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13)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13)】

  “原来你们认识,这样就太好了。”若是有人从中牵线,柳生爱应该会答应才是。

  “上野叔叔是什么意思?”忍足侑士突然觉得他们这一趟或许来错了。

  一说到柳生爱,上野村正的话就多了。“事情是这样的,对于柳生同学的武艺的程度,我们这些惯于研究的才家伙都非常想知道。你们也知道我这个老头子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对这中国功夫异常的痴迷,既然你们跟这丫头很熟,就帮着我劝劝她,让她接受太郎的挑战,如何?”

  迹部景吾抚着泪痣的手指僵了一下,水野太郎这个人他是知道的,上次看到他一拳把一个高大的对手打到晕倒,现下让柳生爱接受他的挑战,不是他看不起柳生爱,而是觉得柳生爱那小身板别说拳了,就是水野太郎轻轻一拍,恐怕就可以将她拍倒。想到柳生爱受伤,南彦一反应,迹部景吾不动声色地拒绝,他不想跟妹控级元老的南彦一为敌。“这种小事上野叔叔应该很容易办到才是。”

  忍足侑士收到迹部景吾送来的警告,立刻笑着道:“上野叔叔既然早就打算,我们小辈还是不参与的好。”

  上野村正也不是傻子,听着他们一人一句的推辞,面上有些挂不住啊。“景吾和侑士既然会到我这里来问,就说明你们和柳生同学的关系不一般,难不成叔叔的忙,你们也不帮!”在熟悉的人面前,上野村正可没那种严肃的表情,特别是有求于人的时候。

  迹部景吾他们一脸黑线,但眼里没有惊讶,看来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

  “上野叔叔若是一定要答案的话,找南学长来得比较快!”

  “对,南学长是小……柳生桑的哥哥,他若出马,柳生桑一定不会拒绝的。”忍足侑士觉得这个时候叫得越亲近,这个忙越难推辞。

  上野村正眯着眼,心知这两小子是诚心推辞。“既然是这样,那景吾和侑士就帮我把人带到手塚宅吧,这个星期日,手塚宅正好有场武术交流会要举行。”

  “呃,我们尽力。”忍足侑士见迹部景吾不出声,只得自己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南彦一自从在保健室里睡了一个好觉后,就打定主意不再继续折腾自家表妹了。后面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各找过他一次,说是星期日有一场武术交流会,想请他和柳生爱一起去看。他本身是男孩子,对于武术什么的虽然没有像喜欢网球那般热烈,也有些兴趣。只是大多女孩子都不太喜欢这一类的东西,他怕柳生爱不喜欢这些,就回他们说要问过柳生爱的意见之后再给他们答复。

  星期五的晚上,柳生爱跟以往一样由柳生比吕士接回神奈川,南彦一学生会有事,等到回去柳生爱他们已经离开东京回神奈川了,无奈他只能在星期日的时候提早到神奈川去接她,至于去与不去,电话里问问吧!

  柳生爱在回东京的路上,可没想这么多,此时的柳生比吕士和她一起站在电车里,两兄妹出色的外表引来不少目光,再加上遇到下班这种高峰时期,车内的人多,柳生比吕士很自觉地把柳生爱护在角落,用自己的身体隔开其他人,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叫色狼有机可趁,吓到了自家妹妹。

  “小爱,明天我们准备去马场骑马,你要不要一起去,那里很好玩的,是雅治家的地方。”有些担心柳生爱不会去,柳生比吕士尽理捡好处说。

  对于骑马这种运动,前世由于交通工具有限,马匹就成了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不管是单骑还是马车都跟它分不开关系,而作为武林人士的他们就算想要远离尘世,归隐山林,也免不了被人家拿人情当借口请下山去,她小的时候还能避免下山,可到了长大这种事情就全部成了她的活,杨过他们自然是那能逍遥哪逍遥去了。

  说起来自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再也没有骑过马了,去感受一下也好。

  “好啊,明天一起去。”

  “啊!你答应了。”柳生比吕士有些惊喜地问了一句。

  “恩,很久骑马了,去看看也好。”在马上奔驰的日子,突然之间,柳生爱觉得自己想念了。

  柳生比吕士听闻她会骑马,心里一惊,觉得自己这个哥哥真的太不称职了,不仅不知道自己妹妹喜欢吃什么,也不知道她平日里跟什么人来往,现在就连她会什么都不清楚。上次是中文,这次是骑马,看来,以前的柳生爱也没有他想的那么糟,除了任性刁蛮,该学的,该会的她一样都没有落下。空出的大掌轻抚她的头顶,柳生比吕士笑着道:“雅治他们的马上功夫都不错,若是有兴趣,可以跟他们交流一下。”

  “啊!”虚应一声,柳生爱只是想骑马,并没有跟别人处关系的打算。

  次日清晨,柳生比吕士跑步回来,主动收拾好一切,用过早餐,这才带着柳生爱一起到说定的地点集合。

  现在的柳生爱已经习惯被两个哥哥牵着手,若是有天他们不牵她的手,她或许还会觉得不习惯吧!两人到底集合地点后,其他人差不多都到了,就连一向喜好迷路迟到的切原赤也也很准时地被主动承担重担的真田弦一郎带来了。来得人很多,除去一向一同行动的网球正选外,家属颇多,不只柳生爱一人。柳生爱依礼打招呼,没有太过热情也没有太过冷淡,只是站在柳生比吕士的身边,然后同他一起上了他们准备好的巴士。

  上了车,柳生爱靠窗,柳生比吕士坐在她旁边,其他人差不多都亲属坐一起。车内闹哄哄的很热闹,各聊各的,也有掺和在一起东扯西拉的。唯有柳生爱这边自成一角,安静无声。

  柳生爱望着车窗外快速向后跑去的风景,伸出一只手搭在窗外,不远,可在清晨的阳光下却显得格外的好看。后座的幸村精市没有加入到他们讨论当中,目光不经意间触及窗外那纤纤素手,不禁想起前日老师给他看的一本书里的几句诗词,内容就主讲女子外貌打扮,‘耳著明月当,指如削葱根。娥娥理红妆,纤纤抬素手。’若当时他不懂其中深意,现在却十分肯定,当初写出这几句的人必定是跟他一样见过这双手的。

  “小爱,窗外面很危险。”柳生比吕士注意到柳生爱的举动,伸手将她的小手拉进来,感觉到她微凉的体温,一边将她的手握到自己的大掌中,一边小声教训道:“怎么就是不知道照顾自己的身体!”

  “没事,现在的天气很好。”柳生爱不跟他辨,也不曾拉回自己的手,只是微笑地表示自己无碍。

  到是坐在后方的幸村精市看着这方举动,莫名地觉得有些不舒服,从座位之间的空隙里,他清楚地看到柳生比吕士包括着她的小手,那略带微带些古铜色的肌肤和那晶莹剔透的雪白肌肤交错在一起,明明萦绕着一丝温馨,可看在他的眼里莫名觉得刺眼。

  坐在幸村精市旁边的人不是他疼爱的妹妹,而是一起学画的师姐青木明子。青木明子略幸村精市两岁,是个性格开朗的女孩,以西洋画为主,却因为机缘巧合下看到坂本池也的画展,之后很诚心地拜访坂本池也,要求拜他为师,可能是她本人真的很有才华,坂本池也没有太多的顾虑就收了她为徒,过后两年又收了幸村精市。两人画风不同,感情却不错。

  “精市在看什么?”顺着他的目光看到前面的两人,由于没有介绍,青木明子很自然地误以为柳生比吕士他们是情侣,不禁笑着道:“柳生君和女朋友的感情真好啊!”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马场找茬

  “柳生君和女朋友的感情真好啊!”

  青木明子的话让听到的人均是一愣,等不及柳生比吕士出声,仁王雅治已经笑起来了。“噗哩~,青木桑弄错了,小爱可是比吕士的妹妹!”相处的时间多了一些,一向喜欢自来熟的仁王雅治抓到机会就往上前凑。

  柳生爱在冰帝被见多了自来熟的冰帝众正选,对于守了这么久的立海大正选的自来熟行为就没以往那么排斥了。柳生比吕士见柳生爱没有开口的意思,笑道:“妹妹自然是要哥哥照顾的。”

  “柳生一向懂得照顾人。”幸村精市隐去眼里因女朋友三个字而浮现的不悦。

  青木明子本来有些涩然,现下见他们都没有在意,也跟着笑笑,然后把话题转到马场上,这样一来,众人的吸引力一下子被转移到了这个上面,毕竟他们一行人今天聚在一起就是为了骑马,而非八卦。

  柳生比吕士听着他们聊得热火朝天的话语,心里想着到时要好好见识一下柳生爱的骑术,他本人不清楚她的程度,若是受伤了就是违背了他带她出来的初衷。

  “小爱到时跟哥哥一起好了。”

  “好啊!”

  “好了,大家,我们的目的地到了,我让人带大家去换装。”一到目的地,仁王雅治就拿出了主人应有的样子,热情地招呼大家。

  柳生爱前世可没有骑个马还换装的习惯,到是前前前世的时候,说实在的她也记不清是那几世了,到是有这样的习惯。现在,别人说换衣服,她也不反抗,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换个装也是为了自己好。柳生爱换上一套酒红色的骑马装走出更衣室,其他人此时已经换好衣服跑到马厩就去选马了。

  “小爱,怎么不戴上帽子。”柳生比吕士站在不远处等她,走近一看她没有戴帽子,不禁想去拿一顶来。

  拉着他的厚实的大掌,柳生爱笑着道:“不用了,我骑马从来都不戴帽子的,至于头发,等会我会盘起来的。”

  柳生比吕士还想说点什么,一对上她坚持的双眼,不禁妥协道:“若是有什么问题,记得要戴上。”

  “好的。”

  “走,我们去挑马吧!”

  “好。”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那是一匹高大的黑马——毛色通体发亮,躯体结实精壮,四肢挺拔修长,每一个部分,棱角分明、线条流畅,摇头晃脑间,帅气逼人、英姿飒爽,宛如上帝精心雕琢,充满着力与美的视觉艺术。

  柳生爱走马厩的第一眼就看到它了,眼里闪过一丝欣赏的笑意,环望一周,发现其他人都已经挑好了马,只有这匹黑马和几匹看起来着实一般的马匹无人挑选,上前一步,柳生爱对一旁穿着制服的管理员道:“我要那匹黑马。”

  管理员有些吃惊,这匹黑马是好马他知道,可是这匹马刚送来不久还无人驯服,好几个驯马师都伤了。眼前的这个女孩身子纤细,虽然有种英姿飒爽的俐落,可始终只是一个娇小姐,又是少爷亲自带来的人,这要是受了伤,他这饭碗说不定都保不住。

  “小姐,这匹马还没驯服,要不你选其他的几匹马吧!那些马儿比较温和。”

  “不用了,谢谢,我就要这匹黑马。”对于温和无害的马儿,柳生爱没有多大的兴趣,而且她来这里本来就是想要寻找乐趣的,若是真的随便挑上一匹马儿,那乐趣又从何而来。

  柳生比吕士拿来马鞭,见柳生爱跟管理员站在一起不知道说什么,不禁上前,听到两人的对话,他心里有些担心,却也相信以她的性子应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不禁对管理员道:“我妹妹的骑术不错,不用担心。”

  柳生爱见管理员妥协,不禁道:“哥哥的骑术应该也不错吧,等会儿我们来赛一场,如何?”

  “好啊!虽然我更喜欢你跟我玩一场高尔夫!”柳生比吕士的骑术一般,还过得去,若是比起高尔夫和网球,那真的不能相提并论了。

  “当然可以,找个时候我们一起高尔夫球场。”柳生爱有的时候真的很想知道还有多少东西不会,有的时候她会想喜新厌旧去学那些未接受过的,可等到冷静下来才发现若是冲动地扑向那些未知的事物,不只会忘到原本就会的,而且弄得不好,也只是一个半调子。如此,她一世只学能让她生存下来的,然后再找时间复习那些原本就会的。说到高尔夫,恍然隔世,多久不曾玩了。

  说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自家妹妹也会,柳生比吕士只当妹妹是为了亲近自己学的,却忘了真正的柳生爱从未正面接触过高尔夫。“这样更好,下次叫上表哥,我们三个一起去。”

  正说着,管理员已经套好马鞍,把马牵了过来。柳生爱接过缰绳,没有急着翻身上马,而是顺着马的鬃毛抚摸,熟悉它的同时让它熟悉自己的气息。虽说这样不能一下子征服它,却也能减少一些麻烦。

  “哥哥,我先骑着它转两圈,到时我们再比。”柳生爱丢下一句话,俐落地翻身上马,虽然身体不若前世那般修长,动作却依然流畅,好似艺术一般,引得众人观望。

  “好,小心一点。”柳生比吕士见状,交待一声,自己也准备上马去跑上两圈。

  骑在马上,柳生爱一下子就感觉到马不安和焦躁,拉紧缰绳,柳生爱虽然不是专业的驯成师,却也自有自己驯马的一套功夫。黑马焦躁,满场地跑,时不时地前踢后甩的,好似想要把马背上的人甩下去。这场面柳生爱不觉得如何,可看在其他人眼里就像出了事一般。

  最先看到这个场面的是刚学骑马的丸井文太,对于这个运动,他还未掌握,小心翼翼地坐在马上,由工作人员牵着马儿在周边的场地慢慢走。正玩得高兴,就听到一阵马蹄声,原以为是搭档来找他,抬眼一看,就只见柳生爱娇小的身影坐在马上,明明是稳稳当当的的,却因为马儿前踢后甩的样子让他吓得大叫:“啊,快来人,小爱快被甩下马了。”

  如此一叫,玩得正起兴的众人自然是把目光投向柳生爱,柳生比吕士更是着急驱马而来。

  柳生爱可不管这些,话说马儿分四种,最好的一种见鞭影即跑,免了那鞭子带来的痛楚,其次的一种是轻轻抽打才跑,往下是一种是重重抽打才跑,而最差的一种要以锥子刺骨才肯跑。前世她的坐骑当属第一种,通人性,这世她骑的第一匹马,有野性,却通人性,属二类,不过还算是好马。这匹黑色的马儿,长长的鬃毛披散着,跑起来,四只蹄子像不沾地似的,给人的感觉十分的轻盈。

  少女的英姿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的耀眼,盯着这抹身影的目光含着不同的意味,有羡慕的,有妒忌的,有爱慕的,也有关心的,总之一人一个意思,只可惜主人公未曾去注意这些。

  “小爱,没事吧!”柳生比吕士见她没事,还是骑着马儿靠近她问。

  柳生爱一脸灿烂的笑意,小脸因为这个表情而变得生动,若说平常的她似流水,总是柔柔的样子,那么此刻的她犹如耀眼的烈火一般,展现出无与伦比的艳丽。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驾……驾……”柳生爱策马狂奔,她从未想过这些正选中马术最好的不是身这主人仁王雅治,也不是聪明过人的幸村精市,更不是严肃稳重的真田弦一郎,而是一直拿着笔和笔记本的柳莲二。

  柳莲二自然也不曾想过柳生爱的马术会如此的惊人,他以为自己已经算是好的,却没想到她如此精通,比起这里不少的驯马师还要厉害,看来他手上的资料需要一次绝对的变革,他很讨厌这种一知半解的感觉。

  两人一前一后,前面有不少的障碍栏,可对于柳生爱而言犹如平地,没有任何的问题,柳莲二的马上功夫不错,却没达到这种程度,心里佩服之余,也没有放松警惕。如此,这样的场面使得不少原本来休闲的会员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把目光投向他们。

  柳生爱毫无疑问地获得了胜利,下马,小手抚摸着马儿的鬃毛,嘴角的弧度比起平常来也深了一些。

  “柳生桑的马术真的很好!”过后到达终点的柳莲二没有因为输赢而发怒,相反地他非常有风度地对柳生爱报以赞美。

  “柳君的马术也不错。”

  “哇,小爱姐姐,你好棒,哥哥他们居然没有一个骑得比你好,而且你的动作好漂亮,可不可以教我学。”幸村洁衣一脸崇拜地冲到柳生爱面前,自来熟的本事比起丸井文太他们来毫不逊色。

  柳生爱对幸村精市没有企图,也没有多余的同情心和怜悯心,面对开朗可爱的幸村洁衣,她自然不会有什么拒绝不了的情况,用了几句委婉的话语就将她打发到工作人员的身边继续打她的基础去了。不只如此,其他的人也没有在她这里讨到什么好。等送走这些人之后,柳生爱随着柳生比吕士一起走进了不远处的休闲室,一人叫了一份饮料和蛋糕。

  “小爱很高兴!”感受到柳生爱不同以往的愉悦,柳生比吕士也跟着高兴。

  “恩!”找到过去的感觉,柳生爱的确感觉很开心,毕竟前一世的她过得还不错,尽管得到关心不多,却没有人负过她,害过她,伤过她。

  “那以后经常带你来玩。”

  “好啊,等哥哥有时间我们再来玩。”

  正说着,外面一阵喧闹,过后不久,仁王雅治他们都走了进来,大家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青木明子的表情似乎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情,面上一片铁青,看人好似那个都不顺眼,一副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样子使得丸井文太他们几个比较敏感的趁早跳离她身边,跑到自认为安全的地方。

  幸村精市很自然地坐到柳生爱旁边的椅子上,幸村洁衣紧随其后,挨着幸村精市坐了下来,其他人也在旁边各选一个位置,自点餐食,默默无语。对于这种情况,柳生爱和柳生比吕士是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也没那个掺和的兴致,两人对饮,时不时说上两句话,可就是不提外面发生的事。

  “小爱,把这个蛋糕吃完吧!”柳生比吕士见柳生爱吃过一口蛋糕,就不再动手,不禁出言劝道。

  柳生爱轻皱眉头,这个蛋糕太甜了,她不太喜欢。“不用了,这个太甜了。”

  “那再叫份别的东西吃,早上就吃得少,现在还是吃点吧,不然等会骑马可没那么多体力了。”柳生比吕士叫来好服务生,为她又点了一份抹茶味的蛋糕,言明要不太甜的。

  “呦,柳生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娇气的很呐!”说到骑马,青木明子心里的气就一阵往上冒,再加上柳生爱先前的表现让他们全部成了陪衬,她不过抱怨一句,其他几个人就一致拿话堵她,还说什么她年纪大肚量小。天杀的小鬼,她不过大他们两三岁,他们居然……,哼,都是这个柳生爱惹得祸。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自讨苦吃

  “呦,柳生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娇气的很呐!”

  柳生爱端着正准备送到嘴边的红茶的小手一顿,眼里闪过一丝不耐,快得让一旁一直盯着她的幸村精市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到是柳生爱第一时间发现柳生比吕士变得有些暴躁的情绪,用另一只手握着他的大掌,示意他不要在意。

  “怎么,这位小姐在家或者在外面难道是东西就吃,是水就喝,是话就讲,完全没有选择吗?若是如此,你的妒忌我会当成一种羡慕!”

  “你——”青木明子见其他人都一脸不善地盯着自己,就连平常跟她关系要好的幸村精市也没有出声,只是面无表情地好盯着她。“哼,好一张伶牙俐齿,我说不过你,只是看不过眼某些人一脸当自己是公主的样子。”

  “是吗?公主当然要有公主的样子,只是为什么你不是泼妇为什么要拿着泼妇的样子四处惹事呢,要知道泼妇也有自己名声,自己败都不够,那里还轮得到你帮忙。”柳生爱轻轻地放下手中的杯子,力道正好,无声无息,就连杯中的红茶也是平静无波,只是她优雅的举动,得宜的微笑无不显示着她的公主架势,到是她的话让不少听到的人笑出了声。

  青木明子对上众人的嘲笑的面孔,清秀的小脸显得有些扭曲,想来气得不行。本来,她自小因为在绘画上展露的才华,不管在家还是在别的地方都颇受重视,今天被人如此嘲笑还属第一回,心里上的落差自然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就接受。更何况先行找茬的人是她的自己,无论那一方面都说不过去。

  只是往往犯错的人,永远都只会认为错在别人,而不在自己。

  “你竟敢这么说我,你以为你是谁,不过就是长了张漂亮的脸孔,还有什么好炫耀的,听说之前还死不要脸地纠缠精市他们好几个人。哼,到最后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被拒绝了。只是你到现在还看不清,还想着纠缠,天知道……”青木明子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女,在很多方面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嘴皮上得不到好处,自然会翻旧账来诋毁对方,以期望从这里面找到一丝半点的自信和安慰。
【[网王]轮回 白薇薇(13)】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