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16)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16)】

  这就是活太久麻烦,总是很容易忘记自己年纪和身份。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武术交流会一个小时前就结束了,手塚一、真田一、上野村正、日吉诚和白石弘四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脸上都带着不同程度惊愕和欣赏。

  “真没想到一个小女孩能在武学上有这般造诣!”真田一是真心感慨,想到先前发现事又道:“奇怪是柳生爱手上没有茧子?”

  一个长年练武人,手上怎么可能一片光滑,没有丝毫痕迹。

  手塚一皱皱眉,他们都清楚柳生爱造诣之高绝不是三两天就能成,若说她手上无茧,除非长时间没练,又或者经过什么特殊处理,女孩子爱美,他们还是能理解。“柳生爱不同于一般人,就单单她和太郎比试就能看出她武艺远远在太郎之上,之后同青剑居士比试更是精彩绝伦。”

  “不错,左右手同时出剑不说,更让人觉得惊奇是她招式一看就是双人练武功,而她一个人就能完成,这样天赋真让人妒忌。”上野村正觉得自己眼光真好,一下子就发现一个天才级人物,而且造诣说不定还在这几个老头之上。

  “恩,若说收徒,我们这些人都没有这个本事,但是若能把她道场里,稍微指导一下其他人,可是不小收获。”日吉诚对于柳生爱这个处变不惊小女孩还是非常喜欢。

  白石弘一脸打算地叫道:“我得让我孙子加把油把她娶回去才是正经,你们这些老东西可不能跟我抢。”

  “怎么能不抢,大家各看自家孙子本事。白石,你这个办法真是好啊!”

  “你们还真是会来劲!”

  “喂,你们是不是欺负我没有儿子啊!”上野村正一声怒吼让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内伤

  生爱无视冰帝众牛郎量无视迹部景吾责难只是任由两个哥哥拉着手往回走。胸口一阵翻涌先前她小看了青剑居士被剑气所伤若非她内功早前恢复得差不多此时她早吐血昏过去了。强忍着胸口不适生爱想着回去之后这绳子是睡不成了她这内伤虽不重可她这个破身子质量原本不怎样再加上她消极怠工消瘦得厉害素质自不怎样好在她每日有得练功否则现在吐口血一定会把这群少年吓得立刻把送医院。

  “小爱真好厉害居可以同时用再把剑!向日岳人蹦蹦跳跳地赞叹。

  “啊小爱功夫这好真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呢!忍足侑士想到先前画面不禁呼吸微窒他虽女友众多常在花丛游走喜好长腿妹妹他从不知道女孩子除去柔弱一面英姿飒爽时也是此耀眼。

  生爱美貌是他见过女子中能排上前可是身材虽过于纤细却也是凹凸有致之前碍于南彦一迹部景吾表现他想着美女千千万不用跟自己朋友闹翻可是今天过后他突觉得有一种美是隐藏在骨子里那种光芒一旦绽放会见到人再也忘不掉。生爱或许不是男人一见钟情类型但她却是那种会持续散发出独属于她独特魅力女人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慢慢地吸引男人目光一旦被她黏住会挪不开视线紧紧跟随着。

  在场不在场有几个人被她魅力倾倒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楚。

  南彦一牵着生爱一只手想着生爱先前剑法好奇地道:“小爱你今天用得那套剑法该各成一派吧!

  @无限好文尽在江文学城

  “恩是两套不同派别剑法后经过修改成为一套要一男一女一起练才能发挥最大威力我只有一个人所以用左右互博术左手练男式右手练女式本以为效果该一般现在看该算是练成了。当初小龙女可是靠这个独自一人对付过金轮法王为了怕她在外到强敌小龙女可是单独训练过她现想生爱才发现小龙女杨过不是不心自己他们只是不懂得表达。想想也是若是他们是那种懂得表达人也不会分分合合那多次熬到最后才走到一起。

  “小爱你从什时候开始学得武?生比士觉得自己越越不了解自己妹妹了从那次事情之后他试着做一个好哥哥却发现越是接近他们之间距离越大好多时候他觉得自己为了伙伴为了网球竟将自己妹妹忘到了角落。

  生爱对于之前自己忆一知半解从别人口中虽说得到了一些信息可是毕竟不算太楚。“不知道是从什时候开始也许一开始只是想要得到什至于之后或现在一直练着是为了什我自己也不知道。

  那一刻她目光是迷离。

  穿梭于现代古代现在未无数空间世界生爱即使表现再坚强她也是脆弱也是想要找到那个所谓救赎又或者是想要所谓幸福!

  生比士见状误以为她会学这些只是为了引起他们注意而他们却没注意到当心里不禁更加愧疚。大掌一伸将她搂到自己怀里小心地保证。“小爱哥哥以后会好好保护你。

  “恩!虽不知道生比士为什会一子变得此感性生爱却不排斥他怀。

  迹部景吾不懂他们兄妹之间有什矛盾他看过生爱详细资料上面描述人每每他怀疑眼前这个是不是冒充纠结一段又想很多人小时候知道藏拙说不定生爱是其中之一若是这样那也算是跟她与众不同扯上一丝系毕竟有很多时候出头鸟若是没有办法自保话会夭折很快。

  眼复杂地瞟了生爱一眼正待回头见芥川慈郎向日岳人闹腾地准备把她扑倒好在南彦一生比士不是吃素两躲过了。

  “部长我们饿了。扑不到想扑人向日岳人只得把心思转到吃上要知道他们中午为了看比试没怎好好吃东西。

  “既此沉醉在本大爷招待中吧!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装饰华丽一看知道很上档次……洗手间生爱没那个心思欣赏跑到洗手盆前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快速地开水龙头看着红血液慢慢消失生爱撑着身子脑子生出一股晕眩。

  “呀这位小姐你脸好难看你有没有相熟人在这里我去帮你叫。此时一位身穿红套装青年女子从厕所里出正准备洗手看到一脸苍白纸生爱不禁心道。

  生爱抿唇微笑强着精神道:“我没事谢谢心。

  “那好。

  内伤有些重看以后不仅要食补还要加强练功不以后真要做跟林黛玉一样女人素手不能提斤重东西人供起了。掏出口袋里手帕拭去唇边血好在刚才一直抿着唇不人看到她唇边血可麻烦了。休息几分钟对着镜子量一番发现除去脸苍白一些其他还好。

  @无限好文尽在江文学城

  回到专属包厢其他人已经吃开了生爱很庆幸他们吃西餐不她可要再点一次菜了。

  “小爱你脸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忍足侑士观察仔细注意到她苍白脸不禁心道。

  “没事只是经常不运动一子运动过猛容易人感觉疲倦。面前餐点很丰富亦很香只是她提不起任何食欲。“哥哥我累了想休息。@无限好文尽在江文学城

  她怕自己再不疗伤会当着他们面晕过去看青剑居士自一开始是全力以赴真不知道她是该为这种情况高兴还是为了这次受伤而感叹自己无奈。

  生比士南彦一也注意到她不同以往样子照说他们男生多半很粗心可能习惯了做绅士他们会比一般男孩更加注意身边女孩特别是生爱还是他们很上心妹妹。至于其他们为什会注意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南彦一得两场比试中生爱没有被录可是她脸实在不像是疲倦到像是生病样子。

  “不用了真只是累了以后表哥陪我晨跑吧!那样话不会有这种情况了。她有些想睡了。

  “恩这个方法挺好。南彦一点点头生比士也在一旁赞同。

  生爱状似撒娇地靠在生比士身上好似真累得不行一样慢慢地闭上眼睛呼吸浅淡生比士只当她是真累了一派宠溺道:“迹部君既小爱累了我表哥先送她靣去今天谢谢招待了。

  “啊恩!本大爷一向华丽派人送你们回去吧!迹部景吾虽担心可看他们表情平淡不动声道。

  南彦一早先司机将车开回家现在出去肯定是要车。不过既有免费车搭他自不会推退最主要是他不想生爱等。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好不容易回到房里生爱吐出好几次压抑在胸口血盘腿坐在床上开始疗伤。对于这个陌生世界一开始她只当是这里人长相头发与她预知世界不一样可是现在连内功出现了想可能还有她不知道事情也说不定。调节自己呼吸生爱想明天早上该可以恢复得差不多才是。

  南彦一生比士坐在客厅一同回答南玲子话两人很默契地把生爱学武事隐瞒了只道是他们受邀觉得好玩带着她一起去凑了个热闹。南玲子不赞成女孩子家学武责怪他们把人带错了地方南彦一生比士好说歹说最后扯上上次上狼事说为了生爱安全学点防身术防身这才南玲子点头同意并且放了对他们责怪。

  等南玲子满意地花房南彦一生比士不约而同地抹了把汗南彦一更是夸张道:“付我妈比十场网球赛还累!

  “彼此彼此!想到自家老妈生比士回了同样一个苦笑。

  要说以前他们从不觉得自家老妈偏心之类现生爱乖巧模样深入人心因此只要是跟她沾上边他们没有什好果子吃照说他们该生气可是只要一想到生爱用软糯糯嗓音叫自己哥哥这两人什忘了。

  “上楼去看看小爱也不知道她怎样了?一回家直接回房生比士很担心她身体状况虽她说没事只是有些想睡觉他心里总觉得事情没有那简单。

  南彦一想了想也点点头道:“比士我觉得小爱瞒了我们什事她样子不像只是累到了。

  “恩先上去看看吧!生比士突想到生爱喜欢锁门习惯对南彦一道:“表哥有没有小爱房间钥匙这个小丫头若是有些想瞒着我们肯定不会轻易开门。

  “恩我这去拿。南彦一想着前些天为了突袭生爱睡绳子事特地准备钥匙转身去拿。

  两人到生爱房间前生比士先是敲敲门等了好几分钟见还没人转身对南彦一耸耸肩道:“看吧这个小丫头把门锁了。

  门内生爱不是没有听到敲门声而是她此时状况若是轻举妄动不仅前面功夫白费连伤势也会加重。忍着不适力求镇定以免走火入魔不好了。

  “小爱你在做什?

  生爱原以为自己不开门他们会离开那里想到他们不但没有离开还拿钥匙进了睁开眼睛一口鲜血好这样吐了出。

  正文 第三十二章 谁求谁?

  “师父,你不是一向都会在比试过后跟在场宗师一起讨论吗?今天怎么走得这么急?”青剑居士大徒弟李飞有些不懂,一向谨慎师父为什么会放弃这样机会,着急离开,难道是因为比试输了关系?

  青剑居士同两个徒弟一起上车,关上车门之后,这才吐出一口鲜血来。

  “师父——”连忙扶着青剑居士身子,刘心心被他样子吓到了。

  “师父,你……”李飞也被青剑居士这突如其来举动吓到了。

  青剑居士抬手示意他们安静,身体软在座位上,挑出一条手帕拭去唇边血道:“这个小女孩比我想像中强太多了,她武功在我之上,特别是内功,我原本以为内功是我们最大王牌,没想到她内功比我高处那么多。”

  天知道在她以内力将他震开时候,他心里有多震惊。这门内功是他成为宗师保障,他从小就习内功,能有今日这般成就也是因为其他人都不会内功,现在遇上一个比自己还厉害人,又只有十三四岁光景,他怎能平心静气。

  “什么!师父,她只是一个小女孩!”李飞和刘心心都是高中生,自幼习武他们打一开始到结束都只当柳生爱学得还行,就算是赢也是侥幸,没想到她不仅是货真价实地赢了,而且还站在他们可望不可及高处。

  “不要小看她,为师现在还能坐在这里跟你们讲这些,她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为师……唉……”青剑居士一开始就把自己看得太高,以至于跌落下来时候,才会更难以接受。

  “师父,你不要太高看别人了,我看她样子,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

  “唉,都是为师把你们教坏了。”

  “师父!”

  青剑居士不再言语,此时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了,以后还是潜心练功吧,总是这样一味地争名夺利,这功夫该废了。

  刘心心和李飞对看一眼,满脸不甘,他们虽然亲眼看到柳生爱武功,也知道她程度很好,可是没有真正比过,谁知道是不是师父太过夸大,而她又是不是侥幸得胜。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被柳生爱吐血样子吓坏了,他们心里怀疑,担心,可是他们没有想过柳生爱会受伤,更没有想到她会吐血。两人扑上前,柳生比吕士快速地接住她向后倒身子,让她靠在自己怀里,着急地问:“小爱,你这是怎么?”

  “还问什么,我们敢紧把小爱送到医院才行。”南彦一看着她胸前鲜血,也慌了手脚,一副不知所措样子。

  “对,去医院!”柳生比吕士眼前一亮,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正准备抱柳生爱起身,只见柳生爱伸手拉着他衣袖,似有话说。

  “小爱想说什么?”南彦一先发现她举动,伸手按住柳生比吕士肩,关心地询问。

  柳生爱会武功事只有家里现在就只有两个哥哥知道,若是她去了医院,估计要天下大乱了。“不用去医院,这伤过段时间就会自己恢复。”

  柳生比吕士听她这话,不仅皱紧眉头没有放松,口气还变得比之前重了不少。“小爱,不要任性,怎么可以拿自己健康开玩笑,去医院。”

  “我不是开玩笑,这种伤医院治不了,若真要去看病,带我去中医馆,或者帮我找中武馆,那里馆主应该有治疗内伤药。”柳生爱见他们都坚持,知道没个答案,他们是不会罢休,就实话实说。

  她这个伤有药附助,再加上她练内功心法应该会好得更快才是。

  “是这样吗?那比吕士,我们也不争执了,你在这里守着小爱,我去查一下有关中医馆和武馆消息。”自从看了柳生爱和别人比试之后,南彦一完全相信在武学方面柳生爱比他们懂得多得多,既然她这样说了,就一定有她道理。

  柳生比吕士尽管还有疑问,不过他还是以柳生爱身体健康为先,“好。”

  柳生爱平躺在床上,全身乏力,任凭柳生比吕士弄来毛巾帮她拭去嘴角血渍。柳生比吕士一边扯开薄被为柳生爱盖好,未了还掖掖被角,整个人坐在床边,一刻都不曾离开。

  “怎么不睡?是不是身体很不舒服?”柳生比吕士家就是医学士家,他本人从小就打定主意要继承父亲事业,将柳生家推到另一个高峰。现在,乍地发现有些伤居然是医院不能治,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失落。

  柳生爱不知道柳生比吕士内心想法,其实内伤这个东西和其他病不一样,而且种类繁多,中医内伤慨念有:1.泛指内损脏气致病因素,如七情不节、饮食饥饱、房事过度等等;2.病名,又叫内损,多由跌打、坠堕、碰撞、用力举重、旋转闪挫等外伤较重,损及肢体内部组织和内脏而致。一般有伤气、伤血、伤脏腑之分。a.伤处肿胀不明显痛无定处为伤气,用复元通气散加减治疗;b.伤处疼痛显著,皮色发红或青紫,甚至血溢妄行出现发热、寒战、便血、尿血、咳血等症为伤血,可以用蒲黄散加减治疗;c.胸胁或腹中疼痛剧烈,伴有昏厥、吐血、便血等为伤脏腑,蒲黄散或桃仁承气汤加减治疗。再者,她内伤又与这些有所不同,毕竟内功在很多时候只是书中内容,与现实不符。若非真有人知道,内功那就只是一个传说。

  现下她被剑气所伤,实属第二种,伤了脏腑,这些若是真用西洋医学来治,弄出来还指不定是什么呢!

  “没有,只是觉得身体很疲倦,但精神很好,哥哥不用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你这个样子怎么让我放心下,要不然先向学校请假,等伤养好了再去学校。”

  “不用了,其实并没有你们想那么严重,只是伤了原气,等吃过药就会好。”请假养伤,这件事若是传出去,指不定又让人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握着她柔若无骨小手,柳生比吕士想到先前比试事情,有些犹豫地问:“小爱是否觉得哥哥很没用,别人找你挑战,做哥哥却只能看着你应战,而非帮着你出头。”

  今天回去之后,他就去找副部长,然后到他家去报到,学习剑道。

  柳生爱先是一愣,然后扬起一抹微笑道:“若是要找帮我打架人,这世上要多少有多,只要自己有本事去降服那些人,这并不缺,可是这么多人却不及哥哥为我说话。”

  打架这种事是个人都会,柳生爱更是这里面好手。她敢放肆地说能打赢她人寥寥无几,可是很多事不是拳头就能解决,而且她要从来都不是有人为她出头,到是他们维护让她心中备感温暖。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打听到两家不错中医馆,南彦一和柳生比吕士小心地避开南玲子,背着柳生爱叫了辆计程车往中华街方向去。

  宁和堂,中华街最古老中医馆,不仅附近人都在这里看病,更有很多人大老远地慕名前来。等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抱着柳生爱过来时候,宁和堂人满为患,根本没有他们坐地方。柳生比吕士唯恐柳生爱累到,硬是不肯把她放到地上,柳生爱无奈,可他们一副公主包出现在众人面前怎么看都觉得引人注目,无奈这下,柳生爱只得要求柳生比吕士改抱为背。

  趴在柳生比吕士厚实背上,柳生爱安心地环着他颈项,鼻间传来少年身上清新且夹杂着一丝淡淡汗水味,淡然一笑,她知道这都是因为抱着她走了一路才累出汗,而且一丝不苟绅士此时头发有一丝凌乱,不似以往整齐,这不但没有损他一份气质,相反地给柳生比吕士增添了一丝不羁潇洒,引得不少女孩子驻足。

  “小爱,有没有不舒服?”柳生比吕士他们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谁都没有开口,柳生爱也没有反应,这引得柳生比吕士心里非常担心。

  南彦一站在一边,皱着眉头道:“恩,小爱先前一点东西都没有吃,要不要哥哥给你去买点东西垫一下肚子。”

  摇摇头,柳生爱此时可没有任何食欲。“不要了,哥哥是不是累了,让我下来,站一会儿没事。”

  “不用,哥哥平常训练大很,这样背着你一点都不吃力。”

  “恩!别忘了你有两个哥哥,比吕士累了还有我在呢!”

  “恩!”搂紧柳生林吕士颈项,柳生爱心中暖暖,也许她这一次未曾找到所谓救赎,可是她得到以前没有得到过兄妹之情。

  真真实实关怀和维护让柳生爱清楚地知道这人世间感情分了太多种,在很多时间也许是她把人想得太坏了,她害怕受伤,往往就意味着她已经受伤了。正是因为失望太多,才会让她不管走到哪里都对人多出一丝防备。

  “两个小伙子是带妹妹来看病吗?”一旁坐着老人可能是等得太久,想找个人聊聊天,打发一下时间。

  南彦一他们所受教育让他们无法忽视老人问话,虽然他们此时更在乎大夫什么时候才能给柳生爱看病,却也没有对老人失了应有礼数。南彦一打头阵,陪着老人聊天,顺便打听一下这宁和堂情况,柳生比吕士和柳生爱做陪衬,问到面下就应两句,如此轮番上阵,也算是相处融洽,一片和谐。

  柳生爱这人不会东西可以说很少,可是人无完人,她最大弱点也许就是医术,不是没人教,也不是她不想学,而是努力过后才发现她在这方面完全没有一丝天赋,时间恒久,她也就只是学会了简单包扎和一些药物作用和性质,至于配在一起有什么用,她知道却拿不准所谓量。

  失败啊失败!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累着柳生比吕士他们跟自己在这里干等。

  两个小时以后,柳生爱他们一行人终于被大夫召见了。

  宁和堂主堂大夫名叫纪昀,虽然从小在日本长大,可是从小立志在中医界做出一番事业他十五六岁便一个人回到中,四处求学,一走就是十五年,等回到日本已经而立之年,好在他在中找到了自己心上人,早早成家立业,否则他那里来得时间把中医学文化发扬光大,指不定现在还忙着相亲结婚等生子呢!坐诊十年,现下他差不多四十岁左右,日常养生工作做也不错,使得他身上有一种浑然天成儒生气质,温文尔雅,让见到他病人不自觉地觉得亲和。
【[网王]轮回 白薇薇(16)】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