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认定的人 繁星下的竹

时间: 2017-10-01 09:10:29 分类: 现代都市

【认定的人 繁星下的竹】
 
文案
梁帆说:“不多和一些人谈谈恋爱,怎么确定谁是那个最适合我的人?”
陈迹说:“只要我决定和谁在一起了,他就是那个最适合我的人。”
陈迹说过:“一旦你心里第一的位置不再是我,我会放弃你。”
既然梁帆找到了更适合的人,那么陈迹要不犹豫的选择退出。
然而梁帆再来找陈迹时,才发现原来自己根本不了解陈迹。
陈迹会和梁帆重修旧好吗?
此文上半部虐,下半部甜,无固定风格。
此文还有两篇姐妹篇:
求婚得婚
恋上你的洁癖
 
按顺序《求婚得婚》为第一篇,本篇和《恋上你的洁癖》无先后关系,可以随意看。
 
友情提示:本篇和《恋上你的洁癖》是纯爱,《求婚得婚》是言情。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迹,叶汉文,梁帆 ┃ 配角:邱文军,邹桐 ┃ 其它:丁飒,孙喆
==================
 
☆、隐形情人
 
  陈迹把玩着戴在食指上的戒指,他的手指纤细而漂亮,戒指戴在他手上显得异常夺目。唯一遗憾的是,戒指并非度“指”定制,中指戴不牢,只能戴在食指上,而即便如此,每每到了冬天,受热胀冷缩影响,原本还能套牢的戒指,也只能勉强的戴着,随时一个不小心,会因为偏大而掉下来。陈迹很在乎这个戒指,每次洗手都异常小心,因为这是他到此为止的人生中唯一的一个男人送他的。
  “表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丁飒见对方低着头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由颇有些不满。
  丁飒是陈迹的表妹,比陈迹小三岁。和丁飒风风火火的性格不同,这个表哥就像个闷葫芦,每次和他说话,总觉得是自己在唱独角戏。
  “你呀,这个名字还真没取错,陈迹,沉寂,还真是惜字如金啊。”丁飒开玩笑说。
  “小飒,别这麽说你表哥。”坐在丁飒身旁的男人开了口。
  这个男人叫孙喆,是丁飒的未婚夫。丁飒的第一任男友叫秦言,比丁飒还小着两岁。两人拍拖了一段时间,後来分手了。陈迹曾问过分手的原因,丁飒只是回答“性格不合”。也或许秦言注定就不是丁飒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所以当两人分手後没多久,丁飒就认识了孙喆。与之前丁飒主动追求秦言不同,这次是孙喆向丁飒展开热烈追求。丁飒欣赏孙喆这种敢爱敢追的性格,两人一拍即合,交往了半年,就准备结婚了。
  “不好意思,刚才你说什麽?”陈迹也发现自己刚才走神的厉害,面带抱歉的说。
  “哎~”丁飒长长叹了口气,转头向孙喆,说:“你来重复一遍吧。”
  孙喆无奈的笑了笑,对陈迹说:“下个月我和小飒的婚礼,记得出席啊。”
  婚礼...对,婚礼,刚才就是听到这两个字才走神的。自己这性取向,或许和婚礼无缘了吧。陈迹心里感叹。
  “还有,别忘了带上你的那个她!”丁飒调皮的眨着眼补充。
  “啊?”陈迹楞了一下,说:“我尽量。”
  丁飒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说:“什麽叫尽量?是务必!你不是说你们已经交往了三年了吗?可是到现在我们连她的背影都没见过。你该不会是在骗我们吧?其实,你一直都是单身?你是不婚主义者?”
  “小飒!”孙喆听女友越说越离谱,急忙出声制止。
  “难道不是吗?”丁飒完全不理会,继续说:“哪有人谈了三年恋爱还不肯出来见见你的亲朋好友的?我们就那麽见不得人吗?”
  陈迹尴尬的摇摇头,说:“不是。我回去和他说说,问问他的意见。”
  丁飒叹了口气,语气稍好了些;“表哥,不是我说你,你这个性格,太容易受骗了。你把她带出来让我们看看,我们也好替你把把关呗。”
  陈迹点点头,敷衍的应了声:“好。”
  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陈迹又是在敷衍了,但丁飒也没有戳穿,她这个表哥的性格,她太了解,太逼他他会受不了的。
  目送丁飒上了孙喆的车後,陈迹没有打车,而是一个人慢步走了回去。
  “不是她,是他。”陈迹喃喃自语:“如果告诉了你们,你们,会祝福我们吗?”
  到了家,打开门,脱鞋进屋。有时陈迹蛮佩服自己的,明明那麽在乎那个人,却不会因为那人若即若离的态度和行为感到过分难过。似乎觉得,只要那个人心中最重要的位置是留给自己的就够了。毕竟两个男人相爱,要受到的阻碍太多。他还不愿意公开,那就继续瞒下去。自己不介意做那个人的隐形情人,反正对自己而言,只要真正需要他的时候,那个人会在自己身边,就满足了。现在这两个人,梁帆对外宣称的是单身,陈迹却一直声明有交往对象,至於那个对象是男是女,谁都不知道。
  换上居家服,打开电脑,随意挑了一个连续剧来看。这部剧前段时间蛮火的,叫《匹诺曹》,讲的是一个一说谎就会打嗝的女生和一个小鲜肉为了揭示真相一步步走向成熟记者的故事。陈迹看着看着,不由的想:如果梁帆也有这个个匹诺曹体质就好了,这样自己就可以问问,我现在还是你最爱的人吗?
  陈迹觉得自己近来越来越不自信了,开始怀疑其自己究竟还是不是梁帆心中的最重。明明他在三年前就送了这枚戒指给自己;明明这三年来每年自己的生日他都不曾忘记还经常制造惊喜给自己;明明他还是会不时的送自己一些小礼物。
  “人上了年纪,还真是容易胡思乱想了。”陈迹自嘲。
  手机铃声适时打断了陈迹的思绪,屏幕上显示的是“梁帆”,陈迹微微一笑,接起电话:“梁帆。”
  “在干嘛呢?”
  “看韩剧呢。”
  “一个大男人怎麽也看起韩剧了?”梁帆有些不屑。
  “闲来无事,就随便看看了。找我有事?”陈迹问。
  “明天有空麽?去看场电影?”
  “好啊,看什麽?”陈迹心里了然,他是实在没节目才会想到和自己看电影的,毕竟自己不擅长运动,两个男人逛街也不可取,还是在影院里看看电影打发时间比较实际,主要还是没什麽会注意。
  “随便,就最近挺火的那个《捉妖记》吧。”梁帆随口说了一部电影。
  “好,就看这个。”其实看什麽对陈迹来说根本无所谓,重要的是,梁帆有兴趣邀请他一起看。
  “那明天下午三点,我来接你,看四点十分的那场,看完吃晚饭。”梁帆安排好了时间表。
  “好。”
  基本上来说,无论梁帆的安排怎麽样,只要陈迹有时间,他都不会拒绝梁帆的约会。梁帆的爱好很多,运动,唱K,喝酒,什麽都来。而陈迹呢,是个内敛的性子,相对於动,他更偏向静,而且不喜欢人多。所以很多时候,梁帆有活动都不会找他。陈迹自己也觉得有点对不住梁帆,只怪自己太闷了。
  挂下电话,陈迹随手关闭了刚才在看的剧,揉了揉眼睛,离开电脑,进了浴室冲了个凉,干脆坐在床上看小说。
  第二天下午三点,梁帆相当准时的按响了陈迹家门铃。
  “我准备好了,出发。”陈迹笑着说。
  《捉妖记》是一部奇幻电影,有井柏然这样的小鲜肉,白百合这样的美女,也有曾志伟、吴君如这样的香港知名演员客串。内容有些搞笑,尤其是井柏然饰演的宋天荫意外怀孕还生了个萌妖胡巴这段。陈迹看的咯咯直笑,却发现自己身边的人没有任何动静。侧过头去一看,梁帆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睡着了。陈迹心想:明明对看电影没什麽兴趣,还提出看电影,看来你真是不喜欢一个人。
  电影结束後,梁帆开车载陈迹去了附近新开的一家西餐厅用餐。梁帆点了陈迹最喜欢吃的西冷牛排,自己叫了一份。新开的店客人不多,上菜很快,不一会儿,两份牛排就摆在了两人面前。
  陈迹边切着牛排边说:“对了,我表妹下个月要结婚了。”
  “你表妹?那个叫什麽飒的?”梁帆问。
  “丁飒。”
  “哦,对,丁飒。她不是才恋爱没多久麽,这麽快就结婚了?”梁帆有点惊讶。
  “缘分到了,迟早的事。”陈迹说:“他们说要我带上女朋友出席婚礼。”
  梁帆笑了:“哟,你什麽时候有女朋友了?我怎麽不知道?”
  陈迹也笑了:“你能陪我一起去麽?”他看着梁帆。
  梁帆明显一愣,原本笑着的脸僵了一下,说:“我们不是说好的麽,这几年先不出柜。这婚礼要是去了,不是不打自招麽?”
  陈迹看着梁帆,看了很久,看的梁帆有点不自在了,换了个坐姿,正想开口说什麽话来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陈迹却在此时开了口:“好,那就不去。”
  梁帆觉得刚才自己是想多了,立马扯出一个笑,说:“哎哟,那陈先生届时打算带谁出席呢?”
  陈迹笑着说:“谁都不带,如果哪天时机成熟了,那我只带你。”
  梁帆哈哈大笑,说:“好好好,到那天,我们要把恩爱好好秀一秀。”
  陈迹看着梁帆,他算不上非常英俊,但是很有男人味。尤其是他真心笑起来时候的,一反常态的很像个小孩子。陈迹很喜欢看他笑,似乎看着他笑,自己也会跟着笑。记得三年前,梁帆拿着戒指送给自己要求自己考虑与他交往,而自己点头答应的那刻,梁帆就是这样的笑着,那时候的笑容,一直深深刻在陈迹脑海里。
  这餐饭并没有因为梁帆拒绝参加丁飒的婚礼而搞的不愉快,反而两人一直谈笑风生,气氛颇为轻松。吃完饭,梁帆照例开车送陈迹回家,就在陈迹转身准备进公寓楼的时候,坐在车里的梁帆突然探出头叫了一声:“陈迹!”
  陈迹回过头。
  “今晚,我住你家吧。”梁帆说。
作者有话要说:  开个新坑,这里出现的丁飒是《求婚得婚》里丁飒,秦言的前女友~
 
☆、新任经理
 
  梁帆已经很久没有在陈迹家留宿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呢,陈迹清楚的记得是在半年前自己刚搬进这新公寓的时候,梁帆说来实地祝贺,祝贺着就祝贺到了床上。之后这半年来,梁帆对陈迹的态度时而冷淡时而热情,尽管没有再在陈迹家留宿过,但还是时不时的会上来坐到深夜。昨晚梁帆突然提出要上楼,陈迹是万万没想到的。本以为看梁帆昨天看电影的表现以为他兴致不高,却没想到,到了床上却是热情高涨。导致早上醒来,陈迹还是腰酸背痛。
  梁帆已经去上班了,给陈迹留了一张纸条,说早餐他已经买好了放在桌上,早上他有个例会,先走一步。陈迹看着桌上还有些余温的豆浆油条,嘴角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丝笑意。“果然还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吧。”陈迹心想。
  吃完早餐,陈迹搭地铁去上班。陈迹现在在一家酒店就任人事部经理,这份工作是梁帆给他安排的,因为陈迹大学读的酒店管理,梁帆就托熟人给他安排了人事部的职位。以陈迹的性格,坐坐办公室最适合不过了。
  “陈经理,早。”酒店员工见到陈迹都礼貌性的向他问好。
  “早。”陈迹也报之他们以亲切是微笑。
  刚进办公室,人事部秘书蔡家慧就跟了进来,说:“陈经理,王经理请你现在过去他办公室,新任客房部经理已经到了。”
  “我知道了。”陈迹稍稍理了理衣服,出了办公室。
  王经理单名一个勤,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略显得有点发福,但为人相当和善,办事能力也很强,陈迹心里对他还是比较尊重的。

  “王经理。”陈迹敲了敲门,推门而入。
  王勤一见来人是陈迹,立即站起来,说:“你来了。来,我来为你们介绍,这位是人事部经理陈迹,这位是新加入我们酒店的客房部经理邱文军。”王勤指了指原本坐在自己对面,见到陈迹进来后就马上起身微笑相迎的邱文军。
  “你好,欢迎加入我们酒店。”陈迹客气的伸出手。
  “久闻陈经理大名,希望我们合作愉快。”邱文军热情的伸出手紧紧握住了陈迹的右手。握的有点紧,陈迹微微皱了皱眉,不着痕迹的将手抽了回来。
  王勤笑着说:“邱经理的履历我看过,绝对是人才。酒店有你的加入,我相信一定会有更好的发展。”
  邱文军笑着回应:“哪里,王经理过奖了。都是为酒店发展努力。”
  王勤点点头,对陈迹说:“对了,为了欢迎邱经理加入,今天晚上大家聚一聚,邱经理是主角当然必须出席,另外,再叫上各个部门经理。陈经理你也要参加啊,每次聚会你都找借口推辞,这次可不能再推了。”
  陈迹见王勤都说到这份上了,又见邱文军笑着看着自己,只得点头:“好,我会参加的。”
  邱文军笑道:“那么,陈经理,我们晚上见了。”
  说是欢迎新经理,其实也就是酒店各个部门的经理一起吃吃饭聊聊天。邱文军能言善道,一顿饭下来,早就把公关部经理沈艳蕊迷的眼冒金星。陈迹不就不太擅长应付这种场面,索性也不参与,只是负责在一边埋头吃菜,反正总经理说了,人到就好。
  酒足饭饱之后,沈艳蕊明显不尽兴,提议去唱K,财务部经理郑之财随声附和。王勤看看邱文军,邱文军笑着说:“我没有意见。”于是,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杀去卡拉OK了。
  正当这群人杀往唱K的当口,梁帆正在相亲。因为梁帆一直对外宣称是单身,身边的三姑六婆自然是争先恐后的把姑娘们往他身边塞。这不,现在就是这个情况。这位姑娘芳龄二十六,一头乌黑的长卷发垂在身后,右耳上戴着一只硕大的蜘蛛耳环,五只手指上有四只戴着各款不同的戒指。一看就是个潮人。
  “听说张小姐是从事美容业的?”梁帆客气的问。
  张小姐一只手不经意的拨弄着挂在脖子上的金项链,回答:“其实也称不上美容业,就是帮客人美甲而已。你看,这就是今年最流行的style。”她把手伸到梁帆面前,展示她的指甲给梁帆欣赏。
  梁帆看了一眼那五只花花绿绿不知所谓的指甲,说:“嗯,每只的款式都不同,很有特色。”
  张小姐语气颇为骄傲的说:“那是当然了。不是我自夸,在美甲这一行,我的水平可是数一数二的。”
  梁帆深表赞同的点点头,说:“看得出来。”
  张小姐似乎很得意,接着问:“那么,你平时有什么爱好么?”
  “爱好?”梁帆假装思考的样子:“当然是做...爱...做的事了。”然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还向她抛了个媚眼。
  张小姐楞了一下,说:“不好意思,我去个洗手间。”
  “请便。”梁帆看她离坐后,随机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我说姑妈啊,你给我介绍的什么人啊?”梁帆一开口就是抱怨。
  电话那头的姑妈似乎很意外,问:“怎么了?不满意?”
  “你说呢?”梁帆很不满:“都那么多次了,你还不了解我的喜好?这种性格的,别说喜欢,连多看一眼我都嫌烦。”
  “行了行了,有你说的那么差么?”姑妈不乐意的说:“好了,我会再帮你留意的,这个不喜欢就拉倒。”
  “那就继续拜托姑妈啦。”挂了电话,正好看到张小姐从洗手间出来,梁帆冲着她裂开嘴,给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宝贝对不起,不是不爱你。”这头财务部经理郑之财兴高采烈的握着麦克风展示着他的拿手曲目。
  一旁的沈艳蕊听的哈哈直笑,说;“郑经理啊,他每次唱K就是这首主打,唱的人不厌,我们听的人都厌喽。”引得其他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邱文军笑着问陈迹:“陈经理不来一展歌喉么?”
  陈迹笑着摇摇头,说;“我五音不全。”其实陈迹自己知道,他唱歌唱的相当不错,只是,他不太习惯在同事面前唱,略显尴尬,就干脆一直推说自己不会唱歌。
  王勤也乘机说:“说起来,我们还真是一次都没有听过陈经理唱歌啊。要不今天,来一首?”
  沈艳蕊更是兴奋,拍手叫道:“来一首,来一首!”
  陈迹只是摆手。
  原本唱的火热的郑之财可不乐意了,放下麦克风,说:“你们不能这样啊,我唱的那么投入,你们都没有人欣赏吗?不唱了!”
  “别别别,你唱,继续唱,我们不说话,都听你唱。”沈艳蕊急忙说。
  郑之财本来也就是说说,他根本没唱过瘾,于是立即拿起麦克风,继续开唱:“怕你多情,怕你多情,怕我不忍心,雨下不停,雨下不停,心情也不定。”
  陈迹见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郑之财身上,松了口气,起身说了句:“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便出了包厢。
  待陈迹走后,邱文军突然挨到沈艳蕊身边,贴近她的耳朵,问:“陈经理那么内向,他女朋友一定很活泼吧,不然怎么调动气氛?”
  被邱文军那么近的贴着,沈艳蕊哪还有什么定力可言,立即全盘托出:“其实啊,我们谁也没见过陈经理的女朋友,只是他自己说已经恋爱了三年了。我们都说,他女朋友真是太神秘了,一定是绝色大美人,所以藏起来不让别人抢。”
  “哦?是么?大家都没见过啊。”邱文军饶有兴致的重复了一遍:“会不会,其实根本就没这个人呢?”
  沈艳蕊立即否定:“不可能,绝对有!你看到陈经理手上的戒指没?那是他女朋友送他的,他可宝贝着呢。”
  “原来那个戒指是他女朋友送的啊。”邱文军越听越觉得有趣。抬头看见陈迹重新进来坐好,马上拿起桌上的酒杯递给他:“陈经理,今天看你都没怎么喝酒,来,干了这杯如何?”
  陈迹吓了一跳,他知道自己酒量差,可以说根本不会喝酒,所以基本在这种场合他都只喝果汁,桌面上的酒只是摆设而已,想不到这个邱文军竟然要自己喝完这一整杯?他急忙摇头,说:“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
  “偶尔喝一杯没事的,今天难得嘛,就当是欢迎我加入,干了这杯,怎么样?就一杯。”邱文军坚持说。
  陈迹朝王勤看去,见王勤也示意他喝了这杯,心想得罪总经理也不好,勉强接过酒杯,看了杯中的酒半晌,才一皱眉头,一饮而尽。
  “好!陈经理好酒量!”邱文军拍掌称赞。
  王勤则说:“好了,这酒也喝了,也够给你面子了。”邱文军连连称是。
  陈迹把身体靠在沙发上,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根发热的厉害,估计脸也是烫的,但神智却一点不模糊。不知道大家又唱了多久,兴致也下去了,准备撤退。王勤说送沈艳蕊回去,郑之财家就在附近,邱文军说:“陈经理,你还好吗?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陈迹摇摇头,轻声说:“不用,你们先走吧,我打电话叫我朋友来接我。”
  王勤不放心的问:“陈经理,真的OK吗?”
  陈迹说:“没事的。”
  于是大家都先后出了包厢。陈迹拿出手机,拨通了梁帆的电话。
  “你现在方便来接我一下吗?”陈迹问。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喝了点酒。”
  梁帆靠了一声,说:“你不是不能喝酒么?你现在在哪里?”
  陈迹报了店名。不到半小时,梁帆就赶到了,他心急火燎的打开包厢门,看到躺在沙发上的陈迹,心里骂了一句,冲上去一把扶起他,说:“居然喝酒,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酒量!”也不等陈迹回答,就扶着他出了包厢。
【认定的人 繁星下的竹】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