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25)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25)】

  从受了内伤之后,柳生爱就很少再睡绳子了,也许是因为天气渐渐转暖原因,也可能是怕以后还会出现外宿这一类事,让人看到她睡绳子引起其他麻烦。

  吃过晚饭,简单地冲个凉,换上睡衣,坐到书桌前,打开电脑,登到网站上开始查询一些有关于中武功事情。她发现中武学在日本不是特别受欢迎,应该说除了特别喜爱武术人,了解中武术实则很少。说到武馆,也只有寥寥几家,少得可怜,名气也不是很大。若说在日本出名到是远在中一些宗师,比如上次青剑居士。

  再看日本武术派别和一些出名人士,她发现身边能人备出,只是她没怎么注意到。比如明天要去真田家就是其中代表派系之一,真田弦一郎爷爷真田一日本高手代表之一,另外几个家族代表人她大概都见过,只是没怎么看仔细。

  说到生日,她到是忘了她自己生日是那一天了,看来她得找个机会看看自己户籍,不然以后谁生日都和忘记似乎太过伤人了。‘咚咚’敲门声突然传来打断了柳生爱沉思,抬起头看向房门口,轻声道:“进来。”

  “小爱,明天你想送什么礼物给副部长!”推门而入,柳生比吕士拉过一个椅子靠着柳生爱坐下问。

  “没有想好,哥哥准备送什么?”摇摇头,柳生爱刚才只是想到将家人生日记清楚,思绪还没有转到送真田弦一郎礼物上。

  “恩,真田一直都很喜欢剑道和网球之类东西,前些天我们一起去给他买了帽子、网球袋、剑道服之类东西给他做礼物。都怪哥哥粗心,到是忘了给小爱准备一份。”当时,他们一行男生都不喜欢逛街,再加上街上女生比学校里更加大胆,他们自然是能早点结束就早点结束,那里敢多留。

  柳生比吕士当时没想到这回事,再加上真田弦一郎没有说邀请柳生爱,他自然不会往这方面想,而且他私心里希望妹妹跟他们之间距离远一点,免得再有什么误会、伤害发生。

  柳生爱轻笑两声,觉得柳生比吕士想太多了。“哥哥根本不用自责,原本你就不知道我要参加不是,若非幸村突然说起,我根本不知道。哥哥想想真田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东西,比如画啊之类。”

  柳生比吕士闻言左手握状撞到右手掌心里道:“啊,我想到了,副部长很喜欢书法。上次去他家时候还看到他在练呢!”

  “正好,我也学了很长时间学法了,现在出去买礼物也来不及了,就写一副书法送给他吧,虽然不值钱,但是也算是我一份心意。”她字虽然没有什么研究价值,可也见得人。

  “也好,父亲也喜欢字画,书房有好纸,等你写好了,我们拿绸带系好就行了。”

  “恩!”

  柳生爱看着拉着自己手往外走柳生比吕士,这种久违顽皮让她有种恍如隔世错觉,可又有种失而复得喜悦感。

  两人轻手轻脚下楼,原意是不想惊动父母,那知一下楼就让在客厅看电视柳生纯子逮了个正着。

  “比吕士,小爱,你们这是……”

  “没事,我和小爱只是要去书房找本书!”胡乱找个借口,柳生比吕士拖着柳生爱快步进了书房,关上门,松口气道:“小爱,我怎么有种做贼感觉!”

  “恩!”点点头,柳生爱觉得这不是感觉,事实上他们行为跟做贼没什么两样。

  “你们两个这是在做什么!”

  “爸爸!”两人同时抬头看向书桌后柳生哲也,一声惊呼。

  柳生哲也盯着一双儿女不可思议表情,面部表情变得更加柔和,就连嘴角也跟着扬了起来。“怎么,爸爸不能在书房?”

  “不是,我们是想借爸爸东西写一副字送给副部长当生日礼物,您要是在用话就算了。”柳生比吕士扫了一眼柳生哲也手中毛笔,想着是不是再去弄点别东西当礼物。

  柳生哲也一听,可不这么容易让他们走。“哦,我怎么不知道比吕士还喜欢书法了,来,写一副我看看。”

  “不是我,是小爱。”

  “小爱?”柳生哲也记忆里,女儿从小就喜欢跟同学出去玩,他不记得她有学书法。

  柳生爱近段时间对于自己过去已经了解很多,她知道以前自己喜欢外出,家人陪在身边次数少之又少。“恩,以前见别人写着好,就拿零花钱报班去学了。”好在柳生家富有,她零花钱也多,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学这些东西。

  “是吗?那小爱来写,爸爸给你换上好纸。”放下笔,柳生哲也脸上兴致更浓。儿子是不可多得人才他很早以前就知道,女儿娇纵,他们管得少,帮她报过几个才艺班,也请过老师回来教,都没有什么好效果,现在看来,他们是没有弄清女儿喜好。

  “谢谢爸爸。”反正已经算是板上钉好,这事迟早也要让他们知道,早知道和晚知道其实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只是写点什么好呢,像真田弦一郎那样认真人,得选一首大气诗才行。

  拿定主意,柳生爱下笔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气,没有半点停留。

  柳生哲也只当女儿写得还好,没想到这字写出来却是清秀立体,苍劲有力,若是没有数十年功夫怕是写不出来。只是他女儿本身才十四岁,就算学得早也不过七八年啊!

  “小爱,你什么时候学。”

  “很早了,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不过很喜欢,所以常常临名家字帖,不过大多都是来自于中,怎么了,有问题吗?”

  “不,没有问题,写得很好,什么时候小爱也给爸爸写上一幅。”女儿如此优秀,是他疏忽了。

  柳生爱看看柳生哲也表情,就知道过关了,不过,对于他们毫不怀疑态度,她内心有很大触动,她想要就是坚硬如铁信任,若是那种嘴上说得,实则一件小事就能动摇,她不想要,也不屑要。

  “不如就现在吧!”

  “好!”

  “我也要一幅!”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真田弦一郎生日,没有举办什么过大生日,只是一些小辈一起聚一聚。柳生爱和柳生比吕士到时候,正好看到丸井文太将一盒蛋糕送给真田弦一郎做生日礼物,东西刚送给真田弦一郎,丸井文太已经开始嚷着吃了。

  柳生比吕士拉着柳生爱上前,送上自己包装好礼物道:“副部长,生日快乐!”

  “真田,生日快乐!”柳生爱也送上自己礼物。

  “谢谢!”接过礼物,真田弦一郎很是难得地笑了笑。

  柳生爱发现真田弦一郎笑起来很帅,最起码让他年轻了好几岁,像一个真正十几岁少年,而不是什么大叔,只是真田弦一郎不常笑,就是这个笑容,她也是相处了这么久之后第一次见到。

  这边,丸井文太记吃不记疼地又想去拉柳生爱小手,柳生比吕士眼急手快地隔开某人,一脸‘你是病菌’表情。“离小爱远一点。”

  “比吕士,你太过份了,小爱不是你一个人。”丸井文太本来就孩子气,柳生比吕士越是不让他接近,他就越是想要突破难关。

  “哼,小爱就是我一个人,听好了。”柳生比吕士不知从那里摸出一张纸递给丸井文太,笑着道:“念出来!”

  “警告:所有亲人以外男性生物都听好了,柳生爱是柳生比吕士妹妹,若是不按照柳生比吕士要求做,那么请离柳生爱本人十丈,不得与其说话,不得对其摆出白痴微笑,不得吃其做得所有食物,不得……”越念丸井文太声音越大,到最后,他孩子气地将手里纸撕成碎片叫道:“比吕士你太坏了,明明摆得像白痴一样恶心笑容最多就是你,你凭什么说别人!”

  “丸-井-文-太,看来你是忘了昨天教训了。”绅士再次变身,这次没有费什么功夫就抓到人了。

  幸村精市笑得日月无光,让离得最近真田弦一郎都忍不住后退一步,再靠得近一点切原赤也更是惨叫道:“啊,怪物要变身了。”

  “柳,赤也训练从明天起翻两倍!”

  “恩!”柳莲二拿着笔和笔记本一个劲地往上记。

  “啊……,怪物真变身了。”

  一旁仁王雅治一脸同情地摇摇头,对于这位小学弟,他只能说真很耐操,都被罚了这么多回了,还不记教训,每次都冲着部长叫怪物怪物,真是。

  正在此时,一位妇人走了进来,温柔地道:“弦一郎少爷,东西都准备好了。”

  “恩,我知道了。”真田弦一郎将礼物放到一边,还没说走,柳莲二就道:“真田,不先看看大家送礼物,我到是对小爱礼物非常感兴趣。”

  收集情报,他是何时何地都不会忘记。

  “呵呵,我也很想知道小爱送得什么礼物呢!”幸村精市也笑着附合。

  “好吧!”真田弦一郎无奈,对于两位好友感兴趣事,若是不满足他们,明天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第一个拿过来礼物就是柳生爱,解开上面绸带,一股淡淡墨香直冲鼻间,展开,那龙飞凤舞、苍劲有力字体映于所有人眼里,众人都没来得及出声,真田弦一郎就忍不住赞赏道:“好字,真是好字!”

  淡然一笑,柳生爱轻声道:“喜欢就好。”

  “确是好字,不知道这写字人是谁?这诗又是谁写?”细细看过一遍幸村精市不得同意,这字写得好,这诗句更是霸气非常,一派王者风范。

  “字是我写,至于诗是中领导人**写。”**诗自是好,他是真正王者,而真田弦一郎外号皇帝,在网球领域也有着自己成就,这样他应该会喜欢这样诗才是。只是柳生爱没有想到先问她人会是幸村精市。

  幸村精市心中惊艳,却也知道不合适再继续聊下去,毕竟今天主角不是他,“有时间小爱也为我写一幅如何?”

  “好。”

  若说今天礼物大多都是他喜欢,那么柳生爱这幅字画可是送到他心坎上了。“谢谢!”

  摆摆手,柳生爱没有说话,因为之前她就说过‘喜欢就好’,现在再说一遍好像不妥。如此,不说也好。

  看过礼物,在丸井文太叫嚷下,他送蛋糕被拿起来准备拿到院中分掉。对于这样事,除了柳生爱,其他人都见怪不怪了。柳生爱虽然有一丝讶意,却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只是任由柳生比吕士牵着手跟着众人一起往前走。

  正文 第四十八章 真田的生日宴

  真田弦一郎不是真田家嫡长孙,可这并不影响他受宠。真田一几个孙子中只有真田弦一郎一个人在剑道上特别有天赋,所以真田弦一郎是跟在他身边长大,差不多真田弦一郎会走路后,这竹剑就成了他不曾分开伙伴。若非后来遇上幸村精市和柳莲二,网球他根本就不可能接触。

  真田一也是偏心,毕竟真田弦一郎是他选定继承人,在一定程度上他也是会多给他一些特权,比如真田弦一郎生日,其它人可没有特权在院子里进行什么烧烤活动,而真田弦一郎这些伙伴喜欢烤肉,真田弦一郎只是稍稍提了一下,真田一连考虑都没有就直接同意了。

  他们一行人聚在一起,原本烤肉什么都有人在旁帮忙,可自从上次合宿之后,他们可是对自己手艺很有信心,一阵吵嚷之后,送走了帮忙佣人,一行人自己动手。

  柳生爱坐在一旁喝茶,对于热闹她不怎么爱凑,而且抢着干活一向不是她作风。

  柳生爱不动,柳生比吕士自然就主动加入到烤肉员中。丸井文太和切原赤也虽然很爱吃,可还是很有良心地每人分了一小块蛋糕,等到自己吃完后,再看看其它人蛋糕都好好地摆在一旁,不禁开始软磨硬泡地打起主意来。柳生爱最为大方,没等丸井文太开口,就已经自动将蛋糕推到他面前了。

  “小爱,你真好!”

  “啊,女人,你为什么不给我呢!”切原赤也见丸井文太一下子就拿到了,不高兴地叫道。

  真田弦一郎见状,一个拳头直接砸到切原赤也头上,教训道:“太松懈了。”

  “啊……”

  柳生比吕士端着烤好肉递给柳生爱,完全无视切原赤也递过来求救目光。“小爱,吃点烤肉吧!”

  “谢谢哥哥!”接过烤肉,拿起上面叉子叉起一片肉吹了两下放到嘴里,细细品尝。

  “怎么样?”

  “很好吃,哥哥要不要吃一块?”柳生爱细细咀嚼样子让人有种这盘子里肉就是最美味食物。

  “好。”柳生比吕士张嘴,接过自家妹妹喂肉,嚼了两下立刻吐出来,道:“好咸。”

  “呵呵!”看着柳生比吕士狼狈样子,柳生爱一脸淘气地笑。

  柳生比吕士见她笑得开怀,也不计较,只是顺手拿走她手中盘子准备重新再烤一盘来。柳生爱见状跟了上去,正在烤肉人除是一直没有停下来胡狼桑原外,就只有幸村精市和柳莲二了。

  真田弦一郎忙着管理秩序,谁让他们队里也有不少问题儿童和大胃王呢!

  “小爱,这个给你吃,桑原烤得最好吃。”丸井文太从头吃到尾,到是老实胡狼桑原烤了一堆却连一片都没有吃到。

  “谢谢!”叉起一片放到嘴里,柳生爱不得不说胡狼桑原手艺很好,肉片滋味十足,恰到好处,若是他开个烤肉店,她敢保证生意一定很好。“很好吃。”

  “是吧,是吧,我就说桑原做得最好吃了。”丸井文太得到夸奖,感觉比自己被夸奖了还要高兴。

  凑到一起,柳生爱同他们说说笑笑,渐渐地也放得开了,时不时地会回上几句话,即使是打趣也会相应地应上几句。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手冢光和真田弦一郎没有什么过硬私交,到是两人爷爷关系非常好,时常有往来。今天一早他爷爷就提醒他要去神奈川,话说不同人一起游玩祝贺,礼物和祝福还是要他自己亲自送到。为此,他亲自走一趟神奈川是再所难免。让他没想到是刚到真田宅门口居然就遇到了日吉若、上野优奈和白石藏之介。

  “手冢君,没想到你也来了。”白石藏之介因为自家爷爷关系理所当然地认识了其它几个番士孙子,再加上大家都喜欢网球关系,他们虽然不是很要好朋友,却也能聊到一起。

  “啊,一起进去吧!”对其他两个人点点头,手冢光同他们一起往里走。

  手冢、白石、上野、日吉四个家族姓氏在真田宅一点都不陌生,他们报上名字,自然有人将他们领了进去,按礼拜访过真田一后,真田一见老友们这么重视自己孙子生日,心里高兴,再加上他对柳生爱非常感兴趣,自上次武术交流会后,他同老友一样,是真真正正地打直主意,想让她当自己孙媳妇,为此他没少去找柳生正严这个老家伙套交情。可惜柳生正严这个老家伙好似不知情,他又怕打草惊蛇,让另外几个老家伙抢先,没少烦恼。今天这丫头过来,他正想着去看看,就亲自领着他们往内院走去。

  院子里,柳生爱意外地发现院内池子里有很多漂亮锦鲤,不禁想到自己曾养过锦鲤,嘴角轻扬。

  幸村精市洗过手,见自家队员闹成一团,又望向一旁静静矗立柳生爱,只见她面色如水,波澜不惊地站着,脸上神情比起平时少了一丝防备、清冷,多了一丝温柔和随意。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把目光放到她身上,只知道不经意,那巧笑倩兮眉眼,时常跃然眼前。初见之时优雅淡然,再见之时英姿飒爽,无意之时倾城风采,无论哪时她,都带着不食人间烟火淡然气息,让他怦然心动。

  是喜欢,是心动,又或者是迷惑?

  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怎能有如此多变风华?似醇酿般惹人欲醉,又似毒药般深入人心。

  之前种种不愉快画面在那个林间突然闪现在他面前瞬间被替代,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只是觉得柳生爱前后差距巨大,犹如两人,一个让人失了耐心,一个让人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放在她身上,难以离去。

  “小爱喜欢这些锦鲤!”他有看到她眼里眷恋。

  微弯嘴角,菱唇形成一抹好看弧度,“很喜欢。”

  “为什么不养几条?”既然喜欢,那就将它们紧紧地圈在自己身边。

  “我不太会照顾它们,而且有时候喜欢并不一定要占有,能这样静静地看着它们也是一种喜悦。”柳生爱早就过了无理取闹年纪,即使现在她还有这样权力。

  “小爱妹妹喜欢小动物,那仁王哥哥送你好不好?”不知从那里冒出来仁王雅治把玩着自己小辫子笑着道。

  柳生爱摇摇头,若有一天她真又想养只小动物,那么她想定是那只小动物之于她有着特殊意义,而非随口送出礼物。

  “不了,我暂时不想养宠物。”

  远处,真田一到来让一行少年一下子聚到了一起,柳生爱无遗是绿叶中红花,非常显眼,往往叫人一眼就注意到她存在。

  “弦一郎,光他们来给你祝贺生日,你要好好招待他们。”

  “是,爷爷。”真田弦一郎正经严肃应答柳生爱就种士兵遇到上司感觉。

  真田一注意到柳生爱目光,心里暗喜,以为她对自家孙子有心,“好了,你们年轻人好好玩。”

  “谢谢真田爷爷(爷爷)!”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上野优奈走进来时候,可谓是看花了眼,她知道这玩网球都是帅哥,冰帝就是最好证明之一,为此她没少被人找麻烦,后来为了正经上学她可是找了间女校好好混自己日子。只是没有想到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她在学校斗不过后援团,退居二线,没想过再半年功夫就有人后来居上,不仅搞了反教训,还在冰帝站稳脚跟,更让她那个啰嗦老爸天天念叨。

  今天真田弦一郎生日宴,来时就听老爸说这个叫柳生爱女孩跟立海大关系非常,只要她肯来就能见到她,今日一见,果真不同于一般女孩。先不说她气质长相如何,就说那种感觉就不由自主地让人想要靠近。

  她上野优奈从来就不是什么好搞定人,对人对事总得有说得过去东西才会交心,再加上她男孩子性格和好武喜好,所以她身边朋友多半都是男孩子,女孩子不多,个别几个在一起却也不交心。整天听着老爸叨念着这么一个人,看着喜欢就不知道能不能走到一块。

  “你就是柳生爱吧!”

  “是,我就是柳生爱,你是?”盯着面前这个俏皮可爱女孩子,柳生爱最先感受到就是她身上散发出来鲜活生命力。

  上野优奈微弯嘴角,伸手就是一拳,柳生爱虽然没有想到她会出手,不过身体习惯了随时准备,脚尖轻点,退开两步,避开对方拳头,面色如常,没有疑惑,没有质问,只是等待着,就好像预先知道这还没有结束一样。

  “你干什么!”柳生比吕士看这场景,一声怒喝。

  “柳生爱,听说你功夫不错,我到要看看能让我老爸天天挂在嘴边人到底有着什么通天本事,你就等着接招吧!”不理会柳生比吕士怒喝,上野优奈继续进攻。

  上野优奈一个侧旋踢,修长腿带着一股肉眼看不到凌厉朝柳生爱直直地踢了过去。柳生爱见状,在几声尖呼中,一个高难度下腰后,柔软身子以一种极其微妙方式急转而下,白色袖摆在空中划出一个微小弧度又被收了回来,垂下发丝随着动作加剧随风飘扬着,裙摆因跳动而摆动着。灿烂地阳光照在她身上,凭添了一份神圣光泽!

  柳生比吕士脸色难看,对于一来就出手上野优奈十分没有好感,可惜他没练过武功,就算柔道学得不错,跟眼前这两人比起来似乎毫无比较之用。

  两人相比,实力一看就见分晓,虽然上野优奈功夫学得不错,可是实战经验多半来自于你谦我让切磋,那样比试永远比不上拿生命博斗得来经验,很显然,这样差距即使是外行人也看得一清二楚,可偏偏习武人都有一种天生傲气,就好像青年居士,好像水野太郎,又好像面前上野优奈,他们坚持都一样。

  只是柳生爱这个人并不认为适当认输就是丢人,本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都像他们这样,这习武人恐怕要死绝了。
【[网王]轮回 白薇薇(25)】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