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兄友弟攻+番外 蓝淋

时间: 2017-10-19 01:10:40 分类: 现代都市

【兄友弟攻+番外 蓝淋】
 
文案: 
 
长得帅、头脑好、连运动神经都很发达的骆邵恭,对孪生哥哥骆邵友来说,简直是这辈子最大的敌人,不管是他想要的东西,还是喜欢的女人,到最后都会被弟弟抢先一步……然而,十六岁生日那天,弟弟竟然抱了他,这难道又是弟弟一时心血来潮的恶作剧? 
 
「我喜欢哥哥,和我交往好不好?」 
 
「……」我望着上方俊秀非凡的面孔,除了删节号,什么也冒不出来了。上帝,你是不是弄错什么了?虽然我一天到晚祈祷,希望有人这么对我表白,可这段台词,不应该是由我的孪生弟弟来说吧?我要的是女生,漂亮女生啊!「骆邵恭,」我咽了咽口水,「别开玩笑了。」 
 
 
 
 
 

 
我叫骆邵友。 
 
照片上这个哭丧著脸,被人从后面架住胳膊,样子难看得活象受难基督的家伙就是两岁时候的我。 
 
我的弟弟叫骆邵恭。 
 
照片上一脸早熟的酷酷表情,不顾我挣扎硬是摆出擒拿的姿势架著我的家伙,就是两岁时候的他。 
 
没错,我们俩是双胞胎。 
 
虽然我们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除了都身为男性以外,找不到任何一个相似点。 
 
比较普遍的说法是,我长得像爸爸,头脑像妈妈,而他长得像妈妈,头脑像爸爸。 
 
这对我而言不是赞美,绝对不是。 
 
谁不知道我们的老爸是个身材瘦小其貌不扬的大作家,而老妈是个考了N次大学都没考上的超级名模啊。 
 
换句话说,我就是那个不幸地聚集了父母所有缺陷的劣质产品。 
 
所以我会讨厌骆邵恭,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一定是坏弟弟在妈妈怀胎十月的时候抢走了好哥哥的养分的缘故。 
 
而事实上,除了养分,他还从我这里抢走过一大堆的东西。我除了比他早十几分钟呼吸到这个世界的空气以外,无论做什么都会被他抢先一步。 
 
从小到大,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他总是比我先交到朋友;我喜欢上的女孩子总是会先跟。反正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最后都会无一例外先落到他手上。 
 
是啦是拉,他人长得比我帅,头脑比我好,连运动神经都比我发达,会什么事情都赢过我,也是正常的。但是,一天到晚抢哥哥的东西,那也太过分了吧? 
 
兄友弟恭兄友弟恭,他哪里有对我恭敬过啊! 
 
所以要我对他友善,那当然也是不可能的! 
 
总之,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人就是我的孪生弟弟骆邵恭。倒霉的是,还要跟自己的死敌同在一个屋檐下,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连学校都是同一个──我没考上的那所高中,最后在一系列艰难的协商之后,终于接受了‘想要骆邵恭这个总分排名全国第三的超级优等生,就得连他的哥哥一起录取’这个条件,这件事让我更是从心底讨厌他。我的人生,为什么非要靠他的施舍? 
 
所以……看到这张老妈硬是放大了挂在我房间的照片就有气! 
 
“老妈!能不能把那个东西拿下来!难看死了!”我昨晚和骆邵恭吵过架,明明就把它摘下来塞进床底,不知道老妈哪来的能耐又把它找出来。 
 
“怎么会难看,小时候的你比现在可爱多了。”那快四十了还美丽非凡,身材好得根本不像两个十六岁男生的妈的女人一开口就直截了当地打击我,“小恭是越大越帅气,哪像你,变丑了不说,还是个豆丁。” 
 
“什么嘛,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我愤愤不平地咕哝。老是长不高这难道是我的错?再说了,也不看看是谁把我生成这个样子的,还敢抱怨。 
 
“好啦,你当然是我亲生的,保险柜里还锁著你的出生证明呢。其实小友也不难看啦,可惜是单眼皮,个子又矮了点……” 
 
“老妈你少罗嗦,给我把照片摘下来了啦!”比老妈要矮的这个残酷事实一直让我怄气不已。 
 
“为什么要摘,拍得这么可爱,”身高一七八的老妈按住一边蠢蠢欲动的我,望著墙上碍眼的照片陶醉,“你看,那时候你快跌倒了,是小恭伸手扶住你耶,小时候你们多有兄弟爱……” 
 
兄弟爱个鬼,没看到我脸上痛苦的表情吗?跌到地上也比被骆邵恭恶狠狠地叉住要来得好吧? 
 
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抓拍的镜头。 
 
“你们爸爸抓拍的效果还真不错呢。” 
 
…… 
 
“妈,哥哥,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等一下,小友还没换衣服呢。” 
 
“拜托你先出去一下好不好?你这么盯著我怎么换啊!”老妈真是的,就算是亲生儿子,好歹也是个十六岁的成熟少年。一点都不自觉! 
 
“好啦好啦,你害羞什么呀,又不是没见过你全裸的样子……” 
 
我一把就把花枝招展的老妈推到门外去了。婴儿时代的事情不要一直挂在嘴巴上好不好! 
 
今天是我老爸老妈的结婚纪念日,刚好也是我和骆邵恭的生日,自然是全家要一起狂欢庆祝的日子。爸爸已经预约好了饭店的位子和房间。只不过,问题是──── 
 
你们夫妻俩定一个蜜月套间是没问题,那我们兄弟俩另外又在酒店开一个房间,这又算什么啊?! 
 
 
 
 
 

 
换好衣服出门,老爸开车,老妈当然是坐副座。后面就是我们两个兄弟并排而坐,中间间隔四十五公分安全距离,各自靠向一边窗户,危襟正坐,目不斜视,神情肃穆,好象在玩一二三木头人。 
 
前排卿卿我我,欢声笑语,后排界限森严,不言不语。 
 
“小恭,你和哥哥又发生了什么了吗?”变态老妈,吵架就是吵架,干嘛老用那些暧昧的说法,听起来怪里怪气的。 
 
我扭头看窗外,身边的骆邵恭应了句“没什么”,过了几分钟,一只手越过楚河汉界,伸过来捅捅我的腰,压低声音:“怎么,还在生气啊?” 
 
我哼了一声。 
 
我怎么能不生气? 
 
好不容易和兄弟院校的女生出去看了两次电影,昨天又成功地邀请她来家里玩,终于进行到快要突破牵手的阶段了,为什么这个时间段本该不在家的骆邵恭会刚好在那个时候闯进我房间里来? 
 
嘴唇就差零点一公分! 
 
零点一公分而已! 
 
几乎要安全上垒的时候让我出局,太残忍了吧?! 
 
我的初吻机会就这么白白葬送掉了…… 
 
他是不是打算让我一辈子也没机会摆脱处男这种悲哀的身份啊? 
 
突破我忍耐极限的是,那女生只不过是看了我弟弟一眼而已,送她回家的路上就像被下了蛊,反反复复不厌其烦地向我打听骆邵恭,身高啊血型啊喜好啊,要不是及时到她家门口,恐怕连三围和尺寸都给问出来了。 
 
白痴也看得出来我已经彻底出局了。 
 
这种女人固然不值得留恋,但是,一天到晚监视我破坏我恋爱的骆邵恭才是真正该铲除掉的障碍吧? 
 
本校的女生都只叫我“骆邵恭的哥哥”,“骆邵友”这个大名的使用率基本为零,好吧,我不计较,我不和他争。整个北高的女生都让给那个男性公敌好了。 
 
那其他院校的呢? 
 
北高的美女无论在质量还是数量上,都闻名遐迩,那么多女生层层包围,他总该满意了吧? 
 
怎么说也该放其他男生一条生路,别再招惹其他学校硕果仅存的漂亮女生。 
 
结果这个不知足的家伙,只要是我在追的女孩子,他每个都要抢。 
 
明明不喜欢,抢那么多用来干什么啊? 
 
他绝对是故意的。昨天一边假惺惺说“抱歉”一边退出房间的时候,朝那个女生意味深长的一眼,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明知道没什么人能抵抗得了他那种杀伤力十足的电眼,明知道哥哥一直交不到女朋友,明知道…… 
 
我到底是哪里惹他讨厌,要这样处处和我作对? 
 
我愤愤用眼角余光看他,他也正支著下巴望著我,四目相对,那家伙居然微微一笑。 
 
拜托,你一个人在那里得意什么呀! 
 
入座才几分钟,老爸就被出版界熟识的人拉去寒暄,接著骆邵恭也在“这就是得了XX大赛首奖的天才少年啊”之类的奉承声中离我们而去,剩下我和老妈托著下巴无聊地对望。 
 
“真烦人哪,以后叫你爸爸不要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看都看不懂,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买啊!” 
 
说出这种话的人真的是人气推理小说家的贤内助吗? 
 
“喂,老妈,看起来你不像是大家说的那样仰慕老爸的才华才嫁给他的吧?” 
 
“他有什么才华吗?” 
 
“……那你到底看中老爸什么?”可恶,没发掘我老爸内在的话,那就重视一下外在,起码也嫁一个外形上高大威猛英俊潇洒一点的,来改良我的基因嘛。 
 
“啊,那个,其实那时候是去相亲的,别人给我一张兄弟俩的合照,问我是比较喜欢哥哥还是弟弟,我当然一眼就看上那个高大英俊的,就说哥哥比较好喽,哪知道个子高的反而是弟弟啊!” 
 
…… 
 
原来这种兄弟间不平衡的趋势根本就是从老爸那一代就有的吗? 
 
我望了一眼正站在数米外和人客套攀谈的骆邵恭,修长挺拔,眉宇明朗,继承自老妈的外表果然无懈可击,虽然不甘心,我也得承认他一站在我旁边,基本上就没什么希望会有女生的眼睛落到我身上。

 
看来我只能指望以后会有老爸那样的好运了。 
 
总算等到四个人都坐下来,菜也上齐了,我早饿得眼睛都快凸出来,抓起筷子就做猛虎下山状,一通狂扫。 
 
“吃慢一点,又没人跟你抢。”说这话的人是骆邵恭。 
 
没人跟我抢吗?那你夹住最后一块海参干什么?明知道我喜欢…… 
 
我紧盯著的海参被骆邵恭的筷子夹著,然后落进我碗里。 
 
哈?没弄错吧?他今天转性啊? 
 
抬眼看骆邵恭,他也正望著我,温和地笑笑。 
 
耳根突然一阵发热。 
 
唉,人长得帅就是好,随便一笑电力都有五万伏。怎么笑比我对著镜子坚持不懈练习出来的效果好得多。 
 
下辈子我说什么也要当帅哥!就算头脑一般成不了社会精英,起码 可以 保证有做小白脸的资本。 
 
“哥,”骆邵恭的脸突然在眼前放大,吓得我一缩:“怎么?” 
 
“你嘴角粘了东西了。” 
 
是,是吗? 
 
可恶,又在他面前出丑。我愤愤地一舔,好象没命中目标,再舔,又没舔到,我再舔…… 
 
骆邵恭突然不动了,眼神变得有点奇怪。 
 
好啦好啦,我知道,这样的举止不够优雅,有失体统,应该拿餐巾动作自然又不引人注意地擦掉对不对? 
 
一家人在一起吃饭,这么计较餐桌礼仪做什么啊。 
 
在我拿起餐巾之前他先伸手过来用么指帮我擦掉了。 
 
老妈突然笑得豪放:“来来来,我们来干杯!” 
 
什么嘛,明知道酒精含量百分六的果酒都能把我轻易放倒!你又有什么阴谋啊。 
 
“未成年不能喝酒。”我义正严辞地推开送到眼前的酒杯。 
 
“有什么关系,今天是特别的日子嘛。” 
 
我只好求救地望向爸爸。 
 
“啊,既然这样,今天就例外吧,你们喝一点也没关系的。” 
 
算了,不该对这个惧内的家伙抱有期望。 
 
“来嘛,干一杯,庆祝你们满十六岁,到了该恋爱的年龄了。”我那热情奔放的老妈一个媚眼抛得我全身冰凉。 
 
算了吧,有骆邵恭在,我就别想能有什么美好的爱情生活。 
 
注定要在他的阴影下过著悲惨的人生…… 
 
我悲从中来,一仰脖子,一鼓作气干了一整杯。 
 
糟,天花板开始转…… 
 
抬眼看骆邵恭,他也正近距离望著我。 
 
“哥,你酒量不好,喝果汁就行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不不不,我绝对不会错看成体贴的,分明就是鄙夷对不对? 
 
“小意思,不就是酒嘛……我喝酒跟喝水一样的,老妈,再给我倒满一点!” 
 
接下来的事我就记得不大清楚了,似乎是豪气干云地灌了若干杯酒,然后好象还揪住骆邵恭的领子朝他吼:“你说啊!你到底哪里看我不顺眼?都给我说清楚啊!” 
 
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湿淋淋坐在浴缸里。 
 
对了,睡觉之前要洗澡,身上酒气太重了。 
 
不洗又要被老妈念…… 
 
机械地捧了点水往身上浇,突然觉得有点不对,浴缸前面有个人影,谁啊? 
 
眯起眼睛努力看了半天,终于认出来。 
 
切,骆邵恭,又是你! 
 
喂,你干什么?! 
 
看他抬脚要往浴缸里跨。开什么玩笑,就算就酒店的浴缸,也容不下两个人,你又想和我抢啊? 
 
明明是我先进来洗,就算你很累了想早点洗澡去睡觉,凡事也该有个先来后到,难道你以为你什么都比我优秀,就什么都比我有优先使用权? 
 
谁理你啊! 
 
“出去!”我借酒壮胆,采用前所未有的粗暴姿态推搡著他,“走开!” 
 
 
 
 
 

 
“哥哥,你是不是讨厌我?” 
 
“当然!”我神智模糊地用力点头。 
 
“为什么呢?”奇怪,怎么声音听起来这么温柔? 
 
我果然是喝醉了? 
 
“你讨厌!”我指著他,想了想,又重重点了点头表示肯定,“最讨厌!” 
 
“理由呢?” 
 
天,好像三岁以后就没听到骆邵恭用这种语气说过话了…… 
 
感觉我就像个婴儿似的。 
 
不过我现在的思考能力,也比婴儿好不了多少。 
 
“因为……你……惹人讨厌……”脸不要贴这么近,走开啦,走开!我毫不留情地把手掌盖在他凑近的脸上,用力推挤,俊朗的面孔在我十指揉捏之下被挤压成猪头。 
 
望著变形的大饼脸,我呵呵傻笑起来。 
 
好有趣,弟弟真乖,不管我怎么蹂躏他的脸都不反抗。这样才对嘛,小时候你本来就是这么听我的话的,为什么后来会变成那样呢? 
 
“不对!”艰难的思考以后又提出新观点,“是你讨厌我!一直讨厌我对不对? 
 
我这个做哥哥的,根本一点尊严都没有嘛,记得有次话剧社表演,我得到一个机会演主角,虽然是反串女角,但对一直默默无闻的我来说,搞不好是这一辈子唯一一次可以站在台上的机会,结果骆邵恭当著所有社员的面冷冷说了一句“有这么丑的公主吗?” 
 
青天霹雳…… 
 
于是我就这么屈辱地被人换了下来。 
 
更屈辱的是,回到家和骆邵恭打了一架,到最后被按在地上的人还是我。那个混蛋,恶狠狠骑在我背上,一边扯我裤子,一边还说什么“你就这么想在大家面前穿裙子吗?”。 
 
拜托!这是什么话,我又不是人妖!只不过单纯地想表演而已,为什么他总要跟我作对? 
 
“你欺负我……”悲从中来,委屈得要掉泪,“你……看不起我……” 
 
“我没有。” 
 
不要以为装出这么温柔的语气我就会相信你! 
 
“你就是有!”用力打掉他伸过来的手,转身想爬出浴缸。 
 
才不要和这个家伙挤在一起。 
 
“哇────”腰被抱住,往后一拉,整个人仰天倒下,重重跌在他身上。 
 
好逊…… 
 
想再站起来,无奈脚底一直打滑,只能原地重复做无意义挣扎。 
 
不要抱这么紧!两个人都没穿衣服,感觉好奇怪的…… 
【兄友弟攻+番外 蓝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