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11)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11)】

  不二周助眼里闪过一丝惊艳,以前他见到的多半都是表面上的微笑,而现在她略带真心的笑容,让他心不由一暖。“当然不……行,所以柳生桑先等一会儿,我去报道,等一下再来。”

  “好。”微微侧身,柳生爱小手划开一个微小的弧度,示意他随意。

  不二周助见状笑着转身朝手塚国光那边走去。

  柳生爱站在网球场边的大树下,微风徐徐,长发裙摆随风飘扬,很快就形成了漫画动漫里经常出现的唯美场景,而这种时候,多半会有一个两个王子将目光投到她的身上。柳生爱自然是不知道这种定律,可是一般定律开始的时候,他们就会像书上所说的那样,四目相对,接着……是不可能的。

  手塚国光的确是看到柳生爱静静地站在树下那美好的一面,可是却没有像那样所谓的男猪一样立刻丢下手中的事狂奔而来,而是轻轻点头,随后继续手中的事宜。

  抿唇微笑,柳生爱觉得这样的手塚国光才是手塚国光,虽然谈不上有多了解,可她就是觉得若是手塚国光现在丢下手中的事情走到她面前才是不正常的行为。她原本也没有想过让人陪,来这里算得上无可奈何,她本就不想打扰别人。纤细的身子微微靠着一旁的树干,小脸微扬,这个动作使得她的修长的颈项以一种更加诱人的方式展现中独特的美丽,引得不少男生的注目。

  龙崎教练也注意到柳生爱的存在,再看着手塚国光的行动比起平时快了将近一倍的举动,扭起一抹了然的笑对他说道:“让人觉得很舒服的一个女孩。”

  “啊!”大掌微顿,手塚国光显然是没有想到龙崎教练会开口。

  “若是可以,介绍那群臭小子们认识一下,这个女孩也许会给你们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谈不上什么心德,更不说她看人的眼光,龙崎教练只是隐约感觉到这个少女不若表面这样简单。

  手塚国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慢了下来,等了一会才恢复先前的速度。“啊,我知道了。”

  另一边,不少参加部活回来或经过的男孩子都在经过柳生爱附近时放慢自己的脚步,目光痴痴地盯着她,另有不少大胆的在一边议论纷纷,你推我赶地想要上前告白,终于有一个长相俊秀,穿着足球服训练衣,上面还挂着号码牌的男生踌躇不安地走到柳生爱的面前,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好,我……我的名字……名字叫玲木健一,青学二年级生,请多指教。”

  柳生爱微微离开树干,有礼地回了对方行了的大礼,精致的面容上没有任何的不耐,而是非常耐心地听完他的介绍,才回道:“你好,我叫柳生爱,冰帝二年级生,请多指教。”

  “那个……那个……”玲木健一盯着柳生爱炫丽的笑容,到嘴的表白却怎么都说不出来,一张俊脸更是因为这个涨得通红。

  “啊,柳生桑还真是受欢迎,我才走开一会就有人告白啊!”

  “不二君说笑了,大家都很热情地想做个朋友,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没有丝毫的羞涩,柳生爱落落大方的回应到是让不二周助不好继续这个话题。

  玲木健一在心里流下两条宽面条,然后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就转身跑了。也是,在学校里,女生都为了网球部的人而疯狂,他们其他部的男孩子就好像陪衬,女朋友不好找啊,好不容易有个美女到他们学校来,刚抓到机会,又被网球部的人占了先机,这怎么能让人不想哭!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手塚国光完成手中的工作,将报表交给一旁因准备资料刚刚才到的经理藤原抚子,交代道:“这些数据你拿回去慢慢研究,然后改善一下他们的训练计划。”

  “是,手塚部长,我知道了。”藤原抚子一脸嫣红地望着手塚国光回答。

  她是校长的亲孙女,对于网球有很大兴趣,再加上她的哥哥是职业网球选手,她在网球上的知识比起一般男生还好,原本她没有想过要到网球部来凑热闹,可是等到她见到手塚国光之后,对他一见钟情的她也顾不得什么大家闺秀的面子,硬是求着爷爷把她送到这里面来,由于她对网球的见解还算好,也就顺势被大家接受了,只是都相处一个月了,大家对她还不是很热情就是了。

  “恩!”轻轻点头,手塚国光看着已经跑完的正选们,道:“按照训练计划继续。”

  “是。”

  菊丸英二的体力最差,跑完步正想休息,哪知手塚国光又安排新的任务,侧头看到正跟柳生爱聊天的他,不禁叫道:“部长,不二还在跟女生聊天的喵,他怎么不来训练!”

  大石秀一郎一听,立刻闭上眼睛。他为人虽然啰嗦一点,可是他很了解不二周助的性格,若是知道是菊丸英二告的状,等一下又有他好看的了。“英二,不要乱说!”

  “那有乱说,明明就是的喵~~”上窜下跳,菊丸英二就怕别人不知道一样,大声嚷嚷。

  “也是哦,那是不二前辈的女朋友吗?长得好漂亮,青春啦青春!”桃城武抚了抚自己冲天的头发,笑嘻嘻地发表意见。

  “嘶……”这个我不说大家也知道是谁。

  “切!MADAMADADANA!”

  “全体二十圈,跑完再进行对打!”盯着他们闹腾的样子,手塚国光鼻梁上的镜面反击一道不知名的光芒,然后冷声对着还在吵架的正选道。

  虽然不情愿,却没有一个人敢于反抗手塚国光的话,藤原抚子见状小声笑了出来。

  手塚国光看了她一眼,转身向还在跟柳生爱聊天的不二周助走去。他不得不承认他对于柳生爱有种特别的感觉,每次看到她都会想着保护她,注意她的安全。现在,只是看着她站在一边,他竟有种不想让她等太久的感觉。

  “手塚部长?”藤原抚子因他那一眼而脸红地低下头,她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可是等了好久再抬头才发现他已经走到不二周助他们那边去了。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认识的,她怎么从来没有听他们说过他的身边有这样的一个美女?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乌龙

  以不二周助过人的观察力,怎么会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队友又被罚去跑步的事,他只是在等,等手塚国光来这边。他本来以为手塚国光会让他们再等一会儿的,没想到只是几句话的时间,他就已经过来的。

  “手塚,现在才来,柳生桑可是等了很久了。”

  “不二,绕操场四十圈,现在立刻。”手塚国光冷气免费开放,话语更是简单明了。

  不二周助闻言笑得更加开心了,“柳生桑,你先跟手塚聊一会,我跑完了再过来。”

  “恩,不二君慢慢跑,我没有关系!”柳生爱一脸体贴的笑容让不二周助差点晃了眼。

  离开这两人的范围之内,不二周助发现黑了不少人的自己好像被这一个看似冰冷,一个看似温和的男女给黑了。貌似这线是他牵的,这人是他给招进来,怎么他不难没有看到戏还莫名其妙地给别人‘欺负’了一回。

  柳生爱见不二周助离开,抬首对上手塚国光略带关切的目光道:“我有打扰到你们训练?”

  “啊,没有。”手塚国光对着她浅浅的微笑,好似习惯一般盯着她的眼睛,看她的眼睛里找寻那一抹不为人知的真实。

  “手塚君,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注意到他的目光,柳生爱有些莫名地抚上自己的脸问他。

  手塚国光意识到自己的鲁莽,面色一热,有些不自在地道:“不要大意!”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在说柳生爱还是在说他自己。

  一旁踌躇了很久的藤原抚子远远望着他们相谈甚欢,手塚国光脸上又出现了她从来不曾看到过的柔和之色,心中大惊,认为自己是遇到情敌。她想上前打断他们之间的对话,可毕竟也是大家小姐出身,妒忌归妒忌,却无法做出那样冒冒失失的举动,忍了好一会儿,这才扬着的抹微笑凑上前,装作惊讶地出声道:“部长,这是你女朋友吗?长得真漂亮。”

  “你好,我叫柳生爱,冰帝二年级生,以后还请多指教。”柳生爱盯着面前故作大方,却又一脸酸意的女孩,心里觉得好笑,面上却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就是有些忽略了她问的问题。

  手塚国光对柳生爱本身是有好感的,不然他也不会第一次见面就冒然地提出送她回家,现在藤原抚子的问题问得让他很不好意思,可他却下意识地不想否认,眼见柳生爱落落大方的处事态度,不仅言语之间不得罪人又巧妙地避开了对方的问题,心里赞赏,却没有开口解释什么。

  “你好,我叫藤原抚子,青学二年级生,请多多指教!”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藤原抚子心里不悦,表面上却是极力隐忍,并非像某些无理取闹的无知女孩一样闹出丢人的场面,而是礼仪周全地回礼。

  柳生爱对于这样的藤原抚子倒是有些另眼相看,本来在古代早熟的人大把大把地存在,那些心计深沉的见多了也就不稀奇了,可是在这里,仗势欺人的、没头没脑的、无理取闹的等等,她见了许多,就是没见到落了一丝端倪之后立马忍下所有,从容以对的女生。

  “彼此彼此。”

  三人各怀心思,一个不想让两人成其好事,一个是想着等一下送某人回去,以免遇上危险,最后一个则是觉得难得出来一趟,没想到还真遇上这么一件好玩的事。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算是继龙崎教练和藤原抚子后第一个在练习时间进入网球训练场的女生,这并不是手塚国光突然之间脑袋灵光,知道护短,而是龙崎教练自顾自地把她拉了进去,如此即使手塚国光要维护所谓的规矩,也没法跟教练直接叫板,更何况他也有私心。

  “怎么样,他们打得非常好吧!”龙崎教练双手环胸,一脸骄傲地问柳生爱。

  “啊,很好!”微笑以对,柳生爱对于网球运动本就不是很感兴趣,以前虽然有接触过没有他们这样的热情。

  不管是冰帝还是青学,又或者是立海大,他们对于网球似乎特别的执着。

  最近柳生爱在上网的时候也曾看过相关方面的介绍,她惊讶地发现不管是这里,还是别的地方似乎特别执着于网球这个运动,普及率更是广泛的好似全□动一般。看来,这个世界跟她以往接触到的都不相同,不仅人们的头发、眼睛的颜色大有变化,就连这喜好也是执着到底。

  “比起冰帝如何?”这个淡然如水的女孩突然引起了龙崎教练的兴致,若说一开始她是冲着柳生爱和手塚国光的关系来的,那么现在她更想知道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这个女孩平静的面容会被打破。

  “各有千秋!”本就不懂,柳生爱不可能细致地给上一大堆的意见,然后滔滔不绝地发表一下自己对某某某战术的看法,又或者是针对某某某的缺点进行指教。

  藤原抚子做好相关的记录,望见一旁的乾贞治一边嘀咕一边记录着有关于柳生爱的数据时,误以为找到门道的某女摆着一脸不在意的样子,随口问:“乾学长,你认识柳生爱吗?”

  “不认识,不过可以断定她跟部长和不二的关系不错,恩,是个不错的数据,我想我又多了一个要收集数据的人。”碰上数据,乾贞治就没那么心思去管身旁的人,而是准备过去,看能不能套一些相关数据。

  藤原抚子见他一脸若有所思地往柳生爱那边走去,若是平常,她一定不会在乎乾贞治的忽视,可是今天不一样,一再地被忽视,这叫她恨得直咬牙,又不想让自个的心上人看到自己拈酸吃醋的样子,无奈只能对着柳生爱干瞪眼。

  被人瞪着,柳生爱当然不可没有感觉,只是她已经习惯别人的目光了,不管他们带着什么样的情绪,她以同一种方式对待,反正生气的不是自己。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我送你回家!”部活结束,手塚国光没有同意柳生爱自行的回去的话,而是快速地收拾好自己,然后准备送她回去。

  柳生爱盯着面前这个清冷的少年,温婉一笑,“真的不用了,从这里坐公车回去也只有几站的路程,一点都不远。”

  “走吧!”手塚国光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直直上前一步。

  柳生爱见状只能对不二周助他们道别,然后跟上他的步伐,所幸手塚国光是为她着想的,除了刚开始的那几步,他的步伐基本上都是配合她的。

  两人一前一后地上了公车,可能是到了放学的时间,车上的人很多,如同上次一样,手塚国光很体贴地为她保留一方空间,为她挡去拥挤。可能是因为人太多了,尽管两人都很自觉地保留距离,可是随着人数的增多和时不时的停靠,柳生爱即使想离开手塚国光的怀抱也显得困难。

  等到下车,柳生爱觉得自己都是活了无数年的老妖怪了,既然还会因为这种程度的亲密感觉羞涩,看来她是越活越回去了。

  “手塚君,我已经到了,哥哥应该在校门口等我,你可以放心回去了。”

  “啊!”手塚国光低低地应了一声。

  柳生爱正准备道别,手塚国光也觉得自己该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柳生爱的长发上不知什么时候沾了落叶,正想伸手帮她摘下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怒吼。

  “你这个色狼,想对我妹妹做什么!”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所谓柳生爱的秘密

  南彦一一开始接到柳生爱的电话还以为她只是在学校随处逛逛,也没怎么在意,等到部活结束后,南彦一在众女生爱慕的眼光下拿走了柳生爱的书包,顺便将当天的作业问清楚,这才跑到校门前等人。在校门前站了一会没看到人,南彦一慌了,担心柳生爱出事,挑出手机正想打电话,余光却瞄到对面不远处的站牌边站着的人好像是柳生爱,不禁上前,想看清楚,那知一上前就看见一个男孩伸手正准备对柳生爱做什么!

  这还得了!

  做为妹控,南彦一可是十分谨慎的,要知道他连自个最亲近的伙伴都一个一个地敲打成了普通大哥哥,怎么可能让一个陌生小子轻易地将人拐走呢!于是气运丹田,怒吼一声,“你这个色狼,想对我妹妹做什么!”

  这声怒吼让手塚国光身子一僵,毕竟刚下车他就注意到这周围就他们两个,而且他从小到大做事稳重,这色狼两个字只听过,却从未想过有一天也会用在他身上。

  柳生爱背对着南彦一,当目光触及手塚国光微微抽搐的嘴角时,她知道这个亏想来也是他第一次吃,而且恐怕是有史以来最为尴尬的一次。回过头,很自然地就看到南彦一摆着一副‘手塚国光是杀他全家的生死仇敌’的模样冲了过来,她还没来及说话就被南彦一手拉到了他背后。南彦一张嘴就要开骂,抬头看清对言长相后,话又咽了回去。

  手塚国光,自进国中之后就大大扬名,本身就是非常出色的网球选手,在全国大赛上虽没有夺冠,却是因为整体水平不足,但个人表现却是实实在在的实力。“是你,手塚国光!”

  “你好,南前辈。”手塚国光有礼地打招呼,可他更想说一句自己不是色狼。

  “哥哥,手塚君就是上次救我的人,而且刚才他只是想帮我把头发上的落叶拿上来。”柳生爱一脸笑意地指指手塚国光手里的那片绿叶。

  闹了个大红脸,南彦一虽然身为前辈,在上辈对下辈情况里,说错话也是可以不道歉的,很多人都是这样,即使错了,碍于长辈的身份也会强硬地拒绝道歉,支支吾吾几句就走,可是南彦一不一样,在他的观念里,错就是错,对就是对。

  “对不起,手塚君,是我太冲动了。”

  “啊!南前辈不必如此。”对于南彦一,手塚国光虽然不熟悉,可是对于南彦一敢作敢当的行为,他是非常欣赏的。他的左手的伤就是前辈给的,虽然气愤,却没有像一般男孩子那样以武力去解决。若是当初他遇上的是如南彦一一样的前辈,也许有很多遗憾就不会出现了。

  柳生爱见状,笑着道:“谢谢手塚君送我回来,下次我请手塚君吃饭,还请不要拒绝。”她记得很多女人这样说都是表面上的谢意,不想真的出钱,柳生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学,也许她也不想出钱吧!

  “啊!”

  南彦一在一旁听得火气十足,他都没跟小爱一起单独出去吃过饭,这小子就这么好运地得到了,真是扼腕。想发怒,可刚才已经闹过一回了,再闹他怕自家妹妹会不理他。

  “时间不早了,谢谢手塚君送我妹妹回来,下次再见!”

  “啊,再见!”手塚国光见南彦一又一脸敌意地看着自己,虽然心里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看看时间他们真的需要回家了。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南彦一拉着柳生爱的手,自手塚国光走后,他的嘴就没停过,什么现在的男孩子都不是好人啦,不要识人不清啦,你会受伤啦的说了一大堆,反正他的目的就是要让柳生爱离除了家人以外的雄性动物能有多远就多远。

  “明白了吗?”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前,南彦一硬是拉着她的手要保证。

  柳生爱觉得自己对付别人的招对付家人可一点用都没有,不过也罢,她多少年没有尝到过这样的温暖了,能被他们这样护着也好。“知道了,以后没有哥哥陪着,我那也不去,可以了吗?”

  “这还差不多。”脸色稍缓,南彦一这下也高兴了。

  柳生爱见他高兴了,摆摆手,示意他们该进屋了。果不其然,刚进屋就见南玲子和南直人,两人坐在客厅里等他们。

  “回来了,快点去洗手,准备吃饭。”

  “恩!”

  可能是想当柳生爱多吃一点东西的关系,南玲子很少下厨,有时下厨只是兴致问题,而且请来的大厨功夫的确不错,每天变着花样做菜,这样他们吃的也不腻。

  柳生爱在来东京的这段时间内,可谓是吃遍美食,最后只有有吃中国菜时会多动几筷子,这让南玲子他们认定这就是她喜欢的。她本人其实一点都不排斥。

  吃过晚饭,几个人同以往一样坐在客厅里吃水果,南玲子突然想到今天女佣告诉她的事,对着一旁的柳生爱问:“小爱,你房间里挂得那条绳子是做什么用的?”

  柳生爱拿着草莓的手一顿,想起今天早上南彦一催得太急,她一下子忘了把挂着上面睡觉的绳子收起来了。可是现在要一个原因,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说,毕竟她不能理直气壮地说睡在绳子上比睡在床上舒服。

  见她沉默,几个人面面相觑,有点不懂她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不说话了,南玲子更是担心自己是不是问到了她个人的奇怪习惯上,就好像南彦一的怪习惯就是进了房间就换连衣睡前,弄得像个女孩子一样。意识到自己说到个人习惯的秘辛,南玲子看了一眼南直人,颇有不知如何收拾的窘迫。

  “那是用来睡觉的!”考虑一番,想不出别的理由的柳生爱只好实话实说。

  “啊!”三人一齐望向柳生爱,对于这个答案一致表示惊讶。在绳子上睡觉,这多危险啦!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最近南彦一最大的兴趣就是想看一看柳生爱如何在绳子上睡觉,要知道那天晚上他知道答案后可是非常坚持地跑到柳生爱的房间参观了一把那系在半空中的纱绳,看材质就知道是她自己弄的。

  只是,一根绳子真的能睡觉吗?

  要知道这绳子再粗也就那么点,翻身,不,就连动一动就会把人摔下来,这怎么能睡得着,若是他,只要一想到动一动就会摔得半身不遂,他就什么睡意都没了。要知道以前他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她有这种习惯,于是他开始旁敲侧击地问她有什么事使得她舍弃美丽舒适又宽大的床改睡一根绳子。

  柳生爱怎么会不知道南彦一想问什么,她只是想不到该怎么去回答他问题。以前的柳生爱怎么样她是不知道,可是她知道她已经被杨过和小龙女同化了,睡不了绳子也只有寒冰床可睡,两者相比,除非必要,她根本不会主动要求跑到寒冰床上去挨冻,就算之后她内力深厚根本就不畏寒,但在心理上还是屈向于选择绳子而非床之类的用具。
【[网王]轮回 白薇薇(11)】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