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15)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15)】

  主人发话了在场无数眼睛这下可是没有开小差全部集中在爱身上这样场景让爱想到前世武林大会场面她代替爹娘凑了一回热闹虽然没有参加却也知道主人发话客人再傲也得给上三分薄面道理。现如今虽然已经是隔世她想这三分薄面规矩应该还是一样。细细打量坐在正中几位老人她知道这些人虽然不能跟她之前所接触武学相比却也在各自领域里自有一番成就。

  手塚番士既然开口晚辈自然不能推辞只是晚辈不过学了些雕虫小技还不值得在大家面前卖弄。”

  比吕士闻言立刻帮腔确我妹妹没正经拜过师父都是跟着书上胡乱学没个度伤了人就不好了。”

  不必在意只是看书就能学成这样我到是想收这个徒弟!”手塚一听出他们推脱之意心里却暗暗惊奇看爱样子应该是十三四岁样子比起一般女孩看起来其实显得更小若非身高在这说她十二岁也有人相信。只是他们都是正处于叛逆时期再加上如今孩子谁不希望自己多受人关注一些可他们偏偏反其道而行若说欲擒故纵他可不相信这么小孩子能把这种计策用得如此熟练。

  人家都这样说了爱若是再推迟就是打主人脸要早知道会遇到这种事她就不来还好她今天穿还算休闲打起架来四肢也好舒展。再者从到这个世界起她就没有真动过手有些功夫都是在无人时一个人练现在既然有人眼巴巴地送上门来她把握一些分寸就当活动活动手脚。

  既然手塚番士这么说了晚辈自然不好再拒绝只是到时碰到了、伤到了就请原谅晚辈技艺疏。”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手塚光自爱进来就注意到她了只是碍于在场人数众多他做为主人要帮衬着爷爷招待无法在第一时间过去跟她打招呼。她被安排坐在一边原本什么事都没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师兄水野太郎却如此执着于她就连爷爷他们也一起要求她出手。

  在手塚光眼里爱就是一个需要别人保护女孩子现在突然发现她功夫很好根本不用别人保护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爱站起身窈窕身影优雅地站到场中杏眼中迸出深沉眸光柔软四肢轻轻地伸展几下这看似简单无害几个动作都蕴藏着强劲力道给人一种莫名压力。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水野太郎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对她一个弱女子挑战可能就是因为那种遇到强敌感觉让他无论如何都想去试一试。

  爱见过很多比试她本人也因为人在江湖原因对血腥没有一般人那般顾忌再加前几世站得太高肮脏暗黑之事也做过不少。先不管她是不是身不由己她想说明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把比武这种事当成儿戏来看也就是说水野太郎跟她比试结果若是他赢还好说若是输就必定会受伤。

  两人对看几秒一旁不知什么时候跑出来上野村正代替了原本裁判位置高声道:开始。”

  水野太郎没有丝毫藏拙意思全力以赴样子让不少人看得心惊毕竟有很多时候骄傲水野太郎都是做做样子根本就没有拿出自己看家本事。如此情景让在场人不再小看爱莫名地有不少人对她出了不少敌意当然也有人抱着看戏心态想看她被打败后样子。

  爱眯着大眼她看得出来眼前这个男人出手动作很迅猛力量也不错他显然在武术上颇有技巧在对战上也有相当丰富经验拳肘膝腿全部都巧妙得用上了出手速度也很快。犹如狂风暴雨一样朝她袭来不慌不忙间化去他攻势由于爱本人没有一边出手一边呼喝习惯道场里除了众人呼吸声就只剩水野太郎呼喝声和拳脚相博发出砰砰砰砰声……

  水野太郎越打越觉得心惊到不是爱拿出什么让人惊艳招式或者什么杀伤力极大招式她招式相当平常与其他人看似差不多可是里面蕴含力道带给他一种莫名压力让他没由来地觉得焦躁。猛然闷吼一声双手改了动作或是抓或是拍或是捞或是提或是带或是绞连连变幻另人眼花缭乱看得好不过瘾。

  这般举动没让爱有丝毫慌乱到是让一旁看着比吕士他们把心都提到嗓子眼怕一个不小心就让她伤到了。另一方面他们又不得不感慨爱武功之好心情莫名感触更是复杂。

  村正你眼光不错这个小丫头从一开始就藏拙明明一招就可以把太郎打败可为了我们脸面硬是拖着时间把太郎耍着玩。”手塚一看得分明自己徒弟有几斤几两他很清楚现下水野太郎额头冒汗气息凌乱反观爱气息平和不见丝毫凌乱气定神闲对于水野太郎每个动作都好似预先知道一样不急着动手而是在他以为有机会时候硬地把他希望扑灭这可是比把人打到趴下更伤人。

  上野村正闻言笑着回答道:老爷子应该感谢我找了这么个人给你得意徒弟敲了回警钟。”

  哈哈也是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说就是这个理。”眯着眼凌厉眼神紧盯着爱这个小丫头造诣颇高就不知道师承何处。”

  这个只有问她本人才能得到答案说不定是得到了什么奇遇也说不定毕竟这丫头前后之间有着太大差别。”说起来上野村正心里一直好奇爱改变虽然不算是一朝一夕可这功夫什么可不是说成就成。

  大概是觉得差不多了爱动作一反之前懒散变得凌厉快捷让水野太郎防不胜防好几次被打趴到地上无奈男人所谓自尊和男人所谓面子让水野太郎不得不一次一次地站起来爱觉得无语她力道虽说掌握非常好可是她也知道水野太郎左手骨折其他几处伤也好不到哪里去。再者两人差距不要说明眼人她想说是水野太郎本人就十分清楚却一味逞强这让爱心不悦。

  输赢本来就是常事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一味地逞强不说枉送性命若不是她手下留情废了他也是易如反掌真是不知所谓。

  若是再不停手我就不客气了。”不是卖乖不是出风头爱只是不想继续这场没有意义比试本来一开始就只是想给主人三分薄面现下一直胡搅蛮缠又有何意义。

  休得小看人我一定不会输。”水野太郎心里虽然知道自己不是爱对手却不想这般狼狈地停手他自认为洞察力不错从一开始到现在他目光没有一秒是离开爱可她看似平凡动作中却奇异地找不到一丝破绽。

  爱也不多说众人只见她一个闪身竟不见踪影再回神只见她一个旋踢将水野太郎踢出几丈之远若不是坐在那方人动作俐落地接住水野太郎这下可不只是一个昏迷这么简单了。抿着红唇爱很礼貌地对着上座人行了个礼轻声道:晚辈献丑了。”

  手塚一等人轻轻点头微笑地示意她回座。爱也不推辞大大方方地回到原来位置上坐好水野太郎被人送到休息室去了场面上事情几个主要人物开口说上几句秩序自然就回到之前状态比试事情自然是继续进行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坐在上座旁来自于中青剑居士开口了。

  不知道这位小姑娘会不会剑术老朽刚看这位小姑娘武术好似中功夫老朽能遇上也算是缘分就不知道这位小姑娘是否能给老朽一个薄面全力以赴对战一番。”话说得谦和可这表情却有着不容拒绝霸道。

  爱就知道这些个老东西会扯着她小辨子不放她刚才用得招式除了最后一抬其余动作差不多都算是为了克制水野太郎做得本能反应半点中功夫都没掺进去什么薄面这个老家伙不过是看不惯她一个年轻女孩上前狂傲想要倚老卖老。

  不会。”

  青剑居士好歹也算是武术界大师多少人想拜他为师他都不为所动以至于到了现在他身边也就两个徒弟自己徒弟上次输给了水野太郎原本因为水野太郎名气和实力他即使心里不舒服也没话说可是现在水野太郎撇下自己徒弟选了这个小丫头并且惨败这说明什么说明只要他出手或者他徒弟赢了这个人他们想要扳回面子就显得简单多了。只是她实力他看在眼里徒弟出战是不可能了再加上他本人确有惜才之心想借由自己打败她再提收徒之事只是他没有想到她会如此果断地拒绝自己。

  看来小姑娘是看不上我们中功夫了也罢若是不会剑术那就改为拳脚功夫吧!老朽对于姑娘实力可是好奇很呐!”

  眯着眼紧抿着红唇爱很不喜欢这个老家伙拿功夫派别说事什么看不起中功夫此人看来也不过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稍不如意就见缝插针把错误都投到别人身上这种人真真是让人看得难受。

  爱前世长在小龙女身边又由他们亲自教养虽说没有杨过他们十成性子也感染了七分她不是会来事却也是有脾气此时别人逼上门来她若不做点什么好像真很说不过去。

  听闻中剑术高深莫测这位师父好似以剑术为主晚辈自小认识一位来自贵剑术家晚辈不才也跟着学了好些年今天这位师父左一个看不起右一个不给面子晚辈若是不点头指不定下一刻就要出现什么藐视武术大会看不起诸位在座大师罪名都要出来了。”爱说可是针针见血把青剑居士强迫晚辈举止等同于曝光一般摊平了给人看。

  闻言青剑居士顶着一张一会发红一会发紫一会又发青一会又发黑老脸脸红脖子粗地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毕竟爱说是事实在座人都不想得罪人一开始就主动忽略现在爱点明了他们就是想装作不明白了不行了。

  周围人见状也开始窃窃私语讨论得好不欢快。

  手塚一同一旁真田一点点头表示这种事情他们得管管毕竟客人是他们请来总不好让人在这里互相掐架吧!

  没想到小姐还有这样奇遇既然要比试剑术自然不能没有像样剑若是小姐不嫌弃我这里倒是有一把好剑。”转移话题真田一可谓是功力深厚普普通通几句话就把火给压下去了。

  那就麻烦了只是我这套功夫要用双剑还请麻烦真田番士帮忙再准备一把剑。”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休息室里手塚光带着家庭医来帮水野太郎看伤现下人是昏迷他们也弄不清状况可是他手臂却是一眼就能看出受了伤。

  松田医水野师兄没事吧!”

  恩没什么大碍看来同太郎对战人很有分寸也没真想伤他。”作为手塚家家庭医松田可是对于武学也是有一定理论知识再加上看多了武术对战受伤案例对于受伤情况他只要一眼也能猜出个大概。现下水野太郎虽然昏迷可从他受伤情况来看对方不只是手下留情根本就没有拿出实力来就不知道同他对战人到底是谁若是宗师他到不觉得奇怪若不是这人以后必成大气。光太郎跟谁对战既然是完败。”

  说到这个手塚光心里也是一阵黯然但更多他好似担心是以后能不能跟她继续做朋友。俊脸一红有些掩饰地道:同上野叔叔学校一个女孩子。”

  哦女孩子啊呵呵这样看来是个挺能吃苦女孩子不错不错。”看了太多学了几天就再也不肯学例子不管是女还是男松田医看得不少要知道手塚和真田两家威名可是吸引了很多年轻人来此学艺当然来得多走得也多。除去资质不好还有太多太多吃不了苦半途而废。想当初水野太郎也是一路坚持下来才有今日这样名气现下败在一个女孩子手上这就证明这个女孩子比起他来更加有毅力更加地能吃苦。

  啊!”手塚光当然明白松田医意思他也是一路学着武过来很清楚学武道路上需要付出怎样血汗才能有成就。

  松田医想来也习惯了手塚光沉默一刻也不停地处理水野太郎伤直到确定没什么大碍后笑着道:我让我助理在这里照顾就行了走我们也去看看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啊!”手塚光本来就关心会场里情况若非责任和师兄弟感情他是断然不会离开会场毕竟他很担心爱情况。她现下出了风头必定会有人迎难而上借此机会出名。他担心爱年纪轻应付不来吃亏不说还会落得一身伤。

  女孩子不比男孩子以爱纤细身子和柔弱外表所有人都会自然地忽略她本事把这次胜利当成一次意外不得不说青剑居士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抱着这样心思才出声挑畔。

  正文 第三十章 武术交流会(下)

  柳生爱对于剑没有太多了解,自小虽然把杨过和小龙女君子剑和淑女剑当棍子耍,惹得杨过直对她翻白眼,那个时候她是真心觉得快乐。现下,她手上拿着一把遍体雪白、薄如蝉冀长剑,光是一眼,她就能断定这把剑来历一定不凡。

  “很喜欢这把宝剑!”真田一喜欢收集宝剑,柳生爱手中这把剑就是他心藏品之一,今天之所以会带来,完全是因为他和手塚一商量一人出一把剑做战利品送给第一名人。同样因为喜欢,所以他很简单地就看出柳生爱眼底欣赏。

  “很好剑。”很简短评价,柳生爱本人不太喜欢形式上东西,她一向认为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既然真田番士和手塚番士顶力相助,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实话,这两把都是好剑,只是于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毕竟她不是研究文物,而剑对于她来说就是一个利器,一个保护自己工具,无关好坏,只要能打倒敌人就行。

  “既然喜欢,就拿着用吧!”

  “谢谢!”

  自从买了发簪后,柳生爱算是贴身带着,等到要用时候直接拿出来,她这个人不习惯用发圈。一手拿着一把剑,柳生爱突然有种华山论剑架势,不过少了一份庄严,多了一丝随意。

  这场比试好似万众瞩目一般,所有人都睁大眼晴想要看看结果,毕竟从武术交流会开始到现在,上场都是徒弟,宗师级人物可是一个都未动,现在终于有宗师要上场了,就算是秒杀,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很好学习机会。

  青剑居士对于柳生爱放肆很是不悦,他少年成名,多少年来风里来,雨里去,即使狂傲无礼,却无一人敢当着他面指责他不是。当下,他人在日本,虽然不在内,这里人也是三分敬畏,七分礼遇。至于她举动很明确地表示她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原本还想收她为徒,现在他不仅没了收徒兴致,还有一种毁灭她冲动。

  不管她是天赋异禀还是后天努力,既然不能为他所用,那就趁这个机会毁了她功夫,让她失了骄傲本事,看她还有什么话说。

  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对于这场比试很是担心,他们都是大家族里出来,对于很多事情不需要别人去教,就可以看清楚,毕竟发生在他们周围暗黑事情不只一件两件。寻了个机会出来,正想着去打听一下柳生爱下落,就看着她从另一端走来,两人立刻上前,将她拖到偏僻处。

  “小爱,这场比试你有多大把握?”对方是宗师,不是他们没信心,而是人家一看这年纪,说得难听点,吃得盐比他们吃得米还多,就算再没天赋也练了好几十年了,这能占便宜吗?

  “对啊!小爱,若是真不行,我们就推了,什么名誉都不重要。”柳生比吕士觉得他们家反正没想过在武术界发展,丢脸就丢脸吧,反正是输给宗师,一个小女孩,别人能有多少话说。

  见兄长如此维护自己,柳生爱心里顿时觉得暖暖,更多地她庆幸自己这一回半道插足得到却比每次投胎获得更多。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她遇上又是青剑居士这种心胸狭窄人,她实力远远在他之上,毕竟她活得可比他长多了。但在这个世界上她只是一个十四岁少女,没有那么多能耐在一夕之间成就绝世武学,可凡事都有意外,当人家欺上门来时候,她从来不坐以待毙,等着别人动手。

  “没事,就剑术而言,我有办法对付他。”

  “是吗?会不会受伤?”若是有问题,柳生比吕士就不愿意了。

  南彦一更是拉着她手道:“没有百分之百把握,我们现在就回家。”

  “哥哥们想多了,任何事情都没有百分之百,但我保证不会让我自己受伤。”

  ~~~~~~~~~~~~我~~~是~~~轮~~~回~~~~~专~~~属~~~分~~~割~~~线~~~~~~~~~~~~~~~~

  准备工作和休息时间定为半小时,青剑居士既然要亲自上阵,自然免不了要交待自己徒弟认真观看,从而在里面找到自身不足。在某一方面来讲,青剑居士是一个好老师,可在做人方面来讲,他并非一个合格长辈和武者。

  君子不欺暗室,而他只看到了利益,而忘了自身应该有休养。

  时间差不多了,柳生爱一声不响地挽好头发,用发簪固定,抬首踏进第一步就已然获得了所有人目光,一派怡然自得模样让在座不少人点头称赞。这下就是青剑居士对于柳生爱也是暗暗称赞,毕竟他一个宗师,即使还没出手,他名头就让一般人软了几分,柳生爱不仅没有丝毫惧意,相反地表现镇静,不慌乱到还一副胸有成竹模样,一时之间,他们不知道该说她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她比起别人少根筋。

  柳生爱习惯性地用一条上好丝帕细细地擦拭借来两把剑,她十分庆幸这两把剑重量相差不多,长度什么也离得不远,这样一来练练左右互博术应该没有什么阻碍。这套功夫是老顽童周伯通所创,小龙女也算是在机缘巧合下学会,当初为了避免她一个人太过无聊,所以早早地传给了她。

  《神雕侠侣》这个不管是书还是电视剧,柳生爱都看过,虽然看得断断续续,不过也能知道个大概。她本人无缘认识什么金轮法王、东邪西毒,因为他们都来得及等到她出生,却来不及等到她长大。于是乎,上一世她没有机会用这个左右互博耍剑去对付人,这一世到是上天成全,给了她表演机会。

  “两位若是准备好了,就请到场中来吧!”上野村正看看两个当事人,朗声道。

  青剑居士点头应允,表示没有问题;柳生爱直接起身,拿着剑大大方方地走到场中,示意可以开始。

  上野村正看了两人一眼,见两人都表示没有问题,他自然也不会自作主张搞什么再等一会儿把戏,直接道。“开始。”

  青剑居士见柳生爱依然一副沉静如水样子,心中暗恼,觉得自己被小看了。低喝一声,手中黝黑沉重长剑“哐”一声出鞘,一股灼热剑气顿时以长剑为中心散发而出,像暗涌般往柳生爱方向袭去,猛然生出一股凌历无匹剑气,迅猛劈过正中,带出了一阵恐怖啸声!柳生爱一开始虽然知道对方和自己实力相差甚远,却也没有小看对方,毕竟宗师之名不是说得就得,这个名头里面相对地付出了无数汗水和血泪。只是青剑居士居然会有内力,这倒是同乎她意料之外,她还以为在这个没有金庸古龙世界里,内力这种武功已经失传,现在看来依然有所遗留,说不定这是青剑居士本家心法,只是效果比起她练、看都差了太多太多。在众人惊呼声中,她手中剑重重与青剑居士手中剑撞击在一起,迸发出耀眼火花让众人看得心惊!

  场中两股无形无声剑气锋芒,在剑与剑相触前,重重绞击在一起,接着才传来硬拼后炸然而来激响震呜,两条身影蓦然纠缠着一起在哪宽大场中,你来我往,特别是柳生爱剑法,纤细双手,一边一把长剑,抬式却完全不同,明眼人一看就知是两套武功,没有任何相同之处,却又显得异常和谐。速度翻转,一剑接着一剑,一剑还比一剑强,剑势如潮,永无停歇,王者之气,无以伦比,剑剑直击对方胸口要害,那身姿跳跃、翻转之间耀眼无比,在所有人眼眸之中,那呼啸而来剑花和迷蒙点点剑光,诡异妖艳而美丽,让人看得舍不得眨眼。

  不错,柳生爱此时用正是杨过和小龙女当年用来对付金轮法王抬式,想当年金轮法王武功何其高强都败在这上面,何况在这个武学圣典贫乏时代,就算青剑居士被称之为宗师,也无法与金轮法王提并论。所以还没到双剑合壁,柳生爱长剑就已经指向了他咽喉,让他失去了所有还手机会。

  “承让。”这一次柳生爱没有说日语,而是单以中文道。

  青剑居士一开始就打定主意毁了柳生爱,比试开始之前他是信心十足,比试开始之后他立马发现自己太小看这个女孩子了,她剑术高超,堪称绝学,纵使他狂傲,也不得不承认他较之根本就无法相比。现在,又听她一口标准普通话,不禁想起她先前说剑术家,若有幸结交,必是他福气,以中文问道:“小姑娘选前提到剑术家是否能为在下引见。”

  “很可惜,他老人家先去了,做为同道中人,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柳生爱现在虽然是日本人,可是骨子里她依然把自己当成中人看待,像青剑居士先前行为,真有违中人礼仪之邦形象和行事作风。

  “请讲!”现在青剑居士傲气全无,对待柳生爱以同辈礼仪待之。

  “作为谦虚中人,胜不骄,败不馁,作为晚辈,本没有这个资格说这些话,可是站在日本人角度,我看到了什么,居士应该很清楚,若是同为中人,居士觉得别人又当如何想。”柳生爱在某一方面也有自己原则,她爱中,当然会希望中人不要给中人丢脸。

  青剑居士老脸一红,也知道一向骄傲自己先前确犯了不该犯错误,若是之前他一定觉得自己被冒犯了,可是现下他对眼前这个少女心服口服。“多谢提醒。”

  “不,晚辈越矩了,照说这话不应该是我来讲,只是我很喜爱中文化,更尊重教我武功师父,一时冲动,还望不要见怪。”台阶柳生爱抛出来了,若非看到手塚光出现,她都忘了自己现在是个小孩子,不是一把年纪长辈。
【[网王]轮回 白薇薇(15)】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