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王]轮回 白薇薇(10)

时间: 2017-08-07 03:13:46 分类: 综漫同人

【[网王]轮回 白薇薇(10)】

  老师可以管学生,可是当路人甲找她的麻烦的时候,只顾着看戏,那就看到底,别看到半路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再跳出来表现一番,真让人恶心的正义感。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来到餐厅时,柳生爱完全无视别人的目光,至于跟在她身后的人就像找到组织一般,同一旁的人滔滔不绝地讲起刚才的事。

  “小爱,今天吃那个什么粟子窝头,反正名字好像是这样,记得要多吃一点。”南彦一见她来,一颗心就放回原位,拉着她坐到自己身边,门一关,就隔绝了外面的一切纷纷扰扰。

  柳生爱看着小巧的粟子窝头,听那家店的主厨讲,说这是以前中国某位太后最喜欢吃的,柳生爱一听就知道是慈禧,只是她明明看过有关中国的资料,发现有些历史同她记忆中的不一样,虽然稍有改变,可是大致上还是一样的。另外就是这个日本和国外的形式等等都跟以前有些不同,就好像掉到一个莫名的时空。只是稍稍思考,她想自己可能又掉到跟《神雕侠侣》一样的书里。(只是这次不是武侠巨著,而是一本相当受欢迎的漫画,说动漫也可以。)至于这个用板粟做的窝窝头,为什么会成为她的午餐,这完全归功于南玲子听到她喜欢中国文化后,硬是花了大价钱将这位日本最大中国酒店的主厨给挖了过来,主要就是负责她的三餐。

  汗!

  听着都觉得浪费!

  花了那么多钱就侍候她一人,这是那位主厨的感言,至于被侍候习惯的柳生爱在做为公主什么的时候牌场更大,轮回几世,差不多次次如此,渐渐地她也就习惯了。毕竟有能力才做这样的事,若是没有能力,想了也是白想。

  “恩!”用一盘服务生递来的湿毛巾擦过手后,柳生爱想起刚才的事,觉得自己有必要交代一下,不然到时南彦一真要处理事情时,搞不清楚状况就不好了。“哥哥,我刚才被人当成妖怪差点给阴阳师除了。”

  “噗——”这次,就是迹部景吾也难维持所谓的礼仪,喷了一桌的水。

  “咳咳,小爱有进步,知道跟我们讲笑话了。”忍足侑士有些狼狈地拿着餐巾擦拭嘴角。

  “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迹部景吾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失礼过。

  “哇,小爱,你好厉害,妖怪,什么妖怪,让我也看看。”没搞清楚的状况的芥川慈郎一脸惊喜地望着柳生爱,圆溜溜的眼睛还在找妖怪的踪影。

  向日岳人则是缩缩脖子,一脸怕怕地靠向忍足侑士。

  凤长太郎、宍户亮、日吉若则一脸黑线地盯着柳生爱,似不敢相信他们学校竟然有这么脑残的人。

  “小爱没有受伤吧,谁弄的,好大胆子,要真是妖怪,还让他有机会说话,真不知道长着脑子是做什么。”南彦一没想到国中部会闹出这样的事,这些人平常都是□的,居然搞出妖怪,真是让人无语。

  “没有,只是把那个所谓的阴阳师打晕了,好像有个四眼老师要我去教导处,不过我没有理他。若是有什么情况,就麻烦哥哥处理了。”柳生爱毫不虚心地将问题抛给南彦一。

  “放心吧!都包在我身上。”南彦一可没有什么不悦的情绪,反而觉得为自己能得到自家妹妹的信任而高兴。

  柳生爱端着服务员收拾好桌子,新送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拿着筷子夹起一个窝窝头放进嘴里,板粟的清甜和软糯在口中无限曼延,柳生爱不得不承认这个主厨真的很有一手,甜而不腻,让人有一尝再尝的冲动。

  除妖的话题就此被抛之脑后,冰帝众王子对于柳生爱的挑食和少食是非常了解的,平常她吃东西都只吃一点点,或者浅尝皆止,绝不多吃。现在才不到一会,她居然一下吃掉了三个,虽然这个什么窝窝头只有鹌鹑蛋般大小,可是她连续动手的举止让众人对于这个窝窝头的味道可是相当的好奇,就连南彦一都忍不住拿筷子夹上一个放到嘴里。

  “好吃,真是太好吃了,小爱,明天,我也吃这个。”南彦一一脸惊喜地决定,看得众人更加好奇了,就连自诩尝遍美食的迹部景吾都好奇了。

  柳生爱吃掉第五个之后,觉得东西虽然好吃,却不能多吃,而且她的口腹之欲一向不深,抬头正准备将东西交给平常喜欢找她要吃的向日岳人,却不想一整桌的人都盯着她。心如明镜,她当然知道他们眼里射出的光芒代表什么,只是她装作不知,将手中的饭盒伸过去道:“要不要也尝一尝?”

  “啊,本大爷就赏脸尝一个吧!呐!桦地!”明明很想吃,却一定要装作恩赐一般的举动是别扭的迹部大爷很不好意思的表现。

  “是。”桦地崇弘像平常一样应声后,也跟着在饭盒里夹了一个,此举让其他人小小地惊了一下。

  “我要!”

  “我也要!”

  “以下克上!”

  ……

  后来不知道是谁先抢的,反正等到南彦一扑上去的时候,饭盒里一个都不剩。

  正文 第二十章 校长召见

  用过餐后,南彦一将柳生爱送回教室,又对着离得最近的凤长太郎、日吉若两人,直到众人脑后各挂一滴巨汗后,这位妹控级的鼻祖这才想起自己下午还有课,转身离开。

  柳生爱对于南彦一的关心很珍惜,虽然南彦一现在已经明显地向老妈子的角色在转换,她也始终如一地接受。可能是以前没有哥哥姐姐的照顾,她体会不到这种感觉,现在白捡了便宜,一下子得到两个哥哥,一对关心她的父母和一对舅舅舅母。这样的人生太过圆满,每每午夜梦回,她都有种自己身在梦中的错觉。

  台上老师正讲着不知名的历史,这些东西她先前就看过,虽然很是不屑,但顾忌到考试要考,她还是粗略地记了记,反正在做为中国人的年代里,死记硬背这项功夫可是达到顶的。即使年代已经久远,不代表她的脑子也跟着不好使了。再者都是字面上的东西,没什么好理解的,而且老师讲课的时候,大多都将考试的内容、重点给指出来,只要用心一点把这些记下,考试完全不是问题。

  突地,教室门被人推开,一般这个时候应该是没有打扰的,柳生爱没心情去理是谁迟到了,或者谁谁谁出了什么状况。

  “柳生爱,校长有事找你,让你去一趟校长办公室。”

  听到自己的名字,柳生爱抬起头就看着平常总是喜欢板着一张脸的日本史老师一脸温和地盯着自己,仿佛他不是一个严肃的师长,而是一个和睦的长辈。这个画面虽然很诡异,但是柳生爱觉得四周如火如荼般炙热的目光更让她浑身不自在,权衡利弊,她还是选择走一趟校长室。

  “是。”

  貌似她除了来校参加考试见过这位传说中的校长之外,其他时间根本就没有见过面,柳生爱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找自己,可她想就上次舅舅跟这位校长的交情,对方应该没什么好跟她这个外表还是小女孩的人计较。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上野村正自任校长以来,从未因私事动用过校长的权利,可是这回他实在是好奇,而每每到休息时间,这柳生爱就不见踪影,去社团找又发现她不是天天去,不得已,他只好选在上课时间将她叫到校长室来。为了了解她的功夫高低,他还特地找手塚国一借了他最得意的大弟子水野太郎来帮他试试这个小女孩。

  虽然人还没有到,可是他心里已经开始期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了。就在此时,传来一阵敲门声,上野村正对水野太郎使了一个眼色,这才朗声道:“进来。”

  水野太郎目光紧盯着门扉,待门一开,他就急急地攻了过去,那知,他期待以久的打斗没有发生,到是听到一声惨叫,迅速收回手站到一旁,才发现被打得蹲在地上的不是别人,正是石井佑。

  “佑,怎么会是你,柳生爱呢!”上野村正有些错愕看着缩着身子蹲在地上的得意学生。

  “我在这里,原来校长的招待如此特别,若不是半路遇上石井老师,我恐怕就要进医院躺上一躺了。”扬唇微笑,柳生爱似笑非笑地盯着上野村正,行了个标准的九十度大礼。

  上野村正杯具了,他本来是想来个出其不意,事后再说个误会什么的解决这件事,可是现在事情黄了,他都一把年纪了还被小辈抓包,这种事要是传到南彦一那个老小子的耳朵里,他的好日子估计也到头了,没人下棋的日子可是很难过的。

  “这……”

  “请接受我的挑战!”水野太郎看着眼前的这个一直微笑,却明显让人感觉压力的女孩,一种隐隐遇到高手的危机感让他相信了上野村正的话。原本今天来这里只是因为师父的意思,他一开始也只是当来玩玩的,不然以他现在的实力,石井佑现在不只是弯着身子闷哼几声,叫两下疼就解决的。

  柳生爱不喜欢暴力,却发现不管在那个世界暴力都是最直接地解决问题的方法,也许有人会说不动声色解决敌人的人最厉害,可是要做那样的人,前提需要就是有人给你当枪使,又有人想要打其他的主意,主动跳出来生事,事实证明,这种好事不是任何地方都有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暴力是最简单也是最便利的办法。

  只是现在她没有显山露水的意思,毕竟真正的柳生爱什么都不会,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喜欢追着王子,刁蛮任性的青春少女。她的到来虽然改变了不少人的看法,这性情能变,这本事可不是说学就能学会的。

  “这位大哥哥是想以大欺小吗?”以柳生爱现在的年纪模样装装小萝莉,扮个可爱很容易,可是天知道这种方法能对着不知情别人,若是知情的,比如她自己早就因为自己的话掉了好几层的鸡皮疙瘩。

  真想不到,她也有这么恶心的时候!

  上野村正呆了,水野太郎杯具了,好不容易晃过神的石井佑又闪神了,而站在一旁的柳生爱瞧着这场面笑得更欢了。

  她本没什么恶意,自然是见好就收,“不知道校长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咳咳!”轻咳两声,上野村正总算是找回一点做长辈的感觉了,“小爱不要这么生疏,我同你舅舅也算是老朋友,你要是不介意,就叫一声叔叔吧!”

  打着亲情牌,上野村正认为先拉近关系,那样比较好说话。

  柳生爱不动声色,微笑一直挂在嘴边,不过分亲近也不把疏远摆在别人眼前,只是举手投足,字里行间,不自觉地跟人拉开一定的距离。

  “上野叔叔说笑了。”那是跟舅舅的关系,同她却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在座的除去水野太郎之外,其他人都算是人精,只是某只是隐形在小女孩的外表内的。不过,这并不影响其他两个人透过现象去看本质。柳生爱的疏远虽然不明显,却不妨碍他们发现。

  上野村正和石井佑对看一眼,上野村正觉得他不能把眼前的这个女孩当成一般小孩子来看,虽然表面文文静静,温温和和,没有什么攻击力,可是却把事情分得相当清楚。

  “小爱,叔叔就不跟你绕什么圈子了,前些天见你使了一手点穴的功夫,不知道可不可以给叔叔演示一番?”

  原来是为了这事,柳生爱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却没有随他们的意,只道是自己喜欢中国文化,胡看了几本武侠类的书,误打误撞碰了,至于他们说的什么功夫,她一点都都不懂。上野村正见她不承认,一时也找不到办法,最后只能让她离开。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到校长室一趟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若是回去,还可以赶上最后一堂课,可柳生爱从来就不是什么好学生。今天走了一趟校长室,怕是被校长一行人惦记上了。苦笑一声,柳生爱回想这段时间以来的作为,虽然没有什么太出格的地方,可是却也算是锋芒微露。

  漫步于校园的林荫小道上,走着走着,当一片火红的玫瑰占领她的视野的时候,她的第一个反应不是这个场景有多美,而是感觉这个气场跟某人的喜欢非常相似,她记得每次同迹部景吾他们一起用餐的时候,那桌上都少不了红玫瑰。

  看得出来,这里的规划都是经过名家之手,下了不少血本,只是放在学校这个地方终究觉得奇怪。到不是柳生爱思想陈旧,终归是学校,读书学习的地方,摆弄着跟休闲场所一样的装饰,总是会引起几分误会,比如让好端端的少女们生起一种公主就要遇上王子的错觉。也许正是因为这种错觉,才会有了这些所谓的后援团。

  俯身看着迎风而舞,盈盈绽放的花儿,伸出手想要摘取,却不想让这花下的刺扎破了细嫩的手指,盯着手指上慢慢形成一团的血点点,柳生爱突然扬唇轻笑,银铃般的笑容在空旷的场地里显得特别清晰。

  “看来安稳日子过久了,不仅忘了看家的本事,就连这最基本的常识都忘了。玫瑰若是没刺还叫玫瑰么,呵呵……”

  把手指含到唇办之间,柳生爱想着前世的自己除了初时习武受过伤外,终其一生都未曾受过什么伤,现在到好,居然被一朵花儿扎得流血。

  “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迹部景吾盯着眼前又在发呆的某人,

  迹部景吾的日常安排一向随意,并没有像普通学生那般日日到教室里听课,三年级的课程不紧,都是温习一些一二年级的旧知识,迹部景吾的成绩好全校都知道,再加上他还挂着一个学生会长的职务,老师自然不会要求他每日必到,就算是点名也会自觉地将他略过。今天同以前一样,最后一节课迹部景吾选择到这个专属于冰帝正选团的休息地来,刚刚坐下,就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探头望去,见是柳生爱,他收敛起被打扰的怒气,走过来看她到底在做什么?

  事实上,迹部景吾印象中的柳生爱一直都是淡淡的,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每次笑得恰到好处,如同上好的教材范本一样,说她假却又讨厌不起来,而这次无意间的一幕让他发现那个淡如轻烟的女孩也有如此真实的一面。

  “呆呆地站在这里做什么,怎么,懂得欣赏本大爷华丽的品味了!”

  柳生爱看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迹部景吾,一如既往地骄傲,天生的帝王气息浑然天成,只是欠些火候,假以十日,稍加磨练必是一人物。话虽如此,柳生爱却觉得现在的他更让人觉得可爱,一种别扭的可爱,这难怪无数少女对他前仆后继,即使被拒绝无数次,依然乐此不疲。

  “你怎么没有上课?”

  黑线!

  迹部景吾现在终于承认当日忍足侑士所说的,他们被嫌弃了。要知道柳生爱进学校也有段时间了,就算她不主动打听他们的消息,听也应该听了不少吧!全校都知道他上课时间不定,时常会在这个时间到学生会长办公室处理文件或者出现在这里。现在一听她的问题,就知道这丫头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冰帝的禁地,没有允许不能进来,再者就是她是真的一点都不把他们放在心上,真是个不华丽的女人。

  “这个问题你随便找个人问问就知道了,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呐!桦地!”等了良久没有回音,迹部景吾才发现自己把人留在屋里了,一阵尴尬,又见柳生爱盯着他,不禁恼羞成怒道:“这里不准备随便进来!”

  “哦!”二话不说,柳生爱转身离去。

  迹部景吾见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不禁低咒一声:“该死!”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初到青学

  对于迹部景吾的怒气,柳生爱不是没有感觉到,而是她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怎么看她,恼她、气她、恨她、厌她,都无所谓,她只要继续走自己的路就好。

  上课是不用再去了,看样子应该很快就下课了,她即使回去也只是惹得别人多看她两眼罢了。说来,她好似除了上次一个人回家,就再也没有一个人出去过了,此时她不想回去上课,也不想去社团,不如就一个人出去晃晃吧!动了这个心思,柳生爱很干脆地拿出手机给南彦一发了条短信,大致上是让他放学后帮自己把书包带回去,至于她会在校门口等着的。

  对于日本的街道,柳生爱是相当的陌生的,若不是每条街道都有相应的路牌,她真的不知道那里是哪里。

  这个时间段,大人还没有下班,学生还没有放学,能出现的人很有限,没有高峰期那种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大场面。

  游走于各条街道之间,偶尔路过几家店会听到悦耳或吵闹的音乐,看到某些为了一日三餐而四处奔波的上班族,或看到带着带着小孩子在等上逛的妇人,这样的平淡让她有种可望而不及的距离。拐过一条街,看到路旁一家卖章鱼小丸子的店面,有不少人在此排除购买,看他们吃到嘴里那一瞬间的满足和笑容,柳生爱突然也想试一试这个章鱼小丸子的味道了。

  “小姑娘,我家的章鱼烧可是最正宗的,包你吃了一回想两回!”老板是个中年人,说起话来嗓门大,可是少见的亲切,让人忍不住跟他搭上两句话。

  柳生爱接过他递来的盒子,付了钱,礼貌地微笑答道:“谢谢老板!”

  客人很多,老板也只是抽个空档搭句话,不是真的想聊天,柳生爱自然知道,拿着属于自己的章鱼小丸子,走到一边,看着手里黄澄澄冒着热气的章鱼小丸子,就着上面的牙签插上一个,轻轻地吹了两口气,咬了一口,发现味道真的不错,难怪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买。只是一盒六个,每个小丸子也有乒乓球大小,她一个人根本就吃不完。

  嘛,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她有多少年没有像现在一样,拿着东西站在街角吃东西,不必顾忌什么礼仪,也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就像最普通的女孩子一样,而这种感觉似乎不错。

  “柳生桑,能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很缘啊!”

  转过身,看着笑眯了眼的不二周助,柳生爱轻声道:“原来是不二君,的确很巧!”

  “柳生桑怎么会一个在这里?”想到上次的事情,再想想这次没有一起出现的手塚国光,不二周助觉得自己有必要给他打个电话。

  “今天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也不用去部活,就想着出来走走。”脱口而出的答案,反正没什么技术含量,柳生爱直接告诉他答案。

  不二周助盯着她的手中还剩大半的章鱼烧,笑容更加的灿烂,他还以为冰帝的女生是不会随便在街上吃东西的,不过她的样子倒是很可爱。“柳生桑既然没什么事的话,可以去我们学校参观参观,那里的风景也不错。”

  柳生爱原先就漫无目的,现在有人邀请自己,原则上她是应该答应的,可是鬼使神差地拒绝了,这原本没有什么,只是他一直跟在她身边,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不二君,你难道没有什么事要做吗?”

  “没有哦,若是我不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让手塚知道了,又要说我大意,然后罚我跑圈了。”理由正当,而且完全是某个人的惩罚让他不得不做绅士,虽是如此,可是不二周助笑得却是异常开心,半点都看不出勉强,到是给人跃跃欲试的感觉。

  好吧,她认输。

  让一个美少男跟在自己身后,真真是引人注意,虽然她不在乎,中是却把她独自出门的性子扫得一干二净。

  “好吧,不二君请在前路带路,我们一起去青学看看吧!”

  “嗨嗨!”笑眯了眼,不二周助虽说比她先半步,可是步伐却保持得相当好,不会超出太多,又不会把她甩在后面。

  盯着不二周助的笑脸和含在嘴边的话,柳生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突然就说了,“不二君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像什么吗?”

  “恩!什么?”不二周助半侧着脸,笑着问。

  “很像骗小孩子的大尾巴狼!”

  “……”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青学网球部一如既往地热闹,桃城武和海堂薰永远都有吵不完的嘴,可是吵架的内容却是千篇一律,永不改变。

  “笨蛋!”

  “腹蛇想打架啊!”

  “嘶……”

  一边几个人各自争抢着跑道,个头最小的越前龙马突地将一个球拍塞到河村隆的手里,于是河村隆暴发了,勇猛上前,他得意地紧跟在后。其他人一见这场面,嘴里一边叫嚷着不公平,一边又迅速往前追。

  “不二君不去训练真的没关系吗?”柳生爱看着这场面,语笑嫣然。
【[网王]轮回 白薇薇(10)】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