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2)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2)】

  目光停留在柳生比吕士俊俏的脸上,柳生爱望着他脸上来不及擦掉的汗水,想要抽出自己的手,拿手帕给他擦汗。

  柳生比吕士注意到她的疏离,心里难过,却怎么都不放手,相反地把她的手握得更紧。“小爱,还在怪哥哥没有相信你吗?”

  柳生爱见他是打定主意不放了,摇摇头,轻轻一笑,把书包放在地上,然后掏出裙兜里的手帕,踮起脚尖帮他擦汗。柳生比吕士一惊,这才发现她不是要甩开自己的手,而是想要拿手帕为自己擦汗。看到这样的妹妹,他突然觉得小时候那个喜欢跟在自己身后,用软糯糯的声音叫自己的哥哥的人回来了。忍不住内心翻滚的思绪,他一把搂着柳生爱,声音沙哑,带着丝许哽咽。

  “小爱,原谅哥哥,以后哥哥再也不会让你受伤害了。”

  即使被众人称之为绅士,毕竟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柳生爱静静地靠在他的怀里,乖巧的模样让人心疼,可是站在一旁的幸村精市和柳莲二却注意到她迷离的大眼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比吕士,你妹妹快喘不地气了。”

  “哦!”柳生比吕士有些不好意思回神,松开柳生爱,弯腰捡起她放在地上的书包,对着幸村他们道:“部长,我们先回去了。”

  “恩!”

  看着他们双双上车的背影,幸村精市对着一旁的柳莲二道:“柳生爱的改变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大家还要注意一下自己的态度。”

  “是,部长。”

  她那时到底是从哪里出现的,幸村精市对于这个问题可是十分的好奇。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自窗外射过来的昏暗的灯光,不禁想到柳生一家对自己的态度。她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更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人,她只是活得太久,久到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表达她的感谢。要知道她的七世轮回,前六世都是自然死亡,最差一点也是意外,要知道即使老天不公,她也不曾用自杀去抗议,因为没人比她更了解死亡只会让痛苦更深沉,却不会让她更好受。

  她不喜欢和别人太亲近,要知道没有得就没有失,只要她一直站在自己画好的线里面,那么这一辈子就会像上辈子那样活得无知无觉,直到死去。可是他们却不想像杨过和小龙女那般顺着她的意思走,更有甚者他们努力想要抚平她心中的伤痕,即使他们真正想关心的人已经走了,可是她却清楚地感觉得到他们的关怀。

  那是一种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感觉,她惶恐于它们的靠近,无措地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她继续着自己的生活,重复着每天同样的事情,等到她确定自己的喉咙好了,却不知道该跟他们说些什么。

  人,简单了不好;人,复杂了也不好。

  不知道到底人要怎样才算是好的、完整的、无憾的。

  每天出入于学校和家里,柳生爱只知道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自己内功,再者她也没什么爱好,就这样任日子一天一天地从她眼前飘过。时间越长,柳生爱又不爱说话,虽然没有再去纠缠过网球社的人,可她是哑巴的事却上下流传,更有人传到了校外。

  “柳生爱,你把这一段有英文诗翻译一下。”时隔归校来的一个月后,学校里的老师终于有人意识到还有这么一个学生存在,而且忘了学校传得沸沸扬扬的‘哑巴事件’,等人起来,他才想起来,想让她坐下,见人拿书,又不好开口,只能任她去了。

  柳生爱看着面前的课本,静静地站了起来,拿起书,淡淡地翻译。以她这几世得来的东西,怕是没有什么语言能难得倒她。要知道富贵之家的富贵若是要享受,也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于是,她在这一方面可以说做得相当好,以至于她的才华若是表现出来会让人惊叹这天才是否也太过了一点。

  清脆如泉水般的声音就好像雨滴一样打在每一个人的心上,冰冰凉凉,却意外地让人觉得舒服。这种情况让所有的人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愣,要知道他们认定她是哑巴,可现在她的声音却好听得让人反复回味,就好像天赖一般让人眷恋。

  柳生爱到没什么,她只是觉得一段时间不讲话,喉咙没再有什么不适,她本就没有想过这世还跟上世一样的声音,没想到声音还中变得跟过去一样。

  看来有些东西不管轮回几世,是她的就永远是她的。

  “很……好,完全正确!柳生同学,你可以坐下了!”有些被吓倒了,英文老师觉得才这般年纪就已经拥有这等风姿,难怪要收敛。

  闻言坐下,长发在空中划了一个美丽的弧度,可精致的小脸上却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只是笑意背后的淡漠让人有种遗世独立的绝美清丽。这种淡淡的风情别说孩子,就是成人里都难以找到,如此看得在座不少小男生如痴如醉,一脸梦幻。

  那一天,柳生爱拥有天籁一般的声音再次传遍立海大,男生听了好奇心起,女生听了嗤之以鼻,觉得柳生爱不过是耍手段想惹人注意。

  “比吕士,你妹妹拥有天籁一般的声音,我们怎么不知道!”中午,网球部的一群正选聚在天台用餐,仁王雅治一脸不解地问坐在身旁的柳生比吕士,要知道在他的记忆里,柳生爱的声音虽然甜美,却没到天籁那样夸张的地步吧!

  柳生比吕士没有答话,心里却觉得酸涩。他一直以为自己努力够了,却发现她的一切离他越来越远。

  “是吗?那我们去跟她说两句话不就知道是真还是假了。”丸井文太一脸的天真,鉴于这段时间柳生爱没有出现,他已经不那么讨厌她了。

  “文太的精力这么好,看来训练量很少嘛!”幸村精市笑得灿烂如花啊!

  真田弦一郎一向配合,幸村精市话音一落,他立刻道:“文太的训练量再加两倍!”

  “呵呵,我也很期待听到天籁般的声音!”

  众正选一脸黑线地看着幸村精市笑得更加灿烂的样子。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今天的天气阴阴的,仿佛随时都会下雨一般,柳生爱站在校门口径自等着自家的车和还没有结束部活的哥哥,不理会从身边离去的学生拿什么样的眼光看她,更不管他们说出的话是好,是坏,是伤人,抑或是诋毁。

  她就那样静静地站在哪里,长发遮住了脸,让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柳生比吕士同众正选走出校门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若说上一次他们心情浮躁,没有仔细去看,那么这一次他们真真切切地看到少女身上那飘渺如烟的气质,就好似高高在上又一直吸引大家目光的辉夜姬,让人难以从她的身上把目光挪开。

  “咳咳,小爱,等很久了,车送去保养还没送回来,今天我们步行回家。”柳生比吕士轻咳两声唤回自己,也唤回队友的神志,来到她的面前,帮她理理长发。

  “好。”清脆若泉水的声音让众人一愣。

  柳生比吕士以为她不会跟自己说话,没想到一下子就跟自己说了。“小爱,你不怪哥哥的对不对,你原谅哥哥了对不对?”

  “算是吧!”同样的笑,同样的表情,只是原来的那个她已经不在了,现在她想她说的话只代表她的立场,至于那一位远去的人怎么想都跟她没有关系。

  丸井文太粉色的泡泡糖就这样黏在嘴边,他愣愣地伸手指着柳生爱道:“你的声音原先没这么好听啊!”

  众正选心里都有这样的疑问,可是大家都没有问出口,不过既然有人问了,他们当然很乐意等现成的答案。

  柳生爱不喜欢别人一脸看戏地看着自己,再者她不觉得她跟这些人有什么好说的,反正互不喜欢,眼角眉梢明明带着不屑,却硬是摆着笑脸装亲近,他们不累,她看得都累。“前辈们不喜欢我,就不要试去去接近,我不再喜欢前辈们,我就试着远离,假装的亲近只会让人觉得更加讨厌。”

  “小爱……”柳生比吕士盯着她淡漠的眼眸,淡淡的微笑,想从里面找出些什么,却发现她至始至终都事实在那抹淡淡的微笑,根本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幸村精市若不是一直盯着她的话,他真的会以为她是在讽刺他们,可是她的表情太过平静,平静到他以为刚才的话只是他的错觉。不过,他们的确有错,人家已经没有主动招惹他们,即使是装的,他们不能一直拿老眼光看人。

  “对不起,是我们没有注意!”

  “没事,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告辞!”太长时间不说话,一次性说太多的话,让她感觉喉咙有些干!

  柳生比吕士本来习惯了妹妹的淡漠的微笑,今天看到她的平平淡淡地教训部长他们时,他没有觉得不对,本来她就长得漂亮,以往她的脾气让人忽略了她的美丽,而今她恬静、如清风流水一般让人怎么也无法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开。

  牵着她的软软的小手,他想也许这样是最好的,以后让部长他们离她远一点。

  正文 第四章 受袭

  每一天对于柳生爱来讲不是恩赐,而是折磨,她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也不喜欢一直呆在一个地方,可是她转来转去才发现不管她怎样不喜欢都得好好地生活下去,就好像孟婆告诉她的,你跟别人不一样,你若是找不到那个救赎你的人,那你就只能一直这样轮回下去,不管你是早死还是晚死,结局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得到这样的答案,她还能怎么样,除了默默承受,她别无他法。

  曾经她告诉自己要快快乐乐地过日子;曾经她告诉自己要去相信别人;曾经她告诉要努力去寻找那个真心爱自己的人;曾经她告诉自己就算没有那个人她可以过得很好,同普通人一样。可是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样,要知道人的承受能力就那么多一点,太多太多的记忆占据了她脑海里的空间,使得她想忘也忘不了,等到遇到杨过和小龙女时,她是庆幸的,虽然他们太在乎彼此,可是他们却没有半点对不起她的地方,只是太过清冷的生活让她忘了怎样去享受生活的乐趣。

  想热火重燃,做一个活泼热情的人,柳生爱想若是真的那做了,不只别人会看不过去,就连她自己都会看不过去。

  来往于学校和家里之间,每天同柳生比吕士陪进陪出,再加上她真的不再跑到网球部去找其他人,学校的女人慢慢地也不再找她的麻烦,只除了少数的女生。

  “柳生爱,你不是很喜欢装特殊么,喜欢装哑巴么,等我们把这个辣椒水倒进你的嘴里,你就成了真正的哑巴了。”一个深棕色头发的女孩身后跟着三个女孩,他们穿着同是立海大的校服,长得还算好看,但说出来的话却非常的刺耳。

  “就是,柳生爱还是做哑巴比较好!”跟班A接着话附和。

  “哼,居然敢教训我们的王子,真不知道你脑子里的那根筋搭错了。”跟班B一脸嘲讽,语气里带着对接下来的事情的期待。

  “大姐,动手吧!现在是部活,不会有人来的。我都打听好了,平常就她一个人在这里。”跟班C一脸急切地探头观察周围,见真的没人,催促道。

  四人成圈将柳生爱围了个水泄不通,更是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柳生爱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们,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解决这些人简单的不能再简单,“滚!”

  “哟嗬,脾气到是不小,看来你就是用这声音去勾引男人的吧!”领头的少女嗤笑一声,毫不客气地道。

  柳生爱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善良的人,七世为人,每次只要被背叛或者被耍,她必定会在当事人的身上千倍百倍地找回来,即使从此以后她不再相信,但她却从不让自己吃亏。活得久了,她当然比别人更明白凡事都要靠自己的逻辑。

  她讨厌有人威胁她,讨厌有人暗算她,更讨厌不知所谓的陷害和伤害。这几个人无疑是把她讨厌的事情全部做尽了。

  “抓住她的手!”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柳生比吕士一如以往一样训练,每次训练他都免不了要帮着仁王雅治收拾烂摊子,这不,今天这家伙不仅扮成他的样子找老师请假,而且训练到一半还不见人影。真是头疼,副部长的脸已经够黑了,再黑下去不知道该变成什么样了。

  他确认等他回来,副部长会毫不松懈地把他的训练量翻上好几番。

  “柳生,仁王人呢,他不是说出去一会就回来的吗?”丸井文太欢快地蹦跶着,心里惦记着出去好一会儿没有回来的仁王雅治,误以为又有女孩跟他表白,这样他就可以分享他手中的美食,说到这里,他的肚子不禁更饿了。

  “等一下休息的时候,一起去找他!”柳生比吕士是怕仁王雅治被灭了之后,他在短时间内很难找到一个合拍的人。“话说柳也不知道去哪了?”

  “恩,我下场就没看到他的人了。”

  “得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好了。”

  丸井文太一想着有好事,当然不忘拉着桑原一起,于是,两人行变得三人行,三人行又变四人行,搞到最后,网球部的正选都跟着出来了。

  一边仁王雅治根本不是被什么女生告白,他只是好奇搭档的妹妹每天部活时间在干些什么,找了好几天他才找到这个确切的地方。今天算是准备充分,偷偷摸摸地过来,还是没找到人。他怀疑她肯定躲在某个角落看自己的笑话,于是他继续转,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

  辣椒水么?

  开开玩笑还行,这么直接地灌下去,那就是伤害!

  正打算过去,他发现来这里的人不只自己一个人,小心上前,他拍拍柳莲二的肩膀问:“不去帮忙?”

  “我以为你会冲过去的。”柳莲二早就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了,他不动手是想看看柳生爱的淡漠到底是真还是假。

  “噗哩~我当然会过去,只是不是现在。”喜欢看戏的人可不只是他一个。

  柳生爱的内功不同于一般人,当你拥有一对神功在世的父母时,而你又是他们亲生的孩子,那么这遗传再差也比一般好。柳生爱的前世资质不但不差,相反相当的好,于是,杨过和小龙女一点都不藏私,只要他们会的,她亦都会,而且青出于篮。如此,草丛里呆了人她怎么会不知道,她只是不想跟他们牵涉太多。

  冷眼盯着渐渐靠近自己的人,她盯着脚前的小石子,脚轻轻用力,石子猛地往前飞去打在那个领头少女的胸口。

  这个动作看似没有什么,可是下一刻,柳莲二、仁王雅治和其他几个跟班就惊愕地看看领头少女以一种诡异的姿态跌坐在地,她手中的辣椒水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粉碎,一时间,一种沧鼻的味道飘散开来。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领头少女捂着胸口,那莫名的疼痛让她有一种气血翻腾的感觉,就好似什么要冲口而出。

  “啊……”

  等到她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吐了一口血,一脸惊惧地盯着自始自终都一脸平静的柳生爱,这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女孩根本不是他们能惹的。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你们在做什么!”

  立海大若是倾巢而出,那么冲在最前方的永远都是丸井文太和切原赤也这两个单细胞生物。很明显,此时怒吼一声的人就是热血少年的海带君。

  领头少女见他们恶狠狠地瞪着柳生爱,眼珠一转,不禁摆出一副柔弱的样子向他们求救:“幸村SAMA,救救我,我不是故意撞柳生同学的。”

  柳生比吕士走在后面,当他看到柳生爱的时候,立刻冲了上去,将她护在怀里,根本不把领头少女的话放在心上。“小爱,有没有什么事啊?”

  “没有。”没有抗拒,柳生爱只是静静地呆在他的怀里。

  “你当然没事了,可是你却把渡边打得吐血!”跟班A毫不犹豫地附合领头少女渡边的话。

  “就是,我们又没动手,你用得着下这么重的手吗?”跟班B也不放过表现的机会。

  ……

  幸村精市将他们及其周围的一切扫视一遍,目光最后落在地上仍散发着呛鼻气味的玻璃瓶。对着一边的草丛道:“柳、仁王,你们要不要说点什么呢!”

  “我就知道幸村会发现我们的几率是百分之九十八,剩下的百分之二的可能性是忽略。”柳莲二站起身边写边道。

  “噗哩~部长的观察能力还是这么强!只是眼前这几个女生太让人失望了呢!”仁王雅治一脸看好戏地道。

  渡边一行人脸色惨白,畏畏缩缩的样子已经说明一切。

  柳生比吕士盯着柳莲二和仁王雅治问:“到底什么事说清楚?”

  “事情就是他们找你妹妹的麻烦,想用地上那瓶摔碎的辣椒水让她再也开不了口。虽然机率不高,但是这东西若真的喝下去,不哑,嗓子也会受很大的损伤。”见搭档一脸厉色,仁王雅治也就不闹了。

  “既然如此,柳生家也不是任人欺负的。”眼镜后闪过一丝凌厉,柳生比吕士从未像现在这般生气。

  “柳生桑,我们不是故意的,请原谅我们一次吧!”叫渡边的女孩和其他几个跟班一脸惨白地求饶。

  柳生爱对于欺善怕恶的事情看过很多,对于眼前这几个小角色,从一开始她就没有看在眼里,本来嘛,麻不麻烦都是自己的决定,若是非要纠缠下去,这麻烦只能说永远到不了头,就好像中文里说的不死不休!

  “滚!”

  “谢谢!”

  柳生比吕士不愿拂了妹妹的意思,只得道:“小爱,你的书包呢!我们回家吧!”牵着她的手,柳生比吕士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跟父母打个招呼的好。“部长,训练我明天补上。”

  柳生爱想着先前放到树上的树包,这个高度似乎有超出爬树能到达的地方,而且她不觉得让这些人看到这个是件好事。“不用拿了,今天没有什么作业。”

  “这怎么行,功课要每天预习才行。若是你不想跑一趟,哥哥去教室帮你拿。”

  一旁的柳莲二终于完成信息的收集了,可是他对于柳生爱用一颗石子将渡边打倒的方式非常的在意。“柳生学妹,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用一颗石子将人打倒的?”

  “与你有什么关系吗?”淡淡地看了某莲一眼,柳生爱也不说,提脚就准备离开。

  幸村精市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当柳生爱不想拿书包时,他就四下观察一番,又想到柳生爱上前莫名的出现,那知扫视一番,没想到还真在一棵百年大树的树杈上会看到一个褐色的书包,若非他的视力好,还真不能一眼发现。

  “柳生学妹是不想让比吕士担心,才不想告诉他你的书包被人藏到大树上的么?”

  只是用什么样的方法能把书包放到这么高的地方?

  正文 第五章 兴趣带来麻烦

  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幸村精市的目光看向那棵无比高大粗壮的百年大树上方的褐色书包。

  “哇!真的好高哦!”丸井文太看得真感叹!

  “是啊!丸井前辈可能一辈子都跳不到这么高的地方。”切原赤也的夸奖似乎永远让人哭笑不得。

  丸井文太不高兴了,他是跳不到这么高,可是不代表有人跳得了这么高啊!“切原,你以为这是人跳上去放的吗?这一定是借助外力才办到的。”

  “丸井说的对,只是这个方法我比较想知道。”幸村精市抚着光滑的下巴,一脸的笑意。“好了,现在想想办法把书包取下来吧!”

  众人点头,柳生比吕士却觉得自己这个哥哥做得简直是太失败了。“小爱,以后有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告诉哥哥。”

  “恩!”点点头,柳生爱虽然不想充什么英雄,可也不想欠人家的人情,再者他们跟这个身体之间有着一些不好的回忆,她无意去探知,也不想去参与。弯身捡了一枚石子道:“你们能离远一点吗?我不想让书包砸到你们。”

  幸村精市看着她平淡如水的样子,越来越觉得他们面对不是以前的柳生爱,就好像另外一个柳生爱一样。

  “哦,小爱已经有办法了吗?”

  “我们不熟,请叫我柳生学妹或者柳生同学。”柳生爱不知道他们有多高贵,但是她知道这些人定不是她心中的救赎。
【[网王]轮回 白薇薇(2)】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