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HP同人)失踪的城堡 天堂放逐者

时间: 2017-08-07 02:15:46 分类: 综漫同人

【(HP同人)失踪的城堡 天堂放逐者】

  《HP失踪的城堡》作者:天堂放逐者

  简介

  预言家日报,重大新闻,英国霍格沃兹城堡整个在原地消失了!现在正有一大群家养小精灵在试图投湖自杀,另外我们还看见了城堡里的幽灵们,相信整个英国的巫师都对他们非常熟悉,不过很遗憾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好吧,时间倒回去,我们正在原著里的最后决战的时刻,救世主与黑魔王面对面,手持魔杖。

  “阿瓦达——”

  忽然眼前全黑,当然魔法世界没有电不存在停电,是的,一切都是霍格沃兹同学的错,关键时刻,怎能穿越,还是带着一城堡的食死徒和凤凰社成员一起穿……

  霍格沃兹:谁叫你们把我当战场来着,欺负我还不准我回去找戈德里克/萨拉查/罗伊娜/赫尔加诉苦吗?

  于是一群人穿回了中世纪……然后!!

  凤凰社:糟糕,如果四巨头根本就没走在一起历史要如何发展啊——

  食死徒:管他历史谁死谁活谁改变!重要的是!霍格沃兹什么时候建立啊我们要回家~~~

  V大:我再也不念阿瓦达了!!

  小哈:……我有预感,更倒霉的还在后面

  内容标签: HP 穿越时空 魔法时刻

  搜索关键字:主角:斯莱特林,格兰芬多,拉文克劳。赫奇帕奇 ┃ 配角:HP一众,部分历史人物 ┃ 其它:中世纪

  第1章 谁让你小看霍格沃兹

  伏地魔微微把头偏向一旁,打量着站在他眼前的这个男孩,无唇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罕见的笑容。(霍格沃兹;喂,别在这里打仗!)

  “哈利·波特。”

  伏地魔用一种诡异的语气轻轻地叫着,声音柔软的就像是摇曳的火苗的一部分,“大难不死的男孩。”食死徒们都没有动。他们在等待: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霍格沃兹:我穿了啊,我真穿了啊!)

  伏地魔已经举起魔杖了,哈利注视着那双红色的眼睛,希望他现在就动手,快点吧,在他还能站着的时候,在他还没有失去控制,泄露出他的恐惧的时候——他看见伏地魔的嘴巴张开,一道绿光闪过。

  忽然的黑暗,彻底的黑暗,所有人都不看见眼前的一切,哈利以为自己死了,这就是死后的世界。漆黑得什么都没有,但是他又能很清楚的听见周围传来的尖叫声,锐利得似乎把他的耳膜都撕破了,似乎还能听得见伏地魔那可怕的咒语,然后也不知道是周围的声音逐渐消失还是他彻底陷入了死亡的怀抱里,什么也没有了。

  没有办法用时间来计算过去了多久,当哈利有意识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是站在那里的,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意识,全身绷得笔直,好象跟死亡前与伏地魔决战的姿势完全一样,魔杖还拿在手里,然后呢,然后什么都没有了,从指尖到头发丝他都不能动一下。

  僵硬得几乎失去生命的感觉,实在不美妙。

  在哈利几乎要发疯的时候,他终于听见了自己的呼吸声,或许这也是一种错觉,因为这种极度安静的环境下,心跳的声音应该如鼓般清晰响亮,但是事实上什么也没有。

  就好象撕开了什么一样,他听到了一声近乎可怕的古怪声响,然后就是忽然的光亮,无法适应的使他眯起了眼睛,却在下一秒惊骇的睁大了。

  伏地魔站在他对面。

  而且姿势跟他意识前最后一秒完全一样,举着魔杖,甚至表情与嘴角都维持在念出最后一个音节的姿势,但是那双血红的眼睛,却充满了惊疑与愤怒。

  哈利呆滞的跟他凝视了很久,在此之前,他从没有想过他能这样傻傻的跟伏地魔对视这么长时间,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好吧,也许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拼命想控制自己的手脚,但是遗憾的是除了眼睛之外他身体的每一部分好象都不是他的,奋力的结果也不过是能够在视角范围内转动。

  他看见了赫敏,还有海格,当然也有贝拉跟德拉科,很有很多决战的时候就在周围的人,不过现在他们的情况完全一样,除了眼珠子惊惶失措的乱转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是谁有这么恐怖的实力,让所有人都中了石化咒。

  所有人都拼命看城堡打开的大门。

  现在哪一方的人先来,就是谁赢了,不管是食死徒还是凤凰社,救世主或黑魔王,哪怕进来的是一个拿着刀的麻瓜,都能一刀一个,把所有人都砍了。最有可能的是魔法部——不,哈利笃定的想,是城堡里的家养小精灵。

  阳光洒满大厅,又再次消失。

  哈利的心也越来越凉,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站这么长时间,不过现在即使能动了,大约身体也真的僵硬无法动弹了。

  原先愤怒,惊惶,杀意甚至是可怕的眼神,现在一个个都被疑惑替代了。

  就连被逼着看了救世主一天的伏地魔也合上眼睛,应该是在思索什么,相信这一个白天,几乎所有人都把能默发的无声咒念了不知道多少遍,不但先前以为的石化咒过了时间也解不开,更可怕的是他们好象被整个世界遗忘了,没有人进来,也没有一个小精灵出现,甚至墙壁上的画框都跟开战的时候一样是空的,那些逃走的画像们也没有回来。

  夜里起了狂风,暴雨不断的从窗户和洞开的大门外吹进来。

  哈利全身都湿了,极其不幸的是他正好是挡在伏地魔前面的,所以英国最可怕的黑魔王从头到颈子都是雨水,但是托救世主的福,衣服手脚什么的还是干的。

  这个时候原先站在海格身边的人就有福了,这也是哈利最气愤的一点,先前海格是被食死徒抓住绑起来的,所以站那边的都是食死徒。

  麦格教授梳得整齐的发髻被雨水打得散乱狼狈万分,看到的人都想笑,不过只能在眼睛里表达出这个意思。

  雨停了,也是第二天,冷得所有人都想哆嗦,偏偏不能。

  哈利昏昏沉沉,他现在非常习惯在伏地魔可怕的注视下入睡,梅林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起初他还警惕的随时保持紧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古怪的石化解除了,那么第一瞬间,伏地魔就会杀死自己,不过到后来他确信就算所有人能动,也没人能僵硬了这么长时间还瞬间恢复对身体的半点控制能力。无聊的时候,他看着伏地魔,还有周围的所有人,想从他们的眼睛里猜出他们在想什么。

  就在所有人都猜测最后他们的结局是饿死在城堡里时,从城堡外面,传来了凌乱的声音,从远及近,清晰得使众人眼中出现了惊喜与戒备。

  马蹄声,还有车轮滚动的声音。

  还是不少人。

  “伯爵大人,你实在太多心了,说什么前面有危险,看我们还不是轻易穿过了这片森林。”

  ——霍格沃兹的禁林难道不是伏地魔白巫师那种级别的才敢随便闯?

  “是啊,罗贝尔,这条路我也不是第一次走——等等!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座城堡?”

  慢吞吞的声音忽然尖锐,一下子将凤凰社和食死徒所有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不知道,主教大人,我三个月前从这里过还没有!而且,而且…这种规模的城堡——萨克森王宫也不能三个月就出现在大地上。难道这是主的奇迹?”

  一城堡巫师全部抽搐了。

  麻瓜?怎么可能是麻瓜,霍格沃兹以及周围的土地是有麻瓜驱除咒的!

  “我更相信这是巫术!当然,罗贝尔伯爵,我不是说您。事实上我开始相信您之前说的话了,这趟旅途充满了不幸。”

  “盖尔伯特主教,城堡的门是开的。”

  “不不,罗贝尔,我若是你,就不会进去。”

  “我看到城堡里有人…”

  “那就更可怕了,这简直就像是魔鬼的把戏,又或者是某群嗜好血液的蝙蝠在诱惑路人,罗贝尔伯爵,你要知道,我只带了七个骑士。”

  “好吧,如果主教您坚持的话,我们绕过这里,继续赶路。”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若是让格兰芬多阁下等急了,你我的麻烦就不止这么点了。”

  所有凤凰社与食死徒的心脏都从嗓子眼顺着胸腔猛然下落,狠狠摔到了地上。

  格兰芬多阁下?

  他们没听错什么音节吧?

  第2章 免费参观凤凰社与食死徒

  对于英国的所有巫师来说,格兰芬多是个名词却不是人称代词,好吧,这么说非常混乱,就是英国四分之一的巫师都号称自己是格兰芬多,但是想来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在落款或者谈话里称呼别人是“格兰芬多阁下”,一种极度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主教大人,如果我们真的这么走的话,回来也许就再也见不着这座奇怪的城堡了。”

  “……罗贝尔伯爵,你到底要说什么?”

  “这会不进去,我也许难受个三五天就忘了,但若是说出来被格兰芬多阁下知道,我大约还是要带着他再来一趟的,既然如此,为何不现在进去看看?”

  “但是——”

  “至于主教担心的嗜好血液的蝙蝠什么的,他们不会住在这种城堡里。”

  “为什么?”

  “您也说了,萨克森王宫也不是一天出现在地面上的,真有这样一座城堡,几百人甚至千人都可住得下,那些不顾忌平民生死的蝙蝠那还不更多,我们一路走来,怎么能看见活人?”

  “我真不明白你们这些巫师为什么喜欢往危险上撞……”

  距离门最近的贝拉已经看见逐渐走近的人影了,她乱糟糟的头发后面恶毒残忍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讥笑,那些个远远站着,不住小心靠近的人拿着又长又阔的宽剑,穿着微微有些光亮的全身铠甲,有几个还顺手拉下了面罩,看起来甚至比不上布莱克家族放在拐角的装饰盔甲,起码它附件精巧花纹华美。

  唯一没有穿那笨拙粗陋铠甲的人有一头栗色长发,穿着长长的斗篷和袍子,衣角上隐约有些纹章花边,但是看不真切,而且这身灰蒙蒙的打扮即使看清了那带着点阴翳的英俊容貌,依旧心生轻视。

  谁还会穿这样老旧过时的衣服。

  就算是旅行,这样不讲究的也能称得上是什么伯爵。

  贝拉的眼角一瞬间跟旁边所有人一样开始抽搐了。

  一个想也不敢想的不好预感在心中滋生。突兀的意外,被遗忘的城堡,怪异的石化这所有的答案他们都不敢再想。

  伏地魔眼神更阴沉的看着那个已经走到城堡门口的罗贝尔伯爵。

  后者明显唬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而远远靠近的几个骑士吓得差点要摆出攻击和逃跑的准备。

  罗贝尔定了定神,不敢再抬头,目光停留在伏地魔手中的魔杖上,中间有骨节突出的部分,但是从动作上来看,依旧没有任何妨碍就能认出这的确是根魔杖,而且这种风格不太可能是奥利凡德的,也不太像法国的里穆尔。

  真是有趣。

  这里的每个人,应该都是巫师。

  罗贝尔就站在城堡门口,带着奇异的笑容从一张张表情各异姿势永远维持在某一秒的人群中注视过去,判断出这一点并不费力,魔杖是非常好的标志,就算手上没有,麻瓜也不会有这样怪异得连他都没见过的衣服,只不过那一张张表情与眼神完全不搭的脸实在是诡异无比,尤其是这些目光全部集中到他一个人身上。

  迟滞了大约半分钟,罗贝尔伸出手,一道荧光闪烁的微火从门口安静的滑落到哈利身前。

  哈利背对着城堡大门,实在没办法看见后面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从对面伏地魔的眼神里也猜出一二,立刻紧张得连眼睛都不敢煞一下。

  一个巫师。

  尽管七年里他无数次知道,甚至最后一年他已经有觉悟会死在伏地魔的魔杖前,虽然预言说的是两个只能活一个,却不管怎么想也不敢疏忽大意。他并不是独自面对伏地魔的,救世主想着,邓不利多在死之前已经做好了大部分的安排,而如果他的死去能够使战争结束,也是非常好的事情。

  他的眼角已经瞥见了那长长的棕色袍子与斗篷。

  然后是侧影,还不等哈利仔细看,被一张猛然凑到面前来的脸吓了一跳。

  “这衣服倒有趣!”

  罗贝尔嘀咕着拉了下哈利身上穿的T恤与白色外套。

  “怎么这么薄?”

  不过手感特别好。

  “什么料子?不像是魔法生物的皮,也不像水生植物……”

  哈利僵在那里任凭那个外来的巫师将他从上到下“观察”“试探”了一遍,脾气再好也忍不住恼了,但是这些怒火在罗贝尔转向他对面的伏地魔,没有差别待遇的准备照来一次时哈利终于忍不住想笑了——只是他脸上没有一根肌肉能拉得动。

  罗贝尔那扭曲的表情显然是被伏地魔的外貌刺激到了。

  惨白细长的脸,血红的眼睛,没有头发,没有鼻子……

  满脸写着这是“什么生物”表情的罗贝尔摸了摸长老魔杖以后,看上去很想拿到手里好好看看,不过显然,在没有搞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一城堡的人都诡异石化的真相前,他不打算改变或者拿走任何一样的东西。

  他毕竟是巫师。

  不过显然敌不过伏地魔可怕的目光,转身去寻找下一个对象了。

  哈利这会真觉得这个巫师在参观蜡像馆,呃,这个名词是他三年级的时候听达力表哥与佩妮姨妈说的……

  这是一个凤凰社与食死徒都没有人认识,而且他也不认识凤凰社与食死徒任何一人的巫师——事实上英国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人。

  不,在这之前他们不就听到了吗?竟然没有见过霍格沃兹的巫师!整个欧洲都没有,就算不是英国人,哪怕没上过学至少也看过巫师启蒙丛书和图片吧。

  “这是决战?或者家族死斗?”

  罗贝尔绕了整整一圈,期间拉了下马尔福的袍子,扯了下海格的胡子。

  “罗贝尔伯爵…”

  一个穿着黑色袍子,拿着个十字架,梳着整齐头发的中年人胆战心惊的在门口张望。

  “啊,盖尔伯特主教,您看看,实在太有趣了。”

  “我什么也看不见……”那个黑衣主教静默了会,然后继续说,“我只看得见这道门,但是也靠近不了。”

  “真遗憾。”

  僵立在门口的两个人,明显划分成两边的人群,还有被绑的,躺在地上的,鲜血干涸的留在衣服和身上——罗贝尔伯爵觉得这一切他都能猜得出来,在一方明显具有优势的情况下,不知道忌惮什么,双方的首领(?)举行决战,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人的身体都被凝固在了那一秒。

  他弯下腰,在纳威快要晕厥过去的眼神里仔细拎着他校服上面的格兰芬多学院的标志,好半晌,才疑惑的摸了摸鼻子:“奇怪,这只狮子,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

  他不死心的看着那金红装饰的校服,终于在衣领后面找到了一个名字。

  “纳威·隆巴顿?”

  “咚!”

  纳威略胖的身体从罗贝尔伯爵手中滑落下去,直直的摔在了地上。他露出了无比惊惶又茫然的表情,虽然无比生硬,但是手指竟小幅度的痉挛起来,像是要努力支撑什么,满头大汗的看着也吓了一跳的罗贝尔。

  “魔法解除了?”

  罗贝尔伯爵蹲在那里怪异的看着躺在地上不断抽搐的小胖子精疲力尽的晕了过去,继续摸着鼻子困惑:“奇怪,难道不是只有失落的召唤魔法与地狱生物才需要名字为媒介存于现世?”

  单手将失去意识的纳威从地上拎起来大步向城堡外走去:“盖尔伯特主教,我想我们有礼物送给格兰芬多阁下了。”

  作者有话要说:

  众吼:为什么会是纳威?为什么我们要继续当蜡像?

  纳威:~~~~因为,因为只有我的衣服上有名字,你们都是缩写,只有我怕自己忘记那件是我的衣服~~~~

  据说西方人喜欢在衬衣上标注姓名简写。

  第3章 霍格沃兹大撤退

  马车与骑士急驰而过小镇,穿着灰色或者土黄半旧衣服的人们小心翼翼的往后靠着墙,紧紧抓住自家顽劣的孩子,他们脸上没有孩子那种好奇,而是一种畏惧麻木又混杂了哆嗦的虔诚——因为看见了马车上的标志与骑士的装扮。

  教廷,由生由死,平民头上除了领主的贵族之外,就是大镇子上的牧师与教堂。

  路面干裂,街口的水井处围着很多人,扯着吊桶,神情间有种绝望的灰色。即使看见了路过的马车,也不过在呆滞一秒后出现少许希翼,很快又被麻木替代。

  当人们已经习惯绝望——

  “从四个月前就没下过一滴雨。”

  罗贝尔伯爵用手摩挲着下巴,有趣的看着从马车里伸头出来的纳威。

  胖乎乎的脸盘本来就因为第七学年的折腾几乎瘦下去一半,自从苏醒之后,纳威越发小心,他本来就是个性子慢又拿不准主意的,决战之中突兀的变故到现在仍然摸不着头脑,却被强行带离了大家身边,等苏醒过来,发现魔杖也丢在城堡里了,这下愈发惊慌不定,他实在不知道,这个什么主教跟明显是个巫师的所谓罗贝尔伯爵究竟是什么关系,又巴巴的抓了他来做什么。

  从梅林的亚瑟王时代,到20世纪末,就没听说过贵族巫师与麻瓜亲厚,还是眼下这样诡异的状况,这些破败的小镇,穿着古旧邋遢的人,吃饭时送上来的几乎不能入口的粗制面包——隆巴顿家族就算没落了,纳威也从小没缺过吃的穿的,加上这个时候根本就没被垫过的木头轮子马车,颠得他吐了好几天,转眼又瘦了一圈,都能看到下巴尖了,而且这边的人似乎没一个把他当孩子,说话也好平日吃东西也罢,都是悉不客气的,起初倒没觉得什么,只是小心缩着,昨天不小心看见那些骑士头盔下的脸,倒是唬了一跳,这七个骑士,竟有一半看上去还没他年纪大的样子。

  “喂,小个子,你再说一次,那城堡,叫什么来着?”

  “我,不知道。”

  纳威很少跟麻瓜打交道,有些事情的确不懂,连魔法史与麻瓜研究学都是勉强考过去的,但是一年多的战争下来,哪里还是看到什么人就真心实意把事情都说出来的性格?缩着身子,虽然满脸表情不自然写着他在说谎,但还是咬死了装懵懂:“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好吧,也不算是装,也的确离奇得到现在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算了,只不过你衣服上的这个狮子是什么意思?”罗贝尔伯爵当时显然就已经想到这个眼熟的徽章是什么了,于是眼中疑惑之色越深。那日在城堡里,可不止这一个小子穿着这样的衣服。

  “…我想不起来。”

  纳威有的时候虽然转不过来弯,被说是笨,但是一路过来这些陌生又可怕落后的景色,他疑已经不在英国了,但是欧洲哪个地方,也没有贫穷落后到这个地步。他扭过头去不敢再看罗贝尔伯爵,马车里这个所谓的主教,看上去脾气倒好,就是整天摆弄一叠写满画满数字符号的纸,时而皱眉,忽而欣喜,除了吃饭睡觉之外,竟是很少说话。

  “盖尔伯特主教,再有七天,就能穿过爱比盖尔山脉。”

  “这么算起来,在达到大沼泽之前,都赶不上了。”

  “我觉得未必,格兰芬多阁下说不准还在路上。”

  这已经是几天里,纳威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

  起初他以为错觉,又或者听差了几个音节,这些人说的虽然是英语,但是他听得很吃力,好象有不少发音都怪异得很,连蒙带猜的,但是名字这种东西,发音是绝对不会有差的,无论是哪个地方的也不会差很多。

  但是格兰芬多——

  他有点不敢想,为什么会有人叫这个名字呢?

  纳威觉得自己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本来就糊涂,这下更是懵得不行。

  要是哈利在就好了,不,要是赫敏在就好了。

  他越想越是难受,闷得实在久了,反反复复的就想自己的那些同伴,离开学校的哈利,去年死去的校长,还有凤凰社。

  “哈利,赫敏,罗恩…”

  他小声嘟哝着,当时下了决心,今天晚上不管怎么样,也要逃走回去救哈利他们。
【(HP同人)失踪的城堡 天堂放逐者】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