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17)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17)】

  纪昀先是示意柳生比吕士将柳生爱放到面前椅子上,然后示意他们到外面等候,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对望一眼,又见柳生爱安抚眼神,彼此点点头,这才转身离开。纪昀见状也未出声,只是例行程序,搭脉诊断,面色一惊,逐皱起眉头问:“先前可是有跟人动武!”

  说来也巧,纪昀行医求学十五年,在中这个武术大里,难免会碰上一些因学武、比试、切磋等弄伤病人。由于人数过多,他在这方面也下了一番功夫去研究,只是面前这个女孩却不像是被跌打、碰撞等原因造成伤。

  “恩!”轻声应道,只有这一句话,柳生爱隐约地知道面前这个人不似一般大夫。

  “你伤原先应该没这么重才是?”脉像不稳,隐约地纪昀能感觉到两股力量在柳生爱身体里横行、相撞。

  柳生爱一听知道问到行家了,也不隐瞒,照实说了自己运功疗伤事,纪昀听得分明,不经意间又听到柳生爱提到几个很少有人用药名,不禁大为惊喜地道:“你会医术?”

  “不,我不会,只是耳濡目染,听过一些,知道一些药方,若是大夫用得着,我可以写给大夫自己研究,至于作用,我想大夫看过药方后应该会明白。”杨过生前就特别讨厌道士,不仅是因为他们欺人太甚,更重要是他们三番五次找他和小龙女麻烦,为了报复,也是为了解气,他可没少将道观里重要典籍‘顺’来,只是他们一家都不是什么好学之人,而她本人只是拿着这些书打发时间,记了不少,若是能为别人所用,也是一件好事。

  纪昀闻言大喜,他怎会不知学医之人对药方看重,而且一般人是不会将这些透露给别人,此时柳生爱大方赠他药方,他自然是欣喜若狂。“小姑娘如此大方,我若是别扭说不且不是我虚伪了。若是可以,请小姑娘留下联系方式,改日上门请教。”

  “不用,直接给我纸笔吧,再说我也不白给,大夫若是能将此药做出,且送我一些,如何?”那些药对于习武之人是福音,若是普通人,要了也没什么用。这次她大意受伤,又风头出尽,日后定是麻烦不断,有些防范还是好。

  “如此应当。”由于高兴,而纪昀本人又习惯用毛笔字来修身养性,故一直用文房四宝写药方,此时高兴,就忘了自己身在日本,而且也不是人人都会毛笔字事,直接将文房四宝推到她面前。

  柳生爱也不推辞,她这段时间一举一动无不在向众人证明她有多喜爱中一切,从吃食到饰品,从中文再到武学,现在若说她不会这些,别人还以为她只是在嘴上说说呢!仔细回忆,柳生爱用是中文,一字一句地将治疗内伤药丸药方写下来,然后推到纪昀面前。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可爱的家人

  在柳生爱还不是柳生爱时候,在她还是谁时候她自己也记不清了,有那么一双温暖大掌握着她肉呼呼小手教她写毛笔字,一笔一画,一勾一捺,是那样耐心,那样温柔。当时她没想别,只是想练上一手好字让那个人高兴,只是后来后来,似乎有人替代了她母亲位置,又有别孩子替代了她位置,等到蓦然回首,已是百多年后,不变只是她字越写越好。此时纪昀推出文房四宝,柳生爱心中缅怀,自然不会推辞。

  纪昀独自沉浸在得到药方喜悦当中,恍恍惚惚地碰到一旁毛笔才想起自己给她是文房四宝,接着见她将药方写好递过来,纪昀以为会看到糊成一团纸章,却不想看到是清新秀丽,笔道却苍劲有力,给人一种胸怀飘渺、点其精魂之感。

  俗话说好字见其魂,有时候是透过字在看人,柳生爱字之好,让纪昀这种喜好风雅之人很自然地生出一种孺慕之意。

  “好字!”

  柳生爱嘴角上弧度一样,并未因为纪昀夸奖而多扬起一分。“大夫看应该是药方,而不是字。”

  回神,纪昀也发现自己失态之处,确,他该注意到药方内容,而不是盯着字欣赏。“哈哈,这人一看到好东西,就忍不住啊!”

  “谢谢夸奖!”落落大方,该得夸奖,柳生爱不会拒绝。“这个药方是能治我伤,对于大夫先前提到跌打,撞击造成内伤也有很好治疗效果。”

  “这真是太好了,说实话我这里也有治内伤方子,只是效果不佳。”

  “哦,我想大夫应该知道我伤势程度,就请先给我开点药吧,至于余下,我想请大夫做成药丸,这样不仅携带方便,也利于服用。”

  “好好,小姑娘,我纪昀今天可是受益良多,不如,我们做对忘年交,如何?”不管年纪相距,纪昀笑着道。

  “有何不可!”柳生爱至今为止见过两个中人,一个是怡然居苏全,一个就是宁和堂纪昀,不知是否有关于缘分,又或者是她活得确够久,面对这两个年过半百人,她竟没半点别扭地当成了朋友。

  纪昀闻言大笑,对于沉着大方又爽朗柳生爱是越看越喜欢呐!

  门外隔着一道布帘,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听到里面笑声,好几次都想冲进去,可一旁学徒只来了一句‘打扰了大夫看病会影响病人病情’,这两人就迈不动脚了。好在他们在最着急时候有听到柳生爱轻笑声,否则,他们心可是提到嗓子眼,然后就等着直接跳出来了。

  “小友慢走,这药过些天来取便可。”

  “谢谢,改日自当上门拜访。”

  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一见柳生爱出来,立刻迎了上去,南彦一很是主动地将柳生爱圈到怀里,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以免多用一分气力伤了身子。

  “大夫,小爱怎么样了?”入乡随俗,既然是进了中传统药店,这称呼自然是跟着人家喊。

  纪昀盯着两个过份关心少年,看着柳生爱笑着道:“小友好福气,能有这样哥哥关心,实属大幸!”

  “确,我这辈子最喜欢人就是哥哥。”一反之前清冷淡漠,此时柳生爱笑语嫣然,婉如山花灿烂一般,瞬间开遍整个原野,让见到人无不惊艳以对。

  南彦一和柳生比吕士一脸傻笑,此时两人身上那里还找得到一丝绅士、王子影子。可他们不在乎,脑子里就一句最喜欢人就是哥哥。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柳生比吕士明日有课,要上学,而且关东大赛也正在紧张进行,他做为立海大正选之一,又是双打选手,自是不能缺席。先前看到柳生爱吐血一幕,他那里放得下心,而且明日他们网球社隔两天就要去合宿,这样她怎么可能让他放心回去。南彦一也因为生学事正处于紧张备考状态,再加际奥数到来,他也没什么时间照顾柳生爱,两人无意间把话头一对,都不放心让柳生爱一个人呆在冰帝。

  柳生爱不肯按南玲子他们知道自己伤势,硬是在宁和堂让人把药煎好,然后封成一袋一袋地带回来。原本喝过药,柳生爱准备去休息,就听两人争执不休,意见不同,但大意都是让想带着她。

  一个想要带她去合宿,一个要带她去参加奥数,真是,她怎么不知道学校搞个活动还可以拖家带口。

  “哥哥,我已经喝过药了,好好休息两天就没事了,你们不用太担心。”

  “你伤得那么重,那里只是需要休息两天样子。”柳生比吕士似乎忘了柳生爱之前在立海大也曾用石子把某个找茬女生打得吐了口血,当时他可没这反应。

  南彦一显然对柳生比吕士观点非常同意,“说是,小爱不用再说了,你就选吧,是跟着比吕士去合宿,还是跟着我去参加奥数。”

  两人对看一眼,决心要把这好哥哥做到底。

  柳生爱眼见两人十二万分坚定,突然有些后悔说真心话了。“学校活动,你们带上我不是很奇怪吗?”

  “谁敢说奇怪!”异口同声。

  深叹一口气,柳生爱看着一旁中药袋,觉得在家里喝这个确不好,若是一不小心让南玲子他们发现,这事可大可小,眼瞧着面前这两位心思,以后她是没什么机会再动武了。若是让南玲子他们知道,天翻地覆也是有可能。

  她可爱家人!

  “那我还是跟哥哥去合宿吧,彦一哥哥参加奥数每天要上课练习,我去反而会影响你,若是跟着哥哥去合宿,只要在一旁看他们训练,到是省事。”

  南彦一心里虽然失望,也明白柳生爱会这么选择都是为了他好,毕竟他要真带着她去参加奥数,总不能让人专门为他们再安排一间房吧!事实摆在眼前,南彦一自觉地接下了帮柳生爱请假和跟父母解释她回神奈川事。

  柳生比吕士心里高兴,觉得自己能得和自家妹妹长时间相处时间,一定要好好把握,不仅要让她多吃饭,还要照顾她,让她早日把伤养好。

  简单地收拾一下,南彦一缠着自家母亲,不让她看到柳生爱苍白脸,柳生比吕士迅速打好招呼,带着柳生爱飞速离开,两人没有让南彦一家司机送,也没有打电话到家里让司机来接。原本照柳生爱意思是想坐新干线回去,那知走到路口正好看到到神奈川专线,兄妹二人就径自上了车。也许是假日关系,车上人偏多,没有座位,就连站地方也很有限,柳生比吕士拿着柳生爱包包,自己靠在一旁栏杆之上,一手抓着上方吊环,一手将她护在怀里。两人姿式暧昧,看在旁人眼里,只当他们是一对感情良好小情侣。

  柳生比吕士他们不是没有看到旁人眼中笑意,他们自认为行得正,站得直,没什么错,自然也不会去理会别人目光。到是柳生爱在喝过药之后,整个人有些昏沉,一开始还好,后面进了车里,可能是因为人多关系,总感觉周围温度颇高,让她一不留神就靠着柳生比吕士怀里睡了。

  柳生比吕士一直留神柳生爱动静,眼见她睡了,担心她睡得不安稳,车又走走停停,坚实手臂只得使力让她更贴近自己怀抱,把她把自身重量全部都倚在他身上。他们这样亲密机会不多,很久以前,他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这样亲密地把她护在怀里了。现在看着她独立行事作风,柳生比吕士觉得自己更应该拿出担待来,让妹妹依靠。

  回到家里,柳生纯子和柳生哲也显然是已经接到南玲子他们电话了,看着儿子抱着女儿回来,柳生哲也很自然地接过女儿把她送回房,柳生纯子拿着毛巾给柳生比吕士擦拭,等到安置好柳生爱后,一家人才坐到客厅里。

  “比吕士,小爱那里不舒服,你舅妈电话里也没说清楚,就说她不舒服,到底怎么了?”柳生纯子自他们进门就注意到柳生爱苍白小脸。

  “没什么大事,我想小爱可能是因为不怎么爱吃东西关系,所以营养不良,我们这次去合宿,我想带着她一起过去,那边空气好,人多,让她换个心情,多吃点最好。”第一次说谎,柳生比吕士显然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索性他信用良好,家人都很相信他,即使他话前言不搭后语,也一下子就相信他了。

  “可是你那些朋友……”

  “没关系,小爱已经不喜欢他们了,大家都是普通朋友,爸爸和妈妈就放心吧,我不会再让小爱受伤。”

  柳生哲也沉默良久,最终拍案钉板,同意柳生爱同柳生比吕士一起去合宿。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星期一早晨,学生自然要回到学校。由于柳生爱在学校表现还算低调,除去跟南彦一一起接近王子事有些激怒某些女生脆弱神经外,她手段和校长另眼相看可是让每个人都记忆深刻。今天突然被宣布请病假一段时日到是让很多人都惊讶不已。

  谈论这事人不少,当然在南彦一和众王子面前他们还是很收敛。

  中午时分,冰帝牛郎团一行人准时在餐厅会面,等到南彦一进来却没有见到柳生爱时,每每得到好处向日岳人就不干了,要知道柳生爱每次给他吃东西都是上品,味道鲜美不说,而且还是他没吃过东西。另外最让他高兴原因就是柳生爱每次给他东西吃,却从来都不会占他便宜。

  “南学长,小爱呢,她怎么没有来?”

  “小爱身体不舒服,要休息,这段时间我又要去参加奥数竟赛,没有时间照顾她,就让比吕士把她接回去了。”实话实说,可已经习惯照顾妹妹南彦一今天一个人来上学,可是不自在了一早上。

  “啊,怎么会这样。南学长,你不在,我们也可以照顾小爱啊,你怎么能不让小爱上学呢,小爱还说今天会给我带什么打滚吃。”闷闷不乐向日岳人摆着一脸哀怨表情,跟传说中怨妇有着异曲同工表情。

  南彦一一脸黑线地给了他一个爆笠子,不悦道:“还不是你们错,若不是你们骗我什么武术交流会,只是凑凑热闹,结果呢,那个老头子把小爱打得吐血,说病了只不过是为了好听,以后若是你们再有什么活动别再找小爱。”

  迹部景吾没想到会有这种事,那天他隐约地觉得柳生爱有些不妥,却没有想过她会吐血,细细回想,他记得比试上,青剑居士似乎并没有碰到她啊!

  “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忍足侑士见迹部景吾不开口,自行问道。

  “昨天去看过中医馆,吃了药,至于情况还不清楚。我等着比吕士电话呢!”南彦一拿出饭盒,然后将柳生爱交待要给向日岳人带驴打滚放到桌面上道:“小爱让我带给你们中小吃——驴打滚。”

  “哇哦,小爱最好了,南学长,我要去看小爱,她是不是在家里。”

  “不在,小爱同比吕士一起回神奈川去了,好像明天比吕士会带着小爱一起去合宿,我也要去比赛了,你们自己加油!”

  迹部景吾没有说话,心里却打算着带着这些伙伴去合宿,毕竟柳生爱伤跟他们有关,他们若是不表示一下似乎真说不过去。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背后的敌人

  柳生比吕士一说柳生爱身体不好,柳生纯子可是想了法地给她做好吃,无奈柳生爱胃口只有那么点,再加上受伤后,精神不比从前,吃得自然就更少了,好在对于水果,吃得还算多,这样让柳生纯子也是稍有安慰。

  柳生爱留在家里这两天,喝药,然后以内功心法调理自己伤势,这次柳生爱在无人打扰情况下,恢复得不错。胸前那股烦闷消失了,苍白小脸上也多出一抹红晕,看起来精神不少。柳生纯子他们很高兴看到她转变,到是柳生比吕士因为不了解内伤到底要怎样才算是全愈,心里总是觉得吐了血,自然需要养很长时间才会恢复。为了这个,柳生比吕士上网查了不少补血菜式汤式让柳生纯子做给柳生爱吃,柳生爱虽然吃得不多,可每每思及柳生比吕士和父母关怀,她都会分几次把汤喝得七七八八。

  今天一早,柳生爱简单地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跟着柳生比吕士一起去参加合宿。见到幸村他们一行人,大家打过招呼,除了几个做自愿者女生,柳生爱见所有正选都没有因为自己到来表示什么不满也就放下心来。

  她个人不在乎这些,却不得不去注意自己有没有给哥哥带来麻烦。

  “刚吃了药,再睡一会吧!”坐到车上,距离合宿地点也有一段距离,柳生比吕士接过柳生爱身上包包道。

  靠着柳生比吕士坐好,这几天睡在床上,因为习惯问题,柳生爱确没怎么好好睡觉,现在柳生比吕士提了,她自然不会客气,两只小手抱着柳生比吕士胳膊,像只小猫一样蹭了两下,径自睡去。

  坐在对面幸村精市见状,低声道:“比吕士和柳生桑感情很好啊!”

  “恩,小爱已经完全接受我了。”说到这个,柳生比吕士只要想到那句‘最喜欢哥哥’就忍不住想要傻笑一把。

  “那就好,洁衣昨天还提起要过来找柳生桑,只是她假没有批下来。”说起自家妹妹,幸村精市也是满满宠爱。

  又谈了几句,柳生比吕士怕他们频繁说话声会打扰到柳生爱睡眠,随即就结束话题,闭目养神,到是后座几个女生一路上叽叽喳喳,仿佛有说不完话,让在座不少王子在心中感叹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话实乃精典中精典。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等到目地时候,柳生爱正睡得沉,柳生比吕士不忍叫醒她,就拜托自家搭档帮忙拿行礼,他自己则轻手轻脚地抱起柳生爱下车,兄妹俩出色外貌再加上这华丽公主抱,到是让几个女生大呼有爱。

  合宿住房间是一开始就分配好,柳生爱加入让柳莲二不得不重新排一下住宿表,柳生比吕士实话实说,告诉他们他之所以带柳生爱过来就是养身体,所以尽可能地给她安排一个单独房间。柳莲二虽然觉得有些搞特殊,不过人家身体不好是可以体谅,于是柳生爱得到了离王子们最近单人房。

  中午,收拾好行礼众人理所当然地到网球场报到,自愿者之一板本由美子带着三个女孩子很自觉地准备午餐。幸村家别墅里虽然没有安排佣人,不过日常用品都是每三天按时送,房子也是三天一趟又专人打扫。

  “板本学姐,柳生爱已经不是我们立海大学生了,凭什么还要跟着王子们到这里来合宿。”自愿者之一玲木香子有些愤愤不平地道。

  “恩,就是,来了也就算了,为什么不干活,还好命地躲要房间休息,还是一个人一个房间。”正在切菜川本由夏也觉得不满。

  板本由美子看着山崎奈奈子一脸赞同表情,不由地安抚道:“你们先不要那么多意见,别忘了柳生爱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一句两句就能挑起火,然后变成惹祸精她了,现在她不好掌握。你们也看到了,幸村SAMA他们对她很客气,而且柳生SAMA对她也是关怀备至,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我们不要轻举妄动,若是惹出什么事,我们就别想再靠近王子了。”

  “板本学姐,那我们就这样纵着她,让她白吃白喝当公主吗?”那么多王子都关心她,让人看得好气。

  “对,我们不仅要纵着,还要在幸村SAMA他们面前辛勤帮忙,这样一来,谁是没用花瓶,谁才是真正帮上忙人不就一下子体现出来了吗?”板本由美子眯着眼,对于现在柳生爱,她着实陌生紧,以前她三番五次教唆别人挑起导火线,让柳生爱去找王子告白出丑。以前柳生爱冲动、没脑子,被当成耙子也很正常。只是再见,她就敏锐地发现柳生爱变得不只是性子,连浑身气质都一起变了,简直就跟换了一个人似。

  山崎奈奈子他们闻言都一起笑了,一致赞同板本由美子话。

  门外,下来拿水喝柳生爱挑挑眉,转身走了。她敢肯定这个板本由美子很了解以前她,至于她以前那些倒霉事应该都跟她脱不了关系。真是很有心计女孩子,只是运气不怎么好,做人也不厚道,他们难道不知道厨房是公共用地,随便什么人因为一个小事都会进来,他们竟然在这里面高谈阔论,真是……

  走出大门,仰首深呼吸,双手微微展开,稍微舒展一下身体后,她很自觉地挑出手机给柳生比吕士发了个短信,只道是在周围走走,一会儿就回来。

  此时阳光照在人脸上显得过于炙热,柳生爱沿着小路一路往前,两排站姿挺拔大树,空气中带着清新香甜花草香,细细蝉声伴着飞鸟扑翅翔天声响传入耳中。

  柳生爱很喜欢这样自然气息,这让她有种回归自然真实感,想着以前她可是很喜欢在树下秋千上玩耍,那是她最开心时候,只是回首已是百年。看了看周围,阳光穿过树梢照下来,在树林外投下斑斑点点点光影,照在身上,即不冷也不热,温暖和煦,令人感觉分外舒服,一阵风划过,吹落树枝上嫩绿叶子,三三两两地落下,别有一番韵味。突然,目光触及一旁因前两天下雨长出一堆蘑菇,看起来非常新鲜,若是做成汤或者素盘应该很好吃。环视一周,柳生爱这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带,不愿意放过这些蘑菇她最后只好脱下身上衣服把摘好蘑菇包起来,正准备回去之际,一个灰色身影从柳生爱脚边窜了过去,可能是下意识动作,柳生爱随手拈来一片树叶就射了过去,等看清才发现被她打晕是一只兔子。

  这算不算另一个意思守株待兔。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板本由美子他们准备好饭菜之后,就招呼训练靠一段落立海大众王子们吃饭。餐厅非常宽敞,长方形长形桌上即使他们全部入座还有空位。

  众王子先行回房简单地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这才到餐厅集合,柳生比吕士拿着柳生爱药到厨房弄了些热水泡着,回神上楼没看到人,拿出手机才看到上面短信。心里担心,却不想引起队友注意。到是一旁仁王雅治察觉到他不安,小声问道:“怎么了?”
【[网王]轮回 白薇薇(17)】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