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23)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23)】

  “小爱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只是觉得今天天气不错,鸟儿很可爱。”

  “小爱喜欢小鸟?”幸村精市笑着问。

  “喜欢它们飞翔时自由自在样子。”说有人地方就有江湖,她自问不涉及江湖之事,可也从未离过江湖。用惯了武功,现下只当一个什么都不能做普通人也难。

  幸村精市哑然失笑道:“小爱飞起来样子真很美!”

  那是他见过最美画面,以前只是在电视电影动漫作品中见过这样画面,每每觉得唯美有余,梦幻太多。可当他真看到时,才发现那些画面再美也没有真实来是耀眼。

  “谢谢!中功夫很棒,可以做到很多你难以想象样子。”她不知道古代人是否真有那样厉害轻功,可是她想既然能传下来就不一定全是想象出来。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又过三天,柳生爱身上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算现在动功什么都不会再复发。在这里呆了差不多十天样子,虽然发生了一些事,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很顺利地完成了他们自己定下目标。

  清晨,柳生爱等立海大人出去跑步后,就开始在厨房里忙碌,洗米理菜,做得有条不紊,等立海大一行人回来,早餐已经准备好端上桌了。

  “小爱,你身体真没事了吗?”柳生比吕士盯着丰富早餐,心里又是担心又是感动。

  “真没事了,上次若不是生命关天,我也不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好了,大家都快点回房冲凉换衣服下来吃早餐吧!”轻轻拍拍手,柳生爱示意众人快点上楼。

  单细胞切原赤也和丸井文太最先欢呼地冲上楼,其他人见状也笑着跟上楼去。

  柳生爱准备早餐很简单,除去一个皮蛋瘦肉粥外,就是一些素菜包子,她会菜本来就不多,可是每样都是用心做出来。立海大各位也很给面子将一干食物一扫而空,还连连夸奖,表示以后还要再吃。当然,吃过早餐,这碗自然有人抢着洗,柳生爱想着中午要用东西都准备差不多了,这些就让他们去忙吧。

  果不其然,中午时分,青学和冰帝准时到达,这一次青学来得人多了好几个一年级小不点和一个教练。柳生爱一如既往微笑,没有埋怨,也没有特别欢迎,态度一如平常,这让在场人都激赏不已。

  几个一年级小鬼都闹着要帮忙,柳生爱只是轻声谢过他们好意,让他们帮着摆摆餐具就好。其他一律是她自己动手完成。

  菜不多,可每样都是三盘菜一起上,主食炒饭,就算如此,气氛却很好,大家也吃得很开心。席间手塚光仔细询问了柳生爱病情,听她已经痊愈这才放下心来。

  三校再次集合,龙崎教练自然不会放过这样机会,由于她是长辈,她开口,众人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地同意再次比赛。

  柳生爱耐心地看着几个闹个不停一年级生,完全抱着一副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心态,至于两个小女生,她都不喜欢,一个总是红着小脸,一副含情脉脉样子盯着越前龙马,一个嘴一开一合,永远没有一刻休息,好似在像全世界宣布越前龙马是她人一般。这样情景让柳生爱把目光投到了半天没有开口,但看她目光还算和善藤原抚子身上,心想难不成这青学就产这号欲语还羞,含情脉脉,却永远不懂得把感情说出口,只等别女人上前就会摆上一脸哀怨女孩。

  囧!

  实在是太囧了!

  这到底算什么!

  是时代进步太多,人类开始退步,还是她穿回了过去,又或者她穿到了一个完全不通地方,举止大胆,方式变态。

  唉,只能说这个世界女孩太疯狂!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突然转变

  友谊赛之所以被称之为友谊赛那就是你输一场,我赢一场,你赢一场,我输一场,然后打成平手,大家都欢喜。冰帝、青学加立海大就算是再三走到一起,只要没有正式比赛,他们就不会拿出真本事。柳生爱一开始就知道这样结局,所以午饭以后,她以要睡午觉为由让他们自便,不要顾虑自己。

  搞不明白网球为什么让他们热血沸腾,不过柳生爱却很羡慕他们在球场上尽情欢笑,尽情展现自我。

  站在窗前,收拾好自己为数不多行礼,等他们打完比赛,他们应该就可能回去了,若是时间赶得正好,他们还能赶上家里晚饭。

  清风拂面,闻着风中清新青草香,柳生爱觉得能来这里真是个不错选择,先不说她伤势反复问题,起码她在这里过得很开心,不说他们都是她心里认可朋友,但表面上和谐大家都能维持,俗话说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强。柳生爱这个人一向不善长交际,对于人情事物看得也淡薄,可是一旦她认可一个人时候,她不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地讨好,她只会在这个人最需要她帮助时候用尽全力去帮他。

  球场内,不二周助接过一年级生递过来毛巾,目光看向一边径自纠结藤原抚子,笑得灿烂,却不若平常那般平静温暖,相反地带着丝丝凉意。走到手塚光身旁,顿了顿,才问,“她这歉意不是要等到我们来帮她表示吧!”

  “这是她自己事情,回去之后,龙崎教练会提出撤销经理申请。”手塚光镜片后眼眸闪过一丝光亮,表面没有什么变化,身上冷气却一下子重了不少。

  “呵呵,这样也好。”经理什么他们从来就不需要,而且一个惹事,心胸狭窄经理他们更加不需要。

  名门淑女,连是非都分不清,这么多天时间还没考虑到怎么向自己救命恩人道歉加感谢,难不成她以为别人冒着危险救了她,她只需要在当时说一声谢谢就没事了吗?

  藤原抚子不是没有注意到王子们越来不越不善目光,她只是高傲惯了,突然叫她拉下脸来道歉、感谢,她做不出来,天知道当天说出一句感谢费了她多大气力。今天手塚光他们带几个一年级生过来是想要警告她还是想说他们已经不需要她了,头脑混乱,另外两个学校王子也没给她好脸色,正当她鼓起勇气想去找柳生爱时候,她又选择避而不见,这到底要她怎么做啊!

  负气起身,与其让所有人看着她道歉,还不如只有他们两个人时候来得自在。

  可惜藤原抚子人品已然是受到广大王子们猜忌,这不,她才刚冲进别墅,这边没有比赛手塚光就被不二周助拉着跟进了别墅,这等场面,其他没有比赛人怎么可能坐等结果,自然也是跟着进去了。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站在窗前,自然有看到藤原抚子冲进来场景,她回过头,准备应付这个千金小姐到来。再者对于藤原抚子冲动,她只能说这个女孩子若是再冷静一点,不愧为上流社会千金名媛典范。

  道歉和道谢两者相差一字,可若真做起来,其实一样容易。若是做得好话,不仅能让对方接受,还能让旁人产生好感。知恩图报,多么好听四个字,那个做得好不是在自个名声上添了完好一笔。只是人若是不会想,像藤原抚子这般把面子当成脸人,自然不会有人另眼相看。

  经历了太多太多,什么是面子,什么脸?

  人若是要脸、要成功,就得把自己脸先丢尽,然后别人给、自己争取到那才叫脸。

  戴着先辈脸面把自己当人,那么不管祖上光芒多么深厚,总是有用完一天。若没有自知之名,那就如同穿着新衣皇帝一样,被人嘲笑轻视,还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聪明。

  ‘咚’一声,门被粗鲁地推开了,藤原抚子喘着粗气站在门口,气势不错,只是若是眼神坚定话,效果会更好。

  “柳生爱,我是来道谢,等合宿结束后,我会和父母一起上门。”一口气说完,藤原抚子定睛盯着她。

  柳生爱盯着她有些不自在样子,突然笑道:“原来是来道谢,藤原桑要是不说,我还以为藤原桑又是来警告我离手塚君远一点。”

  “我……”咬咬牙,藤原抚子硬生生地把被奚落恼怒压下,正声道:“感谢归感谢,我不会放弃部长。”

  “是吗?那你告白准备好了吗?若是再想警告别人,先把自己身份准备好,比如手塚光女朋友身份。”没名没份地出手,与其说是驱赶别人,不如说是自己在闹笑话。“至于你说道谢,若是你心里真感谢话诚心说声谢谢就够了,若是不,这样子就别做了。我说过,我会救了,不全是为了你,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因为你出事而愧疚一生。”

  “柳生爱,你是什么态度,什么叫不是诚心,你可知道我费了多大功夫才来给你道谢。”

  “费功夫吗?你有没有想过你应该给他们一一道歉,自己闹脾气也要有个限度,你拿自己性命开玩笑是你事,其实那天即使你死了也是你自找,怨不得别人。我救了你,你压着脾气说谢谢,这样道谢你自己留着吧,我不缺。”

  气氛僵硬,那种一触即发火炎让躲在角落人都禁不住把心提到嗓子眼。

  “还有什么话要说吗,若是没有,就请回吧!我还要收拾东西。”伸手做了个‘请’动作,柳生爱转身不再理会藤原抚子。

  藤原抚子盯着柳生爱一举一动,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怒到极点之后突然冷静下来,还是她心里承认柳生爱话说对,无话反驳,她只知道此时她突然发现柳生爱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像他们学习典范。虽然她极度不想承认,她也不得不说她礼仪举止之完美连真正公主都比不上。这样她也难怪会吸引别人目光,若非她突然冷静下来,她也许永远不会注意到这一点。

  跟这样一个人攀比、较争,她应该很丢脸吧!

  “喂,我道歉是诚心。”

  “呃!”微微挑眉,柳生爱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改变自己态度。

  “我们做朋友吧!至于爱情我们公平竞争,不管谁最后同手塚君走到一起,我们还是朋友,如何?”跟她做朋友应该不用防备。

  柳生爱起身,嘴角弧度比起平常深了不少。“我说你到底从什么地方看出我要抢手塚君。”

  “你不喜欢部长!”失声惊叫。

  柳生爱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隐瞒,对于爱情,她已经忘了什么样感觉叫爱情,接二连三地被骗、被抛弃,人都说事不过三,她努力、再努力都未能获得所谓爱情,现在她不过十四岁少女,让她在这个时候说同见面不过几次人说爱情,她还真不习惯。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我只是把他看成值得交朋友。至于什么是爱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我还不想这么早去谈所谓恋爱,我想好好守住现在属于我一切,平静地生活,品味生活中每一件值得品味事情。其实从我重新睁开眼睛那一刻,我想要东西一直都很简单,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每一个见到我女生都会莫名其妙地把我当成敌人。”

  “呃,呵呵,那还不是你长得太漂亮,若是你能普通一点,部长他们能少关心你一点,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误会。”说到妒忌,藤原抚子回想一下自己举动也觉得自己太过于大惊小怪。

  确,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柳生爱都是非常有礼,没有越矩,没有疯狂,更没有找王子们献殷勤。

  放开戒心和妒忌,藤原抚子显得柔和而容易接近。柳生爱没有因为这样而完全放下自己对人戒心,在她看来,有很多事不如表面那样看着和谐,若是没有下定决心去相信、去接受,那就保持着相对距离,用自己方法让人感觉不到你疏远,反正人与人之间若是没有隔三差五交流,很快就会遗忘。

  走廊,躲在暗处人,表情各异。手塚光第一次体会到什么要坐过山车,心情起伏太大,有喜有忧。一开始听到她可能喜欢自己,他有些不自觉地捂着自己胸口,感觉心跳突然之间加快,好似要跳出胸口,可接下来,她反问让他觉得有盆凉水把他从头淋到脚。然后再听到她根本不懂爱情,没有心上人,他又觉得松了口气。

  好在迹部景吾和幸村精市不在,不然还不知道这两人会弄出什么动静来呢!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晚餐因为迹部景吾强势邀请,所有人都留了下来,饭桌上,气氛不错,当晚餐上桌时,所有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了柳生爱面前,她晚餐四餐一汤中餐,这样丰盛又独树一帜招待在一堆四餐中自然相当惹眼了。

  “迹部,我也吃跟小爱一样。”芥川慈郎闹着香气,思绪一下子回到冰帝之前日子,认为只要是柳生爱吃就是最好吃。

  “我也要。”向日岳人凑上前。

  柳生爱很喜欢今天安排,毕竟像她这样半日半中人,过着日本生活,吃中美食已经算是他们这群人中标新立异存在了。

  “我吃不多,大家一起吃吧!”

  “好耶!”

  忍足侑士拉住向日岳人,咬牙教训道:“等小爱吃得差不多了,你才可以动。”没看到迹部景吾脸色非常不好吗?

  宍户亮拖着芥川慈郎,低吼一声‘白痴’,不让他上去凑热闹。

  无人上前,柳生爱自然就自己吃自己,其他人吃着自己。藤原抚子吞下嘴里牛排,她记得柳生爱西式礼仪也很完美,不像是因为这方面不过关怕丢脸不动,而好似她非常喜欢中餐之内东西。

  “柳生爱,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中餐?”

  “大概是因为前世我是个中人吧!”

  “你真会开玩笑。”

  “不是哦,也许我真是中人也说不定,我喜欢中文化、食物、传统,为此我学习中文,学写毛笔字。”对于这个,柳生爱觉得多做说明,以免以为不经意地露出什么也好掩饰过去。

  迹部景吾想起上次她救藤原抚子事,回去之后查了不少中武侠书籍,上面介绍说是轻功,能飞檐走壁。“上次你救她用就是中轻功吗?”

  柳生爱抬眼望着迹部景吾,笑道:“对,我武功是完完整整中武功,若说西洋运动,我会不多,除了西洋剑,其他我都不会。”

  “很好爱好,有时候我们比一次。”说到西洋剑,迹部景吾、忍足侑士都是个中好手。

  “非常乐意。”

  用过餐后,藤原抚子拉着柳生爱到一边道:“你真会西洋剑?”

  “恩!”这个她没有必要说谎。

  “那你帮我忙好不好?我世伯儿子到我们家玩,这家伙上次来用西洋剑打败我哥就自以为是,还以此向我挑战,我都说了我不会这个,他根本就不听,要是可以,明天下午你帮我跟他比一起如何?”一想到那个蠢家伙,藤原抚子气又上来了。

  “明天要上课!”不是她事,柳生爱没什么太大兴趣。

  藤原抚子见她不为所动,不禁又手合十道:“你要是不信我,就同你哥哥一起来,我是真要跟你当朋友,我保证我不是耍花样。”

  “不是耍不耍花样,而是时间不对,若是非要比,你把时间推到这个星期六,反正也是近两天事。”

  “好。”

  回家路上,柳生比吕士问起藤原抚子跟她说话,柳生爱没有丝毫隐瞒,一一道来。柳生比吕士先是皱眉,然后牵着柳生爱手道:“小爱,哥哥真觉得自己很不负责,若非你出事,哥哥还没意识到自己错误。现在看着你慢慢成长,而哥哥未能在你过去中出现,哥哥很惭愧。”

  “若是那样话,哥哥为什么试着跟我一起往后走,我们现在还小,哥哥不会认为我马上就要嫁人吧!”原来她举动也让他们如此不安。

  “小爱,那天去藤原家,哥哥陪着你一起去。”不是他要怀疑别人,而是藤原抚子转变太快,快得有些不真实。

  “好啊,让彦一哥哥一起,我们三个一起去。”

  “恩!”

  回到家里,柳生哲也和柳生纯子轮流询问柳生爱身体状况和柳生比吕士合宿情况,一家人你问我答也不冷场,说说笑笑间,他们努力拉近彼此距离。柳生爱想着前世同杨过小龙女那不与后人说感情,突然觉得换了人话,还是换个交流方式好。

  她已经成为柳生爱,那么对于父母她也有应尽义务,不能一味地逃避他们。

  柳生夫妇对于柳生爱转变也是心喜非常,毕竟是他们女儿,那有父母希望儿女远离自己。

  正文 第四十五章 一脸茫然

  回到学校,南彦一早就捧着冠军奖杯光荣回归了,柳生比吕士给他打电话总说柳生爱伤已经好了,现在情况很好之类话。南彦一本应该放心,而且他也不是不放心柳生比吕士,他就是没有亲眼看到,心里准是有那点儿担心。

  嘿嘿,这做哥哥做出心德之后,一天不操心还闲得慌。

  说到底,他就是一操心命。

  为了表现他沉着,南彦一可谓是硬着头皮装深沉,说不能主动去找他们,以免那群混小子笑话,可是就这几天他就觉得自己瘦了好几斤,就在他忍不住要去时候,柳生爱适时回归不仅安了他心,还保了他脸上面子。

  “小爱,身体真全好了吗?”

  “恩,全好了,明天就可以直接去学校了。”昨天回家后,父母担心她身体,还琢磨着多请几天假。要不是她以学业已经耽误很久为由,今天根本不会回东京,更不会出现在南彦一面前。

  “这样就太好了,你不知道你不在日子,大厨直道没人能欣赏他作品呢!”明明自己很想她,可这嘴上说出来就是别人很想她。

  柳生爱想着舅母他们为她请来那个中大厨一开始觉得有些屈才,不过之后她无意间对南彦一说了他做得一个菜缺点,南彦一转述之后,他就自动将柳生爱引为知己,每次做新菜都是第一时间找她品尝。

  “我也很想念他做菜。”

  “那晚上要多吃一点。”

  “恩!”

  柳生爱请假对于某些女生来讲是好事,他们原本以为可以抓住机会好好接近自己心中王子,谁知柳生爱请了病假第二天,王子们全去合宿了,这样转变让他们觉得无比哀怨。王子回归本是一件值得高兴事,可是当他们知道柳生爱也一起回来时候,脸色堪比调色盘。

  下课后,柳生爱想着自己很久不曾去社团,跟南彦一打了个招呼后,直接去了体操社,哪知刚到社团就听到部长吉田晴子就告诉她器材体操选拔赛已经开始,她已经为她报了名,下个星期六就是比赛日期。

  “那些人参赛?”柳生爱虽然对于吉田晴子自作主张做法有些不悦,可是名字已经报上去了,她可不想因为自己一点点情绪让冰帝上下攻击她不顾大局。

  “加上你和我,还有六个正选。”

  “好,下个星期六我会准时到,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好好养身体。”

  离开社团,柳生爱漫步在离社团不远处林荫小道上,空气中淡淡玫瑰香无时无刻不在向众人展示迹部景吾华丽品味。嫣然一笑,柳生爱回教室拿了自己书包,又给南彦一发了条信息,提早出去准备转转。

  热闹街头真很不适合柳生爱这种喜欢安静人,不喜欢吵闹音乐,没有呼朋引伴条件,也培养不出血拼爱好,仔细想想,觉得她生活还真是单调。

  “呜呜……”

  听到声音,感觉到脚边触感,柳生爱低头就看着一只可爱棕色小型犬伸着小脑袋蹭着她小腿。蹲下身,伸手抚抚它小脑袋,看着好似很舒服样子,笑着道:“小东西,和主人走丢了吧!”

  女人没有不喜欢可爱小动物,尽管品种繁多,可是生命中很少有养宠物柳生爱对这一类动物很喜欢,虽是如此,她却从未动过要养宠物念头。纠其原因,好像是某一世她动了这个领头,先是养了只小鸡,结果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养,随手拿了个以前种水仙小花盆给小鸡当喝水盆,结果小鸡不小心栽到里面淹死了;后来又养了几条锦鲤,一开始养得肥肥壮壮很漂亮,为此没有这方面经验她没事以为只要多多地喂它们吃好吃,它们就会长得更漂亮,结果很明显,第二天都翻了白肚皮,一条条被撑死了,这让她很伤心,之后为了不再让无辜小生命栽在她手上,她索性什么都不养了,每每看看别人宠物过过干瘾。

  “这是我小狗!”突如其来指责声让柳生爱回神。

  好笑是对方不只说,而且小脸上防备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若非柳生爱知道自己长得不错,她会以为自己生得一张虐待动物脸。松开手,站起身,一脸微笑。“既然你是它主人,以后可不要再把它弄丢了。”
【[网王]轮回 白薇薇(23)】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