妈级人物看得直夸他们小情侣感情好,听得柳生爱和南彦一一脸黑线。

  认真挑选自己要用菜,虽说有厨师和固定菜送上门,可是那些东西里还缺一些,跟厨房说了几句,他们就跑来超市买东西了。南彦一很少来这样地方,真说来,除了陪一个朋友来过一次,这算是第二次。柳生爱本人也有很长时间没有来过这样地方了,辗转来到这个世界,到超市也是第一次。

  “哥哥,你想吃什么?”

  “听侑士说你做兔肉很好吃,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南彦一嘴巴想吃,可没有想过要累到柳生爱,这兔肉蘑菇都让人厨房人准备好了,只等她动手就好了。

  “那也只有一个菜,我们再看看别,好不好。”

  “恩!”

  两人转了好大一圈,最后只买了厨房没有准备牛肉,然后南彦一硬是拿了一堆零食,这才打道回府。

  厨房活南彦一根本就帮不上忙,到是南玲子对于柳生爱要下厨事显得非常意外,南直人到是一脸期待地表示要空着肚子吃大餐。柳生爱看着是就准备好东西,就拒绝了南玲子好意,自己一个人在厨房干活,可能是有一就有二原因,除去食材需要烹饪时间,柳生爱没有多用一秒时间。

  “哇,好香,真没想到小爱手艺这么好。”还没吃,南彦一就开始夸了。

  南玲子和南直人也是一脸笑意地道:“今天小爱下厨,大家都要多吃才好。”
【[网王]轮回 白薇薇(26)】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