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21)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21)】

  当柳生比吕士他们找到柳生爱时候,只见她靠着树,左手靠着额头,小脸微扬,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到是那歌声非常好听,清亮嗓音充满梦幻,轻丽象雨,温柔似风,虽然不懂其中意思,但耳边响起却是一种沁入心脾天籁,叫人听了浑身舒畅。

  “小爱!”歌声刚停,柳生比吕士看着她身上赫然出现一抹忧愁,不禁叫出声。

  “哥哥,桦地君,丸井君,你们怎么来了?”收回心神,柳生爱站起身走到他们面前。

  柳生比吕士拉着她手,抚上她小脸道:“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小爱,有人欺负你?是谁?你说出来,我一定替你报仇!”丸井文太挥舞着拳头,一副要跟人单挑样子让柳生爱笑了出来。

  “没有,只是觉得有些累了,看着这里不错,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半点没提藤原抚子事,柳生爱觉得有些在没发生之前,她只需要自己多防着点就是了,没必要让家人朋友跟着自己一起疑神疑鬼。

  柳生比吕士认真观察了一下,见她神情平静,确实没有什么样子,也就放心了。“没事就好,大家还等着我们呢,回去吧!”

  “恩!”

  一路上,丸井文太滔滔不绝地说着比赛事,只差没把幸村精市捧到天上去了。柳生比吕士不插嘴,桦地崇弘不说话,柳生爱没看比赛自然无法评判,摆上一味微笑,想着笑颜以对总是没错。

  柳生爱回去之后,迹部景吾很难得地没有说不华丽女人,其他人纷纷表示关心,休息一二,青学与冰帝开始比赛,柳生爱坐在原位上,一旁迹部景吾宝座并没有因为他上场比赛就有人将此占为已有。中村管家为她换了一份热红茶,并送上一份精致小蛋糕做为她下午茶。

  柳生比吕士见状对迹部景吾招待显得满意许多,其他人到没什么,本来就是一起相处过他们对于柳生爱食欲心知肚明,就连一顿不吃饿得慌代表人物菊丸英二、向日岳人、芥川慈郎、丸井文太等人都没有冲上前来捣乱。当然,这一方面跟他们身边看守也是有很大一部分关系。

  两边比赛结束之后,迹部景吾很大方把所有人都留了下来,表示要招待大家吃饭。幸村精市和手塚光都不是小家子气人,很自然地就同意了。由于人员众多,迹部家饭桌换了个最大最长,大家坐得有些靠近,却显得更加亲近。柳生爱坐在幸村精市和柳生比吕士中间,手塚光对面。这样安排说不清是巧合还是他们本身就有缘分。

  正文 第四十章 喜欢草莓

  迹部景吾请客,自然要用最好东西才能显示出他华丽和大方。只是柳生爱不爱西方食物,对于日本本土食物也有多半不喜,只是偶尔吃一点。

  看着面前牛排,按照西方口味,那是一刀下去,表面微熟,里面却是带着丝丝血丝算上品,也就是指一分熟牛排。到了柳生爱这里,她却是非常不喜欢这种吃法,总觉得这肉里细菌都没有清理,不干净。再者对于牛排这种东西她从来就不是很爱,即使是她做为欧洲人时候也不爱。这本是个人感觉,柳生爱自然不会把这种话说出来,再加上她平日吃得就不多,吃上半个面包,就只等甜点了。

  藤原抚子虽然一直盯着柳生爱,想抓往她小辫子,让她出丑或者以此让她自动退出,可是一路下来,她发现柳生爱礼仪简直完美,就算遇她不爱食物也未曾露出过半点不相称情绪来。这样看来,她可以肯定自己遇到了爱情上最大敌人。

  迹部景吾喜欢美食,目光看向柳生爱,本是想说自己安排美食无人能比,那知道目光所触及之处,发现柳生爱面前牛排完整无缺,只有面包少了一半。虽然知道她吃得不多,可是这个也太少了,牛排一口未动。

  “你这个不华丽女人,想吃什么直接告诉厨师,本大爷可不会让自己客人饿着肚子离开。”

  得体微笑,柳生爱纤手拿着桌上红茶,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优雅而耀眼,让人不得不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只是吃惯了中餐,突然换了有点不习惯,不必在意。”

  手塚光看着她面前完好无缺牛排皱皱眉,“你身体不好,应该多吃一点,不要太意。”

  “恩!”轻轻地点头,微笑面对,表示接受。

  “小爱若不爱吃牛排,那吃点别吧!若是不介意,则我来介绍几样,怎么样?”凤长太郎喜欢做好人,大家都知道,现在这也算是打圆场吧!

  “谢谢!既然如此,就麻烦了。”

  藤原抚子用力地咀嚼着嘴里五分熟牛排,看着众星捧月一般柳生爱,心想明明就只是一个名气、声望都不如她世家之女,有什么值得大家如此对待。

  大概任何一个被人追捧惯了有些傲气女子,突然见到一个不比自己逊色甚至可能还要超出自己那么一点同龄女子,而且两人关系还是这种让人没得选择天生对立,这心情多少都会有些不是滋味吧!藤原抚子再怎么被人称赞冰雪聪明,毕竟她才十四岁,即使看过家里争斗、阴谋,可毕竟阅历世故缺乏摆在那里,再怎么能学也不可以一口气吃成大胖子。忍得吃力,藤原抚子眼里愤恨连她自己都知道有多明显,所以她很自觉地低头,在自己心情没有平静下来之前,不参与他们讨论,以免一不小心说出不该说话。

  凤长太郎说得认真,其他人也时不时地补充,柳生爱浅笑盈盈,眼里多了一抹真实。桌上气氛融洽,有说有笑,柳生爱在凤长太郎介绍下选了一块意大利面,并不是因为喜欢吃,而是因为意大利面做得精致,份量少。其他人见他选了一份,都不同程度地松了口气。

  一顿饭下来,柳生爱勉勉强强地在所有人关爱目光下把整盘意大利面干掉,然后在众人殷殷关切目光下再次干掉现前不算大也不算小布丁。此情此景让柳生比吕士忍不住夸赞她好几次,只是天知道此时柳生爱最想做事就是吐。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告别冰帝青学,立海大一行人步行回别墅,柳生爱因为吃得太多,一时又吐不出来,胃被折磨得相当难受,走起路来自然显得更加难受。出了迹部家别墅没有多远,柳生爱思索着是不是撒个娇,让自家哥哥把自己背回去。

  可问题是撒娇要怎么撒啊?

  思绪纠结,柳生爱忘了她前一次撒娇是什么时候,现在想想更是觉得自己心绪不成熟,看来跟年轻人呆久了,她也越活越回去了。

  “小爱,怎么了?”柳生比吕士牵着自家妹妹手,走了一会就发现她动作越来越慢,表情甚是精彩,比起平日来多了一丝孩子气。

  “我……我走不动了。”柳生爱不可能告诉他自己吃多了动不了了。

  闻言,柳生比吕士露齿一笑,然后很自觉地蹲下身道:“来,哥哥背你回去。”

  “恩!”趴到柳生比吕士宽阔结实背上,柳生爱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解决,以后她还是别想一些有没,直接开口好了。

  柳行爱趴着舒服一点,可是肚子却撑得慌,她道饿得难受,却不知道撑着也难受,看来过了今日她可是好几天不想吃东西了。说她娇贵,偏她是个少许食物就能养活人,说好不娇贵,她又不是什么食物都吃。天马行空,胡思乱想,慢慢地柳生爱竟睡着了。

  随后几日,冰帝时不时地过来,以讨教为名蹭顿饭,有时不好意思过来,还会扯上青学,三大名校王子齐聚一堂,这幸村家别墅厨房再大也装不了那么多,到是食材准备好后,藤原抚子提出要帮忙,柳生爱没有拒绝,只是淡淡地叫了一下河村隆名字,拜托他一起。想当然尔,藤原抚子就是有心要耍小手段,也得顾忌一下旁边河村隆和柳生比吕士。

  “吃点水果吧!”手塚光见刚才她一个劲地忙碌出来,却一口食物都没有吃。

  “谢谢!”柳生爱接过手塚光递过来草莓,两只小手一边一个,吃得很满足。

  如柳生爱先前所想,前面两天她除了喝水和少许水果,她是粒米未尽。此时,大家还围在饭桌前吃饭,她一个人偷偷地跑出来还以为没人发现,没想到手塚光会来,还带了她爱吃草莓。

  “很喜欢草莓!”

  很肯定很清冷嗓音,一般给人感觉应该是冷,可是在柳生爱看来,却有种莫名暖流静静地从心头滑过,就好像从来不说关心她小龙女一样,总是用行动去表达自己关怀一样,让人觉得实在。

  之前,杨过他们太过于看重对方,才会让柳生爱觉得自己不重要,而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身边围满了关心她人,可能是因为满足,也可能是感触,她这才发现原来杨过和小龙女不是不关心她,而是经历了太多波折想着多给彼此一些时间相处,至于她,他们看着,陪着便觉得够了,并不知她想要什么。可能是因为她这人有什么又不太爱说,故他们浪费了一生时间都没能弄清彼此其实都是在乎对方。

  “恩,觉得酸酸甜甜,有种很开胃感觉。”其实是因为在她混乱记忆中,曾有一个人对她说过,能吃到草莓就很幸福,至于是怎样幸福,她想她可能还要吃很久才能明白那个人说幸福到底是什么样幸福。

  “注意身体,饭还要是按时吃!”平板语调,可贵在手塚光有着比别人都强动人音色,所以他说起话来即使冷冰冰没什么情调,却能给明白他人一种别样关怀。

  “恩,听哥哥说手塚君也参加了关东大赛,比赛要加油!”

  “啊!有空来看我们比赛吧!”

  “好。”

  气氛融洽,两人你一言我一言聊得也算开心,只是熟悉手塚光人都知道他变得不一样了。要知道手塚光这个人从来就不是热情代表,不管是对谁都好,都是一副波澜不惊样子,别说侃侃而谈了,就是多说两句都像要他命,可现在却见到他同别人聊得开怀,虽然每句话不长,可这回话几率却比平常一星期都看得多,更扯是他居然还邀请柳生爱看比赛。

  藤原抚子阴狠目光落在柳生爱身上,她就知道柳生爱留不得,只不过这一会时间,不爱理人手塚光不仅亲自动手为她洗水果、送水果,还陪着她一起谈天说地。她进网球部也有段时间了,可除了公事上必要几句话,他从未主动跟她说过一句话,就连遇见了打招呼也是她先主动。(某薇很不厚道地吐糟:自己主动了,人家想主动也没机会。)

  不可饶恕!

  “藤原,你不是说来找部长吗,怎么站在这里不动了。”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在藤原抚子靠近时候就发现她存在了,一开始她自然不可能神通广大地猜到来人就是她,会确定那是因为藤原抚子洒香水习惯,而且可能是富家千金都喜欢独特关系,也可能是因为这里除了男性古龙水外,两个女生里只有她用香水,所以柳生爱闻到香味自然就确定来人身份了。只是敌不动,她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她,再加上她很欣赏手塚光,对于他沉稳,她总觉得有种莫名安心。

  不同于父母保护,哥哥们维护,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安心。

  手塚光闻声转过头,赫然发现不远处藤原抚子和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寻出来桃城武。“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啊,部长,我是看经理出来这么久也没把你们叫回去,就主动跑来找人了。”大嗓门桃城武看示大大咧咧,谁都不怕,可对于手塚光可是十二万分地佩服。现下手塚光开口,他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轻皱眉头,手塚光虽然没有和柳生爱说什么见不得人话,可没有人喜欢自己和人聊天时,有其他人躲在一边偷听,特别是藤原抚子表情让手塚光觉得他或许应该找个时间处理一下这位经理。他们网球部从头到尾就不需要什么经理,她到来对他们而言可有可无,更有甚者有时候真很误事,就像前两天,冰帝和立海大比赛,做为经理应该主动收集对手比赛资料,虽不用像乾贞治那般,可拍下VCR是她应做工作,可到了这时候,她却不尽踪影,这样事情又不是一次两次。

  “柳生,我送你回屋!”

  “叫我小爱吧,他们都这么叫。”顺从地起身,柳生爱微笑着道。

  “啊!”

  “部长,我……”藤原抚子是想解释自己并没有偷听意思,可是手塚光和柳生爱一前一后,完全没有停顿地从她身边越过,这让藤原抚子顿时白了脸。

  手塚光和柳生爱都走了,神经粗大桃城武自然跟了上去,至于等着别人来安慰藤原抚子同学,华丽丽地被他们遗忘在了后面。

  被遗忘后藤原抚子同学自然不会就此罢休,手塚光他们前脚进去,她自然后脚跟上,只是这里人都不是一般人,立海大和冰帝不会为了一个外人多说一句废话,青学众人此时刚刚饱餐一顿,眼见做饭‘大厨’柳生爱童鞋出场,自然是围着她一边夸奖,一边要求下次再来。藤原抚子见状发现自己摆出可怜样根本无人看在眼里,心中愤恨更上一层,又不能即时发作,万般无奈之际,她只好扭身向外走去,想借此找个可以发泄渠道,以免自己好不容易建立形象因一时之气全部毁于一旦。

  忍足侑士见状,不禁戏谑道:“美人哀伤,无人安慰呐!”

  “既然如此,本大爷批准你去英雄救美!”见多了耍手段女人,洞察力又不一般迹部景吾自然看到藤原抚子眼中愤恨,而且她也不是时时懂得收敛,所以看到人应该不只他们才是。

  “别别,中文里有句话是这样说,英雄难消美人恩,我虽然喜欢美人,可也不是什么美人都要。”意思就是这位藤原美人不在他欣赏范围之内。

  “你这次眼光还算华丽!确是只不华丽到极点母猫,呐!桦地!”

  “是。”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救人

  这样热闹场面,这样能闹腾人,说实话柳生爱虽然不是第一次遇到,可是却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接触和应付。

  青学问题儿童不只一个两个,而是一堆,若说腹黑不二周助很少让人操心,数据狂乾贞治偶尔能担下大任,那么其他以唠叨爱操心大石秀一郎为首,统统都是需要手塚光操心人物。现在,一大群男人吃过晚饭竟然不着急离开,反而闹着要玩什么抽鬼牌游戏,在场众人纷纷同意,只有一人又不懂这个游戏柳生爱被完全忽略,直接拖进去参加。

  游戏规则相当简单,即使是大小王为鬼牌,抽到人可以随便猜一张牌,若是在场有谁牌被猜中,就得按照抽到鬼牌人说去做一件事。柳生爱懵懵懂懂,不是特别清楚,却也明白只要保护好手中牌,运气好一点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猜到,毕竟除去大小王,扑克一副也有五十四张,在场除去跑出去发泄还没回来藤原抚子外,好歹也有二十五个人,就算除掉两个抽到鬼牌,也还剩二十三个人,就这个情况而言,除非特别倒霉,否则不会次次被人叫中。

  “好了,这一轮开始。”

  这句话由最先提出玩游戏不二周助说完,大家各自抽了一张牌。比起柳生爱不习惯样子,难得没有睡觉芥川慈郎拿着自己牌很是得意地道:“原来我是梅花五,呵,我不会让你们知道我牌。”

  黑线!

  大家都知道了好不好!

  “呵呵,我是大鬼牌,我先叫,看看我能叫中谁?”笑容灿烂,显着眼睛不二周助神情柔和,语调温柔,却给不了众人任何温暖感觉,到是感觉寒风阵阵。“红桃Q给大家唱一首自己最喜欢歌。”

  闻言,无人叫小鬼牌,众人只得翻开自己牌,可能真是运气问题,桃城武成了第一个被赶上架‘鸭子’,只是此人完全没有唱歌天赋,明明说起话来声音也不难听,可是唱起歌来却让所有人忍不住捂上耳朵。鉴于这种情况,没唱到第三句,桃城武个唱就此结束。

  第二轮开始,这次大小鬼牌一起被抽了出来,大鬼牌拥有者是一向高高在上迹部景吾,得到大鬼牌,他自然是一副理所当然拽样,众人也习惯了,只当没看见;小鬼牌拥有得是手塚光,怎么说呢,这两人只能说是宿命对手,不仅是网球,就连这种时刻,上天也要让他们比上一比。

  两人对看一眼,心里都打着主意,看自己是否能叫到柳生爱手中牌。

  “本大爷叫黑桃A,被叫到人要当场用外文或念或做一首诗。本大爷品味就该是最华丽,啊恩!”

  请问迹部大爷,这抽鬼牌和叫牌跟品味能扯上半毛钱关系?

  “红桃十,说一个自己最喜欢东西”

  众人依言翻牌,柳生爱有些无语地发现自己居然一下子就被叫到了,这不是才第二轮吗?

  另一个被抽到人是幸村精市,他看了看手中黑桃A,然后很是大方地站起身用英文念了首歌颂友谊诗词,幸村精市嗓音柔和,语调把握也很是时候,这让听到人都不禁觉得身心舒畅。

  虽然有些讶意自己这么快被抽中,柳生爱可一点没想过要赖,再说手塚光提出要求很是容易,没有半点为难之意。只是,她这个人真找不到什么太喜欢事,若那样也算话……

  “最喜欢东西就是能永远陪在我身边。”

  她生命太过永恒,若是遇不上救赎,那么她真希望无数轮回里能有一样可以一直陪着她人或者是东西!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藤原抚子没头没脑地往外冲,她以为自己跟青学人处得还不错,她若是冲出来,至少会有一个人跟出来看看,却不知道其他人认为她想要一个人静静,都没过要来打扰。跑了一段路,藤原抚子停下脚步回头看,发现身后无一人跟来,心中失落,可更多是气愤柳生爱会装可怜把所有人都留住。

  有些女孩子往往都是这样,当自己不被她所认可男孩所承认时候,心里容易产生不平衡感觉,现在藤原抚子就是,一向骄傲她自认为能进网球社,在里面稳稳地呆下来便是与其他人女孩子不同。现在,她这般难过,相处这么久王子们却视而不见,眼里、心里只装得下别人,叫她情何以堪。

  扶着一棵树坐下,越起越委屈,忍不住就哭了起来。

  本来就是没有受过什么委屈千金小姐,现下被人比了下去,又如被心仪人如此忽略,心里难受是自然。哭过一阵后,心里自然也好想很多。往往人们自我安慰能力是很强,不然这日子还真不好继续过下去。

  回过神,藤原抚子站起身,拍拍裙子上灰尘,随着来时路准备回去,无奈夜色暗尘,路况又不是太熟,很快,藤原抚子就走岔了路。

  这边别墅里玩过四轮游戏之后,乾贞治见人还没回来,就拿出手机拨打藤原抚子电话,毕竟一起来,又是社团经理,虽然在感情上比不上一起奋战伙伴,却也算得上同伴,而且就算她只是一个认识同学,他们也有义务保证她安全。电话响了很久也没人接,乾贞治琢磨着可能提了之内,可是现下时候不早,他们即使再留一会儿也要走了,可人到现在还没回来,他们还是去找找才好。

  “部长,藤原桑到现在还没回来,怕是迷路了。”话没有说明,意思却非常清楚。

  手塚光闻言点点头,转向做为主人幸村精市道:“幸村,你对这边熟悉,帮我们一起找找人吧!”

  “既然如此,我们一起吧!”

  “啊!”

  放下手中牌,柳生爱也不搞特殊,随着柳生比吕士一起往外走。她内力很好,前世在山里住时间长了,夜视能力比起一般人来要好上很多。现在他们虽然都拿着手电筒之类照明工具,但光源毕竟有限。

  “小爱,跟着哥哥,别走散了。”柳生比吕士对藤原抚子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他一心只想着网球和考上东大,再回去帮父亲。对于爱情,他还没动这个心思,可不代表他不懂,女人吃醋他见得多了,藤原抚子虽然懂得掩饰,可是他们也不是什么平常人。他们不过是见她还知晓分寸,心知肚明之余,有致一同地选择了沉默。

  “恩!”

  兵分几路,柳生爱是不知道,不过她算是第一个发现线索人。捡起地上手机,拉着柳生比吕士手四处看了看,道:“藤原桑应该离这里不远。”

  柳生比吕士看看手机,点点头道:“恩,我们往前再看看,若是找到她,大家也能早点休息。”

  藤原抚子听到叫声,心喜之余,又害怕自己大声求救会使自己直接摔下去,小心地挪挪身子,抓紧身下这棵挡着自己身子小树,平声喊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树木发出一声抗议,让藤原抚子瞬间禁了声。

  这边,大家都离得不是太远,几个听到声音立刻通知其他人,浩浩荡荡地大家又摸索了一阵,终于找到了那个山坡,这个山坡有些窄,而且很陡,细往下看发现坡底很深,若真是一下子摔下去,是死是残还很难说。
【[网王]轮回 白薇薇(21)】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