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12)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12)】

  拿出另外的一根绳子挥向树干,可能是因为内功的关系,绳子很快就绑好了,足尖轻点,一个跃身,人就已经好好地睡在了绳索之上。

  这两天被好奇心大发的南家三口弄得好几天都未睡好,南直人还好,碍于身份的他不好进出她的房间,可是南玲子和南直人可是连番上阵,这个刚走没一会,那个就来了,要不然就是拿着钥匙半夜搞突袭,天知道以她的警觉性,怎么可能等到他们打开房门还好好地睡在绳索上,让人当猴子瞧。这般,让好奇心十足的南家突袭队成员南玲子和南彦一每次半夜搞突袭,都未看到他们想看的场景。

  几天下来,柳生爱的眼睛下已经有了一层淡淡的黑眼圈,南玲子和南彦一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有将任务交给老婆儿子的南直人勉强幸免。

  “南学长,你到底怎么回事,连着差不多一个星期都顶着黑眼圈,上课打嗑睡,难不成你晚上做贼去了?”在打败众多对手获得跟南彦一一起到社团看柳生爱跳体操的特权的吉田健司盯着还在打呵欠的某人打趣道。

  一提到这个问题,南彦一就觉得失败,他明明觉得自己够谨慎了,可是每次潜伏玩到一半才发现自己在唱独角戏的感觉真的很差。

  “差不多,我每天跟老妈晚上都要守着小爱,可是……”惊觉自己差点把柳生爱的秘密泄露出去,南彦一马上换上一脸不耐的表情,赏了吉田健司一个爆笠子道:“臭小子,不许套我的话。”

  “老大,我顺嘴问了一下,你不用摆着一副防贼的架势吧!”原本对柳生爱大有好感的吉田健司在见识南彦一‘亲切’对待那些对柳生爱有幻想的兄弟们后,他把自己的心思压在最深处,不然也不会有他‘伴驾’出行的场面了。每次看到别人的出双入对的样子,吉田健司就会心痛自己对柳生爱默默生长的小小爱苗还来不及茁壮就又被南彦一踩了回去。不过,鉴于那些送情书给柳生爱的男生的下场,他心里还是好受一点的,毕竟他现在还能打着这样那样的名义接近她,而那些人恐怕连再看她一眼都是奢侈。

  “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些小心思,小爱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妹妹,你们想要动她一根汗毛都得通过我的同意,不过你们也只能想想。”南彦一目光冷如刀锋地在吉田健司的身上滑过,看得他抱着双臂打了好几个冷颤。

  吉田健司现在非常肯定他们社长以前是隐形妹控,由于没有先天条件(亏他妈没有给他生个妹妹),所以他们都觉得他很正常,可是现在有了后天条件(姑父家的女儿),所以一下子就引发了潜藏在他内心有关于妹控的潜能,速度之迅速,那可谓是无人能及,自然也把他们这些人的幸福以同样的速度毁灭了。

  “老大,妹妹迟早要嫁人的。”其实他更想说与其嫁给别人,不如嫁给他这个熟识的人,这样两家走动也比较方便。

  挥动一下拳头,南彦一不怀好意道:“那也得他挺得过我的拳头和比吕士的折磨!”

  “啊!”你们是搞酷刑的么,还折磨?

  天气越来越暖和,微风徐徐,柳生爱躺在纱绳之上,遥望着天际想着明天柳生比吕士和他的队友们要来东京比赛的事。这个星期,父母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做,柳生比吕士又要来东京,她自然就不用回神奈川了。

  缓缓地闭上眼睛,柳生爱很自然地决定翘掉今天下午的课,也不去社团,就在这里好好地睡上一觉。

  芥川慈郎本就是冰帝名产,走到哪睡到到哪,每次惊动迹部景吾的特派使者桦地崇弘是经常的事,众人瞧着习惯,女生看得可爱,所以这初戏可是天天上演,毫无缺席之说。柳生爱没看过同人文,也没看过漫画或者动漫版的《网球王子》,她不懂得躲避,只是有时候有些定律是无法改变的,比如你觉得这里安静很好睡,别人也会觉得安静,很好睡。若是遇上其他人,睁眼就能看到那高大的树干之间睡着一个人,可换成冰帝名产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了,要知道他的眼睛十秒有十一秒是闭着的。

  只是,每个意外都发生在不经意间,比如摸到这边的人换成了别人。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各有所思

  “慈郎,别睡了,一直睡觉有什么意思,好不容易逃了课,我们去买蛋糕吧!”三句不离吃的还能有谁,自然是向日岳人了。今天向日岳人可是为了限量版的蛋糕才找芥川慈郎一起找借口不上课的,那知他一到集合地点就看到芥川慈郎睡得不醒人世的样子。

  “唔……再睡一会儿……”翻个身,芥川慈郎继续自己的美梦。

  向日岳人炸毛地盯着某人好梦甘甜的样子,又叫了几次,得到回答一样,反正就是没有起来跟他一起走的意思。“慈郎,你这家伙,下次我再也不叫你了。”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叫不醒一旁的芥川慈郎,向日岳人也不敢去找自家搭档,他再笨也知道自己若是去找忍足侑士,那请假骗人的事就定会被部长知道,有些无趣地躺到芥川慈郎的身上,目光到所到之处,好似看到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再细看,不禁惊叫道:“慈郎,快看,有人空中睡觉!”

  “啊,什么在空中睡觉?”说到睡觉这爱好,芥川慈郎有了一点动静,他可是一直都想着找一个让桦地崇弘找不到他的睡觉方法,现在一听,不禁打起精神来,一手揉着眼睛坐起身问。

  指着上面,两人站起身,向日岳人有些担心地道:“慈郎,这么高,她要是摔下来怎么办?”

  “不会吧,我看她睡得挺熟的。”芥川慈郎想也许他可以学学这个办法,这样一来,桦地崇弘就再也找不到他了。“我们叫她下来好不好,我要学这个!”

  柳生爱一开始可能因为劳累放松了警惕,可是当向日岳人说话后她就醒了,只是想到自己在高处,若非往上看,是不会发现她的存在的。当然,她不会主动让人知道自己在上面,只是,事情是乎总是不像她想的那样,听着下面两个越叫越大声的家伙,若是她再不应声,恐怕全冰帝都会知道她在这里睡觉的事了。微微起身,坐在绳索之上,看着下面稍用内力道:“你们别再叫了。”

  “啊,是小爱,小爱,你怎么会跑到那上面去,是不是不能下来,你放心,我马上去找南学长!”向日岳人虽没有看得不是很清楚,可是他们每天都见面,声音可是很熟悉的。

  柳生爱还来不及说‘不’,向日岳人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内了,到是芥川慈郎做成喇叭状对着她喊:“小爱,你教我怎么在上面睡觉好不好?”

  “小声一点,我马上下来。”不想被人当成猴子看,柳生爱正准备动手解开绳子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响声,这些声音她可以轻易地辨认出不只一两个人,最少都有六个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自从到了冰帝之后,不,应该说自从到了这个世界之后,好像跟那些小女生眼里的王子们就非常的有缘,不管她做什么,似乎都能遇上。

  这不,南彦一冲在最前方,一到芥川慈郎身边就忍不住抬头看上面,由于这树的高度的确过高,而柳生爱又坐在上面,她本人觉得没有什么,可下面的人看着却是摇摇欲坠,一副马上就要掉下来的样子。

  “小爱,不要怕,表哥马上想办法把你弄下来!”

  柳生爱见南彦一着急的如无头苍蝇的样子,心里是感动的,“哥哥,不用担心,我马上就下来!”

  对于她心里认可的人,她从不为难。记得前世的小龙女和杨过,虽然很少有时间亲近她,见面就是学习,但她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她很早就记事,对于他们宠爱自己的画面记得清晰,也异常的渴望,只是他们都不曾注意到,还认为孩子长大了就不再需要他们。

  嘛!毕竟人的想法不一样,她不强求,但只要是真心对她好的,她必会放在心上。至于武功什么的,到时再找借口好了,反正没有人二十四小时跟在她身边。

  “不要,你等着,我去找个梯子来!”南彦一一听她要下来,立刻吼上一句,跑去借梯子之类的工具了。

  柳生爱望了一下上下的距离,心想即使学校有梯子也没有这么高的梯子吧!罢了,她先下去再说吧!纤手一拉,打着活结的绳子就松开了,纤细的身子以一种柔顺飘逸的姿态跳了下来,可能是早就知道裙摆过短的问题,柳生爱一开始就将裙摆压住了。

  看着这个场面,漂亮是漂亮,却也危险地让人惊叫,侥是冷静的迹部景吾现在也慌了,暗骂一句‘你这个不华丽女人’后,冲了上去,伸开双臂想要尽自己所能接住她。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话说冰帝的各项措施都是顶尖的,学院里的用具也是最好的,只是这边柳生爱选的地方正好是整个冰帝学院最古老的一块地,这里的树都是很多年以前的,长得自然是高大结实,不像别的地方那些半粗不细的树,不高不矮,好像就是摔上好几回都不会有事一样。冰帝的花匠每天都会去修剪照看学院的冰帝大大小小的花花草草,工具自然不少,却没有这么长的梯子。

  南彦一跑遍了整个冰帝才搬了一个他认为最高的梯子兴冲冲地冲回原地,贵公子搬着梯子跑,这种场景当然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还好现在是上课时间,若非向日岳人,他们都好好的坐在教室里,而现在即使有学生注意到南彦一,也没时间冲出来看戏。

  满头大汗的南彦一跑到目的时,才发现自家妹子已经完好无缺地站在树下了,只是其他人的情绪某名,都是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小爱,你没事吧,谁接你下来的?”

  最为老实的好孩子凤长太郎不仅不善长撒谎,就连糊弄别人的表情都摆不出来,所以当南彦一开口之后,这位好孩子如实以告。“小爱自己下来的。”

  抬头望望树上那足足三四层高的楼高的高度,虽然那里已经没有绳索的痕迹,可依稀能辨别刚才的位置。只是他不懂自己下来,从那么高的地方自己下来,是怎么下来?

  “小爱,你怎么下来的?”

  “跳下来的。”那样的高度对常人来说很恐怖,对于他们这些练了轻功的人来说很平常。

  “跳下来?”

  “恩!”

  南彦一有一瞬间的呆愣,三秒钟之后,他抱着柳生爱哇哇大叫,“小爱,你怎么能做这么危险的事呢,你知道这有多高吗?这次侥幸没事,若是有什么意外,出了什么事,你叫哥哥怎么办啊……(以下省略5000字)”

  柳生爱从来不知道自家的表哥一下子说这么大堆的话也不用歇口气,活了这么久她似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没有丝毫不耐,反而有种淡淡的幸福萦绕心田。

  站在周围的其他人均一脸的黑线,特别是自作多情一番,伸长手臂想来一回英雄的迹部景吾,美人没落到自个怀里,到是安稳落地,而单举着手臂站在一旁的他即使再骄傲,再能得瑟,此时也感觉到一丝尴尬。事实上迹部景吾自己也很奇怪,他对于女孩子一向都不怎么亲近。从小到大,他的身份和外貌吸引了不少的女孩子争相讨好,这样的举动,一次两次他还不觉得的怎么样,可是后来他亲耳听到大人教导他们的女儿亲近他只是为了跟他们家合作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的身份意味着什么。竖起坚硬的外墙,挡住所有人的亲近,不管是带着什么目的的,他都不接受。这也是为什么他直到现在都只有网球部这些朋友的关系。

  今天,迹部景吾惊讶地发现他对于眼前的柳生爱存了不一样的心思,先不说什么样的心思,但他知道他对这个云淡风轻,总喜欢扬着嘴角的女孩非常的感兴趣,甚至很多时候想着主动去亲近她。特别是刚才,看着她从那么高的树上一跃而下时,他竟然会感觉有一丝害怕,害怕她出事。要知道以前要是有女生在他面前来这套,就是真算得重伤,他也只会觉得那人挡了他的路,而不是关心她是不是要死还是要活。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他不仅担心她,更在不经意间喜欢把目光投到她身上,有意无意也喜欢跟她抬抬杠,这莫名的举动一开始迹部景吾忽略,现下他的举动如此明显,再加上他向来不是那种遇事就逃避的主,一番思虑之后,也就大方地承认了自己对柳生爱的好感,只是这嘴巴上的话,却依然不惹人喜欢。

  “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没事跑到树上去做什么,啊恩!”

  “只是最近没有睡好,寻个清静的地方补个眠。”没有一般小女生扭扭捏捏的样子,柳生爱大大方方地说了自己上树的意思。

  忍足侑士他们都是上流社会出了名的贵公子,虽然年纪轻轻,却着实因家世、出色的外貌和良好的家教打出了属于自己的名头,不然,冰帝的这些学生,那个不是家里的宝贝,又起会心甘情愿地把他们捧在高端。如此,他们见过的淑女名媛自然是一堆接着一堆,落落大方的,进退有度的,矫揉造作的,精明算计的……,那个样子的没有见过,只是像柳生爱这种包含所有,却又让人不得不亲近的到是第一回见到。

  自见面第一眼到现在,似乎除了温和微笑的表情,就不曾见过她有别的表情。到底是她的生活太过顺意,没有烦恼,还是她根本就什么都不在意!

  南彦一顾不上看别人的眼色,闻言红了脸,说到睡不好,他的责任就大了。这段时间他就好奇一根绳子如何睡觉,再加上他父母也一样好奇,闹了好几天的突袭,结果,嘿嘿,什么都没看到,刚才来得急也没注意,有些尴尬地挠挠头,不自在地道:“小爱累了,哥哥陪你去保健室吧,那里人少,不会有人吵你的。”顺便他给她守着,好将功补过。

  “那好吧!”不拒绝好意,柳生爱一脸轻笑地任由他拉着手离开。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迹部景吾盯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修长的食指抚着眼角的泪痣,一脸若有所思地道:“真是不华丽,本大爷的休息室可比保健室华丽多了,呐!桦地!”

  “是。”

  忍足侑士跟迹部景吾不是一天两天的朋友了,听到他的话,想着迹部景吾刚才的行为,他就知道迹部景吾对柳生爱定不是表面这样这样简单,的确,他本人这个见惯了美女的人都禁不住被吸引,又何况是一向洁身自爱,从来不曾将女生放在眼里的各位伙伴。

  “迹部,你说小爱是怎么跑到上面的,我可是很好奇呢!”那么高的地方,说上去也不容易,说下来可不是人人都能像她那样说下来就跳下来,还一脸无事的。

  “本大爷对这个问题也很好奇,记得中国好像有一门武功叫轻功,说是学成之后可以飞檐走壁,具体怎样不太明白,不过今天看了这个不华丽的女人的举动,似乎跟这个有关。”嘴上这样说,迹部景吾心里却想着回去之后好好看看这方面的书。

  话说迹部景吾对于中国文化,一开始只是当成任务来完成,自从上次点穴的事情之后,他对这方面的东西可是真上了心,特别是柳生爱曾经提及和做过的,他更是收集了一堆来研究。

  抚着光滑的下巴,忍足侑士没有再开口。到是一旁的日吉若难得开了口:“想来柳生桑的中国功夫学得很好,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讨教一番。”

  宍户亮到是没什么意见,不过眼里却带着一丝兴味,毕竟在他们十几年的人生当中,还没有遇到这种情况,特别是她的举动透着他们从未遇到神秘。

  “恩,前几天还听表哥(这里指在校长室出现过的水野太郎君)提过,说校长请他到学校来找我们学校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挑战,说是功夫很厉害,只可惜没有答应他的挑战,不知道他说的人是不是柳生桑。”凤长太郎可是很有礼貌的,听他们说到柳生爱,就把自己听到的事一点不漏地说了出来。

  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对看一眼,心里肯定这人就是柳生爱,除了她,其他人若是要出来早就出来了,不会到现在才出彩。

  “是吗,是吗,小爱这么厉害,那我一定要她教我怎么到树上睡觉,这样一来迹部就找不到我了……呼……”一脸兴奋的芥川慈郎说得高兴,下一秒又躺到草地上呼呼大睡去了,其他人见惯了他的行为,也没有什么变化。到是迹部景吾听了他的话,挑挑眉对着身后的桦地崇弘道:“把他叫醒好,桦地。”

  “是。”桦地崇弘一手提起芥川慈郎的衣领,如同平常一样提起再放手。

  “桦地,你又摔我……啊……”

  不理会芥川慈郎的哇哇大叫,迹部景吾扬起一抹邪气的笑容道:“忍足,我们去会会那个不华丽的老头子,看看他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嗨嗨!”扶了扶鼻梁上的平光眼镜,忍足侑士很有兴趣地笑着附合。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相约

  柳生爱不太喜欢消毒水的味道,她这个人一直都比较喜欢自然香,稍重一点的香气都会让她皱眉,并不是有这方面的忌讳或者病症,只是习惯清冷淡淡的东西。保健室里虽然也有淡淡的一层消毒水味,胜在窗户通风,窗外的花香时不时地飘进来到是让她好受许多。南彦一不肯离开,硬是要陪着她,他们隔着帘子,一里一外地躺在床上,她反而睡不着了,到是南彦一躺到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瞪着大眼躺在床上,身上柔软的触感让柳生爱不得不承认冰帝这个私立学校不管是从那个方面来讲,都打理得十分出色,单单说这个保健室就修得像大酒店里的高级套房,除了摆设上少了一些,这床垫什么的,可都是上好的东西。

  可好是好,她就是没有一点睡意。

  今天在这群王子面前算是露脸了,柳生爱不是傻子,她能清楚地在他们的眼里看到一闪而过的对自己的欣赏、兴奋等情绪。然而,这些都不是她要的,她只是不想让南彦一担心,有的时候人的装得越不在乎一样东西就代表他(她)越在乎一样东西,就好像她,好似对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天知道若她真的不在乎,又怎么会一次一次地在感情这条路上栽了一个又一个的跟头。

  轮回几世,每一次她都想着不要靠近,想着明哲保身,想着死心,想着不要去想,不要去爱,可是命运总是捉弄人的。现如今,依她现在的情况,‘柳生爱’应该是一个快乐无忧,活泼天真的快乐少女,可是时间催人老,不管她的身体有多年轻,她的心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去相信任何一个人。以前就是这样,坚持了无数的岁月,以为找到了,可就在放心的那一刻被无情的抛弃或者忽略。这一次,她又犯了相同的错误,她动心了,每次心软过后,她都惊起一身冷汗,害怕旧事重演。

  轻轻地翻个身,目光落在一旁窗外的大树上,说实上的,她还是喜欢躺在树干和绳子上的感觉,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的空间,却让她觉得的实在。

  思绪越转越快,可能是真的累了,柳生爱迷迷糊糊间还真的睡着了。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上野村正最近是做什么事都觉得不顺,心里一直念叨着柳生爱的事,他对她掌握的武功可是非常的感兴趣,无奈她本人不肯出手,他又不能逼着她出手,上次见面,他就看出来了,老友南直人和她父亲柳生哲也虽然没有说很多,可是言语之间却对她是相当的维护,如此,他就不能勉强她,而是得让她心甘情愿地出手才成。

  正在此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上野村正立刻收敛心神道:“进来。”

  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可是说来就来的人物,其他正选都各回教室去了,两人的到来有些突然,上野村正对他们两人是很欣赏的,又是看着他们长大的,自然是了解他们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子,若是说平常问候,他可不相信他们会在学校里问候他。

  “景吾和侑士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还是上野叔叔了解我们,今天过来的确是有些事。”忍足侑士一向知道怎么应付长辈。

  “的确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一下上野叔叔。”在长辈面前,迹部景吾的张狂收敛的很好,当露则露,不当露则收,这样的表现无愧于他女王的称号。

  上野村正到是奇了,最近学校好像没有出什么事,几家合作案也没有什么问题,他们怎么会突然之间提出问题来。“哦,有什么问题,先坐下再说吧!”

  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自然不会拂了上野村正的好意,两人坐下,很快就明了来意,两人表情正常,到是上野村正显得相当的高兴。
【[网王]轮回 白薇薇(12)】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