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小受逆袭指南 镜泊小镇(9)

时间: 2017-10-01 07:40:01 分类: 现代都市

【小受逆袭指南 镜泊小镇(9)】

    秦明一惊:“我以为你早就找机会和他分开了,你不会还在假扮我吧?”
    “我会找机会和他坦白的,到那时我会以陆天的身份重新追求她。”陆天说道。
    “所以你向我请罪?”
    “并不完全是因为这个,记得上高中时你脾气就倔,性格也不合群,当时班里的人都怕你,可有一次你替我揍了欺负我的人,从那时起你对我来说就成了特别的人,于是我们成了朋友,一直到大学、工作。"
    陆天继续说道:“我想就一辈子过这样一直生活,陪着你结婚、生子,做你的跟班,也算是用我自己的方式爱你,并陪着你一路走下去。“
    秦明仔细的听着,看着陆天:“然后呢?”
    “我想我已经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道路,我会在行动上支持你,替你办事,但原谅我的心无法再陪伴你走下去了,我会在心底牢牢记住这段时光,如此心碎却又如此美好。”
    "这么说你已经找到了可以陪伴你的人。“
    “筱蕊就是我新的旅伴。”
    秦明点点头,“既然找到了就好好珍惜,我也会为你加油的。”
    “你也一样,如果那么在意那个人,就好好珍惜。”
    秦明眉头一皱说:“你怎么又来了。”
    陆天苦笑到:“我都向你表白了,你也没什么感觉,可刚才你说白少轩和齐枫事情的时候眼神里可是充满嫉妒啊,也许你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我哪有......”
    酒吧里灯光依旧昏暗,渐渐的视线模糊了。
    
    手机里接连传来一张张照片,清晰的照出了白少轩和齐枫拥抱、喝酒、接吻的瞬间。
    梦瑶拿着电话的手已经发抖,她甚至以为自己眼花了,今天刚刚打了那张名片上的电话,找人监视白少轩,希望能够找出他的一些隐私,没想到竟然挖出了这个。
    梦瑶没想到自己曾经的男友竟然是GAY,这多少有些让自己都无法理解。但这个消息如果放出去一定让白少轩无法在远东集团继续待下去,即使秦明也没有办法。
    梦瑶看着这几张照片,心里计划着如何把它最大化的利用。
    
    "刘医生,会长不要紧吧?“白灵看医生已经处理完,关切的问到。
    这晚,秦天远忽觉心脏异常,白灵赶忙把秦天远的私人医生叫来诊病。
    “还好给药及时,这心脏病啊,来的快,必须随身带着速效救心丸,现在已经无大碍了。”
    送走了医生,秦天远对白灵抱怨:“到底还是老了,身体不如从前了。”
    白灵说:“你就少cao点心安心养病吧,公司的事就交给阿勇和阿明二人。”
    “秦勇是个稳重的人,可毕竟不是亲生的,秦明脾气太倔,做事极端,这一点像他的母亲。”
    “你还有我们秦阳嘛!”白灵提醒到。
    “都这个岁数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他长大成人。”随后拍了拍白灵的手说,”放心,不会让你们娘俩手委屈的。“
    “您啊,还是静下心来享清福吧。”
   
 
第二十七章  血色红酒杯(上)
 
    远东集团一年一度的招待酒会今晚就要开始了,作为新任执行总裁,秦勇对此非常重视,很久之前就做好了详细的规划,地点就选在外滩富华酒店,嘉宾名单也是秦勇亲自选定,都是社会上的知名人士、财阀、政府有关人士。梦瑶作为本次酒会的主要组织者,自然也不遗余力,从酒会现场的布置到来宾的接待都是亲历亲为,一副当家女主人的架势。
    “来宾的名单上要贴上他们的照片,人名和相貌一定要对上不能出错。”梦瑶一边打电话一边来到白少轩的办公桌旁。

    白少轩本来没有打算去参加酒会,可梦瑶给公司好多员工都分配了任务,其中也包括白少轩,现在她特意来到白少轩跟前说:“没办法,人手不够,不然也不会非得找你,既然吃公司的饭总得做出点贡献。”
    白少轩见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无奈点头答应了。
    来宾已经陆续到齐,酒会在六点钟准时开始,秦家人悉数到齐,由秦勇主持,秦天远致辞,然后酒会就正式开始,秦天远有些疲累,就由白灵扶他到客房休息。秦勇、秦明来招呼各位到场来宾。
    筱蕊在人群中寻找陆天的身影,本来自己是没有心情来这边的,自己也和陆天打过招呼说不来了,陆天还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可筱蕊自从蹦极那天开始心里就对陆天渐生好感,几日不见很是想念,所以临时决定赶过来给他个惊喜。
    白少轩不明白为什么梦瑶为何要让自己来酒会,明明一切已经安排妥当,自己和另外几个被安排接待的同事其实无事可做,那几个人就去找单位的女同事聊天,开玩笑,自己百无聊赖的站在那里,注视着会场里喝酒,聊天的各位来宾,权当解闷。
    秦明正陪几位美女聊天,眼睛却不时向白少轩的方向瞟去,心不知怎么竟被他勾走了。
    “秦明”筱蕊发现了陆天,喊着‘秦明’朝陆天走去,和真正的秦明擦肩而过,陆天听到有人喊”秦明“也向这边望去,发现筱蕊正向自己走来,顿时脑袋”嗡“一声,仿佛被定住一般。
    秦明发现有人喊自己而那个人却从自己身旁走过,朝陆天走去,附近的几位美女看在眼里朝这边投去差异的目光。
    筱蕊走到陆天身旁,轻声说:秦明,我考虑了一下,你那天说的有道理,我应该重新振作起来......“
    “这位小姐”梦瑶走上前来,刚才的一幕她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您管这位先生叫什么,秦明?我想你认错人了吧“
    筱蕊一脸诧异的望向梦瑶,仿佛在说怎么可能。
    “我是远东集团的秘书室长,梦瑶”梦瑶介绍自己,又朝秦明的方向一伸手,“那位才是我们集团的投资总监秦明,也是秦会长的儿子,您连这都弄错了,请问您是.....”
    筱蕊朝梦瑶伸手的方向看了一眼秦明,又朝陆天望去,眼神中充满彷徨,仿佛想让陆天告诉她,这个叫梦瑶的说的都不是真的,自己才是秦明。
    陆天此时心里懊悔不已,后悔没有早一点告诉她真相,反倒在今天这种场合让她知晓,心里的愧疚之情使他无法面对筱蕊,更不敢直言告诉她真相。
    此时,周围已经聚拢了一些人,纷纷低头小声的说着什么,场面顿时冷了下来,陆天,筱蕊,秦明三人都沉默不语。
    就在这时,一位天元集团的股东走了出来,“筱蕊,是你啊,留学回来了?好几年不见我都不敢认了。”
    筱蕊也认出了他,恍惚中向他打招呼,“刘伯伯,您好,我刚回国没几天。”
    随即那个刘伯伯向众人介绍起来;“这位是我们天元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孙女叫张筱蕊,一直在国外留学,最近刚回国,也难怪会认错了人。”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理解,各自散开。
    筱蕊强做镇定说:“刘伯伯,我这里有些事要处理,我们改天再聊。”
    说完就跑了出去。陆天马上也追了上去,秦明看这情形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助陆天,也跟了上去。
    梦瑶在一旁看得真切,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一转身也走出了会场。
    会场里又恢复了刚才的气氛,热闹而不失优雅。
    “筱蕊,筱蕊,你听我说”陆天很快追上了筱蕊,想要尽可能的解释整个事情。
    此时明白事情真相的筱蕊感觉陆天欺骗了自己,刚刚建立起来的信任也瞬间崩塌。
    “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骗你......”
    “陆天,让我来向筱蕊小姐解释吧,是我这个当事人的错。”秦明走上前来拦住了筱蕊的去路,“筱蕊小姐很抱歉,那天本应是我去接机,很明显我们两家想要撮合我们,可我眼下还没有交往女朋友的心思,又赶上临时有重要的事,就让陆天代替我去接机了。在机场你并没有细问,误以为陆天就是我,后来陆天想要向你坦白,是我阻止了,我让他啊继续假扮我,想着等到适当的时候再和你解释。是我太自私了,要怪就怪我好了。“
    秦明一口气说完,希望能把责任承担下来,筱蕊也许能原谅陆天。
    哪知筱蕊并没有心思听这些,自尊心受到了很大打击,不知秦明的话有几分可信度,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相信陆天,她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只说了句:“对不起,我很累,什么都不想听,让我回家。”
    说完,绕过二人,上了自己的车。
    秦明也安慰陆天说道:“让她自己静一静,也许他能想明白。”
    陆天忽然想到什么对秦明说:“可你怎么办,这么一闹,会长肯定知道你压根就没和筱蕊交往,到时候一定大发雷霆的。”
    秦明很淡定的说:“该来的,躲不掉。”
   
 
第二十八章  血色红酒杯(中)
 
    咖啡厅老板让齐枫去外滩富华酒店送一些咖啡、奶茶之类的饮品,说是有个公司举办招待酒会。
    齐枫向老板抱怨道:“老板,你不是让人骗了吧,人家办酒会难道不准备这些吗?”
    “说是饮料不够了,才定的咱们家,给了好多订金呢,去吧,回来给你提成!”老板说道。
    齐枫无奈骑着车子出发了。
    
    休息室里,梦瑶正和二老讲述刚才发生的事。
    “天元集团会长的孙女张筱蕊不认识秦明,倒是把陆天当成了秦明,搞出了误会,引起了不小的关注呢。还好及时澄清了,不然可真要闹出笑话了呢。”梦瑶若无其事的说着,却不知秦天远的脸色都气白了。
    白灵在一旁诧异的说着:”怎么会,秦明和筱蕊明明是认识的,筱蕊回国的时候还是秦明去接的机,这阵子两人也没少见面,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这可不是我瞎说,在场的来宾都看到了,张小姐管陆天叫秦明,却对正真的秦明连看都没看,分明是不认识的。”
    白灵看了看秦天远,没有再说话。
    此时,秦明推门走了进来。
    梦瑶赶忙说着:“呦,正好主人公来了,大家都还不相信刚才的事情呢,不信问他好了。”
    秦明意识到梦瑶已经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父亲,心里想:这个女人原来这么爱嚼舌根,显然是故意将这件事情告诉大家的。
    秦天远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还有脸进来,到底要欺骗我们到什么时候?”
    白灵安抚秦天远说道:“别发火,可别忘了医生是怎么说的,自己的身体要紧啊!”
    秦明坦白到:“我承认我那天没有去接筱蕊,我是让陆天代我去的,之后也没有和筱蕊见过面,筱蕊那天把陆天误认为是我,我知道了之后就让陆天继续假扮我,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哗啦”秦天远气得把桌子上的茶杯摔到地上,白灵忙上前劝说:“你看你,说好不再生气的。”
    “你倒说说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当初你可是答应我的,林清儿的事情解决完后什么都听我的。”
    “因为当时开车撞林清儿的并不是白少轩而是另有其人,白少轩只是做了替死鬼而已,我不会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所以我一直在追查。”秦明当着梦瑶的面向秦天远说道。
    “她已经死了三年了,抓到又怎么样,她能活过来吗?”秦天远说。
    “她会死不瞑目,而我也不会善罢甘休的。”秦明意志坚定。
    秦天远没有说话,白灵过来打圆场,“好了,有什么话回家再说吧,外面还有正事,我们也该出去露个面了,都这么久了,大家都在这里会怠慢来宾的。”说着,示意秦明出去,秦明点了下头就走了出去。
    
    齐枫骑着饮品车来到富华酒店,果然这里有家大公司在开招待酒会。来到大厅门口,门口的保安将他拦住,齐枫说明了来意,保安虽然很诧异酒店里什么都有为何还要在外面订饮品,但还是向主管梦瑶汇报了,梦瑶在对讲机里对保安说到:“把他放进来吧!”
    梦瑶走到舞台上,拿过话筒,对在场的人说:“各位来宾,有想品尝咖啡、奶茶的请到大厅右边角落里,有专人为大家提供饮品。”
    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那里,白少轩也向那个方向看去,却看到齐枫在那边推着饮品车,正准备为大家提供饮品,心里想着他怎么来了,朝那个方向走去。
    白少轩站在齐枫身旁,齐枫正在忙着,忽的看到了白少轩,眼神里一阵惊讶,问:“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远东集团的招待酒会啊,你怎么来了。”白少轩反问到。
    “原来老板说的那个大公司就是远东集团。”齐枫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来到了远东集团的酒会。
    “看来我不用介绍二位都认识了。”梦瑶出现在一旁。
    “你是故意让他来的,所以千方百计也让我来了,你想要怎么样?”白少轩对梦瑶说。
    “我原来不知道你还有这爱好,既然知道了,总不能不给你们提供机会。”梦瑶讥讽到。
    此时,酒会原本播放着远东集团的宣传片荧幕画面突然停住了,一张照片投射在上面,是白少轩和齐枫在酒吧里接吻的画面。全场一阵骚动,大家把目光都投向了白少轩和齐枫所在的位置,显然看出了二人就是荧幕上接吻的二人。
    白少轩做梦也没想到梦瑶会派人跟踪他,并将这件事情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布出来。
    在众人的目光下,齐枫感觉自己被人扒光了,而大家像是在看动物圆里的动物一样看着他,手也开始发抖,接饮品的塑料杯也掉在地上。双脚向后退去,身体靠在看墙上,自己已经无路可退。
    此时,秦明刚刚从洗手间出来,这一幕也恰好看到了。
    少轩此时也像受到羞辱一般,但看到心爱的人惊慌失措的样子,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不能退缩,如果自己都败下阵来,还有什么能力保护齐枫,自己暗暗发誓决不让齐枫在这里受委屈。
    此时,音乐声响起,乐队奏起了舞曲,酒会进入跳舞环节。
    秦明觉得应该帮助他们摆脱这种尴尬,走到舞台上抢过话筒大声说:“先生们,女士们,大家一起跳起来吧!”并邀请一位美女带头进入舞池。
    听到这么一说,立刻有人响应,舞池中已经有几对跳上了。
    少轩心想:如果就这样和齐枫默默的离开,那今天就会成为齐枫心里的又一个噩梦,不如光明正大的做给他们看,反正自己也不打算再在远东集团呆下去了,要让齐枫忘记今天的不愉快就要制造些快乐心动的回忆,于是少轩拉起齐枫的手说:“你不是想要跳舞吗?我们一起吧。”

    二人来到舞池中央,少轩将齐枫的围裙脱下,此时乐队正在演奏一首《save the last dance for me》,二人随着音乐起舞,附近的跳舞的人都停了下来,站在舞台边缘观看,舞台上只剩下这两个人。
    齐枫此时已经完全沉浸在爱河中,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自己和少轩了,完全放开了。
    白灵和秦天远此时也走进了会场,白灵看到舞台上自己儿子正和一人男人跳着舞,二人动作如此亲密,也不由得惊呆了。
    一曲结束,少轩将齐枫拉到自己身边,深情的吻了上去,此时画面定格在了这一刻。
    少轩嘴唇离开,笑着对齐枫说:”终于不是在洗手间的小格间了。“
    秦明看到这场景,心里竟有几分嫉妒。
    少轩拉着齐枫的手在众人的注视下,向出口走去,路过梦瑶身边时,特意停了下来,对他说也像是对众人说:“这位就是你前女友,怪不得宁可坐牢也不和你在一起。”得意的走出了大门。
    梦瑶此时气得牙直痒痒,紧紧攥起了拳头。
   
 
第二十九章   血色红酒杯(下)
 
    白少轩和齐枫二人从会场跑了出来,跑到大街上,此时已是晚十点,街上的行人稀少,由于还处在兴奋的状态,二人一路跑,一边嬉笑打闹着,跑到了过街天桥上,二人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齐枫走到天桥护栏旁,冲着下面川流不息的车辆大声呼喊:“白...少...轩...我...爱....你....”
    少轩也走上前,从后面搂住了齐枫,双手环绕在齐枫腰处,脸也贴了上来,二人就这么伫立在大桥上。
    桥下,一个黑影闪过。
    
    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故,酒会提前散了,只剩下服务人员在收拾。
    秦天远气得心脏病又犯了,吃了药还请来了医生,确认没有问题后回到了秦宅。
    白灵和秦天远在一辆车上,可心思并没有完全在秦天远身上,刚才的一幕还时不时浮现在眼前,自己的儿子竟和别人男人做出那样的事,自己又懊悔又气恼。
    秦明此时静静坐在会场的座位上,自己对白少轩是什么感觉自己也是茫然,他拿出手机定位了白少轩的位置,起身追了上去。
    
    白少轩和齐枫二人正朝白少轩租的公寓走去,公寓位置比较偏,路上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
    对于齐枫来说,今天是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他正沉浸在幸福之中,此刻他们正拐过一条小胡同,齐枫高兴的走在前面,回头看去,白少轩后面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跟在了少轩后面,手一挥举起铁棒朝白少轩后脑袭来,齐枫来不及说小心,一把抱住少轩,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铁棒。铁棒重重的砸在齐枫的脑袋上。
    白少轩还没反应过来,被齐枫一把抱住,看到了那个黑影。当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齐枫已经摊到在少轩的怀里,神智不醒。那个黑影见一击没中,紧接着又是一击,少轩本能的护住了,齐枫不想让他再受到伤害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秦明出现,一脚踹向那个黑影,那个人冷不防被人袭击,铁棒脱手,人也向前倒去,他意识到来了帮手,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便夺路而逃。
    秦明也没有去追,返回看白少轩的情况。
    白少轩坐在地上,怀抱着摊到在地上的齐枫,身体已经颤抖,双手在齐枫的脑后拖着他的头,感到湿漉漉的,抖抖嗖嗖的抽出手一看,都是血,少轩不敢相信,心犹如撕裂了一般,疯了一样喊着“齐枫”、“齐枫......”
    秦明伫立在白少轩身旁,茫然不知所措。
    空荡荡的小巷在夜色中显得尤为孤寂,只听得到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却无人回应,不远处拐角的路灯依旧发出昏暗的光,散发者绝望的气息。
【小受逆袭指南 镜泊小镇(9)】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