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19)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19)】

  柳生比吕士眯起眼,俊脸一冷,语气里含着不屑道:“凭什么,那你们凭什么质问她,她开口了么,不需要你们就是不需要你们,没有任何理由!”想到柳生爱之前说要疗伤,让他们不要去打扰,有了先前和南彦一害她吐血教训,柳生比吕士对于眼前这三个女孩行为更是不满,心里更是担心门内柳生爱有没有事?

  “柳生SAMA,这不公平!”山崎奈奈子觉得他们虽然有算计柳生爱,可并没有真动手,只凭几句话就想赶他们走,这不是太小提大作了吗?

  “噗哩~~,公平,我不记得我们有给你们什么承诺。”仁王雅治注意到一向四个一起行动四人组,现下少了一个,剑眉一挑,戏谑道:“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急匆匆地跑来给人家当枪使,这不是很可笑吗?”

  三人闻言看看对方,这才发现确是少了一个人。面面相觑,却又死不承认自己被人当成枪在使,嘴硬道:“仁王SAMA不要乱说,板本学姐等一下就会到。”

  “是吗?”答话是站在一旁不知看了多久柳莲二。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隔着一扇门,虽然床离门有一段距离,可是以柳生爱情况,这些话还是一句不漏地全部传到她耳朵里,这样嘈杂声音真真是让人觉得烦闷,强忍着不适调息,等到平静下来后。睁开眼睛,柳生爱听着外面还想吵几个女生,摇头叹气,不过对于板本由美子手段,她到是不得不佩服这个女孩,小小年纪居然就有如此算计,天知道这个年龄段女孩,不是懵懂无知,就是少女怀春,厉害一点也不过小吵小闹间使些拙劣手段,那像板本由美子,先前听到话就能证明这个女孩子所作所为不是一时之气,而是精心考虑过。她就说以前柳生爱再蠢也不会一次找三个男生告白,这样举止无遗是大方地像全世界人证明她是多么轻浮女孩。

  真是个简单女孩,经不起别人激,又异常好强,倔强到最后,却在懵懂中丢掉了自己年轻生命。

  若说一定要为她死找一个凶手,那么这个板本由美子必是其中之一。

  柳生爱不是那种喜欢把什么事都推到别人身上人,以前她会走到那种地步,除了板本由美子问题外,她自己也有很大问题,若是她能沉着一点,听劝一点,也许就不会落得如今这般下场,更不会有她出现。

  打开门,门外争吵声一下子就停了,三个女孩恶狠狠地盯着柳生爱,其他人都一脸关怀地盯着她。柳生爱仿若没有注意到任何人目光一样,轻声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还和以前一样,只要你们找上几个借口,几个典故,我就会像火箭头一样,冲动地跑去无理取闹。”

  “呃!”

  “怎么不说话了,我承认有很多事情都忘了,甚至一度不曾记得自己是谁,但是日子在过,我一时记不起不,不代表我一辈子都记不起来。原本我不想计较,既然是过去就让它过去,那知你们故计重施,难道你们从未想过人都会成长,会明白对与错,是与非,我承认过去自己任性,胡闹,占有欲强,听不得别人比自己强,为此我差点命丧黄泉。”上前一步,三个女孩被她冷冷目光逼得倒退几步,面上不约而同地出现心虚表情。柳生爱扬起嘴角,直直透过三个女孩看向身后道:“板本桑是不是正大光明一点,出来听呢!”

  “板本桑是不是正大光明一点,出来听呢!”

  此话一出,其他人目光自然全部盯向柳生爱看向那个角落,可能是觉得无处可躲,板本由美子到是很主动地站了出来。

  “真没想到你居然知道这么多!”

  “那是,只是板本桑一直拿别人当枪使,今天是不是也想尝试一下被人当枪使感觉呢!”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给了改过机会,不改还变本加厉,不给点教训,一味地说什么原谅是愚蠢表现。

  板本由美子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王子们有用恍然大悟、厌恶、不动声色、看好戏,当然也有愤怒眼神盯着她。既然事情被捅穿了,她也不想继续装下去了。“哼,你不就是比别人长得好看一点吗?凭什么我们那么辛苦才能接近王子一点点,而你只不过好命地投到柳生家,就一副想接近就接近样子,我就是看不惯,就是要让你愚蠢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板本桑是因为自己得不到幸村君喜欢,所以也不让别人得到呢!”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轮不到你这个草包来评价!”

  “是吗?可板本桑似乎忘了草包一旦成长起来,会让你这个包草一样人物死得更惨。”没有人看到柳生爱动作,只见她一缕头发在无风室内竟然飘了起来,随后就只见板本由美子口不能言,身体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呵呵,对于奇牙参加猎人考试时抓猪场面大爱,盗用一把,大家不要介意啊!)“做错事总是要给个教训,我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可是我会用我方式让你知道,有些人能得罪一回不代表能得罪第二回。”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丢出去

  “做错事总是要给个教训,我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可是我会用我方式让你知道,有些人能得罪一回不代表能得罪第二回。”

  “你对我做了什么,快点放开我!”板本由美子惊恐地盯着柳生爱,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地意识到面前这个柳生爱不再是她记忆中那个三言两语就能摆平傻子。

  “时间到了,你自然就能动了。”

  “你根本就不是柳生爱,柳生爱不会像你这样有这种妖术。”有时候,人心中恐惧多半都是自己强加给自己,就好像板本由美子一样,因为未知恐惧像个受惊孩子一样疯狂大叫。

  柳生爱闻言嘴角弧度变得更大,只是声音里冰冷让所有人都跟着打了个寒颤。“对,我不再是以前柳生爱,那个柳生爱因为你自以为是占有欲死了。”

  “小爱!”柳生比吕士有些担心地上前一步。

  “哥哥不要过来,这是我和她事,我想自己解决。”抬起一只手阻止柳生比吕士,柳生爱继续盯着板本由美子和其他三个女孩,眼里有种杀气一闪而过。“你们觉得别人没有资格接近他们,你们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接近。”

  “你这个贱——”板本由美子尖声怒骂,话到一半,整个人就这样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到不远处墙,发出一声巨响。

  川本由夏呈得抱着离自己最近山崎奈奈子,惊叫一声,“你不是说不会打人吗?”

  “你有看到我打人吗?”表情认真,柳生爱似一定要她拿出证据来。

  “呃!”

  真田弦一郎和幸村精市对看一眼,表示自己没有看清,另外他自己非常想知道柳生爱刚才动作到底是怎么完成。可这个情况,他不好开口,也不适合问这种问题。

  柳莲二低头记录自己所看到一切,完全没有出手帮忙意思。

  胡狼桑原拉着冲动丸井文太,这个孩子正义感十足,得知以前事都是这些人教唆,不禁觉得对不起柳生爱,再加上现在跟她处得她,他就更觉得这四个女孩子讨厌了。“你们怎么这么坏,谁让你们接近了,滚得远远。”

  “就是,坏透了。”切原赤也受到影响,一双眼也很不是时候地红了,看那眼神好似要将他们四个活生生吞下去一样。

  “救命,救命!”

  “哼,你们叫救命时候,可曾想过在生死边缘徘徊‘我’,一报还一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板本桑要小心了,这老天给你惩罚还没完呢!”她无法让他们杀生成仁,要知道这里跟江湖不一样,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除去两个人就没事,而且他们家世都不简单,她不想因为自己问题给柳生家带来不必要麻烦,而且现在这样虽然彻底出气,也算是给了教训。

  或许是柳生爱这次举动太过于剽悍,其他三个女孩见板本由美子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纷纷抛开被骗愤怒,吓得哭了出来。他们都是家里小公主,被保护得太好,骄纵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他们区别于别人优越感,欺善怕恶更是体现自我一个手段,现在见到狠,自然都是一副‘我需要保护’样子。

  “柳生桑,我们错了,你放过我们吧!”

  “恩,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再找别人麻烦了。”

  “我也是,我也是。”

  三个女孩子一下子乖巧得和刚才好似判若两人,到是疼得疵牙裂齿板本由美子被大家彻底抛到了脑后。

  “你们回去休息吧,至于板本桑,我想害了别人一命,在这里躺一晚上应该没什么吧!”柳生爱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对其他人道:“又给你们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

  “不,是我们疏忽了。”说起来当时他觉得柳生爱奇怪地执着于他们,却又没有其他人那样过激行为,现在看来,真相大白。

  柳生比吕士握紧拳头,若不是他受教育不允许他做出打女人事,他还真想一巴掌扇过去。

  “搭档,没事了,你妹妹把事情处理很好。”仁王雅治现在相信每个人每天都是在成长,至少在他眼里,柳生爱每天都有变化。

  “恩!”柳生比吕士走到柳生爱面前,握住她手才发现她手冰冰凉凉,没有一丝温度,“手怎么这么凉!”

  “不用担心,马上就要休息了,没关系,哥哥不用担心。至于板本桑,不用太担心,明天早上她就可以动了,哥哥若是有时间话,记得明天在我起床前把他们丢出去就可以了。”

  “恩,早点休息。”他会记得早点前来清理垃圾。

  “恩!各位晚安!”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房间里,柳莲二放下手中笔记本,心里虽然有些失落自己数据不准,可更多是一种误会别人愧疚感。他一直相信数据不会骗人,可是现在事实证明有些事情要不只是表面数据,还有数据背后数据。每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做某件事,就好像柳生爱之前胡搅蛮缠行为也只不过是因为经不起别人挑唆,想要证明什么而已。现在看来,用玄一郎话说就是‘太松懈了’。

  看着难得不闹腾切原赤也,有些好笑地道:“不是喊累吗,怎么还不睡?”

  抓抓头,切原赤也想了想道:“小爱样子让人很担心,她好像不对劲。”

  “恩!是有些,也许是因为想起以前那些不高兴事了,若是觉得心里不好受,明天给她好好道歉。”他们身边有一个冲动丸井文太和一个单纯切原赤也,明明知道他们这样人很好利用,却忘了柳生爱其实也和他们一样,只是被人利用了。

  “恩,我现在就去找小爱道歉。”小海带可是单纯好孩子,一意识到自己错误就急着马上改正,当然这样前提是不涉及英语学习。

  柳莲二立刻拉住他道:“小爱现在已经睡了,你就是要道歉也等明天。”

  “是哦!”抓抓头发,切原赤也这才发现时间已经很晚了。

  柳莲二摇摇头,拿着笔记本继续整理资料,另一边,幸村精市和真田弦一郎相对而坐,两个人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可是眼神里都有一丝松动。特别是幸村精市,他想着还在走廊里躺着板本由美子,皱着眉道:“真田,这件事我想我应该给柳生他们一个交待。”

  “啊,至于这些人要给个教训!”刚才他可是从头到尾都只看板本由美子仇视柳生爱眼神,看她那样子要改邪归正可不是一天两天事。

  “恩,另外学校后援团也该提个醒,我不希望出现第二个柳生爱。”小打小闹,他们可以不管,可是涉及到生命,却是那样凉薄,就算是事后还是死不悔改,若再纵容下去,只会让他们做出更加离谱事来。

  “太松懈了。”

  门外,丸井文太费了好大劲才说服胡狼桑原跟他一起出来给板本由美子一个教训,让她以后都不要害人。(说是说服还不如说是耍赖闹得桑原没办法了,只得跟出来看着他,以免他做得太过让部长他们生气。)

  “喂,坏女人,人家小爱受了伤,你还想欺负她,不给你一点教训,你不知道什么叫厉害!”

  距离被揍已经两个小时了,板本由美子头和半个肩膀靠着墙,维持着一副张牙舞爪样子,头只怕撞出了一个大包,半边脸肿得就是亲爹亲娘来了也认为出来。先前众人散了,另外三个女孩被柳生爱吓到了,心里更气板本由美子拿他们当猴耍,这样自然就没有人会过来问她一声‘怎么样’了。她想说点什么,可不知为何就是发不出声音,好不容易有人来了,却发现来人一开口就没好话。想骂人,又想到自己说不出话,只好做罢。费力地看向对方,发现是丸井文太和胡狼桑原,立马摆上一副可怜兮兮表情,希望他们能发发好心送回房。

  “好了,文太,她这种人不值得费心,我们还是回去吧!”即使是老实胡狼桑原对于板本由美子也是相当地看不过眼。

  戳戳板本由美子肿得变形脸,丸井文太看着她倒抽一口凉气表情,不禁乐道:“桑原,她居然知道痛耶!”

  胡狼桑原‘噗嗤’一声笑出来,把丸井文太拉起来道:“她是个活人,自然知道痛了,好了,我们还是回去吧,不然让人看到还以为我们在欺负她呢!”

  “哼,本来就是来欺负她,她欺负别人时候怎么没有想过别人还痛呢!坏女人!”孩子气丸井文太不知从那里摸出一瓶水泼到对方身上,哼哼道:“你先前要是知道道歉,我还不欺负你,可是你不仅不道歉,还瞪小爱,一看就知道你还有坏心眼,到时我要跟部长说,让他想办法把你赶得远远,哼!”

  王子再受人爱待,他们也不过十多岁少年,又正处于爱恨分明,英雄气长叛逆时候,对于朋友和敌人自然是态度分明。

  等丸井文太他们门关上,这边柳生比吕士他们房门也跟着关上,末了,柳生比吕士还笑着道:“以前不觉得丸井这么义气,现在看来还不错。”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果真,当柳生爱起床时候,板本由美子他们一行人已经消失在别墅里了,走进厨房,里面有洗好米和蘑菇,柳生爱查看了一下,发现这群少年虽然没有什么野外生活经验,可还是很有常识,至少这些蘑菇里没有什么毒蘑菇之类。

  挽起袖子,动手开始做早饭,除了蘑菇,柳生爱看了一下冰箱发现还有不少鱼,不过个头都不大,要做话应该是一人一条,另外她看到又做了一个海带汤,两菜一汤,应该不错了。准备好东西,饭也快好了,出了厨房,正想叫他们吃饭,只见立海大王子们在幸村精市带领下,集体对着柳生爱躹躬道歉。

  “对不起,以前对你误会都是我们粗心,伤害到你真很对不起。”

  愣了一下,柳生爱笑了笑道:“这并不是你们错,我自己也有责任,所以不要太在意。”

  柳生比吕士见状开始转移话题,“好了,既然都说清楚了,我们吃早饭吧,看看小爱今天准备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简单早餐。”

  柳生爱对于立海大人并不讨厌,不管是刚过来还是现在,她对于他们都是平静以待,从之前陌生人到现在确定朋友关系,她只能说她不是以前她,体会不到她复杂心思,她只是以自己能接受角度去生活去交朋友,至于以前怎么样,她只能说她不想掺和,也不想拿什么正义感说自己占了这个身体就要为她讨回公道,就要仇视一切曾经跟她闹过矛盾人。至于板本由美子,她只能说这几个女人若不是闹到她名下来,她也不会出手教训他们。说到底,她只是一个自私女人,只想保全自己平静生活,并不想为别人付出什么。

  早餐在哄抢中进行,不知道是因为她手艺对了他们胃口,还是他们不想让她失望,总之他们把东西吃得干干净净,汤更是喝得一滴不剩。饭后休息一会,柳生爱提出散步,丸井文太和切原赤也就提出要去抓兔子、采蘑菇。柳生爱也不推辞,于是,他们一行人收拾好碗筷后就拿着篮子上了山。

  蘑菇山上有很多,到是兔子不好找。柳生爱是最后出门,看着前方外形出色一群少年,她不得承认,立海大正选们都长得不错,各种类型都有,如此也怪不得那些女生像老鼠见到大米一样直流口水,死不肯放,说到底还是男色害人呐!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来场比赛

  迹部景吾心情很不好,他可是打听到立海大合宿确切地点后,提前一天带着正选到离这不远别墅合宿,照消息上说,他们昨天就应该到这里了,可是到现在他还没见到人。(他绝不会承认他昨天一整天都带着桦地在这附近转悠,想来个不期而遇。)今天,他连早餐都没吃就丢下自家队员们,在离幸村家别墅不远处跑步,远远看到立海大人经过,就是没有看到他想见人。

  回到别墅,用过早餐,迹部景吾无心练习,心里一直想着柳生爱身体情况,恰巧这个时候向日岳人叫嚷着要爬山,迹部景吾想着去放松一下也好,若是今天再见不到,明天他直接上门要求一场打场友谊赛,除非她不在这里,否则不见也要见了。

  一行人以迹部景吾为首,往山上进发,还好周围没有女生,否则看到他们不同往日闲散样子,指不定不把喉咙叫破不罢休。

  “迹部,我们都来三天了,怎么还没见到小爱呢?”向日岳人惦记着柳生爱每次都给他好吃事,这几天没有柳生爱,他都好长时间没吃到好吃中料理了。

  忍足侑士以手挡在眼前,恨不得自己不认识他,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迹部在纠结这个问题,就算要撞枪口也不是现在好不好?“岳人!”

  “向日岳人,你要是觉得无聊,围着这条山路跑上二十圈!”迹部景吾暴怒,什么华丽不华丽都不顾了,直接把冰山招搬出来了。

  唉!忍足侑士盯着哀嚎向日岳人,主动拉着他开跑,免得他再次触怒迹部景吾早就暴起神经。

  “兔子,兔子,前面,快捉住它!”

  迹部景吾下意识地闪身,到是身后常年练武日吉若很是时候地来了个踢球射门姿式将可怜兔子踢到不远处书上,此举跟柳生爱所说‘守株待兔’异曲同工之妙。

  丸井文太一路狂奔自被踢一脚又撞上树干一命呜呼兔子,高兴极了,无视于其他人,径自对着日吉若道:“你真是太厉害了,我追了好久都没有追到,你一脚就搞定了。”

  “以下克上,没什么。”习惯用语,又少被夸奖日吉若有些不好意思了。

  丸井文太以为他不相信,说更加起劲了。“你真很厉害,我们都忙了好久了,除了小爱和副部长,你是第一个捉到。这只兔子你也有份,等会一起吃吧!”

  “真是不华丽人,呐!桦地!”迹部景吾其实是不满自己被忽略了。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真田弦一郎对于柳生爱用树叶击倒一只兔子举动着实着迷,他反复试了好几次,不仅没有她那凌厉势头,就连力道都没有,只能看到树叶轻飘飘地落地。

  “小爱,你这个是怎么弄。”忍了很久,真田弦一郎还是忍不住上前问了。

  柳生爱只道是这些王子只会为了网球搞得汗流浃背,没想到这几人跟兔子较上劲了,也不逞多让,似要拼命一般,你追我赶,好不热闹。可能是习武关系,真田弦一郎动作比其他人来快上许多,没一会儿就捉到一只兔子。到是幸村精市成了柳生爱最惊讶人,在她已知记忆里,幸村精市是那种非常沉稳人,可是现在看着他跟一只兔子计较到是真正像一个十五岁少年,而不是一个故作老成忧郁男孩。

  “这个要结合中武术里一种叫内功心法才能运用,我这算是特殊情况。”

  “原来如此!”说到功夫,各家流派都有自己规矩,没有正式拜师是不允许学,即使学了也不能冠上流派名号。真田弦一郎深知这里面道理,自然就不会去犯这样错误。

  篮子里蘑菇已经满了,此是幸村精市和柳生比吕士各自带回了一只兔子,两人满头大汗却不显半点狼狈,到是增添了一丝独属于少年性感。

  “小爱,我们也有收获哦!”柳生比吕士难得放下肩上包袱,做一回真正少年。

  “今天晚上又要麻烦小爱大显身手了。”沉静下来幸村精市还是给人一副浅笑盈盈温柔之感,虽是如此,比起旁人来却多了真心实意。
【[网王]轮回 白薇薇(19)】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