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重返天堂[希伯来神话] 黑め眼圈

时间: 2017-07-19 18:11:51 分类: 综漫同人

【重返天堂[希伯来神话] 黑め眼圈】

 《(希伯来神话同人)重返天堂[希伯来神话]》作者:黑め眼圈【完结+番外】
【文案】
路西法x路西菲尔
这两个名字单独摆放,叫做“过去”“未来”,希伯来神话世界中,纯洁善良的炽天使长和节操尽碎的魔王撒旦。
当路西法重生了,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cp,叫做自恋。
内容标签:强强 传奇 重生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该隐(路西法),路西菲尔 ┃ 配角:上帝(耶和华),亚当,米迦勒,萨麦尔,别西卜,贝利亚 ┃ 其它:圣经,魔王和天使,希伯来神话
晋江金牌推荐:从顶头Boss变成自己的下属该隐,路西法用自己独有的手段一步步改变该隐的命运,把血族始祖硬是刷成了圣子弥赛亚,却不想一时情难自禁……
本文高潮迭起,神展开不断。路西法顶替圣子的身份,以高超的颜值怒刷各路天使、恶魔的好感,披着马甲闯荡天堂。坐看他如何改变路西菲尔那场惊心动魄的堕天,将那颗最美的光耀晨星拉入怀中。
==================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moxiangwenku.com/ 陌香文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1章 化险为夷

路西法现在面临一种不明觉厉的境地。
他换了具身体。
而且,这具身体的原主貌似干了一件不怎么光明正大的事情。
路西法的眼前是大片刚播种完的土地,手中还有一柄粗糙的铲子。一辈子都没种过地的路西法一默,果断的撒手丢开了这没档次的东西。铲子从地面拉出,红色的液体和泥土混合,变成肮脏的颜色附着在铁质的表面上。
那是还没有凝固的血液,里面包含着浓郁的怨气。
路西法抬了抬眉,眼底泛起兴味,在地狱里,尸山血海他都当作日常性风景,也不知这莫名其妙的一幕到底是何意义,竟把本该和无底深渊融为一体的他唤醒。
血水从泥土中渗出,他对准地方勉为其难的用脚尖踢开一点土堆,仔细一看,一具尸体掩藏在其中。
随即路西法的表情就微妙了。
除了发色不一样,对方的脸很像某个他认识的家伙,而那个家伙叫做该隐。
难道该隐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死在这种地方?路西法抱着某种哭笑不得的心情蹲下身,修长的手指挑起一缕金褐色的发丝,发丝在手指卷了卷,冰凉的死气顺着指尖缠绕上来,就像是亡灵不甘的怨恨。
“不是该隐。”
路西法花了几秒钟做下判断。
该隐的脾气他知道,就算是死也会尽力保持所谓的血族美态,怎么会让自己落魄到被泥土覆盖了事的地步。况且……他记得地狱里窥探该隐的恶魔不少,这具尸体保存完好,衣衫整齐,致命伤在利器捅穿的心口,怎么看都不像是恶魔大发慈悲的作风。
倒是他自己有点问题。
路西法下意识的看向披肩的长发,银色的光泽冷冽而不柔软,令他产生不妙的预感。
走到田间的河流边,路西法盯着水面的倒影,倒影上俊美的银发青年也注视着他。对方和埋在土里的人长相颇为相似,只是浅蓝色的眸子看上去纯真无辜,一点也不像刚才痛下杀手的人。但是路西法清楚的知道,当他眼角微挑,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时,这个人就会吻合他记忆中的那个该隐。
路西法:“……”
从顶头Boss变成属下,这滋味让他有种上帝在坑他的错觉。
最可怕的不是换具身体那么简单,路西法发现他皮肤散发着人类的温度,心跳有条不絮,这分明是该隐还没成为恶魔的时候!
不远处的小路上,一个扛着锄头的男人袒胸露乳的走来。亚麻的布料简陋的裹住下半身,灿烂的金发卷曲的洒落双肩,男人容貌熟悉到路西法嘴角有点笑不出来。
弥赛亚!
不,这个时候应该称之为亚当。
金发男子一见到自家大儿子,顿时展开爽朗的笑容。
“该隐,你弟弟亚伯呢?”
“亚伯?”
路西法卡壳,眼神漂移的扫过某个尸骨掩盖之地。
他忽然记起了一件该隐极力隐瞒的黑历史。在成为恶魔之前,该隐是亚当和夏娃的长子,他和他弟弟分别一个人是农夫,一个人是牧人。
亚当没发现该隐僵硬的回答,反倒是担忧的想到一件事,“该隐,你对上帝应该更虔诚一些,好的供奉不要藏起来,学学你弟弟,毕竟上帝随时会来看望我们。”
一泼冷水把路西法浇得透心凉。
该隐,亚伯。
传闻该隐弑杀了亲弟弟,又欺骗了上帝,然后被上帝流放在人间不断逃亡。他总算知道自己是来到什么时候了,敢情距离“七倍报”的诅咒到来只剩下倒计时。甚至没准在这个时候,上帝就在天堂注视着这一幕,亲眼见证人类的原罪出现。
他能说……
他一点都不想重生到该隐这苦逼的人身上吗?
想通事情原尾,路西法很快镇定下来。他必须赶在上帝过来之前自首,否则就来不及了!发挥出在地狱磨砺的演技,路西法眼露忧郁之色,对着昔日的死对头说道:“我做了一件十分愧疚的事情,上帝一定不会原谅我。”
亚当一惊,“你做了什么?”
路西法还没回答,话题就被焦急的亚当抢了过去,“你不会又和亚伯闹矛盾吧?还是说你把贡品偷吃了,或者勾搭了附近的精灵?我告诉过你,上帝不让我们接触她们,你就不能安分一点!”
路西法耐着性子等他说完,才开口道:“不是你说的这些事情。”
亚当松了口气,“那就好。”
“我杀了亚伯。”路西法一脸沉重,不忘补充一下后半句,“只是不小心手滑了。”
“……”
亚当一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手滑一下能杀掉你弟弟?!该隐,你别闹!
路西法在心底耸肩,比起他带领恶魔大军差点掀翻了九重天,逼得上帝禁止他参战,该隐犯下的蠢事当真是小儿科。不过,在力量被压制住的情况下,他还是不会找虐的和上帝对着干。
几日后,亚伯的尸体被重新放入另一个坑里,身体披上白布。路西法主动认错的好处显露出来,因为亚当和夏娃哭着去给上帝献祭礼物,请求仁慈的主复活他们的小儿子。在他们看来儿子死了一个,总得保住剩下一个,于是话里便半句也不敢提该隐误杀亚伯的事情。
站在牛羊的献祭品前,路西法垂着脑袋,双手合十,好似虔诚的向神灵请求赎罪。
而实际上,他嘴角勾起,知道这一次会让上帝吃到哑巴亏。
该隐是杀了亚伯没错,可是是有意还是无意,谁知道呢?上帝能说自己目睹这一幕吗?那目睹的时候为什么不去阻止?号称全知全能的上帝怎么会承认自己视若未见,放纵该隐的嫉妒滋生,直到他弄死了亚伯。
第一天,上帝没有出现,亦没有回应亚当的请求。
第二天,牛羊的祭品消失,亚当和夏娃连忙换上新的祭品,再接再厉。
第三天……
路西法坐在亚伯的尸体旁,就像没有发现亡灵的怨气,幽幽的对着亚伯吐露各种“心声”。比如我以前实在是嫉妒你,但是我现在后悔了,原来还是弟弟更重要之类的巴拉巴拉。直到口干舌燥,路西法才端起杯子抿口水,继续开始新一轮洗脑工作,以他的口才,就不信忽悠不了区区一个亚伯。
当年他可是把天堂三分之一的天使带入了地狱。
尸体的怨气越来越轻,亚伯在白布下死不瞑目的表情也变得宁和起来。
“亚伯,不要恨我。”路西法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亚伯的面庞,眼神温柔而缱绻。纵然顶着该隐的身体,颜值也掉了个档次,他照样能发挥出让天下最纯洁的灵魂堕落的蛊惑之力。
与此同时,亚伯的尸体开始腐烂。
他的灵魂在路西法的安抚下获得了解脱,肉眼看不见的晶莹光芒浮现在尸体表面,汇聚成亚伯生前的模样。假如路西法此时给他一个撒旦的吻,那么亚伯的灵魂百分百下地狱。
“哥哥。”
亚伯的亡灵泪眼汪汪,扑了上前。
亡灵的冰冷穿透身体,路西法的表情没有一丝破绽,装作不知道的打了个寒颤。
“怎么回事,好冷?”路西法左看右看,摸了摸手背上的鸡皮疙瘩。半响,他露出怀念,遗憾,悲痛的复杂神色,轻轻叹道:“亚伯,你的灵魂一定可以上天堂,而我这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只能在大地上为你祈祷了。”
亚伯在哥哥身边蹿来蹿去,就是没办法接触到哥哥的身体。
听完哥哥的各种痛苦的心灵解剖,他才发现自己是如此不了解对方。每次私藏祭品,该隐竟然是想把最好的留给他们兄弟俩,还有父亲和母亲对他的偏爱,亚伯没想到会对该隐造成如此大的伤害,明明该隐平时从未表现出来,顶多是事后找机会坑自己一顿。
亚伯恍然,原来哥哥的心灵已经千疮百孔,是他忽略了一切。
路西法瞧见亡灵那副“天啊,我哥竟然是玻璃心”的表情,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的这番话倒没有说假,该隐和亚伯的问题最初就源于嫉妒,处处优秀的该隐如何瞧得上大大咧咧的亚伯,而亚伯又没那种敏感的神经去发觉该隐膨胀的怒火,死之前都不清楚为何哥哥对他下杀手。
简而言之,蠢到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亚伯过去就无法弄懂该隐的心思,现在自然也无法看穿路西法的伪装。
路西法完成今天的目的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苍白的脸色显得他有些憔悴,这些戳中亚伯心软的地方,其实他是这段时间被人类的饭菜折腾出来的结果。
路西法从来不知道亚当和夏娃的手艺能差到那种地步!
上帝再不来,他就忍不下去了!
好在冥冥之中的命运仿佛听到了路西法的求助,在他又被黑暗料理洗了一顿胃,上帝姗姗来迟。浑身朦胧的圣光遮掩住了神灵的外表,即使是降临神念分身来到人间,上帝的存在还是让大地上的生灵浑身一抖,不知是敬是畏。
这是他们的造物主。
人间的生灵匍匐在地上,上帝却只来到了简陋朴素的院子前,抬手推开了歪歪扭扭的栏杆。
房屋里面的路西法若有所感,指甲掐入了掌心。
——他来了。

第2章 感同身受

上帝的出现把亚当和夏娃吓了一跳。
两个曾经被赶出伊甸园的人对上帝都充满某种心理阴影,尤其是当上帝无视了他们,只对着路西法的方向温和的问道:“该隐,你的兄弟亚伯为何会死?”
亚当暗叫糟糕,上帝又开始明知故问,一旦该隐敢说谎,下场绝对不会比他当年好多少。他和夏娃用眼神拼命示意该隐千万不要说谎,毕竟他们就是前车之鉴,被上帝玩的一脸血。
路西法不清楚伊甸园偷吃禁果的经过,不过对上帝的了解,他自认为第二,就没有人敢说第一。所以路西法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上帝,隔着天堂和地狱,他已经快要忘记上帝以往的形象了。金色的圣光笼罩住对方全身,耀眼而不刺眼,模糊了神与人的界限,也容易让人放下防备。
呵呵,温和?
路西法内心冷笑,表面上敛去任何不敬,迟疑的说道:“亚伯……亚伯他被我杀了。”
上帝说道:“你为何杀他?”
“您问我原因?”路西法的目光落在亚当的身上,莫名有种说不出的意味,“因为我嫉妒他,比任何人都嫉妒他,我渴望得到的重视,全部被另一个人夺走了。”
“所以你杀了他?”
“不,我发觉这样做根本没有意义。”
出乎上帝的预料,路西法没有顺势应下罪状。
他避开这显而易见的陷阱,用自嘲的语气说道:“愤怒冲晕了我的头脑,当我清醒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真正该恨的人不是他。如果一开始就不曾有那么大的期待,后面也就不会有万念俱灰的绝望。”
“该隐,你……”
亚当听到长子的诉说,脸上浮现悔恨。
夏娃柔软的心肠更是化成一片,小声的低泣起来,“对不起,该隐,我不该忽略你的心情。”偏爱幼子这种事情,他们完全不知道会如此伤害到长子。
上帝倾听着这三人的各诉其词,包括亚伯的亡灵也被他看在眼里。能够滋生出原罪的灵魂向来不被他喜欢,但是该隐前后的变化让他奇怪,难道是真的弃恶从善?
不对,该隐的心音有些矛盾。
上帝冰冷无波的面容多了一丝变化,忽然开口道:“你的恨意是针对谁?”
路西法定定的看着上帝。
就在这么一瞬间,他微笑,违和的心音变成了一致,透着沉重的,无坚不摧的信仰。上帝的金瞳里划过诧异,却听见给他留下心胸狭窄印象的该隐说道:“我在恨我自己,为什么那么蠢,不早点明白我深爱着亚伯,深爱着这个家,是我亲手毁了这一切。”
亚伯的灵魂泪流满面,哽咽的向上帝求情,“请您放过我哥哥,他不是故意的!”
上帝不解的看到亚伯轻易原谅了该隐。
这蠢货是忘了该隐怎么把匕首捅进去的吗?一击致命不是开玩笑。
可是当事者都表示原谅,他就算想要赐下重罚都名不正言不顺。上帝为无法催生原罪的诞生感到头疼,该隐的性格本来是最好的人选,谁能想到对方一朝大彻大悟,改邪归正了。
路西法用这辈子最好的态度低头认错。
暗笑。
强行洗白√
不枉他用路西菲尔时期的方法遮掩心声,上帝果然是按照心声来判断问题。
本来要永世流放在大地的惩罚变了,上帝决定暂时放该隐一马,用历练的方式让该隐赎罪。七倍报的诅咒依然没能让路西法逃过,只是这回有时限,他需要在人间流放一百年,心灵不得堕入黑暗,死后方能按照约定升入天堂。
之后上帝挥一挥衣袖,直接把恋恋不舍的亚伯带回天堂。等沐浴完转生池的池水,亚伯的灵魂会进阶到圣灵的程度,从此成为天堂的天使,遗忘人间的过去。
留在原地的路西法脚踝发疼,像是被咬了一口,脚下的土地似乎开始排斥他的停留。
这就是神灵说一不二的力量。
“我走了。”路西法眼尖的瞧出夏娃的母爱泛滥,在她围上来之前就走了。他走的潇洒平静,什么东西都没带,什么不舍都没有,看得背后的亚当和夏娃目瞪口呆,一时没反应过来。
等他们回过神后,路西法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
“亚当,该隐走了。”
“以后总会有希望见到,夏娃……不要哭,我们的孩子一定会进入天堂。”
亚当抱着用自己肋骨创造出来的夏娃,手指擦拭着她流泪的眼角。身为人类,他们有个特权,只要不是得罪了上帝,基本死后都能被引入天堂。
这一百年,就当作是短暂的分别吧。
此时打起精神的亚当无法预料到成为天使的代价,也不知道在另外一个世界的轨迹。路西法放慢脚步,记起了他那个世界的亚当。亚当死后升入天堂,被封为圣子“弥赛亚”,荣宠盛极一时。然而弥赛亚忘记了夏娃,忘记了亚伯,未来在圣战中见到该隐也毫不留情的下杀手。
父子相残,天各一方,这大概是圣战中最令恶魔八卦的一件事。
不少家伙开赌局来算是谁死在谁手上,可惜无数次圣战过去,该隐和弥赛亚都活得好好的。
“现在该去哪里呢?”路西法的手指点了点下颌,通过这次和上帝的见面,他曾和无尽深渊融为一体的好处就显露出来了。在该隐的身份遮挡下,耶和华目前没有发现灵魂有异,留给路西法足够的时间思考现状。
他回到了过去,有望改变未来。
以上帝的全知全能竟然没能看出他的来历,这代表混沌深渊果然和上帝的存在是同阶级。虽然不清楚自己为何在融合结束后没有泯灭精神,但是有他在,上帝休想再让路西菲尔承受那些屈辱!
这种事情有过一遍就够了!
与此同时,路西法下定决心去见过去的“自己”,而天堂里的路西菲尔下意识的望向人间的方向,心底泛起奇妙的感觉。仿佛是热流滚过了冰冷的铁石,又好似某种压抑着的期待,感情凉薄而厚重得不可思议。
跟随在一旁的米迦勒看见上司神色有异,疑惑的问道:“殿下,怎么了?”
“无事。”路西菲尔目不斜视的继续往前走去。米迦勒无奈的笑了笑,又不好继续追问明显不想说的路西菲尔,“一个月后精灵族盛典,他们邀请我去参加,殿下有兴趣吗?”
“人间的还是天堂的?”路西菲尔语气淡淡。
精灵族的王族分在两个地方,天堂的光之精灵王和凡间用生命树诞生的自然精灵。知晓请动路西菲尔有多难,米迦勒的底气弱了一截,“是人间的精灵族,我听说光之精灵王也会过去参加。”
两名位高权重的炽天使行走在第八重恒星天,附近路过的智天使纷纷行礼,而他们的目光更多的是集中在走在最前面的路西菲尔身上。有爱慕,有痴迷,亦有着触不可及的仰望。光耀晨星,神灵亲封在最高位炽天使长,路西菲尔的一言一行都是绝对的完美,造成他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米迦勒早就习惯了这一点,别说是普通的天使,就连炽天使里就有几个隐性的花痴。
每天用殿下来养眼的米迦勒表示生活真幸福。
在踏入宫殿前,路西菲尔改变了主意,说道:“我会去参加,你让那只精灵王不要在我旁边碍眼。”
米迦勒顿时差点笑出声,殿下,你用了“只”来形容没错吧!他及时握住拳头轻咳,免去了会被路西菲尔惩戒的下场,“我知道了,一定不会事先让光之精灵知道殿下的行踪,殿下你就当作是休假,放心的去玩吧。”
路西菲尔不可置否,“到时候再说。”
天堂的事物繁忙,能不能顺利休假还得去压榨另外几个炽天使才行。
数天后,路西菲尔的心中产生了越来越想要去人间的念头。不仅如此,他有时还觉得脚踝在隐隐作痛,胃部出现一阵阵饥饿感,面对着以为没有多少食欲的东西产生想吃的冲动。
路西菲尔找不出原因,本身又不喜欢亏待自己,于是……宫殿服侍他的智天使发现,殿下的胃口越来越好了。
比起路西菲尔的享受,路西法就没那么好了。
每天受到上帝若有若无的目光扫过,他一点力量都不敢用,乖乖装作一个洗心革面的家伙。想要上天堂,就必须让上帝不排斥他的所作所为,路西法咽下一个粗糙的食物,脸色被味道扭曲一瞬间。
说到底他放着魔王的位置不要,跑去无尽深渊玩沉睡是干什么啊!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呸,好难吃!

第3章 画风秒变

路西法不知道原本的该隐是怎么活过这段日子,但是他深切的感觉到了人品不佳的后果。一路东躲西藏,要不是上帝给他的七倍报诅咒,路西法觉得自己很可能这几天就要演崩了。
因为他每天都被各种恶魔追着跑!
在用伤我一下,回报七倍的方法,路西法成功克死了数个实力不弱的恶魔。上帝除了最开始几天密切关注该隐,之后的日子里就不怎么看向人间,直到彻底乏味,上帝就支着脸颊的在神座上闭上双眸,打算小憩一会儿。
本来路西法该偷笑,上帝一旦小憩就最少几十年内都不管他。
结果——
在耶和华视线消失的那一天,路西法还在演戏中,一不小心就玩脱了。
他掉进了化魔池里。
前路无支援,后面是一串想要报仇泄恨的恶魔,路西法又倒霉的一脚踩入了黑色的水坑里。恶魔的世界有明文规定,成年恶魔不得主动去杀新生的小恶魔,而化魔池里转生的恶魔恰巧属于这个范围。即使逃过一截,路西法也真正的生气了,堂堂一个魔王跳入化魔池这种转生低级妖魔的地方,他都没脸说出去自己是谁了。
被熟悉而劣等的力量洗礼,路西法从水中湿漉漉的走上岸。
银色的头发不变,浅蓝色的瞳孔变为了深红,在黑暗的夜色中清晰可见。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只剩下在后世经常听到的一句东方古句,天道且轮回,苍天饶过谁。
守在附近的恶魔们贪婪的注视着路西法,只是不能杀死,不代表不能做其他的事情。
该隐不逊于炽天使的容貌才是吸引他们的主要原因。
路西法用灵魂感知了一下四周,确定上帝在他转生成恶魔的前三天就没继续看后,他扬起曾经撒旦的经典笑容。血色在瞳孔中蔓延,略带杂质的深红渐渐褪去,成为了深渊大恶魔才有的纯正绯红。
“你们刚才追杀我追的很开心啊。”
“你不是人类吗?!”
刚才追杀他的恶魔齐刷刷的后退一步,脸色要多震惊就有多震惊。
追杀一个人类,顶多是他们吃饱了撑着没事干。
追杀一个深渊大恶魔……地狱的同胞都要给他们颁发作死勋章啊!这不是坑恶魔吗!
【重返天堂[希伯来神话] 黑め眼圈】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